「紅隼,齊大哥是奇門的天尊?」金雕實在是不能相信。

紅隼目光獃滯。「應該是了!我一直都懷疑他是奇門高層,但沒想到竟然是天尊。」

「難怪他身邊有那麼多的高手,難怪他能調動那麼多能夠以一敵十的精銳作戰。」

「走,金雕!趕緊過去。」

兩人小跑到廣場旗杆下,林天奇一邊玩弄手中的遊戲機,一邊用耳麥指揮戰局。跑上去的紅隼和金雕被辵攔在三米外。

「放行!」

辵面無表情的退到一邊。

紅隼和金雕望著這張清秀又略顯成熟的英容,感覺渾身不自在。

「我紅隼眼拙,竟然沒看不出來齊兄弟你竟然是奇門天尊。」紅隼苦笑起來。

林天奇抬眼,望著眼前兩人驚錯的神色,淡淡一笑,道:「你們對奇門不了解,沒什麼奇怪的。」

「天尊,我們能叫你一聲五哥嗎?」現在的金雕極其崇拜林天奇,眼巴巴的望著。

「可以!」

「謝謝五哥,既然是這樣,那就讓我們為奇門立點戰功,不然就這樣加入奇門,面對奇門所有精銳,我們汗顏。」

紅隼是個聰明人,今晚他看得出來,奇門沒有一個是軟蛋,個個彪悍,即便是女子,那都讓他們這些鬚眉汗顏,就這樣加入奇門,他們擔心會受到精銳鄙視,得不到奇門高層的重視。

於是,不等林天奇點頭,兩人速速離開,率領他們的人加入戰場! 「稟報天尊,西郊敵人正在後退!前鋒和主力突破敵人十三道防線,頭目和反抗者全部被殺。」

「奇少,魔尊在東郊偷襲千羽社一個堂口,他用天尊之名活埋了八百人!」

「稟天尊,牧天羽調一個堂口三千人正在南移,估計半小時就到你那裡了!」

……

一條又一條的情報傳到正在廣場看台上的林天奇的耳中,南街這邊的戰鬥也激烈,牧天羽知道知道林天奇就在這裡,不斷的往這邊輸送精銳。

盯著手中屏幕上一群群紅點移動,林天奇通過無線電回道:「立即通知藍天之巔,三分鐘內給我斷掉秦城所有通訊網路。」

「靈幽魂,西郊奇門兄弟不能再前進了,固守現在的勝利果實!啟動應急通信防線,牧天羽派多少人進攻,你們就殺多少!」

「褶子,再給北郊加把火,最好把他們戰堂堂主幹掉。」

……

將一連串的命令發出,耳邊便是響起褶子山的聲音:「天奇你別心血來潮就跑進戰場殺個痛快啊,現在是你在指揮全局。」

褶子山那邊的喊殺聲很大,他真擔心林天奇跑進戰場,沒留意衛星顯示,錯過最佳時機。

「我知道,北郊那邊給我滅掉千羽社的精銳戰堂!」

關掉耳麥,林天奇望著下方還在廝殺的戰場,一道黑影從側面掠了出來,辵舉刀剛要阻攔,發現是第二季之後她退了下來。

「一起都在掌控中,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援軍除投降的全部被五尊衛的秘密力量做掉,但有一股奇兵繞過羅甸往藍天之巔方向去了。」

站在林天奇身旁,清冽美眸透過黑紗巾望著殺氣漫天、到處都是屍體、血流成河的戰場,第二季抿著紅唇繼續說:「我已經暗中告訴了留守藍天中的程翀,她已經採取了行動!」

林天奇點點頭,繼而聽第二季冷漠的問:「你知道冥殿的實力嗎?」

「問這個做什麼?」

「沒什麼,我只想告訴你,冥殿的實力很強,當年他們能夠與芏亪飃覂和坹奩孖教齊驅並駕,絕不是浪得虛名,程翀率冥殿加入奇門。八千人都是冥殿的中流砥柱,但我最近查到程翀手中有一支秘密武器,高達三千人的部隊戰鬥力不在尊衛精銳之下。」

發現第二季語氣不對勁,林天奇望著蕭殺戰場淡淡的說:「我知道,那是冥殿的核心力量,叫『殿軍』!」

「我以為你不知道,現在『殿軍』就隱藏在藍天之巔的附近,情報說程翀是擔心有人大規模襲擊總部。你不受婚姻限制,程翀如此待你,把她納入後宮!」

咳咳咳….

別人說這樣的話林天奇不奇怪,可第二季她一向冷漠,就算是對自己都是冷不丁點的,這種話從她口中說出來,差點沒被口水嗆著。

「我和翀沒有男女之情,只有純真的友情!」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

「那我對你也沒有感情,是不是要培養!」

聞言,第二季的心弦像是被重物擊了一下,眼芒瞄了正盯著自己的林天奇一眼,美頰湧起一抹淡紅,餘熱的溫度無聲化去臉頰冰層,好在她是站在背光出,不然就算有黑紗巾擋住臉龐,也會被林天奇發現。

「我對你沒感情,以後最好別跟我說這樣的話!」心裡喜歡,可第二季就是不說,即便她難受。

「行,你繼續保持你這種態度!無所謂。」

突然間,第二季嗅到了林天奇語氣有那麼一秒的低落,她不敢去看身旁之人的眼神,只是把幽然的目光放在被燈光拉長的影子上,心口輕微疼痛,這才說:「一個小時前,情報監視牧天羽電話的人說,牧天羽給一個老人打電話,那老者對你似乎很了解,老者告訴牧天羽你就是奇門天尊,並說千羽社至少是七層的精銳不在秦城,最快也要三天才能趕回來。」

「有這種事?」偏頭望著身旁這道渾身散著冰冷氣息的女子,林天奇劍眉輕微,道:「難怪我說秦城的防守這般不堪一擊,原來是半數以上的精銳不在,三天的時間足夠我們拿下秦城了。」

第二季道:「老者在電話中警告牧天羽,不得動用另外一座基地的軍火,千羽社的總部忘憂宮在東郊,但那邊防守更松,尹千羽也不在秦城,據電話中的老者說她執行任務。」

「對了,尹千羽是個女的!今年大概二十二三歲。」

尹千羽是女的?這可真讓林天奇有點兒驚訝了!

「牧天羽是那個老者的徒弟,千羽社精銳三天後趕到,活捉牧天羽來威脅他們!」補充一句,第二季給林天奇足夠的時間思考。

千羽社七成精銳不在秦城,社長尹千羽也不在,這可真讓人疑惑這些人究竟去了哪兒?尹千羽手下幾萬人馬,是什麼樣的任務讓她親自出馬?這顯然不符合邏輯。

「京都那邊有信息。」

一句話,拉回了林天奇的思緒!側面,卻聽第二季說:「今天下午,有人暗殺莊語詩?是港城水家的人!」

水家?

似箭如墨的眉毛跳動幾下,林天奇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我跟水家的人就有仇,一直想幹掉他們,苦於沒有時間!這顆毒瘤,不血洗調讓人心難安。」

「莊語詩沒有危險,『寒冰玉女床』提前拍賣,時間跟改為五天後,莊語詩這是結合你這邊的時間,這樣一來,所有家族都會全身心把精力放在京都,無暇顧及秦城,奇門最好能在五天的時間內徹底的穩住秦城,這樣拍賣會之後大家族會暗中出玉女床出手,奇門有時間整頓秦州,等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奇門已經掌控了秦城,就算派兵攻打,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不得不說,第二季很聰明,這個計劃她雖然沒參與,但她能夠從情報分析出這些,就已經是個不可多得的奇女子了。

「港城那邊有我們的情報人員嗎?」

「有。」

「這就好!等我騰出手來再好好收拾他們。」

早就知道林天奇要對港城水家出手,第二季怎麼可能不把情報放到港城去,這個奇女子做事很細心,只是對林天奇太冷了。

京都還有關於夏妍的情報,但現在是戰爭期間,第二季只有隱瞞,她怕說出來會影響林天奇的情緒。

「對了,就在剛才,藍家總部撤去了尋找恐怖人員的高手,蕉城又平靜下來了!藍家家主藍羽目前在前線,指揮軍隊騷擾狄家的軍隊。」

「讓他們鬧!」

「稟告天尊!」這時,一個渾身染滿鮮血,身中好幾刀的兄弟跑到旗杆下面,躬身道:「附近十條街的敵者全部被殺,廣場左邊餘孽也全部肅清,葬牧大哥讓我過來請示下一步行動。」

聞言,林天奇扭頭看了一眼左邊的戰場,果然,千羽社的人全部戰死,站著的都是奇門兄弟和那些小勢力。

看了一眼手中設備屏幕,發現右側一連串紅點快速接近,林天奇抬眼一點右邊滿地的屍體:「傳令,還有戰鬥力的兄弟往這個方向*近,敵人從這邊過來了!無論如何都要將他們阻截在兩邊的高樓下。」

「是。」

這種場面,林天奇早就按耐不住要上場親自殺敵的,可他要指揮全部的戰鬥,身為大軍統帥,不能分心!

可林天奇哪裡會知道,天尊往南街這邊一站,兄弟們就像看見寶藏一樣激動,渾身血液滾燙,一股勁的衝鋒陷陣。

要知道天尊是奇門幾十個衛的天尊,不是單單的天罡星衛的天尊!今晚參戰的兄弟不但有尊衛,還有星衣衛,天尊出現在天罡星衛兄弟們眼中,這就相似古代士兵看見皇帝出現在戰場上一樣,誰都要表現,誰都想在天尊面前立戰功。

這種衝擊力,是林天奇想象不到的。 奇門天尊在南街,這個消息對千羽社來說,幹掉天尊他們就會享受不完的財富,要什麼有什麼。

牧天羽增調到南街的兩千精銳,半數以上被堵在高樓林立的街道中,為首之人是千命堂堂主,一個中年男人,個子矮矮有點胖。

長長街道,路燈明亮!

南街大道兩旁綠化,早已染成猩紅色!柏油地面,鮮血如泉水捅進下水道。

南街,已經變成了死亡街道。

殘肢斷腿、倒地還在呻吟的人、一堆堆白骨,在混合清冷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這就是秦城南街的景象。

高樓之上,昔日的燈光再也看不到。而在高樓之下的街道,此時千羽社兩千精銳堵在中間,一戰下來,奇門兄弟剩下的不過是兩千多一點。

「哈哈哈….天尊,有種你就站出來!站在中間算什麼本事。」長長街道上,如螞蟻般的人頭探不到盡頭,千命堂堂主站在人群前面擰刀狂笑著。

葬牧、塔漭、冽他們這些首領立在三千兄弟的前面,冷笑著淡然二十米之外的敵人!在他們看來,這也不過是即將離開花花世界的狗罷了。

「葬牧,這狗日在羞辱天尊,你們怎麼忍下了!」紅隼擰著砍刀不解的望著身旁的這個殺神。

葬牧不屑一笑,對面又叫囂起來。「天尊,別他們做縮頭烏龜,有種就站出來。」

「死胖子,誰告訴你老子在後面了!」

突兀響起的清冽嗓音,在街道上方響起,聽到聲音眾人,都不由揚起脖子,可他們看見是只是冷清月色的夜空,根本就沒有人。

「在這裡,前面!」

富有感染力的嗓音再度響起!眾人聚光,發現在兩幫對持的中間的綠化帶上旁正坐著一個白衣大男孩,男孩手中把玩著一個遊戲機,千命堂的人都愣住了。

「小子,滾回家睡你的覺!你他媽….」

「這麼好看的戲,回去睡不著。」不等胖子把話說完,清秀男孩把遊戲機裝好,抬起白皙臉龐,望著敵群前方的矮胖子,噙著一抹笑意,起身走到八車道的中央,眯眼凝視前方黑壓壓的一片。

奇門兄弟望著站在兩幫對峙中間的修長身子,兄弟們雙目冒著旺盛的火焰,握刀的手也不由一緊。

「死胖子,你這堆肥肉應該去屠宰場。」

「哈哈哈…」

奇門兄弟這邊大笑起來。

「小子,你這麼找死老子就成全你!」厲喝一聲,胖子舉刀朝大男孩衝來,千羽社的人都笑呵呵的看著,在他們眼中,堂主宰一個小子綽綽有餘!

奇門兄弟也是笑看著,天尊的功夫,別說一個胖子,就算是千羽社再來三四個堂主,也不夠塞牙縫。

兩邊都漫不經心的望著,胖子足下一蹬,別看他胖,身子敏捷跳了起來,砍刀迎空劈下,刀鋒又快又狠。

千羽社的人或許沒有注意到,但奇門這邊前面的精銳兄弟都已經發現了,天尊身子縱然沒動,但他的手卻是已經反抓了一下,一把三尺妖刀憑空出現在其手中,刀刃在路燈的斜射下散發出刺骨寒意。

三陰戳妖刀?

認得這般戰刀的奇門兄弟都驚呼起來,這把刀在京都的時候掃盡群義會幾百精銳,砍得蒼茫幫兩百多精銳屍骨無存。

兄弟們眼瞧著胖子的刀來到天尊頭頂,眼都不眨一眼,倏然,天尊修長身子往左傾斜,在胖子快刀直下時,天尊手中的妖刀順地一掃,刀鋒與地面摩擦出一道弧線的星光,光芒宛如深夜天幕上流星,一閃即逝。

胖子撲了個空,兄弟們猛然發現天尊手中長刀橫空劈出。一聲慘叫之後,半截斷枝迎空飛到人行道上,目光揮手,又是咔嚓一聲,這才發現胖子被天尊踩在了腳下,左腿活生生被砍斷。

從胖子出招到天族把胖子踩在腳下,前後不過幾秒的時間,沒有華麗的招式,有的僅僅是實力和那已經釋放出去的王者氣息。

千羽社的人愣住了,堂主的功夫他們是知道的,儘管這些年沒好好動武,但也不會是一個小子一招就給秒殺了。

「殺這小雜種…為堂主報仇!」

聽著殺豬般的慘叫聲,千羽社人群前方不知誰喊了一聲,一群人舉刀涌了上來。奇門兄弟這邊剛要應戰,卻發現天尊長刀反手一揮,一道弧線白光自其長刀迸射而出,刀氣一閃劃破街道沉悶空氣,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令沖在最前面的十幾名敵者人頭落地。

蓬蓬蓬的倒地聲異常刺耳,這種殺人手法,倏然鎮住千羽社還要衝上來的人,他們都愣住了。

「我靠…天尊的功夫太牛P了!」奇門兄弟發出驚嘆,那些小勢力一個個望著,愣住沒反應過來。

林天奇依舊*著呻吟不斷的胖子,直起身子玩味的望著震驚的敵群,暗中打了個手勢!大聲道:「千命堂,嗯,好名字,兩千人,嗯,不錯!」

「小子,你他媽究竟是誰?」

「奇門,天尊!」

「他是奇門天尊?」

或許是因為林天奇太年輕,敵群騷動起來!卻聽到林天奇說:「各位,看看你們的頭頂是什麼?」

眾人抬頭,夜中高樓上忽然傾盆大雨,長長街道千羽社陣營上空泉水灑下,一條街都如此。

「不好,是汽油!」不知道是誰驚喊一聲,在千羽社人群兩邊突然響起上百道火把,火把在綠化下劃出一道道弧線光芒,扔進敵群中。

「噗噗噗….」

瞬間,火勢朝兩頭撲出!凄厲叫聲驚天動地,火影亂串,在奇門兄弟的錯愣中,一條火街出現在視線中。

奇門兄弟知道天尊對待敵人的手段非常殘忍,他們也都知道京都發生的事,但那都是部分兄弟看見之後描述給他們聽的。但現在,對面就是一條火街,亂串的火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個個活活被燒死,那些沒有染到汽油的,也在逃亡中被擠得著火遍地打滾。

對於天尊,奇門兄弟是又敬又怕!

紅隼、金雕這些小勢力的人看見這一幕,渾身直啰嗦,小勢力加起來三千多人,這一刻竟然被嚇住了,紅隼他們沒有想到那個看起來清秀的大男孩竟這般殘忍。

隨後趕到這邊的千羽社兄弟,遠遠的望著令他們一生都難以忘記的一幕,所有人垂下了手中的刀。

「啊…」

空氣幾乎被凝固的街道,一聲慘叫拉回了人們的思緒,當葬牧和紅隼他們循聲望去,發現天尊的妖刀插在胖子*,一灘鮮血慢慢流出,都不禁把手伸向自己的雙腿間,渾身直發毛。

「轟轟轟….」

在人們的驚錯中,又是連串的爆炸聲傳來,夜空中突然響起了清脆驚雷聲,聲音縈繞在南城上空,久久不散,五彩繽紛的禮花燃放起來。

聽到這爆炸聲,林天奇暗暗數了一下,剛好的二十道,心口輕微一疼,立在火街和奇門兄弟中間的他,鼻子發酸,黑眸上便是一層薄薄的氣霧。

「開陽衛的兄弟,艷子你們一路走好,林天奇會永遠記住你們的。」心中響起的嗓音,苦澀酸楚,當一滴熱淚衝破眼眸絕提,順著白皙臉頰滑落在地,林天奇的心酸有誰知道。

奇門兄弟陣營中,二十道轟然聲響意味著什麼!兄弟們自然知道,那是開陽衛兄弟姐妹的離開。

今夜一戰,成就了多少英雄,但也讓兄弟們知道他們要隨時準備著犧牲,而且他們時刻都在準備。

辵和冽出現在戰場中間,對於一條火街他們雖然不忍,但也知道不這樣很難讓千羽社投降,不這樣奇門兄弟會戰死很多很多。

「奇少,艷子她們出色完成任務!」看見天奇面頰上的一道淚痕,辵瑤鼻發酸,目光也泛紅。

冽沉默著,在她們姐妹眼中,天尊是高高在上,可對她們對兄弟就像是個父親一樣照顧著,呵護著,天尊的眼淚比稀世珍寶還要珍貴。

PS:謝謝124315507打賞3776逐浪幣、吻緣夢打賞688逐浪幣。 凌晨,秦城的夜異常清冷!

南城火街場景沒有出現在北郊,但卻被現場直播利用投影映射在十丈高的城牆上!

北郊抵抗不住奇門七千精銳,千羽社兩名堂主被劍芒掠上城牆一劍封喉,三千精銳全部戰死,縱然牧天羽又增派了五千兄弟過來,可面對奇門的車輪戰,他們自知現在的抵抗只是一時的。

西郊兵敗,一千多兄弟被奇門前鋒和主力幹掉,三十多條街落在奇門手中。千羽社的兄弟能夠接受一千甚至是三千精銳陣亡,但是他們接受不了東郊八百人被活埋,南街兩千兄弟被活活燒死,南城二十條援軍必經通道被炸。

牧天羽明知道奇門天尊就在南城,但他無力再派人去南城,別說大道已經被炸毀去不了,就算去了,也會被天尊那殺人魔鬼弄死!如果調人從郊區繞道,一旦進入奇門精銳的伏擊圈,千羽社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

很多人破口大罵奇門天尊是不折不扣的惡魔,可他既然是惡魔,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身先士卒為他而死。

凌晨四點,北郊奇門兄弟放棄了攻擊,全部退回營地休息!激戰了一夜的秦城,平靜下來了,但千羽社的兄弟都知道,奇門還會攻城,除非答應投降,因為奇門天尊放話了,降者不殺,不然奇門兄弟再次出擊,他會燒死、殺死更多的人。

對於奇門天尊的話,千羽社已沒有人再懷疑,南城火城街的慘狀不是說著玩的。

「兄弟,三千精銳戰死,奇門重傷的人全部跟我們同歸於盡,輕傷的還有戰鬥力,奇門今晚在我們這邊的損失的人不到六百,這種戰績太強了!不如投降吧。」

在北郊城樓下一個轉角處,負責夜間站崗十幾個兄弟士氣低落,今夜的戰鬥對他們來說,很可怕!奇門的這些人都是野獸,逮著就殺,而且他們也團結,人家戰場上有醫療隊伍搶救傷員,再看看自己這邊呢。

「南城已經落入奇門天尊手中,那邊已經投降了四千多兄弟,西郊幾十條街被奇門天樞衛、玉衡衛的精銳掌控,一旦南郊那邊發起更猛烈的攻擊,擋不住的。」一個兄弟無精打採的說。

夜裡,溫度較低!幕夜清涼,轉角處的燈光昏暗,昔日繁華的秦城,已經變成了一座死城。

這十幾個兄弟捲縮在一起,想到家中的妻兒,他們發現自己這麼拼不是辦法。

「對了,你家不是在南城嗎?剛才奇門天尊說他不傷害無辜,但若無辜者先出手,他會滅滿門。看來奇門天尊還算個人物!」

「天亮之後只要我在南城的家人沒有受到傷害,我們哥幾個就放棄抵抗!」

……

城樓望台後方,臨時調過來千威堂堂主望著被一劍封喉的兩大戰堂堂主的屍體,他無力的坐在小房間的板凳上,面色陰晴不定。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