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時間還沒有到,你們不要過早下定論。」

程月婷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心虛,她對陸方也沒有多大的信心,但也只能盡量的拖延時間。

「混賬,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執迷不悟,大哥我就說了,女孩子不能太寵,你為什麼就是不相信我,現在好了吧?」

二叔的聲音響了起來,語氣中卻帶著一絲幸災樂禍。

聽到這裡,陸方再也聽不下去,不由的伸出手敲了敲門。

「誰呀?我不是交代過了嗎?無論是誰都不見。」

程峰不滿的聲音響起,他正處於憤怒中,陸方又撞在槍口上,他自然會毫不留情。

陸方沒有多想,直接伸手打開了門。

「陸方??」

程月婷看到陸方的身影后,眼睛一亮,一臉的不可置信。

原本正坐在真皮沙發上的二叔和三叔也睜大了眼睛,從沙發上站起來。

「陸方,你怎麼回來了??」

程峰皺著眉頭問道,他接到消息說,陸方已經離開了這裡,看他的樣子是準備到海外去發展,海外的富翁比較多,市場也沒有像華夏這樣緊湊。

二叔也在這一刻反應過來,臉上露出了深深的嘲諷:「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陸方啊,現在離三個月的期限還有一個月,10億美金有了嗎?還是說你知道掙錢辛苦,回來棄權了?」

「嗯,我看是!!在這個世上,有很多的年輕人都不知天高地厚,他們只是一個井底之蛙,等他們出去看到這遼闊的天空后,才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麼的離譜。」

三叔緊接著開口,語氣中帶著濃濃的不屑和嘲笑。 軍門梟寵:厲少的神祕嬌妻 「陸方啊,其實我們也不怪你,我們也年輕過,知道年少輕狂是一種什麼樣的表現。」

二叔裝出一副理解的樣子,可誰都能看出他眼中的假惺惺,此刻,他已從懷中拿出了一張閃亮的銀行卡。

「這裡面有500萬,這500萬已經足夠你生活了,你就拿著這500萬離開這裡,從今以後不要再靠近月婷一步,OK?」

聞言,程月婷頓時皺起眉頭:「二叔,你這樣太過分了。」

「月婷了,你現在還小,不懂得人情世故,三叔也不怪你,不過我也要為二哥說幾句,他這麼做非常的正確,這小子無非是為了我們的家產而來,給他個一千幾百萬,也不知開心成什麼樣了。」

三叔笑眯眯的說道,做出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讓人看了都感覺到一陣噁心不已,反正他們從頭到尾都沒有正眼看過陸方一眼。

程峰也不發表任何的言論,默默的站在旁邊,好像默許他二弟三弟的做法一樣。

這樣的動作把程月婷氣紅了臉,亭亭玉立的地方不斷的起伏,充分說明她心中的憤怒,雖然她和陸方之間不過是一份協議罷了,可自己家人實在是太過分了。

「500萬?我這種年輕人,還真的沒有見過500萬。」

這時,一直沒說話的陸方終於動了,只見他緩緩的移動腳步來到了二叔面前,從他手中接過這張閃亮的銀行卡。

我真沒想賺大錢 這一幕把程月婷給氣壞了,自己好心好意為他說話,沒想到這傢伙居然伸手接過了那500萬,這擺明是拆她的台。

看著陸方的動作,二叔眼中的不屑更濃郁了,冷笑一聲:「果然是孺子可教,不過……..」

二叔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陸方把這銀行卡甩到了一邊,伸手從懷中拿出了一張金光閃耀的卡片。

這張卡片的出現,讓二叔三叔甚至程峰都愣在了現場,其他卡片他們不認識,但陸方手中的卡片他們絕對認識,這正是瑞士銀行頒發的銀行卡。

瑞士銀行是世界最大的一家銀行,這個銀行中,想要開戶的話,必須要10億美金起步,不然絕對不允許你開戶,這是他的牛逼之處,這銀行卡也是身份的代表。

「這…….這是瑞士銀行卡??」

二叔神情激動,他的手也慢慢的變得顫抖,陸方沒有多說,直接把手中的卡片放在二叔的手中:「是不是你自己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嗎??」

「你剛才說的500萬,這麼小的額度我還真的沒有見過,我見過的都是整億計算。」

陸方臉色平淡的說道。

二叔和三叔感覺臉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好像被陸方當眾甩他兩個耳光一樣,二叔能分辨出手中這張銀行卡就是瑞士銀行卡!!

程月婷也非常的懵逼,更多的是狂喜。

陸方他真的做到了?

程月婷心中也不知是什麼感覺,原本她以前陸方是敷衍她的,為的就是等這半年的時間過去,他就可以脫離多協議,沒想到陸方出國真是為了爭取這10億的美金。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程峰不可思議的看著陸方。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如若你有能力,想做什麼做不到?」

陸方輕描淡述的回答,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

程峰三兄弟頓時無語,這種尷尬的情況下,他們還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10億美金我已經掙到了,之前你們的承諾是不是該兌現了?岳父大人,記得到時結婚的時候一定要貼上大床哦。」

聞言,程鋒苦笑一聲,內心一陣苦澀:「既然陸方你做到了,我自然會遵守承諾,從今以後我不再插手你們兩個人的事情,等你們結婚之時,我一定會貼上大床。」

說完,程峰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痛,陸方拿出了10億美金,他留下再無意思了。

不過他心中對陸方的看法變了,之前他認為陸方不過是一個狂妄的小子,可照如今的情況看來,人家的確有這份狂妄的實力,月婷交給他的話,或許不是壞事,要是他還反對的話,他程峰就是一個傻子。

「那二叔三叔,你們又如何看待?」

陸方笑著對二叔說道。

「額…..陸方,剛才的事情真是對不起,我在這裡向你道歉,你這麼有能力的人,的確…..」

「不用和我在這裡說這些沒用的話,既然我已經做到,你也可以離開這裡了。」

沒等二叔把話說完,陸方就從他的手中把這張瑞士銀行卡給奪了過來,隨後對著他們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明顯不想讓他們留在這裡。

二叔三叔紛紛嘆出一口氣,隨後逃一般離開了這裡。

諾大的辦公室中,只有陸方和程月婷兩個人。

兩人都沒有說話,就這樣保持著沉默的態度,特別是程月婷,早就已經不知該如何面對陸方,他們當初簽訂協議的時候,陸方是被迫無奈的,她還開出了很豐厚的條件。

可人家陸方突然一個翻身,變成了一個高富帥,手中握著10億美金,身家堪比他們家族。

「陸方,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反應過來的程月婷開口問道,心中不知道為什麼,有股暖暖的感覺,面前這個男人可是奪取了她守護了這麼多年的東西,她做不到沒有異動。

經過後來的接觸,她發現陸方是一個很有趣的人,要是把自己託付給他好像也不壞,再到現在,陸方為了他們之間的婚姻,真的掙到了10億的美金,單憑這一份心,證實了陸方對她的真心。

沒有哪個女孩子能承受住這樣的攻擊!!

「這不是廢話嗎?為了能娶到這漂亮的媳婦,我能不努力嗎?」

看著程月婷小臉通紅的模樣,陸方玩心大起,他對程月婷的感情也非常奇怪,他也不明白自己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

這女孩子一出現就強制和自己發生了那種關係,後來又強迫和他結婚,雖然只是一份協議,不過陸方也不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既然播了種就要負責到底。

「你,你可不要胡說,我們,我們只是協議上的結……」

程月婷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陸方那有力的大手擁入懷中,如同星空般璀璨的目光,緊緊注視著那美麗的眼眸。

「協議嗎? 惡魔前夫,請放手 那我想打破協議可以嗎?」

陸方的表情異常認真,那深邃的眼眸更是充滿了濃濃的責任。

程月婷感覺自己的小心肝撲通撲通的跳,彷彿隨時有可能跳出來一般,原本到了嘴邊的話再也說不出來。

「你……這是在向我表白?」

程月婷鼓起勇氣,聲音卻很低很低。

「這不僅僅是表白!要是你現在進入我心中的話,一定能看到我心中對你的思念,你要是不信,可以用手感受一下我的心跳,那是我心中的想法。」

說完,陸方伸手抓住程月婷的小手放在胸口部位,他沒想到的是,胸口的傷原本就沒有恢復,程月婷的手碰到他的胸口,讓他感覺胸口一痛,臉上升起了一絲痛苦。

程月婷一直在注視著陸方那帥氣的面容,陸方那一絲痛苦之色,她很清楚的捕捉到了,絕美的小臉上露出了一絲關切:「你這是怎麼啦??你胸口怎麼樣了??」

程月婷的聲音帶著焦急,語氣里含著柔情。

陸方擺擺手,勉強一笑:「沒事,不過是不小心蹭了一下而已。」

程月婷哪裡會相信陸方的鬼話,趕緊把他的上衣給扯下來,當她看到陸方胸口部位的傷痕后,美眸睜大,心中泛起了痛意。

陸方胸口部位有兩個不大不小的黑色印記,準確來說,是受到了重大的衝擊,才會導致血氣不通,留下了一片痕迹。

「你這兩個月到底去幹什麼了?陸方,今天你要是不告訴我,本小姐跟你沒完。」

程月婷秀眉緊湊,精美的小臉上出現了一絲擔憂和威脅。

陸方知曉自己隱瞞不住了,只能微微的嘆出一口氣,他真的恨不得狠狠的刮自己耳光。

手欠什麼??

好好說話不就行了嗎?非要裝逼,現在好了吧,隱瞞不住了。

「陸方,你是不是去海外幹了什麼壞事?」

很快,程月婷就反應了過來,用懷疑的目光看著陸方,在海外可是有很多掙錢的職業,可那些都是不正當的行業。

「哇!!親愛的,你就這樣看我嗎?」

陸方有點無語,他的可信度就這麼低嗎?他就像一個壞人?

「這可說不定,別以為我不知你的存款有多少,充其量就是那幾千塊錢,你卻在兩個月之內掙到了10億美金,要不是幹了什麼壞事,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

程月婷越來越懷疑了,語氣很是堅定,心中卻越來越感動!

一個男人為了得到你家人的認可,竟然不惜一切的去掙錢,這足以說明他對你的真心。

「我根本沒去做什麼不正當的勾當好嗎?我去非洲不過是打個拳王罷了,打擂台應該不算是犯法吧?」

陸方只能把他之前做的事情說出來,不然也不知這丫頭會想到什麼地方去。

「打黑拳??」

不說還不要緊,一說程月婷眼中的擔憂之色更濃厚了。

連美瞳中也閃過了一絲淚光,陸方為了能掙到這10億美金,居然不顧生命去打黑拳,他的決心得多大啊,他胸前的印記更是說明他差點連性命都丟掉了。

「你怎麼這麼傻?真是笨死了。」

說完,程月婷快速轉過身來,眼眶泛紅,眼淚忍不住要掉下來,不過她不想把自己軟弱的一面放在陸方面前。

「什麼叫我傻,要是不這麼做的話,又怎麼能獲得你家人的許可?又怎麼可能掙到……」

陸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一雙柔軟無比的玉手挽上他的脖子,他正想說話的嘴巴也被兩片濕潤的唇瓣印上,硬生生把到了嘴邊的話語都給堵了回來。

這一刻,陸方整個人都蒙了,他很真切的感受著這唇瓣,還能感覺到那微弱的呼吸,還能品嘗到程月婷的味道,這一幕讓陸方腦子一片空白,雙手不自覺的挽上了芊芊細腰。

激吻!!

還是女方非常主動的。

說實話,這是陸方第一次嘗試如此感覺。

之前在進行那事的時候,也有和程月婷發生過這樣的接觸,可那時候的情況和現在的情景不同,品嘗的味道自然不一樣。 這深深的激吻,持續了一分多鐘才停下,陸方第一次體驗到,美女主動的香吻是這般讓人悸動。

「陸方,這是我賞你的!為你這段日子受到的苦。」

程月婷心中是很感動的,不過還是有點拉不下臉,身為一個集團的大總裁,能主動這般已是很難得了。

「獎賞?這獎賞不錯!親愛的,要不再來一次?」

陸方樂了,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絲邪邪的笑意,也不管程月婷是什麼樣的反應,伸手把程月婷擁入懷中,然後繼續………

程月婷被陸方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驚到了,當她感受到性感的朱唇受襲后,神色僵了僵,不過很快就放鬆了下來,陸方為她做了這麼多,給他一個香吻,又算什麼?

陸方為了獲得她家人的許可,不遠千里去到非洲,甚至不惜性命,這一點讓程月婷為之傾心,此生能獲得此男的庇護,也算得上是幸福美滿了。

陸方也沒有太過分,只是持續了一分鐘就停下了,而陸方的手早已不知在什麼時候,攀上了程月婷亭亭玉立的部位。

程月婷小臉布滿了紅霞,面對陸方那輕浮的動作,卻也沒有給予任何的阻止,因為陸方用他的行動征服了一切。

「我覺得那份協議已經沒有必要了,以前你身為高傲的大總裁,弄一份協議來威脅我,如今我陸方也要反過來威脅你,協議從此作廢,這裡是10億美金,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說完,陸方把手中的瑞士銀行卡塞入程月婷的手中,話語中霸氣十足,動作更是瀟洒無比。

程月婷沒有急著答話,就這樣紅著臉站在原地,也不知在思考什麼。

不過很快,程月婷就反應了過來,從陸方的懷中掙扎出來:「哼!!想和本小姐廢除協議?不可能!!哪怕你有10億美金,我也不會這麼做,你以為本小姐這麼好追?陸方,我告訴你,想追到本小姐的話,你還要下一番心機呢。」

說完,程月婷快速的轉過身來,快步回到總裁的座位,只是在她回過頭的那一瞬間,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陸方有些懵了,他真的有點看不懂程月婷是怎麼回事,他對程月婷的感情非常複雜,他們都已經發生了這樣的關係,自然要負責到底,可程月婷好像不怎麼願意的樣子……..

「陸方,要是你想要和我廢除這份協議,和我成為真正的夫妻,你就使點勁,你是獲取了我的身體,不過你並沒有得到我的芳心,難道你不準備再好好的努力一下?」

這個決定也是程月婷臨時決定的,陸方的行為讓她非常感動,剛才她也非常動心,想開口答應陸方的請求,但她轉念想了想,這樣是不是太簡單了?她必須要給陸方一點考驗,最起碼要給她一種戀愛的感覺。

程月婷一直坐在這總裁的位置上,性格非常的高冷,從未體現過戀愛的感覺,身為一名少女,自然有少女心,她也很想體驗一下那正常戀愛的感覺,要是這麼快答應了陸方,他們之間會不會缺少了那種熱戀的感覺?

她認定了一句話,太容易得來的東西,男人都不會珍惜!!

她要給陸方一個考驗,讓她體驗一下戀愛的感覺。

聞言,陸方這才真正明白程月婷是什麼意思。

原來這小丫頭是想體驗一下那少女般的感覺,這對陸方來說根本不算是事,現在他大仇未報,談婚論嫁也有點太早了,眼下這般場面是他樂意看到的。

「那,美麗的程月婷小姐,從今天開始,我陸方要對你進行瘋狂的追求了,你願意接受我的追求嗎?」

陸方很會做,立馬就進入了狀態,裝出了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

程月婷非常的滿意:「接不接受就要看你的表現咯,不過你可要記住,你的機會只有三個月,三個月之內你沒能獲得我的芳心,到時這份協議就作廢了,我們之間也不會有任何的關係。」

程月婷口上這般說著,心中卻不是這麼想的,就算真的過去了三個月,她也會選擇和陸方過完這一輩子。

和程月婷聊了一會天,陸方提出了告辭的想法,隨後準備離開辦公室,這時,程月婷的聲音響了起來:「陸方,你的卡還沒拿呢!」

聞言,陸方回眸一笑:「不,這是你的卡。」

說完,瀟洒離去。

只留下滿臉通紅的程月婷,心中充滿了甜蜜:「這混蛋,整天就只會耍帥。」

……..

結束了這頭等大事,陸方感覺心中鬆了一口氣,不過這一次他前往非洲掙到的錢財可不僅僅只有10億美金,而是18億美金,雖然給了10億程月婷,不過他身上還剩下8億資金,足夠陸方闖出一番天地了。

回來的時候,陸方已經考慮的非常清楚了,邱家的實力那般強大,要想要與之對抗的話,單憑一人之力幾乎是不可能的,不僅僅要在白道上有一定的實力,在黑道也要有話事權,不然肯定拿不下這龐然大物。

所以他必須創建屬於自己的勢力。

不過在這之前,陸方必須要去找一個人。

這個人對陸方來說非常的重要,因為她是陸方的初戀,還苦苦等候了他這麼多年,如今回來了,自然要過去找她,解決她的困境。

懷著這樣的心情,陸方很快就來到了李初陽家門口,之前李初陽告訴過他地址,以陸方的能力想找到這個地方,根本不需要花費太大的力氣。

看得出來,李初陽的家境還過得去,最起碼也是一棟小型別墅,能住得起這房子的人,必定也是做生意的,最起碼身家百萬。

咔擦。

陸方正準備按上門鈴,大門就打開了。

一個絕美的倩影出現在門口,看到李初陽那絕美的小臉后,陸方心中微微一痛,才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不見,李初陽精美的小臉上出現了一絲憔悴,臉色也不大好,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傷心過度,她的眼眶還是紅紅的,看得出來,剛才一定有爭吵過。

「你這小丫頭真是反天了,要是今天你敢走出這個家門,你以後就不用回來了。」

與此同時,一個略帶憤怒的男聲響起,緊隨著一個穿著職業西裝的中年男子,從別墅中走了出來,臉上帶著濃濃的怒意,這男子的面貌倒是和李初陽有著幾分相似,肯定是李初陽的父親。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