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兄,你別把我一個人丟在這兒,我害怕……王兄,王兄……」

靈兒被噩夢驚醒,看到面前一個熟悉的身影,也不管他是誰,直接抱住他,這一抱,鳳西涼有些懵,但還是將她環住她的腰,在她的背上輕拍著,就像是在哄著她一樣,那兩個護法更是張大了嘴,但鳳西涼一個眼神他們就立刻閉了嘴,背過身不去看!

「王兄,你欺負我,我再也不和你來魔界了,嗚嗚嗚……」靈兒埋怨著還真的哭了起來!「不不……不哭了,不哭了,王兄,王兄……」鳳西涼用這樣的語氣說出這樣的話,已經用了很大的勇氣了!但懷中的人突然推開他,靈兒那眼神簡直了,眼眶裡的淚水就像斷線的珍珠一樣的往下掉,而且鳳西涼看清了,靈兒有了很大的變化,眼眸竟然是紅色的,額間那個火紅色印記特別妖艷,魅惑人心!

靈兒朝四周看看,擦著眼淚,問:「這哪兒啊?」「本王的別院!」鳳西涼冷冷地看著她,以為她從夢中回過神了,恢復正常了,沒想到還是剛才那樣,看到不遠處桌子上的美食佳肴頓時兩眼放光,掀開被子留下床,幾乎是衝到那裡坐下,看著桌上的美食都快流口水了!鳳西涼看著她小饞貓的樣子,有些好笑,走到她身邊坐下!

「你剛醒,吃點東西吧!」鳳西涼將碗筷遞給她,她看了一眼,就開吃了,邊吃邊說:「好吃,王兄,我以後一定要住在人界,天界根本沒有這些吃的!」鳳西涼聽到后動作一滯,震驚地看著她,聽著她說話,不插嘴!

「王兄,你也別回魔界了,陪我在人界待著吧!」靈兒吃著看了他一眼,見他不說話,眉頭一皺,但又想到什麼,微微一笑,說,「我就知道你不願意,沒關係,你要是不願意,我就去找大哥二哥和三哥,反正他們是人界的皇帝,肯定比你這個魔界太子對人界了解得多!」

「人界的皇帝?那你能告訴王兄,他們的名字嗎?」鳳西涼壓著語氣問道,他要弄清楚一件事!

聽到他的問題后,靈兒奇怪地看著他,說:「你怎麼能忘了呢?我再說一遍啊,雲國君家的君臨哥哥,南國夜家的夜珣哥哥,鳳國鳳家的鳳珏哥哥,不是我說你啊王兄,你的記憶力什麼時候……呃……」靈兒突然說不出話了,腦袋暈暈的,三秒不到趴在桌子上起不來了!

「喂喂,喂!」鳳西涼不耐煩地叫著她。「鳳主,這安和公主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凈說些不著邊際的話?」「鳳主您……您是不是弄錯了?這個女……女孩怎麼可能……」

「嘶!」一聲吃痛的聲音傳入三人耳中,鳳西涼看見倒在桌上的靈兒模模糊糊地醒了,但是額間印記消失不見,整個人都恢復了!靈兒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又看見坐在她旁邊的鳳西涼,突然防備地起身,但由於頭痛欲裂,整個人有種快倒地的感覺,鳳西涼急忙將她攔腰扶住,靈兒也沒有推開他,任由他扶著自己坐下!

「鳳西涼,你這什麼意思,這哪兒啊?」靈兒揉著太陽穴,兩眼微閉,鳳西涼嘴角一揚,說:「請安和公主殿下來本王別院做客!」

「做客?哼,你這請人做客的方式很特別啊!」靈兒睜開眼,怒瞪著他,「我告訴你,你最好把我放了,要不然……」「要不然如何?」鳳西涼笑著看她,竟然覺得靈兒炸毛的樣子很可愛!

「要不然我……我我……你到底想做什麼?」

「本王想跟公主要兩樣東西!」

「什麼東西你說,只要我能給的!」

鳳西涼的眼神突然變得犀利,說:「帝璽!」兩字一出靈兒的表情立刻變了,起身背對著他,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盡量放鬆,不讓他看出她的情緒。「王爺說什麼,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怎麼可能不知道?曦和公主!」

鳳西涼叫出了曦和的名字,靈兒更是驚訝!「王爺叫誰?」「別裝了,可能在世人的印象里,曦和公主只是一個傳說,因為雲南鳳三國的先祖曾經下旨,關於曦和公主不得對外透露半句,但公主你忘了,三國皇宮之內可都保存著公主的畫像呢!公主當年把帝璽交給了雲國君家,可現在宣和已然不再和平,需要一個新的帝王,那帝璽是不是也該易主了,公主殿下?」

「那王爺應該去雲國,怎的跟我索要?」

「公主這是承認你的身份了?」鳳西涼戲謔地看著她,靈兒氣急:「你……」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鳳西涼的追問並沒有達到他的目的,關於帝璽,靈兒沒有透露半分,無論鳳西涼怎麼問她,她要麼說不知道,要麼岔開話題,僵持了這麼幾天,還是沒有得到答案!而靈兒就這樣被鳳西涼囚禁在別院,每天都有人盯著她的一舉一動,鳳西涼是天天來靈兒的房間,對於鳳西涼的行為舉動,他手底下的人都不敢承認鳳西涼還是那個冷酷無情的王爺,已經五天了,鳳西涼每天就陪著靈兒吃飯,看書,寫字,畫畫,下棋,散步,還有練功,兩人簡直不像綁與被綁的關係,反而像認識了很久的朋友,甚至兩人竟以兄妹相稱!

這天夜裡……

「走啊!」靈兒有些不耐煩地說,但鳳西涼更是不耐煩:「你走啊!」「你走!」「到你了,大小姐!」半天靈兒才反應過來,所以毫不猶豫!「叫吃!」靈兒得意的看著對面那個陰沉著臉的男人,然後就看見他氣憤地把手裡準備的黑子扔進棋盒!「不下了不下了!」

「怎麼,生氣了?願賭服輸啊!」靈兒笑著朝他伸手,明顯是想要東西,鳳西涼無奈,堂堂王爺,總不能說話不算話吧,所以還是將腰間的那對鳳型玉佩中的其中一個給了靈兒,讓她把玩,不過鳳西涼看著她拿到玉佩那個歡喜的樣子,也不知為何,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既然你喜歡,那就送你了!」鳳西涼說完旁邊的兩位護法莫離莫歡馬上不淡定:這個玉佩對王爺來說意義重大,這要送給了安和公主,那不就代表了……

「真送給我?」靈兒驚喜地看著鳳西涼,可是又看了一眼他腰間的另一個玉佩,微微皺眉,「這玉佩可是一對啊,一看就知道寓意不凡,四哥,你這送給我不太合適吧?」鳳西涼還未開口,旁邊的莫歡倒搶先了一步!

「沒錯,王爺!這玉佩可是要送給未來王妃的定情信物,您要是送給了公主,那王妃怎……」他還未說完鳳西涼凌厲的眼神掃過去,他立刻噤了聲,莫離急忙說:「二弟說什麼呢?王爺哪有什麼王妃啊?」

鳳西涼收回視線,看著靈兒,說:「別聽他們的,送了你就沒有理由收回來!」靈兒看了看玉佩,正準備拒絕,但鳳西涼又說了一句話,「就全當是兄長送給小妹的禮物!」

靈兒聽后頓時鬆了口氣,問道:「這玉佩真的送我了?你那位王妃怎麼辦?」說到這兒,鳳西涼冷哼一聲,說:「王妃?哪有什麼王妃,那隻不過是當年那個人和我父皇口頭許下的婚約,一個信物都沒有,我與她從未見過,況且……」鳳西涼說著說著便不說了,端起茶杯喝起了茶!

「況且什麼,四哥說啊,四哥」靈兒還想知道,繼續追問,「莫離莫歡,你們說!」「公主這……」兩人一副難為情的樣子,最後還是鳳西涼說了!

「況且,我那位未婚妻,哼,也算不上未婚妻!她還是襁褓嬰兒的時候就不見了,沒有人知道她是死是活,說不定早已不在人世了!」

「真可憐,還是嬰兒就不見了!」靈兒動了惻隱之心,原本還想問的,但鳳西涼明顯不想說了,看了看外面的天,起身說道:「天色不早了,靈兒早點歇息吧!」「還早呢!」靈兒不情願的說!

「你不是一直想學箭術嗎?明天我教你!」鳳西涼說,靈兒聽后兩眼放光,馬上聽話,鳳西涼揉揉她的腦袋,出了她的房間,可就在鳳西涼出去后,靈兒原本微笑的臉立刻變得冰冷,走到門口四處看了看,關上房門,一會兒後房間的燈也吹滅了!

「琴靈,今晚就走吧!」靈兒說,話音剛落,神海中就有一個女聲回答她:「殿下,是時候了!」

「必須走了,已經五天了,雲謹他們應該也在找我,這五天,他已經對我完全卸下了防備,也不再像剛開始的時候那樣派人盯著我了,我想是時候走了!」靈兒說著似乎有些遲疑,琴靈又問:「公主是捨不得鳳王爺嗎?」「捨不得嗎?」靈兒自問道,然後聽到琴靈嘆了口氣,說道:「自從殿下您知道鳳王爺是……哎,真是造化弄人,你們這身份也是……」

「不捨得也得走,雲謹還在等我!」靈兒堅定地說!「那公主有辦法破了王爺的結界嗎,您的鳳族聖火已經被封了!」「寒冰之力也可以!不說了,抓緊時間,等他們睡了,我們就走!」「是,殿下!」

……

已經寅時三刻了,他們都已然入睡,靈兒換上夜行衣,悄悄從房間里出來,摸著黑來到高牆邊,但她還是低估了鳳西涼,在她準備翻牆時,周圍突然大亮,好多人將她圍住,鳳西涼從人群中走出來,他看上去很憤怒,滿臉都是怒意!

「這深更半夜,靈兒準備去哪兒啊?」

「四四……四哥,我我賞月呢!」靈兒笑著指了指夜空,鳳西涼嘲諷地看著她笑了,說:「哦,賞月?本王還不知道公主殿下賞月要穿一身夜行衣呢!而且……」鳳西涼看了看天空,陰沉沉的,「這天氣,有月亮嗎?」鳳西涼突然憤恨地瞪著她,語氣都變得不一樣了,顯然是極度生氣的!

靈兒一聽,收起了嬉笑的表情,對鳳西涼說:「王爺,你我終歸身份有別,我總是要回去的!」「回去?回到夜雲謹的身邊嗎?」鳳西涼開口竟然是夜雲謹的身邊,而不是南國或者相府,兩人相處雖然只有短短五天,但他是真的動情了,也許從他第一眼看見靈兒就喜歡上她了,只不過沒有他不知道而已,此刻他卻明白了他的心,因為當她提到夜雲謹時,他竟會嫉妒,憤怒!

「我是他的王妃,當然要回去,所以王爺還是保重吧!」靈兒說完轉身就要走,但鳳西涼哪裡會同意,快步到她身後抓住他的肩膀,靈兒反應過來後用力甩開他,但手卻不小心碰到了他臉上的半張面具,就在那一刻,面具脫落在地,她看見了鳳西涼的臉!

「鳳西涼我說了,我不會……」靈兒在鳳西涼抬起頭的那一刻臉上的表情一滯,那張臉她再熟悉不過了,她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另一個人的影子,瞬間憤怒恨意湧上心頭,周身氣場都在發生變化,眸子血紅的和平常不一樣,額間印記異常明顯,甚至還閃爍著光芒,手上的白玉鐲也變得血紅!

「南風靈,本王告訴你,你既然……」

「你閉嘴,我的名字不是你能叫的,你不配!」靈兒冰冷地指著他說,鳳西涼也看到了她的變化,心中震驚,但靈兒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對他大打出手,鳳西涼還沒弄清楚狀況,就和靈兒打作一團!

「靈兒你瘋了!」鳳西涼大喊,但靈兒接下來說的話他卻聽不懂了!「我是瘋了,那也是被你逼瘋的,如果當初不是你在背後捅的那一刀,我也不至於跳樓自殺,慕逸塵,你沒想到吧,我沒死,我重生了,你的陰謀沒有得逞,哈哈哈哈!」

「你……」在說什麼?鳳西涼是真的聽不懂啊!

靈兒怎麼也沒想到,鳳西涼竟然和現代的慕逸塵長得一模一樣!

「今天,我們新仇舊恨一起算!」靈兒說完又和鳳西涼打了起來,莫離莫歡和其他人只能在旁邊看著,插不上手!

靈兒雖是天帝之女轉世,但鳳西涼也不是弱,況且身份在那兒擺著呢,兩人之間的力量還是有懸殊的,很快靈兒就敗下陣來,鳳西涼並沒有下狠手,只用了三成功力打了靈兒一掌,靈兒落地後退了幾步並沒有倒下,看著對面的鳳西涼,此時完全沒有理智了,竟然一氣之下召喚了鳳鸞琴!

「是你逼我的,別怪我!」靈兒憤怒地說出口,鳳鸞琴一出,靈兒盤膝而坐,無憂琴聲響起,所有人都受到了攻擊,倒地一片,內力稍稍有些好的還能撐一會兒,但還是免不了昏倒的結局!

鳳西涼看情況不對勁,也召喚出了他的法器!「魔影弓!」一把泛著黑霧的紅色弓駑就出現在鳳西涼手上,拉開弓弦,自然出現箭羽,也是泛著黑霧的紅色箭羽,他瞄準了靈兒,而就在那支箭羽接近靈兒的那一瞬間,一個黑影突然從鳳西涼那邊朝靈兒而去,準確點來說,是從鳳西涼身上衝出來的黑影,那個黑影雖然抓住了箭羽,但箭羽威力極大,靈兒被那股衝擊力震傷了,鮮血從靈兒口中噴出,鳳鸞琴消失不見,靈兒坐在那兒,抬頭看了眼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的男人,那張熟悉而親切的面孔此時是一臉的擔心自責!

靈兒勉強露出一抹微笑,在暈倒前叫了一聲:「王兄!」然後就倒在了男人的懷中,男人心疼的撫摸著她的秀髮,手指拂過她的面頰!

「我來晚了,王妹!」他就這樣小心翼翼地抱著她,就像抱著一個珍寶一般,生怕弄疼了她!

不遠處的鳳西涼看到這樣的場景,心中怒火中燒!「你是誰?快放開她!」沒想到男人抬起頭,冰冷的眼神掃過鳳西涼的臉,很嫌棄地說了一句讓鳳西涼摸不清楚的話!「這張臉……真是個錯誤!」「你說什麼?」鳳西涼竟用手裡的魔影弓指著他,沒想到他一揮手,鳳西涼手中的弓就消失不見了!

「喂,轉告你一句話,別傷害她,要不然就算你是本殿的轉世,本殿照樣滅了你!」男人說完將靈兒安放在地上躺好,起身看著鳳西涼,說:「本殿有些不便,所以,她就交給你照顧了!」說完又是一股黑影鑽進了鳳西涼的身體,而鳳西涼並沒有任何的不適感!

不過這個時候,鳳西涼最應該擔心的應該是暈倒在地的靈兒……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經過昨晚那麼一幕,靈兒受了傷,尤其是看到鳳西涼的樣子后,心情都變得不好了,早上醒來后就一直蜷縮在床上一角坐著,兩眼空洞無神,白色紗裙讓她的臉色顯得更加蒼白,鳳西涼走到門口,看到這個毫無生氣的人兒,心不覺被刺痛了,他無言的走到她的床邊坐下,莫離莫歡手上各自端著東西!

鳳西涼接過莫離手裡的葯,舀了一勺放在嘴邊吹了吹,餵給靈兒,但靈兒根本不喝,頭扭到一邊不看他,他收回手,帶著幾分無奈,說:「心情再不好,也不要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聽話,喝完葯再吃點東西!」但鳳西涼的話並不起任何作用,靈兒還是不予理會!

「靈兒!」

「拿走,我不喝也不吃!」靈兒面無表情地說道!但鳳西涼哪裡肯讓她這樣折磨自己,而他本就沒什麼耐心,沒說什麼,直接上手,捏著靈兒的下巴,強灌下去!

「鳳西涼……你……咳咳咳……我不……不喝,咳咳……」「你這樣不行,本王帶你來這兒,不是要你折磨自己的!喝下去!」莫離莫歡在一旁看得膽戰心驚,王爺何時這樣過?

「啪」的一聲,靈兒用力推開了鳳西涼,他手裡的碗摔碎了,靈兒趴在床邊咳嗽,剛才喝下去的葯,全吐出來了!「南風靈!」鳳西涼憤怒的眼睛里似是要噴出火了,起身怒瞪著靈兒,然後就見靈兒笑出了聲,那聲音就像是從冥界深處傳來的,冰冷無比,沒有感情!

「哈哈哈……」靈兒慢慢抬起頭,那個眼神估計鳳西涼這輩子都不會忘,寒冷、諷刺、嘲笑,還有……恨!「鳳西涼,你不就是想通過我,得到帝璽嗎?我告訴你,我不會給你的,像你這樣的人,根本不配!」「你……」鳳西涼聽到這樣的話,是真的怒了,他扼住靈兒的脖頸,把她壓回床上,身體靠近她,兩人就這樣近距離地注視著!

「王爺息怒,公主她只是開個玩笑而已,您沒必要當真的!」這下真的把莫離莫歡嚇著了,生怕鳳西涼一個不小心掐死靈兒!

「本王的耐心有限,你最好乖乖聽話,不然別怪本王翻臉無情!」鳳西涼警告道,又帶著些威脅,但靈兒何時怕過!「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啊!」「你……」鳳西涼瞬間加重了手上的力道,靈兒雖疼,但她忍著不出聲,表情很痛苦,兩眼緊閉,眉頭一皺,看著靈兒的樣子,鳳西涼心軟了,緩慢地放開她的脖頸,心疼的看著她,最終還是將她扶起來靠在自己的懷中,但靈兒拼了命地推著他,他死活就是不放手!

靈兒充滿恨意的眼神鳳西涼清楚的看見了,但他的心中有一個聲音一直告訴他:不要放手,永遠不要放開她!

她死死地抓著她的衣領,冰冷的話語從她嘴裡說出來:「鳳西涼,你知道我有多麼憎恨你這張臉嗎,啊?」鳳西涼聽后表情一滯,他今天沒有戴面具,因為靈兒已經看見他的臉了,他也沒有什麼可隱瞞的,大家坦誠相見,但他沒想到靈兒竟然會這麼抵觸他!

「你好好休息,葯涼了,我再去煎一碗!」鳳西涼將靈兒小心地放平躺好,他看見靈兒在背過身的那一刻落淚了,這是他第一次見她落淚,他的心如同被針扎一般,他替她蓋好被子,起身嘆了口氣,就和莫離莫歡出了房門!在他出去后,靈兒真的放聲大哭,所有的防備瞬間分崩瓦解,鳳西涼在門外聽見了她的哭聲,轉身看了一眼她的房間,心中似是做了什麼決定,離開了這裡,莫離莫歡摸不著頭腦!

「公主,鳳王爺明明不是慕逸塵,您為何……」「可那張臉,我到死都不會忘記!」靈兒不是恨鳳西涼,而是恨慕逸塵,要怪就怪鳳西涼長著一張慕逸塵的臉吧!不過靈兒很奇怪,為何會這樣,他前世的模樣明明不是……可這轉世后,模樣就變了,想不通!

而這時,鳳西涼走在長廊上,立刻感覺到周圍有些不一樣了,暗處人的武功修為比起他,差得遠呢!他們還未出手,鳳西涼便一掌打死了埋伏在牆頭上的一個,然後他們眼見事情敗露,立刻出手,眾人打鬥到庭院中心,鳳西涼的人全都出動了!

鳳西涼此時很驚訝於他們的出現,按理說他的整座別院都被結界覆蓋,既不能出又不能進,除了他本人以外,他們是怎麼進來的?鳳西涼抬頭看去,瞬間冷了眼,他的結界竟然被破了!

「你們是何人?」莫離問道,然後就聽見其中一人說:「殺你們的人!」說完就打起來了!說來奇怪,鳳西涼很清楚的看見來的人不止一波,但卻是朝著相反的方向,鳳西涼心中大叫不好:靈兒!

鳳西涼運功,這次真的一次性解決了所有人,他冷眼地看著躺了一院子的黑衣人,冷哼一聲:「不自量力!」「主子,快去看看公主吧!」莫離提醒道,說完他們便朝著靈兒的房間走去,沒想到會看到這樣一個情況,靈兒還是面無表情的蜷縮在床上,但床下,就是房間內,橫七豎八的躺著那麼多人,院子里也不少,鳳西涼看向窗戶,發現窗戶更是殘破不堪,就知道院子里那些以及房間里這些都是被一股強力震傷的,不,是震死的!

「天哪!這這……」莫離莫歡看著這一片狼藉,驚得下巴都快掉了!

鳳西涼倒是沒有太在意這些,跑到床邊,抓著她的肩膀查看她有沒有受傷,看她把頭埋在膝蓋上,心下急了!「靈兒,你抬起頭讓四哥看看好不好,有沒有哪裡受傷,靈兒?」

靈兒慢慢抬起頭來看向他,她的眼睛紅紅的,一看就是哭過了,表情有些獃滯,好像沒有意識一樣,鳳西涼看著心疼了,把她抱在懷裡,柔聲道:「沒事了沒事了,有我在呢,有我在呢!」鳳西涼就這樣安慰著,靈兒還是沒有反應,鳳西涼以為她是被嚇著了,才是這個反應,等到她睡著了,鳳西涼才離開!

出了房門的那一刻,鳳西涼的臉色陰沉,好像剛才房間里的人不是他一樣!「莫離,查得怎麼樣?」他問,莫離有些猶豫,但還是從袖中拿出一塊腰牌遞給他,說:「主子,這是在其中一波刺客身上搜出來的!」「王?」腰牌上明確地刻著一個王字,鳳西涼有些奇怪,莫歡說道:「主子,還有一些是江湖門派,殺手,另外……」莫歡也猶豫了,不知道怎麼說!

「另外什麼,說!」鳳西涼冷聲道!

「另外還有……鳳國人,是我們皇室的禁……禁衛軍!」鳳西涼聽后冷哼一聲,說:「那個妖婦是等不及了?對本王下手,也不看看她有沒有那個本事,哼!」

「王爺,我們該回去了,七王和九王已經多次來信催促王爺您回去,但每次您都不予理會,這次不一樣了,您再不回去,朝廷就亂了!」

鳳西涼看了眼靈兒的房間,堅定地說:「三天後回鳳國!」莫離莫歡驚喜地看著他,但又注意到他的視線,立刻垮了!「王爺您該不會是想把……公主帶回去吧!」

鳳西涼聽後轉身不再看她的房間,說:「本王自有分寸!」說完離開了,暗中的人一直在注視著他們,再透過窗戶看著躺在床上普通死人的靈兒嘴角的笑容更甚,飛身離開……

而此時夜雲謹的人也該到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主子,我們的人都……都……」那人實在不敢說都死了,但他不說不代表他的主子不知道!「啪」的一聲,茶杯碎裂的聲音暗示著主子的心情!

「主主……主子,原本我們的人已經快要得手了,但沒想到……她身上有封印,我們的人都被……主子息怒!」那人急忙跪下,身體不停地顫抖,生怕主子一個不高興送他歸西!

「一群廢物!」

「主子,據屬下觀察,不止我們的人,還有……」他還未說完就聽見主子的一聲冷笑:「看來有人比我們還急啊!對了,少主最近在做什麼?」主子提出來后,那人明顯猶豫,但還是受不住主子的威壓,說:「少主他似乎對安和公主有意,所以自從安和公主被擄走,少主就……」「哼,別人的王妃他倒是積極,算了,不管他,讓他折騰吧!」那人頓了一下,說,「既然有人比我們更希望安和公主出事,那就由他們去,吩咐下去,密切監視,必要的時候,出手推上一把!」

「是,主子!」那人奸笑出聲,一場策劃已久的陰謀由此開始,不,是早已開始……

別院內,靈兒還是那副樣子,一句話也不說,就那樣無聲的坐在床上,不吃也不喝,鳳西涼這次又布下了結界,而且比上次更加牢固,後天就要回鳳國,看著這樣的靈兒,鳳西涼的心猶豫了……

「靈兒,來吃些東西,不然身體……」鳳西涼把粥端到她面前,見靈兒沒反應,鳳西涼放下粥,突然拔出匕首,靈兒看著他,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就見他起身坐到她面前,說:「靈兒,你不是憎恨我這張臉嗎?好,既然你不喜歡,我也不必……」還沒說完匕首已經揮起來了,靈兒說到底還是心軟,急忙衝過去抓住他的手腕,不讓他下手!

她的眼角似有淚水,聲音有些哽咽:「四哥,你你……你別這樣,我好好吃飯……好好養傷……」還沒說完,靈兒就快速的端起旁邊的粥,喝了起來,看著這,鳳西涼有了些許欣慰,放下匕首!

「靈兒,以後別讓我擔心!」他溫柔的說,靈兒聽到后哭著點點頭,莫離莫歡在一旁看著,心中也是感慨萬千,心想:王爺只有對公主才會這般柔情,只是公主她已經是南國儲妃,與王爺註定無緣了!

靈兒雖執著於鳳西涼的長相,但後來想了想,畢竟是那位的轉世,就算長相不同但事實如此,她不得不認,再說,鳳西涼雖然野心大,但說到底對她還是不錯的,就像前世一樣,兩人又恢復了以前的樣子……

「四哥,這個是西洋棋,怎麼樣,有興趣我教你啊!」「公主親自教導,本王榮幸之至,還望公主賜教!」「王爺客氣!」 九星域主 說完兩人相視一笑!

「你行不行啊,不行我來!」靈兒看著正在瞄準箭靶的某人,那支箭都留在弓上多久了,還沒有射出去,靈兒看著真心著急啊!「你算了吧!」鳳西涼看了一眼坐在軟塌上說話的某人,心累,明明傷還沒好,非得出來看他練習射箭,出來也沒用,只能坐著,「傷沒好就乖乖坐著!」「哼!」靈兒扭頭不看他,就在這空隙,鳳西涼放開了手中的弓弦,箭羽射向了靶子,正中圓心,靈兒拍手叫好,莫離莫歡看著也高興……

晚上夜幕降臨,鳳西涼監督靈兒把葯喝下去,在她睡著之後,起身便要回房間休息,臨走時不舍地在靈兒額間印上一吻,這個吻包含了太多情愫,說不清了!

而就在他走的半柱香后,一個黑影從窗戶閃進了靈兒的房間,憑藉月光,那人看到了床上躺著的靈兒,心下一喜,快速到靈兒床邊,溫柔的撫摸著靈兒的臉龐,輕聲叫道:「靈兒,醒醒,靈兒……」靈兒聽到熟悉的聲音,模糊地睜開眼,看到床邊坐著的人時,突然清醒,撲到那人懷裡!

「我就知道你會來的,雲謹!」靈兒知道他會來,但沒想到他竟能穿過鳳西涼的結界,夜雲謹此刻緊緊地抱著靈兒,那種失而復得的感覺太好了!「靈兒,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我帶你離開!」夜雲謹雖高興,但他也沒糊塗,知道他來是做什麼的,靈兒起身披上披風,就和夜雲謹悄無聲息地出了房門,靈兒出去時,明顯感覺到結界有了些許鬆動,心中奇怪:四哥怎會犯這樣的錯誤,結界為何這樣弱,按理說他的靈力……不應該啊!

靈兒抬頭突然看見別院里似乎有火光,還不斷的傳來打鬥聲,這一刻靈兒猶豫了!

「怎麼了靈兒?」夜雲謹問。「雲謹,我……我要回去,四哥有危險!」說著靈兒就放開了夜雲謹的手,他看著空蕩蕩的手,有些不自然!

「對不起,雲謹!」靈兒說完就又返回,無奈,夜雲謹只能跟著她回去!

別院內火勢太大,又有黑衣人不斷湧來,鳳西涼的人死傷大半,莫離莫歡他們也快撐不下去了,靈兒看了他們的情況,都是中了毒的,鳳西涼也同樣,甚至他的情況更為嚴重!

「四哥,四哥……」一個黑衣人從鳳西涼的身後偷襲,靈兒擋了那一刀,又給了那人一掌,扶住鳳西涼欲倒的身子,他的意識已經快模糊了,但還是強撐著看向去而復返的少女!「為什麼……為什麼要回來?」鳳西涼的聲音聽上去特別虛弱,靈兒不敢耽擱,但她想了想他說的話,瞬間明白了,他是故意的,他想放她走,但她又回來了!

「別廢話,先解決眼下的情況再說!」「小心!」一個陌生男子突然衝到他們面前替他們擋住了攻擊,鳳西涼看得出這個人的武功修為深不可測,但又不知道他是誰!靈兒驚奇的看著面前陌生面孔的男子,心想:這才幾分鐘沒見,就換了張臉,厲害啊!這人皮面具做得不錯!

「你是……」「他是……我我大哥的人!」面對鳳西涼的提問,靈兒先矇混過關再說,鳳西涼也出奇的沒有懷疑!

突然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人,向鳳西涼打去一掌,因為是在他身後,所以他們竟然都未有所察覺,但靈兒看見了,她不顧一切地衝上去替他挨下了那致命的一掌!

「噗」,一口鮮血吐出來,所有人都震驚了,鳳西涼看著她在他的面前倒下去,在扶住她的那一瞬間,他慌了,害怕了!他從未有過的感覺!

「靈兒,靈兒……你你看著四哥,靈兒……」鳳西涼這一刻才體會到害怕是何滋味,他緊緊地抱著她不撒手!「四哥你沒……沒事吧?」靈兒虛弱地看著他,鳳西涼握住她伸向他的手,貼在臉上,讓她感受到他的存在!「四哥沒事,靈兒你撐住,四哥救你,四哥一定救你!」「你沒事……咳咳我就放心……」靈兒再也支撐不住,她的手從他的手上滑落!「靈兒,靈兒,別睡,靈兒你起來,靈兒……啊!」鳳西涼朝著天空撕心裂肺地大喊,他的身體也有了明顯的變化……

夜雲謹看到那一幕,雙眼頓時變得寒冷無比,他管不了那麼多了!只見他周身氣場強大,變得和平時不同,他的身上閃現著藍色的光芒,就像大海一樣深邃的藍光,飛身上空,一支玉簫在手,簫聲渾厚,所有的人都震撼了,緊接著他們一個接一個的倒地不起,七竅流血而亡,而隨著夜雲謹的簫聲,他們的下場只有神形俱滅,連屍體都破碎了,對於凡人來說,這是最殘酷的懲罰,而那個打傷靈兒的黑衣人卻拼著最後一絲力氣逃脫了!

整個別院隨著夜雲謹簫聲的停止,也恢復了安靜,安靜得嚇人!

夜雲謹落地后,無聲地走到靈兒身邊,也不管旁邊的人是何眼光,毫不留情地直接推開鳳西涼,將靈兒打橫抱起,起身就往別院外走,鳳西涼卻喊住了他:「站住,你是帶她去哪兒?」夜雲謹此時懶得和他說話,直接丟下一句:「本王的女人,不勞鳳王操心,告辭!」說完就直接走了,走時還留了一句話:「若不想兩國交戰,你最好別有任何動作!」

鳳西涼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他的腦海中還閃現著剛才靈兒的樣子……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靈兒此時意識模糊地躺在夜雲謹懷裡,嘴邊支支吾吾的不知在說什麼,夜雲謹已經給她輸了些靈力,希望她能撐住,他們已經在回去的路上了!看著懷裡痛苦的人兒,夜雲謹的心就像被針扎一樣,當初受萬箭穿心之刑,也沒有今日這樣痛,他一直在喊著靈兒的名字,跟她說話,讓她還能存有一絲意識,奈何靈兒還是昏迷不醒!

「靈兒,你撐住,我們馬上就到相府了!」

「你答應過我,生生世世都陪在我身邊,決不離開!」見靈兒還是這個樣子,夜雲謹慌了,鳳西涼在害怕,而他比他更害怕,「步煞,還有多久?」

「王爺,已經下山了,天亮之前一定趕得回去!」步煞在外面帶著路,這已經是馬車最快的速度了,再快馬車都要散架了!

「云云……謹……」懷裡的人突然發出聲音,但氣若遊絲,夜雲謹真的怕稍有閃失,追悔莫及啊!「靈兒,靈兒你醒了,你再堅持一會兒,馬上就到了!」夜雲謹緊緊地抱著她,下巴抵在她的額頭上,表情凝重,恐慌!

「雲謹……」「我在,本王在這兒!」

「我想說……咳咳……」靈兒傷勢太重,呼吸很困難,但還是把她想說的話堅持說完!「這次綁架,鳳西涼……不要……不要……上報給父……父皇,更不要……告訴我爹爹和大……大哥,因為鳳西涼他他……他是……咳咳咳……」又咳出血了,夜雲謹抓著她的手,不停的給她輸送著靈力,靈兒卻不同意,想要掙脫開他的手,但夜雲謹抓得緊,靈兒完全掙脫不開!

「你不要……不要再為我……耗費靈力了,龍訣哥哥!」「安靜,不要說話!」夜雲謹有些慍怒,他恨自己救不了她。「龍訣哥哥,你答應我,不要追究這件事了,四哥他是……無心的……他從沒有……要傷害……傷害我的意思,好不好……好……不好?」

「好好,龍訣哥哥答應你,和兒你先別說話,保存體力!」雖然夜雲謹這樣說,但靈兒像是有說不完話,斷斷續續的!

「龍訣哥哥,你……你還記得……魔域王兄嗎?」靈兒問出了口,但她沒有注意到夜雲謹在聽到這個名字時表情的變化,眉頭緊皺,滿臉凝重,說:「當然記得,和兒怎會提起他?」

「我見到他了!」

夜雲謹表情一滯,身體有些僵硬,靈兒卻沒有感覺到他的變化,繼續說:「他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唯一不變的是他對我的疼愛,和以前一樣,無論我做了什麼,怎麼發脾氣,他都會包容,會一如既往的對我好!」

「龍訣哥哥,王兄現在還未覺醒,而且他又是……」靈兒有些猶豫,只能說,「龍訣哥哥,你答應我,若有一天你們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你別怪他,好不好?」

夜雲謹腦子裡還在想「魔域也在人界」這個信息,根本沒有聽到靈兒說了什麼!「龍訣哥哥,龍訣哥哥……」「嗯,怎麼了?」

靈兒也不生氣,耐心跟他再說了一遍:「若有一天你們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你別怪他,我們現在在人界,身份不同,地位不同,有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所以……」

「和兒我明白!」夜雲謹安慰她說,「休息一會兒吧,馬上就到相府了!」靈兒聽后一笑,安心的躺在他的懷裡,閉眼休息,但夜雲謹的思緒卻回到了千年之前的某天……

「王兄王兄!」某天一座人界的別院外,傳來一陣接著一陣的敲門聲,「王兄快開門啊!」小公主嗓子都喊啞了,依舊沒什麼反應,她回頭看了一眼龍訣哥哥,走到他面前抱怨:「王兄不開門!」她話音剛落,別院的門大開,她開心地轉過身,但迎接她的不是疼愛她的王兄,而是王兄的一支箭羽,她大喊,竟然忘了躲開,千鈞一髮之際,身後的龍訣突然將她攔腰抱起,躲開了那支箭,落地后小公主驚魂未定地看著從別院走出來的王兄,王兄的表情不太對,一臉陰沉地看著小公主,以及抱著她的龍訣!

「王兄!」小公主離開龍訣的懷抱,開心地跑到王兄身邊,一個熊抱,王兄也抱著她,溫柔地揉著她的小腦袋,鬆開她后問:「怎麼來遲了?」「路上耽擱了,對不起啊王兄,讓你擔心了!但我知道王兄不會怪我的!」小公主調皮地朝他笑笑,而他也很是受用,但當他看到不遠處的龍訣時,眼神就變得凌厲!

「哦,對了王兄,他是龍訣哥哥,是我來人界見到的第一個人!」靈兒笑著看向龍訣,又給龍訣介紹魔域,「龍訣哥哥,這就是我跟你提起的,對我很好的王兄,魔域王兄,比熇炎王兄對我還要好哦!」

看著昔日對著自己微笑的妹妹此刻正對著別人笑,魔域的心裡很不是滋味,而且他看得出小公主和他關係不錯!

「王兄,我好餓,我們快進去吧,龍訣哥哥!」小公主說著就要去龍訣那裡拉他進去,但魔域拉住了她,她奇怪的看著她的王兄!

「王妹,你先進去,王兄和他有些話要說!」「哦!」小公主點點頭,又看了一眼龍訣,笑著說,「我先進去了龍訣哥哥,我在裡面等你們!」龍訣笑著應下來,示意她進去不用擔心!

「你們帶公主進去!」「是,殿下!」待小公主進去后,魔域周身的氣場瞬間強大起來,直逼龍訣,充滿敵意,想在氣勢上壓過他!

「殿下有話直說!」龍訣說,看得出魔域的敵意,魔域開口道:「本殿不管你和王妹是怎麼認識的,也不管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從現在開始,遠離她,不要再和她見面!」

「殿下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與和兒……」

「放肆,她的名字不是你能叫的!」 九品小葯仙 魔域又看了一眼他,嘴角上揚,充滿了嘲諷,「還有龍族和天族早在千年之前已經斷絕一切聯繫,你一個龍族太子竟然還敢在我們面前出現,看來龍神對龍訣殿下還是疏於管教啊!」

「所以殿下還是請回吧,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她也不是你能接觸的人!」魔域最後又說了一句,「對了,天帝早有玉旨,待王妹人界歷練結束,我們的婚事也該定下來了,到時本殿一定宴請龍訣殿下!」

……

一切的一切,在夜雲謹的腦海中回蕩,還有那時候在天界牢獄中魔域對他說的話……

那時他剛受完天雷加身萬箭穿心之刑,被天帝鎖在天牢的天柱上,天帝對他和小公主的懲罰玉旨已經宣告三界了,今晚是執行前夜,魔域和熇炎來探望他們,小公主在另一間牢房,熇炎本想拉著魔域一起去看小公主,但魔域竟然先去見了龍訣!

此刻的他滿身傷痕,狼狽不堪,已經沒有了往日的意氣風發,看著面前的魔域,他勾唇一笑,問:「這個時候你怎麼來了?」

魔域不由分說就給了他一拳,抓著他的衣領,眼睛里充滿了怒火,說:「你當初是怎麼答應本殿的,好好照顧她保護她,本殿想著,只要她能幸福,本殿自願退出,可你有做到嗎,你沒有!」魔域鬆開他,繼續說,「本殿退出成全了你們,可你並沒有給她幸福,你在她身邊,只會給她帶來危險、災難,沒關係,你做不到的我做,我保護她不受傷害,是我守護著她想要的幸福,守護著你們的幸福,你答應本殿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可結果呢,結果本殿的退出卻換來了她被削神籍,貶入人間歷劫,這下你滿意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