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風頭正紅,現在弄出這樣的事,還真是禍不單行!」

「知道蘭素今天是要說什麼嗎?」

「不知道,好像有隱情——」

「聽說蘭素的乾爹是有點來歷的,是不是要做什麼?」

「不過確實是可憐,好好的一個超級明星,剛拍了大紅的廣告,卻出了這事,倒霉。」

……

記者壓低自己討論的聲音,但手部的動作並沒停止,使勁地按下相機的抓拍鍵,金睛火眼得連一絲風吹草動也不放過!

今天的新聞——

絕對頭條!

正當全場充斥著若似若無的討論聲時,一聲驚呼聲像炸彈般地響起——

「蘭素來了!」

聽到頭條主角終於到場的聲音,記者狼虎一般地扭頭,倏地一下就往後跑去,生生地將蘭素一群人團團地圍了起來。

「蘭素姐,昨天《娛樂第一手》上的照片讓觀眾感到非常的震撼,你以清純出道,這對你是不是有很大的影響——」

「蘭素,聽說你和洛晨合作拍攝冰點廣告,這是個非常大的手筆,這次的照片其實是不是劇組的一個炒作?」

「素姐,有知情人爆料說,洛晨還和這事有關,實情是怎樣的?可以和我們分享下嗎?」

……

長槍大炮齊齊伸出來,對準了蘭素,記者眼神尖銳,緊緊相逼,生怕錯過蘭素的一分一毫,弄得保鏢不得不使勁地撥開眾人,生生地為蘭素開出一條路來。

「讓讓——」

「麻煩讓讓!」

蘭素穿著素色的長裙,被保鏢護在最中間,雙眸紅通通的,似乎已經哭了很久,她臉色憔悴,似乎飽受風吹折磨的一朵凋謝的蘭花,但纖美的身姿搖曳生波,又帶著一絲風雨過後的麗雅。

楚楚可憐,又無比惹人憐愛!

「各位,請先讓蘭素姐上去,等一下蘭素姐會逐一解答你們的問題!」見記者步步緊逼,蘭素經紀人厚芳雙手下壓,做了一個大家「稍安勿躁」的手勢,就陪著蘭素在保鏢的保護下走上台去。

見蘭素上台去了,記者壓下自己內心的急躁,個個龜速般地坐回到了自己被安排的座位上。

見全場的記者陸陸續續地就坐了,厚芳向後台打了個眼色,頓時全場的霓燈全部打到了台上,白熾的燈光,將蘭素憔悴的樣子顯得更為明顯。

站在台上,厚芳巡視了一圈眾人,臉上帶著一絲嚴肅,落落有聲,道:

「各位,《娛樂第一手》上刊登的關於蘭素姐的圖片,是蘭素姐在米蘭拍攝冰點廣告時,到更衣室換衣服時被偷拍的,全部都是當事人蘭素姐在不知情,不自願的情況下拍攝的!」

「明眼人看得很清楚,這是一些齷蹉的商業手段!」

「厚芳,聽說蘭素姐拍攝殷氏集團的冰點廣告,這麼大的手筆,會不會這其實是一次炒作啊?」一個記者率先拋出尖銳的問題,眼神不善地問道。

「以蘭素姐今時今日的地位,還有必要憑藉這些不入流的手段炒作?」對於記者的問題,厚芳眼神犀利,向記者問道,「如果是你,你會為了一個大手筆廣告賠上自己嗎?」

被厚芳這樣一逼問,記者訕訕地噤了聲,確實,蘭素是什麼身份,怎麼可能會為了一個廣告砸了自己玉女超級明星的招牌?

見唐人娛樂的記者死在沙灘上了,華娛的記者捧著相機,掙脫地舉起另一隻手,聲音在全場響起,問道:「蘭素姐,有人爆料說,這事還涉及到洛晨,又是怎麼一回事啊?」

聽到這個擺明想挖料的問題,厚芳架了架眼睛,朝提問題的記者看去,道,「今天是蘭素姐的記者招待會,並不方便將別的藝人牽涉進來,內里的實情,你們可以自己查知。」

「聽說小偷是在洛晨手裡逃走的,為此蘭素姐和洛晨大吵了一頓,後來還跪了下來,究竟洛晨是不是想借蘭素姐上位?」

牽涉到洛晨,一向伶牙俐齒的厚芳眼神終於忍不住微微閃了閃。

在蘭素姐的苦苦哀求下,她心軟了,決定陪著蘭素姐舉辦這次的記者招待會。

但是,這次的記者招待會卻沒有經過公司允許的,如果牽扯到什麼人進來,說不定會有什麼問題。

聽說在米蘭時,蕭燁經理還向洛晨鞠躬道歉。

所以,不能把洛晨趟進這趟渾水。

……

「事情並不是這樣的。」思索地一下,厚芳說道。

見厚芳猶豫了一下才回答,記者們心有靈犀地對視了一眼,似乎在說,這事,有蹺蹊!

似乎看到頭條新聞向自己招手,華娛記者一個興奮,高高的尾音拉起道,「厚芳姐,難道爆料人說的是真的?」

聽到華娛興奮的聲音,厚芳回過神來,連連擺手,道,「不是不是,這只是一場誤會而已,洛晨年輕有為,正直無私,為人有分寸,並不會做這樣借女人上位的事!」

「既然洛晨沒錯,那就是和洛晨吵了一架的蘭素姐錯了?難道這是蘭素姐無理取鬧嗎?」揪著尾巴追著打,這是作為記者的本能!

被華娛捉著這個問題死追不放,厚芳頓時神色一凜,帶著些許不自在。

如果承認了洛晨錯了,那她是不是公然與蕭燁經理為敵了?但是,承認蘭素無理取鬧的話,這,這不是在蘭素的傷口再插一刀嗎?

站在厚芳身邊,蘭素紅紅的雙眸微微垂下,見厚芳為那人洗脫,那蒼白的小臉終於第一次抬了起來,任由毫無血色又楚楚可憐的小臉盡露人前。

溫婉的小臉此時是前所未有的憔悴,蒼白的臉,淡淡的眼圈,毫無血色的唇,蘭素神色黯淡地巡視了一圈眾人,緩緩地,慢慢地,似乎在訴說著自己無窮無盡的委屈與悲哀——

她被偷拍,她被借上位,她被質疑!

難道,這就是她的命運嗎?

「啊——」

「怎麼?」

在記者張大嘴巴的驚詫聲中,蘭素頭一低,脊樑一低——

狠狠地彎下了自己的腰!

纖細的腰肢細得像要被折斷了一樣,眾人此時才看得到蘭素因為這事消瘦了很多,原本的鵝蛋臉此時變成了瓜子臉,尖尖的下巴,幾乎沒有多少肉的腰,似乎風一吹就能把她吹走。

同情,終於佔了理智的上風!

「在這次的事件中,一直相信人性美的我終於第一次看到了人性中醜陋的一面,在我滿懷信心地想著為粟(素)米拍攝一則最好的廣告時,沒想到的是,我成了雜誌銷量的封面目標。」

「當我看到閃光燈的一刻,我真的是覺得人生都沒希望了,但我相信,這世界還有英雄在,所以,我跑出來求救了!」

「但求救卻讓我看到了一個男人最齷蹉的一面,僅僅為了上位!」

「和洛晨對質時,她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為了洗脫自己的嫌疑,用不堪言語辱罵我,並對我大打出手。」

「冰點的劇組眾人,都可以為我作證。」

「……」

正當蘭素不怕死地在台上聲色並茂地演著大戲時,角落裡,一個英俊有力的背影微微地靠在椅子上,骨節明顯的手指慢慢挑起一根煙,點燃,但沒有吸,一直讓它慢慢地自燃,然後湮滅。

刀鋒紀 任由煙灰一點點地落在自己的指尖上——

帶著頹廢,糜爛又陰深的氣息!

正當煙完全湮滅的一刻,一陣明顯的腳步聲凌亂地從門外走來,夾雜著一道男人憤怒的聲音。

「你這個賤人,你說謊!」

記者順著聲音轉身看去,只見一道歪歪斜斜的身影出現在門外,「砰」地一下從門外倒了進來。

「啊——」

「啊!」

女記者頓時被這猙獰的一幕嚇得驚呼出聲,連正楚楚可憐的蘭素也嚇得唇白臉青。

倒進來的男人伏在地上,衣衫襤褸,渾身的肌膚幾乎沒有一處完好,布滿了傷痕,地中海的禿頂上也是錯錯雜雜的血痕,整個人濕噠噠的,像從血海走出來的一樣。

男人臉色猙獰,臉上的血一滴一滴地打在地上,他雙眸狠厲,刷地一下直射蘭素,滿滿的只有劇烈的憎恨。

被這樣狠毒的目光嚇到了,蘭素后怕地後退了一大步。

「蘭素,你這個賤人,你讓我去偷拍你,為了博取觀眾同情,然後力壓甄虹漪,成為百花獎的最佳女主角,但居然事後害怕我泄露口風,找人綁架了我,將我折磨成這樣!」

「我……我沒有!」

「你當然沒有,沒有想到我會留底你的裸照,然後交給我的同事,如果我有什麼問題,就將這組照片寄到《娛樂第一手》。」

「當我從那些人手裡逃出來時,我已經決定和你魚死網破,所以我報警了。」

聽到這裡,全場嘩然!

偷拍,上位,綁架,虐待!

每一件,都是醜聞之中的醜聞,甚至,還是犯法!

「我死,我也要讓你的醜事公之於眾。」男人目光如蠍子般毒辣,混著血的牙齒露了出來,猙獰至極。

「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蘭素的真面目!」

驚天大丑聞!

聽到這裡,記者們倏然起身,齊刷刷地扭頭看向蘭素,剛剛升起對蘭素的同情頓時全部煙消雲散,尖銳的目光里,滿滿的只有震驚與對她的懷疑。

原來,這樣!

「你說謊!」

被眾人尖銳的目光弄得神經錯亂,蘭素完全沒有了當時的楚楚可憐,反倒只有狗急跳牆的激動,她尖叫起來,「你誣陷我,我沒做過!」

滿含淚花,使勁搖頭,憤怒嚷嚷——

見蘭素失控了,以為她心虛的記者頓時不放過任何一絲一毫的線索,舉起攝像機就往她那邊使勁拍。

「別……別拍!」

「啊——」

正當全世界都混亂都極點的時候,一陣整齊的腳步聲跑進了演播廳。

整齊的軍綠色服裝,嚴肅而正義的臉龐——

為首的男人大腹便便,隨後的男人拿出手銬,往蘭素麵前一站,公事公辦道:「蘭素小姐,現在懷疑你與一宗綁架傷人案有關,請到警察局協助警方調查!」

看著這突變的一幕,角落裡,男人隱藏在燈光下的側臉忽明忽暗,但隱約可以看見勾起的弧度。

他緩緩地伸出大手,往自己黑色風衣一摸,再掏出一支煙,點燃,然後夾著輕輕抽了一口,任由煙霧籠罩自己的臉。

……

隨著蘭素被押出演播廳,全部記者都洶湧著跟出去,噼里啪啦的閃光燈一直捕捉著蘭素的特拍。

「羅隊長,你們會起訴蘭素嗎?」

「抱歉,涉嫌機密,無可奉告!」

「那會以什麼罪名起訴蘭素呢,可以說一下嗎?」

「羅隊長,蘭素可以保釋嗎?」

「無可奉告!」

……

「我沒做過!」被兩個警察扣在中間,蘭素扭著身子,彷彿溺水的人一樣使勁掙脫,隨著閃光燈一直沒停過地閃向她,她驚恐地瞪大了眼,尖叫道:「別,別拍。」

演播廳的大門外,一輛低調的奧迪停在門口,黑得透亮的反光玻璃,只讓車裡的人清晰地看到外面的情景。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三哥,原來你讓四哥將那記者往死里抽,就是為了逼出這個?」

看著那傳說中的「玉女」超級明星蘭素此時披著散發,小臉猙獰,被押解上警車,坐在左車窗邊的男人咧嘴一笑,陽光的男聲帶著戲謔,道,「難怪是白蘭花最佳女主角,果然名副其實,演技真的讓人膜拜到五體投地。」

坐在男人身旁的男子俊美至極,笑了笑,道,「既然她想算計我——」

「那我只能搞死她。」

在米蘭那天,蘭素一直試圖在激怒她,既然她這樣子迫不及待,那她怎麼會不如她的意?

她想死,那她就成全她。

「不過蘭素也真是夠對自己狠的,已經是超級明星了,還收買記者偷拍自己的裸照,這樣博頭條值得嗎?」

「不單單是頭條,她還想得到一個人的憐惜——」說到這裡,男子的語氣頓了頓,而後無辜地挑了挑眉,道,「以及想,把我打落十八層地獄。」

「噗,哈哈——」陽光至極的男人忍不住笑出聲來,「三哥,這樣愚蠢的人是該付出血一般的代價的!」

「所以呢,讓小四把這傢伙給我往死里弄。」

說到這裡,男子放鬆地後仰至椅背,而後似乎想起了什麼,她摸了摸下巴,道,「對了,黃八和若非好點了嗎?」

對於旁邊的人的問話,男人連臉也沒轉,就笑嘻嘻道,「有我這個曉之聖手在,三哥你放心,王八命硬得很,若非那小子還活著——」

聽到這話,俊美的男子彎了彎唇,露出了一個放心的笑靨,半晌,似乎想到了什麼,男子猶豫了一下,但好奇心還是佔了上風,道,「小六,派人查一下一個叫做雲傲越的人。」

「只許查,不許動他。」

*

《蘭素一日糊啟示錄:裸照,綁架,虐待,超級明星何以走到這一步?》

《方薇薇直播談蘭素:爆紅不是運氣,因為導演喜歡聽話的》

《北大教授:為了上位不擇手段,法律會教你做人》

……

「哼!」

裝修雅緻的走廊里,看著手機里彈出一條一條的新浪微博熱搜頭條,林躍不屑地翻了個白眼。

那天聽到在酒店的人說,蘭素居然敢大庭廣眾下恐嚇少爺,真的差點沒把他氣死。

他旗下管理的小嘍啰居然敢威脅少爺!

不用少爺吩咐,他馬上就去封殺這傢伙了,順便將她的那點破事爆給別的傳媒,沒有了風雲傳媒的庇護,這女人果然糊得比他想象中還快。

智障!

就以為和風雲傳媒幾個導演有染就可以隻手遮天,竟然敢威脅少爺,也不想想自己是什麼料。

……

當蘭素的事情鬧得天翻地覆時,裝修黑白而簡單的房間里卻一片安靜。

男人眉眼淡淡地看著偌大的LED顯示屏。

重裝軍火商 偌大的顯示里,重複地播放著一則廣告,廣告里洛晨摟著女人的腰肢,輕輕地撫著她的臉,渾身的氣息溫潤如水,她微微彎唇,道。

「只有你,才配得上冰點的愛!」

看到這裡,雲傲越長睫微微闔上,骨節修長的指尖關黑了顯示屏。

從米蘭回來后,他並沒有去過西娛,所以沒有見她。

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去見她。

究竟在怕什麼。

本官以德服人 而在風雲傳媒辦公的時候,他莫名有時會走神,走神時,居然是在想她。

她會歪著頭,雙眸微彎地對他說,「雲傲越,我覺得你可以試下為了在乎的人去努力去拚命的感覺,當你有了之後,你就不會那麼在乎理智和投資報酬率了,而是心意。」

她喝醉時,會勾著他的脖子,吻在他的眼皮上,睜著濕漉漉的眼睛,說「我想你」。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