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什麼找,等一下你都讓你兒子給搞定了。」

方文強聽了這話,真是一頭霧水,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李香蘭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攔得了方文強與兒子接觸,也知道現在方文強就是扭轉事情的關鍵,於是就說,「總之就是無論你兒子說什麼,你都不要答應。」

「你們母子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只能穿越一半 這讓方文強更想知道。

「你先答應我。」

「你不說清楚我怎麼答應你?」方文強無奈看著她。

「你……走走走……」李香蘭看到他非要問清楚,心更加煩躁,一個不順心,揮手像拍蒼蠅一樣對方文強。

方文強看她這樣子,這件事還是挺嚴重的。

到了兒子房間門,敲門進去。

「你是怎麼招惹你媽了?」整得就是更年期一樣,不講道理。

「媽還沒跟你說。」

「沒說。」

方海軍沉默了幾秒,就把他和席麗瓊的事都跟他說了。

「你爺爺是什麼態度?」

「不反對,也不同意。」

聞言,方文強大概知道他爸是怎麼想得了,就是默認了唄。

「媽就是因為這樣才更生氣,爸,你不會反對吧!」

方文強坐到了方海軍身邊去,像對待好兄弟一樣,拍了拍他肩膀,「爸整天在醫院裡忙,家裡的事都交給你媽管,而你呢,也從來不讓我跟你媽擔心過,非常懂事,這次的吧!你媽也是為了你好,想著你以後過得好一點。」

聽到這,方海軍眼中生起了內疚,不做聲低著頭,心情猶如紛亂的雜草一樣,非常糾結。

從他的表情,方文強看得出,他這個兒子是真心喜歡了席麗瓊,那女孩子他也見過,還整天聽他爸和媳婦誇獎,而席麗瓊本身發生了那樣的事,也不是她想的,是個怪可憐的孩子。

心裡嘆了口氣。

「你真要是喜歡她,我也不攔你,但你自己要想清楚,未來你能不能一直對她好,畢竟她受過一次傷了,包括她的這件事對你的前途造成的影響,這些你都有想過嗎?」

「我想過,我還是堅定我自己的內心,我想對她好,一直對她好。」

「那就行了,只要你們把你們的小日子過好了,我們當父母的就很欣慰了。」他當醫生見過那麼多的生與死,能在一起已經純屬不容易,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真心不容易,他也沒理由去攔著自己兒子尋找幸福。

「謝謝爸!」

小的時候,在他的印象里父親就是整天忙,不在家裡,而他媽媽支撐整個家,能得到他的支持,心裡有說不出的喜悅和激動。

方文強笑著,「你媽那邊,氣是陣時消不了那麼快,不過,以你媽性格也氣不了多久。」

聞言,方海軍低頭笑了,果然最了解他媽還是他爸。

「對了,這件事跟小芯扯上什麼關係?你媽現在連小芯的店子都不去幫忙了。」

「這件事要怪姐!」方海軍將那天唐小芯與他說話,而方清寧聽見的事與方文強說了一下。

「那這麼說的話,因為你和麗瓊的事,你媽還把小芯給怪上了。」

「嗯!」

「小芯還挺冤的。」

「是呀!爸你要不想想辦法,勸勸媽,小芯的店子現在沒什麼人手,麗瓊也休息了。」

方文強斜睨他,恍然大悟的表情,「說來說去,都是想著你未來媳婦。」

方海軍靦腆低頭笑了。

「行,這件事我去勸勸你媽,至於能不能把人勸成功,那我不敢保證了。」香蘭對小芯就跟對自己孩子一樣好,原本有方海軍的事已經能讓她生氣難過了,現在小芯還插手在其中,氣上加氣。

李香蘭一看方文強從方海軍房間出來時神情溫和,她心裡就知道,她兒子已經把方文強給說服了。

方文強來到她面前,剛要一開口,李香蘭舉手阻止他,「你什麼都別說,我已經知道你成功讓你兒子給說服了,你同意他們在一起,可我不同意。」

慍怒的她將面容側到另一邊,不看方文強。

「你兒子難得有喜歡的人,你就同意他們在一起唄!」

「敢情兒子不是你生的,所以你一點都不在乎你兒子以後的人生。」

這話讓方文強囧了,「什麼叫兒子不是我生的,沒我,你也生不齣兒子來。」

「方、文、強!」她還在生氣呢,他還來開玩笑說這些話。

「好好好!」方文強連忙舉手投降,「我不說這些話了。」

前妻太難追 李香蘭瞪他一眼,哼聲又轉過了頭。

「就算是你生海軍的氣,那你也沒理由生小芯的氣呀!這些事是咱兒子跟麗瓊的事,小芯站在中間也很為難呀!你試著想想,小芯要是偏向你,那就對海軍和麗瓊的不是,偏向他們又是對你的不是。」

「那她現在對我就是知情不報,偏向海軍和麗瓊,難道就對了嗎?」李香蘭氣也是因為唐小芯偏向方海軍他們去了,而對她隱瞞,如果要不是清寧告訴她,可能現在她都還一直蒙在鼓裡。

她,對小芯那就跟對自己女兒一樣,養大了,卻是這麼對她,就感覺自己熱赤赤的心被人潑了一盆冷水一樣,拔涼拔涼的。

「我沒說她對,不管她怎麼做,小芯都有錯。」方文強看見她這麼生氣,立即選擇跟她站同一條線說唐小芯的不是,唯有這樣,她的氣才消得快。

李香蘭剜了他一眼,神情似乎在控訴方文強說唐小芯的不是。

方文強連忙露出了討好的笑臉,他就知道她心裡還是捨不得真的責怪小芯,就是氣氣,等過後了,就沒什麼事了。

「其實我還聽海軍說小芯原先非常不同意在一塊的,就是後來發生了一點事情,麗瓊因為海軍受傷,差一點連命都沒了。」

「這是怎麼回事?」

當初那件事唐小芯就只說席麗瓊受傷,而並沒有把方海軍說在其中。

所以,當李香蘭聽到方文強這麼一說,就想著問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就是上一次海軍執行任務的時候,抓打劫殺人的兇手,讓對方給逃了,剛好對方將麗瓊給挾持了,麗瓊脖子上受傷,海軍說那刀疤很深,現在都還沒修復好。」

他一說,李香蘭自然也想起了前一段時間,席麗瓊受傷住院,出院了,她都還看見席麗瓊脖子上挺嚇人的刀疤。

原來這其中還牽扯到海軍的緣故。

「你兒子那個時候可嚇壞了,原本是打算將麗瓊忘記的,經歷這件事,他反而更加堅定對麗瓊的喜歡,哪怕是小芯有心阻攔他,那也得要咱兒子肯才行呀!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兒子有多固執。」

「是呀,海軍身上學的臭毛病都是遺傳你。」

方文強嘿嘿笑了,趁機說好話,「我要不是固執一點,我怎麼把你娶到手呀!」

「你……」

李香蘭嬌嗔瞥了他一眼,實在不知道該說他什麼好。

都已經是老夫老妻了,還說老掉牙的事。

「小芯那邊你也別怪她了,那孩子也是不容易,你就多疼她一點吧!」

「那你怎麼不心疼你老婆,我還讓她給氣到了呢!」

「我怎麼不心疼你了?你也知道我很忙,我一回來,還特地給你打水洗碗,你做什麼我都搭把手,這還不是心疼你嗎?」

「是呀!」李香蘭不滿翻著眼,「順便連你兒子的事都搭把手了,一進去就讓你兒子給說服了,你比爸還要容易說服。」

方文強低低笑了。

他們剛說完后,唐小芯提著水果來方家跟李香蘭道歉。

總裁我帶兒子滾啦 李香蘭要說是生氣,但經方文強在中間這麼調節了,氣也消得七七八八了,現在又看見唐小芯提著水果,可憐兮兮知道錯了的樣子過來,她這心都柔了下來,不管怎麼說,唐小芯都是她花心思養大的。

唐小芯偷偷瞄了她一眼,見她啥話也沒說,就板著臉,她都還以為李香蘭還在生氣,想著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她眼角的餘光看見了她舅舅對她眨眼神。

她立即投了一個『感激』的眼神。

然後上去,跟以前一樣,想拉著李香蘭的手撒嬌,她手剛觸及李香蘭的手,下一秒就讓李香蘭給推開。

唐小芯鍥而不捨,最終李香蘭就算是板著臉,還是讓她給挽著自己手。

「舅媽!」唐小芯糯糯撒嬌喊著:「我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吧!大表哥他自己也說了,他選擇跟你坦白的,誰知道大表姐聽到我們講的話,然後跟你說了。」

「……」

「舅媽!」

方文強在旁邊搭腔,「好了,小芯都知道錯了,你就原諒她這次吧!」

李香蘭斜瞪他一眼,似乎在怪他多事。

「舅媽,我真的錯了,你要是不理我的話,那我會很可憐的。」

「你有什麼可憐的,你都已經大人了,都會胳膊往外拐了。」

「舅媽,你是對我最好的人,我怎麼都會偏袒你,就是大表哥之前攔著我,我也是沒辦法的,你就原諒我這次吧!我下次不敢了。」唐小芯繼續撒嬌求饒。

李香蘭仍然是不出聲。

「舅媽……」唐小芯撒嬌搖著她手臂。

「行了,再搖,我可就散架了。」

「謝謝舅媽,我就知道舅媽對我最好。」這下懸挂的心,也終於著落了。

李香蘭斜睨她笑意盈盈的面容,「你先別這麼快高興,我是有條件的。」

唐小芯嘴角的笑容遽然凝了一下,她心裡很明白,她舅媽等一下會說什麼,但她還是問:「舅媽你說。」

「你讓麗瓊離開你大表哥。」

方文強一聽,這可不得了,「香蘭你也別為難小芯了。」

「我在跟小芯說話,你插什麼話呀!」

方文強悻悻摸了摸鼻子。

「舅媽不是我不幫忙,就算是我現在勸麗瓊離開大表哥,大表哥也不會放手,與其這樣折騰大表哥,那還不如……」成全他們兩個算了。

後面的話,她可不敢當著剛剛原諒她的李香蘭說出來。

唐小芯瞄到了李香蘭的面容神色開始沉下,她便立即說:「不過舅媽說的,我會盡最大能力按你說的去做,只要舅媽不心疼大表哥,我可是有很多辦法,比如給麗瓊就是介紹對象,再來讓大表哥看見,然後直接拒絕大表哥,大表哥最多也是傷心難過幾個月而已,沒事的。」

唐小芯表面上說得很輕鬆,然而,她也是說說而已,她肯定不幹這麼殘忍的事。

她就是為了喚醒她舅媽心疼大表哥的心。

一旁的方文強自然也是知道唐小芯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跟著說:「小芯這辦法不錯,反正那臭小子也不聽話,還把我媳婦給氣到了,讓他心痛幾個月也沒事。」

「你說什麼呢!」李香蘭就算是知道他們兩個這一唱一和,那都是為了讓她同意,不拆散他兒子和麗瓊,而她終究還是心疼自己兒子,不忍心再逼唐小芯這麼做了。

「你今天很閑嗎?你不是說今天要看書的嗎?還站在這裡做什麼?難道等我哄你嗎?」

「好好好,你們先聊。」方文強從她剛才的語氣,就已經知道了,她不會下狠心拆散兒子和麗瓊,那他就放心了。

同樣,唐小芯也是知道了李香蘭的心思,她很聰明,立即跟李香蘭保證,「舅媽,我是站在你這邊的,至於麗瓊和大表哥的事,你點不點頭,我都不會過問,我保證。」

「行了,我還不知道你呀!背過身去,就心疼你堂妹。」

「舅媽,我心疼她,是沒錯,但我也要尊重你,她跟舅媽相比較起來,我還是聽舅媽的話。」

李香蘭斜看她一眼,唐小芯在想什麼,她心裡還是知道的,但是,真要她同意了席麗瓊和自己兒子在一起,那她真做不到,但也做不到狠下心,讓自己兒子為了席麗瓊要死不活幾個月,那真真是拿刀子剜了她的心。

「你大表哥的事,什麼時候解決了,我就什麼時候到你店裡去,現在你先回去吧! 名門獨寵,撩你不犯法 店裡忙,你待久了,也不好。」

這是李香蘭最後給唐小芯的話。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唐小芯從方家回來,柳小玉第一次時間就是上去問她事情怎麼樣了。

「舅媽原諒是原諒我了,不過就是……」唐小芯將李香蘭對她說的話,大概跟柳小玉說了一下。

柳小玉原本還是挺擔心的,現在這麼一聽,鬆了口氣的表情,笑說,「你舅媽現在已經算是原諒你了,至於來不來店裡,那也得要她心裡那一關過了,你別想太多了,你換個想法,就當是給你舅媽放假唄。」

「我懂,舅媽原諒我,就算是不來我這裡幫忙,都沒關係,只要她不氣了就行。」唐小芯看了一眼站在灶台前,不出聲也不幹活,就只豎起耳朵聽她們談話的方清寧,她俯身小聲在柳小玉耳邊說:「只要我舅媽讓麗瓊和我大表哥在一起,才是萬事大吉。」

「那也不能太著急了。」

唐小芯:「呃!」現在就是看大表哥的了。

沒過多久,方清寧就說要回一趟方家看女兒去。

唐小芯也沒攔著,就讓她回去了。

「你這個表姐回去應該是不只是看女兒吧!」柳小玉望著方清寧漸漸遠去的背影,轉問唐小芯。

唐小芯也望著方清寧離去的背影,她這個大表姐從昨天她們兩個起的爭執來看,對麗瓊和大表哥的事,非常反感,也非常反對,聽到她說舅媽已經原諒了她,現在回去恐怕就是去找舅媽,為的就是從中下絆子。

算了,她都懶得去搭理方清寧。

顧大鳳趁店裡沒什麼人就過來總店這邊,彙報了一下店裡這兩天的情況,她還說:「鍾金水很可疑,他最近也不知道從哪弄來的資金,不然店子也不會支撐得了,而鍾金水也給一群小混混一筆錢,那一群小混混經常進出鍾家滷味店。」

「你是想說鍾金水接下來是有動靜,要對付我們?」

「我覺得應該是。」

唐小芯食指輕輕咬著,陷入了沉思,她知道流言蜚語是由任曉萍傳的,就不知道這過程是誰幫著任曉萍傳,流言蜚語哪是一傳出來,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傳得這麼快,這附近的人都知道。

而鍾金水又一下子錢多了起來,也不知道這兩者之間有沒有關係。

「你說,鍾金水的錢從哪來,我們有沒有機會套出是誰借給她的?」唐小芯知道顧大鳳精明的性子,做事情絕對是可以放心,所以,她才這麼問顧大鳳。

「這個簡單,鍾金水不是跟那些小混混熟嗎?再私底下請那些小混混喝一頓酒,一問不就知道了。」

唐小芯眼中溢出了喜悅,果然不愧是她看上的人,「這件事要記得問得隱晦一點,別讓鍾金水起了什麼懷疑。」從而驚擾到了任曉萍。

「小芯你放心,這一點小事情,我還是辦得好。」

「麻煩你了!」

「說什麼話呢!」顧大鳳樂著,「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的。」

……

方家

方清寧一回家就氣呼呼不管自己是女兒的身份,直接帶著訓斥的語氣說起李香蘭,「媽,不是我說你呀!你不要忘了,麗瓊和海軍的事都是小芯一手促成的,你現在就這麼輕易原諒她了,那是不是意味著你馬上就要接受麗瓊成為我們家的人了?」

「媽!麗瓊那樣的一隻破鞋,我們家海軍接收了之後,這不是存心讓左右隔壁鄰居笑話我們嗎?」

「清寧你說話好歹也要給自己留一點口德,誰都不想發生這樣的事。」

方清寧情緒極其激動,雙眸略微扭曲盯著李香蘭看,「那你是要同情她了?海軍可是我們家唯一的男丁,你就任由他這麼處置他自己的終身大事了?」

「我不答應又如何,你爸和你爺爺都已經答應他了。」

「你們……」方清寧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非常失望看著李香蘭,欲言又止,最後索性不說了,氣呼呼甩手,轉身跑出方家。

唐小芯一看見方清寧那臭著的臉色,她心裡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也不出聲。

兩天後。

唐小芯覺得店裡的生意有些問題,東西賣出去這麼多,錢不對數。

上一次也是如此,這兩天也是如此。

而她相信柳小玉不是那種手腳不幹凈的人,至於方清寧的話,小的時候,可沒少偷她糖果吃,後來讓她發現,還會不承認。

當然,這都是小的時候的事,也不能拿來現在講。

心裡苦惱之下,她就跟柳小玉說了這件事。

她一說完,她就發現柳小玉的神色不對勁。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