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我只是忽然想去而已,你要我說幾次。」海砂低著頭微合上一雙眼眸沒好氣:「我真的不記得那天的心情還有穿去的衣服。」自己去哪他也要管得這麼詳細嗎就算是搜查也未免太。。。這完全是沒有用的線索自己才不想什麼都一一如實的回答海砂攤開一雙手看著L反問:「沒有理由的話海砂就不能去青山逛逛嗎?」

「而從青山回來之後就知道了一見鍾情的月的名字嗎?」

「是。」海砂雙手叉腰上前一步看著L沒好氣。

「是怎麼知道名字的連自己也不知道?」

「就是。」

「那如果月是基拉的話你會怎麼想呢?」

「如果月是基拉的話。。。」海砂一怔。

「是的。」L點點頭看著海砂準備時刻留意她的神態。

「唰——」

海砂退後一步一把抱緊陳天明的手臂小腦袋倚靠上他的臂膀笑道:「最好不過了。」

「海砂一直在感謝給予殺了父母的強盜制裁的基拉,如果月是基拉的話,就會更加更加的喜歡月。」

「雖然現在也已經是喜歡得無法再喜歡了。」

海砂將腦袋擦著陳天明臂膀之餘白了L一眼吐了吐舌頭。

「那可是基拉哦,說要喜歡基拉。」L提示道:「你一點不害怕嗎?」

「月是基拉的話吧那完全不可怕啊。」海砂微笑著彎起一雙月眉:「何況海砂還是支持基拉的,哪會害怕反而會想如何能幫到他。」

L看著得意的海砂不住沉著張臉雖然你好像只是妨礙他而沒什麼能幫到他。

「但是這樣的話,第二基拉是海砂就沒錯了。」L瞥了海砂一眼此刻好似重新打探般的無奈:「但是太沒有錯誤了反而不想這樣推理了。」

「不要這樣想就對了,因為海砂不是基拉。」海砂吐著舌頭做出一個鬼臉。

L沒有理會海砂的鬼臉淡淡道:「總之海砂要被監視要出去的時候用內線電話聯絡這房間。」

「補充:不管私人還是工作今後松田就作為海砂經理人一直一起行動。」

松田伸手無奈地對視海砂投來的幽怨目光打上個招呼。

「我沒對他們說是警察,絕對不要自己暴露了。」

「這個大叔是經理人啊不要嘛。」海砂只是微微瞥了松田一眼便嘟起一張小嘴巴。

「什麼啊我到底哪裡不好啊海砂!!」松田指著自己張大嘴巴甚是激動得攤開手心。

「啪——」

相澤終是忍受不住,一巴掌拍上桌面看著海砂大聲道:「什麼約會KISS海砂,給我適可而止!」

「這可是基拉事件啊給我認真點干!」

「對不起。」

「我知道你在認真干。」相澤走上前伸手指向左邊經臨時打掃的房間:「彌,你回去自己房間。」

「不是咦等等——」

「進去!」相澤不等海砂說完便粗暴地拽著她往房間里塞,海砂趁著相澤不注意推開門探出個腦門朝訝異的陳天明補充道:「月,就算是三個人也要來約會哦!」

「進去啊!」

「哐鐺!」

相澤按上海砂的腦門屆時不住重重地關上房門。

「月,你和彌是認真的嗎?」待得海砂進門,L問道。

「不,就像剛才說的是她單方面。」陳天明微合上一雙眼眸。

「那能請月像真的一樣做下去嗎?」L瞥了陳天明一眼注意到他嘴角泛過的一絲疑惑補充道:「彌和第二基拉有關係是從錄像帶可以肯定的,而她愛著月。」

「你叫我和她變親密,搜索第二基拉嗎?」陳天明一怔。

「是的。」L點點頭:「我想月應該能做到,而且從彌身上找到突破口,也是能釋放你們二人的重要理由。」

「龍崎。」陳天明頓了頓眼眸驀然肅穆:「就算是為了解決基拉事件要我利用女性的那種感情,我做不到,不好意思請你明白,我是無法原諒侮辱人的好意的,那是值得憎恨的行為。」

L看著陳天明沒有說話內心卻是心潮起伏果然有點奇怪,只能認為他性格變了。

這種事情能靠演技做到嗎? 這樣一來就不單該考慮海砂是被基拉控制了L陷入沉思「夜神月。」

「怎麼了?」陳天明一怔。

「不,月是正確的。」L瞥了陳天明一眼頓了頓道:「但是搜查的秘密請你不要泄露給她,如果月能答應我我會感謝。」

「龍崎,幾天就改變酒店的現在這種情況。」陳天明眼眸微微閃爍:「有什麼不變的嗎?」

「我也一直想那麼做。」L拉扯著L走上前因為手銬的關係自己移動也必須要陳天明跟著移動,「所以和夜神見面,決定要搜查的時候開始,已經開始建設了。」L坐上桌椅前瞥了銀幕一眼以極快的速度「啪啪」敲擊著鍵盤,「還有幾天就完成了,就是這個。」

一棟高樓大廈浮現眼帘陳天明瞪大雙眼。

「地上23層地下2層,樓頂從外部是看不到的上面有兩架直升機。」L解釋道。

「厲害啊。」

「大家請盡量在這裡生活。」L補充道:「就算增加搜查員,這裡也能容納多達60人,只要給海砂一層的話就沒意見了吧。」

「但是真的好厲害啊能做到這步。」陳天明手托著下巴屆時道:「我說啊龍崎,那資金是從哪裡搞來的?」

「就是說我無論如何都想解決這個事件,就是這樣。」L回道。

「這不算答案。」相澤腦袋劃過一道寒汗看著L微眯著雙眼搖擺著手臂。

「是啊大量殺人是當然的。」陳天明頓了頓,道:「讓父親和我受到這種待遇的基拉,我是絕對無法原諒的,無論怎麼做都想解決。」

「做什麼都可以的話。」L微瞥陳天明一眼:「那就親近海砂去搜查啊。」

「那我做不到,違反人道。」陳天明微合上一雙眼眸。

「是嗎真遺憾啊。」L搖搖腦袋。

「我也越來越有幹勁了。」相澤攥緊著雙拳嘴角上揚。

「龍崎,夜神先生,月。」相澤瞥了陳天明等人一眼接道:「無論如何也讓我們一起抓住基拉吧。」

「那個。。。好像沒有我的名字!!」松田一指自己有些納悶別無視自己啊這些人。

………

一座金碧輝煌的大廳,

數十人圍坐一圓桌旁,正襟危坐,驀然坐立中央的那人出聲,瞥了四周眾人一眼道:

「人齊了嘛?那麼開始制定會議」

「為了我們尤次巴集團的進一步飛躍,為了讓它成為世界最大的企業。。。」

「我們要殺誰?」一個光頭男戴著一副橢圓的銀白眼鏡框神色甚是肅穆問道。

「每星期都要殺個人還真是辛苦啊。」屆時一個金髮男子頓了頓接道:「但是基拉為何不止制裁惡人連殺人都開始做了呢。」

「鷹橋你還沒察覺嗎?」數人瞥了金髮男子一眼,提示道:

「對基拉來說這肯定是有好處的。」

「對基拉來說有好處?」鷹橋一怔:「你是說基拉開始做殺手了嗎火口?」

「我想你還是安靜點好,太傻的話你會被殺。」火口微微瞥了鷹橋一眼眼眸中夾雜著一絲看不起與戲謔。

「在這裡的8個人大家都很年輕。」一個長發飄逸五官端正的男子注意到眾人投來的目光接道:「是被說將來能競爭社長的成員,而現在,從這會議開始以來,工資就成了別的社員的數倍。」

「基拉竟然會幫助一個企業真是古怪無論怎麼想,這8個人中的某人肯定是基拉吧?」火口瞥了眾人一眼接道:「那,回到正題吧。」

「有人提議嗎?」火口問道:「為了我們的利益,應該殺誰?」

八人中,萊姆看著八人商討著會議人類這種生物,真是醜陋。

……….

「吱呀——」

一輛轎車停在高樓大廈的地下室,相澤搖下車窗,看著窗外的精密裝置不住手身上輸入一連串密碼后指紋解鎖,甚是再加上紅外線瞳孔掃描。

「唰——」

封閉的大門驀然出現一道亮光漸漸敞開,相澤不猶豫,將車駛入其中。

「滴——」

下車進入這內部的相澤瞥了眼前電梯一眼上面顯示一個紅色的叉遲遲不開門這是怎麼了,自己現在本來就是這的成員怎麼會不通過了?!

「啊,還沒拿下這條皮帶。」相澤驀然醒悟,伸手將皮帶放入身側的諸多抽屜中的一個。

「滴-——」

又是一紅色叉叉自頭頂浮現,相澤崩潰。

大廈內部,

瓦塔利瞥了銀幕監控內相澤一眼端起一茶托放在嘴邊淺淺飲上一口微合上一雙眼眸:「只能要您適應這裡的安全措施呢。」

「唰——」相澤拋掉長褲攤開雙手不住喃喃出聲:「這樣如何?」

……..

「怎麼了你額頭上?」松田瞥了進門穿著一個短褲衩不,應該說是手心拽著一條長褲的相澤一眼面色微變。

「和老婆吵了一架,孩子還小說容易花心。」相澤饒饒腦袋哈哈笑著沒當一回事。

局長眼眸閃出肅穆瞥了相澤一眼不住微合上一雙眼眸:「你還是回家好。」

「真可惜啊。」松田看著四周頓了頓道:「這房間很厲害呢,能把家搬到這裡來就好了。」

相澤臉頰上抹過為難:「不要把我和你這樣輕鬆的獨身傢伙混為一談,龍崎呢?」

「約會,在海砂海砂的房間,和月三人一起。」松田拿捏出一個遙控器對準眼前巨大銀幕按下一個黑色按鈕。

「看,這銀幕。。。」

「滋——」

畫面閃爍內部三人正在一起喝著茶吃著東西。

「監控器?」相澤一怔這不就是在監控他們嗎表面上說是讓他們一同加入搜查其實到頭來還是一點不信任他們啊。

「考慮到彌和第二基拉有關係的話,那也是沒辦法的吧。」局長頓了頓道:「但是松田,別叫她海砂海砂。」

「是的。」

……..

「這樣,根本沒有約會的感覺。」海砂手撐著腦袋看著L如果眼神可以殺人估計L已經死上幾千次了這個大電燈泡好礙事的。

「請無視我的存在吧。」L挺有自知之明,看著海砂投來的幽怨目光一邊吃著放入嘴中的小餅乾「嘎吱嘎吱」咀嚼著一邊淡淡道。

「我說,你不吃嗎?」L一指桌面上的巧克力啊,餅乾啊,蛋糕啊之類的食品,眼眸閃出疑惑。

「吃甜的東西會長胖我正在自製。」海砂白了L一眼。

「就算吃甜的東西只要用腦的話就不會胖。」L也白了海砂一眼覺得不夠形象自己伸手放在腦門上示意一波。

「什麼啊又拿海砂來開玩笑!」海砂腦袋靠前看著L問道:「那我給你蛋糕以及巧克力以及這些全部的甜食好了能讓我和月兩人獨處嗎?」「啊這是什麼?!」陳天明一覺睡醒來只覺眼前一花,有無數的高亮充斥他的眼,他思緒萬千,明白原來是在做夢。

工作了,該上班了,陳天明點點頭,邁向現實這本書是在沒有被通知的情況下就被趕鴨子上架了的,我也很無奈,抱歉了甚至到之前為止我都不知道收費了,然後現在我就知道了,我被趕鴨子上架了

然後我就知道了,上架了就必定會人來噴我~沒關係,願意繼續留下的讀者,就接看吧這樣我也會有寫下去的動力,不願留下來消費那一個月一桶速食麵錢的讀者,也不強求,畢竟大家賺錢都不容易

話畢,記得給趕鴨子了,那麼還是厚著臉皮求個首訂,你的支持是對作者最大的鼓勵,感激不盡,好了就說這麼多,大家生活都不易,都有需要被鼓勵的時候

只是方式不同 L冷瞥陳天明一眼:「比起說我的推理錯了,月等於基拉,彌海砂等於第二基拉這樣處理也解決不了事件,所以有點失落。」

「作為人類那樣不行嗎?」

「不行呢。」陳天明爬起身眼眸閃出肅穆瞥了L一眼:「你的說法就像我不是基拉你就無法接受。」

「月不是基拉我無法接受可能真是這樣。」L看著陳天明眼眸為微閃爍:「剛才才發現,我很想月是基拉。」

「啪——」陳天明攥緊拳頭砸上L的腦門,「一下,還一下!」

「我可是很強的哦。」L一腳踹上陳天明的下巴。

………

「聯絡房間阻止他們吧。」監控室,松田眼眸閃出關切瞥了局長一眼提示道。

「你這傢伙給我。。。」

「滴滴滴——」L手拿捏起撥通的黑色座機放在耳邊:「喂,是我。」

「龍崎,聽我說啊。」

松田頓了頓道:「海砂海砂在&&&18&&&;的讀者人氣投票中得了第一。」

「是那樣嗎?」L一怔。

「就是說已經決定是西中導演下部作品的女主角了。。。」

「哐鐺!」

L將座機電話一巴掌拍飛令得陳天明面色微變:「怎麼了?」

「松田一向的發傻。」L頓了頓忘了自己處在監控中喃喃自語:「松田是天生的嗎。」松田看著監控下砸飛座機電話的L面部一顫一顫的,「我聽得到哦。」

………

二月後,

陳天明「啪啪」敲擊著鍵盤看著電腦銀幕餘光在閑暇之餘瞥了身側L背對自己反著蹲上椅子的L一眼:「龍崎我知道你沒幹勁不好意思,能過來一下嗎,仔細看看這個吧,有點傾斜吧。」

「什麼——」L一怔驀然抬眼瞥見電腦銀幕中一列名單。

「三個人都是日本的代表性企業中的重要人物。」察覺到L將腦袋湊了過來陳天明一指銀幕解釋道。

電腦銀幕顯示:田三八

青井

森午

「而那三人都是心臟麻痹而死而結果就是尤次巴的股票上揚其餘的公司下落。」陳天明頓了頓接道:「就是說對尤次巴有利,如果詳細調查的話,在這三個月里有13件,你怎樣想,我覺得只能認為基拉在偏向尤次巴。」目視L明顯臉色變化甚是在顫動不可思議的模樣,陳天明問道。

「但是如果真是這樣,這基拉的真正目的就不是殺惡人。」L看著銀幕上股票與名單不住出聲:「以制裁惡人為掩飾,可以認為是為了公司的利益而殺人。」

「如何,有點幹勁了嗎?」

死亡筆錄18:死神不會依附筆記的借有者,死神只依附所有者。

而且借有筆記的人不能進行死神之眼的交易

借出筆記的時候所有者若死去,所有權就會自動轉移到當時筆記在手的人

「但是能這麼一點不被懷疑的順利進行,真有趣啊。」八人端坐一金碧輝煌的房間,正襟危坐般地召開會議。

「尤次巴的利益和股票都不起眼的增加著,全部數值都如我們的計算,」

「只是,我有一點擔心。」一個銀髮男子瞥了眾七人一眼眼眸閃出擔憂:「上星期我們決定殺掉的3人為什麼全部都是心臟麻痹而死,其中一人應該是決定要死於事故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