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送送你。」

「不用了。」

婉拒了楊老師,容子澈對司機說,「去這個地方。」

「是。」

……

方華鎮就在A市的郊區,一來一回也就不到三個小時。容子澈趕到方華鎮,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他直接問了當地的一個老婆婆,找到了容月兒叔叔的住址。

可到了地方,他這才發現,這一家人都已經搬走了。

問了附近的鄰居,得知在兩年前,這家的兒子大學畢業,把二老接去了帝都。

容子澈立刻問清楚餓了具體的情況,然後打電話給帝都那邊的朋友,讓他們幫忙找人。 第1511章如意卷:人小鬼大

折騰了一天,回到醫院,容子澈剛推開門,護士長抬手放到嘴邊,輕輕的做了個許『噓』的動作,然後指了指床上。容子澈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窩在溫如意身邊的容月兒。

小丫頭睡的正熟,不知道夢到了什麼好吃的,時不時的砸吧自己的嘴。

容子澈只覺得自己辛苦了一下午的疲勞瞬間消除了。

「容先生,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出去了。」護士長輕聲說。

「辛苦你了,去休息吧。」容子澈說完,踱步到床邊,輕輕的摸了摸月兒的腦袋,心裡充滿了不舍。打從見到她第一眼起,他就覺得這小丫頭跟自己很投緣,後來相處下來,他是實打實的把她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來看待。

現在好不容易培養出感情了,月兒也拿他當親爸爸看,他怎麼捨得把她拱手讓給別人?

甭說那人是月兒的親媽,哪怕天王老子來了,他也不樂意。

容子澈眼裡閃過一抹堅定,扭頭問傭人:「月兒吃過晚餐了嗎?」

「小小姐說,想等你回來一起吃飯呢。沒想到等到了她睡著,先生才回來。」

「嗯,那準備點飯菜吧,等下月兒醒了,我跟她一起吃。」

「好。」

飯菜都是家裡做好再放在保溫食盒裡送過來,所以傭人只要擺盤端進來就成。沒多會兒,所有的吃食都準備好了,容子澈看著時間已經到了晚上七點鐘,讓月兒再睡下去,只怕小丫頭晚上要睡不著了,走到床邊喚醒月兒。

容月兒睡的正香,被人打擾到,不滿的哼哼了兩聲,容子澈笑著捏住她的鼻子,寵溺的說:「月兒小公主,是爸爸呀!再不醒來,那可就沒晚餐吃咯。」

聽到他的聲音,容月兒刷的睜開了眼睛。

小手摸了摸他,確定眼前的人真的是他,高興的抱怨:「爸爸,你怎麼那麼晚才回來呀,你不是答應我,很快就回來嗎?」

「有點事情耽擱了,來,下來,咱們一起吃飯。」

容子澈把小丫頭放到了地上。

容月兒聞著飯香,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爸爸,媽媽不跟我們一起吃飯嗎?」

「媽媽還在睡覺覺,等她醒來,才能跟我們一起吃飯。現在,我們兩個先吃飯。」

「哦!」容月兒拿起小一號的筷子,又問:「那媽媽一直睡覺,不吃飯,不會肚子餓嗎?」每次她睡覺醒來,都會很餓很餓呢。

「不會,媽媽有輸營養液。看到沒,就那個透明的小管子,會供給媽媽營養。」容子澈耐心的解釋。

容月兒點了點頭,張嘴還想問問題。

容子澈夾起一隻水晶蝦餃,放到她的嘴巴里:「食不言,寢不語。不許再問了,聽到沒有?」

「唔……唔……唔……」

容月兒含糊的說了句話,張大嘴巴,用力的嚼了嚼餃子吞咽了下去。

……

吃過飯後,容子澈給溫如意擦身子,倒尿盆,又給她仔仔細細的按摩了一個小時,一通忙活下來,額頭上冒出了一層密密的汗。容月兒拿著紙巾,擦去他額頭的汗水,說:「月兒要快點長大,等月兒長大了,幫爸爸一起照顧媽媽,爸爸就不會那麼辛苦了。」

「爸爸不辛苦,只要有媽媽和月兒陪著,爸爸一點都感覺不到辛苦。」

容子澈幫溫如意掖好了被子,對月兒說:「晚上,媽媽一個人睡覺會害怕,所以爸爸要陪著她,月兒,你回家睡覺,明天再過來,好不好?」

婚色蕩漾:別樣情深慕先生! 「不好,我想陪著爸爸媽媽一起。」

容月兒雀躍的臉上瞬間布滿了不高興,嘟著嘴巴不肯答應。

容子澈說:「醫院這邊細菌和病毒多,小孩子免疫力低,你一直待在這邊會生病的。聽爸爸的話,乖乖的跟著傭人阿姨一起回去,等改天爸爸給你買玩具。」

「我不要……」見他伸過來手,容月兒往後一躲,抱住了溫如意的胳膊,不肯放開,「爸爸,你別趕我走,我害怕,我想跟你和媽媽在一起,你讓我留在這裡,行不行嘛?」

說著話,她圓溜溜的小眼一眨吧,淚水頓時流了下來。

容子澈最見不得女人哭,以前是自己老媽,之後是如意,現在又多了一個月兒。這三個女人都是他的剋星。

心疼的要死,他態度也沒那麼堅定了,妥協道:「好吧,不過只許今晚待在這,明天必須回家裡住,聽到了嗎?」

「聽到了。」

容月兒立刻收住了眼淚,笑眯眯的回答。

這小丫頭,果然在詐自己。

容子澈滿是無奈,抬手擦去她眼睫毛上掛的淚珠說,「趕緊下來,讓陳阿姨幫你洗澡,渾身臭烘烘的,別把你媽給熏著了。」

「爸爸才臭烘烘呢,我跟媽媽都是香噴噴的!」

容月兒跳下床,朝著用人跑過去。

容子澈假裝生氣,追著她跑了幾步,嚇得小丫頭蹬蹬的往浴室里跑。

「嘭!」

浴室的門被關上,容子澈臉上的笑容迅速的褪去,轉身回到病床前,握住了溫如意的手,低聲說:「如意,你看我們的女兒多可愛,你難道不想睜開眼睛看看她嗎?趕緊醒來吧……」

「滴……滴……」

儀器有條不紊的響著,溫如意始終一動也不動。

總裁的小野貓 容子澈長長的出了口氣,抬頭望了眼天花板,眼裡滿是無奈。

……

凌晨六點多,容月兒醒過來,穿著拖鞋滿屋子亂跑。容子澈打從照顧溫如意,就不敢沉睡,生怕自己睡熟了發生什麼事,自己沒察覺。這會兒,聽到小丫頭的腳步聲,立刻睜開了眼睛。

「月兒,你起來那麼早幹嘛?」

「爸爸,我在玩呀,你要不要一起?」容月兒眨巴著大眼睛說。

容子澈當然對小孩子的遊戲沒多大興趣了,毫不猶豫的拒絕了。躺回床上,還想再睡一會兒,可困意被驚擾了怎麼也睡不著。乾脆起來洗漱了一番,開始進行工作。

一大一小兩個人都十分投入,互不干擾。

等到中午十一點鐘,容月兒才跑到容子澈跟前,眼巴巴的說:「爸爸,我餓了。」

「好,我們的小公主餓了,那就開始吃飯吧。」

容子澈把電腦放下,起身準備吃飯時,放在兜里的手機卻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他掏出來看到是警察局那邊打來的電話,神色不由得一僵,隨即對容月兒說,「月兒,你自己去跟陳阿姨說要吃飯,爸爸要接一個電話。」

「爸爸,什麼電話,比吃飯還重要嗎?你就不能吃完飯,再開始辦公嗎?」

容月兒掐著腰,十足的管家婆姿態。

這完全是之前容子澈酗酒,不好好吃飯,她才盯的那麼緊,唯恐他不好好吃飯,傷到了自己的胃。

容子澈耐著脾氣說:「對,很重要的事情,不過幾分鐘就好。你先去吃飯,我等下就過去,好不好?」

「真的只有幾分鐘?」

容月兒不相信。

容子澈點頭:「我保證只有幾分鐘。」

「那我等著爸爸好了。」容月兒轉身回到沙發上,手支撐著沙發,兩條小短腿不停地晃動。

容子澈鬱悶。

這警察局的電話肯定不能讓小丫頭聽到,於是說:「那我去外面打電話,很快就回來。」

容月兒擔心他偷偷溜了,說:「不行,爸爸,你就得在房間里接聽電話。」

「好吧,那我去衛生間總成了吧?」

「可以。」

容月兒點頭。

容子澈只好鑽進衛生間接聽電話。

關好了門,確定外面的小丫頭聽不到聲音了,這按了接聽鍵:「喂,進展怎麼樣?」

「DNA對比結果已經做出來了,容小姐與杜筱染的確是母女關係。容先生,如果按照現在的情況,你們必須把容小姐歸還給杜筱染了。」

「歸還給她?憑什麼給她?憑DNA鑒定結果和她的一面之詞?警察同志,我尊重你們的工作,一直對你們客客氣氣的,可現在你們辦事這麼糊塗,我不得不說兩句了。月兒現在已經九歲了,按照杜筱染的說法,月兒被送出去了八年,這整整的八年時間裡,她都沒找到,偏偏在我們容家收養月兒后不久,她就找上門來了,我懷疑,杜筱染是聽到了風聲,故意來討要孩子,趁機勒索容家的。:

「還有,杜筱染的說法,目前還沒印證,誰知道她當初是真的不知情,還是故意夥同丈夫遺棄孩子的?咱們國家,現在重男輕女的風氣也不是沒有,他們遺棄孩子完全有可能。若是真的這樣,他們不止沒資格要回月兒,還要被判刑。綜合這些考慮,在調查清楚月兒被遺棄的事情之前,我絕不會把月兒交到她手上。」

容子澈憋著一肚子火,說話沒有任何客氣,一口氣說完,冷聲道:「我要你們儘快查出事情的前因後果,哪怕只是存在一點疑點,我都不會把月兒交出去。」

「是,容先生,是我們考慮不周,現在我們立刻去調查這個情況。」

電話那頭的警察,早就被容子澈的語氣嚇壞了,畢恭畢敬的回道。

「嗯,我等著你們的消息。」

掛斷了電話,容子澈的氣息依然不穩。

緊緊地握住手機,在衛生間里待了好一會兒,這才走了出去。 第1512章如意卷:搶奪女兒之戰

證實了杜筱染的確是容月兒的母親,警察局就沒有任何理由再拘留她了。不過把她放出來之前,警察局的人還是再三叮囑了她,「目前,我們無法確定當初容月兒是被你遺棄的,還是真如你所說,是你丈夫一人偷偷做的這事。所以在我們調查清楚事情真相之前,你不能去偷偷把孩子帶走,也不能未經容家的允許,私自去見孩子,否則我們會依法拘留你,你懂嗎?」

「我懂,謝謝警官。」

杜筱染態度端正。

警察上前解開了她的手銬。

從警察局裡出來,杜筱染先去了房屋租借中心,讓他們幫自己租一套房子,而且離容家越近越好。

租借忠心的人表示,那個地段房價比較貴。

杜筱染說:「我不在乎價格,我只想儘快找到房子。你們幫我安排吧,等安排好了,記得通知我一聲。這些錢是我的定金,你們先收著,不夠的話,我會再準備。」

房屋租借中心看她拿出來的錢,不由得愕然。

竟然是整整一萬!

按照他們租借中心的規矩,一般定金是租客期望租房價格的十分之一。

這杜女士竟然這麼有錢!

既然是大金主,那辦事的效率自然而然就提升了上來,當天下午,租房中心的人就給杜筱染介紹了兩三處房子。最後,杜筱染看中了容家老宅旁邊的一處公寓,小區是高檔公寓,進進出出的都有很嚴格的保安措施,附近的配套生活設施都很完善,最重要的是,步行離容家也不過短短五分鐘腳程。

杜筱染很滿意,當即和房屋主,簽訂了半年的協議。

醫妾 住所的問題解決了,杜筱染開始計劃要回女兒的事情。

她一個外來人,自然沒辦法跟地頭蛇容子澈做明面上的抗衡,但她有最重要的王牌,那就是自己是月兒的親生母親。母女天生的血緣關係很奇妙,很少有人能抗拒得了,之前月兒那麼排斥她,那是因為她們分別得時間太久,但現在不同了,她來到了月兒身邊。

只要自己耐心陪著月兒,那假以時日,月兒情感的天平一定會漸漸的歪向自己。

杜筱染深思熟慮后,走到容家門口,對警衛說:「我想跟容子澈談一下,你們能幫我通融一下嗎?」

「容先生不在。」

警衛冷漠的回答。

「那請問他什麼時候在?」杜筱染問。

「不知道。」

又問了幾個問題,警衛都回答的滴水不漏,杜筱染漸漸的也看出來了,這容子澈擺明了是吩咐了容家的人,不許跟她透露消息。問破了嘴皮子,她也不會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杜筱染索性不再問了,找了個塊樹蔭的地方,等著容子澈。

一天等不來,她就每天都來。

總有一天會等到。

抱著這樣的想法,她從早上六點鐘,一直等到晚上十一點鐘,才回自己租住的地方。

接連三四天都這樣,漸漸的她的臉色開始難看了起來。容管家看事情不對,趕忙給容子澈打電話請示,「先生,現在這姓杜的天天堵在我們容家門口,可怎麼辦?」

「我不是說了嗎?別理會她。等她實在找不到人了,自然而然就會離開。」

「可是,先生,我看她臉色不怎麼好,萬一暈倒在我們這,或者乾脆死在了這……不是又給我們容家招惹上麻煩了嗎?」

容子澈聞言沉默了下來。

管家的顧慮也不無道理。這杜筱染不吭不響的堵在容家門口沒什麼事,可她若是有什麼隱疾,死在了家門口,那傳出去對容家的名聲也不怎麼好:「你再觀察她幾天,她如果真的昏倒了,那就把人送到醫院。」

「是。」

而就在容管家剛把這話說出去沒多久,杜筱染就在炎炎夏日的中午,噗通一聲栽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了。

把人送到醫院進行搶救,偏偏她不肯進診室,死死地扒住門口,說:「我不要檢查,我要去容家,我要見我的囡囡。」

她不肯讓人檢查,醫生也沒辦法,只好把她放開。

杜筱染又重新回到了容家門口。

折騰了這麼久,她臉色蒼白的跟紙一樣,身體也搖搖欲墜,咬著牙堅守的模樣,讓人止不住的心酸。容家的傭人聽說了這事,不少人都在暗地裡議論,說容子澈心狠,連月兒的親媽都能這麼對待,也不怕將來月兒長大了知道了這事,在心裡怨恨他。

容管家偶然聽到了傭人說這話,氣的把嚼舌根子的都解僱了。

但能堵得住容家人的嘴,卻堵不住外面那些人的嘴。

沒多久,這事就被傳的沸沸揚揚的,說是容子澈仗勢欺人,扣押著別人的親生女兒不肯放。

一時間對容子澈不利的說法喧囂塵上,並且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

葉簡汐和唐瀟瀟一起去逛街時,碰到幾位熟知的太太,從他們口中,偶然得知了容家正在經歷的事情,回到家就把這事跟慕洛琛說了。

慕洛琛有些訝異。

這幾天,他都在忙著重新組建慕氏集團的事情,沒怎麼跟子澈聯繫,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而且,子澈也沒跟他提過。

「我怎麼覺得這事情那麼不對勁呢?」葉簡汐托著下巴,坐在沙發上,拿車厘子逗著蓁蓁玩,小丫頭最近特別愛吃這個水果,一天能吃下一斤,不過害怕她吃撐了肚子,對胃不好,她都是限量的,「這杜筱染,按道理說初來A市,無依無靠的,應該翻不起什麼大風浪。可你看,這離事情發生才幾天時間,對她有利的言論就開始在大街小巷散播,這不是有鬼嗎?」

至尊狂神 「可她這麼做,圖的什麼?為了一個失散八年的女兒嗎?」

葉簡汐嘟嘟囔囔了好半晌,抬眸看向慕洛琛,「我說,你都不關心子澈和如意嗎?」

「我當然關心,可這事既然子澈沒跟我提,那說明他不需要我的幫助,我也用不著非攙和一腳。」慕洛琛把蓁蓁抱在懷裡,拿濕紙巾擦去她臉上的口水和嫣紅的櫻桃漬,笑著說:「蓁蓁,你這兩天可是又胖了不少,小丫頭,該減減肥了。」

慕蓁蓁張了張嘴巴,不滿的說:「爸爸才要減肥呢,咱瘦著呢。」

這一句話,惹得慕洛琛輕笑出聲。

葉簡汐在一旁看著兩父女互動,忍不住想起了失散的菁菁,忽然就有些理解了,杜筱染為什麼那麼執著。

自己丟了女兒,別說八年的時間,哪怕一輩子都不會釋懷。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