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你肯定能回去的!」青鸞開口說道。

對於林楠,她突然間有著莫名的相信。

林楠笑著點頭,無論如何,至少眼下第一個階段成功了,天人境後期了,也足夠在仙界有著生活的資本,一旦再強上一些,便能踏入仙人境,便可以想辦法打探那兩件至寶的下落,甚至不斷問鼎帝級之境。

說說笑笑,青鸞突然間覺得時間過的有些太快了,她喜歡這種在林楠身邊的感覺,就他們兩人。

感覺真好!

眼看著就要到達錦園,青鸞欲言又止。

「小姐讓你做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但肯定很危險,一定要小心,更不能逞能。」青鸞提醒道。

林楠點頭。

「放心,我不會讓自己死的,還準備帶你下界回家呢。」

青鸞柔情一笑。

「我等著你!」

…………

錦園內,得知林楠果然一個月內從妖窟衝出,勝雪仙子著實有些意外的。

算算時間,真正在妖窟內的時間還不到一個月。

這個戰果,算得上極為妖孽了,靈域之前的記錄是一個月,林楠等若是直接打破了這個記錄。

「還真不一般。」勝雪仙子自語,一想到家族的催促,便心煩意亂,最終更是覺得自己的計劃是可取的了。

找其他人,她不放心。

而林楠,眼下是最合適的人選,那麼多人都掌握在她手中,林楠不敢也不會去對她不利。

很快,青鸞帶著林楠進入錦園,來到閣樓之中。

「見過勝雪仙子!」林楠恭敬行禮。

雖然和青鸞之間早已沒了這些禮數,但勝雪仙子不同。

「不錯,你倒是有些超乎想象了。」勝雪仙子點頭,讚許。

「天人境後期,不到一個月時間闖出妖窟,足見你的潛力和能力,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還是勝雪仙子和青鸞小姐的幫助,才有此刻。」林楠沒敢託大,對這位勝雪仙子有些隔閡感,始終無法讓林楠做到放心。

勝雪仙子點點頭,沒有再提及這件事,轉而話鋒一轉,轉到了林楠返回地球之事上。

「雖然你現在不錯,但無論是那兩件仙界至寶,還是帝級程度,你都遠遠達不到,我這裡有一個交易,你倒是可以想想看。」

林楠和青鸞聞言,頓時明白了過來。

正題來了,之前饒是青鸞都不知道。

「仙子請說。」林楠恭聲。

勝雪仙子目光在林楠身上打量了一番,越發的覺得滿意,除了修為太弱,其他在林楠身上的種種表現,她都還算是滿意。

終於,勝雪仙子的目光也在青鸞身上掃過,悠悠道了出來。

「做我道侶!」

「什麼?」

這一刻,不單單林楠,震驚的還有青鸞,簡直是有些難以置信,青鸞小嘴微張,林楠也是滿是驚愕。

這個要求,讓林楠怎麼說?

勝雪仙子,那是真正的仙子存在,一身白色宮裝衣裙,將她整個人襯託了美的不像話,哪怕是和周穎三女相比,也要更強上一些,畢竟有著仙子的特殊氣息,不食人間煙火,身上不沾染俗氣。

當著林楠的面,竟然提及這種要求?

「小姐?」林楠還沒有開口,青鸞已然上開口了,覺得不可思議。

勝雪仙子揮手,示意青鸞別急。

「假的道侶!」勝雪仙子補充道。

頓時,聽到這話林楠和青鸞都鬆了一口氣。

饒是她再美,再好看,但林楠承認這不是自己的菜,不怎麼喜歡這種高冷人,太高高在上了,哪怕是平日對他們都是如此,和青鸞又不一樣。

「還請仙子細說。」林楠開口詢問道,這件事弄的他有些迷茫。

「可以!」勝雪仙子應了一聲,而後仔細給林楠介紹她說的道侶之事。

這種事不解釋情況,著實讓人難以理解與相信,青鸞也在一旁聽著,很是關切。

畢竟,林楠是她此刻心儀的男人! 沉風在一旁,看著秦未央一臉著急難過的樣子,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姐,你別擔心了,未銘會沒事的!」

秦未央勉強的看著他,笑了笑。

沉風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開口問:「對了,姐,你今天早上幾點過來的,未銘在病房裡等了你一早上,他一直以為,你會在他進手術室之前,看他一眼呢!」

聽到沉風這樣說,秦未央的表情,頓時更自責了。

她愧疚的開口道:「是我不好,我早上有點事情,耽誤了,等他做完手術,我跟他道歉!」

聽到秦未央和沉風的對話,林彬吃驚的看了秦未央一眼。

他是真的沒想到,秦未央折騰了一早上,居然連秦未銘毒沒有去看。

他的心裡,說實在的,更加複雜了。

可是,有些事情,他也不能代替路彥昭做決定,所以,也只能這樣了。

秦未央明顯的感覺到,林彬的目光掃過來。

她低頭跟沉風交代了一句:「你先在這裡守著,有什麼事情,就給我打電話,我找林彬去說點事情!」

沉風也看出了秦未央的不對勁,這會,他也不好詢問,只能點了點頭。

秦未央站起來,走到林彬面前,看了一眼不遠處,那兩個黑衣勁裝的男子,開口道:「既然有他們守在這裡,你也不用擔心了,我想找你,說幾句話!」

林彬看著秦未央,一臉堅決的表情,彷彿他只要不去,秦未央今天,就能跟他死磕到底一樣。

林彬最終無奈的嘆口氣,點了點頭:「行吧,就聽你的,你想去哪裡?」

秦未央看了一眼林彬,直接轉身,就向著電梯走去。

最終,林彬跟著秦未央,到了樓頂。

看著對面的高樓林立,林彬的眸子閃了閃:「說吧,你想問什麼?」

秦未央這次轉身,平靜的看著林彬:「你應該知道,我想知道什麼?為什麼路彥昭突然就不想見我了,真是因為身體原因嗎?林彬,你知道的,這樣的借口,我不接受!」

林彬看了她一眼,無奈的聳聳肩:「這是老大的意思,至於其他的,我無可奉告,當然了,手術后,你可以親自去問他,這就是我的答案!」

秦未央死死的盯著林彬。

林彬的神色始終如一,最終,秦未央只能嘆口氣:「林彬,我知道你是路彥昭的心腹,既然你口風都這麼嚴了,那必定不是小事,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打聽了,只不過,知道真的出了事,我這心裡,也沒有那麼緊張了,就像是你說的,無論天大的事,我親自去問他!」

林彬點了點頭,看了秦未央一眼:「你能這樣想就好,我先下樓了!」

林彬說完,就快速的向著樓下走去。

秦未央盯著林彬的背影,沉默了許久,最終嘆了口氣,慢慢的跟著下樓。

或許,她等待路彥昭,親口聽他怎麼說,更好一點。

秦未央下樓后,林彬依舊站在原來的位置,目不轉睛的盯著手術室那幾個字。

秦未央安靜的走過去,站在沉風面前,一言不發。

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的。

尤其是,自己最關心的人,此刻都在手術室,秦未央的心臟,始終緊緊的綳著。

重生八零好媳婦 結果,路彥昭和秦未銘還沒有從手術室出來,許沫兒卻匆匆的來了。

當她看到站在手術室門口的秦未央時候,臉色一下子就冷下來。

秦未央甚至從她的眼裡,看到了一種質問敵視的光芒。

她皺了皺眉,她做錯了什麼事情,惹到許沫兒了嗎?

可惜,她前思後想了半天,也沒有得到一個結果。

她只能走上前,主動喊了一聲:「沫兒,你來了!」

結果,許沫兒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我來不來管你什麼事!」

秦未央的眸子微微一縮,心裡有些委屈,可是,她更確定了,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然,許沫兒絕對不會這樣。

秦未央正要說話,就看見林彬一把抓著許沫兒的胳膊,向著遠處走去。

她想追上去,結果,卻被沉風一把拉住:「姐,路彥昭和未銘都在手術室里,你現在要去哪裡?」

秦未央一愣,頓時反應過來。

對啊,自己真的是關心則亂了,現在跟上去能做什麼,還不如在這裡等著。

她只能點了點頭,看了一眼手術室的門,低著頭,沉默著。

話說,林彬拉著許沫兒,快速的到了醫院外面的草坪上。

許沫兒見他著急的樣子,忍不住一把將他的手甩開:「林彬,你夠了,你這麼著急的拉著我出來,我又不會幹什麼殺人放火的勾當,你這麼害怕做什麼!」

林彬無語的看著她:「你先告訴我,我不是讓人看著你嗎?你怎麼出來的?」

許沫兒輕哼了一聲:「林彬,我雖然跟你談戀愛了,我也的確是個女的,可是,你也不能有一種錯覺,我是那種嬌滴滴的女孩子吧,你覺得那兩個草包,能看得住我嗎?」

林彬瞬間被她噎住了,那兩個都是組織里的王牌保鏢,怎麼能是草包呢!

當然了,這也不排除許沫兒個人能力強的原因。

畢竟,許沫兒能成為殺手女團的老大,根本就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林彬也的確是因為跟她談戀愛久了,總是護著她,心裡會有一種,她是女孩子,需要保護,她不是很強大的錯覺。

現在此刻,他的確是清醒了不少。

他抬頭看著許沫兒:「沫兒,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我讓人看著你,不就是害怕你來醫院搗亂嗎?你是我姑奶奶,行嗎?你就別再折磨我了,你聽我的話,乖乖回去,好不好,你待在這裡,我總覺得,秦未央能看得出來什麼!」

許沫兒皺眉:「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啊,我就不信,秦未央她還能有讀心術不成,只要我不告訴她,她怎麼能知道我心裡的想法呢,最後,你也別再讓人看著我了,他們看不住我的,我就算是回去,還是會繼續來醫院的,我想看著老大,我擔心他!」

林彬聽到許沫兒的話,盯著她看了幾秒,突然開口道:「你這怕不是擔心老大,而是擔心秦未央吧!」

說到這裡,他無奈的嘆口氣:「沫兒,你真的放心,老大就算是相信那些證據,他也不會把秦未央怎麼樣的,你跟著瞎操什麼心啊!」

許沫兒皺眉:「誰瞎操心了,我這是擔心他們,萬一老大跟未央吵起來了,我不是能好好的勸解一下嘛!」

林彬盯著她,若有所思了一會,神色微微一變:「所以,你剛才在我面前,故意裝作敵視秦未央的樣子,全都是做給我看的?」

「啊!」許沫兒愣住了,她下意識的低著頭,吐了吐舌頭,居然被看出來了。

說實在的,她也不想這樣,可是,她覺得,自己如果多秦未央沒有敵意的話,林彬肯定還會讓自己回去的。

霸愛強寵:早安,小辣妻 可是,她心裡到底是擔心路彥昭和秦未央,就算是真的待在家裡,也不安心。

所以,索性就過來了。

想到這裡,她抬頭看了一眼林彬,一臉我就是賴在這裡的表情:「我就是賴在這裡不走了,你能拿我怎麼樣,反正,今天不管你怎麼說,不管我對秦未央什麼態度,我都要流下來,你有本事,就跟著我回去,一輩子看著我啊!」

看著許沫兒這耍無賴的樣子,林彬真是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可是,仔細想想,他不就是喜歡她這副模樣嗎?

有時候看起來冷冷的,不近人情。

可是,在真正關心的人面前,又像個孩子,死皮賴臉的。

她雖然也使小性子,也喜歡吃醋,喜歡傲嬌,可是,她卻很善良,關鍵時刻能立馬撐起一片天。

這就是許沫兒,她能隨時自如的轉換絕色,讓人愛極了每一面的她。

林彬無奈的嘆口氣,走過去,伸手揉了揉許沫兒的頭髮:「好了,我也沒那閑工夫,一直看著你,你也不用在我面前做戲了,只不過,你現在什麼都別跟秦未央說,我們要尊重老大,有些事情,還是讓老大親自問比較好,最重要的一點,我們盡量不要插手他們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解決,這也是給他們的一種尊重,如果他們倆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我們肯定要力所能及的去幫,這才是作為朋友,應盡的本分!」

聽到林彬頭頭是道,像個小老頭一樣,跟自己講這講那,許沫兒的嘴角,忍不住上揚。

她勾唇笑了笑,拉著林彬的胳膊:「好了好了,別再跟我解釋了,我相信你的話,也相信你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他們好,也請你相信我,我這次真的會乖乖的待在醫院,安安靜靜的,什麼話都不會說!」

看著許沫兒這副樣子,林彬沒好氣的笑了笑:「好,只要你什麼都不說,那就好!」

林彬同意了許沫兒留下來,兩個人這才再次進了醫院。

林彬和許沫兒進了醫院沒多久,手術就做完了。

秦未央幾乎是第一個衝上去的,她拉住醫生的胳膊,著急的問:「手術怎麼樣?」

後面的林彬和許沫兒的眸子閃了閃,兩個人的神色略微有些失望。 很快,林楠完全聽明白了。

說是道侶,實際上就是一場假婚姻罷了。

勝雪仙子是靈域公認的天驕之女,更因為體質的特殊性,引的無數靈域男子追求,甚至靈域之外的很多年輕俊傑也紛紛前來。

這些俊傑之中,無不是地仙以上的高手,那傲雲便算是其中之一,也是最讓勝雪仙子頭疼的。

為此,她專門帶領青鸞躲入到此地。

但依舊不行,她是出來了,但族中長輩竟然許諾了這場結合。

林楠要做的,就是扮演勝雪仙子的道侶,以此來打消無數人對她的追求,打消她家族長輩對她的逼迫。

這也是林楠此刻存在的價值。

之前林楠太弱,身邊沒有可能,但眼下林楠能如此迅速從妖窟內衝殺而出,二十多歲天人境後期修為,倒也勉強有些資格。

聽到這些,林楠眉頭微皺,但很快點頭同意了下來。

這個有危險,但他心中早有準備。

青鸞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林楠不清楚那些追求者的情況,但她明白。

觸怒了那些人,殺林楠都正常,自家小姐會為林楠出頭?

估計不會!

即便是背後的家族,都可能盼著林楠被殺,他們不會想要如此一個廢物女婿。

即便是天人境後期的林楠,但在一個強大的仙族面前,也是微不足道!

勝雪仙子,身後有著一個古老的仙族!

哪怕青鸞是人仙境,但也只是一個僕從而已,由此可見這個古老仙族的強大。

青鸞明白,林楠雖然沒有多問,但豈能不知,他不傻。

但這個交易,他必須做。

眼下吳俊凱陳佳影趙小娜關鐵凝四人還在這裡,還指望著勝雪仙子的庇護。

尤其是還有歡歡樂樂兩個孩子。

他沒有反抗拒絕的權力。

更何況,勝雪仙子也開出了她的條件。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