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葉小爺的身份尊貴,不是隨便哪裡來的垃圾,想見就能見的,特別是像你這樣的一大坨垃圾,看著都讓人噁心,還不給你虎爺滾!」崔虎怒目圓睜,瞪著前方之人開口道。

若論罵人的功夫,他自信不輸任何人,此時一個沒忍住就開始狂噴起來。

前方的雷格斯,面色頓時不禁有些漲紅,顯然是有些受不了,全身氣勢凝聚之下,一層金色的光芒,覆蓋在了他的皮膚表面。

「你敢說我是垃圾。」雷格斯一陣咬牙切齒,同時一步步向著崔虎走去。

他每走一步,腳下的地板,都會深陷幾分,彷彿二層的走廊有些無法承受他的力量。

「怎麼…有什麼問題?你虎爺看你連垃圾都不如。」崔虎全身氣血凝聚,同時輕撇了前方之人一眼,隨意地開口說道。

他這句話一出,已然將前方雷格斯心中的怒火徹底點燃,只見此人身形快速閃動,幾乎是眨眼之間,便是出現在了崔虎的眼前。

「你才是垃圾!」雷格斯大吼一聲,便是猛然一拳轟來。

他身上的流光閃動,這一拳之力顯然不俗,帶起一陣呼嘯之色,彷彿出拳的同時壓縮著四周的空氣一般。

崔虎目光一閃,他沒有選擇退讓,而是陡然抬起了右臂,陣血芒將其手臂包裹,反手就是一拳與眼前之人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一聲震耳的悶響,在酒館而出的走廊中炸開。

無形的反震之力,更是將走位幾間房間的房門震碎,崔虎的身形忍不住後退了幾步,臉上頓時多了幾分認真之色,能夠憑藉力量將他震退了,除了葉小爺之外,他還沒有遇到過第二個人。

「厲害,難怪敢這麼囂張。」崔虎眼中戰意湧現,力量在他之上,便是代表著實力也在他之上,於這樣的人一戰,有助於他的修鍊提升。

前方的雷格斯,此時心中也是暗驚,這一擊之下他儘管佔了上風,但前方之人的力量顯然不容小視。

「你不是我雷格斯的對手,讓你家大人出來,我不想浪費時間。」雷格斯低哼一聲,直接開口說道。

在進入小鎮之後,他就聽說了這兩個華夏人,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此刻他眼前面對之人,居然也有著這樣的實力。

憑他一人之力,想要戰勝兩位這樣的強者顯然是困難,雷格斯不想在一個手下身上耗費力量。

「想要見葉小爺,除非先打倒你虎爺。」崔虎低喝一聲,身形擋在了葉飛房間門前,就算他明知不敵,也絕不會讓此人輕易踏入。

「很好,華夏人你要找死,雷格斯不會攔你。」雷格斯目光嘴角變得兇殘起來,既然此人不肯讓開,那就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將其轟殺。

他說完之後,身形再度閃動,帶起了一陣流光,速度比起之前要快上了速倍不知。

不等崔虎做出防備,又是一拳帶著破音之聲,向著他的身上轟來,這雷格斯出拳的速度也是極為恐怖,再加上在力量上佔據優勢。

二人交手之下,前方走廊中的崔虎,至始至終都被壓著在打。

「哼,先解決你再說。」雷格斯眼中露出了殺機,他胸口的能量核爆發到極致,這一拳的打出更是帶起一陣耀眼的金光。 酒館二層走廊之中,此時的崔虎目光一橫,感受到前方之人拳中的力量,他的臉上露出了稍有的凝重之色。

這就是修鍊氣血之力的弊端,但凡遇到在力量與速度上,都超過的自己之人,便是沒有了過多的攻擊手段。

「明日清晨,葉某與你一戰。」此時一道聲音,忽然從後方的房間內傳來。

話音未落,一縷血紅的火焰之星,在走廊的半空之中凝聚,同時擋在了雷格斯的跟前,他的那必殺一拳,穩穩地砸在了火焰之上。

「砰…轟隆!」

雷格斯此時眼中露出了忌憚之色,他只感覺手臂上傳來一陣恐怖的炙熱之息,如似要將他徹底融化一般,而那一拳之力竟沒有轟破火星的防禦。

這讓雷格斯的心中,不免有些震撼不已。

但此人不愧是羅素島的強者,也是很快反應過來,全身金光閃動之下,身形向後退了兩步,手臂上的炙熱之感這才慢慢消失。

「這是什麼力量…」雷格斯臉上的表情微變,目光落在了前方的那道緊閉的房門之上。

我在科技時代練金身 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那個房間內有著一位實力極強之人,此刻正抬眼望著他。

後方的崔虎,此刻不禁大笑一聲,也是沒有在繼續出手,而是瞥了前方之人一眼。

「垃圾,怎麼樣…想要繼續打,你虎爺奉陪到底。」崔虎搓了搓拳頭,此時大聲開口說道。

前的雷格斯,此時臉上的表情微變,若是再與眼前這個華夏人糾纏下去,就算最後殺了此人,怕是也是消耗極大,不可能在戰勝房間內之人。

「明天清晨,我雷格斯接戰,你如果輸了,留下你手中的寶物。」雷格斯身上的氣息收斂,沒有理會崔虎,而是望著那道緊閉的房門開口道。

「你若是輸了,但願你備好了葉某所需之物。」葉飛的聲音同時傳來,帶著幾分冷漠之感,讓人聞之不禁一陣背後發涼。

雷格斯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縷殘忍之色,對手只有一人的話他絕不會輸。

方才那道火焰,應該就是那個華夏人手中的寶物,他要是能夠得到,今後就算在羅素島的中心城內,也能佔據一席之地。

「雷格斯不會輸,華夏人你會在我面前求饒的!」雷格斯聲音中充滿了自信之感,臉上更是不禁露出了輕笑。

他在說完之後,隨即緩緩轉身,向著前方的樓道走去,很快便是消失在了二樓走廊之中。

崔虎則是低哼一聲,再次守護在了葉飛的門前,以他對葉小爺的了解,有人找上門來選擇避戰,應該是此刻有著更為重要的事情。

酒館房間之內,葉飛還在研究這傑克老大體內的能量核,此時他的眼中越發的清明起來。

這種奇異的能量核,幾乎都是遺傳天賦,但本質上還是能量凝聚而成,並非不能後天通過特殊的手法而獲得。

以葉飛對於醫道的掌握,他甚至可以在將眼前之人體內的能量核,移植到另外一個人身上。

時間在悄然中慢慢流逝…

葉飛此時已經收起了時之刃,轉身走到了房間的窗前,他望窗外遠方的天空,臉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先天之境,體內真氣化液,單單真氣的濃度,比起築基境要強上無數倍不止。」葉飛眼中精光微閃,開口低喃道。

而此時小木桌上的傑克老大,早已經閉上的雙眼,如同徹底放棄了自己一般。

「想要突破先天,唯有凝液成丹。」

「而這些人體內的內核,似乎與這一境界,有著一些相似之處…」

兩天的時間,葉飛多對先天之後的境界,明悟的更為透徹了一些,他彷彿隱約探到了境界突破的關鍵所在。

「可惜我的實力,還只停留在先天中期。」葉飛輕輕搖了搖頭,他如今身在海外暗島之上,想要踏入先天後期,怕是不太可能。

這裡的靈氣的稀薄,不足華夏的十分之一,修鍊根本起不來太多的作用。

更為重要的是,如今葉飛體內的靈力,已經被全部壓制若非是他實力足夠強悍,怕是連基本的功法運轉都做不到。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隨即轉身回到了小木桌旁,掃了一眼桌上的傑克老大。

「此人身上的能量核,我若能將其吸收…」葉飛眼前一亮,心中頓時出現一個新的的想法。

只是片刻的遲疑,他便是抬手一指,點向了眼前的能量核,同時靈識擴散開來,將能量核的力量,慢慢引入他自己的體內。

桌面上的傑克老大,瞬間瞪大了眼睛,此時面容不禁有些扭曲,他無法感知到疼痛,但卻是能夠清晰地感應到,他生命正在慢慢的流失。

「你說過不殺我的,你…你…」

「你還是殺了我吧。」傑克老大在反應過來之後,原本空洞的目光,頓時又變得暗淡了幾分。

這種無形之中的折磨,讓他的心神有些崩潰,此刻還不如死了算了。

葉飛懶得理會此人,他的靈識沉靜在這股力量之內,體內的功法慢慢遠轉起來,當能量核的力量,進入他體內之後,似乎與他的靈力產生了衝突。

「不行么…」葉飛眼中微光閃動,開口喃喃道。

他發現想要吸收這種力量,除非他放棄自己先天中期的實力,從頭開始修鍊,這顯然有些得不償失。

輕輕搖了搖頭后,葉飛便是準備將能量核的力量,返還到眼前之人體內。

可就在這時,他身形忽然一顫,猛然抬頭望著了天空之中。

「這是…」葉飛眼中露出奇異之芒,他忽然發現,羅素島內蘊含的那股壓制之力,彷彿瞬間消失了一般。

這一刻他體內的靈力,陡然全部爆發出來,此時的葉飛重新回到了巔峰狀態。

他的眉心青氣浮現,身體的周圍一道一道細小的電弧若隱若現,洶湧的力量在體內磅礴,許是因為一段時間的壓制,使得他體內的靈力,此刻更為精進了幾分。

「我的體內,有了異人的力量,同時得到了羅素島的認可。」葉飛瞬間反應過來,沒有那股壓制之力,他很快明白了事情的緣由。

前方的小木桌上,傑克老大看到前方之人,那有如神靈般的身影,不免一時間有些失神。

這一刻的傑克老大,才深刻感受到,他自己這個人的面前,是多麼渺小的存在,他感受著生命的流逝,隨即慢慢地閉上了雙眼。

而此時葉飛的儲物戒指,忽然泛起一道靈光,一枚金色玉符以及白髮老者給他的玉簡,忽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吳家的玉符,白髮老者的玉簡。」葉飛不禁微微一愣,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緊接著他的眼中,陡然閃過一道精光,趁著體內的力量恢復,他眉心的青氣湧現,隨即籠罩在了前方這兩樣物品之上。

在先天之力的籠罩珍之下,吳家的那枚金色玉符,忽然伸延出一條金線,鏈接在了玉簡之上。

原本疑惑不解的葉飛,在看到眼前的情景時,他頓時面色劇變。

「那是隱龍試煉之地…石屋…」葉飛心中驚駭不已,一時間有彷彿有一道晴天霹靂,砸中了他的天靈,震撼了他的心神。

在他的目光之中,那塊玉簡之內,竟是隱藏著一道光幕。

光幕有如一面無形的鏡子,其內倒映著的,正是隱龍試煉之地內,那個熟悉的石屋,就連屋內的封靈石,此刻他也看得極為清晰。

「這老東西,憑藉這塊玉簡一直在監視我。」葉飛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很快反應過來。

這羅素島的無形之力,不光壓制了他的靈力,同時也壓制了那個白髮老者的力量,而此時葉飛的力量恢復,便是瞬間察覺到了端倪。

想到此處,葉飛不免深吸一口氣,若是沒有這次意外,他怕是會被一隻蒙在鼓裡。

此時在羅素島港口處,那位名家林帝之人的話語,此刻也是回蕩在了葉飛的腦中。

「林帝口中所說的氣息,應該就是白髮老者無疑,他絕不是傅蒼天的靈識體。」葉飛腦中飛速旋轉,一股死亡的威脅,在他的心底慢慢滋生。

此刻的葉飛有種感覺,他找到月石之時,就是他的死期。

抬手一揮之下,葉飛將眼前的玉符與玉簡收入了儲物戒指之內,他體內能量核的力量,也因為他的靈力的恢復,被慢慢排進壓碎。

眼前木桌上的傑克老大,此時也已經奄奄一息。

「能量核的力量我無法吸收,但可以藉助此力,抵消羅素島的壓制,可卻是無法長久。」葉飛眉頭微皺,將體內剩餘的力量,返回進了傑克體內。

葉飛身上異人的力量,剛剛退去之後,那股無形的壓制之力,便是有瞬間襲卷他的全身。

幾乎是在眨眼之間,葉飛體內原本澎湃的靈力,全部被封死在了體內。

半響過後,葉飛平復了一下心神,抬頭掃了前的之人一眼,隨著他將能量核的力量返還,此人的身體也慢慢恢復過來。

「你可以走了。」葉飛低聲開口說道。

一個異人的能量,對他的幫助不大,而且無法發持續保持,他沒有必須殺此人。 「我…我沒死。」傑克老大睜開雙眼,臉色逐漸好轉起來。

他體內的能量核,隨著葉飛將力量返還,也隨即恢復過來,儘管沒有回到巔峰狀態,但好在是保住了性命,只要修養一番,便可恢復如初。

「葉某說過,不會殺你。」葉飛淡笑一聲,抬手一揮之下,便是解開了眼前之人的限制。

也多虧了此人,他才能發現那白衣老者的秘密,知道的自己身上的隱患,此時說不得還得感謝此人,葉飛自然會信守承諾放這位傑克老大離開。

傑克老大身形一顫,緩緩從小桌之上坐了起來,他抬頭望向葉飛足足愣了數十秒鐘。

「啊…啊啊!」傑克老大一個機靈,猛然從桌子上跳了下來。

神奇寶貝之醫武 他此時臉上的表情,可謂是有些難以形容,有激動而更多的卻是恐懼,如同瘋了一般啊啊大叫起來。

在葉飛一陣目瞪口呆之下,此人直接撞碎了房門,向著前方瘋狂衝去,他心中暗發毒誓,今後再也不要來這家酒館了,這兩每分每秒他都宛如沉浸在噩夢之中。

今後無論過去多久每每想起,傑克老大便是只感覺心中一陣發毛,背後被冷汗浸透。

「我有那麼可怕嗎?」葉飛臉上露出無奈之色,忍不住自嘲地笑道。

此時走廊的房間門前,一直守護在此地的崔虎,也是在呆了半響后才反應過來,他看了看被撞亂的房門,有看了看傑克老大離去的方向。

一時間崔虎的眼中,頓時升起了一股怒意。

「我去,哪裡來的東西?毀了房門還想逃。」崔虎全身氣血一凝,隨即便是準備追上前去。

「虎子,算了,讓艾莎上來,幫我換一間房就可以了。」葉飛面色有些哭笑不得,崔虎顯然沒有注意到重點,此人關了兩天宣洩一下也算正常。

前方的崔虎聞言,身上的氣息隨即收斂,向著葉飛點頭稱是。

不管在什麼時候,葉小爺的話語,他都會無條件服從,與葉家其他人不同,哪怕葉飛命令是錯的,崔虎怕是也不會想太多。

不等崔虎走出走廊,最前方的走道上,艾莎剛好走了上來,她的面色還有些蒼白,顯然雷格斯的那一甩之力,讓她受了一些內傷。

「誒…你來的正好,方才那個瘋子你也看到了吧,房間門可不是我們弄壞的。」崔虎見到艾莎走近,便是連忙開口說道。

「我知道,對面這間正好沒人住。」艾莎走上前來,抬頭看了葉飛一眼。

她說完之後,便是隨即推開了對面的一間房門,自己緩步走了進去。

葉飛目光微閃,深深地看了這個女孩一眼,沉默片刻之後,示意崔虎不用守候在此,他自己則是移步走進了房間。

房間內的布置,與他之前住的那間,幾乎沒什麼區別,大致掃了一眼之後,葉飛隨即微微點頭表示感謝。

艾莎似乎並沒有打算離開房間的樣子,她轉過身來,眸中有著輕微的閃動,緩緩抬起頭望向葉飛。

「你明天要與雷格斯一戰?」艾莎臉上的表情,此時略帶著複雜之色。

就在剛才她上樓之時,雷格斯剛好離開了走廊,以此人的性格,約戰之事自然不會隱瞞。

「是的,他手上有我要的東西。」葉飛目光沉靜,低聲開口回應道。

如今的情況,無論那白髮老者有什麼陰謀,這月石葉飛必須先得到再說,有此物在面對白髮老者之時,他才會有更多的底氣。

艾莎聞言,臉上忽然露出了認真之色,她抬頭將目光凝聚在葉飛身上。

「你是我見過第二個,在羅素島上,實力不受限制的華夏人,第一個是我的爺爺,這家酒館原來是屬於他的。」艾莎望著葉飛,輕聲開口說道。

「哦,你的爺爺叫老艾米?」葉飛目光一閃,立刻開口問道。

他也是沒想想到,這個老艾米居然是華夏人,而且有一位異國身份的孫女。

艾莎輕輕到了點頭,隨即開口回應道:「我小時候是個孤兒,是爺爺將我撿來養大的,你認識爺爺應該是為了那件東西而來的吧。」

葉飛微微點頭,此時也是忍不住深吸一口氣,這女孩口中所說的東西想必定是月石無疑。

沉吟少許之後,葉飛隨即向前走了一步,站在了艾莎的跟前,只見他手臂一抬,指尖多出了三根銀針。

前方的艾莎面色一愣,沒等她反應過來,葉飛便是將銀針點入了她的體內。

「嗯!」艾莎輕嗯一聲,忍不住吐出一口黑血。

而她的臉色,卻是頓時好轉了許多,雙眸中也恢復了神采,體內方才還隱隱作痛的感覺,此刻也隨之消失不見。

「謝…謝謝你。」艾莎臉上露出感激之色,望著眼前之人開口道。

華夏的針灸之法,她以前只是聽說過,如今一見有些倍感驚奇,剛剛吐出來的顯然是她體內聚集的瘀血。

葉飛隨意的擺了擺手,體內沒有了靈力,他如今施展救人的手段,唯有用最原始的方法。

「那東西,可是在你的手中?」定了定神之後,葉飛連忙開口問道。

房間內的艾莎聞言,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化不定,沉默了片刻之後,她抬頭望向葉飛輕輕搖了搖頭。

「它不在我的手中,也不是雷格斯的手中,你來的有些晚了。」艾莎輕抿了一下嘴唇,此時低聲開口回應道。

葉飛聞言,不禁面色一怔,這個女孩知道月石,顯然此物曾經確實在酒館之內,既然老艾米死了,就算不在雷格斯的手中,也應該傳給了艾莎才對。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那件東西的下落。」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也是很快反應過來。

艾莎聞言沉默了半響,隨即只見她轉身走到了門前,伸手將房間的房門關了起來。

在葉飛一臉疑惑的神情下,艾莎此時臉頰泛起一絲微紅,她慢慢地將手放在腰間,解開了用來收緊衣裙的紐扣,那原本緊身的淡色裙衣,隨即慢慢落在了地面之上。

「幫我殺一個人,我不光可以告訴你,那件東西的下落哦。」

此時的艾莎嘴角泛著迷人的微笑,輕輕地張開嘴唇低聲開口說道,說話的同時她隨即向著葉飛走來。

葉飛目光沉靜,掃了眼前的女孩一眼,在此女靠近之時,他的身上忽然散發出一股無形之勢,將其擋在了兩米開外。

「葉某不是復仇的工具,你也沒有資格與我談條件。」葉飛眼中寒芒一閃,四周空氣中的溫度,頓時上升了幾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