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夫!懦夫!」

場內的觀眾此時可不管李家到底是江南省第一大家族,他們就關心這屆武道聚會到底誰才是冠軍,所以此時面對李家人遲到的這種行為,紛紛開始大喊了起來。

「誰說我們李家人是懦夫?」

就在這個時候,會場裡面突然響起了一聲怒吼。

原本喧鬧的眾人在聽到這句話以後竟然瞬間便安靜了下來,紛紛扭頭看向了會場入口的位置。

「剛才是誰喊我們李家人是懦夫的? 賴上vip情人 來,站出來讓我李君誠看一眼!」

李君誠被之前這些人的話氣的渾身發抖,表情異常嚴肅的喊道。

此時會場裡面十多萬觀眾彷彿都被李君誠身上那股一方梟雄的氣勢震撼到了,一時間竟然沒有人敢說話了!

不管如何,李家在江南省成名多年,李君誠霸佔著江南省首富的位置也長達十年之久,即便現在被陳天所打壓,但是依舊能夠算得上是江南省屈指可數的幾個大家族之一。

之前場內的這些觀眾看見李家人不在場,便紛紛開始起鬨。

但是此時李君誠出現以後,所有人都乖乖閉上了嘴巴。

這也就是李君誠在江南省的影響力最為直觀的一個證明!

會場內的工作人員看見李君誠出場以後連忙快步跑到了李君誠的身邊,然後輕聲沖著李君誠問道:「李總,您可算是來了!你們李家的那位參賽武者到底在哪裡啊?場內的觀眾都已經等不急了!」

「等不及了也得給我等著,若是不想等的,通通給我滾出去!」

李君誠十分霸氣的回了一句,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自己的位置走去。

不得不說,李君誠的這句話還真的非常管用,場內的觀眾目光無奈的看著擂台的位置,再也沒有一個人敢起鬨。

而李君誠則面無表情的坐在椅子上面,等待著何冥的到來。

一個人讓在場的幾十萬觀眾瞬間變的鴉雀無聲。

這樣恐怖的威脅力估計整個江南省也只有李君誠一人能做到。

「看來李家還有最後底牌沒有亮出來!」

陳天眯著眼睛看著李君誠的位置,輕聲感嘆道。 轉眼間魔界的美食城已經成立了一個月,一個月的時間,美食城的名號徹底打響。

在這期間,整個《凰逆》中眾玩家和樂融融,神魔宛若一家。

這一天,美食城成為一個月整,籌備許久的美食盛典正式啟動。

這一盛典在一周前就已經開始作宣傳,如今《凰逆》里所有玩家都得到了消息,所有人都期待著。

酬賓大回饋,這一天的美食購買有各種活動,買一送一,並且所有商品一律半價。

平日里美食城的商品因為是獨家壟斷,可不便宜,好不容易有如此活動,又豈容錯過?

但是美食城有一個規矩——

限購。每人人只有一次購買機會,一次購買數量不能超過五份。

畢竟美食數量有限,即便在現實中,商家做活動也會有限購條件,對此大家都表示理解。

所以為了防止有人不遵照規則重複購買,美食城要求,所有參加活動者,在拿到美食之後,要進入魔界享用美食,等到活動結束后才能離開。

在這期間,可由魔族帶領參觀魔界。

神界的人對魔界其實挺好奇的,但是之前魔界一直處於保護期,除了魔族的人對他們的攻擊免疫,魔界也不對外開放。

而在這一日,恰巧魔界的保護期被撤掉了,神界對於美食城的這一安排自然是喜聞樂見。

風玫在自己的專屬房間中透過窗口看著外面一片歡樂沸騰的景象,扭頭間下意識地看向房間中的躺椅,上面空蕩蕩的。

這躺椅是待我為王弄來的,說是給她的,事實上大部分時間都是他大爺似的躺在上面。

前兩天系統說劇情正式開始了,也就是陸家已經開始打《凰逆》的主意了。

陸家家主現在想要認回陸麓這個私生子,將其接回陸家。

原劇情中,陸麓是答應了的,最後落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乾坤聽書網

而現在,陸麓是拒絕的。

可是,陸家本就看上的是《凰逆》自然不會因為陸麓的拒絕而放棄。已經連續兩天,那幾個人都沒有上遊戲了。

雖然說《凰逆》是幾人聯手研發出來的,但主要的歸屬權是在陸麓身上。

風玫指尖無意識地輕敲窗欞,微斂了眸子。

簡言之的心愿就是不讓陸家奪走《凰逆》,她已經連續兩次完成任務了,這一次並不打算完成的。

可是……他在任務中。

「王。」門外響起聲音。

風玫隱去眸中神色,轉身走到躺椅上坐下:「進來。」

來的是百里邢:「王,我們的美食不夠了。」

風玫單手杵著下巴,看著他,眉眼彎彎:「我這裡也沒有美食呀。」

百里邢嘴角一抽,他又不是來找王要美食的。

「大夥商量一下,將剩下的美食集中在一起,在轉生池周圍的空地的免費分發。大夥問王有沒有興趣去看看?」

免費分發,將神界剩下的人就集中在轉生池附近=下餃子?

這個認知讓風玫眸子一亮,立即起身:「走。」

百里邢跟在後面,又道:「一會還麻煩王發布一條召集令。」

風玫眸光含笑,斜了他一眼:「讓我看熱鬧為假,想要召集令才是真是吧。」

百里邢認真臉:「都是真。」 因為江南省李家的武者遲遲沒有出場,所以武道聚會現場將近二十多萬的觀眾只能安靜的坐在場地裡面等待。

不得不說,如果把同樣的情況換成是其他大家族的武者,估計現在可能早就被取消參賽名額了。

畢竟不能因為你一個家族的武者沒有過來,就讓二十萬觀眾都坐在這裡等你吧?

但是李家就不同了,這屆武道聚會的主辦方本身就是李太白所在李氏宗門,而李太白跟李家之間又有著非常尋常的聯繫,據說李君誠的叔叔好像是李氏宗門的二長老,在宗門之中的地位也僅次於李太白。

所以這麼多年代表李家參加武道聚會的武者,都是李太白的弟子,李家在江南省能夠如日中天這麼多年,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李太白。

而且再加上李家在江南省的影響力非常的恐怖,所以就算是主辦方讓在場的觀眾等著,在場的這些觀眾也不敢有什麼意見。

陳天眯著眼睛看著李君誠的位置,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好奇,他好奇李家到底還有什麼底牌沒有亮出來,當初陳天一個人斬殺了龍廣飛龍花落四位化神境高手,此時的李家應該沒有可用之人才對,那麼李君誠此時到底在等什麼人?

「李家不愧是李家啊,竟然有這麼大的面子,讓在場這麼多人一起等著他們的武者……」

柳成仁冷笑著感嘆了一句。

「如果李家的武者最後能夠拿到武道聚會的冠軍,那麼就算人家李家人讓咱們等著,咱們也不敢有任何怨言,但是如果李家的武者輸給你們柳家的李一葉,那這件事可就有意思了啊!」

柳成仁身邊的一位中年人笑呵呵的說道。

「呵呵,今天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李家人在咱們江南省稱霸這麼多年,現在也應該風水輪流轉了!」

柳成仁忍不住冷笑了一聲,因為這麼長時間柳成仁一直都在觀看李一葉的比賽,所以此時柳成仁心裏面還是非常有自信的。

而且即便李一葉最後沒有擊敗李家的武者,對於柳家的影響也不是特別大,畢竟這次江南省武道聚會已經讓江南省的那些大家族都清晰的認識到了柳家的實力,柳家也從一個溫州市的一個小家族,一躍而成江南省前幾名的大家族。

「柳老闆,你們柳家這一次可真的算是揚眉吐氣了,以後可千萬別忘了小老弟我啊!」

「哈哈,我們柳家能夠有今天這番成就,那全都是靠著陳公子的提攜,跟我可沒有什麼關係!」

柳成仁十分開心的大笑了一聲。

眾人聽到這話再次看向了陳天的位置,心中多少有些好奇,這個少年到底有什麼樣的本事,竟然能夠讓柳成仁如此折服。

一眨眼的功夫,整整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過去了。

但是李家的那位武者依舊沒有出現,而李君誠乾脆坐在椅子上面閉目養神了起來,似乎根本都不著急。

李君誠不著急,不代表場內的這些觀眾也不著急。

如果讓他們等上個十多分鐘,他們可能會接受,但是此時已經過去了這麼長時間,李家武者還是沒有出現,眾人根本就不知道還要繼續等多久,所以原本安靜的會場再次開始響起了陣陣嘈雜的聲音。

「李君誠,你還打算讓我們等多久啊?你們李家要是拿不出來像樣的武者那就乾脆直接認輸算了,何必在這裡丟人現眼!」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脫凡境的武者似乎等著有些不耐煩了,忍不住站起身高聲沖著李君誠喊道。

「對啊,這還打算讓我等多長時間啊?我們已經在這裡等了一個多小時了,就算你們李家是上一屆的武道聚會冠軍,也不能這麼不遵守規矩吧!」

只要有一個人起頭,肯定就會有其他人跟著響應。

剎那間,原本安靜的會場再次陷入到了一陣喧鬧當中,幾乎所有人都開始對李君誠喊話。

而武道聚會主辦方的工作人員此時似乎也有些控住不住場面了,連忙快步走到了李君誠的身邊,輕聲沖著李君誠說道:「李總,你們李家的武者到底什麼時候過來啊?要是讓大家繼續這麼等下去,我估計一會大家可能就要暴亂了!」

侯門棄女最富貴 在場差不多一共有二十多萬的觀眾,一旦這些人真的暴亂起來,那就算是主辦方的所有武者一塊出手可能都沒有辦法攔住這些人。

大牌寵妻是辣妹 而且江南省武道聚會也會因為這件事而被抹上一個巨大的污點,會讓武道聚會的影響力大打折扣。

「我現在也不知道何公子什麼時候能過來!」李君誠在聽到工作人員的話以後無奈睜開了眼睛,低聲回了一句。

「那現在怎麼辦啊?如果您知道何公子什麼時候能過來,我還能給這些人一個交代,但是如果繼續讓這些人等下去,我真的擔心會出現什麼問題啊!」

工作人員表情異常崩潰的說道。

「哎……」

李君誠輕輕的嘆了口氣,然後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李浩峰的電話。

「嘟嘟嘟……」

電話響了兩聲以後,李浩峰接通了電話。

「浩峰,你那邊找到何公子了嗎?」李君誠低聲問道。

「沒有,我現在根本就聯繫不上何公子……」

李浩峰語氣無奈的回了一句。

「好吧!」

李君誠點了點頭了,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李總,您看今天這件事怎麼辦?要不然咱們還是直接退賽算了,反正咱們李家的影響力還在,不差這一屆武道聚會,等到下次武道聚會在拿到冠軍,效果是一樣的!」工作人員低聲沖著李君誠說道。

「退賽?」

李君誠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勃然大怒高聲喊道:「我們李家怎麼可能退賽?如果我現在退賽那豈不是成了江南省的笑話?」

其實如果是其他幾屆江南省武道聚會,李君誠絕對不會這麼激動,僅僅就是一次退賽其實也影響不了李家什麼,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李家在江南省的影響力早就不如以前了,原本的得力助手江州四大家族此時也全部被韓家所吞併,李家本身就處於一個內憂外患的階段,所以李君誠必須通過這次江南省武道聚會扭轉自己家的頹廢局面。

如果現在真的退賽的話,那李家將會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所以無論如何李君誠都不會選擇退賽。

「但是如果現在不退賽的話,這麼多人都在等著呢,咱們也得給在場的這些觀眾一個交代不是!」工作人員語氣無奈的說道。

「給他們一個交代?」

李君誠聽到這話以後緩緩眯上了眼睛,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把總決賽的日子放在後天好了!」

「放……放在後天?」

工作人員聽到這話以後再次傻眼了,因為他還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情況,李君誠竟然打算把決賽的時間推遲。

「李總,這麼做是不是有些不太符合規定啊?」

工作人員低聲問道。

「規定這東西不就是人定的嗎?我現在讓你推遲你就去推遲,哪裡來的那麼多廢話?」李君誠語氣異常冰冷的喊道。

王爺小心我拍你上牆 「好,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通知……」

工作人員沒有膽子忤逆李君誠的意思,答應了一聲之後直接轉身奔著美女主持人的位置跑去,然後貼著主持人的耳朵小聲說了幾句話。

片刻之後,主持人踩著高跟鞋裊裊婷婷的走上了擂台。

在場的那些觀眾在看見主持人上台以後紛紛閉上了嘴巴,安靜的聽著主持人想要說什麼,畢竟他們都覺得主持人現在上來應該就是要說李家人準備退賽這件事。

「各位觀眾,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因為上一屆武道聚會冠軍李家的參賽武者碰到了一些突發情況,所以今天的武道聚會決賽不能如此舉行,剛才經過我們工作人員以及各位參賽武者的討論,我們決定將武道聚會決賽的日子改為後天,到時候大家可以根據今天觀看比賽的門票進場!」

主持人拿著話筒輕聲喊道。

而眾人在聽到主持人的這句話以後,整個會場都陷入到了一陣寂靜當中。

誰都沒有想到李家人竟然會這麼無恥,不僅沒有選擇退賽反而私底下直接將比賽的日期換成了後天。

會場瞬間便陷入到了一陣騷亂當中,畢竟如果把比賽的時間換成是後天的話,那麼一些從外地過來的觀眾就需要在南陽鎮裡面多待兩天的時間,而這邊無論是吃飯還是住宿每天都需要花費大量的金錢,雖然能夠過來看比賽的,都是不差錢的,但是也沒有人願意多花這筆冤枉錢啊!

調整比賽的時間對於其他的參賽武者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畢竟他們現在已經被淘汰了,但是對於李一葉來說影響還是非常大的,畢竟誰也不知道在這兩天的時間內會發生什麼事情。

所以眾人開始紛紛猜測李家的武者現在是不是處於閉關的狀態,需要兩天的時間來突破到新的境界,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對於李一葉來說還是非常不公平的。

「憑什麼他們李家說更改比賽時間就更改比賽時間?」

就在這個時候柳成仁坐不住了了,扯著嗓子大喊了一聲。

「柳先生,這是主辦方決定的事情,並不是李先生決定的!」主持人十分無奈的回了一句。

「你把我們都當成了傻子是不是?按照武道聚會的規矩,一旦武者遲到半個小時以上,就會被取消參賽資格,現在李家的這位已經整整遲到了兩個多小時,他們李家現在就應該被取消比賽資格!」柳成仁表情憤怒的喊道。

「對,取消李家的比賽資格!」

「取消李家的比賽資格!」

在場的那些觀眾似乎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紛紛開始站出來替李一葉打抱不平。

剎那間,整個會場再次陷入到了一陣山崩海嘯的呼喊聲當中,這一次可能就算是李君誠出面都沒有辦法控制局面了。 風玫到的時候,轉生池旁已經圍攏了許多人,完全忘記了當初第一批來到這裡的神界的人被人推下轉生池后,自己就將轉生池列為危險之地的防備。

不得不說,魔族那些人這一個月以來釋放的「友好」效果不錯。

風玫並沒有進去,而是隱了身份站在最外圍。

免費贈送活動主要由朕在天上飛負責,其他的都是零等級的魔族。【吾為皇】的那些等級較高的魔族都去做「導遊」去了,畢竟那邊「參觀魔界」的人手中已經拿到了美食——摻了轉生池池水的。

等那些人發現過來,難免會出現暴亂。這個時候就需要武力鎮壓了。

「王?」百里邢整個人都懵了,四下張望,他就看了一眼轉生池的方向,再回頭,剛剛還在他身邊的人不見了。

「人都差不多了吧?」

王的聲音!百里邢立即往聲音的來源看去,看到的卻是……

「老大?」

風玫:「……」她也不知道自己抽什麼瘋竟然幻化成了待我為王的模樣。

想到現在神界的人對魔族沒有絲毫的戒備之心,她這個魔王就算大搖大擺地在他們之中穿梭也不會引起任何的注意,所以,她根本就沒有隱藏身份的必要。

心中有瞬間窘迫,心念一動,便又恢復成自己的模樣:「現在召喚?」

百里邢微張著嘴,整個人已經完全陷入懵逼狀態。這難道是刀客的新技能?

沒得到回應,風玫無奈地看向四周,神界大部分人都已經聚集在這裡了。

差不多了。

不再等百里邢的回答,風玫直接使用了魔王的召集令。懶人聽書

很快,所有魔界的人都到了她的身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