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那些域外的邪靈萬萬沒想到的是,留守下來的仙人們早已心存死志,於是在域外的邪靈們迎戰上來之後,在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下,仙人們紛紛尋找到了機會,一下子便抱住了那些域外邪靈,然後大聲叫喊了一聲之後,便自爆了自身的丹田。」

「於是一個接一個的,如同核爆一般的毀天滅地的爆炸蘑菇雲升起……

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是域外的邪靈,一樣也是不能倖免,很多的域外邪靈在留守下來的仙人的自爆下,紛紛喪生。」

……

「等到那個倖存的仙人回到了人族這邊的駐地之後,便趕緊面見了人族仙人這邊的主事者們,將先遣隊所探查道的情況,總結起來,一一上報。」

「信息總結下來,有以下的幾點。」

「第一就是仙界的破損之處,是由那些域外的邪靈造成的。」

「第二,那些域外的邪靈十分的強大,在同等級的情況下,人族仙人不是他們的對手。」

「第三,那些域外邪靈的力量會感染人族的仙人,然後到了一定的時間之後,那些被感染了的人族仙人們便會同化成那些域外邪靈的同類。這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聽到了這個信息之後,不單單是人族的其他仙人們沉默了,就連現在的下界的領導者們也都同樣沉默了。

聽到了張賢華的這個信息,眾人都沉默了下來。

而張賢華自然也明白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所以也沒急著講下去,等著多給眾人一些時間,讓他們好接受消化這個信息。

過了一會之後,明炎帝國的皇帝開口問道:「那麼後來又發生了什麼事了呢?」

張賢華看了看其他人一眼,知道了眾人大概也都差不多接受了這個信息,於是便開口繼續道:「雖然這個信息足夠勁爆,但是在當時的一眾仙人的賢者們(也就是仙人當中那些領導者們的稱謂,以後直接稱謂仙賢。)看來,雖然這一次的入侵者很是強大,但仙界這邊,也不是引頸待戮的,但說到底,那些仙賢們打心底,還是有些輕視了那些入侵仙界的域外邪靈。」

黑道鬼後 「後來,仙賢們派出仙人大軍前去那個仙界的破損處征討那些域外的邪靈。」

「然後在指揮的失誤下,仙人這邊的大軍遭到了那些域外邪靈們的埋伏,除了少部分的幾個仙人逃出來了以外,整隻仙人的大軍幾近全軍覆沒。」

「在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後,那些仙賢們才知道自己等人之前輕視了那些域外邪靈。想要立即準備有效的應對之時,時間卻已經晚了。」

「那些域外的邪靈利用之前的仙人大軍作為祭品,祭煉大陣,將仙界的那個破損處擴大,於是就這樣,域外邪靈的大軍一舉進入了仙界之中。而更為嚴重的是,那些域外邪靈的帝王也來了。」

「那域外邪靈的帝王的修為,不可言述,不可表達,不可感應,不可估量。」

「就算是仙界之中最強的那個人,也不是那個邪靈帝王一合之敵,輕易的就被那個域外邪靈的帝王舉手彈指間擊敗。」

……

「緊接著再後來,仙界的仙人大軍們失去了仙賢的領導之後,節節敗退,很快便形成了燎原的潰敗之勢。」

「再之後就是域外邪靈一路高歌,輕鬆的就打進了仙界的腹地之中。」

「而且這域外的邪魔,不但沒有因為戰線的拉長而導致其後勤補給出現問題,相反他們還越打越強,因為不知為何,雖然他們是域外的邪靈,但是對於仙界的環境以及能量,不但沒有說是排外的那種不適反應,相反他們進入到了仙界之後,更是變得比他們在原來的世界,還要更加的強大。」

「那些域外的邪靈一路上以戰養戰,而且因為和他們戰鬥便會被他們的力量感染的原因,只要和他們接觸,人族這邊就會受到感染,然後變成他們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奴隸,沒有意識,沒有自由,只得作為他們的牲畜,為他們戰鬥直至死亡。」

「此消彼長之下,仙界的勢力只得一路收縮再收縮。」

「直至最後,在仙界之中退無可退的情況下,所有倖存的仙人集齊所有人的智慧,布置了一個防護下界的大陣。」

「但是凡界有多大你們也是知道的,想要布置可以防護整個凡界的防護陣法所需要的能量,那是無法想象的。」

「但是比起仙界來說,凡界才是我們人族真正的根,只有保住凡界了,我們人族才會有希望。」

「而域外的邪靈當然也知道了我們人族除了仙界,還有著下界的存在,而,哦,對了,剛剛說了那麼多,還忘記了說,雖然我們不知道域外邪靈來自於哪裡,也不知道他們的種族是什麼,沒有一點與他們相關的信息。」

總裁奪愛:囚寵佳人 「但是經過了這麼久的接觸之後,我們所能了解到的只有一點,那就是域外的邪靈入侵仙界,不單單隻是為了搶奪生存的空間那麼簡單。但他們的最終的目的是什麼我們也弄不明白,只知道對於我們人族來說,域外的邪靈就是我們的生死大敵。」

「如果是之前的妖族的話,那妖族與我們,只不過是同根同源之間的相互矛盾,但是對於域外的邪靈來說,則是兩個不相同的概念。」

「在當初的妖族的掌控之下,我們人族好歹還能有一絲生機,但是在域外的邪靈哪裡,我們人族,則是他們必須全部滅掉的存在。」

「當然,我這不是為妖族開脫,只是打個比方,證明邪靈比起之前的那些妖族畜生,還要更加的殘暴。」

「不單單是對我們人族,就算是他們自己的內部,只要有邪靈受傷或者是衰弱,都會被其他的邪靈給吞噬。對於邪靈來說。」

「而那些域外的邪靈知道了我們人族還有一個下界存在以後,佔領了仙界的他們的下一個目標,自然就是我們人族的根本,下界。」

「於是,在域外邪靈的帝王的帶領之下,無數的域外邪靈從那個仙界破損的同道當中出來,源源不斷的進入到仙界之中,對仙界中人族的勢力範圍步步緊逼,想要乘此機會,一舉拿下人族仙界中的勢力,然後再趁勢入侵人族的根本,下界。」

「在域外的邪靈通過感染人族,將人族變成他們的奴隸的途徑,域外邪靈也知道了人族這邊將要布置防護下界的陣法,於是便向人族這邊發起了更加猛烈的攻擊。」

「一時間,人族這邊岌岌可危。所以後來為了防護陣法能夠順利的布置成功,無數的倖存下來的仙人們,紛紛以各自自爆為代價,在將那些域外邪靈擊退的同時,利用自己自爆時所產生的龐大的能量注入到防護陣法之中。」

「就這樣,防護下界的防護陣法,在一眾仙人同胞們奮不顧身的自我獻身的情況下,一點一點的被加固充實完成。」

「而我們這批所剩下的,則是仙界之中最弱小,最無能的那一批人。」

「為了給我們爭取突圍的機會,為了給我們人族留下一絲希望,那些比我們強,比我們能力大的先輩們,紛紛奮不顧身,前去自爆,只為了能夠為我們爭取那麼一絲絲的機會。」

說到這裡,張賢華有些泣不成聲,似乎是到了極度傷心的地步了一般。

而其他在場的人族的高層們,則是紛紛的沉默下去。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 病房內的氣氛十分的壓抑,就連呼吸,好似都變得沉重和困難了一般。

但終於,還是之前的那個明炎帝國的皇帝率先開口道:「其實還是我們人族安逸的時間太久了,一直以來,我們人族就是一個善於忘記過去的種族,以至於到現在,我們都已經忘掉了千百年前先輩們為我們爭取生存的機會的奮不顧身的光輝事迹。」

「安逸和平的生活,不但磨平了我們人族進取的心,更是磨平了我們人族那不畏艱險,不畏磨難的強者的心。」

「在數千年前,我們人族當時還處於妖族的統治之下,在當時,我們人族在妖族那裡,連畜生都不如,只能作為他們的食物,不但每日供他們食用,而且還要供他們為樂。」

「當然,我並不是說我們人族又有多高大上,在現在,我們對於我們養殖的那些牲畜的看法,就如同當時的妖族對我們人族的看法。」

「弱肉強食,物競天擇,這世界本就是一個強者生存,弱者淘汰的世界。」

「數千年前,我們人族作為妖族的血食,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但是憑著我們先輩們的不服輸,不求饒,不畏懼那如同深淵般的磨難的強者的心和執著。在付出了無數的鮮血與生命之後,我們人族終於趕跑了妖族,從此成為了這片大陸上的主人。」

「我們人族自從誕生以來,一直都是多災多難。數千年前,我們人族面對妖族的那種強大的對手,我們都不曾恐懼,都敢於和他們拚命,那又更何況今天的我們呢?」

「比起數千年前,現在的人族,不知道要比當時強大了多少倍。所以面對這域外邪靈的入侵,我們又何必要恐懼呢?」

「同胞們,恐懼並沒有任何作用,恐懼只會拖累我們,拉我們的後腿,讓我們失去變成強者的心。」

「我們的敵人不是域外的那些邪靈,我們真正的敵人,從來都是我們自己,只有我們戰勝了我們自己,我們才能戰勝其他的任何比我們強的物種。」

「同胞們,請抬起頭來,恢復我們自己的自信心,千百年前,面對妖族,我們沒有認輸,千百年後的今天,我們一樣不會認輸。讓我們一同攜手,共度這個難關。」

明炎帝國的皇帝的話,讓眾人的都重新燃起了信息。

就連重傷中的張賢華也是一樣,在聽到明炎帝國皇帝的話之後,也是回想起了數千年前自己跟隨著那些人族先輩們和妖族戰鬥時的熱血場景,想起了當年的自己的意氣風發。

想起了自己和妖族戰鬥時的勇往直前,不曾後退一步。

回想起當初的那些事迹之後,張賢華也漸漸地從域外邪靈的陰影之中,走了出來,恢復了自己作為一個人族勇者的心。

張賢華重重的點點頭道:「這位說的不錯,一直以來,我們人族都是從風雨中經歷過來的,我們人族度過了多少的磨難。相信就算是這一次,只要我們能夠攜起手,我們一樣也是能夠度過這個難關。」

緊接著,在初步交代完了情報之後,下界的一眾眾人便離開了病房,讓張賢華好好的休息恢復。

出了病房之後,一行人又趕緊回到當初開會的地方,商討對策。

雖然在病房裡面大家講得熱血沸騰,但是光是有熱血還是不夠的,還得要做出實際的動作。

反正不知道這一行人到底是商量了一些什麼之後,只知道從會議室裡面出來之後,一行人的臉色都是十分的凝重。

到了這個地方,時間的流速又再一次的加快,在葉晨的眼前,就彷彿按下了快進的按鈕一般,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是一閃而過。

雖然時間的流速被加快,但是葉晨也知道,從人族的那些領導者開會了之後各自回到各自的領地之後,便下令開始了徵召軍隊,同時不計代價的花費大量的資源來培養人族的修士,讓那些修士在短短的時間內,境界快速的上升。

於此同時,那些躺在病房中的受重傷的仙人們也紛紛的恢復了自己的傷勢醒了過來。

然後這一批人又聚在了一起,召集了下界的所有強者,又一次開了一個大會。

在這一次的會議之中,這一眾仙人合力,一起感應了一下下界之外的那個防護陣法,結果卻得到了一個令人心思直接沉落到谷底的答案。

在這些年的域外邪靈的不間斷的瘋狂攻擊之下,下界外的那個防護陣法已經岌岌可危,看樣子似乎隨時都能被攻破似的。

再一次加大力度的仔細查探一番以後,最後得出下界的防護陣法,最多還能堅持三年左右的時間,三年之後,防護陣法就會破碎,然後域外的邪靈就會攻進來。

得到這一消息的眾人雖然心裏面早有準備,但是還是忍不住的一陣心慌。

不過在經歷了一會短暫的心慌之後,大家又冷靜了下來,開始抓緊商量對策。

流雲淚 其中除了再一次加大徵召軍隊的力度以外,還再加大一次資源的投入,讓更多的人族修士的修鍊速度更加快上幾分。

至於這一批從上界的劫難之中倖存下來的仙人,主要的擅長的方向也都是關於陣法,封印,戰略,策略等等方面的智慧型人才,本身他們的戰力就不高,但是相比起戰力來說,尋找到解決域外邪靈的辦法,才是人族目前最重要的事務。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在上界的時候,其他的仙人們會拚命的為這些智慧型的仙人們爭取突圍機會的原因,因為他們代表了人族的未來,代表了人族能夠度過這一次難過,繼續生存下去的希望。

這些仙人在經過了半年多的商討,又經過了半年多的驗證之後,最後布置得出了一個可以短暫集齊世界上的所有力量,一瞬間將那些域外的邪靈標記,通過空間的法則,將其移出到這個世界之外,然後再借用天地之力,形成無上的封印,將那些域外的邪靈封印起來。

而想要執行這項計劃,那麼所花費的代價就十分的巨大,大到有些讓人從心裏面都十分難以接受的地步。 而之所以讓人打從心裏面難以接受的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要想這個計劃完成的話,那麼現在的人族都將會十不存一。

因為雖然這個陣法的確是可以解決掉域外的邪靈,但是這當中卻有一個缺點,就是因為域外邪靈不是這個世界的,而這個陣法所運轉的規則,主要還是借用這個世界的規則,所以當陣法啟動之後,陣法就無法的主動標記那些域外的邪靈,因為他們的體內沒有一絲一毫的這個世界上的印記,沒有這關聯的東西,所以自然就無法標記。

而解決這個辦法也就只有一個,那就是人族主動和他們去接觸,就如同他們的力量會感染人族一樣,人族的力量也會印在他們的體內,這樣的話就意味那些域外的邪靈,也就有了和這個世界關聯的一點,陣法也就有了可以標記那些域外的邪靈的能力。

而只要能夠標記上那些域外邪靈,除非是離開了這一個世界,那麼之後無論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的那一個角落,都會被借用天地之力的陣法感應到,然後強制傳送到世界之外,然後封印起來。

而這也就意味著,人族這邊,最少也要出動數量近乎和域外的邪靈一樣多的人,來當敢死隊,前去和域外邪靈戰鬥,並且與之肢體相互接觸。

而從上界歸來的仙人們的情報之中來看,直到他們回到下界之前,那些入侵到仙界的域外邪靈的數量,就近乎有八十億那麼多,而這麼久的時間過去了,也就意味著來到這個那些域外邪靈的數量將會更多,也許是百億,甚至幾百億不等。

而人族,在經歷了這麼多的磨難之後,發展到現在,全大陸也不過就四五百多億人多一點。

而且因為千百年前的規定,要過上好的,富足的生活,這麼多年以來,大家都是有意的控制人口的數量。所以沒那麼多的人願意去生育更多的後代。

現在,這些上界的仙人們尋找出的方案的代價這麼大,無論是誰,都下不了這個決定。

一些下界的領導者們艱難的開口問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

上界的仙人們搖了搖頭道:「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

「我們也是人族,同為人族,要是能夠找到更好的辦法的話,我們當然也不願意去付出這麼多人生命的代價,去完成這個任務。」

「在上界,除了現在的我們僅剩的這一點人以外。其餘的將近幾億的仙人同胞們也都遭到了那些域外邪靈的毒手。」

「而比起之前我們人族的敵人妖族來說,域外的邪靈的殘忍程度,還更加強上幾倍還不止。」

「要是被他們徹底進入到下界的話,那麼到時候犧牲的人數,可能就不止這麼一些,會更多的多。」

「因為你們也可以想想,請上界的都是仙人境界的修為的一億多人族,都遭到了域外邪靈的毒手,最後不得不拼盡所有的代價,才只剩下我們現在的這麼一點人逃脫。如果要是被他們入侵到下界的話,那那些域外的邪靈,就會像是餓狼進入到了羊群之中一樣,後果是什麼,想必不用我說,你們應該也都知道。」

「而且不單單是如此,我們還要做好最後的萬全的準備,現在距離域外邪靈徹底破開下界的防護陣法,還有兩年的時間,在這兩年當中,我們不單單是要集齊全世界的力量,將全世界的所有物資,所有資源全都投入到陣法所需的裡面。」

「其次,從現在開始,你們各自回去之後,就要立馬開始從全大陸的人口裡面,將所有的孩子以及天賦強的那些人篩選出來,然後將人族現在所有的功法,資料,以及對於他們來說足夠他們生存修鍊上千年的資源都集中在一個地方,然後我們布置天地陣法,將哪裡設置絕密的隱蔽陣法,然後他們就將作為我們人族的火種。萬一計劃失敗的話,那我們人族,至少還有能夠延續下去的可能。」

……

交代完這些所有的事情之後,大家的心情都十分的沉重,一臉陰沉的回到了以及的國家以及領地。

鬥翠 雖然大家都不想,但是在最後,大家都還是一致決定,在第二天的時候,便將所有的消息給公布出來。

雖然域外邪靈的事情早在十一年前的時候,大路上的那些頂層的領導者們早就知道了,並且也開始早早的就準備應對的措施。

但是還是為了防止在人群之中引起騷亂以及不必要的麻煩,雖然開始了應對的措施,但這些措施也都是悄悄的隱蔽進行之中。

不過既然現在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距離域外邪靈入侵下界的時間所剩下僅僅只有兩年。所以再繼續隱瞞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

當域外的邪靈入侵的這個消息在第二天的公布之後,雖然還是引起了一些騷亂,一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人趁勢而起,說這些都是陰謀啊等等之類的,煽風點火,想把事情鬧大,然後從中獲利。

但是事情的發展,卻往往出乎人的預料。

當這些扇風點火的人四處火上澆油的時候,還沒等國家以及組織的力量出手,就已經被其旁邊的一些有識之士鎮壓。

因為其實早在十年前的時候,國家的那些大動作,早就引起了大家們的關注,在有意無意的調查之下,有些事情已經不言而喻。

所以從早早的時候,大家也都不約而同的有了一些共識,更何況。對於現在的人族來說,基本上都可以說是人人修鍊的時候,既然人人都可以修鍊,那麼無論是見識還是智慧等方面,又豈是那些煽風點火的人所能誤導的?

而且尤其是在這種事情,最重要的是不想著為即將到來的大事出一份力也就算了,居然還想著要添亂。再加上因為域外邪靈的事,大家心裏面都有著一股氣,現在你出來鬧,不打你打誰。

於是整個大陸上都出現了這樣的十分相同類似的一幕,一個又一個的地方,只要有人煽風點火,想要搞事情,但很快卻又被其他的人給打壓下去。

…… 所以,在域外邪靈的事情公布之後,並沒有引起理論中的軒然大波,相反,在大部分人的配合之下,相關的準備工作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該準備物資的準備物資,該抓緊修鍊的抓緊修鍊,該配合篩選人族最後的希望的倖存者的配合。

反正總的來說就是出了極少的一分部想要扇風點火的,其他的人都在默默地準備著,等著兩年後的那個域外邪靈的入侵。

時間飛速的流逝,很快便來到了兩年之後,此時的人族早已準備完了相關的準備工作。

按照估算,就在這今天,域外的邪靈就即將要突破下界外面的防護陣法,入侵到下界之中。

對於域外邪靈的信息,人族這邊基本上早有耳聞,雖然心中有些慌亂,但表面上卻都還是一副鎮定的模樣。

……

終於,隨著時間的過去,在人族大軍的嚴陣待發下,天空突然冒出了五彩斑斕的光芒,就如同極光一般,那些出現在天空中的光芒如同無邊無際,綿延無邊的巨龍一般,不停地在天空之中滾動。

看到這一幕,人族這邊自然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域外的邪靈大軍正在攻擊突破下界的防護陣法,而且也就只有在防護陣法快要堅持不住破碎的時候,天空之中才會發出這樣五彩斑斕的光芒。

隨著天空中一陣炸耳的如同雷霆一般的聲音劃過,人族大軍這邊能夠清楚的看到天空之中那原本不停的閃過五彩斑斕般的光芒突然從某一個地方為原點,然後慢慢的擴散開來,一點一點的消失不見。

緊接著不久之後,天空慢慢的變得黑暗了起來,從之前的那個光芒消散的原點開始,一點一點的黑色從那裡出現,黑暗就此降臨了世間。

人族的大軍這邊,沒有等待著被動的迎戰。

相反,在看到域外邪靈開始在天空中出現的時候,在人族的大能的帶領下,人族的大軍這邊主動的向那些域外的邪靈發起進攻。

一開始的時候,人族這邊的主動出擊確實給域外的邪靈造成了一點混亂,因為在這兩年的時間中,域外的邪靈通過那些被自己感染同化的那些人族哪裡之後,關於下界和仙界的問題。

在他們看來,下界只不過是仙界的預備地方,只有當在下界的修為到達某一程度之後,才會飛升到上界之中。

但是域外邪靈以摧枯拉朽的態勢,輕鬆的就橫掃了人族的頂尖戰力,仙界。所以對於下界,在域外邪靈看來,自己等人出動,不過就是如同郊遊一般,輕輕鬆鬆。

但是也是讓域外邪靈萬萬沒想到的是,下界的人族這邊不但沒有像想象中的那樣,如同老鼠螻蟻一般,四處的找隱蔽的地方躲藏起來。反而敢主動出擊。

……

雖然人族這邊的主動出擊造成了域外邪靈那邊一點混亂。但畢竟域外邪靈的實力強大,是無法想象的。

因為就算是在上界之中,以人族的那些仙人都無法抵抗域外邪靈的進攻步伐,又更何況是還沒有修鍊成仙的人族呢?

所以在這樣的輕視的心理之下,域外的邪靈便被人族這邊給發了一個措手不及。

而人族這邊也沒有說是分開單獨作為,相反都是列陣在一起,根據著這幾年當中,從上界的那些仙人集齊所有人的想法,優化出來的殺陣。

雖然比起域外邪靈那邊,人族的單體實力不高,但是憑著列陣的力量,陣法中的所有人族的實力都聚集在一起,實力也並不比域外邪靈弱多少。

但是,陣法的力量始終都是外力,一開始的時候,人族這邊確實和域外邪靈打得不相上下。

但隨著時間的過去,人族這邊不但要耗費這巨量的體內靈力的消耗,同時還要負擔這精神的消耗,很快陣法便出現了漏洞。

域外邪靈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當即便立馬加大了攻擊的態勢。

雖然人族這邊及時的反應了過來,補充了新的預備人員上去,將陣法及時的修補好。

但是,同樣也還是有幾個人族的方陣被域外邪靈突破,進攻到陣法之中。

以雙方單體一個是天,一個是地的天差地別的實力差距。

域外邪靈進入到人族的方陣之中,就如同狼群進入了羊群一樣。簡單輕鬆的就了解了人族。

不光是如此,域外邪靈還利用自身的特性,將那些被自己接觸過的人族感染,迅速的同化,變成自己這邊陣營的炮灰。

與數千年前的妖族那些不同,域外邪靈就如同天生就是為了殺戮所生的一般,對於域外邪靈來說,他們並不需要其他的種族做什麼,也不需要所謂的其他種族的地盤啊,修鍊的資源啊等等之類的。

對於他們來說,只有殺戮,才能讓自己滿足,才能讓自己快活。

殺戮,乃是域外邪靈本性中的本性。

所以現在的人們也是信了之前那些仙人說的話。

數千年前的妖族,雖然也好不到哪裡去,但是人族好歹還有一線生機。

但是這數千年後的的這個域外的邪靈,對於人族,就只有簡單的殺戮的慾望,除了被自己同化的那些人族以外,其餘的人族都皆盡殺掉。

而那些被同化的人族最後的命運也都是一樣,域外的邪靈在覺得他們沒有作用了之後,也是一樣將他們殺掉,取樂。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