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張龍還是非常的不死心,原本她的身手就非常厲害,後來又跟了鄭家大少爺,所以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虧。

「沒什麼可是的,遇到這樣的事情,該低頭的時候就得低頭,天底下並不是我們最大的,你要看清楚這個天下比我們厲害的人多的是,如果要跟所有人都爭強好勝,恐怕我們鄭家早就不復存在了。」鄭秋說完之後就上車了,反正話給你扔在這裡了,這個人連我們鄭家都惹不起,更不要說你們區區一個張家了,如果真的想要回去報仇的話,我也不攔著。

剛才鄭秋之所以攔著張龍,為的就是自己的性命,他們這種豪門公子哥兒,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性命了,如果張龍真的惹怒了李天,沒準他鄭秋也出不來。

「龍哥,還是趕緊上車吧,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虎哥還得趕緊送醫院呢。」另外一個保鏢這時候也看出了張龍不敢進去,趕緊推了他一把,給他個台階兒,要是讓張龍繼續在這站著的話,實在是太尷尬了。

李天站在窗檯邊看著車隊離去,轉過頭來就看著自己的這些手下,平時一個個的耀武揚威的,對普通人來說他們是很厲害的,可真碰到這些硬茬子幾乎都沒有用處呀。

「李爺…我們…」莊嚴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本來這個事情就是他們弄出來的,現在又是老大幫忙給擺平的,老大想怎麼罵就得怎麼罵。

「行了,這個事情也怪我不好,以後我也該給你們規範一下,收費貴不要緊,但是一定要用真傢伙,包括我們手下的這些買賣,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你們都得想明白,雖然咱們都是遊走在灰色地帶,但是灰色地帶也有灰色地帶的規矩,有些事情做了就沒辦法回頭,把幫派當中的黃賭毒交給其他人去做,我們只是抽成。」李天雖然收了他們當小弟,但是這些人平時都幹什麼,李天是不知道的,所以今天也得給他們規定好,免得以後自己混大了,還得被他們拉下水。

斧頭幫最主要的經濟來源就是保護費了,第二個經濟來源就是黃賭毒了,現在李天一句話就要砍掉黃賭毒,這對於斧頭幫來說有些過分了,不過剛才的事情他們也看到了,李天在他們的心中就是天,能為了自己的兄弟得罪湘江鄭氏家族,這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跟著這樣的老大混,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李爺,平時的時候我們也沒有做太過分的事情,軍火和毒品這一塊我們都是不碰的,在內陸地區誰敢做這一塊幾乎就是找死,我們做的都是一些邊緣地帶的,收點保護費,收個場地費什麼的。」莊嚴給李天倒上了一杯茶。

「你們知道這一點就好,兩個星期之內把整個幫派整頓一下,周圍那幾個幫派也給他們說清楚,讓他們也整頓一下,如果以後再發生類似的事情,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李天也算是給他們下達了命令了,所以這些人也都知道以後該怎麼做了。

市場街地下賭檔。

這裡本來就是斧頭幫設置的一個賭檔,但是李天下達命令之後,斧頭幫就把這裡讓給了附近一個街區的混子,這傢伙平時在周圍也有些勢力,斧頭幫也算是跟他有些交情。

「張哥,您是不是開玩笑呀?您在這裡每天日進斗金的,現在竟然要把這地方一千萬盤給我,讓我入股,這不是開玩笑吧?」這混子有些不明所以,這地方可是絕對賺錢的,斧頭幫怎麼捨得讓別人插一手呢?當初有幾個幫派混戰,聯合起來對付斧頭幫,為的就是這塊地盤。

「哪那麼多的廢話,這是我們李爺的命令,這地方以後就是你的了,每年我們抽成六成,平時我們就找人在這裡看看賬本什麼的,別指望蒙我。」斧頭幫做事就是這麼霸氣,別人明明是入股五成的,斧頭幫一年到頭什麼都不管,還要抽六成的利,這也就斧頭幫能幹的出來了,換成別人的話,估計這混子也不會跟他們合作的,但是現在整個肥桃縣都是斧頭幫的天下,如果想要賺錢,就得跟在斧頭幫的後面,要不然那就等著猴年馬月去賺錢吧。 「張哥,你慢走。」合同算是簽完了,這貨後頭立刻來了一個漂亮的轉身,對著自己身後的兄弟們做出了一個勝利的手勢,以後他們可不是隨處亂竄的野幫子了,這可是有了自己的地盤兒了,而且還是油水很大的場子。

除了這個地方之外,肥桃縣還有十幾個地方被斧頭幫交割出去了,按照李天的指示,如果是有些不可告人的地方,那就直接轉讓出去,如果還能夠擦邊經營,我們就自己先干著。

其實斧頭幫的高層一點兒都不心疼,他們早就看上了另外的一個門道,那就是銷售神水了,雖然每個月只有一百瓶,但是這東西每年就可以好幾千萬,這還是現在這個價格呢,據說以後每年都能賣到好幾億。

而且李天的意思也很明白,讓他們從這些俗物當中抽手,好好的訓練一下自己的身體,這次湘江鄭家不管是來找麻煩也好,還是咱們坑人家也好,如果咱們這裡有幾個能拿得出門的人,估計湘江鄭家也不會胡來,整個幫派上下前幾名的打手都上了,結果被人家給收拾一頓,這就說明了一個很大的問題,你們這個幫派不中用呀。

不過整頓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當天晚上,李天倒是接到了王老爺子的電話,據說湘江鄭家的人在省城開始四處調查李天,雖然不知道李天的名字,但是卻拿出了一個照片。

照片很快就被王家的人送到了李天手上,這是李天在出門的時候被照的,看來湘江鄭家還真是下了力氣了,要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拿到自己的照片呢? 給你所有 原本就沒有想過這事情會那麼容易結束,湘江鄭家怎麼說也是有頭有臉的大家族,跟斧頭幫這樣的小角色自然是不會認輸的,這位鄭秋少爺嘴上說的好聽,心裡肯定是想以後找回場子的。

對於他們這些人的想法,李天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如果他們敢於來找麻煩的話,李天直接碾壓過去就是了,這就是有強橫武力的優勢,任何陰謀詭計都抵不過絕對的實力,這一點李天可是非常清楚的,如果湘江鄭家敢於找麻煩,那就讓他們看看老子的拳頭,絕對不是跟你們鬧著玩的。

王家同時送來了另外的一個消息,那就是湘江鄭家來魯東省的原因,魯東省的珠寶市場也算是一塊肥肉,地處華夏經濟發達地區,珠寶市場的份額也是卓年提升,但是魯東省卻沒有一個能夠執著牛耳的人物,可以說湘江鄭家看上了這片市場,想要對這邊進行一番整頓,不過湘江另外一個大家族也看上了這裡,那就是跟李天有一面之緣的秦氏珠寶。

湘江秦氏珠寶雖然不如鄭氏集團厲害,但也算是排名前十的大家族,在資金和貨源方面並不比鄭氏集團少多少,尤其是在內地的合作方面,可是很不錯的。

想到湘江秦氏珠寶,李天就想到了張萌那個溫文爾雅的表姐,看來秦氏珠寶在大陸的代言人應該就是那位秦小姐了。

很快李天就收回了自己的思緒,這玩意兒跟自己沒什麼關係,說句不好聽的,人家那是神仙打架,咱們這些凡人就別操心了,秦氏珠寶也好鄭氏集團也好,人家都是身價幾百億的大集團,自己全部家產加起來也就幾億而已,跟人家不是一個檔次上的。

不過李天卻是想到了另外一個小人,沒錯,就是小人,這個小人就是顧亮,這個傢伙當初可是跟著那位鄭秋少爺的,鄭秋少爺走的時候,顧亮分明看到了自己,可是這傢伙竟然當做不認識自己,也真是害怕極了,恐怕就怕自己把他留下吧。

「你說什麼?顧家現在不在肥桃縣了?」李天叫人去打聽顧亮家裡近來的情況,沒想到竟然得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顧亮全家都已經甩賣了肥桃縣的所有資產,現在全部都搬到省城去了,包括顧家剛剛開業的珠寶城,現在都已經是別人的了。

「小的也奇怪呢,本來顧家在咱們縣城還是挺有名的,可我去了好幾個顧家的買賣,現在都不是顧家的了,都已經換人了,據說都是半個月左右的事兒,而且甩賣的價格還都不高,至少被人壓價一成。」打聽事兒的小弟也感覺奇怪呢。

「李爺,還有個事情,好像是顧家的少爺,曾經去看守所看過趙康,具體時間我也不是很清楚了,應該是在他們甩賣資產之前,這是原來顧家店裡的一個老夥計告訴我的,這消息應該沒有假,要不我托關係去看守所看看他們的記錄?」這小弟忽然又想到了另外一個事情。

「不用了,你做的挺好,這錢拿去喝點什麼吧。」李天說完扔出了一千塊錢,小弟高高興興的下去了。

看來顧亮全家離開肥桃縣並不是偶然,他們應該是在趙康的嘴裡得到了什麼,已經知道自己成為斧頭幫的老大了,而且在肥桃縣還能呼風喚雨,所以顧家應該是害怕自己對付他們,趕緊的處理了在肥桃縣所有的資產,真是有點小題大做了,顧亮在李天的眼裡什麼都不是,雖然兩個人有些過節,但是還不到這個份上,跟趙康完全是不一樣的。

不過走了也就走了,反正李天也不希望再見到顧亮那個小人了,對於這樣的人還是離得遠一點兒比較好。

本來李天以為湘江鄭家的事情就這樣過去了,沒想到剛剛過了一天的功夫,李天吃飽了飯在外面溜達呢,就感覺到周圍有一絲涼氣撲來,這絕對不是天氣的原因,應該是修鍊了一些陰毒武功的原因,這樣的人終生修為有限,對付一般的人還是可以的,但是跟李天這樣的人如果對戰,那是沒有一點勝算的。

李天走到了公園的最深處,一般人不會到這裡來,主要是因為這邊還沒有修繕完畢,所以這裡基本上沒什麼人,選擇在這個地方解決恩怨也是非常不錯的。 「讓我來看看,還真的是老熟人呢,張龍對吧,當初你們家少爺讓你走,你倒是聽話了,為什麼不繼續聽他的話呢?現在的事情到底是代表你呢?還是代表湘江鄭家呢?」李天看了看周圍,竟然出來了三個人,看來這小子是找了幫手了,自己當初的身手他也看到了,也知道自己過來,不可能討得便宜。

「這是我們張家自己的事情,和少爺沒有關係,這兩位是我的叔父,如果你想活命的話,自己自斷一臂,賠償我們兩千萬,這個事情就算這樣過去了,要不然的話,今天你得死。」可能是有了舒服撐腰,這個傢伙今天竟然囂張的很。

「要價不低啊,兩千萬我有的是,只不過我不願意給你,至於我的胳膊,恐怕你們整個張家也換不了一根毫毛,我最煩的就是你這種躲在長輩後面叫喚的人了,有種你那天為什麼不自己留下來呢?跟我單挑呀,那我還能佩服你一下呢,現在看來也是個沒用的貨。」李天笑呵呵的說道,對於這樣的人真的是看不起,那天連個屁都不敢放,現在自己家裡來了大人了,牛氣的了不得,有什麼了不起的。

「放肆,傷了我們張家的下一代,現在竟然還敢如此的口出狂言,今天我就教訓教訓你,看看你這小子到底有幾斤幾兩,等會兒就把你的骨頭一塊一塊的掰斷。」站在張龍身後的這個傢伙開口了,李天抬頭看了這傢伙一眼,這至少得有入門八段的實力了,看來這張家絕對不是徒有虛名呀,怪不得湘江的大富豪都願意找他們家裡的人當保鏢呢,那可是真正的有實力啊。

「你這三個別在這廢話,有意思嗎?要麼就一塊上,要麼就一個一個來,不管你們怎麼來,最後都是一個結果,我一會兒還得回家睡覺呢。」李天根本就沒把這幾個人放在眼裡,就算是李天現在不能調動全身的力量,但戰勝他們三個還是沒有問題的李天,現在隨手間就能夠發出入門九段的力量,而且李天還懂得一些秘法,雖然真正的能量也就是初級武者左右,但是卻讓那些人看的有高級武者的實力,比如那位龐叔就錯以為李天有高級武者的能力。

李天在觀察對方的時候,對面張家的這兩個長輩也在觀察李天,按照他們的猜測,李天至少得有入門八段左右的力量,這兩個張家長輩一個有入門八段,一個入門九段,所以他們兩個認為幹掉李天是很容易的事情。

「既然你找死,這就怪不得我們了。」這傢伙說完就飛起一腳,看那個速度絕對是李天遇到的勁敵呀,李天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上之後,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麼快速度的人,不過就算這樣的速度,李天也完全能看得清楚。

一腳飛過去沒有踢中人,讓這個傢伙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趁著這傢伙心神有些慌亂,李天一腳掃了過去,這一腳的速度超過初級武者一段,所以這傢伙根本就沒有辦法躲過去,雖然預測到李天提什麼地方了,但他的速度不如李天快。

「該死的竟然偷襲。」李天暗罵一聲,只能是無奈收回了自己的腳,這邊有一個高手,那邊還有一個呢,當李天對付一個的時候,另外一個看情況不妙,竟然是偷襲了,按說到了入門九段這個層次,怎麼著也得自重身份怎麼可能會偷襲呢?

這個時候,張家的兩個人終於是認真起來了,剛才僅僅一招,如果被李天體重的話,估計現在那個傢伙就會被廢了,現在兩個人把李天圍在中間,至於張龍那個小子早就跳到外圍去了,以他的身手,根本就沒有那個能力在這裡,如果在這裡的話只能是礙事兒。

「啊!」其中一個傢伙大叫一聲,但是這傢伙卻沒有動,這是他們早就商量好的戰術,一個人大叫一聲,讓中間的獵物以為他要發動進攻,所以這個人的注意力就全部都集中到他的身上,其實發動進攻的是另外一個人。

砰!!

這一腳踹的很結實,估計那傢伙的骨頭都要斷了,大叫的這個人卻停不下來了,因為他太吃驚了,本以為挨打的是李天呢,結果挨打的是他的兄弟。

「怎…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不上當?」這傢伙結結巴巴的說道。

「這世界上很多事情就是你不了解的,你這輩子最不該做的事就是來找我的麻煩,現在這傢伙估計快不行了,輪到你了。」李天在地上擦了擦自己鞋上的血,一腳就把一個入門八段的人給廢了。

「別,咱們別打了,我不是你的對手,我認輸了,求你饒我一命,以後我再也不來找你的麻煩了。」畫風一變,這傢伙竟然是跪下來了,這都是李天沒有想到的。

「你這個小王八蛋,還不趕緊給我過來跪下。」這傢伙還沒忘記讓遠處的張龍也過來,事情全是這個小混蛋搞出來的,張龍知道這個時候就算自己逃跑也跑不了,只能是硬著頭皮跪到了李天的面前。

「呵呵,今天這個事情倒是有些樂呵的,剛才你怎麼跟我說來著?好像是要我一根胳膊,還得讓我賠償你兩千萬,我這個人做事比較公道,這樣好了,你們叔侄兩個一人一隻胳膊,下面的那個人我就不給他算了,然後每人賠償3000萬吧,多少我也得漲點利息呀。」李天笑呵呵的說道,他的話讓這叔侄兩人有些崩潰,練武之人如果少了一隻胳膊,基本上跟廢了差不多3000萬就是他們這一輩子的積蓄了,少一隻胳膊之後,以後也沒辦法賺錢了。

李天提出來的這個條件表面上沒有要他的命,其實比要他的命還要可怕,回去之後家裡也不會撫養這樣的廢物的,肯定會把他給拋棄的,以後自己這輩子算是完了。 「前輩,可不可以商量一下,我願意出4000萬,買下我這隻胳膊。」猶豫了半天,這傢伙說出了這樣的話。

「4000萬少了點,你這是看不起你自己啊,怎麼說你也是堂堂湘江張家的高手,一隻胳膊才值一千萬嗎?要飯的胳膊都比這貴呀!如果你肯出6000萬的話,我就饒了你這隻胳膊,給你十分鐘的時間去借錢,如果你真的沒有的話,那我也愛莫能助。」李天的話讓張家這個傢伙哭笑不得,他自己真的是拿不出6000萬現金來,這些年也賺了不少的錢,可在湘江那裡都買了房子了,現在只能是打電話給放高利貸的,希望他們可以給自己錢,只要不少了右手以後還能把錢賺回來。

「你小子別看我,這次的麻煩都是你惹出來的,回湘江我饒不了你,這6000萬我自己湊出來都有些艱難,我是顧不了你了,你自己想辦法吧。」就算是親叔侄,這個時候也得有近有遠,這個老傢伙自己湊6000萬都要變賣家產,更何況自己的侄子了。

張龍哭喪著個臉看向李天,他才剛剛出來時間不長,就算是年輕一代身手比較好的,可除了當保鏢之外,也沒有其他的收入,鄭家給他的工資算是比較高的,年薪300萬,今年僅僅是第三年而已,雖然平時也能跟著鄭家大公子買股票賺一點,可全身上下的錢只有一千多萬。

「你老看著我幹什麼?跟你的叔叔學學,該去打電話就去打電話,你老看著我也看不出錢來,這事情可跟我沒關係,我又沒讓你到這裡來給我送錢,是你自己過來的,當初我可是跟你說了,要是再讓我看見你這可就沒那麼簡單了,現在給你要的也不多,無非就是3000萬加一隻胳膊,如果你拿不出來的話,那就兩隻胳膊一條腿,這個事情就算完了。」對付自己的敵人絕對不能手軟,現在李天就是這個思想,要是就這樣把這傢伙放了,誰知道以後還有什麼亂子。

張龍這個時候一腚就坐在地上了,自己這不是作死嗎?當初都沒事情了,非得過來要報仇,現在可好了,上哪去給人家弄3000萬去呀,如果拿不出錢來,那就是兩隻胳膊一條腿,到時候自己還剩下一條腿,那還不如死了呢,就這樣的一個廢人,家族連看都不會看的。

「這位爺,錢我已經弄到了,打到哪個賬號里啊?」還是老一輩的人比較有辦法,幾分鐘的功夫已經是弄到了6000萬,雖然把自己所有的資產都給抵押了,但是只要自己這個人沒事兒,以後就能慢慢的賺錢,這些錢就是以前賺來的,以後再去賺就是了,可如果真的剁掉了一隻胳膊,以後可就真的麻煩了。

李天隨手把自己的手機給他看了看,然後這傢伙一點兒一點兒的對比賬號,就怕說錯一個數,按照這位爺的習性,就算是輸錯了,肯定也是自己的事兒,沒準還得讓自己去弄6000萬,到時候把屁股賣了也弄不來。

「行,你這活乾的不錯,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李天說完,這老傢伙就感覺到手上一涼,左手的小手指已經不見了,幸好自己還算是習武之人,對於這樣的疼痛還能忍得住,要是換了普通人的話,估計早就狼嚎起來了。

「謝這位爺開恩,不知道在下可以走了嗎?」忍住手指的疼痛,說道。

「請便吧,這裡沒你什麼事兒了。」一隻手指頭外加3000萬,李天現在已經是夠本兒了,對於這樣的人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二叔…」張龍絕望的叫了一聲,希望自己這二叔可以管管自己。

「滾…」這位二叔背起早已斷氣的兄弟離去,傳來的只有這一聲罵聲。

「李爺,我只有這一千多萬,我一分錢都沒有留,我全部給你了,求求你饒我一命吧,我以後賺了錢也是你的,我賺錢還錢不行嗎?」張龍知道自己現在什麼辦法都沒有了,只能是一個勁的給李天磕頭,希望李天可以網開一面。

「你說這個事情又不是我逼你的,當初我早就跟你說了,別回來找我尋仇,你自己不相信呀,把你自己的錢花乾淨了不說搭上你一個叔叔的命,還得讓另外一個叔叔少了一根手指和6000萬,你說你這不是作死是什麼?現在不讓我砍你的胳膊,又給我說你沒有錢,你還想要賺錢還給我,你賺錢的能力很強嗎?」李天一邊查賬一邊說道。

「我可以去當保鏢的,我每年都在鄭家給他們當保鏢,每年有300萬的薪水的,以後我一分錢也不花,我全部都存起來,全部給你還賬,我在湘江還有一座物業,能值300多萬。」這傢伙把自己所有的能力都說了出來,最終也沒有讓李天滿意。

「不好意思,這些東西都不能打動我,你是回來找我尋仇的,估計在你那邊也有很多人知道,如果讓你明天大搖大擺的出現在街面上,以後要是得罪了我的人,恐怕會找一大堆人上門尋仇,因為尋仇之後並沒有什麼事兒啊,所以你的錢我不準備要了,這一千多萬就留著以後買葯吃吧。」李天說完輕輕的拍了拍這傢伙的肩膀。

第一下的時候,這傢伙還沒有感覺到什麼,當第二下的時候忽然感覺到有一股涼氣從腹內上鑽,接著就感覺到渾身無力。

讓他驚訝的還在後面,體內的各大經脈都在逆轉,這種情況就跟走火入魔一樣,這人實在是太可怕了,竟然隨手間廢了自己一輩子的修為,這可是整整20年苦練才換來的,竟然在這幾分鐘內就沒有了,而且以後自己也站不起來了,只有一個腦袋能動,實在是太狠了。

「這隻手機留給你,不要怪別人心狠,只怪你太愚蠢。」李天說完就自己唱著歌走了,在張龍的眼裡,這就是十足的惡魔,比惡魔都要可怕的人。 所以說,還是放下執念,努力工作拍戲,不切實際的想法不要有,不然還是可能葬送前程啊。

顧可彧已經放棄了這個不靠譜的想法,因為沒有人會眷顧一個樣貌不出色的人,還是靠臉吃飯的女藝人那就更沒有機會了。

工作還得照常進行,第二天還是繼續拍戲,顧可彧調整好心態后工作質量非常高,早上拍的幾場戲沒什麼錯誤都順利通過,導演非常滿意。

重生步步驚情:最強嫡妻 就在準備收工的一場戲結束后,後背突然響起一個低沉富有磁性的男聲。

「演的不錯。」

顧可彧知道這不是導演的聲音,而是陸季延。

怎麼一個公司大總裁不著急處理別的事情,天天來劇組看女演員勾心鬥角,看她們演戲打鬧就這麼開心啊。

顧可彧回頭就看見陸季延的眼神看著唐黎佳,也不知道究竟在說誰演的不錯。

這個男人竟然還指了指顧可彧給導演看,意思這個女演員表演的不錯,值得鼓勵。

顧可彧沒有想到陸季延會親自到場看戲,還主動表揚別人,這好像又給了顧可彧胡思亂想的機會,昨天的胡思亂想今天可能又會有了。

周圍彷彿只有陸季延和顧可彧自己了,這樣的緊張和害羞顧可彧還以為自己戀愛了,心臟砰砰直跳。

反而陸季延並沒有受到什麼印象,繼續看下場戲,高冷男神的形象不容置疑。

顧可彧心裡像一團麻一樣亂,一會覺得陸季延是專門來看自己的,一會又否定自己怎麼可能啊,這麼多美女不看為什麼看你顧可彧。

「我先走了,您忙。」

只見陸季延和導演道別就要離開。

導演因為拍攝無法脫身,就叫顧可彧去送送陸季延,不送不知道一送可是把她的心都快送走了。

「愣著幹嘛,送送陸總,我走不開。」導演看著顧可彧愣在一旁趕緊催促她去送送。

顧可彧不敢再獃滯著,趕緊迎著陸季延。

「這邊請,陸總。」

顧可彧就穿著沒來得及脫下的戲服跟在陸季延身後,兩個人一同往外走,卻經過了顧可君的拍攝場地。

陸季延竟然停下了腳步,這一停就讓裡面的人看到了他,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男人心海底針。

顧可君看到陸季延竟然來到現場還來到自己的拍攝場地,她以為是專門來看自己的,以為他是後悔了昨天拒絕她的事情,可是沒想到一旁竟然還跟著顧可彧。

顧可君一臉的嬌羞突然變黑,氣憤全部表現在她的臉上,顧可彧憑什麼有資格跟在陸總身邊!

她想不通為什麼姐姐會跟在自己心愛的男人身後,這是顧可彧專門過來氣自己的嗎?為什麼陸季延喜歡姐姐這麼丑的人,太不可思議了。

顧可彧看著顧可君的臉由紅變青的樣子實在是太解氣了,根本沒有想到自己來送送領導還能給自己出一口惡氣。

「我不過是恰巧走在你心愛的人旁邊,你就這樣按捺不住了,想當年你和他聯手害我的時候不比此刻嚴重多少,這是算得了什麼!」

顧可彧心裡還是很氣憤。

陸季延這時候突然停下轉身,只看見不知道在想什麼的顧可彧根本沒注意前方路況,腳下一滑就要往前栽。

顧可彧根本沒有想到自己要出醜了,還是在陸季延面前,嚇得她低聲呼喊。

陸季延竟然出手援助,一把扶住了她的身體。

不了解狀況的人一定以為他兩個人在擁抱,身體距離越來越近,錯覺讓大家會誤會的。

顧可彧以為自己會摔在地上,還想著自己和陸季延獨處時光以自己出洋相收尾,誰曾想自己被一把抱住。

她嚇得緊緊閉住的眼睛,這會慢慢也睜開,看見了面前被放大的臉……陸季延的皮膚也太好了,難道化妝了嗎?

她就這樣看了好幾秒,看的陸季延都尷尬了。

「咳咳,你沒事吧?」

「啊,沒事,沒事。」

顧可彧趕緊站直離開了陸季延的懷抱,其實還是有一絲留戀的,因為很久沒有過這樣令人心跳的事情發生過。

旁邊的顧可君的臉色難看極了,恨不得上來撕爛顧可彧。

「好了,不用送了,你回去吧。」

陸季延內心也是有些許不自然,沒想到自己也是一把抱住了她。

陸季延心裡默默告訴自己,這樣的事情很正常,是個正常人都會幫助他人的,自己沒錯,心跳就是因為動作激烈事發突然,並沒有別的意思。

況且眼前這個藝人對陸季延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剛說完話轉身就離開了,看著離開的背影,眼前突然出現了顧可君氣憤的臉。

「好姐姐,真是厲害,這麼快就勾搭上了陸總,真是好手腕,怎麼的還跑到我這裡來炫耀?你還要不要點臉,狐狸精!」

顧可君的聲音可不小。

要是以前,顧可彧轉身就走了,可是今天她忍不了了。

「顧可君你要搞清楚,人家只是在我快要摔倒的時候扶了我一把,我可沒有你不要臉,大半夜身上穿件破布就能去敲人家房門!」

說出來這些顧可彧舒服多了,也是體驗了一把怒懟顧可君的快感。

「你,你瞎說什麼呢?誰不要臉!」

顧可彧一語中的,顧可君臉上掛不住了,她明明昨天留意了十七層來來往往的人,沒想還是被人看到了,還是自己的姐姐。

「我瞎說?你要是沒做你會這麼虛嗎?要不要我們看看監控視頻!」

聽見這個話嚇得顧可君一句話都不敢說了,只好默不作聲。

顧可彧看著面前不再說話的人她轉身就走,不料遇到了唐黎佳。

看樣子也是剛剛收工要回酒店,穿著戲服就這樣站在不遠處,想必剛才兩個人的對話都盡收耳底。

「黎佳。」

顧可彧臉色微變。

看著她的樣子,就知道剛才所有的一切她都看到了,不知道她究竟到看到了多少,可能都看到看了吧。

「顧可彧,你很聰明,不過還是小心,陸家不一般,不是我們這些小人物夠得著的。」唐黎佳好心勸說。

臨走又補充了一句。

「不要陷得太深,你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說罷拍了拍顧可彧的肩膀。 之前的時候,李天的錢都是現金,現在自己的卡里終於有錢了,上回敲詐來的錢都交給老爹了,要不然酒店那邊也沒有流動資金,這可是老爹一輩子的心血。

張家的事情來的快解決的也快,並沒有給李天帶來什麼麻煩,可是百公裡外的省城,卻因為這件事情讓人夜裡難眠了。

省城希爾頓總統套房。

鄭秋雖然表面上跟李天和解了,但這些公子哥都是有自己的脾氣的,長那麼大都沒有吃過虧,在李天的強橫下竟然低頭了,指望這樣的人真正低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回來之後三言兩語的就挑撥張龍去報仇了。

「嗯?張龍還沒有回來嗎?」開門后並沒有看到張龍,鄭秋的心裡就有些不舒服了,張龍不是說他的兩個叔父很厲害嗎?解決那小子應該是沒問題的,可現在都過了預定時間了。

「少爺,我們剛才聯繫了一下,電話處於關機狀態…」兩個保鏢吞吞吐吐的說道。

鄭秋閉上了眼睛,這個時間還沒回來,而且手機處於關機狀態,傻子也知道是個什麼情況了,看來自己得早做打算呀。

張家在湘江不是什麼大家族,但是家族內部高手不少,張龍屬於第三代,第二代個個都是十分厲害的,本以為這一次去兩個第二代,那小子就算再厲害,也絕對不會是這兩人的對手,沒想到還是有去無回啊,自己低估了那小子的實力。

「那就先不要管了,收拾一下,明天我們離開這裡。」不知道為什麼,這位少爺又想到了李天的眼神兒,那個眼神讓自己感覺到害怕,所以還是遠離此地比較好。

「少爺是不是太匆忙了?咱們剛剛跟那位國企的王總約好了時間,明天還要見面呢,這種神水就是從他那裡弄過來的。」旁邊的秘書感覺自己得提醒一句。

鄭少爺今天遇到了一個好東西,這就是李天推出的神水,是通過王老三那裡得到的,這傢伙上來就喝了一瓶,是個什麼樣的效果他自己也明白,所以準備跟王老三好好商談一下。

聽到這個話,鄭少爺有些猶豫了,雖然他是家裡的長子嫡孫,繼承權肯定在自己這裡,可幾個兄弟也都表現的非常不錯,只要是自己一天沒有當上董事長,這競爭總是存在的,爺爺現在身體越來越不好,如果可以讓爺爺喝到這個東西,那可以說是給自己加分無數呀。

「少爺,雖然那個李天很厲害,但是有老朽在,保少爺安全應該是沒問題的。」鄭秋的眼神看向了坐在角落裡的一個中年人,這中年人就是鄭家自己供養的高手。

湘江大家族當中一般都是這樣,出門在外的保鏢分為三種,一種就是比普通人強悍一點,由退伍軍人組成的普通保鏢,另外一種就是張龍張虎那樣雇傭來的,但是在這些人的後面,還會有自己家族供養的保鏢,也就是眼前的中年人了。

「少爺,明天晚上還有一個珠寶交流會,來的可都是魯東省的珠寶商,而且聽說秦家大小姐也會參加,在魯東省跟我們競爭最厲害的就是秦氏珠寶了,如果我們缺席的話,外面會有很多謠言的。」站在最後面的一個經理模樣的人說道,這就是周中福珠寶魯東區的總經理。

鄭秋閉上了眼睛,本來想著趕緊離開這裡,實在是那個人太可怕,萬一知道張龍是在自己挑唆下過去找事兒的,以那個人的性格應該會直接殺過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