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少軒看着金俊,他輕輕勾脣一笑:“別裝了,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人了。”

“無聊。”金俊有些不自然與龍少軒擦肩而過。

金俊從龍少軒身邊走過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他的手臂撞了一下龍少軒的身體,龍少軒身體一歪,慢慢地轉頭,視線跟着金俊一路移。

金俊步伐穩健的離開,龍少軒看着他略顯僵硬的後背,心中對於金俊不是人的想法更加肯定了。

“對不起暖暖,讓你久等了。”提着醫藥箱的龍少軒推門走進客房,他臉上帶着溫和的笑意。

楊暖暖擡頭看着龍少軒,微微一笑:“沒關係,給我一個創可貼就可以了。”她朝龍少軒伸出了手。

龍少軒說:“我來幫你,脖子上的傷口那麼長,一個創可貼哪裏夠。”

龍少軒的說着坐在牀邊,他把醫藥箱放在身側,打開醫藥箱,拿出棉籤和消毒水:“暖暖,看着我。”

楊暖暖轉頭,她看着龍少軒,這張和龍少決一模一樣的面龐上帶着超凡的氣韻,不凡的貴氣,溫潤如白玉,清新如雨後空氣,優雅的如同歐洲中世紀的鬼族王子一樣。

龍少軒也在看楊暖暖,四目相對的,他的心裏暖暖的,一顆涼薄多年的心此時就像是被小太陽包裹住一樣。

看了一眼龍少軒,楊暖暖低下眼睛:“龍少爺辛苦你了,麻煩你快一點。”

龍少軒說:“可能會有一點疼,要是疼了,一定要告訴我。”

楊暖暖點頭:“好的。”

接下來龍少軒動作細緻溫柔的將楊暖暖脖子上的傷口消毒,清理,拿出繃帶認真仔細的替她包紮。

爲了方便楊暖暖包紮傷口,楊暖暖微微擡起了頭,她圓潤的下巴正對着龍少軒的臉。

楊暖暖嘴巴紅潤嬌-嫩的就像果凍一般,呼吸間溫熱的呼氣一下一下的撲在龍少軒的臉上。

她的呼吸似乎帶着一股奇特的香味,龍少軒的心開始變得酥酥麻麻,他沉溺在楊暖暖的呼吸中,無法自拔,非常非常非常的享受。

傷口馬上就要包紮好了,龍少軒的身體不自覺的朝楊暖暖靠近,微微擡起頭的楊暖暖下巴都要撞在龍少軒的脖頸處了。

“龍少爺,你這樣真的方便嗎,會不會離我太近了?”有些不習慣臉龍少軒靠近的楊暖暖不自然的說道。

龍少軒靜靜地說:“我很方便,馬上就好了。”

“……”楊暖暖無語,好吧,既然很快就好了,那我就等一下。

兩分鐘之後,龍少軒坐直了身體,楊暖暖摸了摸脖子上被包紮好的傷口,她笑着說:“包紮好了,謝謝啊。”

龍少軒眼神專注的盯着楊暖暖,她臉上燦爛的笑容正在一點一點的融化着龍少軒的內心,他的心開始撲通撲通的加速跳動。

“暖暖……”龍少軒喉結上下一滾動,他乾嚥了一口口水。

楊暖暖聞聲擡眼看着龍少軒:“恩?龍少爺,你有什麼事情?”

四目再次相對,龍少軒的心一顫,他有些不受控制的伸手一把抱住了楊暖暖。

突然被龍少軒抱住的楊暖暖下了一大跳,她在龍少軒的懷抱中掙扎了兩下,她越掙扎嗎,龍少軒的雙臂越用力。

楊暖暖大聲道:“龍少爺,你放開我!”

龍少軒緊緊地抱住楊暖暖,他的腦袋抵在楊暖暖的肩膀上,低聲乞求道:“暖暖我求你,別動,就這樣……就這樣讓我抱一會。”

“不行!龍少爺你快鬆開我。”楊暖暖掙扎的幅度越發劇烈。

龍少軒就是不願意鬆開楊暖暖:“暖暖,你是我的未婚妻,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楊暖暖是我的未婚妻,爲什麼我不能抱你呢?”

逃婚100天:甜妻偷生一個寶 龍少軒在心中暗暗地想:身爲你的未婚夫,我不僅可以報你,我還可以吻你,甚至是對你做一些更加親密的事情。

對,我是暖暖的未婚夫,我可以抱她吻她!

龍少軒忽然鬆開了楊暖暖。他的雙手固定住楊暖暖的雙肩,他定定地盯着面帶絲絲怒氣的楊暖暖。

楊暖暖瞪着龍少軒:“龍少爺,你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嗎?我還有很多事情的。”

龍少軒盯着她問:“暖暖,爲什麼,爲什麼你就是不肯接受我們已經訂婚的事實呢,你告訴我這到底是因爲什麼?”

楊暖暖靜靜地看着龍少軒:“龍少爺,我是一個懷過孕,失去過孩子的女人,我們不可能,我配不上你。”

龍少軒說:“我不介意,我一點都不介意,暖暖我一點都不介意你的過去,只要你的未來全是我,我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接受。”

“龍少爺,你別自欺欺人了,我們之間絕對不可能。”楊暖暖有些頹廢的低下了腦袋。

“爲什麼?你告訴我爲什麼?”龍少軒有些失控的晃了兩下楊暖暖的身體。

楊暖暖再次擺正腦袋,她直直地看着龍少軒:“因爲我們就是不可能,沒有爲什麼。”她口齒清晰,字正腔圓。

從楊暖暖嘴裏說出來的那些話,落進龍少軒的心中猶如一把把利刃,一下一下的颳着他的心。

沒有爲什麼,我們就是不可能。

多麼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啊。

多麼沒有說服力的一句話啊。

在龍少軒看來,楊暖暖能這麼輕鬆的對自己說出‘沒有爲什麼,我們就是不可能’這句話就是代表着她一點都不在乎龍少軒的感受。

一點都不在乎他的心情,在楊暖暖的心中,他們之間的關係連朋友都尚且算不上。

如果是蘇月,楊暖暖一定不會這麼幹脆利落的。

龍少軒突然啞然一笑:“暖暖,沒用的,即便現在的你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我也不會放過你,絕對不會放過你。”

楊暖暖看着語氣寂寥,眼神透徹的龍少軒,她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人變了,從前的龍少軒乾淨淡漠的就像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一般。

現在的龍少軒眼神中寫滿了複雜,楊暖暖絕對想不到龍少軒的城府有多深。 楊暖暖靜靜地看着龍少軒:“龍少爺,麻煩你放開我。”

“……”龍少軒的眼神很柔和,他陰鬱的表情與柔和似水的眼神形成了明顯的差別。

龍少軒突然朝楊暖暖伸頭,他要吻她,準確的來來說,龍少軒要親吻自己的未婚妻。

楊暖暖身體往後一縮:“龍少軒,你想幹嗎?”

她緊縮着脖子,因爲雙肩被龍少軒的鉗制住,楊暖暖根本就無法徹底躲開他的進攻。

“暖暖,我們好好的,我不會介意你的過去,只要你的未來全是我,這就足夠了,所以,請不要再拒絕我。”

龍少軒說話的時候,他雙手輕輕一用力,楊暖暖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朝他的懷抱倒進去。

他一把用力的抱住了楊暖暖,她在他的懷裏拼命的掙扎,龍少軒的雙臂就像鐵箍,他把楊暖暖抱的很緊,在龍少軒面前,楊暖暖的力氣根本不能與他抗爭。

龍少軒抱着楊暖暖,他歪着頭,溫熱的脣瓣輕輕地在她的脖頸出輕輕地吻了一下。

“龍少軒,你放開我!”楊暖暖大聲喊,“你不能這樣,不能!!”

龍少軒不爲之所動,他的吻反覆的落在楊暖暖的脖子上:“暖暖我喜歡你,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我好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

“龍少軒快放開我!!”楊暖暖用力的掙扎着,她手腳並用,雙手在龍少軒的身上亂打,雙腳也胡亂的踢着。

在楊暖暖用力掙扎的時候,龍少軒手上的力氣微微的鬆了鬆,他力氣一減小,楊暖暖面朝天花板倒在了大牀上。

楊暖暖倒在牀上,龍少軒順勢一壓,他將她的身體完全壓在身下。

“暖暖,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愛你一輩子,這輩子我只會愛你一個人。”龍少軒盯着楊暖暖,淡漠的眼眸中出現了一絲薄薄的情-欲。

楊暖暖瞪着龍少軒,她緊張的喘着大氣:“龍少爺,你不能碰我,你就絕對不能碰我。”

龍少軒輕輕一笑:“暖暖你放心,我不會碰你,我會好好的……好好的愛你。”他說話的時候,故意加重了愛這個字的音。

楊暖暖看着龍少軒,龍少軒目光如炬,他嘴角帶着笑,嘴巴對着楊暖暖紅潤可口的脣瓣慢慢的移了下去。

”放開我!”楊暖暖想要踢開龍少軒,龍少軒的腿壓在楊暖暖的兩隻腿上,沒怎麼用力,他便將她牢牢的控制住。

“暖暖,別亂動,我害怕弄傷你。”龍少軒停住身上的動作,語氣古板的的命令着楊暖暖。

楊暖暖說:“你不能碰我,你不能碰我,你不能碰我……”

龍少軒笑着說:“暖暖,我們是未婚夫妻,全世界都知道以後我會娶你。”

說着,他動作利落的壓下去,目標是楊暖暖的嘴巴。

在龍少軒即將吻到楊暖暖的時候,楊暖暖腦袋一歪,他溫熱的脣瓣從楊暖暖的臉頰滑過。

第一次沒有成功,龍少軒用手捏住了楊暖暖的下巴,手上一用力,擺正了楊暖暖的腦袋,她正面對着龍少軒的正面。

龍少軒再次低頭,情急之下,楊暖暖語速極快的道:“龍少軒你不能動我,我和你哥哥已經結婚了!”

龍少軒的心重重一顫,瞬間他胸腔中的呼吸被全部抽離,心傳來針扎似的微痛,因爲缺氧,他的大腦在快速的旋轉。

他全身的動作在一霎那停住,龍少軒看着因爲緊張而喘着大氣的楊暖暖。

楊暖暖看着臉色似乎白了不少的龍少軒,她稍微平復了一下情緒:“龍少爺,我和你大哥已經結婚了,我們結婚了,你現在明白爲什麼我們之間沒有可能了嗎?”

“……”龍少軒靜靜地看着楊暖暖,半分鐘以後,他從楊暖暖的身上離開。

楊暖暖坐起來,她整理了一下身上凌亂的衣物,又理了理頭髮:“龍少爺,這件事情我本來早就想的和你說了,可是,我和你大哥都很擔心你的身體,所以我們一直瞞着你,對不起,請你原諒我。”

龍少軒安靜的坐在牀邊,他的背影寂寥安靜的就像是一具雕塑。

楊暖暖走到龍少軒面前,她歪頭看着龍少軒,他除了臉色白一點,眼神冷淡一點,似乎並沒有什麼異樣的表現。

她在心中長舒了一口氣,沒有什麼異樣的反應就好。

“所以,之前的那個孩子是我大哥的?”不知道安靜了多久,龍少軒靜靜地開口問。

楊暖暖點了點頭:“恩。”

龍少軒擡頭望着楊暖暖,他的眼神在某一個瞬間染着濃濃的厭惡,打着爲了我好的名義,肆意的欺騙我,在我面前演戲……

楊暖暖說:“龍少爺,我早就和你說過了我們之間不可能……”

龍少軒勾脣輕笑:“所以,錯的都是我?”

楊暖暖表情一定:“我不是這個意思。”

龍少軒再次開口問:“那,暖暖,你是什麼意思?”

楊暖暖突然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龍少軒,想了一下,她道:“你覺得我是什麼意思,我就是什麼意思吧。”

現在事情已經說開了,龍少軒的身體並沒有受到什麼打的打擊,楊暖暖也不想繼續揪着這個問題不放了。

龍少軒一直坐在牀邊,楊暖暖幾次認真的觀察着他,在發現他真的沒有什麼異樣之後,她一聲不吭的離開了這間客房。

走到房間門口,楊暖暖打開房門背對着龍少軒:“謝謝你替我包紮傷口。”

龍少軒擡眼盯着楊暖暖的背影,他靜靜地開口道:“不用客氣。”語氣一如既往的淡漠,和平時沒什麼兩樣。

或許是因爲龍少軒的反應實在是太淡了,楊暖暖在走出房間之前,還是沒忍住回頭看了一眼龍少軒。

坐在牀上的龍少軒對着楊暖暖輕輕一笑:“去見你的家人吧,好不容易回家一次。”

“好。”楊暖暖點了點頭,現在平靜如水的龍少軒看起來很古怪,他說話時還是慣有的那一幅腔調。

但是看似平靜的背後,似乎又蘊含着一股令楊暖暖捉摸不透的深沉。

現在的龍少軒,真是難懂。

“我就知道是他。”龍少軒站起來,他走到窗邊,打開窗戶,看着樓下楊暖暖遠去的背影喃喃自語道。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龍少軒早就察覺到了楊暖暖生命中最重要那個人就是他的大哥龍少決。

就算他知道了,他也沒有一天放棄過對楊暖暖的喜歡。

現在,楊暖暖已經把話清清楚楚的告訴龍少軒了,即便是這樣,龍少軒始終沒有一點點就此打住的想法。

因爲,龍少軒知道了金俊的真實身份。

金俊和龍少決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密,如果金俊不是人的話,那麼龍少決呢,他到底是人是鬼呢?

其實在龍少軒的心裏,他已經暗暗地感覺到了龍少決的與衆不同之處,可是他不想說。

對於一件沒有絕對證據來證明的猜測,龍少軒願意去費更大的心力摸清那件事情的本質。

楊暖暖楊家逗留了整整半天,該見的楊家長輩,她一個不落的全部都見過了。

吃過晚飯之後,楊暖暖和金俊離開了楊家。

晚飯時龍少軒是在場的,他享受有人在身邊不停的說他和楊暖暖是一對的感受,所以,爲了滿足自己心中的渴求,他放棄了去在乎楊暖暖的感受。

飯吃完之後龍少軒便獨自離開了,走時孫秋月把他拉到一邊,大嘀嘀咕咕和他說了一大堆話。

今天這次走馬觀花似的重回楊家,楊暖暖的目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讓楊家的衆人都知道,她沒死,她還活着,楊柔的女兒楊暖暖還活着。

如今楊家看起來依舊顯赫光鮮亮麗,實際上內部的分裂在最近已經達到了一個峯值,楊暖暖的出現告訴了那些思想傳統的長輩,他們並不是只有一條路可以走。

楊暖暖的出現,對於那些思想傳統的長輩來說,就是向他們開闢了一條陽光大道。

有了陽光大道,誰還會想去擠那又破又舊的獨木橋呢?

A市街頭,楊暖暖和金俊並肩而行,走在楊暖暖身側金俊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眼看着就要回到他們下榻的酒店,金俊兩步上前攔住了楊暖暖:“楊暖暖,我有事求你。”

楊暖暖看着金俊問:“什麼事情的?”

極品萌妻限量版 金俊說:“最近突然想起了我有一些親人在A市,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見見他們?”

楊暖暖爽快的就答應了:“好啊,咱們現在回酒店,明天就去見你的親人。”

金俊說:“明天太遲了,我們還是現在就走吧,他們住的地方有點遠。”

“現在?天會不會太晚了?”楊暖暖有些猶豫。

你去見什麼親人啊,至於這麼火急火燎的嗎?

金俊說:“我開車,你在車裏休息,你看這樣行嗎?”

楊暖暖想了想,她道:“那好吧。”

金俊速度很快的就從酒店的地庫中開出了一輛車,車上準備了食物和水,楊暖暖上車就戴上了眼罩:“到地方之後,你喊我。要是你累了,也能喊我。”

金俊認真的開着車:“我知道,楊暖暖你睡吧。”

楊暖暖坐在車後座上,她腦袋一歪,沒用多少時間,便睡着了。

……

一夜無夢的好覺,楊暖暖在舒適的牀上都沒睡過這麼舒服的覺,第二天醒來的她身體舒暢,神清氣爽,那種感覺就像是剛剛做了按摩一樣。

“真沒想到在車裏睡覺竟然這麼舒服。”楊暖暖由衷的感嘆了一句。

醒了之後,車裏只有她一個人。

楊暖暖打開車窗,伸頭往外看了看:“難道金俊的親人住在這裏?”

她看着車窗外的現代化小區,楊暖暖認識這裏。

在她小時候,這裏還是一片明清的古建築羣,沒想到才過了十幾年,這裏就別開發成了一處如此時尚摩登的小區了。

金俊從小區的花園中走出來,他低垂着腦袋,看起來垂頭喪氣的。

“金俊,怎麼樣,看到你的親人了嗎?”楊暖暖看到金俊活力四射的開口問。

金俊擡頭看了一眼楊暖暖,沒用說話,默默地回到了車裏。

他垂頭喪氣的坐在駕駛座上,一直不說話。

楊暖暖覺得不對勁,她輕聲問:“金俊,怎麼了?是不是他們搬家了?”

金俊深吸一口氣,他轉頭看着楊暖暖:“不,他們不是搬家了。”

“那是?”

金俊道:“他們都死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