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阿利卡多在哪裏呢?

陳將軍他們,又在哪裏呢?

………

趁着清晨的薄霧,周霜霜迅速接近了最中心處的飛艦——按照藍星人一貫的思維,金精大公這麼重要的地位,應該會是在飛艦包圍圈最中心處吧?

站在飛艦艙尾,周霜霜伸出手來,對準那個感應器,想要跟琴海星建立聯繫。

但是很快,她又反應過來——

阿利卡多身體能量飽和,亟待分裂,從那個沒名字的二等公民的記憶中,她記得,原本阿利卡多的體型就特別大,這麼大的身軀想要自由行走,最中心處的中轉信息處理飛艦……有點小吧?

要知道,莫斯索爾飛艦七艘是一個編制,其中最中心的一艘負責中樞控制,它的控制檯也比其他飛艦要多出許多來。

飛艦的空間,原本容納艾米法爾人自然是綽綽有餘的,可是他們如今因爲不斷分裂和老一代的消亡,已經沒多少人擁有點亮科技樹的能力了。

能夠小範圍更改程序,已經是他們所能做的,最後一件事。

因此,飛艦上其他許多需要身份驗證、或者需要權限才能進入的地方,他們爲了防止誤傷,索性直接全部封死……

這麼一來,僅剩的空間就小了很多。

在這種情況下,阿利卡多如果在這裏,會不會太過侷促與逼仄了?

而且,上次那次簡單的確認,她知道陳將軍和許多人關在一起……阿利卡多體內能量飽和,日常應該不會太好受,想要分擔痛苦,就只能不斷吃人——

他和陳將軍他們,絕大可能是在同一艘飛艦的!

…………………

這念頭只是一閃而逝,但周霜霜看了看近在咫尺的艙門,還是毫不猶豫的轉頭,向着更左側的飛艦而去——

不知爲何,她的直覺在這一刻,就指向這裏。

面對不確定的一切,有腦子的,就動腦子。而沒…咳,有直覺的,就用直覺好了。

飛艦如此龐大,周霜霜兩條腿都快廢了,這才緊趕慢趕,從這頭跑到那頭。

所幸如今開門不怎麼費力氣,她跟琴海星的聯繫已經確立,只需要稍微驗證一下就好。

——艙門打開了。

…………………

周霜霜看着這艘飛艦上熟悉的環境,看着隨着她的腳步而微微向前亮着淡藍色幽光的花紋,一步步在琴海星的指引下向前。

阿利卡多確實就在這艘飛艦上。

可琴海星提示,正待分裂的艾米法爾人,因爲體內能量過飽,真要糾纏起來,他們的身體強度,連她之前曾用過的震盪射線都難以擊穿……

想要趁其不備拿下他,周霜霜一個人,根本不可能。

周霜霜聽到這裏,不由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

——這雙手,其實跟她自己原本的沒有半分相像之處。

她原本的手掌並不大,手指細白,掌心哪怕經過軍訓磋磨,也依舊連繭子都沒有出一顆。

而這雙手,黑黝黝的,不見一點少女的柔軟,手掌平板又寬大,掌心粗糙,指腹滿是老繭——她能一步步拼到特戰隊,跟她的拼搏與努力是分不開的。

但是,就是這雙手,剛纔險些將那個艾米法爾人撕碎……

雖然只是一個動作,但周霜霜在此刻明白——那個時候,如果她沒有清醒,那麼艾米法爾人,是絕對活不下來的!

就如同她在懵懂時就能抽乾末世地底那東西的能量一樣,這一次,她也同樣能抽乾那個艾米法爾二等公民。

就是不知道這雙手,如果試一試,能不能跟金精大公阿利卡多,有一拼之力呢?

…………………

想是這麼想的,但是真的行動起來,周霜霜是不考慮的。

要不了多久,外出覓食的艾米法爾人就會回來,一旦自己陷入了跟阿利卡多的纏鬥之中,那等剩下幾個回來,她這次沒有佔的出其不意的先鋒,恐怕自身難保。

而此行的目的,卻是要把陳將軍和那些被抓來做儲備糧的軍人們統統救出去!

因此,儘管明知道留着阿利卡多後患無窮,可週霜霜也必須做出選擇了。

她看着牆壁上箭頭所指的方向,又看了看身後最有可能是阿利卡多的方向,終於一咬牙,向關押地去了。

………………

那是一個巨大的倉儲間。

之前裏頭是用來儲存各個種類的食物的,用來供應飛艦上士兵的日常所需。只不過艾米法爾人進入飛艦後,首先就一口氣把所有能吃的都吃了,包括某些未添加希瑪合金的普通金屬。

如今,這個房間,被艾米法爾人不知從哪裏剩下沒吃的活體飼養籠給裝滿了。

而這些飼養籠裏,現在一個個的,裝的都是藍星,華國人。

……………

“陳將軍!”

衆多儲備糧中,周霜霜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盒子裏寫寫畫畫的陳伯倫。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是男神 “周霜霜!”

陳伯倫沒有聽到她的聲音,等她接近才發現,但盒子隔音太強,他什麼都聽不到。

“琴海星,把隔音裝置關閉。”

頃刻間,所有盒子頂端的小小圓孔,全部都打開了。

“周霜霜,你怎麼進來了?是我們……”

陳伯倫看她孤身一人,卻又彷彿毫髮無損的樣子,忍不住抱着希望問道。

周霜霜搖了搖頭:“沒有,我通過特殊手段來這裏的。”

“您呢,還好嗎?”

說完,又對着驚喜又好奇的看着她的衆人問道:“大家怎麼樣?”

…………………

其實他們也沒什麼事,除了餓了一兩天渾身沒力氣之外,別的也都還好。

但是那些已經被阿利卡多吃掉的,卻永遠沒有這個機會了………

氣氛一時沉默。

但周霜霜卻已經沒有時間了,她找到一旁的控制器,然後迅速推動,將盒子打開:“快!”

“他們要回來了,我們要快點走!”

情況緊急,大家就算有滿肚子疑惑,也知道不是問的時候,趕緊麻溜的從幾層高的盒子,三兩下跳了下來! 蜜寵嬌妻:顧先生的掌中寶 周霜霜看了看錶:“快走,來不及了!”

人比她想象的還要多出許多,時間又被耽誤了一會兒,按照桑寧境那邊艾米法爾人的覓食習慣,要不了兩分鐘,他們就該回來了!

想想整個飛艦的大小,還有這羣一直沒吃飯喝水、體力不夠的人們,周霜霜看了看隱隱已經能聽到動靜的艙門,腳步不由一頓。

——他們,要回來了。

…………

艾米法爾人超級防禦的身體,憑他們的能力,哪怕加上武器,也根本沒法破開。

正面對上,在沒有足夠多的趁手武器下,周霜霜心裏迅速做了一番評估——沒有勝算!

萬一再把金精大公阿利卡多引過來……

可是,就一個艙門,她已經能聽到外頭隱約的聲音了!

——都怪飛艦太大,跑起來太耽誤時間!

周霜霜一咬牙,摸到腰間那纏繞成一盤的合金索——

沒有別的選擇了!

“琴海星,幫我卡一下艙門,一下就好!”

周霜霜低聲說道,還不等身後人反應過來,轉頭看着這一羣人,問道:“武裝帶都還結實嗎?”

新式軍服的武裝帶是時刻都卡在腰間的,上頭大大小小的武器,也是軍人們在戰場上致勝的一大因素。

因此,周霜霜這麼一問,所有人都下意識摸了摸腰間——

“結實。”

現在全民待戰,就連陳伯倫的腰間,也還牢牢扎着那根結實的皮帶呢!

周霜霜一眼看過去,伸手解下了腰間的合金索盤,將帶着套索圈的頂端一把扯出來——

“快,把合金索從自己腰帶上穿過去!”

什麼?

所有人都是一愣。

穿過武裝帶?

他們可有二十八個人呢!

原本是更多的,可是阿利卡多平均每小時就要消化一個,所以……

周霜霜卻鬆了鬆胳膊——昨天晚上她可是知道自己的力氣了。

兩隻手一起用勁兒,可以一把拉起五個艾米法爾人迅速飛奔,讓他們一路連吃的機會都沒有!

這種速度,可以算是驚人了吧!

而從她落地的地方到飛艦這裏,全力狂奔,五到十分鐘足夠了。

就算帶着人,但是……但是……

沒有但是了!

周霜霜咬牙看着大家飛快穿合金索的動作,不由暗道:拼了!

………………

就在此刻,門口傳來艙門打開的細微“滴滴”聲。

周霜霜迅速回頭:“快!”

而此刻,琴海星的聲音也傳來了。

“開門的一瞬間,感應艙門會在1.8米的高度暫停三秒,這是我能在不驚動金精大公阿利卡多的情況下,所能做到的極限了。

這個時間段艙門突發的故障,他們這羣連程序都沒有摸透的入侵者,是不會反應過來的。”

周霜霜按下耳機:“明白了。”

1.8米,按照艾米法爾人的平均身高,是看不到她的動作的,反應時間自然又會慢上一些。

再加上他們的精神應該會集中在門上,無形中給她爭取的時間,就又多了些。

周霜霜將手中的合金索猛一收緊!

…………………

她的力氣簡直是從未得見的強大,這突然的一個動作,所有人都只覺腰上一緊,被突如其來的大力狠狠拉拽,直接向最中心處擠去,人疊着人,撞成一團!

還沒等衆人反應過來發出聲音,艙門就“滴”

的一聲,徹底開始升高。

所有人都開始屏氣吞聲了。

——雖然並不知道周霜霜能不能把他們救回去,但此刻她既然有本事進來,還有這麼大的力氣,那他們也該有勇氣一些!

反正,他們原本該要面對的,本來就是最慘烈的命運!

……………

周霜霜將合金索的末端在自己胳膊上繞了兩圈,隨着外頭已經微微亮起來的天幕,深呼一口氣,吩咐道:

“別反抗,放輕鬆,護好頭臉!”

想想自己的想法,又低聲安慰着:“放心,我會看着的,雖然可能會有些皮肉傷……”

“雙臂交叉,護好頭臉!”

“三,二……一!”

話音一落,周霜霜拽着合金索,已經三兩步躥出老遠了!

身後被擠成一團的衆人,包括陳伯倫在沒,這一刻,都忍不住在心頭浮現一個可怕的念頭——

不是吧?!!

……………………

是不是的,看周霜霜倉皇逃竄的背影就知道了。

她力氣大,跑的快,頭腦又清醒,還帶着一團人迅速在沙地裏向前狂奔……

可是,架不住艾米法爾人會飛啊!

沒反應過來只是暫時的,在短暫的懵逼過後,很快天空就已經出現了一二三……三個艾米法爾人!

之所以只出動三個,大概是……藍星人的弱雞,是他們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吧!

……………

威脅緊緊貼在上空,周霜霜一路逃竄,不敢有絲毫放鬆,可這之前預估大概二十分鐘就能到的地方,在此刻看來,未免也太長了吧!

臥槽臥槽臥槽!!!

她身後,一羣人在不斷翻滾着被拖拽在沙地上,因爲那圓滾滾的沙粒,摩擦力倒是比別的地方小些——

可那是針對在前邊拉拽狂奔的周霜霜!

他們這羣人,此刻連陳伯倫都不受控制的一會被壓在最底下,一會兒又在飛躍坡度時被彈到上邊……總之,他們此刻護住頭臉的胳膊,厚厚的耐磨損軍服,都已經隱約可見破洞,還有隱隱的焦糊味!

這是高速行進中,難以避免的摩擦高溫。

…………………

後背有隱約的壓抑感傳來!

周霜霜一咬牙,胳膊向前一甩,身後一羣人直接被拉拽到她的前方!

然後,最頂端的人身體一沉,已經被她踩過肩膀,直接在半空中跳起,迎上了正下降的艾米法爾人!

二者猛一相撞!

下一瞬,周霜霜的身影,直接隱沒在艾米法爾人的肚腹內。

與此同時,剩下兩個艾米法爾人緩緩將身體停駐在半空,沒有再進一步動作了。

……………

良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