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蒙著黑色面罩,可這個人實力反而弱很多,估摸著只有靈君。而且唐宋可以斷定,是個年輕人。

吃力的喘著氣,唐宋盯著對方冷哼:「我是天才就得死?你們敢殺我,一定會被帝國追殺!」

那青年黑衣人不屑冷哼:「別把你們帝國看得太高。你現在只有兩條路,一,歸順我們,為我們辦事;二,死!」

你們帝國……

這就有意思了,這些人竟然不是龍華帝國的人!

唐宋還是一副吃力的樣子,掙扎了兩下,冷笑著:「我現在可是帝國的紅人,你們算什麼,幹嘛要替你們辦事。我告訴你,我將來可是要稱為絕頂丹師,你們敢動我,死路一條!」

「呵,想不到你也如此冥頑不靈。」黑衣青年更是不屑,「正因為你是天才,你更得死。龍華帝國,絕對不能再出現一個超級丹師……」

「你們不是龍華帝國的人?!」唐宋故作吃驚,臉色變得煞白,「你們,你們是其他國家的間諜?」

黑衣青年沒回答,雙眸迸發著強勢的冷意:「歸順,或者死!」

唐宋忽然露出陰險的笑容:「傻吊,你想多了……」

話音未落,人就消失不見了…… 一幫黑衣人驚愕的看著地上的空白,一個個都愣了。黑衣青年瞳孔驟然緊縮,警惕的四處張望:「小心……」

話都沒等說完,唐宋忽然又出現在光網之中。只是因為幾人的錯愕,光網已經被拉上來。沒等幾人反應,唐宋的墨俠快速一刺,擊穿了一個人的腹部,然後又消失不見了。

這下一幫人嚇尿了,紛紛警惕的退開,露出來的眼睛儘是駭然。其中兩個黑衣人還用長劍在前邊的空地劈砍,可是什麼都沒有。

被刺中的黑衣人很快倒下,生機瞬間就沒了,體內所有元氣也瞬間消散。

「他還在這,快散開,小……」

都還沒等黑衣青年把話說完,唐宋又出現了。就閃了一下,墨俠一掃而過,然後人又消失了。速度非常快,一幫黑衣人愣是沒來得及攻擊。

又死一個……

「快撤!」黑衣青年倒是果斷,駭然的閃身離開。其他黑衣人也紛紛跳開,這小子太詭異了,居然還會消失!

一幫人退到幾米開外,形成一個包圍圈警惕的盯著周遭,不自主吞咽著口水。

怪,這小子可真是怪,到底怎麼做到的?

唐宋又出現了,還是在光網的位置。右手依舊握著墨俠,勾著冷笑:「好玩嗎,接下來會更好玩。」

沒等把話說完,那些黑衣人已經將劍芒飛射過來,同時還有各種飛箭。可是,唐宋呼的一下閃身,然後又消失不見……

黑衣青年猛地想到什麼,驚駭大吼:「小心!」

聲音剛發出一半,唐宋已經躲過了一群劍芒,出現在幾個黑衣人跟前。左手三叉,右手墨俠,一出手就兩個人。而且一擊中就馬上消失,三叉跟墨俠也跟著消失。

又死兩個,無聲無息的,依然沒能確認唐宋的位置……

這下黑衣青年發毛了,一邊閃身一邊大喊:「撤,快撤!」

呼,呼……

唐宋又出現了,閃一下又消失一下,身影飄忽不定。那些黑衣人嚇懵了,驚駭的四處劈砍著長劍。只是,壓根不就打不著。

其實如果他們足夠仔細,一定會發現唐宋消失的地方跟出現的地方是一致的,只不過他利用自身的速度,一出現就閃身,才會造成不停變換身影的錯覺。

實際上,進入他自己的世界再出來,位置是不會改變的……

嗤,嗤!

墨俠肆無忌憚收割生命,那些黑衣人儘管都是靈尊,可是因為慌亂,壓根就沒有反抗的餘地。

一轉眼,地上倒了七哥黑衣人,其他的都跑了,轉眼就是消失在烏黑的廢墟里。

唐宋穩穩地落在廢墟上,冰冷的看著地上死去的黑衣人。抬起頭微眯著眼盯著前方,嘴角忽然勾起一道弧線,左手迅猛抬起來大喝:「天罰!」

啪!

晴朗的天空忽然出現一道閃電,卻是擊在五十米開外的廢墟。緊隨其後,啊的一聲慘叫傳來。

只是對方也只是喊了一下,然後就沒了人影,跑得還真快。

唐宋沒有追上去,臉色頓時一陣發白。那些黑色粉末對元氣的消耗非常大,再加上不停的進出世界,對方又都是靈尊,對他的丹田損耗不是一般的大。

顧不得細想,趕緊進入自己的世界,往嘴裡塞了一顆丹藥然後療傷。

這幫人到底什麼來頭,難道真是其他國家的間諜?十二個靈尊,外加那個青年,這可是一批很不弱的勢力,帝國居然沒有任何消息?

等到丹田修復,唐宋沒有急著離開,而是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整理思緒。如果對方真是別國的間諜,之所以要殺自己,很可能是因為擔心自己成為強者,他們一再提到「因為你是天才」,想來就是這個原因。

在世界里呆了很長一段時間,唐宋才小心翼翼的再次出現。依然在廢墟上,只是看樣子已經過了很久,地上的黑衣人早就冰涼,鮮血都凝固乾涸,已經是夕陽西下。

神念探查,確認周圍沒了人,唐宋才鬆了口氣的閃身離開。

那可是一群靈尊,嚴格來說實力在他之上。只不過,他仗著墨俠這些作弊利器,能滅殺七個已經是不可思議。真要他們一直糾纏,唐宋還真只有躲的份。好在對方對於他突然消失的技能似乎很慌,要不然他也沒機會。

只是,把自己的底牌都暴露出來,還讓對方跑了那麼多人,倒是讓唐宋有些懊惱。看來,接下來的日子不好過,麻煩會越來越多……

沒等走幾步,前方密林傳來馬蹄聲,隨後便見一幫人騎馬飛馳而來。

是蕭良,還有林將軍,帶著一群精兵。

見到唐宋安然無恙,蕭良遠遠喊著:「唐兄,可還好?」

馬兒還沒停下,林將軍就飛快的飛身上去,急切問道:「唐先生,怎樣,沒事吧?」

唐宋輕抿著微笑:「我沒事,你們怎知道我出事了是?」

林將軍解釋:「蕭公子去風華館找你,一聽你被帶到皇宮就覺得不對勁,便來找我。我們在城內打聽了好久,這才找到這。因為擔心有人對你不利,我還帶了精兵。」

唐宋心懷感激,朝著兩人拱手:「多謝兩位。不過我沒什麼大礙,他們把我引來這,倒是想要殺我。只可惜,被我殺了不少,剩下的跑了。林將軍,你過去把屍體抬回去,那些人怕不是我們帝國的人。」

林將軍臉色大變,冷汗直冒,同時慶幸道:「還好你沒事,要不然……快,過去看看。」也顧不得多說,帶著隊伍跑過去。

蕭良也是重重的鬆了口氣,笑道:「唐兄,可是嚇死人。我們還擔心你出了意外,好在沒事。那些人倒也是自不量力,不知道唐兄的實力,要不然……」

「他們都是靈尊,」唐宋打斷他的話,「一共十二個,外加一個靈君。死了七個,剩下的都跑了。」

「什麼,都是靈尊?!」蕭良驚呼而出,他本以為對方不知道唐宋能單抗靈聖,誰曾想竟然這般恐怖!

唐宋輕抿著微笑:「還都感謝蕭兄細心,要不然我可就得走著回去。」

蕭良嘴角抽搐,滿是怪異的上下打量著他。忽然發現,這傢伙很變態…… 突如其來的情況讓我沉底慌了,掙扎着想要反抗,但還是被拖到了一座石像的背後。我嘴巴被捂住,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在加上自己一隻手還要抱着小黑貓的緣故,我只能用一隻手反抗。

“安靜點,是我。”一個熟悉的聲音小聲的傳進了我的耳朵裏,我聽了下來,有些愣住了,這聲音聽起來怎麼那麼像劉宇的聲音,可劉宇和李慕顏不是應該在另一邊嗎?

捂着我嘴巴的手鬆開了,我慌忙回頭一看,發現把我拉到這裏來的的確是劉宇,李慕顏正站在他旁邊。這下我更加疑惑了,準備開口問他倆是什麼情況,他倆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但劉宇皺着眉頭給我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指了指石像邊上的出口,示意有人要走出來了。

我才趕緊閉上了嘴巴,和他倆一起躲在石像後面,盯着有腳步聲和說話聲傳來的那個出口看。沒想到這四座石像後面還有些空間,剛好夠我們三個躲在這裏,要是這裏躲不了人,估計我們要直接和正要走進來的人遇到了。

很快的,就有人從那個入口處走了出來,接着又陸續走出來幾個人。我心裏一沉,果然走出來的那些人就是天羽閣的黑袍人,那個領頭的黑袍男人走在最前面,剩下的三個黑袍人跟在後面,我父親李子凡被其中一個黑袍人看着,他看上去沒什麼事,我也稍稍鬆了口氣。

倒是那四個黑袍人顯得有些狼狽,身上的黑袍都破了不少地方,沾着灰塵,除了那個領頭的黑袍男人之外,其他三個黑袍人多多少少都受了一點傷,尤其是那個唯一的女黑袍人,看起來受傷最重,臉色有些蒼白。

“卓海,你說的那兩樣東西到底在不在這裏,爲什麼到現在我們什麼都沒找到?”那個女黑袍人對着那個領頭的男黑袍人開口問道,語氣裏帶着一絲質問。

我們之前猜的果然沒錯,他們進來果然是爲了拿什麼東西的,只不過沒想到他們要拿的似乎不止一樣東西。

那個叫卓海的領頭冷冷的看了那個女黑袍人一樣,露出一絲不悅,冷冷說道:“你這是在質疑我,還是在質疑我們天羽閣的情報?”

“我當然不會懷疑組織的情報,只是在懷疑你的領頭水平,現在已經死了兩名成員了,我們卻還什麼都沒發現。”女黑袍人冷冷的回道,臉色不太好看。

那個叫卓海的冷笑了一聲,說那兩個死掉的成員可不怪他,只怪他們兩個實力太弱,不過他倆死了也好,免得接下來給他們拖後腿。

卓海的話徹底讓我怒了,他們天羽閣的人過心狠手浪,沒有一絲感情,連自己的同伴死了都能毫不在乎的說出這種話,我氣得握緊了拳頭,恨不得衝上去在他臉上狠狠的砸一拳頭。

“那兩樣東西肯定就在這裏,而且我要拿的那樣東西就在那裏。”他擡手指了指墓室裏那個空蕩蕩的位置,說道。“只不過我們還需要找到一個東西,才能打開這裏的機關。”

我心裏一驚,心想果然沒錯,那個空着的位置那麼奇怪,果然又問題,只不過我剛剛仔細找了一會,沒發現有什麼機關啊。

“那我要找的東西呢?”女黑袍人皺着眉頭,眼神犀利的問道。

“放心,我想你要找的東西就在這邊,打開這裏機關的那個東西,想必也在這邊。”卓海指着一邊的出口說道,眼中露出一絲期待之色。

女黑袍人冷哼一聲,說他們現在已經受了不少傷,一會要是在遇到什麼危險,很可能會全軍覆沒。卓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嘲諷一般的開口說道:“童玲雨,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要得到這些東西當然要冒險,要是你怕了大可以現在就回去,只不過恐怕上面的人怪罪下來你擔當不起。”

他的話讓童玲雨的臉色變了變,他不在管其他人直接往那個出口走去,童玲雨咬了咬牙,最終還是跟了上去,另外兩個一直沒說話的黑袍人也押着我父親李子凡跟過去了。

沒一會,他們就走出了這裏,腳本聲越走越遠。趁這個機會,我趕緊轉頭問劉宇和李慕顏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他倆不是應該在另一邊嗎?

他倆也露出疑惑的表情,問我什麼意思,剛剛見到的我時候還以爲我是受到消息之後纔過來這裏找他倆的。“那這到底怎麼回事,往不同岔路走的我們怎麼會遇到?”我疑惑問道。

劉宇摸着下巴想了一會,提出一個可能性,那就是雖然岔路分別通往了不同的方向,但是最終兩條路都會通到這裏。 長生霸婿 我忽然大悟,這麼已解釋果然解釋通了。

黑袍人他們的確是往我和小黑貓這邊走的,只不過因爲兩邊的路最後都會通到這裏,所以劉宇和李慕顏他倆也遇到了先到這裏的黑袍人他們。

“你兩遇到了什麼,她怎麼恢復貓身了?”李慕顏望着我懷裏沉睡的小黑貓,問道。

於是我把我和小黑貓之前的遇到的情況大概說了一下,他倆聽了都臉色一驚,說我和小黑貓這邊可比他和李慕顏那邊兇險多了。他和李慕顏兩個人雖然也在途中遇到了一些狀況,但都很快的就解決了,沒什麼大的麻煩。

一直走到這裏,他倆纔在前面遇到了黑袍人他們,但是黑袍人他們正被四隻殭屍追着,他和李慕顏就趕緊找了個地方躲着看情況,他也是在那個時候用溝通符通知我和小黑貓的。

黑袍人他們和那四隻殭屍打了起來,那四隻殭屍看起來挺難對付的,被那四隻殭屍給纏住了。後來他倆怕繼續躲在那裏會被發現,就趁亂悄悄的跑到這裏躲起來了,準備看看情況再決定接下去怎麼做。

他倆一說到四隻殭屍,我就想起了之前那個墓室兩邊牆壁上掛着的六副棺材,剛好有四副是空的,難道那四隻殭屍就是那四副棺材裏跑出去的?

劉宇聽了之後點了點頭,說很可能,這麼特殊的封屍手法,難怪那四隻殭屍比一般的殭屍還要厲害,這座墓比我們想象的還要不簡單。 夜色正濃,唐宋很難得的沒有煉丹,而是在院子里看楊叔給雷城的一幫人做指導。

情人路 今天的刺殺已經驚動了聖上,回來的時候聖上還派人過來親自詢問,唐宋只是說自己沒事。至於那些人什麼來歷,聖上也沒派人來說,估計也查不到太多線索。

唐宋心裡挺納悶,就算自己是天才,也不至於要殺自己吧?僅僅是因為擔心自己變成強者,幫助帝國?

這裡有似乎有些荒謬,龍華帝國內的天才那麼多,為什麼非要針對自己?而且第一次刺殺的時候,他們應該還不知道自己的元氣是金色……

「唐大哥,你想什麼呢,楊叔叫你。」正想得入神,雲藝在旁邊喊著。

唐宋這才回了神,見遠處的楊叔招手,便走了過去。

楊叔苦笑的嘆道:「第三輪的規則已經出來了,車輪戰。完全不講道理,靠打敗對方拿到分數,靠分數排名算成績。不允許使用丹藥療傷,也不允許帶兵器。」

唐宋有點迷糊:「什麼意思?」

「就是不停的戰鬥,戰鬥到打不動為止。」後邊一個青年插過話,「不同的實力有不同的分數,打敗了就能拿到相應分數。可以不限制打敗次數,比如你這次被這個人打敗,只要你覺得有希望,還可以去打另一個人。我聽說,最大的限制是,只有十二個時辰。」

唐宋愣了:「就是說,十二個時辰內無限復活輪換,看誰分數高誰就是第一?不是,這會把人累死,而且完全可以圍攻,然後分享分數啊。」

楊叔苦笑:「這也是我擔心的,因為規則上說確實可以圍攻。他們一定會圍攻你,因為你的分數最高。你是一百分,然後才往下分,最低才二十分。」

握草,館主他們要鬧哪樣,打算累死自己的節奏!

只聽楊叔繼續道:「不能把人打傷,最多只是消耗元氣。可以無限制的療傷,但不能使用丹藥或者其他輔助。你被殺,你拿到的分數會被殺你的人拿走。」

這規則可真是,不知道的還以為館主他們是現代來的,太先進了!

皺著眉頭,唐宋問道:「是不是還有更嚇人的?」

楊叔鬱悶的點著頭:「你猜對了,明日不是在風華館比試,而是在帝國廣場。換句話說,是在聖上以及整個帝國的大臣面前比試,你知道這對我們這些小城池來說意味著什麼吧。」

唐宋嘴角抽搐,他當然明白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瘋狂!

那麼多大家族大勢力看著,只能瘋狂,要不然怎麼會被人家看上?

前來參加選拔的,哪個不是想著被帝國或者被其他大勢力相中?這麼好的機會,怎麼可能錯過。

「第三輪人不多,加上你一共三十個人,我們雷城只有三個。你,林朗,林兵。雷城的希望,就在你們三個人身上了。」楊叔語重心長的嘆道,「不管怎樣,一定要把雷城的名聲打響,這對於雷城的未來太重要。不管是大家族的關照還是帝國的撥款,都跟這些有關係……」

唐宋摸著鼻子,略帶無奈的點頭:「楊叔,我知道了。你放心,竭盡全力爭奪第一,畢竟我也答應館主他們要拿到第一名。」

楊叔拍著他的肩膀,頗為欣慰,同時也滿是擔憂。十二個時辰的打鬥,可不是一般人能支撐。這種車輪戰簡直就是蠻橫無理,輸了就繼續打,反正只要贏一次就能把之前的分數都要回來。

最致命的是,誰第一就去圍攻誰,然後瓜分分數,這種制度可以說變態得很……

回頭掃視一幫略帶失落的青年,唐宋輕抿著微笑:「你們也別灰心,雖然進不了第三輪,可至少儘力了。你們都是雷城的未來,不能因為一次的失敗就氣餒,大不了從頭再來。 薔薇小鎮 等回頭事情結束,我給大家弄點丹藥,好好提升。」

眾人頓時露出了喜色,現在誰不知道唐宋是個超級丹師,最近他們也沒少得到丹藥,只是時間倉促沒辦法煉化藥效而已……

跟楊叔他們聊了一會,唐宋才回到自己的房內。車輪戰,雖然只有三十個人,可能進第三輪的哪個不是精英?

關鍵是不能使用外力填補元氣,要不然會被判定為作弊。 花開若惜莫相離 換而言之,他也不能使用世界跟三叉,雖然館主他們不一定發現,但做人要誠實。

這可真是頭疼,因為之前暴露了實力,這幫人一定會想辦法先把自己干趴下,最少會讓自己先累得半死,要不然對他們威脅太大。而且不能使用兵器,也不能把人打傷,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自己實力強,他們隨便打也不擔心自己受傷,可他卻不能死命攻擊人家,免得把人打死。

看來,明日將會是一場惡戰……

一夜無話,次日大清早,唐宋便隨著楊叔一行人去集合,連同雲藝和福哥他們都一塊去了。

浩浩湯湯,可以說整個風華館的人都出來了。白館主簡單說了一下規則,然後非常鄭重的提醒,一定不能傷人,否則不但會判定作廢,還可能要被懲罰,一切打鬥點到為止。

白館主還提醒,今日這場比斗將會引來所有家族和大勢力的圍觀,包括青華宗。可以說只要參加第三輪,以後基本都會有個好去處,可是好到什麼程度就得看個人努力。

說了好一會,隊伍才浩浩湯湯出發。風華館大門外也有好多人,不是各大家族護送隊伍就是看熱鬧,可以說整個帝都都牽動了。

到了帝國廣場,唐宋更是頭皮發麻。廣場很大,人山人海的,中間一個高高的大舞台。

絕對的拳擊直播現場,而且觀戰人數只怕好幾萬,到處都是人頭。有士兵把守內圍,遠處還有一個看台坐了不少人,就連廣場邊緣那些茶樓都擠爆了。

怎麼也沒想到,選拔最後一輪居然這麼誇張,第一第二輪都是在風華館內,現在突然來這麼一下,還真讓人不適應。

在這樣的環境,很難讓人不振奮,卻也很容易讓人腦子發熱…… 除了唐宋以外,兩個靈尊,八個靈王,九個靈君,剩下的都是靈師。可以說三十個人的戰鬥力並不弱,能到第三輪的,哪一個不是元氣濃厚,天賦滿滿,對元氣的控制和運用都超乎常人。

只是讓唐宋搞不懂的是,三十個人同時上台,這算什麼意思?

按照昨晚預料的規則應該是車輪戰,可現在一下子全部上台,不是什麼好事……

皺著眉頭掃了一眼人群,唐宋沖著林朗低聲道:「等會不需要管我,盡量攻擊你能攻擊的人。」

林朗略帶冷淡:「你是覺得我實力低,幫不上你?」

唐宋斜著眼:「你想多了,我沒猜錯的話,規則應該會改變。如果是昨天說的車輪戰,完全沒必要一次性上台,而且每個人身上都貼了標籤。」

每個人的胸前後背都貼著相應的分數,白紙黑字特別明顯。而且,舞台還在擴建,遠處的裁判席人員也非常多,台下還有一群護衛專門盯著舞台,卻沒有拿著武器,明顯是預防萬一。

就這陣勢,絕對不是車輪戰……

嘟嘟!

嘹亮的號角聲響起,熱鬧的廣場漸漸安靜下來,遠處裁判席上傳來白館主渾厚的聲音:「今日選拔規則有變。一,不能使用兵器,不能殺人;二,不能使用任何輔助,如丹藥或者暗器法寶;三,亂戰!四,可無限復活,時間限制八個時辰。」

廣場頓時沸騰了,亂戰,意思就是隨便打?!

舞台上一群人也是議論紛紛,唐宋則是苦笑的搖頭。最壞的規則,果然還是碰到了。如果是車輪戰還好點,現在變成亂戰的話,他們真要圍攻自己!

林朗也嗅到了危險的氣息,冷淡低聲道:「要怎麼應對?」

唐宋扭動著脖子:「還是我剛才說的,不要管我,做你想做的事情。楊兵,不需要有什麼顧慮,表現出最好的自己就行。」

噹噹當!

三聲鑼聲響起,裁判席那邊開始舉起紅色旗子,舞台下邊的一群護衛跳起來,站在舞台的邊緣。舞台上一幫人開始騷動,有意無意的,一個個都開始將唐宋包圍起來。

「開始!」

伴隨著白館主一聲怒喝,廣場頓時就炸了,各種吶喊助威的聲音,可謂瘋狂。

唐宋依舊站著不動,面色淡然的掃視四周。沒有絲毫意外,一幫人並沒有打起來,而是非常默契的先圍繞著他形成一個圈,就連林朗跟楊兵也都參與其中。

「我們必須先把他幹掉,否則誰也沒機會登頂。」一個青年陰險的喊著,「唐宋,你太強了,只有先把你打倒,讓你的實力損耗。否則,八個時辰,你都是贏家,上!」

呼呼……

一個個拳影毫不猶豫的朝著唐宋轟出,倒也是默契。唐宋的周遭頓時變成了密密麻麻的拳影,空間都被鎖死。

嗡!

防護罩釋放,唐宋雙眸頓時迸發著強橫的冷光,快速朝著前方閃身。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