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世輪迴者本身的輪迴者之力,滿天仙佛強大的信仰之力,再加上這兩個九龍印,想必定然可以讓第一世魂飛魄散吧!”

烏魯木看着龍骨和天眼主四周包圍着一層朦朧的金色光芒飛向天空中白玉手臂,嘴角露出一絲邪笑,輕身說道。

……

“恩?那是什麼?”

趙小川還在思索着眼前的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陡然間發現眼前兩道光芒從地面飛來,連忙望去。

“龍骨和天眼珠?它們不是在大寶和歐陽琪琪的身上麼?”

趙小川還清楚的記得當初自己一怒之下將龍骨和天眼珠還給郝大寶情景,不由皺起了眉頭。

然而還沒得等他反應過來,龍骨和天眼珠瞬間飛到了那隻白玉手臂旁邊,並且光芒一閃過後,那白玉手臂上浮現出一條金光閃閃的巨龍圖案,同時在掌心處更是多了一隻金光閃閃的眼睛。

“這纔是九龍印真正的模樣啊!”

龍傲天看着和白玉手臂合二爲一的龍骨和九龍印,幽幽嘆息道:“這第一世完蛋了!”

話音剛落,空中的第一世爆吼一聲,輪迴神仙圖化作的星空中的星辰驟然一亮。

整片星空發出轟隆隆的響動,竟然硬生生的又向下降了兩寸,而鬼璽上面的怪物更是搖頭擺尾,口中吐出一道道閃電,化作各種兵器和野獸,從四面八方攻向那白玉手臂。

“輪迴由我掌控,你們想要復活先要問我答不答應!”

第一世似乎察覺了什麼,衝着白玉手臂大聲吼道,身上黑霧滾滾,面目猙獰可怕,氣勢驚人。

“第一世開始拼命了!”

趙小川作爲輪迴者和第一世在靈魂上有着一絲聯繫,清楚的感覺到了第一世靈魂正在瘋狂燃燒着。

沉吟片刻後,趙小川向着青銅巨棺飛去。

他並不是要插手兩者之間的戰鬥,而是想要尋找長生不死的魂術。

在剛纔他默唸經文時,腦海中多出原本不屬於他的記憶,而其中有一個片段是一名白髮蒼蒼的老和尚將一本書放入了青銅巨棺。

直覺告訴他,他要找的長生不死的魂術就在青銅巨棺中…….

“趙小川,你要做什麼?”

第一世看到趙小川飛到星空之下,臉色驟然一變,怒聲說道。

趙小川沒有理會第一世,全力抵抗着星空施加給他的壓力。

剛纔他在一旁觀看時還不覺得有什麼,當到星空下時,才發覺了輪迴昇仙圖的可怕。

那股力量直接作用在他的靈魂上,讓他心中感到一陣戰慄,眼前更是一幅幅恐怖的畫面叢生,刺激着他的神經。

其實趙小川並不知道輪迴昇仙圖主要針對的對象並不是他,而第一世也是有意手下留情,畢竟他還要奪舍趙小川的身體。

否則當趙小川剛踏進輪迴昇仙圖化作星空之下時,他就已經魂飛魄散。

“一定不可以大意,要擊中注意力,否則的話,絕對會萬劫不復的!”

趙小川一邊全神貫注的抵禦着輪迴昇仙圖勾起的心魔,一邊小心翼翼的移動着自己的身體。

半個時辰後,白玉手臂依然和那片星空僵持着,而趙小川也終於移動到了青銅巨棺的上空。

“趙小川想要做什麼?”

在這半個時辰中,所有人目不轉睛地看着天空中緩慢移動的趙小川,心中浮現出疑惑。

龍傲天和烏魯木兩人也滿臉疑惑,因爲按照他們的想法融合了龍骨和天眼的白玉手臂早就應該將第一世鎮壓了……

“到底什麼地方出現了問題?”烏魯木皺眉自語道。

郝仁見狀,剛想要問對方怎麼了。

不過就在此時,一道人影從遠方飛來,直直的向着空中的青銅巨棺飛去。

“哈哈,九龍印,居然有四枚,我的,都是我的!”

來者正是之前匆匆趕來的軒轅鐵,當他看到天空中的白玉手臂、星空和鬼璽時,微微一愣,但隨即眼中有爆射出炙熱的光芒,大聲喊道。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從趙小川的身上轉移到了軒轅鐵的身上。

只見軒轅鐵大笑過後,立刻衝到了星空之下,隨即慘叫一聲,立刻退了出來。

“哈哈,看到了麼?這就是所謂的不自量力啊!”

“如果九龍印那麼容易得手,我們早就出手了,何必要苦苦等待?”

“沒錯,那白玉手臂和那人的戰鬥很明顯已經超出了我們的境界,根本不是我們可以插手的!”

四周的御鬼師們對着軒轅鐵冷嘲熱諷,然後將目光再次對準了趙小川。

“他在做什麼?怎麼好像傻了一般呆在原地?”

“應該是青銅巨棺中的某樣東西讓他感到驚訝,所以失態愣在了原地。”

御鬼師們議論紛紛,相互猜測着那裏面究竟是什麼東西。

有人說是仙的屍體,有人說是舉世無雙的魂術,還有人說裏面封印着最強大的鬼物。

但具體究竟是什麼,卻只有趙小川才知道。

然而此刻的趙小川卻傻在了原地,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哼!裝神弄鬼!”

軒轅鐵冷哼一聲,隨即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瓶,然後一把捏碎。

金色的血液從瓶中流出,沿着他的手臂遍佈全身各處,不一會兒他的身上便像是塗了一層金漆,好像是金鑄的雕像,在空中熠熠生輝。

玉氏春秋 “喝!”

軒轅鐵一聲輕喝,身體瞬間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到了找小川的身旁。

“躲開!裏面的東西是我的!”

軒轅鐵一把推開趙小川,向着青桐巨棺中望去,然後臉色變得極爲難看,怒吼道:“怎麼可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布朗家族別墅大廳內,布朗克已經沒有了別的選擇,他只能一條道走下去。

「請金老先生放心,我一定會乖乖聽話……」

布朗克卑躬屈膝,卑微至極、在金人鳳的威逼利誘下,布朗克已經決定,將整個布朗家族的命運都交到金人鳳手中。

現在,他不過就是金人鳳手中的一個傀儡而已。

金人鳳微微一笑。

「很好,只要聽從老夫和上面的安排,姓秦的也好,冥王殿也罷,上面都會保你們布朗家族無恙的……」

金人鳳笑道。

說這話,金人鳳自己都感覺臉紅。

布朗家族算什麼東西,炮灰家族而已,兩大神殿如果真的發生矛盾衝突,冥王殿傾力一戰,上面根本不可能為了一個布朗家族做出態度犧牲。

「金先生,那我們下一步該怎麼做,請您指示。」

布朗克恭敬說道。

「三天後,便是格蘭塞堡城西方大賽的日子,我們要做的,就是在這三天內,儘可能剷除姓秦的和華僑會,確保三日後的西方大賽順利進行……」

金人鳳說道。

「金先生,格蘭塞堡城的西方大賽,每年都會在東方娛樂城舉行,這跟咱們沒什麼大關係吧?」

布朗克一臉詫異說道。

在布朗克看來,西方大賽無非就是關於西方地下世界du王的一場娛樂活動,每年如期舉行,並重新分配東方娛樂城的權益,但這些事情似乎並不重大。

「今年的西方大賽,和往年有所不同,據上面傳來的消息,可能會改變遊戲規則。」

金人鳳說道。

他畢竟是從上面來的人,所以在輕薄方面得到的要比布朗家族廣很多。

「不同?」

布朗克詫異道。

「不錯,因為今年的西方大賽,除了西方地下世界的du王,還有兩個重量級大人物也會蒞臨。」

金人鳳言道。

蒞臨?

這個詞已經充分說明了,來者絕對是兩個大人物,無論是身份還是地位,都遠在金人鳳之上。

上午九點鐘,東方娛樂城內。

秦穆然悠然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兩手夾著一根香煙,神情愜意。

這時候,李伯和周吳二老走了進來。

「秦會長,按照你的吩咐,東方娛樂城和東方酒店已經恢復營業……」

李伯說道,臉上還帶著几絲愁容,彷彿是在擔心布朗家族捲土重來。

「好,我知道了。」

秦穆然淡然說道。

「秦會長,我擔心布朗家族得知我們營業的消息后,恐怕會再來找事情,我們得早做準備,提前應對。」

李伯低聲提醒。

秦穆然眉頭微微舒動,目光微挪,看向李伯和周吳二老身上,嘴角揚起一絲笑意。

「我知道了,老頭兒,幫我準備一輛車,剩下的事情,你們就不用管了。」

秦穆然笑道。

李伯和周吳二老,相視幾眼,個個神情疑惑。

「秦會長,你準備去哪兒嗎?」

周老問道。

「我打算去拜訪一下布朗家族,跟他們談談心,聊聊天,喝喝茶……」

秦穆然語氣輕鬆說道。

布朗家族不是說要等秦穆然回來,登門拜訪嗎?

現在。

秦穆然已經有點兒等不及了,改日不如撞日,剛好今天閑的沒事情,他打算先去布朗家族拜訪一下。

李伯和周吳二老,神情間都掠過几絲驚訝。

「秦會長,咱們帶多少兄弟去?」

周老說道。

秦穆然神情一愣,隨即一笑。

「帶多少兄弟?」

「我一個人就夠了,讓兄弟們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秦穆然笑道。

「秦會長,您要一個人去找布朗家族算賬嗎?」

「布朗家族高手如雲,而且,還有那個苗域聖手,一個人太危險了。」

周吳二老,個個詫異。

他們當然不是懷疑秦穆然的身手和實力,只是再厲害的高手,直接明目張胆地闖入人家老窩,天時地利人和一樣不佔,這不是以卵擊石嗎?

秦穆然神情淡然,甚至還能輕鬆到露出几絲笑意。

「你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不用管我,五分鐘后,在大門外給我備好一輛車。」

以你荒唐,換我情長 秦穆然語氣強硬說道。

李伯愣了一下后,無奈回道:「是,我現在就去備車。」

他的性格向來如此,只要是自己決定的事情,除了秦霜和陸傾城外,估計沒人能讓他改主意。

五分鐘后。

秦穆然在周吳二老陪同下,悠然下樓,李伯已經按照吩咐備好了一輛黑色大奔,在大門外等候。

秦穆然上車,看了眼周吳二老充滿擔心的神情,不禁一笑。

「我不過就是去拜訪一下布朗家族而已,你們沒必要這麼哭喪著臉吧!」

一婚定情:億萬老公要定你 秦穆然忍俊不禁笑道。

或許,在別人看來,秦穆然單槍匹馬去拜訪布朗家族,實在太過冒險。

可在秦穆然眼裡,布朗家族算什麼?

憑他堂堂冥王,在西方這一畝三分地上,即便是西方皇室,也百無禁忌。

區區布朗家族,來去自如,不在話下。

秦穆然啟動車子,一腳油門踩下,車子快速駛出,只留下一陣尾氣灰塵。

一小時后。

在布朗莊園外,一輛黑色轎車,快速疾馳而來。

刺啦!

一聲急促剎車聲后,車體在道路上直接飆出了一道一百八十度的完美弧線,不正不偏,剛好停在布朗莊園正門前,路上留下幾道深黑色的剎車痕迹。

秦穆然從車上走了下來,神情淡然,嘴裡還哼著小曲兒,徑直朝布朗莊園走了進去。

「站住,你是幹什麼的?」

兩名看門的西裝大漢,立刻擋住了去路。

秦穆然眉頭一挑,嘴角揚起几絲不屑的笑意,區區兩條看門狗,居然也敢攔自己?

面對這樣的螻蟻,秦穆然甚至懶得廢話。

拳起拳落!

兩聲慘叫后,兩個西裝大漢,直接被秦穆然全部擊倒在十幾米外,重重落在地上。

「小子,你,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裡可是布朗莊園……」

兩名大漢,嘴角溢血,忍痛說道。

秦穆然嘴角一揚,冷冷一笑。

「呵呵……」

「布朗家族,很牛嗎?告訴你們主子,就說秦穆然,登門拜訪他來了。」

秦穆然淡然笑道。 沒有,竟然什麼都沒有?

趙小川站在青銅巨棺面前,看着空蕩蕩的棺內,裏面沒有魂術,更沒有屍體,有的只是一直玉臂——正在對抗着第一世的玉臂。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