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從表面看,這是很正常的事,但往細處想,這正是現目前,自己唯一的依仗!

只要自己不點頭,對方很可能不會同意這筆交易。

“我不同意。”李建邦深吸口氣,重新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不過,我可以給你們另外一個選擇。”

“什麼選擇?”股東們面色難看,趕緊追問。

李建邦的雙眼逐漸攀上一絲決然之色,“很簡單,把你們手中的股份..轉賣給我!” “轉賣給你?”

“沒錯!”李建邦很肯定的點點頭。

“李董!唉,老李,你怎麼還是這般固執啊!”一名股東急得捶胸頓足,“美食街都這個樣子了,你保着它,它也不會給你任何回報的!還不如趁現在趕緊出手!”

“你給我閉嘴!”李建邦也是氣得不輕,直接開口呵斥,“當年要不是美食街那幫老夥計一心一意的跟着我幹,幫我賺到第一桶金,我李建邦哪有資格發展其他事業?更不會有如今你們這幫人每年七位數的分紅!

如今倒好,美食街有難,你們一個個不幫忙也就算了,還想着把它賤賣出去!沒錯,你們的確可以獲得不少好處,但美食街那幫老夥計怎麼辦?他們一輩子只會搞餐飲,沒了美食街,你讓他們怎麼以後怎麼過?忘恩負義!”

“李董,話可不能這麼說,他們這些年在美食街也賺了不少,夠意思了。”留着山羊鬍的股東不以爲意。

“那你這些年背靠李氏集團賺得更多,又何必賤賣股份?你很缺錢嗎?”李建邦立刻懟了回去。

“大家別吵,有話好說。”

“對對對,都是老朋友,別傷了和氣。”

其他人見這兩人越吵越離譜,趕緊勸說起來。

然而,山羊鬍的老者並不買賬,冷笑着說道:“李董,大家都是明白人,別把話說得那麼聽。沒錯,我當初往李氏集團入股的錢的確不多,也就一百來萬而已,發展到今天,足足翻了十幾倍,但這又能代表什麼?

我是個生意人,自然會把錢投給自認爲盈利的項目,這與你,與集團沒有任何關係。說難聽的,如果集團垮了,我那些錢也就等於打了水漂,我不怪任何人,只怪自己時運不濟,眼光不行。可現在,集團除了美食街的項目外,其他項目都是盈利的,那我自然該拿到我應得的回報。”

話音落下,他有朝周圍還想勸說的股東們擺了擺手,“事已至此,大家也沒必要藏着掖着了,乾脆把話說開。坦白講,李氏集團能做到如今這個地步,沒有我們這些人的融資,起得來嗎?現在僅僅是要剔除一個死掉的項目而已,何必弄得緊張兮兮的。”

聞言,衆人相互對望,面色都不太好看。李建邦的爲人他們都瞭解,重情重義,不忘本。但問題是,這是一樁生意,是生意就不能被太多情緒引導,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考慮,不可能爲了滿足李建邦一個人的意願,放棄各自原本的利益。

所謂就事論事,便是這個道理。

當然,若拋開生意不談,李建邦絕對是一個值得深交好朋友!所以大家並不想把關係鬧僵。

李建邦自知不佔理,但人生,總要爲了某個執念而放棄一些東西。他頹喪的搖了搖頭,重新坐回椅子上,肩旁也逐漸垮了下來。

見到他這個樣子,衆人在心裏悄悄鬆了口氣,看來前者是打算妥協了。

不過,正當他們準備找些話題來緩解空氣中的緊張氛圍時,李建邦又開口說話了,“算了,我也不想和你們爭了,既然你們鐵了心想轉賣股份,也行,還是我剛纔說的,你們把股份轉賣給我就行了,其他的不必多說。

按照現在這個趨勢,我猜測準備接手那個人的出價也不會太高,這樣,他給你們多少,我也給多少。與其低價拋售給外人,還不如低價轉賣給我,從此之後,你們也不必再爲這件事苦惱了。”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李建邦也是無可奈何,而且按照他的估算,以現目前的趨勢,他的所有老本加起來,還是可以將所有人手中的股份買下來的。美食街是他事業的發源地,他無論如何也得拿下來,給裏面那幫老夥計留個希望。

至於拿下之後哪來的錢改造美食街,這就留到日後頭疼吧,反正他絕不會爲了一己私慾,將這份產業拱手讓人!

“怎麼,難道我李建邦這點面子也沒有?”見衆人遲遲不吭聲,李建邦心頭又有了些怒意。

衆人面面相覷,還是那位留着山羊鬍的股東站了出來,“李董,你可能估計錯了。準備接受那個人並沒有壓低價格,反而是在正常價格上面上漲了10%。”

“什麼?怎麼可能?”李建邦不可置信的環視全場,只見所有人都默默的點了點頭。

這幕後收購股份的人是腦子進水了嗎?還是說,錢多得沒地方用?如此一來,他的面子的確成了一個笑話!

“而且那個人還說,他不求所有人都會轉賣股份,只要最終的控股超過百分之五十即可,所以,我們已經同意了。”不知是誰嘆了口氣,補充道。

引渡河川 此言一出,算是徹底打消了李建邦的僥倖心理,可謂把他逼上了絕路。

別看自己手中的股份佔有40%,是股份持有率最高者,也是以前對美食街的決策最有話語權的人。但問題是,若收購股份那個人真的把其他人的股份集中起來,那自己依舊沒有掌握美食街命運的權利。

到時候,那個人想把美食街變成什麼樣子,都不是自己說了算!

“咳咳咳..咳咳咳..”李建邦怒極攻心,咳得聲嘶力竭,面紅耳赤,將一旁倒茶的員工嚇了一跳,趕緊送來紙巾,並輕拍前者後背,爲其順氣。

“老李,保重身體啊。”

“是啊老李,都這把歲數的人了,彆氣壞了身體,不值得。”

“大傢伙只是想留些家底,沒有其它意思,你別想多了。”

“你想啊,大家奮鬥幾十年,圖個什麼?還不是想多賺些錢,給後輩留些家底,給自己留條後路。別再折騰了。”

“這些年你爲了集團勞心勞累,大家都看在眼裏,別讓我們這幫老傢伙擔心。”

“你的能力無容置疑,但怎麼就是和自己過不去,非要跟美食街較勁呢?你如果覺得虧欠了美食街那幫人,大不了事後我們所有人出點錢,給他們發些散夥費嘛,很簡單的事嘛。”

“你說你,唉!”

衆人也沒想到李建邦的反應如此之大,當下面有愧色,圍過來輕聲安慰。

“給錢?打發叫花子麼,咳咳咳..”李建邦深吸口氣,固執的推開所有人,“有些事,真不是錢能解決的,錢能解決的都不是事!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美食街被杜文龍那幫傢伙欺負得還不夠慘嗎?美食街的那些老夥計有臨陣脫逃麼?他們有在我面前抱怨過一個字嗎?

那他們是爲了什麼?還不是爲了爭口氣,爲了把親手奮鬥出來的美食街保留下來!如果是爲了錢,他們當初大可以跟着那幫白眼狼一起去美食城,想必現在發展得更好,賺得更多!

你們不必勸我了,我的股份絕不會賣掉。”

“這..”衆人無奈的搖了搖頭,第一次見到如此固執的老頭。

倒是那名年紀輕輕的員工非常慶幸集團還有一位如此爲他人着想的董事長,如果可以,她真希望這位固執的董事長能夠長命百歲,身體無恙。

但..

就在剛纔,除了她之外,所有人都沒發現,李建邦擦嘴的紙出現了一絲鮮紅,老人吐血了。

WWW •тt kān •℃o

一念至此,她的心裏莫名發酸,眼角發紅。

李建邦不着痕跡的把紙巾緊緊握在手中,鎮定的說道:“這樣吧,我也不想你們爲難,那個外地富豪出多少,我也出多少!”

“老李!你瘋了吧!”一名股東大急。

“我沒瘋。”李建邦揮手打斷,“不過,我有個請求。”

“老李,你,唉,有什麼事直說。”有人嘆息道。

“你們應該知道,我手頭上的錢不多,所以,給我一些時間湊錢。”李建邦開門見山的說道。

衆人沒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好半晌後,才由一名胖乎乎的老人開口:“老李,時間肯定是沒問題的,但問題是,那個外地富豪給的時間只有三天時間,超過時間,他就要走了,所以..”

他的話沒說完,但意思已經非常明確,如果超過三天,富商就不會接手。

“我明白了,兩天,我就要兩天時間!”李建邦伸手比出兩根手指,眼神堅決。

“好,我們等你。”衆人再無意見。

……

對於黑貓失蹤,美食街百鬼夜行,李氏集團轉讓股份這幾件事,陳沖等人毫不知情。

中午十二點半,吃過午飯的他們早早就來到了體育館等待最終決賽開始。

不過,讓陳沖等人沒想到的是,比他們來得更早的,是數以萬計的觀賽羣衆!

“陳老闆,加油哦!”

“陳老闆,今天準備拿出什麼絕活啊?”

“陳老闆,我是你的粉絲!”

通過這幾天的比賽,陳沖已經被很多人知曉。

他不像羅峯那樣性格張揚,也不像王興那樣擁有英俊的樣貌。可那堅毅的輪廓、明亮的雙眸、黝黑的膚色、挺拔的身姿,卻給人一種鋒芒內斂,樸實無華的厚重感。

仔細回想,無論之前的比賽有多曲折,似乎都沒有在他的臉上看見一絲慌亂,那胸有成竹,處事不驚的氣質給人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在很多女性粉絲看來,這種人的內心,有着很強的責任感,絕對是當老公的不二人選!

陳沖也是被突然的熱情搞得不知所措,除了保持微笑之外,找不到更好的迴應方式。倒是跟在旁邊的李香不知發了什麼神經,嘴裏嘀嘀咕咕,唸叨着‘花癡’、‘無腦’等詞彙,惹得白阿姨連連發笑。

在人羣中艱難的走了五十來米,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幕更加誇張的場面。

只見上千人圍在一起,手中舉着各自的手機朝中心點拍照,此起彼伏的吆喝與笑聲不絕於耳。

“不會是皇老先生被圍住拍照了吧?”李胖子推測。

“應該是。”秋童笑道:“雖然咱們陳老闆在這些天的比賽中大放異彩,但和皇老先生的名望還是有些差距的,被大家追捧並不奇怪。”

“不過,皇老先生一把年紀了,經得起這般折騰嗎?”白阿姨擔憂道。

她曾今看過新聞,說是一個明星被粉絲包圍,結果離得遠的粉絲爲了接近偶像便使勁往裏擠,而裏面的粉絲又抵擋不住,最後場面大亂,差點發生踩踏事故。

這是極其危險的事情!

“咦,好像不是皇老先生。”周查理原地起跳,拔高視線。

“不是皇老先生難道是杜文龍嗎?那種死人臉也有人追捧,簡直沒天理。”李香憤憤不平的抱怨道。

“也不是杜文龍,似乎是前兩天在賽場中出現過的恐龍與鱷魚。”周查理再次說道。

“啥?你說的是那兩個裝扮怪異的主播?”胡二胖子愕然。

他們這羣人中,除了陳沖和李香屬於年輕梯隊之外,剩下的人都是上了年紀的叔叔級別,完全不能理解這種行爲。

“是他們?”

陳沖張了張嘴,嘴角浮現一絲笑容。

這兩天,通過粉絲羣的聊天內容,他已經知道恐龍與鱷魚其實周飛與王雄心裝扮的,爲的就是給自己的比賽進行直播宣傳。而他們二人的直播方式也贏得了廣大觀衆的一致好評,深受喜愛。

聽說直播平臺還想找他們簽約。

不過,這些都來自隻言片語的信息,陳沖期初也不知道他們倆到底火到了什麼程度,但今日一見,他算是徹底明白了。

瞧瞧這人氣,完全不遜色一些明星!

陳沖由衷爲他們兩個感到高興,當然不是因爲他們火了,而是因爲他們賺大錢了!

“走吧。”

他沒有過去打招呼的意思,帶着李香等人,繞開人羣,朝後場走去。

當然,這一路依舊不輕鬆,因爲廣場上的人實在太多了,而且大部分都是廚師界的廚師以及資深吃貨,對美食有着化不開的執念。

他們今日聚集在此,見證新一屆的廚神誕生!

廚神,是美食界的最高榮譽,它的分量之重,無需過多的形容。

而今日的決賽又和以往的決賽大不相同,因爲這一次,有五屆廚神稱號的擁有者皇老先生,有上一屆廚神的獲得者,更有讓人意想不到的黑馬共同角逐!

換句話說,無論是誰最終獲勝,都是龍江美食界當之無愧的美食第一人! “陳沖,我們先去找位置了。”

好不容易把陳沖送到後場入口之後,李香等人便馬不停蹄的趕往體育館的主入口。好在因爲陳沖是參賽者的緣故,他們這一次並不需要提前購票,主辦方全包了,而且觀看位置還不錯。

身後各種閃光燈還在密密麻麻的閃爍着,陳沖背對衆人,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進入候場區。

每一次進入這個熟悉的地方,陳沖的感受都不相同。

第一輪的時候,後場區域可謂人山人海,人頭攢動,連空調的溫度都感受不到,四周的交談聲嗡嗡作響,氣氛熱鬧之極;第二輪則只有十個人,雖然不算冷清,但也說不上熱鬧。

然而現在,空曠的候場區除了自己之外,也就來來往往的工作人員而已,連個聊天的人都沒有。

他找到一旁的休息區,接上一杯熱水,坐在沙發上安靜等待。

這最後一輪具體要比什麼,其實所有人都已經心知肚明,即便猜不到細節,大致方向絕不會錯,肯定是要正兒八經的做一道菜出來,至於做什麼菜,用什麼方式做菜,這就不得而知了。

陳沖翹着二郎腿在心中仔細盤算了一下如今掌握的菜品。

有祕製牛肉醬、正宗魚香肉絲、正宗麻婆豆腐、五色糯米飯、燒椒牛肉、精緻糖醋排骨、酸菜魚、經典砂鍋板栗雞、鮑汁極品豆腐以及特製小籠包與玫瑰香醋。

這之中,祕製牛肉醬、五色糯米飯、燒椒牛肉、鮑汁極品豆腐的製作工序都相當耗時,肯定不適合比賽。

而其他的..

坦率講,陳沖就算把其他幾樣菜做到極致,也沒有充分的把握獲勝。畢竟皇老先生和杜文龍都獲得過廚神稱號,這些菜對他們來說,幾乎沒有威脅。

“歸根結底,還是自己掌握的菜品太少了,能用於比賽的菜品更少。”陳沖喝了口水,暗暗嘆了口氣。

如果給他更多的時間,完成更多的任務,獲得更多的菜譜,相信要贏得比賽,絕對如探囊取物般輕鬆。

算算時間,從獲得厄運遊戲到現在,也不過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而已。雖然過程兇險詭異,但也不是沒有收穫。起碼在美食街出事之前,餐館的火爆程度完全是在筆直上升,並且自身的廚藝也在烹飪過程中越來越強大,每一道菜所用到的技藝也都成了他自己的東西。

毫不客氣的說,通過對不同食材的瞭解與處理方式,他完全可以不要菜譜,自主完成記憶之外的菜品。

比如以前最拿手的青椒肉絲,融入魚香肉絲中對肉絲的處理方法,只要掌握好火候與佐料配比,絕對能讓以前的青椒肉絲涅槃重生,令人讚不絕口。

這不是盲目自大,而是當廚藝上升到一定高度時,自然而然所形成的自信!

“可惜了團隊賽的冠軍效應,不僅沒起到應有的作用,反而還推波助瀾,讓人們對美食街記憶深刻,當然,是負面的。”

一念至此,陳沖苦笑着搖了搖頭,將杯中水一飲而盡,又重新續上一杯。

“不過,若是能在團隊賽獎勵執行之前解決美食街的困境,倒也不是毫無作用。”他將紙杯放在茶几上,接着雙手枕着腦後,背靠椅背,閉目假寐。

和團隊賽相比,個人賽的比賽效益倒是簡單許多,只針對個人。

換句話說,只要在個人賽上獲得了榮譽與知名度,就不會受到環境的影響,因爲大家認可的是你這個人,而非你所在的美食區域。

除此之外,個人賽的獎勵乃是現金獎勵,第一名獲得五十萬,第二名獲得三十萬,第三名則獲得十萬。

就價值而言,這點錢根本比不了團隊賽的推廣獎勵,但卻非常實在,是看得見摸得着的東西。

如果陳沖能拿到廚神,不僅能完成普通任務,更能利用將近完成簡單任務的‘裝修餐館’,可謂一舉兩得。

而且更重要是,‘廚神’這個稱號是無價,是廚師的最高榮譽,誰也抗拒不了這種誘惑,哪怕個人賽沒有任何實質性的獎勵也是如此!

因此,與其說個人賽的前三名都有獎勵,倒不如說所有參賽者的終極目的只有那個‘唯一’,獎勵反而是其次的。

還是老話說得好,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而不想當廚神的廚師亦不是好廚師,相同的道理。

總而言之,到了這一步,陳沖其實並非是單純爲了完成任務,他也想登上至尊位。這個想法一旦出現,便再難遏制。

“嗯?”

正閉目養神的陳沖忽然發現視野左上角的紅色感嘆號忽然閃爍了幾下,令他頓時坐直了身體,眼神詫異。

正常情況下,感嘆號閃爍一般代表任務完成或者觸發特殊任務提示,可問題是,他並沒有完成任何纔是。

“難道觸發了特殊任務?”他很快否定了這個猜想。

雖說當初在領取普通任務時遊戲有過提示,說是完成任務後,有可能觸發特殊任務,但顯然不是現在。

他沒有繼續細想,心念一動,打開厄運遊戲,想象中彈出某條提示框的現象併爲出現,眼前只有平時進入後看到的各種選項。

如果厄運遊戲是電腦上的某種程序,他或許會認爲出錯的機率很大,但它顯然不是,而是一種科學無法理解的存在,所以,出錯的概率幾乎爲零。

他打開【特別任務】,裏面什麼信息都沒有,一片空白。

再打開【生死轉盤】,轉盤次數顯示爲零,並沒有想象中突然多出幾點的情況。

【厄運值】、【稀有助手】、【道具倉庫】、【解鎖成就】..

依次打開這些選項,除了【厄運值】有所增加外,其他選項中的內容和比賽之前一模一樣,完全沒有變化。

厄運值沒有增加多少,也就幾百點而已,是前兩天冰屍早上賣包子獲得的,並不稀奇。

陳沖看向最後一個選項,也是以往最熟悉的選項,【每日任務】。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