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李昌容僅僅是召喚犬鬼而已,並沒有開始血祭的儀式!

一想到這裏,我的心,便不由的向下沉了去……血祭之後的李昌容,又會強大到什麼地步? 這邊,李昌容的話音纔剛剛落地,那邊,之前還對我和李靈兒耀武揚威的十一條犬鬼,竟然在同一時間,齊齊轉過了身體,望向了那團包裹着李昌容的黑霧,最誇張的是,那是一條犬鬼的可怖狗臉上,還露出了一種極其恐懼的表情,就彷彿,那黑霧,足以威脅到它們的性命一般!

“血祭……開始!”李昌容的聲音,再次從黑霧之中傳了出來,與此同時,那十一條犬鬼,彷彿在這一瞬間,喪失了自主意識那般,竟然齊齊的朝着那團黑霧走了進去……

一隻……五隻……十隻……直到第十一隻犬鬼,走進了黑霧之中,並且完全被黑霧吞噬了之後,那團黑霧,突然暴漲了起來,恐怖的鬼力猶如噴泉一般直衝穹頂,整個屋內的器皿,玻璃,桌椅,擺件,全都開始震顫,更是有幾支花瓶,直接從高空摔到了地上!

呯呯呯……

一陣陣玻璃炸裂的聲音不斷響起,就像是爲李昌容吹響了衝鋒的號角那般……

可是,就在這時候,那猶如噴泉一般,好像要將房頂都掀開的黑霧,竟然開始不斷的縮小……不對,不是縮小,而是,所有的黑霧,都涌入了隱藏在黑暗之中的李昌容體內!

我瞪起了雙眼,警惕的注視着不斷消失的黑霧,沉聲對身邊的李靈兒說道:“靈兒,要小心,這血祭之法,有些門道!”

“我知道!”李靈兒冷冷的回了我一句。

不過,此時的我,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黑霧之強,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李靈兒此刻的表情……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能細心一些,去關注一下李靈兒此時決然的表情,和亢奮的雙眼,也許,就會避免那場本可以不發生的意外了……

書歸正傳。

過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終於,包裹在李昌容身體之外的黑氣,完全被李昌容吸收了,也就是說,李昌容,已經完成了血祭之術!

再看此時的李昌容,他模樣,並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與我預想中的青面獠牙,相距甚遠,以之前相比,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眼神之中,多出了一抹邪異……

不過,李昌容的模樣沒有發生變化,但他的身體,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此時,李昌容的身體,倒是有些更接近陰魂的存在,半真實,半虛幻,也許,這就是李昌容口中,可以媲美半妖之體的半鬼之體吧?

“你們應該感到榮幸,能夠見到我特意爲張道一準備的半鬼之體……”李昌容的聲音很奇怪,好像是多重音調疊加在一起那般,既有人類的真實感,也有陰魂的縹緲感。

話音剛落,那李昌容陡然怒喝一聲,旋即,便見李昌容的周身,立刻閃現出了四道猶如蟒蛇般粗細的黑色鬼氣,不斷在其周身纏繞,那四道黑色鬼氣,幾乎都快要遮擋住李昌容的半個身體了!

說實話,李昌容的氣勢,非常驚人,周身的鬼氣,更是無比的恐怖,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此時的李昌容,比之當初的東王,也是不遑多讓,甚至是猶有過之,而且,還是完成突破,突破到鬼王后期的東王!

由此可見,如今完成了血祭的李昌容,究竟有多麼的恐怖!

青果玄幻大作《帝尊武魂2》正式發書,玄幻大神驚天雨繼《帝尊武魂》之後,又一力作,小夥伴們可以去看一看。 當初在東獄沼澤,我雖然戰勝了東王,但那是慘勝,雖然經過了黃泉精華之水的洗禮,我的身體和力量,都得到了質的飛躍,但如果再與實力略勝東王的李昌容死磕,就算我能贏,那也是慘勝!

要知道,宇宙國之行,僅僅是我們參加世界靈戰的第一站地而已,如果我在這裏就受了傷,那整個世界靈戰,我們神州隊,都將處於絕對的劣勢之中!

此戰,只宜智取,不宜強攻!

我怔怔的望着李昌容,強行壓下了心中的驚駭,沉聲對李靈兒喝道:“靈兒,李昌容變成半鬼之體以後,他的鬼力已經達到了鬼王后期之境,我們不可力敵……”

我的話還沒說完,忽的,李靈兒豎起了手中的古木劍,一言不發的朝前踏出了一步,直接站到了李昌容的正前方……

我見狀,立刻揚起了手臂,想要將李靈兒拉回來,可是,當我剛剛擡起手臂的那一瞬間,李靈兒身上的衣服,突然產生了變化,僅僅是一瞬之間,李靈兒的外衣,便化成了一套充滿了威嚴的黃色長袍,沒錯,就是那種後背繡着陰陽八卦,衣袂直接垂到了腳踝處的道袍!

貌似,李靈兒之前穿的那件外衣,是李家的天師袍……

雖然我現在只能看到李靈兒的背景,但是,那身穿道袍,手持木劍的倩影,卻是帶給了我一種極具視覺衝擊的威嚴和肅穆之感!

“八卦喚神,現!”李靈兒突然嬌喝了一聲,她的聲音之中,充滿了莊重,威嚴,以及肅殺,與曾經那個暴躁的刁蠻大小姐相比,實在是判若兩人!

然而,李靈兒話音剛落,便見李靈兒的腳下,突然閃現出了一道圓形的金色光芒,那金色光芒經過了一番推演和衍生之後,竟然化成了一幅彷彿鑲嵌在地上的八卦畫卷!

而在這八卦畫卷之上,乾,坤,震,巽,坎,離,艮,兌這八字,依次在對應的八處方向,顯像了出來,使其變成了一道完整的八卦之圖!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俏生生立於八卦之圖的中心點的李靈兒……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玄之又玄的道術,以往我接觸的道術,也僅限於法術,符籙和陣法而已,像李靈兒這種看起來很高大上的道術,我的確沒見過,更是不會!

此時,不僅我好奇的凝視着李靈兒,就連不可一世的李昌容,雙眼之中都露出了驚訝之色,彷彿,他在重新審視和估量李靈兒那般。

就在這時候,李靈兒手中木劍一揮,右手持劍,與肩平行,漆黑的長髮無風自飄,寬大的道袍彷彿被某股神祕的力量牽引那般,獵獵作響,當真是宛若仙人降世!

“八門借力,開!”李靈兒再次的嬌喝了一聲,便見李靈兒的周身,也突然閃現出了一團金色光芒,就好像,那金色光芒已經與她腳下的八卦,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那般,詭異無比,玄妙之極! “卦之巽位,借吾疾風!”

聲音落地,李靈兒當先朝着西南方的巽位,踏出一步,一步踏出之後,李靈兒的另外一隻腳,也跟着踩進了巽位之內,也就是說,李靈兒的身體,已經離開了八卦的中心點,轉而,站到了巽位之內了!

李靈兒的身體剛剛站穩,陡然間,一陣狂暴的勁風,便以李靈兒爲中心點,朝着四面八方瘋狂擴散,一時間,屋內是風捲殘雲,桌椅齊飛!

“卦之坎位,借吾天水!”

李靈兒再次出聲,旋即,李靈兒又朝着八卦的正西方的坎位,微微踏出一步,待到其雙腳踏入坎位之時,一灘清水,猶如地下水一般,衝破了地表的束縛,浸入地面之上!

“卦之離位,借吾神火!”

李靈兒第三次喊出了咒語之後,她直接離開了之前的坎位,回到了八卦的中心點,只不過,她的雙腳纔剛剛站穩,便又朝着八卦的正東方,也就是離位,邁出了步子!

雙腳落地,倩影已穩,李靈兒的腳下四周,也就是離位之上,竟然毫無徵兆的躍出一團赤紅色的火焰,更奇妙的是,火焰所散發的熱浪,已經將其四周的空間,燒到了扭曲的程度,但對於李靈兒本身,以及她身上的道袍,卻是沒有絲毫的損害,就像是我的烈火咒一樣,根本不會對我造成任何的影響。

做完了這些之後,李靈兒再次退回到了八卦的中心點,緩緩移動木劍,劍尖遙指不遠處的李昌容,用那種莊嚴而肅穆的聲音,沉聲冷喝道:“孽障,受死!”

衣袂飄飄如仙子,手持長劍指強敵!

李靈兒的氣勢無比驚人,雖然尚且不如狂暴嗜殺的李昌容,但也不遑多讓!

可是,就在這時候,李靈兒的周身,卻再次發生了異變!

巽位那無形之風,坎位那流動之水,離位那狂暴之火,瞬間化作了三道金光,射入了李靈兒的體內,也就在這時候,李靈兒周身,陡然金光大放,宛若被神靈加持過金身的大羅金仙一般,氣勢暴漲,直接將李昌容的殺意和暴戾,死死的壓了下去!

此時,李靈兒所爆發出的氣浪,猶如海嘯一般的狂暴,彷彿,整間屋子都在顫慄,整個大地都在顫抖,屋內的瓶罐器皿,桌椅書櫃,更是被這股無形的起浪震的支離破碎,四分五裂!

更誇張的是,李靈兒手中的古木之劍,在這時候,也爆閃出了一道金光,待到金光消散之際,那柄古木劍之上,竟然纏繞起了三種不同的元素……

近乎於透明的風刃,靜若除塵的水流,狂暴無比的烈火……

這三中元素,盡數化成了一道線狀,圍繞着古劍,不斷盤旋,不斷纏繞……

“神州道術,果然博大精深……李靈兒,你這道術,有些意思!”對於李靈兒所產生的異變,李昌容先是微微一驚,旋即,他的臉上,便浮現出了認真的表情,看來,李昌容也感受到了李靈兒帶給他的壓力,準備認真與李靈兒一戰了! 而我,則與李昌容不同,我要考慮的,並不是李靈兒究竟強大到何種地步,我在思索的是,李靈兒這狂暴無比,堪比東王一般的強橫實力,是從哪裏來的……

東王,鬼王后期之境,對應的術人境界,是大天位後期!

而李靈兒,根據我這段時間的觀察和估算,她的修爲,應該只是在大天位初期和大天位中期之間徘徊而已,她,又是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便將自身的修爲,提升到與東王持平的境界呢?

那李昌容,用了血祭,變成了半鬼之體,纔將他的力量,提升至極致,那麼,用逆向思維思考一下,李靈兒,是不是也動用了某種特殊的能力,使其能在短時間之內,將自身的力量提升至巔峯?

很有可能!

就像當初陳泰的以身祭刀那樣!

這麼說來,李靈兒,絕對是通過剛纔的祕術,纔將自身的實力,提升至如今的境界,包括古劍上的風,水和火三種元素,也絕對是某種祕術被開啓之後的產物!

只不過,這種祕術被開啓之後,會不會給李靈兒帶來超負荷的壓力?

就像是我當初藉助白起之力那般?

想到這裏,我立刻將視線轉移到了李靈兒腳下的八卦圖之上,尤其是李靈兒踩過的西南,正西和正東三處方位……

我記得,李靈兒好像喊過“八卦喚神,八門借力”這八個字,八卦,我能理解,但是那八門……

西南代表死門,正西代表驚門,正東代表傷門,貌似,這三門,都是八門之中的三大凶門……

我猛的瞪起了雙眼,該不會,李靈兒是想借三大凶門與八卦之力,來與李昌容一戰吧?

雖然我不知道李靈兒的祕術,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我知道,一旦涉及到那三大凶門,就絕對不會有好事發生!

“靈兒!”想到這裏,我陡然驚呼了一聲。

可是,我的話還沒說完,李靈兒,便已經手持古劍,朝着李昌容無比堅決的衝殺而去!

李靈兒行動如風,迅猛飛馳,攻勢如火,狂暴無匹,防禦如水,柔中帶剛,此時,這三種元素近乎於完美的融合到了李靈兒的身上!

幾乎只是不足眨眼的瞬間,李靈兒的倩影,便已經侵到了李昌容的身前了!

當即,李靈兒的周身,陡然爆發出一股極其狂暴的氣勁,威勢無比驚人,足以與當初尚處巔峯的東王相媲美,也就是,靈異世界之中的大天位後期之境!

“斬!”李靈兒怒喝一聲,手中古劍快如閃電般斬向了近在咫尺的李昌容,古劍之上,那三種元素所變幻的力量,也在這一刻陡然炸裂,幾乎佈滿了古劍的劍身!

“來的好!”李昌容見李靈兒攻勢不止,這傢伙非但沒有後退,反倒是高聲冷喝了起來,大有與李靈兒一決雌雄的氣勢,“四大靈異世家之首的李家,果然名不虛傳,竟然能憑藉某種祕法,將你這麼個小女娃,硬生生的提升到大天位後期之境,不過,縱然你開啓了祕法,將修爲提升至此,但你,依舊不是我的對手!” 李昌容暴喝一聲,下一瞬間,纏繞在他周身的四道黑色鬼氣,運轉的速度也更加快速,僅僅在一瞬間,便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壁壘,直接擋在了李昌容的身前!

也就在這時候,李靈兒揮出的古劍,也如約而至了……

錚!

一道宛若金屬碰撞的聲音,陡然在屋內炸響開來,可是,要知道,李靈兒手中的劍,是木劍,而李昌容身體之外的黑氣,也只是氣體罷了!

可偏偏,這兩種與金屬根本不搭邊的物體撞擊到一起,竟然會出現金屬碰撞的交鳴聲,實在是詭異的很!

只不過……李靈兒手中的劍,狠狠的砸在了李昌容的護體黑氣之上,但是,李靈兒這宛若天外飛仙的一擊,卻並沒有破開李昌容的護體黑氣,只是在李昌容其中一道護體黑氣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跡,將那道護體黑氣,砸的癟了下去!

李靈兒瞪起了美目,彷彿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那般,也許,在李靈兒的認知範圍中,這一劍,就算不能殺死李昌容,也應該能刺傷他,再退一步,就算不能刺傷李昌容,那應該也能破開他的護體黑氣吧?

可現實卻是……李昌容的四道護體黑氣,也只有一道被砸的癟了下去,而已!

如此一幕,不僅看呆了李靈兒,就連觀戰的我,也極其吃驚……從李靈兒所表現出的戰鬥力來推斷,李昌容此時的實力,絕對超過了顛峯時期的東王,就算是現在的我,去和李昌容一對一單挑,勝算至多有四成,而李靈兒,不足兩成!

不管怎麼說,此時的局面,不論是對於李靈兒來說,還是對於我而言,都非常的不利!

“李家的女娃,我還是高估你了!”李昌容突然得意的狂笑一聲,胸有成竹的怒喝道:“李靈兒,楚風,你們既然一起來了,那就一起去死吧!”

李昌容話音剛落,他身上的四道黑氣,陡然噴發,好似四條毒蛇,直接掙脫了李昌容的身體,四散而去!

“出來吧,妖女們!”李昌容揚起雙臂,無比自信的大喊道:“我要在這裏,一起幹掉你們兩個!”

伴隨着李昌容的聲音喊出,那四道黑氣,陡然降落,而且還是筆直的降落到了我與李靈兒的中間,彷彿想要阻擋我參與到李靈兒和李昌容的戰鬥之中……

“咯咯咯……”

“嘻嘻嘻……”

“嗚嗚嗚……”

忽的,那四道黑氣之中,接連發出了一道道縹緲而詭異的笑聲,這笑聲,極其陰森,纔剛一出現,我便有一種腳底發涼的感覺!

我敢保證,這四道笑聲的主人,絕對是我在陽間見到過的最強陰魂,沒有之一!

我如臨大敵一般的凝視着身前的四道鬼氣黑柱,與此同時,不遠處的李昌容,又發出了一道自信的笑聲,“楚風,你的對手,是它們,它們會送你上路的,而李靈兒,我會親自殺死她!”

李昌容的話音,剛剛落地,那四道泛着濃郁鬼氣的黑柱,瞬間炸裂,便見,四隻身穿古朝服,丹眼細眉,婀娜多姿的女鬼,直接映入了我的眼中!

當然,那四隻女鬼的模樣和身段,我根本就不在意,我在意的是,那四隻女鬼身上爆棚的鬼氣……每一隻,都有鬼王中期巔峯的實力,也就是,東王沒有突破之前的實力! 四隻身份不明的女鬼,相當於四隻沒有完成突破的東王,最關鍵的是,我並不知道這四隻女鬼合力之後的效果,會不會出現四個一相加,大於四的局面,如果真的出現了這種局面,那我就凶多吉少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冷眼打量着那四隻詭笑不斷的女鬼,忽的,我發現,其中一隻女鬼的右手臂,似乎受了傷,一滴滴黑色的血液,正順着那白到不像話的纖細手臂,緩緩向下低落……

難道,這隻受了傷的女鬼,便是之前李靈兒一劍劈中的那道黑氣?

應該就是了!

畢竟,這四隻女鬼,可都是從纏繞在李昌容周身的黑氣之中,走出來的!

就在我目不轉睛的打量着那四隻女鬼的同時,李昌容再次發表了一番傲慢的宣言,“楚風,你的對手是它們……張綠水,張禧嬪,金尚宮,以及鄭蘭貞!”

這四個名字,每當李昌容道出一個,我的雙眼,便會瞪大幾分,直到李昌容完全說出了四隻女鬼的名字之後,我的嘴巴,都已經張開了!

張綠水!

張禧嬪!

金尚宮!

鄭蘭貞!

這是幾百年前,古朝國出名的四大妖女,禍國殃民,把持朝政的那種大人物!

難怪,這四隻女鬼會爆發出鬼王中期巔峯的實力!

不過,我現在雖然只是大天位中期,但我有道術和法器爲依仗,完全可以做到越境強殺,哪怕對方是四隻鬼,我也不怵!

畢竟道術剋制陰靈,這是無法違背的大自然法則,區區古朝國的四大妖女,幾百年的陰魂,尚不足以打破大自然的法則,除非,是虞姬親來!

“李昌容,你以爲它們四個,就能殺了我?”我將目光從四大妖女的身上,轉移到了李昌容的身上。

然而,就在這時候,我卻發現了一件怪事,那李昌容的身上沒了這四隻女鬼的護體黑氣之後,修爲也是直線下降,變成了只比這四隻女鬼強大一籌的大天位後期之境,總的來說,沒了護體黑氣之後的李昌容,實力已經下降了不少,就連之前那狂暴無匹的殺氣和暴虐異常的氣勢,都弱了幾分!

這麼說來,同爲大天位後期的李靈兒,一對一的去戰李昌容,鹿死誰手,還真就不好說!

而我面對的四大妖女……也未必不能戰勝!

想不到,我與李靈兒所陷的危局,竟然因爲李昌容的大意和輕敵,而轉入了優勢,當然,前提是,李昌容認爲我根本打不過那四大妖女!

我盯着李昌容,忽的,我揚起了嘴角,輕聲淡笑了起來,一邊笑着,我一邊伸手入懷,從懷中,摸出了嚴雷事先爲我準備好的七七四十九枚銅錢。

“李昌容,你太輕敵了,我,要讓你爲你的輕敵,付出生命!”我陰笑一聲,下一瞬間,我根本不給李昌容任何說話的機會,當即便凜然怒吼道:“靈兒!殺了李昌容!這四大妖女,交給我來對付!”

我的話音尚未落地,下一瞬間,我直接將手中的四十九枚銅錢揚向了空中,與此同時,我的腦中也飛速的閃過了楚家祕術之中,操控銅錢的法訣…… 雖然我只操控過九枚銅錢,但那時候我的,真的很弱,現在,情況不同了,我已經邁入大天位中期,我想,應該可以操控四十九枚銅錢了吧?

這個念頭,只是在我的腦中一閃而過罷了,因爲,我眼前的事實,已經爲我解答了心中的疑問!

伴隨着我的法訣吟唱完畢,被我拋向空中的四十九枚銅錢,彷彿擁有了自主意識那般,竟然奇蹟般的自行聚攏在了一起!

當那四十九枚銅錢於半空中凝聚之時,陡然爆閃出了一道璀璨的金色光芒,這道金光,奪目,耀眼,璀璨,更是彷彿有一種靜心凝神的功效那般,當金光乍現的一剎那,我的心境,也變得平和了起來……

“盛世劍……出!”我幾乎是出於本能的喊出了這句話,就好像,在我的內心深處,血液深處,骨骼深處,隱藏着有一種魔力,讓我喊出這句話似的,無比的奇妙!

當即,我喊的那個“出”字剛剛落地,陡然間,虛空中的光芒突然散盡,好似流華瀑布一般,跌落地面,也就在這時候,一柄由銅錢組成的短小銅錢劍,映入我的眼中……

再說那銅錢劍,好像真的擁有靈魂一樣,竟然徑直的朝着我飄了過來!

我一揚手,楚家祖傳的盛世劍,便被我握在了手裏!

這還是我第一次去握完整的盛世劍,我也說不上來我此刻的心情,我只知道,當我握住了盛世劍之後,內心之中也頓時迸發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自信,就好像,古朝國的四大妖女,在我的盛世劍下,根本不值一提!

這就是,楚家祖傳的盛世劍?

這就是,我曾經無法掌握的盛世劍?

也許,我該反擊了……

我的嘴角微微揚起,勾勒出一抹邪異的弧度,忽的,我猛然擡頭,雙目凝視那隻受了傷的女鬼,我並不知道那女鬼是四大妖女中的哪一位,我只知道,它,即將死於我的劍下!

心念一動,我的雙腳在地上猛的一踏,下一瞬間,我的身體,已經衝向了那隻受傷的女鬼了!

抓住敵人的弱點進行猛攻,纔是戰鬥的真諦,那些所謂的不偷襲,不暗算,公平競爭,不耍花招,都去見鬼吧!

既然四大妖女之中,只有這隻陰魂之前被李靈兒擊傷,那我便先拿它來祭劍,只要先秒殺掉一隻陰魂,那麼,我就只需要面對三隻陰魂就可以了,如果……這四隻陰魂一起,可以發動某種鬼陣,那我先滅殺一隻,也算是對我有百利而無一害!

不足一吸的時間,我的身體,已經衝到了那隻受傷的陰魂之前了!

而那隻受傷的陰魂,包括其他三隻陰魂,恍若未覺那般,仍舊一臉陰森的盯着我之前站立的位置……

別看這些陰魂的修爲要高於我,但是,要知道,我的身體素質和強度,都超過了普通的大天位中期術人,所以,我能在一衆陰魂沒有作出任何反應之前,便侵入到它的身前,也是合乎常理的!

“第一個!”我傲然一笑,沒有任何花哨的動作,直接挺起了盛世劍,刺向了那隻受了傷的陰魂的心口處! 噗!

一道極其輕微,彷彿某種東西被捅破了一般的聲音,驟然響起……

我手中的盛世劍,毫無阻攔的刺進了那隻受傷女鬼的心口之內,頓時,一股黑色的血液,立刻順着盛世劍割開的傷口,噴濺而出,灑了我整條手臂都是……

直到此時,那隻被盛世劍刺中的陰魂,纔回過了神來……

當即,那隻陰魂猶如機器人一般,緩緩的將頭轉向了我,並且用一種不甘,不解,憤怒,驚恐的複雜目光凝視着我。

“咯咯……唔……呀……”那陰魂蠕動喉嚨,發出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這話,既不是神州話,也不是如今的宇宙國話,貌似,是幾百年前,古朝國的語言……

“不好意思,小爺沒帶翻譯,聽不懂你說的話!”我陰森一笑,旋即,盛世劍彷彿是爲了配合我一般,直到我話音落地之時,盛世劍的劍脊上,才綻放出一抹璀璨耀眼的金光……

嘭!

一道巨大的爆裂聲突兀炸開,響徹小院!

就在爆炸聲傳出的那一瞬間,那隻被我刺中心口的女鬼,直接變成了一縷飛灰,泯滅於天地之間……毫無疑問,古朝國的四大妖女之一,我也不知道它叫什麼,反正,它魂飛魄散了!

如此一幕,看傻了即將開戰的李靈兒和李昌容,包括另外那三隻距離我只有咫尺之遙的女鬼,也是呆若木雞的凝望着我……簡單的說,是凝視着我手中的盛世劍!

其實,不僅僅是李靈兒,李昌容,以及那三隻女鬼,包括我自己在內,都被盛世劍的強大威力驚到了!

不愧是楚家的傳家之寶,組成了完全體之後,竟然會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威力,要知道,當初盛世劍之中的一枚銅錢,最多也就能壓制厲鬼或者是鬼煞罷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