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靜初一愣,小笑明明都看到了,還問他們剛纔在幹嘛,她是天真到這種地步,還是說…純裝着的?

她打量着小笑,只見她的笑是那麼的純,好象是剛盛開的花朵,讓男人都忍不住心疼,她的心一沉,小笑一定是在裝的,對,一定是。

剛纔她明明看到小笑眼裏的恨意,還有一絲殺意,可是,這一刻,她卻天真的看着自己,好象不懂。

“沒什麼,只是公事。”安城軒一語帶過,他上前去扶着小笑,看着她的小手被剌傷了,眼裏帶着悔意。

他說過不會讓小笑受傷任何傷害的,可是,眼前的她這麼無助,這麼的脆弱,他剛纔,還是傷害了她。

“阿蘭,快叫蒙實過來。”安城軒看着她的傷口,心裏一沉,花瓶的碎片剌進了掌心裏,流出了很多血,而小笑卻是強笑着看着他,一句疼痛都不敢喊。

他眼中的憐愛,還有心疼,讓沈靜初的心裏一酸,什麼時候開始,她居然會在乎這個男人的想法,還有看法。特別是他看着小笑眼中的柔情,讓她的心裏很不舒服。

“是。”阿蘭聽到響聲後跑來,卻看到小笑被安城軒抱在懷裏,小笑手中居然流血了。

“讓開。”安城軒抱着小笑,看到沈靜初站在自己的門口,他的語氣很冷,好象剛纔發生的事情,只是一個意外,又或沈是從來都不曾發生過一樣。

他的眼中,看着他是冰冷的,而看着小笑的時候,卻是柔情萬種。

“哦。” 總裁的私有寶貝 沈靜初裝着不在乎的看着安城軒,側着身子,讓安城軒抱着小笑走了進去。

小笑回過頭,對着沈靜初笑了,她的笑裏有着很多複雜的感情,沈靜初不知自己是不是看錯了,她居然感覺到小笑在挑釁着自己。

看來,這個小笑看似溫柔,其實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物,她還是不要惹上纔好,她轉頭就要離開。

反正她也是該離開的時候了,不管她和安城軒有多少年的合約,她只知道只能離開就對了,這一潭水還是不要惹的好。

“沈小姐,可不可以留下來陪陪我?”看到沈靜初要離開,小笑突然叫住了她。

因爲小笑的話,安城軒也一愣,他輕輕的將小笑放在自己的牀上。柔軟的感覺還有安城軒的眼神,讓小笑信心滿滿,她的眼裏盡是脆弱,有些渴望的看着安城軒。

安城軒回過頭,看着沈靜初一眼,只是輕輕一掃,眼裏沒有任何感情,陰霾得像暴風雨將要來臨之時。

“我我還有事。”她不想留下來,反正,她看到這一切,心裏特別的不爽。

“讓你留下,你就留下。”安城軒冷冷的說着,他輕輕的爲小笑蓋上了被子。

這時,蒙實和阿蘭跑了過來,蒙實的手裏還挽着一隻救藥箱,他過來的時候,看到沈靜初在,以爲是沈靜初受傷了。

“沈小姐,你沒事吧?”地上的血,可是,人兒還是好好的站在這,並沒有什麼事,看來是安城軒小題大和了。

“裏面。”接收到蒙實關心的眼神,她輕輕的指着裏面,受傷的人可是安城軒的寶貝,怎麼可能是她?

她可沒有小笑這種待遇,在安城軒的眼中,她連人也不如。她現在完全的相信了冷然說的話,她知道,這一切都並不代表着什麼。

“啊?”蒙實往裏面看去,只看到安城軒守在牀邊,而小笑則是躺在牀上。

這是怎麼回事?三角戀?蒙實有些意外,安城軒也太不小心了。

對於安城軒給予小笑的關心,大家都心知肚明。沈靜初和小笑,哪個人在安城軒的心裏的地位更重要一些。

小笑,很明顯的就是未來女主人的角色,而沈靜初只不過是一個配角罷了,讓人不解的是,安城軒還有五天就在大婚了。

慕家那邊今天早上還打過電話問關於宴席的事情,在上城辦完後,還要飛往法國辦一場。

慕家族和安氏家族,兩個都是世界頂尖的家族,婚禮自然也會是比任何人都要豪華幾倍。

到底誰纔是安家最後的女主人?大家心裏都在猜着,卻不敢去多事。

“沈小姐,要不要爲你準備午飯?”這時,阿蘭走了過來,她有些關心的看着沈靜初。

沈靜初現在在這裏的身份,顯得有些尷尬。安城軒在裏面陪着小笑,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神醫毒妃 聽到阿蘭的關心,沈靜初瞬時心裏暖暖的,在這裏住的這一段時間,她的事情全部是阿蘭爲她打點的,和阿蘭的接觸不多,但是,她的關心很真實,讓她覺得像是一個長輩對晚輩的關心。

“謝謝,不用了,我一會還得走。”沈靜初一笑,她看着阿蘭眉頭一皺,顯然好象有什麼事情想說,又猶豫要不要說。

阿蘭什麼都沒有說,她點了點頭,拿着東西往一樓走去。阿蘭是這裏的管家,對於這裏的什麼事情都瞭解,只是…有着太多的不可以。

安城軒在房間裏,沈靜初在外面,她有些無聊的往房間裏看去,蒙實走了出來,房間裏只有安城軒和小笑。

小笑依在安城軒的懷裏撒嬌,她突然發現,其實這個時候安城軒真是一個男人,一個女人需要的好男人。

他在小笑的面前,扮演着一個男人的角色。沈靜初從來都不曾想過,原來,安城軒除了權力地位之外,還懂得討女人歡心。

一個男人的心,最終都要讓一個住在他心底的人解開那個結,而解開安城軒的心的鑰匙其實就是小笑?

她笑了,笑得有些苦澀。

這時候,她差點就誤認爲自己喜歡上安城軒了,或沈是她一直都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原因。

現在,她都不知自己到底是誰,哪個名字纔是她的?她不知道。

“這個,有人讓我交給你。”這時,蒙實走了進走,他看了沈靜初一眼,低聲的說着,儘量不讓在屋內的人聽到。

沈靜初略微一頓,她轉過頭看着蒙實,再低頭看着他手中的東西,她的眼中閃過一絲複雜,垂下頭去;“你怎麼會有這個?”

“他讓我轉告你,安城軒還有五天就要結婚了,你…的日子還長着。”蒙實不知自己這樣表達,會不會好些?

顯然,這個女娃是喜歡安城軒了,可是,安城軒不是她能夠喜歡的,畢竟兩個人的世界確實不一樣。這樣複雜的關係中,希望她能找到她自己的出路,與安城軒站在一起,她永遠是受到傷害的一方。

蒙實確實受了別人所託,纔來當說客。可是,畢竟他又是安城軒身邊的人,有些話不能說太多。

“謝謝。”沈靜初看着蒙實交給她的東西,她將東西捂在胸口,胸口震顫,臉色頓時變的蒼白無力。

她努力告訴自己,是蒙實他們想多了,其實,她對於安城軒,只是想從安城軒的身上得到更多她想要的東西,僅此而已。

蒙實走了,沈靜初再轉頭,屋內的男人走了出來,她看到安城軒的瞬間,強笑着看着他。

傅少的替嫁寶貝 “我可不可以走了?”她在問着他的意思,卻也決定心了。

安城軒沒有說話,屋內的小笑則是笑眯眯的看着她,然後揮揮手:“沈小姐,可不可以進來陪我聊聊天?”

安城軒點了點頭,轉身離開,她看到蒙實在另外一處等待着安城軒,應該是有事吧?她想了一下,看着小笑期待的臉盤,她還是走了進屋。

這裏的東西,她每一樣都很熟悉,可是,現在這裏面的氣息,還有人兒都換了,不再是以前的安城軒的房間,感覺已沒有了。

有些東西,遲早會被代替,其實現在變成這樣,也見怪不怪了。

在沈靜初的眼中,小笑是那麼的溫柔,那麼可人,那麼的絕美,只要她輕輕一笑都能牽動着人的心絃,她走了進去,站在牀邊,看着半躺在牀上的小笑,她被安城軒護得這麼周全。

“你剛纔,別誤會。”不知爲什麼,她突然想跟小笑解釋,畢竟剛纔那一幕,不是真正的安城軒爲她而瘋狂,她只是想氣一下小笑而已。

這個時候,她發現其實這個女人真的很脆弱,雖然看着她上一刻還窩在安城軒的懷中,那一瞬間的得意。或沈是她看錯了吧,她心裏在想着。

以安城軒的人品而言,應該不會看錯人,是她的疑心太重了,想到這裏,沈靜初坐在牀邊,那個剛纔安城軒還坐過的位置上。

小笑輕輕的坐了起來,她的手掌心受了傷,但她的心同時也被傷了,因爲那一刻,她覺得沈靜初把她摔下了地獄。

“沈小姐,剛纔誤會什麼?我什麼都沒有看到哦。”小笑甜甜一笑,她側着頭看着沈靜初。

她不斷的打量着這個女人,以女人的魅力而言,沈靜初確實不比她的十分之一,再加上她在那個男人身邊呆着的這三年,學會了更多能舒展自己個人魅力,她卻不知爲什麼安城軒居然會這樣待她。

至少,安城軒不會這麼瘋狂的和她在一起,至少…安城軒不會對沈靜初這樣對她。

“沒什麼。”這時,沈靜初有些鬱悶,好象小笑真的不像是裝的,難道她剛纔沒有看到?因爲小笑的話,沈靜初的心也舒服了很多,她不希望因爲自己的無心,而傷害到了別人。

這裏,她很快就會離開,或沈,她也會很快離開安城軒的世界,這樣的萍水相逢,只不過是蜻蜓點水,沒有多大的意義。

但是…只是萍水相逢,卻在她的心裏生了根,葫了芽。

兩個女人聊了半個小時,這半個小時,沈靜初終於放心了。

原來,小笑並不知道安城軒就要大婚,更不清楚安城軒這些年來的所爲,她有些爲這個女人感覺到悲哀,也同時,爲自己慶幸。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下午了,沈靜初看安城軒還沒有回來,她今晚必須回去一趟,去沈家。

小笑想下牀,她的手剛拉開被子,掌心上傳來的疼痛讓她咬緊牙根,淚水不斷的滴出來。

“痛…”可憐楚楚的模樣看着沈靜初。

沈靜初將自己的包包放一邊,上前來扶着她,小笑完全看不出已是一個已經26歲的女人的,不管是說話,還是外表看來,她最多也只是18歲的模樣。

果然,女人還是必須懂得保養,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的容顏不老。

“你要什麼?我幫你拿?”這個時候,沈靜初有些坐立不安,她現在就要離開了,這裏離上城市還有一段距離,她沒有車,而且,安城軒不會送她出去吧?

她想着,出去會不會有車可以搭,這裏不是編僻,而是安城軒將這十里之外的地方都封了,根本就沒有外人可以進得來,所以,這裏也顯得安全而寧靜沈多。 “我想喝水。”小笑輕輕的咳了一聲,她有好久沒有喝水了,她渴望的看着沈靜初。

“你等會。”沈靜初轉身走到左邊的角落爲她倒了一杯溫開水,這裏盡是高腳玻璃杯,她選擇了一隻比較小的,讓小笑端的時候也順手。

沈靜初轉身回來的時候,小笑已坐在牀邊,等待着她端水過來。

“別急,慢慢喝。”沈靜初看着小笑喝得比較急,她輕聲一笑,小笑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小孩子,難怪安城軒會這麼寵她。

以前也曾經聽人說過,安城軒愛的女人在三年前就死了,所以,安城軒是一個沒有愛情的人,在三年前他的愛情就支離破碎了,可是,沒有想到在三年後的今天,她還能目睹着安城軒心愛人的芳容,確實不容易。

“謝謝。”小笑將杯子遞迴給沈靜初。

沈靜初接過杯子,她手還沒有拿到杯子的時候,杯子卻掉在地主,破碎了一地,玻璃杯的響聲也將在不遠處的安城軒和蒙實驚到,大步跑了進來。

“沒有傷到吧?我來。”沈靜初沒有想到杯子居然掉到地上了,明明就是送到她的手上了,小笑怎麼把杯子丟落到地上了?

她有些鬱悶的蹲下身子,卻聽到門外一陣腳步聲,回過頭的時候,小笑從牀上摔了下來,把她的手將了下去,地上的玻璃剌進了她的手裏,痛得她將小笑摔開。

“你爲什麼要這樣做?”她不相信小笑是突然摔倒的,她感覺小笑是故意的,真的故意的。

扶亂唐 安城軒看着小笑摔倒在地上,眼睛紅紅的,臉上有些溼意,安城軒的心一沉,上前去想將沈靜初拉起。

“不,不要…我什麼都不要了…你放過我吧,求你放過我吧。”小笑哭喊着着,她的淚水將眼睛給模糊了。

沈靜初完全愣住了,她不明白小笑爲什麼會這樣說,在她正想說話的時候,她伸手拉着小笑,想將她扶起,卻被跑進來的安城軒將她揪了起來。

“你要對她做什麼?”安城軒冷冷的看着沈靜初,什麼都不需要解釋了,一切他都看得很清,都看到了。

小笑摔倒在地上,而沈靜初還想威脅小笑?小笑這些年來不知是怎麼過來的,現在好不容易回到他的身邊,他安城軒不允沈任何人可以去傷害她,任何人都不可以。

沈靜初緊咬着下脣,嬌顏紅霞瀰漫,她笑了,笑得有些絕望,果然最毒婦人心,而安城軒和小笑,完全是一個類型的,難道能走到一起。

“你看到的,都不是真的。”她只能這樣說。

安城軒揪着她的衣領,讓她看着自己。蒙實走了進來,扶起了小笑,卻看到小笑身上沒有絲毫傷口,倒是沈靜初,她的雙手上都是血,顯然那些血上斑痛是由地上的玻璃剌傷的。

這其中,是不是有一些誤會?蒙實想着,深深的看着小笑,只見小笑低下頭沒有看他,蒙實將小笑扶回牀上後,安城軒早就拉着沈靜初出去。

“給我滾。”

沈靜初第一次看到這麼瘋狂的安城軒,他將她丟在地上,她很疼,真的很痛,身體摔在地上很疼,可是,她的雙手上的傷也痛,但是這兩處的痛都比不上她的心靈上的痛。

她因爲安城軒這樣對她而難過,也因爲這樣,讓她死了心。她知道,原來這些人的複雜,不是她能說清的。

她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強撐着身子站了起來,她手上的玻璃,因爲她手按在地上撐起身子而剌得更深,她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滴落在地上,她笑了。

“再也不見。 ”她轉身拿着同時被安城軒丟在地上的包包離開,她頭也不回的走得很絕。

安城軒愣住了,他看着她的手上的血,流了很多血,她一路走去,血卻一路上滴落在地上。

“我…”第一次,安城軒沒有關心小笑,而是站在那,看着沈靜初離開時絕望的背影,突然他的心…有些難受。

好象,沈靜初這一次離開後,再也不回來了。 聯盟之黃金年代 他想上前兩步,卻被小笑叫住了:“安…你可不可以陪陪我?我好害怕。”

安城軒回過頭,看着小笑躺在牀上,蒙實爲她檢查了一下身子,對安城軒點了點頭,安城軒知道小笑沒有大礙,這才鬆了口氣。

“她有沒有對你怎麼樣?”安城軒回到小笑的身邊,可是,他看到小笑那雙哭紅的眼睛的時候,剛纔因爲沈靜初離開時的罪惡感也同時消失不見。

“我沒事,不要怪她,她不是有心的。”小笑繼續爲沈靜初說話,她的眼睛裏寫滿了關心。

安城軒爲她拉了拉被子,側臉卻看到地上的玻璃,上面還流着一灘血,是她的嗎?她的手受傷了嗎?

她爲什麼要對小笑做出這些事情?顯然,小笑和她之間關沒有什麼關係。安城軒回過頭的時候,小笑拉着她的手,眯上眼睛,臉上寫滿了疲憊不堪:“不要離開我。”

“乖,好好睡一覺。”安城軒安慰着小笑。

小笑吃了蒙實給她開的藥後,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小笑睡着了,安城軒和蒙實離開了他的房間,走進了側房裏。

連着安城軒房間的則房,也就是安城軒的書房。

這時,慕辰夜,何允,戴爾李,徐屹都到齊了,大家都在等待着安城軒回來後,會議可以開始了。

“蒙實,你進來。”蒙實正要退下去的時候,安城軒叫住了他。

對於蒙實而言,與安城軒他們之間,也並沒有什麼祕密,雖然職業不一樣,但是他們彼此之間的事情,於公於私,大家都十分清楚。

“嗯。”蒙實回過頭,手裏提着醫藥箱跟着安城軒的身後。

一樓的阿蘭她們今天忙得有些手亂,安城軒這些朋友來了,她特意爲他們準備了他們每個人最喜歡吃的東西,還有茶點。難得這幾個人來得這麼齊,她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看到人有這麼齊的出現在這裏了。

書房的門,被安城軒輕輕被推開了,他邁着沉重而艱難的步伐走了進來,安城軒看着正在伺候着他這些兄弟的下人,揮揮手屏退了所有的人,只看到慕辰夜,徐屹,何允,戴爾李四個人分別坐在那高檔次的沙發上,時不時的低頭交流着什麼,看到安城軒進來的時候,大家都轉頭看着他。

“慕老頭準備動手了。”慕辰夜倒是有些幸災樂禍的看着安城軒,這事情是安城軒一個人惹出來的。

安城軒這一輩子在事業上輝煌過,卻栽在了女人的手中。

對於小笑的事情,李澤早就轉告他們了。爲了這事情,他們這特意跑了過來,爲了就是目睹安城軒再一次陷進了掙扎的愛情裏。

愛情本來就是他們不應該陷進去的東西,總會有一天,他們幾個會被安城軒累得喘不過氣的。看到安城軒爲女人而瘋狂,他們怎麼敢再去沾愛情這種不屬於他們的東西?

“安先生,事情都照您的意思安排好了。”這時,李澤走上前說着,他都安照了安城軒的意思增辦妥了。

現在就看安城軒怎麼做了,他們只能幫到這裏。安城軒聽到李澤的話,只是會在那裏沉默。

他說實在的,不希望小笑受到任何傷害,可是,事情卻沒有想到居然扯上了皇族,這事情有些荊手。

“你想我們怎麼做?”何允是最沉不住氣的一員,他看着安城軒說,很少看到安城軒這模樣。

原來,他和戴爾李還在追求着關於凌墨的那一樁事情,最後被慕辰夜給揪了回來,說安城軒有事情要他們幫忙。

安宅安城軒的書房內,空曠的書房內,氣氛壓抑的可怕,安城軒一直都緊鎖着眉,他那成熟的俊臉上是難以掩飾的冷漠中帶些愁容。

“我只是想確定,小笑失蹤這三年,和誰有關。”安城軒有些煩憂的說着,他忘記不了蒙實給予他的報告,小笑現在懷孕也有十多天了,雖然她本人還不知道,但是,安城軒卻爲這事情揪心。

他的女人,最終成爲了別人的女人,肚子裏懷着別人的種,這事情讓他怎麼能放得下?

眼看他和慕素言的婚禮就將近,他不想再繼續這樣下去,現在對慕霸天而言,最好的藥就是要順從,而他們什麼都不做的時候,慕霸天更加囂張。

“我覺得她有問題。”戴爾李開口,三年前的事情,最後被慕霸天阻止他們再繼續追查下去。

事情也就因爲這樣而不了了之,這些年來,安城軒很少想起小笑,幾乎可以淡忘的時候,突然之間,小笑的出現打破了安城軒所有沉默。

“淩氏的股份,有大部份在我手上。”何允這時開口,他知道安城軒讓他們來,不止是爲了小笑這件事情。

對於淩氏,他是不會將股權交出來的。這些都是凌墨轉給他的,到現在爲止,他還不知道爲什麼凌墨會提前把投權轉到他的名下,直到凌墨出事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原來淩氏現在最有權說話的人是他。

他要一直護着凌冰,就是因爲凌墨的信任,還有更多的就是不解之迷,這些時間以來,他不斷的追查,所有的苗頭都指向安城軒,雖然他和戴爾李都相信安城軒不會這樣做的,可是,證據每一樣都對安城軒很不利。

“慕老頭現在想直接吞掉淩氏,再收購沈氏,還有…冥皇族的成員,也有在上城祕密行動了。”徐屹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然後繼續接着他們的話語。

雖然,他們每個人都在說一件事情,看似並沒有多大的關聯,只是,他們知道這些事情的其中,都有着一個隱形的紐帶,將這些事情緊緊的拉在了一起。

“婚禮還是要繼續進行?”慕辰夜問着安城軒,現在情況對安城軒最不利,但是,安城軒卻是最關鍵的一個。

關於他們在韓國的罌粟基地,慕素言直接利用了與安城軒之間的關係,將一批人祕密的送了進去,混在了他們人員中。

“繼續。”安城軒考慮了很久,婚禮需要繼續,而他會利用這一切,毀掉一個曾經的承諾。

他會送給慕素言一個終身難忘的婚禮,而在那時,慕霸天,他們幾個也會送給他一個人生最後的戲劇,以致他這些年來的“關照”。

“安先生,小笑小姐可能真有問題。”這時,站在一邊一直不說話的蒙實突然開口了,以前在他們這些人談事情的時候,蒙實一向都不會插嘴。

這是第一次,也是認識安城軒他們這幾個人這麼多年以來,他們在商談事情的時候,蒙實插話了,若得何允欣賞的目光。

“怎麼說?”何允接下蒙實的話,對於蒙實的醫術,他一直佩服到心底,只要蒙實出馬,很多病在他看來都不是問題,像李澤傷得這麼重,蒙實也只用了四天的時間,就讓李澤康復得差不多了。

“李澤,把我房間裏的帶子設過來。”安城軒想到了沈靜初離開時那雙手,還有地上的血。

他不想去懷疑小笑,可是,如果…小笑…他不敢再繼續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