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醒醒當然知道姜南初這時候約出來見面,是受到誰的指使,所以整整思考一夜。

兩人約好在醫院附近的咖啡廳見面。

姜南初抵達包間門口看到易醒醒的時候,露出驚訝的目光,然後馬上放下包包去檢查她傷勢。

「你的臉怎麼回事?誰動手打你的?難道是權離亭嗎?」

姜南初一口氣問出三個問題。

原本易醒醒白皙的臉頰上面,此刻已經被扇腫,如果這是權離亭做的,姜南初一定要求他們分手。

因為家暴這種事情只有零次和無數次!

「南初,謝謝你的關心。」

「從小到大,權離亭不敢動我一根手指頭,一根頭髮絲,這一切與他無關。」

「是,是我媽媽。」

易醒醒有些難堪的說,今天之所以將見面地點約在這兒,也是方便看醫生。

「為什麼?」

「明明生日宴的時候,我感覺易阿姨很和善的。」

「假的,全部都是假的!」

易醒醒的情緒有些激動起來。

「她們喜歡的,寵愛的是身為權離亭未婚妻的我。」

「失去這個光環,我什麼都算不上,我就是被家族厭棄的一顆廢子!」

「昨晚我告訴我母親,我和權離亭說解除婚約,果然我面對就是拳打腳踢。」

易醒醒冷笑著說,眸中的涼薄更甚。

「可是你難道不喜歡權離亭嗎?」

「你認為我該喜歡他嗎?」

「南初,因為權離亭,我完全不知道活著的意義。」

「小時候,權離亭說喜歡鋼琴聲,我整整學十年的鋼琴。小時候,權離亭說喜歡大海,我常年到頭穿藍色的衣服。」

「我易醒醒就是為取悅權離亭活著的,甚至我的名字都是一個笑話,一種屈辱!」

易醒醒紅著眼眶說,她就是附屬品,二十年來沒有自我思想的傀儡。

而現在她已經受夠,她長大成年,她的翅膀逐漸長成,她可以飛翔,她一定要逃離權離亭。

「可是你有資本在權離亭面前做自己的。」

「醒醒,權離亭對你絕對不只是喜歡而已,我想或許你是不是誤會那晚的事情。」

「那晚你中藥,並不是權離亭的原因,他完全不知情。」

姜南初到底是陸司寒的妻子,她的私心讓她為權離亭說話。

「醒醒,你有沒有想過惹怒權離亭的後果?」

「易家一旦失去權家,將成為一盤散沙,每個人都可以踩上一腳,吐上一口唾沫。」

藍白社 「權離亭不差,權離亭在錦都名媛界非常吃香,你為什麼不能嘗試接受他?」

姜南初的這番話突然一根棒子敲打在易醒醒的頭頂。

沒錯,她可以逃離權離亭,但是易家怎麼辦?

「醒醒,我覺得你應該給權離亭一個機會,將他當做普通男孩對待,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易醒醒咬著下嘴唇,她腦海中有另外一個想法。 冰冷的短刀沉寂在她的身邊,蘇夢妍依靠在那堵牆上,靜靜的望着窗外的風景。

就這樣,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日暮西山,時間到了傍晚。

黑夜再次來臨,透心的涼意驅使着蘇夢妍身體不住的開始顫抖。蘇夢妍強忍住,想讓自己顫抖的身體平復下去,可是無論怎麼做,全都無濟於事。

那是發自內心的恐懼,就算自己再怎麼壓抑,也是掩飾不了的東西。

大半天的時間過去了,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蘇夢妍知道,他們的到來不可能平凡。接下里的幾個小時,就是他們這次任務最最可怕的時間段,必須要萬分的警惕。

蘇夢妍下意識的望向了自己前方的樓梯,也不知道張珊怎麼樣了。白天再也沒見過她,彷彿已經好久沒有聽到過她的聲音了。

想到張珊,蘇夢妍甚至開始擔心起來。雖然有些地方張珊做的比較自私,但是,和張珊對她的幫助相比較,那一點私心太微不足道了。

蘇夢妍晃動着那幾近僵化了的身體,慢慢地站了起來。晃晃悠悠的走向了樓梯口的位置,向下望去。

暮然,蘇夢妍一下子愣住了。

只見在那一樓門口的位置,張珊已然倒在了血泊當中。

地面的白雪已經完全被她的血液融化,脖頸處,血液還在不斷地往外涌着,如同泉眼,不停地往外涌動着血紅的血水。

張珊已然沒有了生機….

“撲通”

蘇夢妍一下子坐倒在了地上,滿臉的不敢相信。

一瞬間,淚水就將他的眼眶充斥,濃濃的恐懼如同山一般壓向了她。

她真的害怕了。

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呼吸無比的緊湊,恐懼到了極點。

這一瞬間,求生的慾望讓他下意識的聯想到了小八,蘇夢妍強忍着,猶豫着,電話卻遲遲沒有撥出去。

她痛苦着,煎熬着,抱着自己蹲回到了那個牆邊。

她哭了,蹲在地上,抱着自己害怕的哭了。絕望的氣息在她腦海中瀰漫,下一秒自己隨時可能死去,而她並不知道那一刻會在什麼時間以什麼形勢降臨。

“喵!”

一聲悽慘的貓叫,蘇夢妍猛然直起了身。

赫然望見,就在她的正前方,一隻渾身花白,目光幽綠的白貓,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啊~~~~”

蘇夢妍抱着頭,徹底崩潰了。

“小八!小八!!”

蘇夢妍一邊奔跑,一邊瘋狂的撥打起了小八的手機號…

“好!在那等我,我馬上就過去!!”

….

在得到小八的答覆後,蘇夢妍笑了。無比由心的笑了,小八說馬上就要來了,他的那句話如同黑夜裏的一縷陽光,將她內心的恐懼慢慢驅散。

“他馬上就要來了,馬上就會來了…”

蘇夢妍欣慰的喃喃自語,如同木人,不斷地重複着這句話,臉上帶着木然的笑容。

暮然,蘇夢妍好似感受到了什麼,猛地轉頭,赫然發現,在那樓梯的位置,居然出現了兩個人!

“小八?”

蘇夢妍大喜,僅僅是一個瞬間,小八真的就出現在了她的眼前。蘇夢妍大喜過望,如同走丟了的孩子再次見到母親一樣,激動地就要撲上去。

暮然,蘇夢妍又愣住了。

因爲在小八身邊,蘇夢妍又發現了另外一個人。

“素素?”

蘇夢妍疑惑驚叫。

只見江素素正依偎在小八的身邊,手指挑逗的觸碰着小八的胸膛,一臉邪魅的看着自己。

在蘇夢妍看來,江素素的樣子就如同是一個勝利者的姿態。

“素素,你,這….”

蘇夢妍呆愣的看着兩人。

這時,江素素動了。她那盤在小八身上的細長大腿,慢慢的放下,扭動着她那水蛇一般的腰,慢慢地朝自己走來,臉上依舊是那種嘲弄的笑容。

蘇夢妍愣在原地,靜靜地看着江素素朝自己走來。

“哎呦喂~夢妍姐?你在幹什麼呢?”

江素素嫵媚妖嬈的走在蘇夢妍周圍,挑弄的問道。

蘇夢妍聽到這具有無比諷刺意味的話,有些愣住了。

“噢~啃着麪包等死呢?”江素素瞥了一眼地上的塑料垃圾,嘲弄道。

聽到這話,蘇夢妍有些忍不住了。

“你夠了!”蘇夢妍冷喝。

這時,江素素冷哼一聲,又說道:“哎呦呦~兇我呀~我好怕哦~”

江素素說着,又走回了小八的身邊,依偎進了他的懷裏,挑釁般的望着她。

蘇夢妍下意識的望向了小八,眼神中充滿了渴求。

下一秒,她有些絕望了….

在蘇夢妍眼中的小八並沒有因爲江素素的話,而去責怪她。反而臉上也開始漸漸揚起了那種嘲弄的表情。

“呵呵,你以爲你是什麼東西?你有錢嗎?你有素素好看嗎?你什麼都比不上她,我憑什麼要選擇你?來救你?我爲什麼要來救你?你只不過是我的一個情人罷了,你死了我豈不是更輕鬆?”

小八嘲弄的看着蘇夢妍,接連不斷的嘲諷着她。

聽到這話,蘇夢妍慢慢地低下了頭….

小八選擇了江素素….

“是啊,我是一個小三。”蘇夢妍低着頭在心裏自責的嘲弄着自己,心情越發失落。

這時候,江素素又動了。她漫步妖嬈的走到了蘇夢妍的身邊,圍繞着她。

“呦?怎麼?傷心啦?難過啦?哎呦呦~還挺深情呢~哈哈哈哈~”江素素瘋狂的大笑着。

小八這時候也走了過來。

“你哭?嗯~我最喜歡看你哭了~你每次哭,我都在心裏笑。你當我是英雄?你當我會愛你?不不不,我只是想玩你罷了。要不是你裝矜持,老子睡了你以後早跟你翻臉了。還感動你的事兒,你可真能幻想呢?怎麼?現在感動嗎?啊?”

兩人的嘲諷,蘇夢妍聽着淚水不住的往下流淌,已經浸溼了她那美麗精緻的面龐。

傷心欲絕,痛苦萬分。

滿懷期待,等來的是這個嗎?

蘇夢妍在心裏不斷地問着自己,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嗎?蘇夢妍不住地搖着頭。

雖然她不相信,雖然他不敢相信,但是淚水還是忍不住的往外翻涌,滾滾落下。

暮然,樓道里傳來了一陣“噠噠噠”的腳步聲,蘇夢妍猛地回過神來,朝那樓梯口望去。

只見這時候,另一個小八居然從一樓急速地爬了上來…. 蘇夢妍瞪大着雙眼,望着這一前一後兩個小八,有些愣住了。

“你,你們….”

蘇夢妍來回指着兩人,驚恐的大叫。

樓梯口的小八,看到蘇夢妍這個樣子,頓時明白了。

“夢妍!別聽他胡說八道!他是假的!!”小八大聲吼道。

這時候蘇夢妍纔是真正的回過神來,目光堅決,氣憤的望着身前的那兩個人。

蘇夢妍從未有過的憤怒,居然這樣戲弄她,實在是太過分了。

同時蘇夢妍心裏也是由衷的難受,那兩個人的一席話的確影響到了她。每一字,每一句全都說進了她的心裏,這些,都是她最害怕,最擔心的事情。

這一瞬間,蘇夢妍明白了,原來這就是任務中的離奇事件!還好小八趕到了。

“小八!”

蘇夢妍大叫一聲,感動的捂着了嘴,炙熱的淚水又一次不斷地涌灌而下,看到小八,她如同看到了希望。

“呵呵”小八衝蘇夢妍欣然一笑,然後目光一轉看向了那兩個人。

只見這時,那兩個人的影像已經變了,變成了一男一女兩個無比健碩的肌肉人!

兩個全都一米九左右,渾身古銅色的腱子肉玲瓏有致,那女人臂膀處的肌肉塊比小八的腰都要粗,男人更甚!兩人屹立在那宛如兩個龐然大物。

“你們兩個是什麼人?!爲什麼要戲弄夢妍?!”小八冷聲大喝。

這時,那個女人一下子笑了,“呵呵?什麼人?就憑你?你有能耐問嗎?嗯?”,那女人陰陽怪氣的問。

“啊!!找死!”

小八瞬間癲狂,一個箭步就衝到了兩人面前,舉起拳頭就朝着那個女人轟去。

“砰!”

一拳揮出,激起了大片的硝煙。

煙霧散去,赫然發現,小八的拳頭居然已經被那女人死死地抓在了手中。

女人臉上洋溢着蔑視的微笑,伸出了另一隻手,將小八的另一隻手也抓在了手中。

小八大驚。

蘇夢妍在一旁已經看蒙了,此刻的小八在她眼中居然如同一個小娃娃,在那兩人面前瘋狂的錚動,卻絲毫掙脫不開,而抓住小八的那個女人居然紋絲不動!

“哈哈哈哈,就憑你?你這麼瘦,能有多大勁?嗯?!”

那女人說着,面部猙獰,手掌用力。

“啊~!!!”

小八手掌如同斷裂了一般,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聲。

“呼!”蘇夢妍倒吸一口涼氣,徹底驚住了,滿臉的不敢相信。霎時間,看着小八那痛苦的表情,眼淚潸然落下。

“哈哈哈,叫啊!我最喜歡看別人叫了!”

那女人死死地捏着小八的手,這時候那個男人Z站到了女人的對面,將小八包在了中間。

“咚!”

“咔擦~”

男人一拳揮出,打在了小八的脊樑骨上,脊樑骨瞬間斷裂。

“啊~~!!”

小八瘋狂的嘶吼,吼聲好似都要把這方天地給灌滿了。

“哈哈哈哈~叫把!繼續叫吧!”

“咚!” 穿到星際養包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