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手印!”唐琅忽然說道。

我只好把合同又拿了過來,按上自己的手印。

按完了手印之後,唐琅一把拿過合同,徑直走上旋轉式的木樓梯,走到一半的時候,丟了一串鑰匙下來。

我拿着鑰匙,很想說,難道他就不怕我跑掉嗎?

“你不敢!”唐琅的聲音從樓上傳了下來。

“!”

我實在是一秒鐘也不想待在這裏了。

一把抓起地上的鑰匙,我就奪門而去。

我好想回家。

可是我是一個孤兒,除了回到福利院,我根本就沒有地方可以去!

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我無數次地想過不要那五百塊算了,我再重新找一間房子。

就在我念頭剛起的時候,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喂?”我接起電話。

剛說完一個“喂”字,對面就想起了唐琅陰森森的聲音,“現在是下午三點,你最好5點半之前把東西搬過來。要不然,後果自負!”

說完後,他直接就把電話給掛了!

我很想反駁他,可白天的事情就像是故意要提醒我一樣,忽然出現在我的腦海裏。

而且他最後那句話,讓我忽然覺得很害怕!

收起了電話,我也不敢磨蹭什麼了。我衝回學校,三步兩步地跑到三樓的宿舍,趕緊收拾了爲數不多的行李,然後坐車往唐宅敢去。

當我到了唐宅那個標誌性的大鐵門前下車的時候,我看見唐琅站在三樓的窗戶旁邊,掀起窗簾看了我一眼,然後什麼也沒有說就把窗戶關上了。

我撇了撇嘴,假裝沒有看到他,然後自己開了門,把行李搬進了二樓的靠近樓梯的一間房間裏。

我想,既然他在三樓出現了,那我就不要住三樓好了。

貪戀你又不是我的錯 剛把牀鋪鋪滿了之後,我就忽然覺得身後有如芒刺一樣,一轉身,竟然看見唐琅陰森森地站在門口盯着我瞧。

“啊!”我被嚇得,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

可唐琅卻一個字都沒有說,瞥了我一眼,轉身走了。

我被他接二連三地嚇得不行,心情一下子惡劣到了極點。

於是我衝着唐琅的背影大喊:“你再這樣嚇我,我遲早會被你害死的!”

可唐琅頭也不回,輕飄飄地甩了一句話。

他說,“死的人不是你,是我!” 一連三天,我們都相安無事。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一整個早上,我都心神不寧的,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會發生一樣。

中午下班的時候,我跟着其他幾位護士一起來到了醫院的食堂。

跟平時一樣,我都是默默地吃着飯,然後聽着前輩們聊着整個醫院這樣那樣的八卦。

“你們知道嗎?今天剛送來了一個急救病人,竟然莫名其妙死了。”李麗一邊往嘴裏送着飯,一邊漫不經心地說道。

對於她這樣見慣了生老病死的老護士,似乎死一個人跟吃飯睡覺一樣,再平常不過了。

所以能讓她專門說起來的事情,肯定不同尋常。

這不,其他兩個護士姐姐也好奇地看着李麗,等着她的下文。

李麗看着大家期待的目光,才一臉滿足接着說道:“一開始送來的時候,就看見那病人一張臉死白死白的,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本來以爲他可能是得了什麼急性病,結果剛推進ct房,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

“那個病人,忽然朝着我們詭異地笑了一下。大家還奇怪,他都疼成那樣了,還笑什麼啊。可是下一秒,我們所有人都被嚇壞了。”

李麗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臉色忽然變得有些慘白,“一個活生生的人,明明各項指標都很正常,就這麼忽然死掉了。更詭異的是,他的眼睛怎麼也閉不上,嘴角還掛着奇怪的笑。”

“啊!”張萱萱被嚇得大叫了一聲。

其他人也被李麗故意壓低嗓子的描述給嚇到了。

“真的假的?李麗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故意嚇我們的?”陳玉也被嚇了一跳,佯裝惱怒地瞪了李麗一眼。

李麗看着大家也被嚇到了,心裏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平衡感。

不過聽到陳玉的話,李麗便認真地說道,“這是真的。我騙你們幹嘛?你們要是不信,一會兒帶你們去停屍房看看。你要是敢盯着他的眼睛看,我請你吃一個星期飯。”

“有沒有這麼恐怖啊?”張萱萱撇了撇嘴說道。

“萱萱,你平時不是膽子挺大的嘛,去跟麗麗姐打賭,說不定你就轉了一個星期的飯哦。”陳玉唯恐天下不亂地起鬨道。

李麗緊接着說道:“對啊,我可是說真的哦,你要是敢看那男屍的眼睛十秒鐘,就算我輸。”

“不會吧?你還來真的啊?那人會不會醜到爆?”張萱萱瞪大了眼睛看着李麗。

“這你就說錯了。其實那人長得還是挺帥的,很年輕,皮膚也很白。最要命的是,那雙眼睛特別迷人,他看着你的時候吧,就像會看到你的心裏面一樣。”

李麗嘆息地說道,“唉,竟然就這麼死掉了。”

“行了行了,人都死掉了,你就別在這裏發花癡了。小心人家在天有靈,回來報復你!”陳玉看着李麗的花癡樣,十分唾棄地說道。

就在她們你一句我一句中,我吃完了午飯,然後靜靜地等着她們。

李麗她們三下兩下把最後一口飯吃掉,然後大家端着餐盤準備放到收納箱裏。

這是,陳玉忽然轉過頭來問李麗:“對了,你知不知道,那個死了的人叫什麼名字啊?”

“你不說我還忘了,他的名字特奇葩。你們知道嗎?他叫唐琅!”

“哐當!”我就像是被擊中了一樣,手中的餐盤忽然從手中掉了下去。

我終於知道,這一早上的不好預感是什麼了。 我慌里慌張地把餐盤撿了起來,然後腦子混亂地回到了休息室。

唐琅竟然死了?明明昨天還讓我打掃書房來着,怎麼突然就死了呢?

這個消息對我來說,簡直太突然了。

不知道爲什麼,在聽到李麗說“唐琅”這個名字的時候,我就很肯定她說的那個人就是我的房東。

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這麼確定。

一直到上班的時候,我的腦子還在暈暈乎乎中。

忽然,我想到了一個問題,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如果唐琅真的死了,那我的住房問題怎麼辦?是繼續住在唐宅,還是重新找房子?

一想到自己一個人住在那陰深深的大宅子裏,我瞬間就否定了這個念頭。

那就只剩下一個辦法了,搬出來重新找房子。

我想了想,決定還是先借住在李麗家。等下個月發工資的時候,再重新找房子。

這麼一想,我就去找了李麗。

到了李麗的那個護士站,我過去問了值班的護士,她告訴我,李麗正在停屍房。

於是,我便來到了停屍房。

果然看見李麗正在那裏做着一些登記之類的。

“麗麗姐,那個,我能不能先暫住在你家那小庫房啊?”我趕緊走過去,小聲地對李麗說道。

“哇靠!你要嚇死我啊!”李麗可能沒注意到我的到來,忽然嚇得跳了起來。

我趕緊向她賠禮道歉,然後又把自己的請求說了一遍。

“行倒是行,就是那小庫房亂了點,你要住的話,得先收拾一下。”李麗很爽快地答應了我的請求。

頓了頓,她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說道,“不過,你不是租了房子了嗎?怎麼突然又要重新找房子?”

我嚥了咽口水,正在考慮要不要告訴她,她現在登記的這個死人的信息,很有可能就是我的房東。

想到這裏,我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那個躺着的屍體。

“啊!” 秀爺快穿之旅 我嚇得後退了幾步。

就算心理上已經接受了死的人是他,可當我真正看到唐琅屍體的時候,我還是被嚇了一大跳。

“張小瑤你在幹嘛?”李麗也被我忽然的叫喊聲嚇住了,不太高興地說道,“你知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啊?這可是停屍房,你要嚇死我啊。”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麗麗姐。”我趕緊向李麗道了歉,然後顫抖着手指着唐琅的屍體說,“你有沒有看到,他剛纔在瞪我。”

“你說什麼?”李麗也被我的話嚇到了,一下蹦到我的身邊,慌慌張張地朝唐琅的屍體看去。

李麗往病牀上看了看:“沒有啊,”說罷,她搖頭對我笑了笑,“我說張小瑤,你該不會真的相信了我中午說的話吧?那是說來嚇唬你們的。”

說完後,李麗又接着做起記錄。

我愣了一下,怎麼可能是假的? 鑽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我明明看到唐琅朝我笑了的。

於是我又上前走了一步,然後往那牀上看了一眼。

唐琅的臉跟李麗說的一樣,唐琅長的真的很好看。棱角分明的輪廓,高挺的鼻子,異常蒼白的臉。

我從他的臉慢慢往上看,當我看進唐琅那凹陷的眼窩時,

“!”

我看到,他的眼珠子竟然轉動了一下。

他,他真的在瞪我!

“啊!”

我一把推開李麗,頭也不回地衝出了停屍房。 不行!我必須搬家,我再也不要住在唐宅了。

此時此刻,我滿腦子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趕緊搬家!

搬家?

對!現在就搬家!

我找到了護士長,跟她請了半天的假,然後跑出了醫院。

我甚至不顧醫院離唐宅其實只有十分鐘的路程,而選擇了打車。

我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哪怕是要住在大街上,我也不想住在那個地方了。

幾乎只過去了一兩分鐘的樣子,出租車就載着我來到了唐宅。

我開了大鐵門,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跑上了二樓。

“蹬蹬噔噔”

鞋子敲打着木地板的聲音,讓我心裏更加的害怕。

我慌亂地把衣服胡亂塞進行李箱裏,然後想要把牙刷什麼的也收拾一下。

可是我一轉身,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得倒退了好幾步。

我幾乎要站不穩了!

唐琅,正站在我的面前,陰測測地看着我。

他不是死在醫院了嗎?

難道說,死在醫院的那個人,不是他?

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老話。

替嫁新娘:南先生,請接招 鬼是沒有影子的。

我想,只要看一看他有沒有影子,就知道他是死是活了。

我這麼想着,也這麼做了。然後我看見,唐琅的身後,什麼都沒有!

我使勁地揉了揉眼睛,想要在確認一遍,卻看見了唐琅嘴角那帶着諷刺的笑。

“啊……!救命啊!”我嚇得癱軟在地,抱着頭大喊一聲。

這個時候,唐琅陰測測的聲音在我頭頂上響了起來,“你在幹什麼?”

“沒,沒什麼。”我隨口說道,還下意識地將手裏還沒收拾完的襪子放到了身後。

“你收拾行李,是想搬家?”唐琅的聲音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在問我,而是在確定這件事情一樣。

“我,我沒有!”我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拼命地搖着頭。

說完了我才反應過來,我不僅聽見了他說的話,還跟他對了話!

我嚇得忍不住渾身發抖,整個人把頭都埋進了膝蓋裏。

“你竟然敢騙我!嗯?”唐琅的聲音裏帶着怒火。

我好怕激怒了他,一邊絞盡腦汁地想理由,一邊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就是覺得住在這裏不太方便。你看,就我們兩個人,孤男寡女的,被人看見了,也不太好啊。”

唐琅嗤笑道,“你放心,他們看不見我!”

我已經儘量不去想這個問題了,可唐琅卻彷彿是故意要提醒我一樣。

唐琅忽然靠近我,那冰冷的手抓着我的下巴,逼着我跟他目光相對,“你在害怕我?”

我好想給他一個白眼!

誰碰到鬼不會害怕啊?

可我不敢這麼說,我只是哆哆嗦嗦地朝他扯了一個難看的笑,“我,我真的沒有……”

只不過,這毫無底氣的聲音,連我自己聽了都不相信。

“哼!”唐琅冷哼一聲,然後憑空消失了。

就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只是我的幻覺一樣。

可是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只不過,我現在一點也不想知道,爲什麼我能夠看見唐琅的鬼魂!

我只想離開!

就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一般,唐琅的聲音又一次在我頭頂上響起:“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地待在唐宅。否則,神仙也救不了你!” 我抱着雙手坐在地板上,無神地看着臥室的牆壁,十分的無助。

我真的好希望有誰能救救我,哪怕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也行,只要他能把我帶走,什麼人都行。

就在這個時候,唐琅又出現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他的身影看起來比之前更加透明瞭。

他飄到了我的面前,說道,“去買個蛋糕吧,今晚上我跟你一起過生日!”

!什麼?!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他說,今晚陪我過生日?

想到那天我把身份證給他看過,我覺得,大概他是從身份證上知道的吧。

可是,我真的一點,一點都不想跟一隻鬼過生日啊!

可是唐琅一點也不允許我有別的意見,他飄到了房間門口,然後丟下一句話,“如果你現在去買蛋糕的話,說不定還能趕在天黑之前回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