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日!

誰的分身這麼屌炸天啊?

我還想再問,卻直接被白骨擺手制止了,忽然感應到了什麼,猛然擡頭看着會議室門外的天空,回過頭對我急促的說道:“現在你是無事一身輕,現在最需要的是提升實力,我料想不錯的話,你現在根本無法在提升實力,除非得到真龍之魂,你馬上去製造十刀天幣,這是所需材料,剩下話,全在上面了,我沒時間了……”

轟!

話還沒說完,一道白色流光轟然衝進會議室,猛然擊中被白骨控制的屍體,轟然炸成一團血污,整個會議室染紅一片,要不是我們反應快,恐怕我們身上就全部掛彩了。

“白骨說了什麼!”縹緲如仙的玉衡臉上滿含着煞氣,手持玉龍劍指着我,聲音更是冰冷刺骨。

“他,他說你留在這裏目的是爲了利用紅伊!”我語氣一滯,這得多瞭解啊,竟然一出現就知道跟我說了什麼?不過我腦袋靈光一閃,媽蛋,將錯就錯。

聽了我的話,玉衡嫣然一笑,將玉龍劍一揮,再次化成一條白色玉龍環繞在玉衡身邊,轉身便走,玉衡的聲音緩緩傳來:“他不會這樣說的。”他投樂技。

會議室內的人都面面相覷,這兩人到底什麼關係?

擦的!

見面就掐得死去活來,恨不得弄死對方,吃對方的肉,喝對方的血,但是又瞭解無比。

這到底是歡喜冤家呢,還是相互之間最瞭解的敵人? 冥幣,我還是有那麼點基礎認識的,分爲天地玄黃,但目前爲止,我就看到過玄幣。而且還是少得可憐的。

天幣,地幣,都屬於傳說中的東西,連閻王都不一定能夠見得到。

腹黑總裁遇上女二貨 而且,我之前一直認爲天地玄黃冥幣劃分,地幣之後纔是天幣。他諷頁才。

可白骨留給我的信息卻說,天幣和地幣是同一種東西,珍貴程度都是一樣的,只不過各有各的用處而已。

我在納悶,天幣跟我要找到真龍之魂有毛關係?

不過光是看天幣制作的材料我就直接吐血了。

百年血桃心!

我類個去啊!百年血桃心啊!

之前白骨送我的那一批桃林,最多不過三十年左右的血桃木,這要百年的血桃木,上哪裏去找啊?

但是這個白骨說他有,我也淡定了。我心想,這難找的東西白骨都有了,下面的應該不是什麼困難的東西吧?

可是,看到第二種材料的時候,我直接就吐血了,真的要吐血了。

千年極品血玉!

血玉,是伴隨屍體一起陪葬。經過屍體鮮血孕育而成的血玉,血玉邪性非常強悍,並且血玉形成的條件極其苛刻,一般血玉都是天價收藏品,這個也就算了。

畢竟還是能夠用錢買得到的。但是,千年極品血玉啊我日!

這絕對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下面的就更坑爹了,帝龍精血!

我上那找帝龍精血去?

難道找華夏最高掌權者去問他,親,給我放點血撒?

那我找槍斃嗎?

武則天應該達到這個要求,就是不知道她身體裏面有沒有血就真說不準了。

天幣制作,就三種東西,百年血桃木,千年極品血玉,帝龍精血,哪一樣都是珍貴無比的存在。頭疼啊。

況且要十刀!

那得多少千年極品血玉和帝龍精血?

這天幣是要給紅伊吃的?

其實不是!

爲了真龍之魂!

白骨詳細說了一下,天洞,其實有另外一個別稱,那就是龍魂天洞。人皇則是人間帝王的存在,擁有真龍之魂,俗世帝王擁有龍之力,但是卻沒有龍魂。

撒旦霸愛小蠻妻 按照白骨這麼說的話,整個華夏,其實只有一個帝王,那就是人皇?而國家的帝王,不過是一個僞帝王?

天幣可以打開封印了的天洞之門,幸運的話,找到遊蕩在龍魂天洞的真龍之魂,不幸運的話,可能會遇到人皇……

我有些猶豫了,實力提升是必須要提升的,可是人皇光是這一個稱呼都能夠給人無窮壓力了,上次跟黑美玉在地洞門口待一段時間都讓我記憶深刻,天洞又是跟地洞一樣恐怖的存在。

最重要的問題是,這次不是要呆在門口,而是進去啊!

“爸爸。”紅伊抱着縮小型的小金跑了進來,咯咯的輕笑着。

看着紅伊可愛的笑容,萌萌的小臉,能夠觸動內心深處的明亮目光,我一咬牙!

麻痹的!

幹了!

爲了紅伊,爲了我!這必須要闖一闖,沒有實力,就算躲在哪裏都無法避免麻煩,有句話這麼說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踏入這一道門檻,很多事情,就不再是我能夠決定的了。

“所有人集合!”我含着靈氣朝着外面大喊了一聲。

沒一會兒,所有人都回來了。

走進會議室的人,還是跟以前一樣多,但是,整個茅山卻顯得無比的冷清了。

“解散吧。”所有人到?之後,我聲音苦澀無比,艱難的吐露出三個字。

所有人一愣,解散?

幾乎所有人眼睛都紅了起來,人生在世,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是,這些日子的出生入死,並肩浴血奮戰。

這份情誼,不是說散就能夠散的!

不捨得,我更加不捨得!

但是,現在的情況,不得不這樣做,沒有任何辦法。

如果再繼續下去,建立第二個大陰司,那麼就會有第二個大陰司被毀掉。

這一次,一直喜歡鬧騰的變異熊貓小金也安靜了,靜靜的站在紅伊腳邊看着我。

一時間,所有人都沒有說話。

瞪大了通紅的雙眼,我?子一陣泛酸,熱淚盈眶。

“陸寧一!我們他媽的不是能散就散的!就像白骨說的,留下來的人都有目的!沒錯,我他媽的就是有目的,當初是爲了搶奪紅伊,後來知道不可能,我就跟你了,想靠着你的力量一飛沖天,當個牛逼老大什麼的!”

張德卿幾乎是嘶吼着大喊出來的這些話,紅着眼睛流着淚,大吼着衝上來,一拳砸在我臉上,面對面的朝着我大吼:“可我們是兄弟啊!”

一句我們是兄弟,所有人都忍不住紅着眼睛流淚,幾個大男人,居然在會議室裏面嚎啕大哭,完全不顧形象的大哭,我知道,在韶識君和喬沐沐,何沐等人看來,我們現在簡直是搓逼弱爆了!

可是……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紅伊紅着眼睛抱着小金在一旁,看着我們大哭,沒有阻攔,自己默默的抹眼淚。

韶識君,喬沐沐,何沐三人,看到我們這樣,擦着眼淚走了出去,很快又回來了,抱着幾箱啤酒進來。

喝,喝他個一醉方休,喝他個日久天長!

可是越喝越是悲傷,這他孃的跟壯行酒一樣的感覺,喝着喝着,最後誰都喝不下去了,不知道是喝醉了,還是什麼,誰都沒有再說話。

“解散,只不過是暫時的,化整爲零,我們的實力不行,但是聚在一起,卻給某些層面造成了不小的威脅,目標又大。”

我舉起酒瓶,一口氣悶了一瓶之後,打了個飽嗝,繼續對他們說:“我們各自想辦法,提升實力的提升實力,發展勢力的發展勢力,等我們兄弟再聚之時,必將問鼎更高層面!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看誰還能夠阻攔我們兄弟!”

“遇神殺神!”

“遇佛殺佛!”

衆人乒乒乓乓砸瓶子,血紅雙眼,仰天怒吼!

宣泄心中的憤怒,宣泄心中的憋屈,宣泄心裏的不甘!

更宣泄誓言!

他日兄弟再聚時,天下誰人再可擋?!

“媽了個雞,化整爲零就化整爲零,還說個勞什子解散,搞得跟生離死別一樣的,多浪費眼淚啊。”張梓健又偷偷的搶了一瓶酒準備跑路。

“哈哈!”

終於,所有人都暢快的大笑了起來,同時也接受了我的建議,化整爲零,不管是誰,這次分別之後,都會將全身心的投入到提升實力當中去,眼前的情勢,的確不是我們能夠抗拒的。

“我靠!張梓健你別跑!”張德卿猛然發現最後一瓶啤酒被張梓健給拖走了。

我頓時一愣,沒了再弄兩箱就是了,喝個夠,但是忽然反應過來,大陰司沒錢了,他媽的窮到連買兩箱啤酒的錢都沒有了!

所有人的錢,基本都放在了大陰司的整體賬戶上,幾乎沒有私房錢,因爲要什麼直接去拿,導致現在一旦凍結,全是窮逼……

“我日!追上他,敢吃獨食,揍死他!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啊!”我當下怒吼的衝起來,所有人都朝張梓健追過去。

最後張梓健被揍了個灰頭土臉,我們幾個人笑呵呵的將最後一瓶酒喝完!

天一亮,就是分道揚鑣的日子了!

何沐去將張梓健扶起來,張梓健卻第一次呵斥了何沐一句:“婦道人家懂個屁啊,男人的事情,你別管!”

說完就衝過來要搶酒喝。

何沐剛想要發飆,卻被喬沐沐和韶識君過去攔住了,搖了搖頭,三女離開,紅伊跟小金並排坐在遠處,笑眯眯的看着我們一衆人,雖然沒有參與,但是,能夠感覺到我們的開心與辛酸,還有那濃入血液的情義。

這一夜,我們無眠。

這一夜,痛並快樂! 天色矇矇亮,所有人都醒了,其實,誰都沒有睡。

一晚上都在想着去哪裏,該怎麼辦。

自從來到茅山大陰司之後。或者說,進入大陰司之後,漸漸的,所有人都將大陰司當成了自己的家,從來沒有人想到會有一天會離家出走。

狼性總裁:溫柔情人俏佳麗 張德卿孤身一人打算留在茅山附近,但是,他畢竟是茅山大陰司的大管家,現在即使是所有人離開,他都要看住這一份家業,等待着所有人再回來那一天,不過他是隱藏在暗處,不再站在明處了。

劉旭,何沐,張梓健三人去了青川。青川陸家村的送魂場還在,他們在哪裏一邊修行一邊送魂。

我知道他的意思,在青川,我爸媽還在那邊,能夠更好的照顧我爸媽的安全,這份心意讓我心裏溫暖無比。

莫言劍六兄弟回九華山了,陳曉威和劉翔一起回江東。那邊也是他們待習慣的地方。

韶識君想要留下,但是目標太大,何況我接下來要去做的事情,她恐怕也幫不上忙,所以韶識君四處遊蕩。居無定所,她也習慣了這樣飄蕩的樣子,並且想辦法尋找一下黑金巫蠱王的消息。

喬沐沐回青花,現在青花沒有管,周青稚不在,喬沐沐這個親傳弟子也沒有在,喬沐沐回去也是應該的。

各自灑脫的道別,臨走之前,都給紅伊留下了一些禮物,紅伊也是甜甜的道別,在每人臉上都親了一口。衆人更加高興起來,瀟灑的離開。

看似瀟灑,卻步履沉重,其實誰都不願意走。但是卻無法留下。

所有人都帶了兩個海牙鏡,能夠相互之間傳遞,這也是爲了能夠在有危險的時候,其他人哪怕是在五湖四海,都能夠第一時間趕來馳援,甚至連武則天那邊都有所聯繫。

我恐怕是照顧不到了,也只能夠看武則天幫忙幫襯一下了,原本是想讓父母去武則天那邊的。

但是武則天在島國德川的位置同樣岌岌可危,何況,世界上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只有絕對強橫的實力!

wωω▪ttκΛ n▪¢Ο

走了,基本都走了,整個茅山孤零零的剩下我,還有紅伊,哦,對了,還有吃金子的胖熊貓小金。

“小傢伙,以後可沒金子給你吃了。”我踢了一腳小金說道。

“爸爸,既然你不給小金吃金子,就不能欺負小金了喔?”紅伊可愛兮兮的看着我。

我苦笑一聲,的確啊。

熊貓被我踢了一腳,還順勢在地上滾兩圈才跑回來,頂着兩個可愛的熊貓眼:“不怕,沒有金子我可以自己找,餓不死我的,再說了,打是親,爸爸打我是喜歡我,你不懂。”

看着這可愛的傢伙,我沒話說了。

忽然,我手裏的海牙境輕輕顫抖,發出一道湛藍色的光芒,我趕忙將海牙境給拿出來,對準空地。

一陣光芒閃爍,周青稚的身形緩緩顯現出來,荷花花瓣編制的粉色長裙,竟然感覺有點清純可愛的風格啊?

“青稚。”我輕輕的將周青稚擁入懷中,滿臉辛酸淚啊。

“怎麼了?紅伊在這裏呢!”周青稚嬌嗔了一聲,卻沒有將我推開的意思。

不過紅伊在,我也不能膩歪太久了,鬆開懷裏的周青稚,回過頭一看,我跟周青稚頓時臉色一黑。

紅伊跟熊貓小金並排背對着我們坐着,然後雙手捂住耳朵……

我哭笑不得,我們又不是要幹什麼,你們至於嘛?

“咦?我徒弟和其他人哪裏去了?整個茅山就你們兩個了啊?”周青稚一看之下,頓時感覺整個茅山都太安靜了,冷冷清清的,跟一個死城一樣。

“吼吼!主人你看不到我的嗎?”胖熊貓不滿的在地上怒吼翻滾,那可愛的模樣萌翻了,當然,比紅伊還是差上太多了。

“大陰司弟子死光了,兄弟們都散了。”武則天知道這件事情的,但是卻沒有告訴周青稚,看來是讓我親自告訴她啊。

我將前因後果跟周青稚說了一下,周青稚一愣,接着臉上露出驚喜莫名的神色:“真噠?那我們豈不是可以去度蜜月了啊?”

度蜜月?

我一口血噴了出去,還沒結婚好嗎?

“哪有帶着孩子去度蜜月的。”我一臉無力。

Www⊕Tтka n⊕¢ ○

“我不去,我去找武阿姨。”紅伊大眼睛撲閃撲閃的,充滿了狡黠。

“不用,一起去,熱鬧。”周青稚嘿嘿一笑,不過想到了什麼,臉色一正,充滿嚴肅:“昨天就該到時間了,不過之前武皇壓制的緣故,暫時沒有發作,但是,今天必須進行第五轉了。”

第五轉,陰魂借路!他諷助才。

“那現在就開始?”我也知道,但是昨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所有人都消化不開,因此根本來不及想這個事情。

周青稚點點頭,搬了個長椅放在茅山廣場中心位置,紅伊乖橋的躺在了長椅上。

我從寶葫蘆裏面拿出了五轉所需要的東西,荷精心。

當初沒注意,現在仔細一看,讓我感覺一陣毛骨悚然,這荷精心,整體是一顆心臟躺在一個蓮花座上,蓮花座泛着淡淡的粉色光芒,但是那顆心臟卻是血紅色的妖異光芒。

這不是關鍵,關鍵的是,那一顆心臟,還在跳動!

荷精心,不會是妖怪的心吧?

我將荷精心遞給周青稚的時候,明顯看到周青稚臉上浮現出一抹厭惡的表情,我問她怎麼了。

周青稚搖了搖頭:“條件反射,這是荷花精的心臟,跟我基本可以算是同類,就像是你們普通人看到同類的心臟一樣的感覺,這是本能的排斥。”

我點點頭,表示理解,就好像我們看到其他動物的屍體沒感覺,但是看到人類的屍體,一般人都會本能的感覺害怕一樣。

“你們離開遠一點,關上門,可以看着,但是絕對不能弄出任何聲響。”

我點頭,抱起小金就跑回了回去,找一個角度極佳的位置,剛好看清楚廣場上的情況,甚至連通往茅山的公路都能夠看清楚。

“世間幽魂,來!陰魂借路,開!”周青稚神情肅穆的捧着荷精心,周圍的光芒開始慢慢暗淡,現在還是早上,天剛亮沒多久,現在卻要昏暗了下來。

我以爲要等天黑才能夠進行,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不需要了。

茅山附近地域,幾分鐘後,徹底的昏暗下來,如同黑夜,在茅山廣場上捧着荷精心的周青稚,被荷精心的光芒照亮,如同黑夜中妖異的明燈。

“看,寧老大,公路上!”小金忽然低聲喊了一句。

“恩?你不喊我爸爸了?”之前看這傢伙叫習慣了,忽然改口,反而我不習慣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