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手掌攤平,發現這移動的小光源竟然是像是螢火蟲一般的小蟲子。可是這小蟲子並不是螢火蟲,因爲螢火蟲我還是認識的,這小蟲子的身上竟然有刺。而且剛纔我抓着它的時候,就不小心被那刺給紮了一下。

一種麻麻酥酥的疼感感襲上了心頭,我咧着嘴不停的輕輕哼了幾下,並沒有太在意手指,將手指旁邊流出的一點點血液擦拭乾淨,便仔細的打量起周圍這陌生的環境來了。

莫非這是魄羅谷底?一種直覺一直出現在我的心中,我這應該是來到了這個地方。可是,爲什麼我是和顧之寒、錦軒一起來的,卻只有我一個到了這裏呢?而他們兩個人現在卻看不到了他們的影子。

“哈哈……哈哈……”一陣女子嬌媚的聲音傳來,驚了我一神的冷汗。

莫非這裏還有一個女妖怪不成?她這般詭異的笑着,是想要我的命嗎?我的手不自覺的伸向了我的口袋之中,然後從裏面拿出了一張顧之寒曾經給我的符咒來。要是一會真的遇到了什麼邪祟,我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將那符咒給貼在她的臉上!就算殺不掉那鬼物,恐怕也會給自己爭取一下逃跑的時間吧。

“是誰躲在暗處?偷偷摸摸的不是什麼真本事,要是有膽識……就自己出來啊!”我幾乎是壯着自己強大的膽子來做的,我總得在氣勢上面把那鬼物給壓倒吧。我要讓她知道,我路遙並不是一個好欺負的女人!

“唉吆喂,姑娘你的口氣可真是不小,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你這樣的人呢!不過,你知不知道最後她們都有一個下場呢?那便是死……哈哈,哈哈……”那個狠絕的女聲話語剛剛落下的時候,我便看到了在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身姿卓越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火紅的長裙,頭上戴着繁瑣的頭飾,手上有一顆戒指,似乎特別的亮……當我看到那戒指的時候,眼睛便一直停留在那上面。

它是那般的漂亮,我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集中在了它的身上。我仔細的看着,彷彿就快要把自己給深陷進去了……

大概我看了有一段時間,突然我脖子上面戴着的檀香珠子發出了一陣耀眼的亮光。一個恍惚之間,我的意識便恢復了正常。

等到我定睛再去看那戒指的時候,那哪裏是一個漂亮的寶石珠子啊,壓根就是一個小小動物的頭部。那個小小的動物,我自然是熟悉的,就在剛纔看到的那個像是小螢火蟲一樣的東西,便是這個小動物。

只不過,戒指上面的那個發光發亮的小蟲子,它的身子部位已經被硬生生的給扯斷了。我想起來就感覺這十分的恐怖,心裏一種噁心的感覺便突然生了出來。

我忍不住乾嘔了幾下,然而卻沒有吐出什麼東西來。這幾天的我,本就吃的很少的東西,自然也吃不下什麼東西,所以便也吐不出來什麼東西。

“想不到你這丫頭還不簡單啊!竟然沒有中了我這魄羅之蟲的幻術,還自行給破解了。呵呵……是我小看你了啊,是我太大意了……不過,女人你也不要太得意忘形,既然你來到了這裏,我會讓你有來無回的。哈哈……哈哈……”我根本無法分清楚我面前的這個女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可是我知道她一定不是一個人類。

很有可能,她是一個妖或者是一個鬼……

“這裏是魄羅谷底?你又是誰?”我看着女子,想要從她的口中得到某些有用的信息。

然而,我本來以爲她會立刻給出我一個答案的。卻不曾想到,被我這麼一說,那個女人笑的更加肆無忌憚了。

“你這丫頭倒是有意思的多,這裏豈能是一般人可以來的?你當然是啓動了陣法吧,那麼你肯定也是一個厲害的角色了!怎麼問我這般愚蠢的問題?你不知道這是哪裏,那麼你怎麼會來到這裏呢?”這個女人的話倒是把我自己給問住了,是啊,如果我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那麼我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呢?

莫非,這裏真的是魄羅谷底?

“這裏是魄羅谷底?”我遲疑的問着,不管那個女人用什麼眼光看我,我現在就想要得到一個肯定的答案。所以,我勢必要從她的嘴中知道那些我想要知道的答案。

或許,事情並不會像是我所想的那樣簡單,這中間也許有着什麼難度。

可是,我路遙會害怕這些嗎?我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愈挫愈勇的人,就算她不說,我也要想盡一切辦法來把這個事情給弄清楚。

“這不你知道嗎,那還問什麼?”女子嬌媚的一笑,很是有女人味。要是我是一個男人的話,肯定會被她給迷住吧,畢竟她是那樣的美,在人世間這樣的美女真的少見。

試問,這樣的女人有幾個男人會不心動呢?不知不覺的,我的心中竟然想到了錦軒……如果錦軒看到了這個美豔的女人,他會不會有什麼異樣的感覺呢?

“你到底是誰?是妖還是鬼?”我緩了緩神,然後繼續看着那個女人。

女人捻起了自己衣服的衣角,然後嬌羞的做出了一個掩面笑的樣子,她笑起來的時候,臉邊竟然有好看的梨渦。

“我當然是鬼了!在這陰冥之處,你覺得人可以生活嗎?不過丫頭,我看你倒是一個新鮮的人類……一個鮮活的生命。我真的好久沒有喝到人血的味道了,那些冒失的冥界小鬼自然是人類的滋味不好比的。所以……”那女鬼開始慢慢的靠近我,當她距離我還有幾步的時候,我的身上竟然像是被凍住了一樣,渾身冰冷無法動彈。

我這是怎麼了?難道又是被這女鬼給下了什麼妖術嗎?

“你……對我做了什麼?”我的手無法動彈,就算我想要拿出那一張符咒來對付女鬼,可是我完全沒有這麼一個機會啊。

“哈哈,之前的時候,你便中了我的魄羅之蟲的蠱,蠱蟲既然已經吸食了你的血液,那麼你的的一舉一動便會受到這蠱蟲的影響。你看……”女鬼說着,便伸出了手,然後從裏面出現了一隻冰凍着的蟲子。

恐怕這就是剛纔咬了我的那一隻蟲子,這女鬼對它使用了冰凍術法,這就相當於對我使用了同樣的方法。

現在這個蟲子所遭遇的一切,便是我現在所遭遇的一切。

“你要對我做什麼……”我使盡了渾身的力氣,可是依舊無法掙脫。當我在掙脫的時候,女鬼手心裏面的那一隻小蟲子似乎也在掙扎着。

“喝你的血,保持我美麗的容顏,讓我依舊是這冥界最美的女人。”說完,那女鬼竟然從她的衣服的一個小小的口袋裏面拿出了一面小鏡子。

然後,她便對着那一面鏡子開始說話了,“鏡子啊鏡子,我是不是這冥界最美麗的女人?”女鬼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可是這鏡子給出的答案卻令她十分的傷心,更讓她十分的氣惱。

“你的體內已經沒有新鮮血液了,衰老很快將要降臨在你的身上……你將會成爲冥界最醜的女人……”後面鏡子的話我並沒有繼續聽下去。

可是前面的那些話卻全部落在了我的心裏面,敢情就是這一隻古怪的會說話的鏡子在搗鬼啊?

這個女鬼就是因爲它的這幾句話所以纔想要喝我的血的吧?

但是,這個故事怎麼那麼像白雪公主的故事呢?白雪公主中她可惡的後母不是也有這樣一面魔鏡嗎?只不過,我永遠不會是白雪公主,而且和這女鬼也不會有什麼其他奇奇怪怪的關係。

我還是趕緊想一個辦法,來逃脫這個女鬼的手心吧。

畢竟錦軒和顧之寒現在並不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我要是指望他們的話,恐怕自己的小命現在就會保不住吧。

……

所以,直覺告訴我,謀事在個人!我得靠自己…… 要是想辦法可以把那個小蟲子給要過來,是不是我就可以獲救了呢?可是,那個女鬼看起來精明的很,我要想個什麼辦法才能把那個小蟲子給騙過來呢?

等到騙過了她,我再用顧之寒給我的符咒貼在她的額頭間,“嘿嘿……”這樣她是不是就被我制服了呢?

想着想着,我竟然幻想出了自己戰勝了那女鬼之後的情形。 籃壇狂鋒之上帝之子 我多少有點得意忘形的樣子。當女鬼清冷的喊了一句,“女人,你在想什麼?”的時候,我的思緒這纔回到了現實之中。

“沒……沒什麼,那個女鬼姐姐……不,美女姐姐,我們能不能商量一個事呢?”直覺告訴我,就算是女鬼也是喜歡被別人誇耀的,所以我現在要做的事情便是想盡一切的辦法來誇她。

這樣就可以放鬆她對我的警惕吧,從而這樣以來,我便可以順利的進行我自己的計劃。當想到這裏的時候,我心中的那一種緊張和不安竟然有點慢慢的消失了……也許我也該憑藉自己的本事來獨立面對一些事情了。

“哎呀,你這丫頭,嘴倒是像是抹了蜜一樣甜了,我很是喜歡。不過,你不要以爲這樣我就會放過你……爲了成爲這冥界最美麗的女人,我可是會不惜一切代價的。等到我喝光你的血,我肯定會更加漂亮的……哈哈,哈哈……”女鬼拿出了小鏡子,不停的在對着鏡子照着,完全就是一副自戀的樣子。

看她這樣說,我的心中是有點高興的,這倒是告訴了我一件事,那便是有戲……我的心中突然之間有了一個好主意。

“美女姐姐,我能不能給你說一個小祕密?”我故作遲疑了一下,聲音很是緩慢,而且輕輕嘆了一口氣。

“什麼祕密?”女鬼倒是對我這個祕密看起來饒有趣味,這正好符合了我的心意,我故意略微沉思了片刻。

這倒是把女鬼給惹急了,拼命的想要問我到底是什麼祕密。

看來好奇心這個東西不僅僅是人可以有的,就連鬼也是有的……尤其是這樣美豔的女鬼,她的好奇心絕對和我有一拼。

“你快說啊,到底有什麼祕密?等你死後,你的祕密就是想要說也不知道該對誰說了。還不如現在告訴我呢!”女鬼輕聲的哼了一下,然後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一臉眼巴巴的瞅着我,想要我快點把這個所謂的祕密快點告訴她。

“姐姐……這是你讓我說的,所以……那麼……我還是說吧。”我故意吊足了女鬼的胃口。

“怎麼?”女鬼距離我越來越近了,雖然一股寒意襲來,然而這一次我似乎知道她此時不會加害於我,竟然一點害怕的感覺也沒有。

“我小的時候得了怪病……臉上總是起一些奇怪的疙瘩,而且會越來越大,導致整個臉都很難看……後來,我去看了大夫,大夫說我身上的血液有問題……我的血液特殊,才導致了我的臉會這樣……”我淺淺的說着,不知道這個辦法可以不可以把那個女鬼給忽悠下去。

然後,爲了加大我的可信度,我還把自己的齊劉海給掀起來了。前幾天的時候,我還在抱怨自己爲什麼額頭上面會起疙瘩呢,真是難看死了。還起了好幾個,幸好我是齊劉海,可以把那幾個難看的疙瘩痘痘給遮住,不然的話,整天這樣子,我都不好意思面對錦軒和顧之寒了。

自己都快被自己給醜哭了,這是一種怎樣的心情呢?想必,臉上長過疙瘩和痘痘的女孩子們都可以理解我心中的那一種鬱悶的心情。

我猜測也許這個女鬼不懂得青春痘和臉上長疙瘩這麼一回事,看她的臉上光潔如玉,想必這些事情自然是什麼都不瞭解的。

所以……

也許她就會這般的相信了吧,我也只能這樣祈求罷了,但願事情會是像我所想的那樣。

我已經把自己的額頭晾在了這個女鬼的臉前,當她看到我的額頭的時候,眉頭已經擰成了一團麻花,我自然明白了她心中所想。

看來這個女鬼也是害怕了吧,是害怕喝了我的血之後,她自己的頭上臉上也會像我這樣……她是那般的在意自己的容貌,自然是不想臉上有任何不好的東西的。想必,現在她那一顆想要喝我的血的心已經慢慢的改變了,只需要我再努力一把,就可以逃脫這個女鬼的手心了。

想起來,就那般的讓人振奮人心。

我的心中已經忍不住想要笑出聲音來了,可是我卻強忍住自己那一顆激動的心情,儘量把自己表現出來一副十分嚴肅的樣子。

“那個……妹子,你告訴姐,你說的這都是真的?”女鬼狐疑的看了我一下,然後我的心中咯噔了一下。

我自然很少說謊,每一次說謊的時候表情會格外不自然。到了這個關鍵的時候,我真的害怕因爲自己的緊張而發生了什麼漏洞,到時候被這個女鬼給察覺出來,可就真的不好了。

所以,最後我只是點了點頭,算是默認了。

女鬼簡直一副驚訝的樣子,而且她再次拿出了鏡子,開始不停的照着……趁着她正在照鏡子的功夫,我偷偷的把那個她放在我身邊地上的那個小小的蠱蟲給拿了過來。

我也只能移動小步子罷了,幸好那蠱蟲離我比較近。我握在手中的時候,便想起了顧之寒曾經教過我一個咒語,可以緩解這冰凍的而效果。我當時只是學的很淺,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使用好。

可是現在,似乎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了,我也只能姑且一試吧。

“星火燎原,冰凍三尺,茯苓咒語,破冰除去,破!”小聲的念着咒語,然後那蠱蟲竟然真的火了過來,還真的可以動了。

婚在旦夕:惡魔總裁101次索歡 而我活動了一下我不靈光的腳丫,竟然全部好了。

這下子真是符合我的意願。於是,我迅速的從我的口袋之中拿出了顧之寒給我的那一張超級厲害的符咒,看着那女鬼正在一邊照鏡子的時候,我趁其不備便把拿着的那一張符咒放在了女鬼的額頭。

然而,女鬼便呆呆的坐在那裏不動動彈了。

這說明,我成功了?符咒起作用了,不是嗎?

我麻利的在地上起來,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然後看了一樣無法動彈的女鬼,我承認,自己是有點得意忘形了。

可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啊呀,女鬼姐姐,真是不好意思呢!妹妹也是爲了自我保護纔想要騙你的……哎,放心吧,這符咒聽師兄說,只有一百年的時間限制,所以等到時間過了,你自然可以沒事的……”一百年聽起來是那般的遙遠,可是這對鬼物來說並沒有什麼吧。

畢竟,他們擁有着無限的生命,這區區一百年對於他們來說,壓根都沒有什麼吧。

我也算是對她仁至義盡了,不知道爲什麼,我竟然會對這個女鬼生出了一種由衷的同情心來。她是這般的在乎自己的面貌,竟然達到了一種喪心病狂的地步,可是她到底爲什麼做這一切的事情呢?

所謂悅己者容,難道在這女鬼的心中,也有一個自己深深愛着的人難以忘卻嗎?而她也是爲了那個他纔想要拼命的保持自己美麗的容顏……

“哈哈……哈哈……你以爲你的這個破符咒就可以把我給困住嗎?你這小姑娘,滑頭的很啊……差一點就把我給騙了。不過你忘記了一句話,薑還是老的辣。所以,你心裏的那些小九九早就被我給看穿了。我不過是假裝什麼都不知道,想要看看你在玩些什麼把戲呢!”女鬼已經自己十分悠哉悠哉的把自己額頭上的那個符咒給撕的粉碎。

我就傻愣愣的看着這一切,心中早就有一萬隻草泥馬正在奔跑過去了。我完全傻眼了,怎麼我白白計劃了這麼一場,到頭來不過是空歡喜一番。想到剛剛我那個得意忘形的樣子,我恨不得自己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我不停的在心中說着,“路遙啊路遙,你纔是世界上那個最大的傻子! 諸天重生 原來竟然被一個女鬼給耍的團團轉……”

“哈哈,丫頭,你跑不了……我現在就要把你的血喝光。我似乎已經聞到了那一股新鮮血液的味道……簡直太好聞了,就像是罌粟一樣,誘惑着我的心臟……”女鬼淺淺的閉上了眼睛,在她的身邊圍繞着一圈圈的魄羅之蟲,然後在一瞬間,那些蟲子便全部衝着我襲來了。

“啊,不要……”我捂住了腦袋,實在是不知道該要面對着一切。

我緊緊的閉上了眼睛,然後發出了“刷刷”的聲音,像是刀劍的聲音……然後我睜開眼,那女鬼以及那些魄羅之蟲都不見了。

反而是在我的面前有着兩個熟悉的聲音,他們輕輕的喚我“遙遙……”

那般的溫柔,那般的纏綿悱惻……

“錦軒、師兄……你們終於來了。”一時間,我無法抑制自己的感情,然後眼淚不爭氣的刷刷掉了下來,錦軒一把將我擁入懷中。

他吻了吻我的雙眼,小聲的說着,“你沒事就好……”

眼角的餘暉,我看到顧之寒苦澀的笑了笑…… 看着錦軒和顧之寒的時候,我的內心別提是有多麼激動了。可是,剛纔的時候,他們兩個去哪裏了?怎麼現在又突然出現在這裏了,還直接把剛纔的那個女鬼給秒殺了!

“錦軒,你們剛剛……”我的話還並未說完,錦軒便堵上了我的嘴巴,他用力的吻着我,在我的耳邊輕輕嘆道,“對不起,都是因爲我……讓你受苦了。”

我不明白錦軒的這話中到底有什麼深刻的寒意,然而我不苦啊……這不是相安無事嗎?在關鍵的時候還不是他救了我嗎?

說到底是我一直在惹麻煩,而錦軒卻一直呆在我的身邊,保護着我。我就是一個喜歡惹事的麻煩精,可是錦軒呢,從來沒有嫌我煩過,所以我才應該對錦軒說一句“對不起”吧。

“好了,既然我們三個匯合了,那麼快點往前走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前面就到了火焰九重天了,只要過了那裏,就可以找到魄羅之魂了,我們也算是成功了……”顧之寒看着我和錦軒在這裏曖昧的舉動,他格外的不好意思。

所以,他只好把我們接下來的計劃說了說,時刻提醒我和錦軒,不要忘記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

想到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我便想到了奶奶……

“錦軒……我們趕緊的走吧。”我掙脫了錦軒的懷抱,然後一個人看了看前面有一條寬闊的路,便悄悄的先過去了。

可是,還沒等我走幾步呢,就被錦軒一把拉住了手,他霸道的說着,“我陪着你……”

只好這樣,我記得我們走了很久很久,才最終達到了那個傳說之中的火焰九重天。

可是,當我第一眼看到這火焰九重天的時候,竟然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彷彿是在哪裏見過一樣,可是我在腦海之中拼命的回想,就是想不出來在哪裏見過。

突然,我看到一股赤紅色的熱浪朝着我們的面前襲來,這一驚嚇,頓時讓我的腦袋之中一震,這不是之前的時候,我夢境之中所出現的東西嗎?

莫非,我還可以感知未來發生的事?可是,那個夢境之中的我將會遭遇危險,莫不是在暗示我在這裏的時候會遇到一些危險的事情嗎?

所以,我是不是需要加倍小心呢?

“遙遙,你在想什麼?小心……”顧之寒從我的身邊一把將我的頭給摁了下來,然後那一股熱浪便在我頭頂的上方過去了。我聞到了一股糊了的味道,果然我直直豎起的一縷頭髮被灼燒了點,所以纔會散發出這種奇怪的味道。

“沒……沒什麼……”我不敢把剛纔的事情告訴顧之寒,害怕他會擔心。本來對於這一次錦軒把我帶來這事,顧之寒的心裏就不是很同意,我要是再說了這事,我真害怕顧之寒會和錦軒大打出手。

“顧之寒……你能不能離我的女人遠點?遙遙我來保護,沒你的事!”錦軒霸道的說着,是啊,剛剛顧之寒碰觸我的那一刻,錦軒本來也是做了相類似的動作。無奈被顧之寒給搶先了,所以他心中自然氣不過。

說出這些話,我本也不意外,畢竟錦軒的脾氣秉性,我是再也清楚不過了。

“錦軒……我本不想和你相爭,但是遙遙……你萬不可讓她受到傷害。不然我會不惜一切代價的……”顧之寒的話還並未說完,便被一邊的錦軒給搶了過去。

“呵呵……我真的沒想到顧之寒你竟然有這麼大的口氣!你是有多大的本事……呵呵,你難道不記得了,你是我的手下敗將!原來是,現在是,將來……還是!哈哈……不惜一切代價,就算你拿你這條命,也打不過我……顧之寒,你就死心吧。”錦軒的話給人一種格外的威懾感。

如果我是顧之寒的話,恐怕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錦軒。可是,我並不是顧之寒,所以我聽到他淺淺說了一句,“錦軒,以後的路很長,我們走着瞧……”

兩個人倒是隻是言語上面的激烈撞擊,倒是沒有動起手來。這對我來說,已經是欣喜之外的事情了。不過,剛剛錦軒說,顧之寒是他的手下敗將,什麼時候這兩個人已經交過手了呢?怎麼我卻什麼都不知道呢,更沒有聽顧之寒對我提前過,是故意瞞着我還是?

想來,現在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趕緊的度過這裏的火焰九重天,這烈烈熊火燒的這般猛烈,着實讓人心中沒有辦法。

“讓我來……”顧之寒淺淺說了一句,便開始從揹包開始像是找尋什麼東西。

那撲面而來的火焰熱浪還在一波接着一波的朝着我襲來,讓我心驚膽戰的。錦軒一直在我的身邊保護着我,幫着我抵擋着那些熱浪的襲擊。

可是正在地上蹲着的顧之寒,看起來卻十分的危險……他現在正在找東西,壓根就騰不出手來抵擋那些熱浪,所以……

“錦軒,你能不能幫幫師兄?”我別有深意的看了錦軒一眼,這眼神之中有着祈求,更多的是一種無助時候需要得到幫助的眼神。

也許,錦軒是看我這般開口了,實在是有點不好意思。也許……他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外冷內熱的殭屍,雖然說話的時候不討人喜歡,可是做起事來的時候卻給人一種十分踏實的感覺。

善良、真誠是錦軒留在我心中的嘴直截了當的印象。

錦軒撇了撇嘴,略微顯得不情願,然後一邊幫着我阻擋熱浪的襲擊,另外一邊幫着顧之寒阻擋着熱浪的襲擊。

等到顧之寒把所有的裝備都找齊的時候,他看了一眼錦軒,三個字淺淺的在他的口中說了出來,“謝謝”。

錦軒也許沒有想到顧之寒對他的語氣會這般的友好吧,甚至還對他說出了謝謝三個字,最初的時候他愣在了那裏。

我用手碰觸了他的胳膊一下,錦軒這才淡淡的回了一句,“我是爲了遙遙……你要是受傷了,她自然會難過。所以……咳咳……”

錦軒自己也許都有點解釋不下去了,索性用自己的咳嗽聲來結束了現在的尷尬境遇。

“小心……”正當我、錦軒回過頭看着顧之寒的時候,顧之寒卻發出了這樣的警告。

然而,我就看到顧之寒手中拿了一個看起來特別不顯眼的小罈子。在那罈子裏面抹出來一個晶瑩剔透的東西。

他的口中默默唸着一些我從未聽過的咒語,這咒語和一般我所聽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文字不一樣……像是梵文,吐字上面很多讓我聽不太真切,甚至都無法猜測這咒語的意思。

莫非,這就是顧之寒所說的冰峯咒和冰凌咒嗎?果不其然,剛纔朝着我們襲來的那一股熾熱的火焰,竟然在顧之寒咒語響起的那一刻,自己就這般揮發了。

我的心中自然是高興的,這說明我們馬上就要過了這火焰九重天了,是嗎?

我周圍的那一團火竟然慢慢的開始熄滅了,最後便只剩下靠近路的一角一個小小的部位,我自然認爲這是不礙事的,畢竟濃烈的火焰已經全部被熄滅。

這一點點的小小火焰,肯定一會就自個滅了,我就放任它不管了。

“師兄,你真厲害!”我由衷的誇讚着顧之寒,轉頭一看錦軒黑青的臉色,我便伸了伸舌頭,什麼也不說了。

那些到嘴的話硬是被我給嚥了下去。

看來,我得時時刻刻注意錦軒的臉色,這傢伙簡直就是說翻臉就翻臉,可是誰讓人家是大爺呢?

我害怕萬一激怒了他,他一衝動,再去傷害顧之寒,那麼我就簡直太對不起顧之寒了。

敢情他們兩個的事我以後再想,剛纔他們已經說了,只要走到這個道路的盡頭,就能看到那魄羅之魂了,於是我的腳慢慢的走上了那一條窄窄的路。

當我路過那一小撮火的時候,竟然還沒有滅。我也沒有多想,便想繼續走着……

可是,就在我的腳剛剛邁出去第一步的時候,竟然被吸到了那一團火之中。

我的耳邊一直充斥着錦軒和顧之寒的聲音,“遙遙……遙遙……”他們都在嘶聲力竭的喊着我的名字,可是我的腦袋很沉很沉,我的意識也變得越來越迷離。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我四周都是一團團的火,我站在這中間看着這一切,分明覺得一股熾熱的暖流就要流到了我的身上。

我急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對此手足無措。

第一傻 可是,此時誰能幫我呢?我知道我不見了,錦軒和顧之寒一定會想辦法來救我,可是我現在到底進入了一個什麼樣子的世界之中我自己都不清楚,這樣以來,豈不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就在這時,我的眼前卻出現了一個女子的身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