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雲看了眼對面的青衫女子等人說道:「你們讓開!」

青衫女子等人聞言猶豫了下,還是把路給讓開了,萬虎兄弟駕車從人群中走了過去,悟雲隨後一拋說道:「這是你們的空間戒指!」

剛才說話的大漢聞言,立即伸手接住,只是當他們看到裡面的東西時徹底傻眼了!

因為他們所有人的空間戒指一個不少,都在裡面,不僅如此裡面的東西也一件沒少,就連靈石都沒燒一顆,這讓青衫女子等人回過神來后,忍不住看向已經走遠的馬車!

他們實在不明白墨九狸等人為什麼,沒有拿他們的任何東西,特別是為首的青衫女子,眼中迸射出一道光芒,似乎做了什麼決定似的!

收回視線,看著眾人說道:「我們回去!」

對於墨九狸等人而言,這不過是一段小插曲,不管是墨九狸和悟雲都沒有放在心裡!

只有萬虎兄弟,直到離開黑山範圍才鬆了一口氣,兄弟兩人看了看悟雲,和車內的墨九狸,他們覺得或許奉墨九狸為主,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好事!

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似乎輕易就實現了!

雖然他們的主子現在實力不強,甚至很弱,但是他們相信主子絕對不是一般人的,早晚有一天主子能變的很強!

離開黑山後,沒用多久,墨九狸幾人就來到了楓葉城,墨九狸在城外把馬車收了起來,四個人步行入城!

楓葉城跟烈風城一樣,進出不需要任何費用和憑證!

萬虎和萬山直接帶著墨九狸和悟雲去了楓葉城傳送陣的地方問了一下,得知明天就有傳送陣的時候,四個人直接找了一間客棧!

定好了房間,墨九狸四個人在大廳內用餐,吃飯的時候,墨九狸發現這客棧人似乎不少,而且不少人都在等著明天乘坐傳送陣的!

「小二,為什麼這麼多人等傳送陣?」墨九狸給了小二幾顆靈石然後問道。

「客觀,您一定是剛來我們楓葉城吧!」小二收起靈石看著墨九狸熱情的問道

「恩,剛到!」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我就說呢,客觀你們不知道,其實這些人並非是來我們楓葉城的,這都是從楓葉城附近的小城趕來這裡乘坐傳送者的,他們全部都是前往百香城的……」小二聲情並茂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給墨九狸幾人說了一遍。

墨九狸這才知道,原來是百香城的城主暴斃了,所以三等城池的百香城現在城主之位剛好空缺著,在天空之城本來就是強者為尊,城主之位更是如此!

從來沒有傳承的規則,向來都是能者居之! 其實王梓笑和王昭君家本來並沒有什麼關係,只是這孩子命苦,從小就成爲了孤兒,被王家收養。王昭君遠嫁塞外,他的兄弟因此而飛黃騰達,自然就要考慮未來家裏的事情,王梓笑喜歡和一些江湖人打交道,這讓王昭君的弟弟非常的不滿意,同時也擔心將來自己的孩子繼承自己的位置之後,這個王梓笑會有異心,所以在王昭君還沒有入宮的時候,這小傢伙就不是特別的招人待見。

瞭解了王梓笑的身世,孟落日也總算是明白了爲什麼俊候,已經王昭君的父母,對於王梓笑跟出來並沒有任何不捨的意思了。

眼前就是一汪深潭,呼韓邪坐在深潭的旁邊,想着自己的心事,孟掌櫃走到了他的身邊,也靜靜的坐了下來:

“你還是對這些人的話有什麼懷疑麼?”

“沒什麼可懷疑的,我已經是這個樣子了,用不着懷疑什麼,死馬當作活馬醫吧,不過看到了他們的手段,我那點懷疑早就已經拋到了九霄雲外去了。”

“呵呵,是啊。”孟掌櫃本來就是闖蕩在江湖上的人,對於這種冒險,他還是非常熱衷的,“真不知道將來我們能夠怎麼樣,不過我私下裏打聽過,能夠加入到這個隊伍中的,一般都是做過了什麼功績的人,或者是在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我現在只是因爲是您曾經的護衛,就加入了進來,心裏還真是有點忐忑。”

呼韓邪奇怪的看着孟掌櫃,兩個人雖然曾經是主僕,可是彼此心中都明白,他們之間完全就是兄弟。沒有什麼可以瞞藏的:

“孟兄,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想要給自己博點功績,讓自己的加入

不要那麼的有名無實。”

“呃?”

呼韓邪奇怪的看着孟掌櫃,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老孟頭的視線放到了西邊天空中的那一片火燒雲的上面:

“自從我來到了這裏之後,我就一直有這個想法了,這兩天趁着孟落日出去給俊候送信的時候,我也和若離、小五小六在周圍瞭解了一下。”

呼韓邪目不轉睛的看着自己的這位兄長,老孟頭的能力他是知道的,可不只是侷限在匈奴大漠的那點地盤上,就是到了中原,他也是耳目衆多,雖然現在他已經不是那些綠林人的盟主了,可是虎走威風在,他要是說一句話,還是很多人要買賬的。呼韓邪不知道他經過了這幾天的調查發現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只聽老孟頭接着慢悠悠的說道:

“我聽說孟落日他們就是發現了那個莫名其妙的珠子,所以纔跟着昭君公主遠赴大漠的,珠子的作用我也清楚,所以我們這幾天就一直在留意着有關一些珠寶的事情,呵呵,不過,雖然我們沒有發現和之前昭君公主的那個相似的東西,卻有了一個另外的發現。而且就在距離這裏就不遠的地方,明天出發,我打算今天晚上行動。”

呼韓邪沒想到自己的這位老兄竟然還有這個心思,而且到了現在才和自己說:

“馬上就要出發了,不要橫生枝節了,還是早一些離開比較好,免得誤了事。”

“不會誤事,如果不做出點什麼來,在這個隊伍中,我還真是有點不安心啊!”

說完,老孟頭從地上站起來轉身就走,身後飄蕩着他的說話聲:

“如果有人發現我們不再了,你幫助我們解釋一下!”

呼韓邪想要阻止一下孟掌櫃,但是張了幾次嘴,都沒有說出什麼話來,只是輕聲的嘆了口氣。

在這個軍營中,感覺到有壓力的何止是孟掌櫃的幾個人,就是呼韓邪自己都感到壓力很大。

馬前卒等人對

人非常的和善,包括軍營中所有的人都笑呵呵的,簡直就是一個親密無間的大家庭一般,而自己這幾個人加入到其中來,寸功未建,沒有人說什麼,可是他們自己感到心裏過意不去。

夜色中,四個身影好像是四隻大鳥一閃即逝。當他們停下了身影的時候,已經是來到了長安城外的一個高大的莊院門口了。

“是這裏麼?”

孟掌櫃低聲的問着身邊的小五,小五點了點頭:

“沒錯,就在他們家後面的宅子中,據說是他們的鎮宅之寶,手背森嚴。”

孟掌櫃點了點頭,心中還在暗自的苦笑,自己退居二線已經有些日子了,沒想到現在還要偷雞摸狗的重操舊業。

腳下沒有絲毫的停滯,躍過了高大的院牆,進入到了院子中,若離和小五小六三個人緊隨其後。

莊園很大,但是因爲在之前已經做好了充分的調查,所以幾個人在院子中輕車熟路,很快就來到了後院的一個祠堂的前面。

祠堂中亮着燈光,時不時的還有人低聲說話的聲音傳出來,現在已經是半夜了,沒想到竟然還有人在祠堂裏。

對於這家的主人,孟掌櫃是做過了解的,可是在漢朝頗有名望的一位,能夠進入到他們家的祠堂的,也是家族中比較有地位的人。

這麼晚了,祠堂中還有人說話,到底是爲什麼呢?

忽然,悉悉索索的腳步聲從衆人的身後傳出來,四個人連忙將身體隱藏在院子旁邊的假山後面,十幾個衣冠華麗的男子一邊慢悠悠的向祠堂的方向走,一邊還低聲的議論着。

“先皇駕崩,估計我們這裏的好日子也不長久了。看來家主是打算早做準備了。”

“嗯,遠離京城,大家可以過點安生日子,呵呵,憑我們的資財,到哪裏不是富甲一方啊,何必守在這個地方。”

“是極,是極!”

其他幾個人也連忙隨聲附和……

(本章完) 第3008章

而百香城和百變城是一個方向,從楓葉城開始乘坐傳送陣,大概陸續周轉三十個城池大概一個月的時間,就能達到百變城!

到百香城稍微遠一點,但是也不過是遠個幾天的時間罷了!

雖然是在一個方向,但是卻不路過百變城,不過從百變城要到二等城池,倒是必須經過百香城的!

墨九狸倒是沒有想到一個城主之位,引得這麼多人都前往,想想也就瞭然了,畢竟是城主之位,哪怕是三等城池的城主,也是十分大的誘.惑了!

「難道沒有二等城池的人來佔據三等城池的城主嗎?」墨九狸看著萬虎兄弟問道。

「也有,但其實主子也看出來了,其實三等城池很多,但是每個城池都不大,雖然烈風城和楓葉城是比較小的,但是大的三等城池,也大不了多少!」

「所以有的二等家族也會派人來佔據一些三等城池,凡是二等家族的人派來的強者,想要佔據三等城池的城主之位,那都是想要控制三等城池撈些好處的!」

「可是三等城池的人卻不買賬,大不了就搬去別的城池好了,久而久之也就沒有多少二等城池的人來搶奪三等城池城主的位置了!」

「當然了,可能私下裡面有,打架都不知道而已!」萬虎解釋說道。

「原來如此!行了,都回去好好休息一晚,明早我們也離開!」墨九狸聞言說道。

萬虎兄弟兩人一個房間,悟雲和墨九狸每人一個房間!

第二天一早,墨九狸和悟雲,還有萬虎兄弟四個人,來到了楓葉城中心的傳送陣外排隊,萬虎兩人說,所有天空之城各城內的傳送陣,都是歸各個城池的城主管理的!

這也是那麼多人都爭搶當城主的主要原因,畢竟這是一個十分來錢快,又輕鬆的事情啊!

各個城池的傳送陣,只要用靈石就能開啟,因此每個人乘坐傳送陣,都必須繳納相應的靈石,畢竟傳送陣運行也是需要消耗靈石的啊!

因此沒有人有意見!

而且乘坐傳送陣的靈石並不低,所以才是很肥的事情,各城的城主府,只要在傳送陣周圍修建起圍牆,將傳送陣保護起來!

然後,派人收取靈石,開啟傳送陣即可,城主府那麼多人,輪班就行了,又不累,所以一直以來傳送陣都被各城的城主府控制在手裡!

三等城池的傳送陣距離近,消耗小,因此不算太貴,每個人100顆中品靈石,也就是十顆極品靈石!萬虎聽說一等城池的傳送陣乘坐一次,就需要100顆靈石,簡直嚇人!

墨九狸四個人來的這裡的時候,前面已經排了不少人了,不過墨九狸幾人很幸運,剛好第一撥人中他們也在內,免去在楓葉城等待半天的時間了!

墨九狸四個人繳納了靈石后,隨著眾人一起進入了傳送陣,雖然楓葉城這樣的三等城池傳送陣比較小,但是一次也能容貌150人左右!

一個挨一個的站的滿滿的,城主府的人為了靈石,也是沒誰了! 第3009章

眾人看到傳送陣關閉后,眼前一花,感覺身子一震顫抖,等到眾人好不容易適應了傳送陣內的顛簸時,就感覺到眼前一亮,接著眾人身子一晃,面前的傳送陣打開了,已經到了!

墨九狸也隨著人群,直接從傳送陣內走出來,這裡是三等城池中的水藍城!

「主子,安老,你們沒事吧?」萬虎兄弟感覺胸腔內一陣的翻騰,看著一邊的墨九狸和安老問道。(小可愛們,為了以後好記,以後就稱呼悟云為安老了啊!)

「這個傳送陣還真的是夠破的啊!」安老壓下心頭的煩悶感覺說道。

「我沒事!」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這樣的傳送陣會十分不舒服,她早就想到了,還好她早有心理準備,所以在裡面也盡量讓自己站穩,沒有什麼影響!

「都沒事的話,我們等到沒有傳送陣過來后,去下個城池吧!」萬虎說道。

「行,你們問一下大概多久,我們直接去下一個城池!」墨九狸聞言說道。

邪君的第一寵妃 萬虎讓萬山帶著墨九狸和悟雲到安靜的地方等著,自己去了傳送陣傍邊類似崗樓的裡面,詢問了下傳送陣開啟的時間!

「主子,水藍城傳送陣開啟的時間是晚上!」萬虎對著墨九狸說道。

「可以提前買下排隊的位置嗎?可以的話,你去提前買下,然後我們去城內吃點東西!」墨九狸看了眼天色才中午而已說道。

「可以,那我去買排隊的號牌!」萬虎聞言道。

墨九狸給了萬虎和萬山兩人每人一些靈石放在身上,也方便他們打理一切,所以萬虎直接去購買了晚上傳送陣的號牌,這才回到墨九狸身邊,四個人離開傳送陣直接找了家裝修不錯的酒樓走了進去!

墨九狸四個人在酒樓吃飯的時候,發現很多熟悉的人,都是跟著他們乘坐傳送陣來到水藍城的!

看起來也都跟他們的打算差不多,打算直接等到傳送陣開啟,在吃飯的時候,所有人議論最多的,也是百香城城主空置的事情!

庶女狂妃:廢材四小姐 墨九狸四個人吃完了東西,在水藍城內逛了了一圈之後,時間差不多才再次來到傳送陣的地方,等到傳送陣開啟后,四個人再次進入傳送陣內……

一個月後,百變城

墨九狸四個人終於來到了百變城了,安老從傳送陣上下來的時候,深深的鬆了一口氣的說道:「小師父啊,我們終於暫時不用乘坐傳送陣了,真的是累死我了!」

萬虎兄弟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臉上的表情明顯跟安老差不多,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們總算體會到了一種花錢買罪受的感覺了!

大把的靈石被他們花出去,但是乘坐傳送陣的感覺,真的是一點也不美好啊!

讓萬虎兄弟慶幸的,好在這裡是三等城池,傳送陣的費用是最低的,這要是一次100顆極品靈石的話,他們可能就想哭了!

墨九狸見狀微微一笑的說道:「行了,既然累,我們找個地方休息吧!」 躲在暗處的若離等人,對於這些傢伙說的話感到有點莫名其妙,不過他們來到這裏就是爲了偷東西的,人家的家事他們可沒有心思理會。當初離開軍營的時候沒有驚動齊天那小子,否則,那傢伙不興奮的要吵着和他們一起來纔怪。

呼呼啦啦的十幾個人都進入到了祠堂中,孟掌櫃衝着身後的三個人點了點頭,使了個眼色,然後快速的衝出去,一陣風一樣的就攀上了祠堂的房脊。

祠堂很高,可是在孟掌櫃的面前,就好像是平地一樣,幾乎沒有花費任何的力氣,他已經伏在了祠堂的頂部。

相比於齊天的那種摸人腰包,偷點錢袋子之類的小手段,孟掌櫃的可以堪稱是江洋大盜了。

他輕輕的伏在了房頂上,敲開了祠堂上面的磚瓦,從房頂上打開了一個天窗,可以向下面觀看。

房間中的幾個人已經落座,在祠堂的中間是這個大家族的祖先牌位。昏暗的燭光,隨着微風吹入到了房間中,而不停的搖曳。

燭光照在了房間中幾個人的臉上,搖曳的燭光讓幾個人的臉色顯得有些猙獰。

“各位,萬歲駕崩的事情,大家應該都已經知道了,我們文家是靠着先皇的關照才能夠發展到了今天的,我們和太子之間的矛盾也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太子現在還沒有登基,一直忙着處理先皇的事情,所以暫時還沒有心思理會我們,可是一旦當太子的位置穩固下來,我們文家就徹底完了。”

聽到了這個老者的話,其他人也都紛紛點頭,每個人的表情都非常的凝重。紛紛隨聲附和:

“是啊,是啊,文家應該尋找新的出路了。”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看到下面的幾個人都支持自己的觀點,那個家主很滿意:

“今天我們就來具體研究一下搬遷的事情,在塞外,我已經找到了合適的地方了……”

接着就是一些細節上的東西

了,孟掌櫃心中暗自感嘆,不只是對於在宮中做官的人,就是對於一些富戶豪族,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理念也同樣適合。

不過孟掌櫃這次來到這裏,可不是爲了聽他們搬家的事情的,他瞄着的是在這個文家祠堂的牌位後面藏着的東西。

現在在祠堂中坐滿了人,也不是動手的好時機,如果這個時候跳下去,恐怕就不是偷,而是明搶了,任何一個能夠在一個國家中屹立的家族,都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 半隨流水半隨君 每個家族中都有幾個實力出衆的高手在坐鎮。就是孟老頭這樣的本領,也不敢輕舉妄動。

夜色中,忽然在豪華莊園的一角上火光竄到了半空中。接着一聲高喊驚動了在莊院中的每個人:

“走水了,走水了!”

祠堂中正在談着事情的人都愣了一下,隨即快速的衝了出去,當他們來到了外面的時候,才發現失火的地方可不是一處,另外一邊靠近廚房的位置,也有火光竄上了天空。

“不好,快,分開去救火!”

衆人連忙分別向兩個方向衝去,祠堂中立刻變得空空蕩蕩了,臨走的時候因爲祠堂的門沒有關閉上,在祠堂中的風更大了,牌位前面的燭火搖曳的也更加的歡快。

調虎離山這是在江湖中非常慣用的招數,可是正因爲這種手段屢試不爽,所以才讓所有人都一次又一次的使用。

看到祠堂中沒有人了,孟老頭一飄身就進入到了房間中。直奔高高的供奉在上面的牌位。

之前早就已經把這裏的情況調查清楚了,他所要找的東西,就在最上面的牌位下面。

也不是自己的列祖列宗,老頭子可沒有必要的尊重,直接從幾個攔住了自己去路的牌位上跳過去,一把就抓住了在最上面的那個牌位。

可是讓老頭感到意外的是,這個木質做成的牌位,好像是生了根長在了供桌上一樣。竟然在他的一次拉扯下,紋絲不動。

老爺子可是一個老江湖了,對於這種事情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在牌位上觀察了片刻,就毫不猶豫的輕輕的轉動着牌位,嘩啦啦的一聲輕響,耳邊響起了牌位和供桌摩擦的時候發出的聲音,接着在供桌的後面,兩塊木板吱呀一聲就裂開了,露出了一個通往下面的深洞。

火摺子在黑洞的門口亮起,但是光亮不足以照到黑洞裏,老頭也不慌亂,回頭看看門口,並沒有什麼人來到這裏的跡象,外面雜亂的腳步聲,也都是向着着火的方向跑去的。

試探着將腳深入到了黑洞中,隨着手上火摺子的光亮,可以看到在這個黑洞的下面是一個密室,至於大小並不清楚,在牆壁上有一個小梯子延伸到了密室的深處。

孟老頭可以斷定自己要找的東西就在這個密室中,洞口的大小也正好可以容許一個人通過,他不再有片刻的停留,一隻手擎着火摺子,然後沿着梯子,慢慢的向下走。

隨着老頭的身體慢慢的下潛,火摺子的光亮也逐漸將下面的黑暗照亮了。終於來到了密室的盡頭。老爺子判斷了一下走過的這個梯子的高度,計算到這個密室應該是在文家莊園的地下了。隨着孟掌櫃的腳踩到了平地上,一陣的塵土飛揚,看樣子這裏應該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了。一股黴味鑽進了鼻孔裏,讓人感覺非常的不舒服。

老頭子的端着火摺子在密室中搜索了一下,發現這個密室不大。這也讓他更加容易的可以在密室中搜索,密室中空空蕩蕩,老頭的火摺子在黑洞洞的空間中慢慢的搜索,光滑的牆壁,兩個堆放在地上的箱子,上面的鎖頭因爲時間的久遠,已經是鏽跡斑斑,旁邊是一個已經被腐蝕的桌子。再然後……

昏暗的火光照到了桌子的旁邊,就是老頭子這個身經百戰的老江湖,都被忽然看到的東西嚇了一跳。一個人臉出現在了火光中,乾癟的嘴脣,腮幫子也凹陷了進去,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張人皮披在了一個骷髏上……

(本章完) 忽然在一個黑洞洞的密室中出現了一個人的面孔,孟掌櫃嚇得連忙後退了兩步,身體撞在了身後的堅硬的牆壁上。

不對!不是牆壁!

孟掌櫃覺得自己的後背接觸到的好像是一堆堅硬的枯樹枝。但是想到那個看上去已經被腐蝕的幾乎碰一下就會坍塌的木桌,估計什麼樹枝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腐蝕一不會是如此的堅硬了,他猛的回頭,搖曳的火摺子的光芒讓他看清楚了距離自己的臉只有幾寸的距離,同樣出現了一張人的面孔,而他剛纔就是在不小心撞到了這個人的身上。

如果是尋常人,見到了這裏詭異的一幕,恐怕直接就已經一頭栽倒在地上,當場嚇死過去了,但是老頭子畢竟見過的事情多了,在開始的慌亂之後,逐漸的讓自己穩定了下來。打量着眼前距離自己只有半步之遙的那個“人”。

當看到了那個人的眼睛的時候,老頭子反而鎮定了下來,這個人根本就沒有眼珠,他的兩個眼眶,不過就是兩個黑黑的深洞而已,從眼睛中就可以看出來,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具屍體。

壯着膽子,他在那個人乾癟的臉上摸了一把,發現入手的是一片的冰涼,沒有任何的體溫,也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判斷,輕輕的撩了下這個人的衣服,發現在衣服下面套着的就是一具骷髏。

只有在臉上上不知道是被什麼人套上了一個人皮面具而已。

有了這個發現,孟老頭鎮定了下來,繼續拿着火摺子在密室中尋找,將火摺子上的光亮找遍了密室中的每一個角落之後,他發現只有這兩個“人”和兩個木箱子,其他的什麼都沒有,至於那個已經被腐蝕的桌子,他已經觀察過了,沒有任何特殊的。

“用兩個死人來做寶貝的護衛,呵呵,虧得他們想得出來,不過要是沒有點膽子的人,估計看到了這兩個傢伙,就已經被直接嚇跑了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