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有9個人!不是8個人嗎!怎麼會這樣……”她的聲音發抖,男孩兒將她抱入懷中,數了一遍人數,臉一下子白了。

“有鬼……有鬼!”

他瘋了一般抓起女孩就往車廂門衝去,卻怎麼也打不開門。

(本章完) 見狀,另一個大叔忙走到另一邊的車門處,發現門也是怎麼都打不開,他一下子就慌了,衝着車窗就拍打起來:“開門!外面的人過來開門!裏面有鬼!快放我們出去!”

透過車窗上的透明玻璃,我可以看見隔壁車廂的乘客怡然自得的在自己的座位上聊天、睡覺,但是誰都沒有發現我們這裏的異樣,就好像誰都看不見我們這一截車廂一樣。

“障眼法。”藍景潤輕輕吐出來三個字。

大家都不同程度的驚慌了起來,寧寧便將剛剛對我和藍景潤說的話又對他們說了一遍,並且安慰道:“大家不要害怕,這位藍景潤道長是清虛觀的道長,有他在,一定沒問題的!”

對,有藍景潤在,問題不大。而且,我身邊還有冷墨寒。

想到這裏,我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眼我的左肩。裏面是一件無袖衣,晚上溫度低,我又在外面套了件單薄的小外套。

然而,透過砂質的襯衣,我發現我的左肩處居然一片雪白,沒有那塊冷墨寒俯身時的刺青。

這也就是說,冷墨寒不在……

我突然有些慌張。

藍景潤卻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樣,輕輕握住了我的手:“別怕。”

我微微點頭,心裏卻總有些不是滋味。冷墨寒是什麼時候走的,爲什麼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乘務員顫抖着走到了我們桌邊,恭敬的向藍景潤問道:“藍道長……請問……請問我們該怎麼辦……”

“找一根蠟燭點燃,所有人依次去吹,沒有將燭火吹動的人,就是被附身了的那個人。”藍景潤道。

乘務員忙點頭。

餐車上備了不少用來裝飾餐桌的芬芳蠟燭,她很快拿出來一個,大叔又給她點上了火。

藍景潤將蠟燭放在一張桌上,讓所有人依次都排好隊。

乘務員在第一個,她對着蠟燭吹了一下,火苗輕輕晃動了一下。她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站到了旁邊。

借火的大叔第二個,火苗也被吹動了。

藍景潤在第三個,他吹了下,不知道是不是幻覺,我看到那火苗外移時,似乎是閃過了一道藍光。

但是火苗被吹動了,就說明他不是被附身的那個。

小情侶和大媽也一依次吹動了火苗,就剩下我和寧寧了,也就是說,我和她之間有一個人,被附身了……

我們兩個對視了一眼,都能看見對方眼中的緊張。

我自我感覺了下,身體沒有任何異常,那麼被附身的,就一定是寧寧了……

緊了緊握着她的手,卻看見寧寧先我一步上前了:“紫瞳,我先吹!”

她的神情很堅定,我點了點頭,右手輕輕握住了左手腕處的玉鐲。

在她吹蠟燭的那一刻,火苗沒有動,混進來的那隻鬼的這個把戲就會被拆穿,然後失效。

無極玉簡可以吸收鬼魂,趁着這一刻,我可以用玉簡將鬼魂吸出來,這樣就不會傷到寧寧了。

做好了決定,我便全神貫注的盯着寧寧和她面前的蠟燭。

然而,寧寧輕輕吹了一口氣,火苗卻動了……

(本章完) 我的腦子嗡一聲當機了。

寧寧吹動了火苗,那就說明她沒有被附身。

那就是我被附身了?!

我感受到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了我,除了寧寧和藍景潤,所有人的眼神中,都帶着對我的憎惡。

我驟然感覺到身上千斤重,彷彿真的有一個陰靈壓在我的身上一樣。

“紫瞳,別被動搖了心神。”藍景潤的聲音傳來,我一下子清醒過來。

要是真的在這個時候被迷失了心神,那這副身體可就要由一個鬼魂支配了。

藍景潤端來蠟燭,我一手握着玉簡,深吸了一口氣,用力對着蠟燭吹了下去。

火苗沒有變化,我聽到其他人倒抽了一口冷氣,紛紛向後退去和我保持距離。

惱怒之下,我怒喝一聲:“滾出我的身體!”

車廂裏的燈一下子暗了下去,害怕的尖叫聲此起彼伏,只有寧寧在喊我的名字:“紫瞳你怎麼樣!”

“我沒事!”藉着面前的燭火,我勉強可以看到站在我對面的藍景潤。

無意間轉頭的時候,我看到車窗上的倒影中,正有一個長髮遮面的女鬼跪坐在我的肩膀上。

來不及多想,我立刻將無極玉簡變回原樣,對着那女鬼就拍了過去。

一聲長嘯,女鬼被吸進了玉簡裏,車廂也恢復了光亮。

寧寧第一個跑到了我身邊:“你沒事吧?”

我搖搖頭:“沒事。”

寧寧面帶懷疑:“那你說,我們第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你跟我借的200塊錢什麼時候還!”

“第一次見面是大一開學,我沒跟你借過錢,倒是你,跟我借過好幾次錢去買面膜!”我笑道。

寧寧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還是原來的紫瞳。”

我將玉簡拿出來,女鬼就被封印在了裏面:“諾,她在這裏。”

寧寧粗粗掃了一眼,嫌棄的撇了撇嘴:“她找人附身幹什麼?”

“找替死鬼,這樣她就可以投胎。”藍景潤解釋道。

我抱怨了一句:“話說投胎還限額嗎?”

藍景潤點點頭,寧寧更加嫌棄了:“陰間多增加幾個投胎名額,不就可以少很多害人的鬼麼!”

我深表同意:“沒錯,都是下面的鍋!”

藍景潤笑而不語,望着玉簡裏被困在一個角落裏的女鬼,我向藍景潤問道:“這個傢伙該怎麼處理?”

“等下了火車,送她去超度。”藍景潤道。

我點了點頭,見藍景潤身上似乎沒有壓鬼的黃符,就暫時將女鬼封在了玉簡裏,玉簡又重新變回鐲子套在了手上。

其他乘客望着我的眼神仍舊帶着懷疑,我便接過藍景潤手中的蠟燭,猛地一吹,直接將蠟燭吹滅了。

“看,這下安心了吧?”

乘務員點了點頭,尷尬的衝我道了歉:“抱歉……我們……我們也是害怕……”

這也算是正常反應,我也沒在意。

鎖骨和奶茶都吃完了,我和寧寧便打算回自己的車廂去睡覺。

車廂門纔打開,我卻看見了藍景潤站在外面。

可是我身邊,明明站着另外一個藍景潤!

(本章完) 門外的藍景潤原本見我鬆了一口氣,又見到了站在我身後的另一個藍景潤,頓時臉色大變:“什麼人!竟敢冒充我!”

身後的藍景潤同樣怒目而視:“是你冒充我纔對!”

我頓時感覺頭大如鬥,門外的藍景潤道:“紫瞳,別相信他!離他遠點!”

寧寧立刻拉着我和身後的藍景潤保持了一段距離,卻也沒靠近門外的藍景潤。

“你們……究竟誰是真的?誰是假的!”寧寧問。

“當然我是真的!”兩個藍景潤異口同聲道,又同時瞪了對方一眼。

望着一模一樣的兩個人,我想到了一個主意。

經過剛剛的鬧鬼之後,其他人都跑了,餐車裏就只剩下不得不呆着的乘務員了。我讓他們都進了餐車,讓乘務員拿來了兩份紙筆,分別給了他們。

“我問問題,你們寫,不許偷看對方的!”我道。

兩個藍景潤都同意了,分別找了一左一右兩個座位就坐。

“第一個問題,我和景潤道長是什麼時候認識的?當時我哪裏受傷了?”

兩個人都毫不遲疑的寫下了答案。我過去看了一眼,發現兩個人都寫對了。

寧寧又問了第二個:“那景潤道長和我們約好了,回澤雲城要幹嘛?”

一起吃飯,時間、地點還沒定。

又是一模一樣的答案。

一連好幾個問題下來,假扮藍景潤的人都沒有露出半點馬腳。

我不由得有些着急。

兩個藍景潤中間,一定有一個是假的。 好人注定平安 假的那個藍景潤,能夠和真的藍景潤一樣,回答出那麼多私密的問題,絕不會是普通人。

他要麼是一個對藍景潤瞭解極深的人,要麼就是一隻道行深到能夠洞悉藍景潤在想什麼的鬼。

從餐車裏就一直跟着我們的藍景潤,姑且稱作藍景潤A,這個時候握住了我的手臂,戒備的瞥了眼對面後來來的藍景潤B,道:“紫瞳,這個人冒充我,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你千萬別相信他!”

藍景潤B一聽,大怒,揮出一道風勢想要將他打退:“紫瞳,他纔是假的!別信他!”

藍景潤A輕鬆的躲過了那道風勢,又對我說道:“你看,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除掉我了。”

藍景潤B被他氣到,想要動手,卻又怕傷到我,硬生生的停下了手。

寧寧望着一模一樣的兩個人,嘆了口氣,坐回到了我們之前坐的座位上。低頭見我給藍景潤A點的鎖骨還沒動過,她化悲憤爲食慾,挑起吃了一個。

才入口,她就吐了:“怎麼一點味道都沒有!”她抱怨了一句,我聽見,心一動。

剛剛的鎖骨味道很不錯,而三份鎖骨都是同一鍋裏的。現在其中一份一點味道都沒有,除非是……

我想起藍景潤A之前聞了聞那份鎖骨,說“很好吃”。

他都還沒吃,怎麼知道好吃?

除非……他是鬼,用鼻子吃飯的!

想到這裏,我對寧寧道:“寧寧,回我們的車廂,去把景潤道長的銅錢劍取來。”

(本章完) 藍景潤B聽着一笑:“對!用我的銅錢劍,所有鬼物都無所遁形!你就等着露餡吧!”

藍景潤A也不甘落後:“哼,是你要現行了纔對!”

寧寧跑着去的,很快就舉着劍回來了。

我握住劍,對着藍景潤A道:“我要動手了。”

他微微頷首,絲毫沒有懼意。

我給藍景潤B使了個眼色,看見他會意,立刻反手對着藍景潤A就是一劍刺去,卻發現他毫髮未損,銅錢劍劍身也沒有任何異樣。

公主心計 難道我想錯了?

眼角瞥見身後的藍景潤B已經掏出一枚五帝錢衝着藍景潤A砸去,保險起見,我折轉劍身,一劍刺在了藍景潤B的身上。

銅錢劍上立刻冒出一陣青煙。

寧寧立刻拉着我跳到了藍景潤A的身邊,對着B喊道:“他是假的!”

“這不可能!我纔是真的!紫瞳!你們離他遠點!他是假的!”藍景潤B一下子慌了。

藍景潤A躲開了那枚五帝錢,對着B厲聲道:“你纔是假的,銅錢劍都印證了!紫瞳,離他遠點!”

我瞥見那份沒有味道的鎖骨,心中還是懷疑。

之前在鬼巴士上,藍景潤爲了不讓寧寧害怕,假裝他也看不到那些鬼。

而剛剛在餐車裏鬧鬼的時候,我身邊的藍景潤A毫不遲疑的讓所有人都知道了這件事。

銅錢劍冒青煙,就說明假的藍景潤肯定是鬼怪所化。

如果身邊的藍景潤A是真的的話,他剛剛應該用一種很委婉的方式解決鬧鬼事件。可如果他是假的的話,他就是鬼,又怎麼可能吹動之前的蠟燭,還不被銅錢劍所傷呢?

我拉着寧寧和藍景潤A不着痕跡的保持了距離,他卻走到了我身邊,保護我一般站到我身前,擋住了藍景潤B的視線:“紫瞳,危險。”

藍景潤B見狀,略帶慌張:“紫瞳,別相信他!他的道行很深,你一定要小心!”

再次瞥見那份鎖骨,我腦海中靈光一閃,從A身後走出來,對兩個了藍景潤笑道:“這樣吧,大晚上的,有什麼話咱們邊吃邊聊。大家都是文明人,不要動手,傷了和氣。”

說着,我轉身對躲在一邊極力假裝自己是透明的乘務員喊了一聲:“再來兩份鎖骨、兩杯奶茶!”

那隻鬼不能吃東西,只要能吃下這些東西的,就是真的!

也許是我這個主意太過荒誕,兩個藍景潤對視了一眼,B先走到了一邊的桌子上坐下了。

A走到了另一邊,也坐下了。

乘務員很快端着東西分別給他們上了桌,藍景潤B喝了口奶茶,挑起一塊鎖骨一邊惡狠狠的望着隔壁桌子的藍景潤A,一邊嚼着。神情戒備,準備隨時出手。

我見藍景潤A遲遲沒有動手,心中對他也更加戒備起來,卻還是問道:“你怎麼不吃?”

他做了個深呼吸,隨即笑着搖了搖頭:“居然被你發現了。”果然!

“你是從那個小姑娘說鎖骨沒有味道的時候,懷疑我的吧?”他看向我,低頭聞了聞那杯奶茶。

我將寧寧拉到身後,將銅錢劍丟回給了一邊真正的藍景潤。

寵婚晚承,總裁的天價前妻 “沒錯,鬼吃東西,只能靠聞的。聞過之後,那份食物就一點味道都沒有了。”我道。

他又是一聲輕笑:“你果然聰明。這麼聰明的女人,還是跟本座回冥界吧!”話音未落,他便擡手朝我衝來。

(本章完) 眼看他的手就要抓到我了,藍景潤將我一把扯到身後,對着他就是一劍刺去。

銅錢劍碰觸到他的手,冒起一陣青煙,隨即刷拉一聲,劍身四烈,用來鑄成劍身的銅錢一瞬間四散而去。

而那隻鬼,毫髮未損。

我立刻將玉簡幻化成長劍,對着他刺去,卻被他雙指夾住了劍鋒,動彈不得。

“你究竟是什麼人!”我怒問。

他邪魅一笑,一揮手恢復了本來面貌。

——居然是冥王冷墨淵!

“還記得本座吧?”他問。

我頓時覺得完了。冷墨寒上次都沒有把握能對付他,就更不要提我這個半吊子了。

藍景潤想要衝過來,冷墨淵一揮手,他的身子就被重重撞上了車廂,昏死了過去。

寧寧想要過來幫我,被我喝住了:“別過來!”

“可是你……”

“你過來也沒用!去看看景潤道長!”我道。

寧寧沒有辦法,只能跑過去照看藍景潤。

冷墨淵略帶讚許的點了點頭:“你很識時務。”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凡間女子,冥王大人您大人有大量,高擡貴手放了我唄? 農門醫香之田園致富 我可以再請你吃一份鎖骨。”我擠出一抹燦爛的笑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