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這句話基本上算是給爲什麼一個解放了,他趕緊起身跟上了小胖,並朝着那兩姐妹揮揮手,說道:“明天我還過來的。拜拜。”

天絲朝着他們揮揮手,臉上的微笑很燦爛。

在他們離開之後,晶晶才說道:“陷進去了?”

“沒有!”她馬上爭辯着,“只是……柿子真的很特別呢。你都沒有發覺嗎?他……身上陰氣很重。就像死人一般。”

“不管是什麼原因,他都是一個大活人沒有錯。所以希望你不要陷進去,我的好妹妹。我可不一定有本事能救你出來。”

“哎呀,姐姐,就算是陷下去了,也只是戀愛罷了。別說得就好像是能要我命一樣。”

而在店鋪外面,曲岑仕一手勾住了小胖的脖子,湊近他,壓低着聲音說道:“怎麼樣?要是沒數對,我就白費那幾句聊天了。”

“你還好意思說。就那麼幾句聊天,還扯得那麼爛。你這樣怎麼追得到女朋友啊。”

“到底怎麼樣?”

“一百零九!我數了兩遍。雖然是同一串佛珠,但是我數了兩遍,都是一零九!”

曲岑仕點點頭,吐了口氣:“一零九,一零九。走!去我外公家。靠!買菜去!”

“去菜市場?”

“要不去哪買菜?”

“我……我還沒去過菜市場呢?”這傢伙,家裏有保姆,也輪不到他買菜。去跟他爸,那也有他媽,要不就是軍隊裏的食堂直接拿食材過去,壓根就沒有買菜的機會。

曲岑仕勾着他脖子往車裏推去:“大男人還怕買菜嗎?”

“不對啊,你有機會買菜?”

“我去買魚,放生。”這個習慣是小時候,放暑假去跟零子叔住的那兩個月養成的。想到以前小學初中的時候,暑假都是跟着零子叔住的,就想笑。那時候,覺得零子叔很牛逼。大一點了,也就不覺得了。以前還小,也不知道,其實零子叔是一個男同。他有自己的伴侶。只是每次寒假,他過去住的時候,奶奶都要跟着過來看看房子。其實就是確定他那伴侶不在這裏住了,纔會放心讓曲岑仕留下來住兩個月的。等大一點了,纔看出了這裏面的道道來。

兩個大男人逛菜市場?那氣氛是夠奇怪的。但是沒有人會注意這一點。因爲曲岑仕心裏很沉重。他不喜歡去面對那個外婆,但是今天卻不得不這麼做。小胖是好奇。等買好菜出來,他還說着,等他回部隊了,他要經常跟着那些小兵去買菜。想吃什麼買什麼。

車子去到那寺廟附近的小巷子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六點多,在這樣的深秋,天空都已經快黑了。下了車子,曲岑仕的目光不自覺地朝着寺廟那邊看去。在那邊,有着一對很多年一直在那的祖孫兩,當然那是鬼。現在看不到了。他們應該是投胎去了吧。

這個問題是沒有人能給他答案,他也只能不去追究了。

那家小店,是一個賣古玩的小店。有些陳舊了。但是這種店不都是這麼陳舊的嗎?在正對着大門的櫃檯裏,一個白髮老頭正在點着帳,曲岑仕進門就喊道:“外公。”

老頭從老花鏡後看着他,然後就笑了起來:“柿子!柿子!你來看外公啊。柿子!”可以看出,老人很吃驚,也很激動。他摘下眼鏡,就走向了曲岑仕。可是等他真的靠近了曲岑仕之後,他又停下了腳步,長長嘆了口氣,說道:“你還記得外公,真好。”

曲岑仕心中升騰起了歉意。在心裏,他很公平地說,雖然他從小沒有爸媽,但是疼愛他的人不少。爺爺奶奶,零子叔這些都是跟他很親的人。在他們的房子裏,都有屬於曲岑仕的房間。只是在自己的外公家,卻沒有。外公對他是好的。他知道。只是後外婆和那個舅舅,讓他對這個家沒有一點好感。

正說着話,外婆從裏面的廚房出來了。看到曲岑仕就笑道:“喲,柿子回來了。快吃飯了,你們先等等。還買菜了?來來,外婆給你做。”

外婆那熱情的,那和藹的模樣,很容易讓人感覺是曲岑仕自己不懂事,纔對外婆有偏見的。但是接下去的話,馬上就能看出了外婆的本質。外婆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小胖,說道:“喲,這個是……柿子朋友吧。你是哪家的孩子啊?看着你這麼精神的,就知道你爸媽肯定的有錢人,纔會跟我們家柿子這麼合得來。”

聽聽這話!外婆對曲岑仕好,那是因爲曲岑仕有着一個退休高官的爺爺奶奶。而在外婆的眼裏,他身邊的人,都是有錢人。而她就需要好好巴結這些有錢有權的人。巴結來幹嘛?給她兒子好處啊。

一切就如曲岑仕所想的那樣,等吃飯了,四個人往桌旁一坐。外婆就開始打聽,小胖到底是哪家領導的孩子,那領導有什麼權利。後來一聽,是軍隊裏的,就不再跟小胖說話了。軍隊裏的就跟她兒子沒交集了啊。

外婆就開始跟曲岑仕說着,他那舅舅開貨車的,三天兩頭被攔車出問題。想着讓曲岑仕找點由頭,讓他舅舅跟那些領導吃頓飯,拉拉關係什麼的。

飯桌上,也不好說話。在外婆進廚房拿湯勺的時候,曲岑仕才朝着小胖一個眼神。那意思就是:“知道我爲什麼從小就不喜歡來外公家了吧。”

小胖在桌子下也做了個手勢,意思就是:“你外婆夠厲害的!”

一頓飯結束之後,終於等到了外婆進廚房洗碗筷這段比較長的時間能和外公說說話了。三個人也不挪地方,就坐在餐桌旁說話。

“外公,我想問問,你聽說過一百零九顆的佛珠嗎?”

“不是一百零八嗎?”

“我就打聽一下,是一百零九,你知道相關的事情嗎?”

“哪有一百零九的佛珠啊?串錯了吧?”

“呃,外公,那你認識對佛珠水晶之類,比較有了解的人嗎?”

外公在那猶豫了一下,然後起身走向了櫃檯那邊,從櫃檯裏拿出了一張名片,遞給了曲岑仕。“你去這家店看看吧。他們家的老闆幾年前跟我有過一次生意。我覺得他挺可靠的。” 妖晶入手指南

曲岑仕接過了名片,前後看了看,皺皺眉,心裏有個感覺,這家店應該靠譜。如果要問他原因,那就是直覺。零子叔的名片,全黑,上面就兩個字“零子”,下面是手機號。而這張名片和零子叔的名片很相似啊。啞光的米色,上面只有兩個字“當下”,還是印章的那種模樣,下面就是一個地址。尼瑪的連個手機號都沒有。

看着那地址,認識的啊。就是在“晶緣”後面的一點的店面。當初他一家家走訪的時候,還沒有走到那後面的店鋪,就因爲各種原因,打斷了這麼一天兩天的。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現在也應該走訪過那家“當下”了。

曲岑仕手中轉着那張名片,跟外公說道:“謝謝外公,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老人也知道他會在吃過飯之後就離開,沒有開口挽留,只是眼中的挽留很明顯。不過儘管這樣,曲岑仕和小胖還是離開了。

一上車子,小胖就說道:“你那外婆夠經典的啊。”

“這就是我不想過來的原因。從小都看清她的心理了。覺得她的笑都是假的。”

“不過你外公應該是真心對你好的吧。”

“嗯,我那個舅舅不是他的孩子,是外婆帶過來嫁的。外公也就我一個血脈了。”曲岑仕說着,倒着車子離開了這條巷子。

外面的夜景一點點後退,一種屬於夜裏獨有的安靜,讓人心都靜了下來。

在一個十字路口的紅綠燈前,曲岑仕問道:“我們……去哪?”

“回家睡覺啊?還能去哪?”小胖頓了一下,馬上說道:“送我回我家。你那租的房子,跟我八字不合。”說着,他還抓抓自己後脖子上,以示曲岑仕那房子真的讓他很不舒服。

邪魅修羅擒夢妃 曲岑仕沒有堅持,轉向了爺爺家的小區。

這麼晚回去,肯定會被奶奶問,吃飯了沒有,爲什麼這麼晚回來什麼的。以往他的藉口就是跟同事去玩了。現在的藉口變成了跟女朋友約會,送人家回家,就直接回這邊了。

這個藉口還是曲岑仕在車子上就想好的。

可是當他說出口的時候,曲奶奶就沒好氣地說道:“不就是回家晚了嗎?值得撒謊嗎?你不是都和你那女朋友滾牀單了嗎?怎麼現在還有送人家回家之後,自己再回來的?”

曲岑仕無言以對,只能陪着一張笑臉:“奶奶英明啊。”然後一下就溜回了房間。他會這麼狼狽,還不是因爲小胖啊。要不他完全可以住在自己的小屋子裏,舒服地大字躺牀上了。

***

“當下”的店面離“晶緣”也就三十多米吧,都快到這個巷子的盡頭去了。

店裏的裝飾也不像“晶緣”那樣古樸,而是比較偏向流行的。招牌是原木的,上面就一個陰刻的正方形的“當下”印章。從外面看就去就能看出這家店在這巷子裏的與衆不同了。人家都是一家小店,老闆自己看着。 愛情原來那麼傷 最多就請一個夥計。穿着的衣服也比較隨意,再來就是有幾家女導購會穿着黑色制服,或者紅色制服。

“當下”的小二,竟然是年輕帥氣男生!年輕小男生就小男生吧,還穿着淡藍色的緊身襯衫,黑色褲子,還有一條亮眼的白色腰帶。如果不是知道這家店是賣佛珠的,曲岑仕和小胖絕對想不到這樣的小男生會是買佛珠的。

就在他們走進店裏,這個帥氣小男生的形象已經夠讓他們意外的了。更意外的是,那男生朝着他們一笑,露出兩個小酒窩說道:“你好,進門就是一種緣分。聊聊天,是緣分的開始。”

這種話一點也不像是做生意人說的吧。顧客進門不是應該說:“需要買什麼,隨便看看,我們的價錢可以好商量的。”

這家店竟然說什麼?聊天?他們又不是來店裏聊天的?曲岑仕直接掏出了外公給的那張名片,說道:“是我外公,讓我來找這裏的老闆。我們有些事想請教他。”

小男生接過那張名片,看了看,之後說道:“確實是我們師父的名片。你等等,我去叫師父。”

小男生走向了店鋪的裏間,曲岑仕就馬上對身旁的小胖說道:“喂!你覺得這家店怎麼樣?”

“這家店生意肯定好。傳統和時尚相結合。你看他們賣的東西顏色多姿多彩啊。還有那背景圖,你說那圖上的,是男是女?”

小胖指着正對着入門的一張帶着射燈的廣告圖。那是一個赤裸着上半身,拿着臉譜的,上着劇妝的……的……靠!還真看不出是男是女來。說是女吧,胸前沒那兩坨啊。說是男的吧,那媚態,那眼神,可算是女人中的精品。看年紀也真就是雌雄難辨的十幾歲的樣子。

在那圖旁寫着“佛說,每一秒都有六十個剎那,每一個剎那都有六十個當下。”

就在他們兩還在心裏研究着那圖上的美人是男是女的時候,腳步聲從裏間傳來了。

走出來的是一個挺高大的男人,三十多歲,成熟沉穩,就是有點沉穩過頭了的樣子,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是那雙眼睛讓人不能忽視,就好像能看穿人一樣。他一開口,曲岑仕就知道,他是真的被這個老闆看穿了。

老闆把那張名片還給了曲岑仕,開口說道:“鬼子?”

“啊?什麼貴子?”小胖疑惑着。不過曲岑仕聽明白了,他說的是“鬼子”,果然被看穿了。或者他知道曲岑仕爸媽的事情,所以知道他是鬼子。不管是什麼原因,就這麼兩個字,就能確定這個老闆可信。

曲岑仕拍拍小胖,低聲道:“你的佛珠。”

小胖連忙把那盒子拿了出來,曲岑仕說道:“外公讓我把這個拿來,請老闆看看。”

那老闆接過了盒子,打開來,馬上皺皺眉,瞬即把盒子關上了,笑道說道:“我不知道。”說完他就把盒子又遞到了小胖的面前來。就連小胖都吃驚着。

雖然老闆說他不知道,但是曲岑仕卻把他剛纔那皺眉的瞬間記下來了。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這個人給他的反應就是他知道,但是不願意說罷了。

看着那老闆轉身就想朝裏走去,曲岑仕馬上追了上去,說道:“是外公讓我來問問你的。他說你可信,你一定知道點什麼的。不管是什麼,不管有多少,請你告訴我。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老闆停下了腳步,看着曲岑仕那堅持着的臉,一笑,拍拍他的肩膀:“年輕人,送你一句話,‘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自己想想吧。這裏面可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的。也就因爲你是鬼子,我纔跟你說這句話的。算了這些事不是你能解決的,還是在沒有陷下去之前,就當什麼也不知道吧。”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佛珠不是佛教的嗎?曲岑仕心裏還因爲這句話混亂着的時候,老闆已經繞過他往裏走去了,但是才走了兩步,那老闆就停下腳步來,問道:“你學佛嗎?”

沒有等曲岑仕回答,老闆就接着說道:“看你那樣子就知道你不學。再給你一句話,‘佛魔本一家’。我也只能說到這裏了。”

老闆走了,那帥氣小男生站在他們面前,微笑着,秀着那兩小酒窩。可是曲岑仕和小胖卻因爲他給的兩句話,沒有一點頭腦。

小胖上半身壓在櫃檯上,對着小男生說道:“喂,你是他徒弟?”

“是的。”

“那你來跟我們解釋一下,什麼叫‘佛魔本一家’。” 妖晶入手指南

“有句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屠刀其實指的並不是殺人,而是人性的貪嗔癡。但是話是這麼傳的,那從這句話看,佛和魔不就是一線之間的嗎?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那麼相對的,佛即是魔,魔即是佛。”

小男生還想繼續說下去,小胖做了手勢:“行行行,你別說了。反正我們也聽不懂。靠!還真是聊天用的,這麼能說。”

他轉過身,朝外走去,曲岑仕馬上叫道:“喂,就這麼走了?”

他幾步跟上小胖,小胖在出門之後,壓低着聲音說道:“你去聊天,我看下他們家的珠子。”

說完,他就又轉身進店裏去了。曲岑仕還愣在那店門鬱悶着,怎麼又是他去聊天啊?跟晶晶還能扯上幾句,跟這種小男生扯什麼啊?不過既然小胖已經開始行動了,他作爲兄弟,要爲自己弟兄做好掩護了。

這個時候,曲岑仕突然就想到了菜鳥來。如果菜鳥在的話,這個任務交給他,應該沒有一點困難的吧。菜鳥那工作,也要面對各色客戶的。

曲岑仕硬着頭皮站在那帥氣小男生面前,先是笑笑。人家也會給他一個微笑。不過他心裏想着,人家說不定心裏在笑他怎麼就笑得那麼SB呢。什麼不說,就這麼笑一個。

“呃……你們師父貴姓?”曲岑仕終於扯出點話題來了。

“我覺得你不用記住我們師父,記住‘當下’就好。”

“那爲什麼你們的名片,連個電話號碼都沒有呢?”

“進店裏的,就是緣分。如果沒有緣分,一個電話號碼在那,也是擺設罷了。”

“哦,呵呵。那,我看看你們這有什麼適合我帶的。”

“看看哪個有眼緣。要是你覺得不知道該怎麼選的話,我可以幫你用八字喜用神來選擇。”

“你會啊?”

“是的。推薦給客戶,適合他的珠子,也是我們的責任之一。”

既然是選珠子,那麼曲岑仕就不需要說什麼了,聽着那小男生的介紹,不時點點頭。只是人家說的時候,用了很多專業的詞,曲岑仕也聽不懂啊。只是聊着聊着,還是說道了八字喜用神上。

曲岑仕也沒有多大防心,就報出了自己的出生年月日時。

那小男生拿着一般厚厚的書,翻了一會,原來還是掛着連個小酒窩的帥臉漸漸沉了下去,露出了有些慌張的眸子看了曲岑仕一眼,動動脣,低聲吐出了兩個字:“鬼子。”

“什麼?我喜用神是什麼?”曲岑仕沒有聽清楚他那兩個字。

小男生連忙換了笑臉,只是這個笑臉很僵,有點像是嘴角在抽搐了。“是……是水。你可以選藍色的,或者黑色的珠子。你先自己看看,有沒有閤眼緣的。”

說完之後他就閉嘴了,不再像之前那樣介紹了。他的變化,那麼明顯,曲岑仕怎麼會感覺不到呢?而他變化的原因應該就是曲岑仕的八字吧。曲岑仕苦苦一笑,低頭正要看看那些黑色的手串呢,背上就被人拍了一下。

小胖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說道:“走了,走了。”

曲岑仕朝着那小男生點點頭,轉身離開了。在他轉身的時候,他還是能看到小男生長長吐了口氣,感覺就像是慶幸着他終於離開了一樣。

而店裏的老闆也走了出來,看着他們兩離開的背影,緩緩吐了口氣。小男生低聲叫道:“師父?”

“他們兩不應該調查這件事的,難得一個鬼子能長這麼大,很快就會死了吧。他們再來就說我出遠門了。”

而另一邊,出了門的曲岑仕和小胖兩人朝着前面“晶緣”走去,小胖壓低着聲音說道:“一百零八。我數了他們擺出來的兩串佛珠都是一百零八。沒問題。”

曲岑仕思考了一下,才說道:“從那老闆的反應來看,他知道很多事情。”

“他連我們送去的佛珠,拿都沒有拿出來,就直接蓋了盒子說不知道。我也覺得他是知道的。而且知道很詳細。那他爲什麼不願意跟我們說,只是給兩句話給我們猜?既然肯給兩句話讓我們猜,爲什麼就不直接點告訴我們就好了。”

這就是疑點啊。“看來我外公跟他的交情還不夠深。”

走到了晶緣的店門前,曲岑仕想着晶晶那種恬靜的感覺,露出了微笑,朝着店裏走去。只是這回他失望了,店裏沒有晶晶,只有天絲。

而天絲正在把一串水晶手釧放在盒子裏。看到他們進來,朝着他們微微一笑,然後將那盒子交給了一旁的男人,說道:“這個能讓你女朋友喜歡上你的。”

“謝謝了。”男人說着,接過盒子離開了。

男人一走,小胖就說道:“哇,你們這裏的珠子這麼神奇啊?還能讓一個女人喜歡上一個男人。那你給我一串,我在街上看誰漂亮,我戴誰手上去。”

天絲上半身趴在那櫃檯上,低胸的粉色T恤,領口有着精緻的繡花,襯着那傲挺的事業線啊。加上那張笑臉,真可以說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了。她說道:“做生意嘛,那只是根據他和他女朋友五行選的,兩邊都是旺桃花的罷了。”

“你姐呢?”曲岑仕問道。

天絲聽着這話,小嘴嘟了一下,才說道:“我就知道你喜歡我姐,你看她的眼神都不對。不過,我姐今天不在。她去看一批珠子了。讓你失望了。”

曲岑仕沒有想到她會這麼說,馬上陪着笑臉,也倚在了櫃檯上,靠近了她:“我是想說,你姐要是在的話,讓你姐看店,你跟我們出去玩,算約會。”

這樣,天絲才笑了起來:“這還差不多,不過我今天是要在家看店的。”

“那你能幫忙看店,你也會算喜用神嗎?”

“會啊,其實很簡單的,就是看八字五行,算了,跟你們說,你們也不一定懂。”

天絲畢竟還是隻是一個大學女生,性子也活潑,真的聊起天來,能從他們班主任,說道同學八卦。有時候曲岑仕會覺得,撇開那些案子的話,天絲應該也是一個很不錯的女生。只可惜,他們之間牽扯進了那麼多的事件。

午餐,他們是在“晶緣”裏吃的。不過天絲沒有吃,天絲說在減肥,只吃早餐和晚餐。

曲岑仕他們離開“晶緣”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多了。本來是想等天絲一會,約天絲一起出去吃飯的。可是天絲拒絕了。原因就是姐姐是去進貨的,她一會要跟着整理貨,說不定要到半夜纔有空了。家裏就她們兩姐妹,她也不能把所有的責任都讓姐姐一個人扛吧。

天絲說這些話的時候,曲岑仕有些吃驚。 禁愛彌漫 他沒有想到天絲那麼跳躍的性子下,竟然也會有這麼體貼人的想法。

所以他們沒有勉強,就先找地方吃飯去了。上了車子,小胖掏出了手機說道:“兩天沒有見到菜鳥了,問下他今晚是不是去陪小三,如果是的話,跟我們吃個飯應該可以的吧。切!我還是覺得他在撒謊,就他那樣的人,能有小三才是稀奇的。”

曲岑仕開着車子說道:“你別看不起人啊。他現在好歹也是一個小領導了。只要不犯錯誤,那以後絕對就是行長。所以呢,他要是有個小三不是什麼新聞吧。”

車子是緩緩離開這巷子的。只是在巷子口的時候,曲岑仕減速避讓了直行的車子。因爲是下班高峯期,大家的車速都快不了,這樣曲岑仕清楚地看到了一輛直行的車子裏,那開車的人就是晶晶!

腹黑狂妻 “晶晶?”他脫口說出。

小胖還拿着手機,跟菜鳥在那說話呢,等他掛上電話說道:“菜鳥說沒空理我們。喂,你去哪呢?不是說去吃火鍋的嗎?這都要出城了吧。”

曲岑仕開車的方向確實是出城的方向,隨着出城的車流減少了,車速也提高了起來。他說道:“看到前面那輛黑色的別克了沒有?開車的人是晶晶!” 妖晶入手指南

“晶晶?她不是去進貨嗎?天絲還說在家裏等她,她這是要去哪裏?”

“所以我跟着啊。”

小胖皺皺眉,伸過手,伸過腳來:“換我開!上次你跟菜鳥都能跟丟了。我懷疑你的開車水平。”

“喂喂!我行駛着呢,你要幹什麼?喂!放手!”不巧的是紅燈,車子緩緩停了下來。但是這絕對不是好的換位子的地方。因爲有紅綠燈就一定有攝像頭。

小胖那在軍營裏待了幾年的人,沒那個自覺啊。他是手腳都伸過來了,曲岑仕不得不提高了聲音:“你幹什麼?放手!啊!你坐好!我開着車呢!”

wWW ●тт kán ●¢O

纔剛說完,他就感覺到了外面有着目光在盯着他們。他側過頭看向車外。就在旁邊停着的車子,那司機是一個四十多是女人,一臉的鄙夷地瞪了他們兩一眼,因爲車窗打開了一些,能清楚地聽到那女人說道:“噁心!還邊開邊上,出事了纔好!”

邊開?邊上?上?小胖就像裝了彈簧一樣,一下就彈了回去。臉上的表情,就好像吃到了家裏的小強一般。

綠燈亮起的時候,曲岑仕是猛踩了一腳油門,讓車子快速衝出去,和那女人的車子拉開了距離。要不他還能聽到那女人說:“喲,急着去開房了。”

因爲紅綠燈的關係,等他們的車子跑起來的時候,已經看不到晶晶的車子了。但是這一條路岔路很少,順着下去就出了城區。

他們是在收費站附近的那路旁看到了晶晶的車子。曲岑仕正要減速停車呢,小胖就壓低着聲音說道:“往前開,往前開。她認識你的車子的,停到前面路口轉彎那。”

轉個彎,那裏正好有着110的治安亭,圓形的,全玻璃,裏面還有着五六個屏幕,每個屏幕上都有九個畫面,這些都是附近的攝像頭傳回來的。

曲岑仕把車子停在了治安亭旁邊,一下車,就聽到了亭子裏的人喊道:“蒸餾水?!你怎麼到這邊來了。你家不是在市區的嗎?”

曲岑仕看着那走出來的警察,好巧,認識的!和他是同一批考公務員考進去的。面試的時候那警察沒有帶筆填表,還是曲岑仕借給他的。之後,那警察還請了曲岑仕吃飯,兩人就這麼熟絡起來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