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書翻了個白眼:「寶寶,你怎麼知道主人會撲倒你爹爹啊!上一次是意外,下一次說不定被撲到的就是主人了!」

「就是就是,男人必須在上面!」球球也在一邊說道。

「哎呀,你們懂什麼,管他們誰在上面誰在下面啊!只要撲到就好了,這樣我就會有很多小弟弟小妹妹啦!」寶寶完全不在意的說道。

墨九狸察覺到身後有不少的目光落在身上,微微推了推身前的男人……

帝溟寒冷眼一掃那些人看像這邊的人,嚇得那些人立即收回了目光,看到已經沒人再進入秘境了……

帝溟寒才不舍的低頭在墨九狸的額頭,落下一吻道:「一切小心!」

墨九狸完全沒有想到這男人會忽然吻她,即便是額頭,她前世今生也沒經歷過好么……

墨九狸瞬間傻眼了,獃獃的瞪著面前的男人,有些反應不過來……

看到墨九狸呆住的樣子,原本只是因為不舍才輕吻了下她額頭的帝溟寒,忽然間低頭含住了她的嘴唇,輕輕啃著……

墨九狸錯愕的睜大了眼睛,看著慢慢在眼前放到的俊臉,只覺得轟得一聲,大腦一片空白……

鼻翼間充斥著男子氣息,微涼的薄唇生澀的貼上她水潤的朱唇上,帶著幾分小心,幾分的緊張,狠狠的吻……不對,是狠狠的啃咬著……

感覺到唇上某人差強人意的吻技,墨九狸瞬間回過神來,滿頭的黑線,這傢伙這那裡的吻,分明就是啃行么……

唇上傳來的疼痛,讓她一張臉都皺了起來,可偏偏,嘴唇被封,人又被他緊緊的抱著,雖然說這男人本來就是寶寶的親爹,長得也帥,要身材有身材,有相貌有相貌,沒啥可挑剔的,可這亂啃一通的吻到底是什麼鬼?

與墨九狸的反應和感覺不同,帝溟寒是生澀中,帶著難以自抑的興奮與激動。他早就想這麼做了!就是一直不是沒找到機會,也沒好意思下嘴,今天因為她剛才發獃,那呆萌的樣子讓他喜歡的直接吻上了。 原來是楊塵,他風塵僕僕的朝我們跑了過來,手裏還端着一個黑布包裹着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

郭勇佳起身,和他一起到了門前指着那黃符和他低聲說了,楊塵臉色越來越凝重,試探性的用手摸了一下,結果還是和之前一樣,會發光,但是傷害不到人。

“看來這是封印了什麼東西。”他自言自語嘀咕道。

我下意識問:“這裏面難道有鬼?”

楊塵看了我一眼:“徐鳳年昨晚出門,到現在都沒回來?”

我楞了下:“你是說他被困在這裏?”

郭勇佳接我話道:“這不廢話麼,肯定是徐鳳年被困在裏面纔出不來,要不早就出來了。”

我腦子一懵,事情瞬間全部想明白了。這分明就是一個局!

胖女人肯定在暗中對我做了一些圖謀不軌的事,而徐鳳年爲了我過來探查,結果中了圈套,仔細一想,徐鳳年簡直就是我一手推過來的…

楊塵拍了我一下,問了我一些他們走後的事,比如胖女人對我的態度,還有她有沒有什麼詭異的行爲。我苦惱的搖頭,過了半響才說:“一開始她的態度對我非常好,非常恭敬,還每天送我一堆吃的,但是那些吃的我分給許多人吃,肯定不會就我出問題,詭異的行爲,除了她突然間消失,好像還真的沒有什麼別的了。”

大仙官 “打電話,問她未婚夫。”楊塵給我下了一個命令。

我掏出手機打給秦恆,過了很久才聽見秦恆疲憊的聲音,我當即就問了胖女人的去處,哪知道他苦笑:“我也正在找她呢。”我覺得不對勁,問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他說:“她們全家都在一夜之間消失了,我這裏原本合作的廠家都是他們介紹的,現在個個都斷了來往,我新公司還沒弄起來,突然來這麼一刀,我都快被她們折騰死了。”

全家消失?我倒吸一口冷氣,果然是早就準備好的!

“如果你有找到他們,記得告訴我一聲,我先忙了。”秦恆匆匆掛了電話。

我一籌莫展的望着他們兩,電話是擴音,他們也全聽見了,真不知道這回該怎麼辦。

“胖女人果然是不知道吸取教訓啊,居然還會跑路,要是再抓到,可不能這麼輕易放過她。”郭勇佳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楊塵:“要不還和上次一樣,找出她的下落?”

楊塵搖了一下頭:“沒用的,他們有決心放棄這麼大的一個家,還有切斷另外一邊的資源,說明是早就準備好的,我估計人早就去國外隱藏起來了,距離太遠,我找不到他們的位置,況且…這樣的有錢人,隨便扔點錢,就可以找比我們還厲害的人保護他們。”

我苦惱的問:“他們走了,那徐鳳年是誰弄進去的?他要是知道這裏沒人是陷阱,肯定不會進去啊。”

楊塵點起一根菸,緩緩道:“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徐鳳年這人比較死腦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既然是來找人,他不管會不會大意,都會進來看看情況,胖女人一家跑了,肯定會留人在這,等徐鳳年一進去,就把門關上,這樣就可以困住他…”

“到時候徐鳳年灰飛煙滅了,他們或許還會再回來對付你。”

“簡直就是蚯蚓,砍斷一次不會死,要徹底把它燒了才行。” 豪門長媳 郭勇佳撇了撇嘴。

聽了這些話,我心裏不知是何感想,人心真的有這麼壞嗎?對付我一次已經放過她了,爲何還要來折騰?

“癡人說夢,世界不是你想的那麼美好,每個人都在爲自己的利益做鬥爭,你打了她的臉,就是不給面子,有錢人一般都是心高氣傲的,她肯定會狠狠的踩你。”郭勇佳總結了一番話,聽起來是沒錯,不過我覺得他有些富仇。

楊塵說現在還是先想辦法打開門,把裏面的徐鳳年救出來吧。

我精神一震,跟他們兩一起圍到門前,楊塵盯着上面的小字,嘴裏不斷默唸,時不時的就會皺起眉頭。我悄聲問郭勇佳,說這種封印算不算陣法?郭勇佳說算,封印就是陣法一種,就好比我們上次被老烏龜困住了,那就是陣法。

我說你們不是對陣法都不瞭解麼,看楊塵這樣,好像是有辦法?郭勇佳說他也不清楚,只能靜觀其變。

過了一會,楊塵直起腰板,揉了揉眼睛苦笑:“這肯定是一個精通陣法的高人畫上去的,我看的不太懂,想要破解的話,太玄,因爲我怕一個觸動不好,裏面的徐鳳年就會遭殃,那就適得其反了。”

我急了,問那該怎麼辦?隨即擡頭看了一下,上面有許多窗戶,心說直接爬上去敲碎了脖子我們不就可以進去了麼?

郭勇佳看出了我的想法,打了一個響指:“別傻了,這裏封印就代表整棟房子都被封印了,你亂來只會害了裏面的徐鳳年。”

原本我是不急的,畢竟徐鳳年不會輕易死掉,可現在這麼兜着也不是個事…

楊塵把手裏的黑布包裹着的東西慢慢放在了地上,打開一看,原來是老烏龜之前留下的那個八卦圖。

“事已至此,只能用這玩意試試了。”

我納悶,這不是佈置陣法的麼?

楊塵解釋說:“這東西既然能佈置陣法,那肯定也可以破解,我們現在沒辦法,也只能拿徐鳳年當成小白鼠了。”

他拿起八卦圖,開始朝外面走去,在空蕩的草地上不斷的來回磨蹭。我問郭勇佳說不是要破解陣法麼?怎麼不對着門,反而跑外面去?

“每個陣法都有一個陣眼,就好像人必須有心臟支撐,陣眼就是那心臟,只要找到它,就好解決了。”郭勇佳隨口說了一句。

我本來也想跟過去瞧瞧的,只不過他攔住我,說最好不要打擾他,我們在一邊看着就成。

無奈,我只好蹲坐了下來,揉了揉暈沉沉的頭。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楊塵還在我前面不遠處來回折騰,我看了一眼諾大的草地,估計按照他這個速度,非得弄個幾天幾夜,才能走完。我嘆了一口氣,回頭看着門,不知不覺的喊了一聲:徐鳳年,你還好嗎?

回過神後,才發現楊塵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回來了。我心裏一驚,以爲是我打擾到他了,可誰知道他居然笑了起來。

“我知道陣眼在哪裏了!”

郭勇佳追問:“你找到了?”

楊塵猛地看向我:“陣眼一直在我們身邊,只不過之前我們都沒有注意到。”

我不可思議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說你的意思,陣眼就是我?

楊塵目光堅毅的點了一下頭,郭勇佳連忙喊道:“那不對啊,她怎麼可能是陣眼?就算她是陣眼,那也要破壞了陣眼才能進去,難道我們要…”

我打了一個寒顫,說別開玩笑了,我怎麼可能是陣眼?

楊塵拿出煙點上,穩下心神道:“我之前一直在外面找,可根本一點痕跡都找不到,你剛纔突然叫了一聲,我瞬間就想通了,徐鳳年爲什麼會跑這裏來?又爲什麼會被困在裏面?都是因爲你,是你叫他來了,他也是因爲你纔會闖進去找人,既然這一切都是你,那你怎麼就不能是陣眼?”

好像挺有道理的,我說:“既然我是陣眼,那要怎麼打開這個門?”

楊塵擺了擺手:“不是,你不是陣眼,你沒聽明白我的意思。”

我見他變卦,立即耷拉着臉說你逗我開心吧,之前說是,怎麼又變成不是了?

“你只是個引子,陣眼還在這裏,要靠你這個引子,才能找出陣眼….” 而且,她的味道……好甜!,她的唇,好軟!雙唇相抵,讓他心裡有一絲的緊張,一絲的忐忑,一絲的興奮,總之,那種感覺十分奇妙,讓他不捨得放開她……

直到,好半天帝溟寒察覺到,被他吻了大半天的女人,似乎一直僵硬著身體沒什麼反應時,才有些疑惑的睜開了眼,剛好就看到了一雙近乎冒火的眼睛……

墨九狸看到帝溟寒那懵懂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直接狠狠咬上了他的唇!

「嘶!」

毫無準備的帝溟寒微微抽了口冷氣,離開墨九狸的唇,感覺到唇上的一絲微鹹的血腥味時,目光古怪的看著懷裡的丫頭……

她這是回應他的吻了?這麼想著某天師大人直接就這麼問了出來……

墨九狸聞言差點沒站穩摔倒了,無語的看著眼前一襲紅衣,如同妖孽的帝溟寒,真心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我走了!」說著臉色一紅,瞪了眼帝溟寒,飛身進入秘境……

看到消失在秘境入口的墨九狸,帝溟寒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露出一抹笑意,揮手一張面具出現在臉上,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

墨九狸感覺自己進來后眼前便是一黑,身體彷彿被一道吸力帶著飛行了一段時間,許久,感覺身上的吸力一松,整個人似乎在向下墜落……

可是眼前還是漆黑一片,過了一會兒之後,眼前忽然一亮,接著噗通一聲,摔倒了地上……

嘶——

摔得屁股疼的墨九狸倒吸一口冷氣,這秘境到底是什麼鬼,分明天空這麼高,可是一路下來竟然眼前漆黑……

「這裡就是凌天秘境?」墨九狸低聲道。

環視周圍,她才發現,自己正身處一片森林裡面,入眼儘是一棵棵參天大樹,在參天大樹的樹下,更是有著密集的灌木叢,灌木叢後面時而傳來一些聲響異動,似乎在警示著她這個地方的危險一般……

「嗷嗚……」

忽然之間,伴隨著一聲吼叫,一道迅速的黑影,自灌木叢內向她撲了過來,只一眼,墨九狸就看到黑影,那一雙腥紅的瞳孔,仔細一看,竟然是一隻兇狠的黑狼……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黑狼……

黑狼撲過來的速度極快,墨九狸看來這黑狼差不多在聖獸巔峰級別,只是看它似乎是沒有靈智的模樣,讓墨九狸心裡有些疑惑……

當然了,即便是聖獸巔峰的魔獸,現在對墨九狸來說也沒有威脅!墨九狸甚至沒有任何動作,只是揮手間一道玄氣化成的劍芒橫空而過,在黑狼的身上留下了一個個致命的血洞。

砰!

黑狼的屍體落地,讓地面一陣灰塵瀰漫……

「嗷嗚!」

「嗷嗚——」

……

可就在墨九狸幹掉黑狼的剎那間,又是一道道吼叫聲跟著響起,來自四面八方……

片刻之後,一道道黑影自墨九狸周圍的灌木叢中竄出,一隻只和躺在地上的黑狼一樣的沒有靈智的聖獸狼群,將墨九狸包圍在其中……

「狼群?」墨九狸有些驚訝,剛才沒注意,沒有想到這麼快自己就被狼群包圍了。看起來自己的運氣似乎不怎麼好……

不過,這也讓墨九狸眼中燃起了戰意,隨著她體內的玄氣涌動而出,一道道玄氣劍芒掠過長空,一隻只黑狼倒下,瞬間血流成河……

這些黑狼的死,並沒有嚇走剩下的黑狼,反而激發了它們骨子裡的血性,使得它們更加瘋狂,前仆後繼的衝殺向墨九狸。

然而,無論它們如何瘋狂,它們的結局都只有一個,那就是死,天地九神決中,墨九狸修鍊最早的招式便是一招天刃,融合天地九神訣之後,天刃可以稱作天劍了,玄氣化為劍芒,幾乎是群攻的逆天技能……

不過瞬間,狼群就被墨九狸滅殺的只剩下最後的狼王了。這是一隻身上混雜著不少金色毛髮的黑狼王,體積比之前的黑狼大上三倍有餘,墨九狸猜測這狼王似乎應該是神獸!

只是墨九狸發現,連這狼王似乎也沒有靈智,她猜測可能這凌天秘境中的魔獸,全部都是沒有靈智的吧……

隨著狼王撲過來,墨九狸手中的玄氣跟著出去……

咻——

隨著狼王被殺死,這一場戰鬥,也是徹底結束了……

看著滿地的屍體,墨九狸發現這些狼似乎連獸駭都沒有,最後看了一眼,立即離開,畢竟這麼多狼死了,血腥味道要不了多久就會傳開,再不走定會引來其餘的魔獸的……

「也不知道其餘人都在什麼地方!」墨九狸呢喃一聲離開原地,她剛才試著通過契約跟雪封聯繫,不過卻是絲毫沒有反應。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好在,她試了一下,在這裡空間是可以使用的!

也不知道墨九琪進來了沒有,想到墨九琪,墨九狸的眼神就變的冰冷無比!提起玄氣便在森林上空飛掠而行,找准一個方向,迅速前進……

一路上,倒也有不少飛禽魔獸攻擊她,但最後都死在了她的手裡。這些飛禽,最弱的也不過是聖獸,對墨九狸而言,沒有任何威脅……

大概一天的時間過去了,墨九狸才好不容易離開那片森林,出現在眼前的又是一望無際的草原,頓時,她露出一抹苦笑,這凌天秘境,到底有多大啊?

與此同時,凌天大陸上其餘進入秘境的人,都跟墨九狸差不多,幾乎落地的時候都是一個人,很少有人在一起的……

而他們也都是先落在一片森林中,遇到一群黑狼和狼王,只有殺死全部的狼群才能離開那片森林……

有的人實力不夠,殺不完狼群選擇了逃走,結果怎麼都逃不出那片森林,而只要他們一停下,狼群就會從新再出現……

因此,已經有不少人,死在了那片森林中的狼群口中了……

當然,也有許多人應付的非常輕鬆,比如雪顏,心沭,花護法等人……

還有沉香,忘川和雪封,也都應付的非常的輕鬆……

冷汐夜和冷殘淚雖然用的時間久了一點,卻也安全離開了森林……

PS;晚上還有一更。么么噠晚安寶貝們 接下來墨九狸在秘境裡面,已經走了三天的時間,才終於走出了那一片草原,那一片大草原雖然沒有什麼危險,但是卻荒蕪的很,三天的時間,墨九狸連一隻鳥,一隻蟲子都沒有遇到,整個人世界彷彿只有她一人,那種感覺真的不是很美妙……

三天後,墨九狸的面前出現一片森林,回頭忘了一眼無際的草原,墨九狸走進了森林中……

進入森林沒多久,天色就暗了下來……

墨九狸看了看這有些陰森的叢林,神識散開后,感知到前面不遠處有河流,飛身離開……

就在她離開不久,她剛才站著的地方,掉落下一男一女,正是吃了易容丹進入秘境的墨九琪和血落……

要說這兩人也是運氣不好,進入秘境的時候,也不知道怎麼的,在空中飄蕩了許久也不見落地……

大概整整飄蕩了三天的時間,兩人才終於摔了下來。剛一落地,墨九琪抱怨的話還沒來得及罵出口……

兩人就被成百隻狼群給包圍了起來,一隻只巨大的黑狼,嗷的一聲就撲了上來,饒是墨九琪和血落兩人都是神級強者,也有些應接不暇……

不過,兩人的實力擺在那裡!花了些時間便將上百隻黑狼,和兩匹狼王斬殺乾淨……

看了眼滿地的黑狼屍體,兩人迅速的離開……

而墨九狸來到一處溪邊,四下看了眼無人,身影一閃回到了空間中……

她先去看了看外公墨青天,發現他比之前好了許多,墨九狸才微微放下心來。墨青天被她救回來以後,身體虧損的太過嚴重……

而且,他的一身修為被廢,丹田被毀!身體又特別虛弱,靈魂也受到了重創,每每看到外公的樣子,她就暗恨當日不該放走黑煞……

墨青天在空間里,身體被她調理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已經微微好轉,不過卻一直沒有醒來……

對此,哪怕是墨九狸也沒有辦法,她手裡還有一枚碧落丹,可以修復外公的靈魂,但是現在外公的身體太弱,還無法承受碧落丹的藥效……

而徹底治好他的身體,必須煉製出混元丹,但是其中一株主要的藥材混元草,她卻是找了許久都沒有找到……

這一次進入凌天秘境,除了因為墨九琪之外,她也希望能夠在秘境中,找到混元草……

進入秘境之前,她已經將混元草的特徵,分別臨摹出來給了雪封他們幾人,讓他們幫著尋找……

「主人,我跟你一起出去吧!」球球看到墨九狸過來,跑過來說道。

「寶寶呢?」墨九狸沒看到寶寶的身影,好奇的問道。

「小主人閉關了!」球球說道。

「好吧,我先去煉製一些丹藥,天亮之後帶你一起出去!」墨九狸點點頭道。

她在進入秘境之前,就跟寶寶說過,這次進入秘境有事要做,讓寶寶留在空間裡面,好在寶寶非常懂事,回到空間之後,想了想決定閉關修鍊……

墨九狸直接回到了自己煉丹的房間,開始煉製丹藥,這幾年她的大部分心思都放在寶寶,修鍊,和學習煉丹,煉器等身上了……

卻很少好好的去歷練,縱然現在有著神玄的實力,她很清楚如果跟墨家四個老祖對戰的話,她必敗無疑……

想到墨九琪也是神玄的實力,墨九狸也並沒有把握一定能殺了她!而且,據說墨九琪身邊還有一個黑衣人存在……

如果自己遇上墨九琪他們的話,恐怕只能喚醒紫夜了!可是,她的仇她想自己去報! 契約100天,薄總的祕密情人 因此,墨九狸決定明日出來空間后,在沒有遇到墨九琪之前,好好歷練一翻……

想到這裡,墨九狸準備為自己煉製一些丹藥,歷練時使用……

秘境外面

墨家四個老祖,因為年紀關係進不去秘境,只好守在外面。墨九狸在進去之前已經叮囑過他們了……

如果他們在秘境中,找不到墨九琪,等到秘境關閉的時候,讓他們仔細查看著,如果看到墨九琪出來,千萬別讓她逃了……

因此,四個墨家老祖在外面不少人都離去以後,也沒有離開,選擇了一處視線剛好可以看到秘境入口的位置,搭起帳篷住了下來……

當然,除了他們之外,也有一些家族的老者,為了等待家族的年輕人出來,也沒有離開,選擇在原地等候……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