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默一臉笑嘻嘻的笑着離開。

“錦程,我們也去準備一下吧!”

沐雲寒知道他心情不好,專心做事情,錦程心裏可能會不在痛苦。 明月山莊裏。

明月軒裏的八角亭下。

蘇紫陌已經畫好了圖紙。

蘇紫陌正在和他們二人講解圖紙。

“雲霆,你看,這是手動吊葫蘆,很大的煤塊不用人搬,直接用這個就可以,還有一些要用的工具,你把這些先拿去給鐵匠做好,過程很複雜,可能需要一點時間,還有這是磚塊的模具,你也一併讓人做好,到了安裝的時候,我會親自過去。”

赫雲霆猛的嚥了一口口水。

“陌陌,我可以說,不是複雜,而是太複雜了,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做出來的,特別是這些片齒輪,棘輪什麼的,真的很不好做。”

赫雲霆真想破開她的腦袋看看,裏邊到底裝着什麼,這樣奇奇怪怪的東西她都能想得出來。

“雲霆,這個不難,只是需要時間而已,我也只會這個,其他的就是知道也做不出來,而這也是在這裏條件允許下唯一能做出來的。”

這是蘇紫陌最熟悉的吊葫蘆了,其他的,她真不知道。

“好吧!我送去最好的鐵鋪看看。”

赫雲霆邊走邊抓腦袋。

慕容邵峯笑看着她,目光裏全是深深的寵溺。

“這麼複雜的東西你都想得出來,真不知道你這腦袋是什麼構成的?”

蘇紫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這是借用老祖宗的,就憑她這腦袋瓜,可想不出這下複雜的構造來。

“邵峯!就別誇我了,你沒看見我都開心得快飛上天了,你在誇,我這臉比蘋果還要紅了?”

蘇紫陌一臉堆笑,她這心裏慌得很啊!

“你啊!還這麼謙虛,對了,陌陌,這個是給你的。”

慕容邵峯拿一個紅色的錦盒遞給蘇紫陌。

蘇紫陌接過打開一看,是一對紫晶耳環。

“哇!真漂亮!”

蘇紫陌雙眸發亮的看着錦盒裏的紫晶耳環。

慕容邵峯一看就知道她很喜歡。

她喜歡紫色的東西,所以他也投其所好,準備了很多紫晶的飾品送給她,特別是紫晶和她非常相配,讓她看着既高貴又仙姿飄逸。

“哇!邵峯,我只不過是隨口說一說的,紫晶耳環,這也太貴重了。”

蘇紫陌眉眼含笑,邵峯每次都是這麼大手筆的。

“哦!既然陌陌嫌貴重,那我這裏有一對羊脂玉耳環,要不我們換一換。”

慕容邵峯故意說道,知道某女只是客氣客氣而已。

“邵峯,送出來了哪有收回去的道理,謝謝,謝謝!”

慕容邵峯搖了搖頭,就知道她會這樣說。

他優雅的端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茶水。

“對了,陌陌,昨晚朱巖走了以後,臨西客棧的那幾個巫族人被殺了。”

“哦!”

蘇紫陌一臉嚴肅,看來,有人不想她們解了君子兮的異術。

“陌兒!”

沐雲軒在門外就喊道。

看到慕容邵峯,在看到蘇紫陌手中的紫晶耳環,沐雲軒眉頭緊蹙。

這慕容邵峯總是無事獻殷勤。

“雲軒,你回來了?”

蘇紫陌起身迎向他。

“對了,夫人怎麼樣了?”

“孃親今天情緒穩定了很多,可是依然要吵着來明月山莊陪齊兒,沒辦法,我爹爹只能將她打暈,錦程現在正在想辦法。”

沐雲軒一臉的無奈,要不是有那一年之約,他早就動身去巫族了。 “不如讓飛鸞去給老夫人看看吧!飛鸞很瞭解巫族的蠱術和異術。”

蘇紫陌提議道,畢竟君子兮是被人控制了,她對自己做的事情,她也不會往心裏去。

“好!回頭我讓青楓請念姑娘去雲城給孃親看看。”

他相信,一定有辦法解除孃親身上的異術的。

“巫族的人詭計多端,要想阻止這些事情發生,只能徹底的消滅巫族。”

總裁弟弟別太壞 慕容邵峯突然開口說道。

蘇紫陌看向他,清澈的眸子裏有着無奈。

“邵峯,我與龍婆有一年之約,只怕還要在等五個月。”

她也想殺到巫族,解除沐家那萬惡的詛咒,讓她的櫟兒不會在受詛咒之劫。

這個詛咒會有終結的一天的。

那個死詛,也許會讓其他人嚇得面無人色,可她蘇紫陌不怕。

母愛無悔,她只要她的櫟兒能平安的長大成人。

慕容邵峯在心裏嘆了一口氣。

這五個月,誰也不會知道,又會發生什麼事情?

“陌陌,我有事出去一下。”

慕容邵峯起身,一身光華流露出來,溫文爾雅的氣息勾魂攝魄。

“小心點,你這妖孽要是出現在大街上,滿大街的女人都會跟着你跑的。”

蘇紫陌開玩笑的說,那嫣然一笑,奪走了多少男人的心,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慕容邵峯柔和一笑,滿大街的女人中,唯獨沒有她。

“如此……便是我的魅力所在。”

說完,慕容邵峯含笑的離開。

只是轉身之際,那柔和的笑容慢慢凝固,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的神色。

陌陌,下一世,鳳絕吟會讓我們的一起的,對不對?

心裏的抽痛一次高過一次。

慕容邵峯的腳步也越來越快!

“陌兒,你喜歡什麼飾品,只管和我說。”

沐雲軒一臉冷峻,睹物思人,更加難以忘記一個人,慕容邵峯是知道的。

“你還是在意,對不對?”

蘇紫陌語氣冰冷,目光冷酷,神情冷漠,她捨得傷害天下任何一個人,唯獨邵峯,她捨不得。

他的溫暖,他的輕笑,他的溫柔,他的好,只給她,這些她不是不知道,就是因爲知道,纔不會去做。

“你知道他的心思的。”

在意,他怎麼可能不在意,可他卻相信陌陌,相信慕容邵峯,他只是心裏不舒服,看着他們互贈禮物,他就會嫉妒,他心裏什麼都明白,可是還是會忍不住去嫉妒。

蘇紫陌艱難的扯出一抹笑容。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我只知道,現在的我們,不會傷害到彼此,這足夠了。”

蘇紫陌收起紫晶耳環,一舉一動,小心翼翼的,她心裏真正的想法,沐雲軒看不透,可邵峯輕而易舉就能看透。

時間會治癒一切痛苦的事情,就是不會時光倒流,可即使時光倒流,她仍然希望能夠認識邵峯。

邵峯想從她這裏得到的不是任何的回報與感情,而是就是像現在這樣的偶爾相聚。

“好了,陌兒,我們不說這些了,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沐雲軒隱下心裏的所有的不快。

“孃親,爹爹。”

蘇齊和納蘭憶一起過來。

“嗯!”蘇紫陌抿脣一笑,快速的收起自己的情緒。

“看你們這身行頭,難道又要出去嗎?” “孃親,齊兒已經休息好幾日了,齊兒想出去找生死魔圖的另外兩個部分。”

蘇齊昨晚做了決定,他總覺得越事情越來越棘手了。

“齊兒,這麼急,和孃親去明月谷回來再去不行嗎?”

蘇紫陌知道尋找生死魔圖很重要,可她更捨不得兒子。

蘇齊笑嘻嘻的走到蘇紫陌面前,伸出小手要抱抱。

蘇紫陌蹲下抱起她,一臉的捨不得。

“孃親,齊兒在昨晚特別的想去找生死魔圖,找這東西需要靠緣分的。”

蘇齊也不捨,他最捨不得離開的就是孃親了。

“那你要答應孃親,不能亂跑,遇到危險不能硬碰硬,打不過咱們就英雄做狗熊,不能逞強,不能多管閒事……。”

蘇紫陌開始對蘇齊耳提面命。

沐雲軒在一邊聽着搖頭失笑,讓齊兒不多管閒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蘇齊聳垂着小腦袋,等他孃親唐僧完。

“孃親,你說的齊兒都記下了,路見不平,咱們繞道而行!”

蘇齊小頭不斷的點着。

“臭小子,就得這樣?你只要一出門,老孃這顆心就沒有安生過,還有,兜裏銀子不夠的話就去問你爹爹要去,現在你們兄妹三人輪到你爹爹養了,你老孃這會去採煤,剛剛給了設計圖,瞬間又變成窮光蛋了。”

蘇紫陌開始哭窮,沒辦法,這銀子不好賺啊!

建這明月山莊她可是下了血本的。

雲城有金山銀山,齊兒拿一點就如拔了一根牛毛,別說疼了,連癢都不會癢。

“孃親,你這樣爹爹會笑話你的,咱們明月山莊還不至於窮到要跟雲城要銀子的地步,你兒子長大了,自己也能賺錢,這點老孃你就不用擔心了,孃親要是缺錢,齊兒這裏還有很多,要不齊兒給孃親分一些。”

蘇齊粉雕玉琢的小臉上笑得一臉得意。

不是他吹牛皮,紅城的丹藥行這半個月進了好幾千兩銀子呢?

“齊兒,你這是跟爹爹見外了嗎?你是爹爹的兒子,雲城裏所有的東西都是你的,以後在這樣說,爹爹可是要打屁股的。”

沐雲軒目光深邃的說道。

心裏有些賭得慌,陌兒缺錢的時候,她寧願對慕容邵峯開口,也不對自己開口。

“爹爹說的是。”

話是這麼說,可他們現在畢竟是姓蘇啊!

孃親此刻就是缺錢也不會找爹爹要,只會找慕容叔叔借,不過他們明月山莊還沒有到那個地步。

她老孃是什麼人,不管做什麼都要留一手,她手中老本還是在的。

“好了,孃親,你擔心的事情在齊兒這裏都不是事情,孃親在家要好好吃飯,好好睡覺,齊兒會在奶奶生日前回來的,作爲孫子,自然要有一點表示的,是不是?”

蘇齊滑下蘇紫陌的懷抱。

蘇紫陌卻沉默着不說話,只是目光關切的看着兒子。

隨擡眸看着納蘭憶。

“憶兒,齊兒調皮,這一路上,你要替姐姐看着一點。”

“是,二姐。”

納蘭憶可開心了,跟着齊兒,可以天南地北的去玩了。 “對了,齊兒,你這次出去不帶小暖去了?”

蘇紫陌突然開口問道。

“孃親,黎小暖這次就不帶去了,她和湘兒姐姐跟着嶽大哥學認字呢?”

蘇齊本打算帶上黎小暖的,可是這次出去的時間短,他便決定不帶她去了。

“嗯!多讀點書纔好,你的功課孃親很久沒有檢查了,你不提,孃親都把這事給忘記了。”

蘇齊小腿抖了抖,他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呵呵!”

蘇齊勉強的笑了笑。

“爹爹,你可要保護好我孃親,時辰不早了,齊兒和小舅舅就先走了。”

說完,不等沐雲軒回答,蘇齊快速的攬過納蘭憶騎上火靈。

兩人揚長而去。

蘇紫陌瞪眼看着比神龍還要跑得快的兒子。

“這臭小子最近肯定在做些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跑得這麼快,上次讓他學的字他肯定一個都沒有學進去。”

蘇紫陌雙手環胸,真想去把兒子拉回來,少了她的三個寶貝,她這日子無聊着呢?

“陌兒,齊兒很聰明,又過目不忘,而且他做事很有分寸,不會做讓我們擔心的事情的。”

沐雲軒攬她入懷,知道她捨不得齊兒離開。

“櫟兒不是在雲城裏嗎?離得進,陌兒要是想櫟兒了,我們就到雲城去看櫟兒。”

蘇紫陌喉嚨發酸,她深深的吸了一口,待舒服一點她纔出聲。

“話是這說,可我也不能因爲想櫟兒就去打擾櫟兒修煉,櫟兒是最讓我心疼的孩子了,從來不做讓我擔心的事情,別的孩子在玩的時候,他卻在努力學着認字,看着我每天熬夜到深夜,他都會主動照顧馨兒和齊兒,明明兄妹三人一樣大,可他看着要大了好幾歲一樣。”

蘇紫陌每次一想到櫟兒的努力就心疼,那時候,看到櫟兒那樣拼命的認字,學習賬本,她的心裏就特別恨,但是

總是幸福多過恨。

“陌兒。”

沐雲軒無言以對,都是他的錯,他當時要是抓住了陌兒,所有的這些事情都不會發生。

“好了,你不是說要陪我逛街嗎?走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