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之道,素來崇尚美,崇尚愛,並不像東方佛道刻意的壓制情感、人性,是以索頓見到這位大美女時,爲之着迷,心中波瀾起伏,也就不足爲奇了。

“咳咳,索頓衛長,人家神月小姐在跟你打招呼呢。”旁邊一個女天使,頗帶醋酸的提醒道。

“神月小姐,你好,我是索頓,此行我將全程負責你的安保,有我保護你,你儘管放心就是。”

索頓回過神來,俊臉一紅,連忙道。

玩家之上 神月波瀾不驚的點了點頭。

她之所以會對秦羿這個東方人產生情愫,並不是沒有道理的,至少秦羿在見到她時,擁有尋常人不有的平靜,那種平靜讓她覺的自己的平凡,很踏實,很暖。

而不是每一個人對她的刻意尊崇,以及像索頓這般,爲顏值所驚。

單從心境來看,西方跟東方有着很大的差距,這一點,從索頓這種高級神徒身上畢露無疑。

婚後談愛 “天使大人,這是我與秦侯聯繫的靈石,來到地獄後,就徹底失去了聯繫,請你看看。”神月沒心思搭理賣騷的索頓,逃出晶石,遞給了加百列。

加百列拿在手看了一眼道:“神月,並非這塊晶石不靈,而是來到地獄後,我們天界的神力,不足以穿透浩瀚地獄的層層桎梏,換句話說,你們去尋找秦侯,只能靠運氣了。”

“祝你們好運。”

神月心頭有些擔憂,若是失去了聯繫,秦羿會不會打道回府呢?畢竟像他那般高傲的人,能等她多久,誰也說不好。

“事不宜遲,索頓衛長,我們這就出發吧。”

神月道。

索頓深知事大,不敢磨蹭,當即領了一隊九人天使衛隊,騎上光明戰馬,打着中立區的旗幟,一行人上路,往東邊趕了過去。

秦羿在發現失去與神月聯絡後,並沒有慌亂,擺在他面前的有兩條道。

第一條是回去,拖着殘身過日子。

第二條就是搏命賭一把,闖一闖西方地獄,看能否打出一片天。

反正他是不死之身,廣王敢與撒旦私下會合,就說明了,他的不死之身在西方是同樣適用的,否則以他老奸巨猾的性格,是絕對不會隨便冒險的。

如今,他的元神也足夠強大,能夠使出一些元神之法,西方的這些修煉者未必就能奈何他。

打定了主意,秦羿把目標直接定在了尼羅地獄的主城,尼羅城。

既然來了,就好好領略見識一下西方地獄的真相,沒有什麼比尼羅這位殘暴的領主更合適的了。

從地獄圖來看,尼羅城距離他現在的位置至少也在一萬公里之外,說走就走。

秦羿的軀體還無法承受高強度的飛馳,他只是如常人一樣慢跑着,這麼跑下去,非得活活累死不可,萬幸出了創初境界後,妖鬼開始多了起來。

西方地獄多一些體型巨大的妖獸,秦羿獵了三頭類似骷髏狼一樣的怪物,搭了個簡易的馬車,一路狂奔直往尼羅城。

中途連換了好幾次妖獸,度過血一般的火海,漫長的冰河,一路而行,到處都是逃亡的鬼民,烽火遍地,時不時有兇殘的妖獸追趕吞噬鬼民。

相比於西方地獄,東方簡直就是聖地。

不僅僅是生存環境,還有人性化。

西方地獄就像是遺棄的蠻荒之地,充斥着血腥暴力、殘暴,哪怕是尼羅這樣的集權大領主,根本毫不顧及鬼民的死活。

真正在意的也就是尼羅城方圓三百里左右的土地,出了這三百里地,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在十幾天後,秦羿終於到達了尼羅城外。

踏入三百里地以內,完全就是天堂一般。

四處可見黑色的教堂,不同的是教堂裏供奉的都是魔主撒旦,尼羅城無比浩大,至少有三個酆都王城大,裏邊建築成羣,到處可見衣着光鮮、漂亮的鬼民悠閒的享受着生活。

甚至不少男男女女當街大罪、**、唱歌,比起凡間的西方浪漫之都,還要奔放、狂野。

地獄之地,墮落、享樂之都,絕非浪的虛名。

毒女戾妃 當然支撐這座城池如此繁榮的,是尼羅絕對強悍的大軍。

地獄城牆上,最新型的晶石大炮,以及各種威力爆棚,連秦羿也叫不出名字的機關,將整座城市武裝的水泄不通。

不僅僅如此,城中的結界浩瀚,時不時有穿着黑色盔甲的死靈衛士,墮落天使衛士巡邏,在這座城池,可以墮落,可以瘋狂,但絕對不能違背尼羅的意志與規矩,否則就是死路一條。

令秦羿感到好奇的是,在尼羅城中,居然有不少東方面孔,這些大都是入了西方籍的,看來東西方地獄涇渭分明的一個重要標準,就是國籍了。

試想東方地獄,百分之九十九是華夏人,而西方地獄卻是包含了諸多國家,如此一來西方城池更爲浩瀚,更爲繁榮,也就不足爲奇了。

而要進入尼羅城的要求也是極其簡單,三十萬晶幣。

晶幣這種東西,它是以靈氣,以特殊材質而成,整個地獄都是有限的,作爲靈氣產物,所以不管是東西方的晶幣都是通用的。

秦羿身上當然不會帶這麼多現成的晶幣,他帶的全都是錢票,足足有兩千萬之多,這還是王安國那走的時候,順帶的。

原本以爲錢票這種東方流通紙幣,在西方難以通行,不料守衛連看都沒看,接過錢票,登記一下,給了秦羿一塊腰牌,就放他入城了。

進了城,秦羿才知道,在這邊的華夏人還真不少,而且還有專門的幽冥錢莊據點,以供兌換。

如此看來,東西方地獄聯通確實是事實,雙方高層一定還有別的合作方式。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秦羿進了城,並沒有急着去見尼羅,而是在城中四處溜達了一圈,難得來一趟西方地獄,他得好好的享受一番。

在外面轉了半天,除了繁華、浩大,自由的風氣是東方遠遠不能比的。

在這裏只要有錢,除了尼羅的女人以外,其他的任何東西,都能搞到手。

秦羿直接住在了最好的墮落酒店,酒店內,男女男女摟摟抱抱,幾個服務生一見面就熱情的上來招呼,秦羿目光落在了一個黃皮膚的傢伙身上,衝他招了招手,“能聽懂華夏語嗎?”

那人連忙點頭。

“行,就是你了,領路。”秦羿揚了揚手上的房牌,那傢伙大喜,在其他妒忌的目光中引着秦羿到了二樓的房間。

“這是給你的小費。”秦羿擡手給了他一千晶幣的小費,那傢伙興奮的跪在地上,連連大喜道:“多謝大老爺,多謝大老爺打賞。”

“聽你口音,像是粵東那邊的人,怎麼會在這裏當跑腿的?莫非也是改了國籍?”秦羿盤腿坐在牀上,氣定神閒問道。

那服務生搖了搖頭,一臉苦笑道:“我要是有這本事能移民就好了,大老爺有所不知,小人名叫劉進,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來到這了。”

“哦,這話如何說?”秦羿頗爲好奇。

“我當初死後,直接去了地獄,在去半步多的大船上,有一個人在極力鼓吹,說什麼地獄生活太悽苦,像我們這樣的人,不僅投不了胎,還得像乞丐一樣生存,沒吃沒穿也沒住的。然後,他說有一個大老闆在挖紫晶礦,急招礦工,每天的工錢爲三十個晶幣,大家都覺的這是個好差事,當時就不少人跟他簽了合約。”

“合約一簽,這人又帶着我們去了一間大屋子裏,又簽下了一堆的血契,在簽訂了契約後,他把我們大概上千人趕上了一輛大車。”

“在那輛大車內,我們沒有吃,沒有喝的,暗無天日,就這麼活活悶着,也不知過了多久,待我們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到了西方地獄。”

“我們成了尼羅地獄東邊的礦山苦工,沒日沒夜的挖礦,幹這種苦活,這些洋鬼是真沒把我們當人啊,打、罵是常有的,稍有不慎便是滅魂。”

“我也是好運,因爲腦子機靈,嘴上會來事,後來有個工頭調回來,順帶就把我捎了回來。”

劉進泣然而道,說到這,他明顯有些遲滯。

秦羿明白,除了嘴巴會來事,只怕他這張還算俊俏的臉蛋派上了用場,很多老外都好那一口,他算是用菊花救了自己一命了。

“接着說。”秦羿起身邊泡茶,邊道。

“回來後,我也沒別的本事啊,因爲沒有西方地獄的戶籍,我只能做下等人,便在酒店做起了服務生。”

“當然,在這裏只要有錢,戶籍都是次要的,爺您是從哪來的?”

“瞧你這氣度,應該是生前就入了西方國籍吧?”

劉進頗是羨慕道。

“不,我是華夏人,你從哪來,我就從哪來。”

“能帶我去見見那個工頭嗎?”

秦羿道。

“呵呵,爺說笑了,我算什麼東西,哪能隨便見到他?”劉進連忙搖頭。

秦羿從口袋裏摸出一張一萬的錢票,丟在了他面前。

劉進嚥了口唾沫,想撿,但仍是強行壓住了這個念頭,搖了搖頭道:“爺,這個真不行。”

“不夠?”

秦羿再掏出一張十萬的衝他一亮:“你只需讓我見到他,這點錢,足夠你在這城中下半輩子無憂了,考慮考慮。”

十萬?

劉進眼都直了,他就是死也掙不到這麼多。

哪裏還敢猶豫,連忙撿起地上的錢,恭敬道:“爺,你放心,我這就去傳話,今天晚上等我消息。”

秦羿笑了笑,任由劉進而去了。

這時候已經是下午了,秦羿又出門轉了一會兒,待到晚上纔回酒店。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話真不假,劉進還真把人給帶來了。

秦羿一推開房間門,就看到一個穿着長衫的中年人,揹着個手站在窗戶邊,無比森冷道:“是你找我。”

“是我。”

秦羿點了點頭。

那人轉過了身來,長的卻是麪皮白淨,梳着一個大背頭,看起來斯斯文文。

見秦羿身上並無半點氣息,穿着也算不上華麗,這人難免心生小覷之意,不屑道:“找我什麼事,劉進說你是從東方地獄來的,走的是哪條路?”

“水路,陸路?”

“哪條路也不走,我是從大道過來的。”秦羿傲然笑道。

他的修爲沒了,但元神卻無比強大,精氣神一展,那股子王者之威,竟是震的那人連退了好幾步。

什麼是大道,那是隻有廣王才能通行的創初之境。

除了東方地獄之主,無人可以從那通行。

“你,你到底是誰?”那人無比震驚,神態也恭敬了幾分。

“你說呢?”

秦羿說笑間,輕描淡寫的從旁邊拿起削水果的利刃,猛地一把剁掉了自己的右手腕。

鮮血狂涌而出,秦羿卻像是沒事人一樣,只是照着傷口吹了吹,在那人的驚訝中,手腕再一次重新而現。

“別說是手,就算是頭斷了,也依然能完好無損。”

“所以,你那些手下可以讓他們滾遠點,我不想死,天下間沒有任何人能殺我。”

“我想你懂的,對嗎?”

秦羿冷笑道。

“不死印法,你,你是廣王。”

那人大驚道。

秦羿沒有否認,在椅子上坐了下來,一撣長衫,微笑道:“你們跟誰勾結,做的什麼勾當,我不想管,我只想見你們最大的主子。”

那人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秦羿說的沒錯,他並非主事的頭,能夠在陰司幹偷渡這種事,必須是有強權,有強大組織的人才能辦到。

這人第一時間把秦羿當成了秦廣王,來盤查這樁骯髒買賣來了。

“我就實話說了吧,我的上面是幽冥錢莊總掌秦四海,他的侄子也就是西方地獄幽冥錢莊掌櫃秦有名,不管你是廣王,還是誰,我不想參與你們之間的任何事。”

那人很直白。

無論是廣王還是秦四海,都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最好的辦法就是把自己摘出去。

“把他的地址給我,我去會會秦有名。”

秦羿道。

“秦有名在城中有數百套宅子,誰也不知道他具體住在哪,不過我知道他在北街的七十九號養了一個小蜜,你如果去那或許能見到他。”

那人道。

“好了,你可以滾了。”

秦羿滿意的點了點頭。 說到這個秦四海,其實秦羿與他還是有些淵源的。

秦四海是黑龍山秦家的家主,當初秦羿在二獄的時候,冒用的就是黑龍山老秦家的身份。

老秦家是廣王的親信,說白了就是家臣,專門私底下替廣王斂財等。

秦四海不僅僅是內務總管,同時協管整個東方地獄的幽冥錢莊,富可敵國。

只是沒想到,秦四海私底下還在幹着這種齷齪勾當,走賣陰鬼,在西方私開紫晶礦,這也變相說明了,秦四海家族在西方同樣有着極大的影響力。

紫晶礦用來作爲通行貨幣,無比珍貴之物,當權者素來把持,能在尼羅眼皮子底下幹這種活,秦家的能力可想而知。

秦羿並沒有別的打算,他只是想通過秦有名,見到尼羅,領略下這位西方地獄之主的風采。

按照級別來算,秦廣王與撒旦是同級別的,尼羅相當於一個地獄的鬼王,實力與自己未受傷前應該是伯仲之間。

當然這是一種猜想,只有通過證實才能知道真假。

在得到地址後,秦羿溜達出了門。

他刻意轉到了尼羅王宮外面,王宮富麗堂皇,門外有墮落天使守衛,尋常人只能遠遠圍觀。

正打算去七十九號,這時候,一隊天使衛士,押着幾個俘虜進了城,領頭的是一個身材魁梧,揹着九扇羽翼的墮落天使,渾身閃爍着騰騰的黑色火焰,身揹着審判大劍,極其的威武。

他身後的衛士,押着幾個人緩緩而行。

神月!

秦羿陡然間看到了其中一人,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

沒錯,那就是神月。

即便是被俘虜了,她依然高傲的就像天上的女神,美麗無方,高貴無可褻瀆。

總裁爹地你out了 或許是心念感應,秦羿在看神月的同時,她也回過了頭來,當看到站在街角的秦羿,她的雙眼一亮,閃爍着欣喜之色。

秦羿微微向她點了點頭,示意她放心。

待衛士把神月帶進了宮殿,秦羿心緊緊懸了起來。

神月一定是爲了找他,而落入了尼羅守衛之手。

她是光明力量的人,在地獄之中肯定討不到好,看來得想辦法,越快見到尼羅越好。

否則,對神月的安危極爲不利。

豪門首席:總裁的天價甜妻 他快步到了七十九號。

門外守衛森嚴,除了幾頭兇惡的三頭犬,還有數個墮落天使守衛在巡邏着。

能動用守衛天使當私人護衛,秦有名的能量的確很不一般。

不過這些都難不倒秦羿,他先是從三界石中取出一個傀儡,元神附在傀儡身上,來了個聲東擊西,待引開了守衛後,秦羿悄然潛入了別墅。

一進別墅,他就聽到了有歌聲從二樓傳來。

秦羿快步而上,循聲到了一道門前,闖了進去。

一進去卻是大寫的尷尬,一個全身赤果、身材無比火辣的女人正躺在浴缸裏享受着,嘴裏哼着歌兒,突然看到了陌生的秦羿。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