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瓦房的門半開着,裏面黑洞洞的,根本就看不清楚情況。

“花婆在家嗎?”我站在門口深呼一口氣,敲了敲半開的門,朝着裏面喊道。花婆這個名字,也是我剛纔從外面的那個老婆婆的口中得知的。

等了好半天時間,纔看到一個六七十歲瘦骨嶙峋渾身佝僂的老婆婆從裏屋走了出來,從上到下仔仔細細的看了我一遍。那審視的眼神,讓我都有些莫名其妙。

“小夥子,你走吧,你這事情我管不了。”花婆嘆了一口氣朝着我揮了揮手,轉身再次朝着裏屋方向走去。

聽到她說的話我就知道她誤會了我來這邊的意圖,她肯定是以爲我過來讓她幫我解決資金身上的麻煩。這個麻煩,還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夠幫忙解決的了的。我感激叫住花婆,說我過來不是爲了這件事兒來的。

花婆聽說我不是爲這事兒過來,轉身看向我的眼神更加的疑惑。

我乾脆就直接進屋掏出手機遞給花婆讓她看,說我是爲了這幾個人來的,問她最近有沒有見過這幾個人。

“哦,你就是她要等的人啊。”花婆在手機上掃了一眼,點了點頭說道,然後朝着裏屋方向喊了一聲,只見老鬼婆子從裏屋鑽了出來。

看到她之後,我就氣不打一出來,大聲的朝着她喊道:“老鬼婆子,我現在在這兒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不過把我爸媽跟妹妹先放了。”

“你確定要我現在放了他們?你先看看他們現在什麼樣子,放了他們出去會怎麼樣?”老鬼婆子說完話之後拍了兩下巴掌。這時候,我爸媽跟妹妹木然的從裏屋走了出來,看上去就如同行屍走肉一般,不管我怎麼喊,他們根本就聽不見。

如果真的要把他們這樣放出去的話,真的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我眼睛緊緊的盯着老鬼婆子,朝着她質問道。

“別奉承我老婆子,這事兒我可做不到。” 小助理睡夢中一翻身,腿就上了樂天的身,樂天被壓的死死的。

肖功勛的手上拿著一根棒球棍,他先是看了看主卧室,因為家裡的錢都是放在哪裡的。

主卧室裡面沒有任何異常,他又開始挨個房間看,浴室裡面有人用過的痕迹……

這個小偷可真夠大膽的,偷東西也就罷了,居然還有來偷洗澡的?

肖功勛到處都沒有發現異常,最後他的腳步停在了自己女兒的房間門口。

難道女兒回來了?

他慢慢的推開門,入眼的這一幕差點把他的心臟病給嚇驚出來。

自己的女人被人糟蹋了?

一股怒火直接衝上心頭!肖功勛可是一個正宗的老古董,那對自己女兒的教育可是一板一眼的,到現在自己的閨女都還沒談過男朋友呢!

這個王八蛋居然禍害了自己的閨女?

他手裡的棒球棍是毫不猶豫的舉了起來,大吼一聲就沖了過去。

棍子還沒掄下去呢,肖功勛就愣住了。

居然是樂天?

而且……

看這個姿勢,貌似是自己的閨女在抱著人家。

樂天冷汗都下來了,他一直眯著眼睛看著肖功勛手裡的棍子,剛剛他都差點忍不住要竄起來了。

小助理突然莫名其妙地坐起身,她嘀嘀咕咕的下了床就往廁所里走過去。

今晚她喝得酒太多了。

肖功勛的臉都黑了,自己這閨女赤身裸體的在他面前晃來晃去……

樂天也裝不下去了,他睜開眼,看著肖功勛。

「叔叔?您怎麼回來了?」他裝出一副驚訝的神色。

「你們是怎麼回事?」肖功勛壓低聲音問道。

萬幸樂天給他留下的第一印象不錯,小助理也經常在家裡提起樂天的名字,讓肖功勛對於樂天還是有點好感的,否則今天這木棒必然是要砸下去的。

「啊?我們……我們昨晚一起出去吃飯,喝多了……」樂天眨了眨眼。

小助理又回來了,她還是迷迷糊糊,也不知道尿完了有沒有擦屁股。

她一頭栽倒在床上,抱著樂天又呼呼大睡了過去。

肖功勛無語了,瞎子都看得出來,自己的女兒是主動的……

「你跟我過來!」他瞪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他急忙掰開小助理的手,下了床跟著肖功勛離開了小助理的卧室。

小助理慢慢地睜開眼,她的嘴角帶著一絲微微的笑意。

雖然生米沒有煮成熟飯,但是也算是下到鍋里了吧……

她看了看一旁的被子,紅著臉將被子蓋在自己的身上,剛剛她可是真的豁出去了。

「叔叔,你別誤會啊……我和小華沒有什麼的,我們雖然是躺在一起,但是我什麼都沒做……」樂天急忙解釋。

肖功勛坐在沙發上。

「你不用和我解釋,等我女兒的酒醒了,你和她解釋。」他哼了一聲。

樂天無語。

畢竟兩個人算是赤身裸體的躺在一張床上了,小助理的全身上下自己也是一寸一寸的摸過的……

澡可不是白洗的。

「叔叔,您怎麼這麼晚回來了?」樂天奇怪的問。

「哎……我現在在做的項目暫時停了,我不回來做什麼?」肖功勛嘆了口氣。

「就是東海市的考古項目?」樂天問。

肖功勛奇怪的看著樂天。

「你怎麼知道?」

「我是聽一個朋友說的,她還說東海市還出了一件別的大事,好像出現了大規模的鬧鬼事件?」樂天看著肖功勛。

肖功勛的臉色非常難看,他一言不發的坐在沙發上。

「是和人魚罐有關……叔叔!您家的那一枚人魚罐呢?」樂天問。

肖功勛抬頭看了看樂天。

「這事……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我不敢說……」他終於開口了。

「可以和我說說嗎?我沒準能幫到您。」樂天看著他。

其實他也蠻好奇的,那一枚人魚罐裡面可是一個小孩子,這個玩意一旦出世威力幾乎與魙孽不相上下!不過樂天還從沒見過,所以他也想增加一下自己的經驗。

肖功勛嘆了口氣,他慢慢的拿出一支煙,點燃了。

平時他在家裡是從來不吸煙的,這一次的東海市之行,實在讓他始料未及,他萬萬沒想到這麼大的禍居然出自他的手筆。

「上次你來我家看到那個人魚罐,我從家裡帶走了,我查了不少的書籍,發現書籍裡面記載的情況和你說的幾乎一字不差,這個東西就是一件邪物,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和我的那個朋友打了個招呼,這件東西我就留下了。」肖功勛慢慢的說道。

樂天點點頭,這也是為了安全考慮,這個東西幾乎是誰拿誰倒霉。

「東海市突然發現了一座大墓,不過古墓已經被盜墓賊光顧過了,上級下令讓我們搶救性發掘,我想了想……就將人魚罐帶了過去,想著偷偷找個隱蔽的地方將它埋了。」肖功勛看了看樂天。

樂天沒說話,這些東西幾乎都能和那個暗部的黑衣女子說的話對上。

「可是我萬萬沒想到啊,那座大墓本來就在深山,我還特意多往深處走了很遠,才發現了一個小小的封土堆,那個小墓葬因為常年的日晒雨淋都幾乎消失了,我就將那座小墓挖開了,將人魚罐放了進去。」肖功勛說道。

樂天的臉上露出瞭然的神色,這幾乎和他的猜想差不多了。

「大墓的發掘工作只持續了三天,周圍的山戶突然傳出了鬧鬼的傳聞,而且越傳越厲害,我還特意找那些山戶問過,那些山戶告訴我,他們都看到了一個七竅流血的小男孩,這個小男孩四處找媽媽,非常的恐怖。」肖功勛說到這又吸了一口煙。

「後來呢?」樂天追問。

「後來我偷偷去我埋罐子的地方看了看,小墓居然被盜了,一個盜墓賊的屍體就倒在旁邊,那座大墓不知道為什麼也開始鬧鬼了,我的好幾個同事都看到了那個小孩,我卻沒有看到,不過我看到了其他的東西……」肖功勛的眼睛死死的看著樂天。

「看到了什麼?」樂天一愣。

「我看到了我自己……」肖功勛的聲音都有點發抖。

「什麼意思?你自己?」 誅砂 樂天奇怪的看著肖功勛。

難道棺材裡面是一面鏡子? 肖功勛看了看樂天驚訝的神色,他搖了搖頭,多年的考古經驗還是讓他可以保持應有的冷靜。

「那座大墓裡面有一個巨大的銅棺,我考古這麼多年了,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巨大的銅棺,光是這一口銅棺那可以稱呼為國寶級的文物了,銅棺上刻著一些金戈鐵馬的畫面,非常的壯觀,我們費了不小的勁試圖打開銅棺……

肖功勛突然沉默了,他彷彿非常的糾結,臉上的表情很奇怪。

「銅棺打開了,一個男人躺在裡面……這個男人保存的非常完好,銅棺內還有一個木棺,他的棺材裡面散發著一股清鮮的果木的香味!這個男人帶著一個面具,黃金面具……」肖功勛慢慢的說道。

「面具是什麼樣子的?」樂天奇怪的問。

只是一個面具就能讓肖功勛嚇成這個樣子?

肖功勛想了想,從口袋裡拿出手機。

「這是我偷偷拍下來的,你看看吧,不過對外要絕對的保密。」他叮囑道。

樂天看了一眼,手機裡面是一張橫向的照片,一個高大的男人躺在銅棺里,樂天翻到了下一張,這一張是一些銅棺上的刻紋。

「這是一個將軍的墳墓!」樂天說道。

「沒錯,而是根據我的考察,這個將軍存在的年代非常的久遠,甚至要追溯在五代十國的時期……」肖功勛點點頭。

樂天繼續往下看,這個銅棺上的花紋……

樂天是越看越不對勁。

一直看到了第四張,他長長的吐了口氣。

「叔叔,你不認識這種刻紋嗎?」他看著肖功勛。

肖功勛搖搖頭。

「這種刻紋和戰國時代的烏雲紋比較像,但是……烏雲紋我還是比較的了解的,這個雖然比較像,但是肯定不是!你認識嗎?」他看著樂天。

兩個人居然就在這深更半夜聊起了墓葬的知識,兩個人都慢慢的沒有了睡意,肖功勛甚至還給樂天泡了一壺茶。

「認識!這種紋路……叫做定屍咒!在我們驅鬼這一行裡面偶爾能見到。」樂天說道。

他端起茶喝了一口。

「定屍?」肖功勛一愣。

樂天點點頭。

「這個東西多用於逝者還未下葬就有了屍變跡象的時候!我們現在都是火化,所以這種定屍紋幾乎都消失了,以前這個東西使用的幾率倒是蠻高的,只不過這麼高的規格,銅棺上面刻定屍咒……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他慢慢的說道。

「你有什麼樣的見解?」肖功勛好奇地問。

「我懷疑這個將軍在死後停屍的時候就已經發生了異常,所以負責下葬的人就製作了一個刻著定屍咒的銅棺來壓制他,這樣既會讓人覺得將軍的下葬規則很高,又不會讓人發現將軍屍體的異狀!」樂天分析道。

肖功勛點了點頭,陷入了沉思,他甚至還拿出了一個小本,將樂天剛剛的話記了下來。

樂天則是繼續看著手機裡面照片,下面這一張是一個完整的屍體上的面具的照片,樂天仔細地看了看,這種面具的款式……

面具看起來像是一個牛頭,但是沒有金角,嘴巴的位置被做了一個蝸牛的螺旋紋的形狀,整張面具看起來真的是又詭異又難看。

樂天又往後翻了翻,後面就沒有了。

「沒有了嗎?只能看到面具,看不到屍體的臉。」他奇怪的問。

「有啊,我照了的……」肖功勛回答。

樂天將手機還給他,肖功勛看了看,他指著一張完全空白的照片。

「這不就是……你看看!我當時看到這張臉的時候我幾乎都嚇蒙了,這居然和我的臉一模一樣!這是我偷偷拍的,雖然有點不太清楚,但是也能分辨得出來,我的幾個同事一個個好像都受到了驚嚇!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被我這張臉給嚇到了。」

肖功勛喋喋不休,他一直拿著手機,將那張什麼都沒有的照片給樂天看。

樂天無語,他仔細地看了看肖功勛的眼睛。

「叔叔……你別動!」他說道。

肖功勛一愣,他奇怪的看著樂天。

樂天將自己的腦湊到肖功勛的面前,他將肖功勛的臉固定住,仔細的看著他的瞳孔。

「怎麼了?我的眼睛有什麼奇怪的嗎?」肖功勛被樂天奇怪的樣子弄得滿心疑惑。

樂天點點頭。

軍嫂重生記 他強行翻開肖功勛的眼皮,在眼皮的下面,白色的眼白布滿紅色的血絲,看起來異常的滲人。

「叔叔,你多久沒睡了?」樂天問。

肖功勛想了想,「有幾天了吧……因為工作的任務重,所以每個人都是沒日沒夜的工作,我大概有兩天多沒合眼了。」

樂天點點頭。

「叔叔,你想睡嗎?」他問。

肖功勛眨了眨眼,搖搖頭。

「說起來也是奇怪,我一點睡意都沒有……你看看我現在,我精神得很呢。」

樂天咂了咂嘴,臉上露出了慎重的神色。

「叔叔……你中了毒了。」他說道。

肖功勛嚇了一跳,這莫名其妙地說自己中了毒?

「中毒?我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啊。」

「你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才是中毒的跡象!」樂天回答。

肖功勛直勾勾的看著樂天。

「你是說……」他吸了口冷氣。

沒錯啊……沒有人能幾天不睡覺還會這麼精神,那豈不是成神仙了?他到現在才發現這個極其普通的異常現象。

「沒錯!叔叔……你現在已經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步了,你在透支你以後的精神,你現在每睜著眼睛一分鐘,你將來的壽命就會少一個小時……」樂天慢慢的說道。

肖功勛眨了眨眼,他突然拿起鏡子仔細地看著自己的眼睛。

「再拖一段時間,這種情況會更嚴重,你每清醒一分鐘,你的壽命就會少十個小時,等到最後……你的精力消耗的越來越大,你每清醒一分鐘,你的壽命就會少一天……直到你死亡!」樂天沉聲說道。

肖功勛吸了口冷氣。

「真的會如此?」

「真的,你這是種了一種奇怪的屍毒!你看到的是什麼?」樂天指著肖功勛手機上的照片。

「我自己。」肖功勛回答。

「你知道我看到的是什麼嗎?」樂天問。

「什麼?」肖功勛這才示意到不對。

「我看到這是一張空白的照片,什麼都沒有……」樂天回答。 這還真不是她做的,因爲我爸媽的“命”是在之前就丟了的。不過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們的“命”在哪兒。想要讓他們好起來。只有找到了纔可以。但是。方大師去找的時候,直接連人都失蹤了。

我還是有些不明白的是。我妹妹的“命”不是已經被拍回去了嗎?難不成,這次又給丟了?

“那你究竟想怎麼樣?”我看着老鬼婆子,有些陰冷的問道。現在我爸媽這種情況。自己是走不了的,必須找人過來把他們接回去。所以我立刻就想給張叔打電話,但是老鬼婆子一把就把我妹妹抓在了手裏。我剛準備撥號的手。也停了下來。

宮鬥高手在現代 “還能怎麼樣,既然來了,那就別走了。”老鬼婆子說完話之後。直接給旁邊的花婆使了個顏色。

沒想到花婆竟然也是跟那個老鬼婆子是一夥的,閃身就把後面的門給關上了。沒想到,花婆那麼瘦骨嶙峋的。 傲慢與黑化 速度竟然那麼快。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房間裏已經陷入了一片黑暗當中。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