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冰依並沒有搭理她,而是想著,沒想到那個不起眼的小東西居然有這麼大的身份,這麼高貴,居然還是這裡的守護神。

也不知道小東西如今還認不認得自己?

正在這時。

一位長老人物從裡面走了出來,對著眾人宣佈道:「院長大人吩咐,今日召你們前來,便是想讓你們到這裡參觀一下。

除此之外,這裡還有我們彩翼學院的守護神在此。

如果你們誰能夠有幸讓它視作你們為主,那麼,你們將有幸成為下一代院長的繼承人,或者還可以做院長的徒弟,日後為學院著想,帶著彩翼學院節節高升,總之對你們,有莫大的好處。

當然,還有一點,七彩鳳凰是我們學院的守護神,你們必須要像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好好的和它交流,萬不可以出手傷害它。」

「好了,機會只有一次,你們自己好好把握吧。」

話音一落,所有人齊齊震驚。

他們沒有想到,院長居然給他們這麼大的福利!

居然誰能夠收服七彩鳳凰,誰便會有希望成為下一代彩翼學院的院長接班人,這簡直是天大的幸福啊!

能夠收服七彩鳳凰,對他們來說,已經很了不起了,居然還有資格可以留在學院當院長,真是想想都覺得激動!

每個人的眼中都閃爍著精光。

夜幽雨更是嘴角得意的揚起,對自己充滿了信心,守護神,非她莫屬!

就是連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語,臉上始終淡淡的神情的宮無冥聽到這番話,眼睛也折射出了耀眼的光芒。

他是家族的下一代接班人。

通知~~今天開了新文,寶寶們去收藏支持一下哦!這本書看到最後就有了哈哈

書名:惹火妖妃:邪帝,強勢寵

簡介:「唔……好痛……輕一點!」

「……好的。」

俊美妖孽的邪君為某女揉肩捶背……甘之如飴。

他是神域風華絕代,運籌帷幄,冷血狠辣的神族繼承人,驚才絕艷。

她是被雙胞胎妹妹暗害,失身懷孕,並且在一夜之間產下一個『妖怪』的王府嫡長女。

四年後,她強勢歸來,誓要爆打白蓮花!反手虐渣渣!

突然,一個漂亮的小男孩抱住她的大腿,死不撒手……

他說:「跟我走,做我的女王,這天下都是你的。」

小男孩用力推開自家父皇,強勢抱緊女子大腿:「跟我走,連我都是你的!」 雖然他的前途也不可限量,已經很強大了,但是,他也絕對不會放棄這次能夠當上彩翼學院院長的機會。

畢竟擁有一座學院,擁有這麼多優秀的學生,那才是更加的前途不可限量。

相比眾人激動的神情,南宮離夢和南宮離夜這兩個作為院長的親孫子孫女之人,卻是非常的淡定。

畢竟肥水不流外人田,院長早就給了姐弟兩人機會,讓她們去收服七彩鳳凰,但是那個小鳳凰根本對她們兩人不感興趣。

否則院長也不會把機會留給他人了。

歐陽姐妹也是一陣激動,雖然現在她們對現狀已經很滿足了,但是誰不想當上更大的強者?更加的出彩耀眼。

「我倒是覺得,那隻鳳凰非你莫屬。」上官雲燁站在夜冰依的身後,突然開口說道。

夜冰依挑了挑眉,驚訝的望向他:「那哥哥怎麼知道?」

難道他知道自己和小鳳凰之間認識?可是不應該呀,她好像並沒有和他說過。

「天機不可泄露。」上官雲燁神秘一笑,隨後又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就是憑感覺,像妹妹你這麼優秀的女子,又是我上官雲燁的妹妹,小鳳凰不選擇你,又選擇誰呢?」

夜冰依嘴角狠狠一抽,啼笑皆非,沒想到哥哥這麼老實的人居然也會開玩笑!

「現在大家都跟我一起進去,但是我剛才交代你們的,你們必須要記清楚,誰都不可以傷害守護神,否則的話,你們便要接受學院的懲罰。」

長老刻意加深了這句話,眼眸犀利的瞥了眾人一眼。

隨後,便帶著眾人走了就去。

著他們進去。

「是,我們都記清楚了。」

所有人都有激動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隨後,眾人便踏入了一方靈氣飄渺之地。

眼前的靈氣越來越旺盛,幾乎好像全部皆是濃濃的白霧,看不到眼前的景象,只能看到自己的一方天地。

他們就好像在天空,而腳下踩的是雲朵。

眾人心中驚訝,他們害怕自己萬一踩下來一腳是空的怎麼辦,從天空上摔下來怎麼辦?

隨後,那長老突然停了下來,回過頭望向他們:「接下來的路,便是要由你們自己去走了。還有,再次警告你們,一定不可對守護神用武力,要用你們的真誠去打動它,否則你們便會接受到應有的懲罰。」

話音一落,長老便轉身離去,不帶走半片雲彩。

長老走了之後,大家面面相覷,誰也不敢先踏出去一步。

眼前已經完全看不到路了,他們只能看到對方的人,但也只能模糊看見個影子。

「妹妹先在這裡,我先出去給你探探路。」上官雲燁說著,便做出一副大哥的模樣保護妹妹,要先踏出一步。

「等一下。」夜冰依及時伸手拉住了他,不放心的道,「哥哥,我們還是先用別的東西探探路吧。」

說著,夜冰依從身上抓了一些糖果之類的東西,往前面丟了出去。

聽到地上傳來的迴響聲,她才微微鬆了口氣,原來這底下根本沒有什麼天,還是平常的地面。 蒼茫羣山之間,一大片連綿建築的一個小小角落裏,氣氛稍顯幾分沉凝。

六角晴子蔥白手指柔柔拂過身旁的那叢火紅色花朵,俏麗臉蛋上浮現出一抹毅然的輕聲說道:“我自己選的路,哪怕前方佈滿了荊棘,我也會一直走下去。”

轉身,雙眸裏盪漾着一抹幽然的她,環顧了三胞胎姐妹後,最後視線停頓在了筒新川的臉上。

微微挺直了脊樑,六角晴子面上流露出幾分追憶神情的柔聲說道:“因爲我知道,在我的身後,會永遠站着一個人······”

但是現在,站在你身後的那位,明顯是聯繫不上了啊!筒新川一張老臉上,掛滿了憂慮的暗自輕嘆了一聲。

莊園大門口,面色着實難看的秋山家主,眼裏滾動着一團火焰的狠狠瞪了臉上滿是嘲諷表情的大鄉平川一眼。

說什麼白跑一趟?

哼,早知道是現在這種情況的話,自己兩人又怎麼會任由藤田直秀那個小子出頭,帶着剩下的兩家人顛顛跑過來佔便宜!

哪知道人被一拳打死不說,秋山和藤田兩家好不容易保存下來的精銳打手,也在那兩個該死的叛徒手上被打得是七零八落、死了一地。

目光在地上藤田直秀那具沒有了頭顱的屍體上掃了一眼,秋山家主又一臉痛惜的看向了地上那些身下流淌着大片鮮血的一個個屍體。

輕吸了一口充滿了濃郁血腥氣味的空氣後,他眼底閃過三分鄙夷、夾雜着七分失落的最後看了一眼幾米遠外擠作了一團的秋山和藤田兩家人。

沉吟片刻後,秋山家主暗自咬了咬牙,向前走了兩步後,擡眼看着手持一把猩紅色長劍的大鄉武夫,用一種稍帶幾分氣弱的嗓音沉聲說道:“家主,我們錯了!還請家主看在我兩家先祖侍奉大鄉歷代先祖數百年的份上,饒了我們!”

在他身後,藤田家主驀地神情一凝,然後一個呼吸後,同樣踏前兩步用一種恭謹的語帶揚聲說道:“家主,事到如今,我們兩個也徹底不要臉面了!”

面上浮現出一抹忿怒的他,伸手指着一旁地上的那具殘軀,悲愴的說道:“藤田直秀和藤田貴吉,還有秋山田幾人,他們一直打算脫離幼龍社的控制。我和秋山家主一時沒有防備之下,被他們所鉗制和威脅,迫不得已之下,才違心說出了背棄先祖誓言的話。”

“藤田家主說的沒有錯!”秋山家主不落人後的接口繼續說道,“從頭到尾,我們兩人都是不同意他們的做法,但是幾個年輕人的身後,是黑龍會在撐腰,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之下,纔會做出那個決定的。”

“哼,真是好不要臉的兩個老傢伙!”美澤裏惠子看着兩人,嘴角掛着好幾分鄙夷的冷哼了一句。

大鄉平川和大鄉衛門兩父子,同樣一臉鄙視的搖了搖頭。松下一朗那個傢伙,更是氣得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

秋山原和藤田直樹兩人,眼裏黑光頻閃的互看了對方一眼。前者嘴角浮現出一抹煞然,後者眼角掛着幾許冷厲。

兩人身後,如同一羣打雷夜受了驚的鵪鶉般簇擁在一起的秋山和藤田兩家的人,在聽到兩位家主的一番言語後,一部分還算要點臉的人,頗感羞愧之餘,無不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別處。

剩下大部分沒皮沒臉的傢伙,則是個個眼裏包含着十分熱誠的看向了一直不言不語的大鄉武夫。

說這些人貪生怕死、愛佔小便宜,那是一點都沒有錯。

但要說個個都傻的話,那肯定不太現實。畢竟能站在這裏的,哪個不是慣會耍些陰謀詭計,又極其貪婪、識時務的。

話說不會識時務的,恐怕早就在之前黑龍會的迅雷打擊之下,生生丟了性命。一如秋山原的拳法啓蒙老師,秋吉長老。

關於秋吉長老,其實本來是有逃生的機會,可是他不願意去學那些一受到黑龍會的襲擊,就個個像是喪家之犬惶惶逃竄而去的人。

結果在經過了一番浴血廝殺後,最終命喪於一羣黑龍會打手的無情圍攻之下。

實際上,那些惶惶逃竄的人,其實也沒有得到什麼好下場。畢竟向他們動手的,是在扶桑這這片島陸國家裏實力最強的黑龍會。

結果以爲逃過了黑龍會的攻擊,紛紛捲款打算逃出國去的秋山和藤田兩家的一部分人,還沒有走到機場,就在半路上給攔截了下來。

剩下的幾個人,自以爲聰明的朝着偏僻的鄉下地方躲,同樣是還沒出城,就被一幫如狼似虎的黑龍會打手給殺的殺,綁的綁。

這些或被抓、或被殺的兩家人,大概佔據了整個秋山和藤田兩家人口的六七成。

有意思的是,這六七成的人裏,在兩家地位裏最高的,也無非就是一個權勢不太大的長老而已。

剩下的,充其量只能算秋山、藤田兩家的中下層成員。

兩家的核心成員,早就在受到黑龍會的第一打擊,或者是在接到受到黑龍會襲擊的消息後,第一時間就紛紛趕到了秋山家的別墅裏。

這些掌握了兩家大部分資產的人,分外的惜命,所以臉皮也就不都是很薄。

現在,如果有機會的話,他們絕對會說之前是受了藤田直秀的武力逼迫,以及言語上的蠱惑,所以纔會以一種問罪的態勢,氣勢洶洶的上門甩臉。

可惜的是,本來以爲大勢是在自己這邊,結果不僅領頭的人眨眼間就丟掉了性命,倚之爲後手的幾十個強力打手,也在實力強大的秋山原和藤田直樹面前,頃刻間就煙消雲散。

好在,兩位家主在危難之際,不負衆望的站了出來。以兩位家主大人的威望,想必大鄉武夫應該要賣幾分薄面的吧。

不管怎麼說,秋山和藤田兩家,可是服務了大鄉家數百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再怎麼樣,只要自己這邊認錯,然後像秋山家主說的那樣,適時表達出願意重新歸入大鄉家的話,想必大鄉武夫一定會非常高興的答應吧!

等等······

少數幾個心思深沉的人忽地眉頭一皺。因爲他們突然想到,還有黑龍會那麼一個龐然大物在一旁虎視眈眈呢!

兩位家主大人,你們可千萬不要爲了脫身,而說出什麼重回幼龍社的話呀! 只不過這些年,這些靈氣在這裡自動幻化成了這些現象。

夜冰依的試探,讓夜幽雨等人也聽到了聲音,心中紛紛鬆了口氣。

夜幽雨望向眼前的男子,道:「兩位師兄,你們比我入門要早,資質也比我要大,還是你們先去找守護神吧。」

夜冰依聞言,毫不猶豫的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白眼,這個女人真是有意思,剛才她怎麼不說話?等到自己確認了沒有危險,她才開口說話,真是虛偽得不能再虛偽!

更噁心的是,她和這兩個男人本來就是一起的,她先讓他們兩個男人先進去,這不還是她們先進去?

把她們放在哪裡了?

她想的美。

隨後,夜冰依輕輕推了眼前的上官雲燁一把,「哥哥,你在這裡實力最大,你先去。」

上官雲燁微微頜首,也不多說,直接縱身一躍,便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看著上官雲燁消失的身影,夜幽雨眼中閃過一抹狠厲,這個該死的女人,就是知道和她作對。

哼,她想讓上官雲燁搶先,那怎麼可能?她可是還要做未來夜家的家族接班人。

「轟!」夜幽雨倏然對夜冰依出手,狠狠一掌朝她拍了過去。

小鳳凰只是她的,誰都不能和她搶。

「夜師妹!」

「夜師姐小心!」

歐陽姐妹率先發現了夜冰依有危險,第一時間出手,南宮離夢姐弟兩人也飛過來阻攔夜幽雨。

但是他們畢竟還有一段時間距離,所以來不及出手,而且那兩個男人也在夜幽雨的背後攔著歐陽姐妹。

南宮離夜皺著眉頭,心中緊張了起來,也不知道夜冰依能不能擋得過這一劫。

那位第一公子嘴角噙著一抹冷笑,抱著長劍站在一旁,靜靜地觀看著幾人,眼中只有看好戲的神情,絲毫沒有插手的打算。

幾人的事視線都注視在夜冰依和夜幽雨兩人的身上。

而夜冰依神態慵懶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夜幽雨卻是帶著絕殺之技,狠狠的一巴掌朝著夜冰依拍過來,她這是要夜冰依必死無疑!

所以用了十成的功力,一點都沒有手下留情,如果夜冰依要是被擊中,那麼,她便必將血濺當場,必死無疑。

她忍到現在,已經忍夠夜冰依了,她搶走了自己這輩子唯一愛過的男人不說,今天還來阻止她和小鳳凰契約,攔她繼承人的道路,她再也忍不了這個賤人了。

待到夜幽雨的拳頭到眼前之時,夜冰依冷冷的眯了眯眼睛,不屑道,「就憑你這樣的女人,也想得到七彩鳳凰?你還是去做夢吧!」

話落,夜冰依直接猛然揮出一拳頭,氣勢山河,和夜幽雨對上,直接將周圍的雲霧都給炸開了。

夜幽雨柳眉倒豎,這個賤人不是之前才剛剛晉陞到幻夢之境二階嗎?為什麼剛才出手,她的實力好像比她還要精進幾分!

然而在她思索之時,夜冰依又是猛然對她轟出了一擊,狠狠的將她擊退。

隨即,夜冰依並沒有多與她糾纏,縱身一躍,跳進去找上官雲燁了。 現在她為哥哥拖延了點這些時間,想必哥哥應該已經見到了小鳳凰了吧。

不知道哥哥有沒有機會能夠成為它的主人。

如果哥哥能要成為小鳳凰的主人,將來能當上彩翼學院的院長,她也真心為他高興。

夜冰依來到這裡,這裡的靈氣更加濃郁,腳下還多了幾條道路,但是她可以憑藉著上官雲燁身上的氣息一路追蹤。

用最快的速度來到上官雲燁的身邊。

雲海渺渺,夜冰依一個翻轉跳進了雲海當中,夜幽雨幾人就再也沒有看到她的身影。

夜冰依便好像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之中。

而此刻的夜冰依還在茫茫的雲海當中,眼前一片白霧,她也同樣看不清楚哥哥的身影。

但是卻可以憑著她們平日里相處身上熟悉的氣息來追蹤他的足跡。

「妹妹。」

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傳進了她的耳中,夜冰依立即便聽出了上官雲燁熟悉聲音。

上官雲燁是害怕被別人聽到,所以才用傳音和夜冰依說話。

夜冰依立即一個翻越來到了他的身邊。

而在上官雲燁的身側,還有七彩光芒在閃爍著。

「哥哥怎麼樣? 放開那個漢子,讓我來 你有沒有和小鳳凰契約?」夜冰依迫不及待的問。

上官雲燁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邊,做了個噓聲的動作。

隨後,手中掏出一塊石頭,默念了幾聲咒語,那塊石頭便隨即幻化出一隻一模一樣的小鳳凰。

隨後,上官雲燁將假的小鳳凰拋到另一處,造成一個假象。

兩人相視一眼,夜冰依立即明白了什麼,勾唇一笑。

然後,上官雲燁牽著夜冰依的手,又往裡面走。

眼前,那一層結界之下,有一隻小鳳凰,它正在坐在那裡,一會兒抖抖鳥毛,一會兒點點頭吃東西,而在它的身邊,還放著一大堆靈果。

卧槽!這個小東西居然吃得這麼好,簡直是暴殄天物。

夜冰依眼睛一眯,當即伸手,毫不客氣的一把將小鳳凰的靈果給抓走搶光光。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