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依點點頭,吃了一些消炎藥。

浴室內,熱熱的水流過身體,夏依長長的吐了口氣,感覺自己的魂終於回來了。

那個男人居然一直在記恨她!

這讓夏依覺得非常的害怕……

樂天則是去看了看杜小晗,這小丫頭睡得可香,小嘴微微的張著,睡姿極其霸道……

夏依穿著浴衣走出浴室,她看了看樂天。

「好點了吧?」樂天問。

夏依點點頭。

「我沒想到鄭海昌會這麼恨我……這一次他坐了牢,他會不會更恨我?」她擔心地問。

「不會。」樂天很肯定的說道。

夏依懷疑的看著樂天。

「你還不信我?監獄是一個改造人的地方,進去了一次之後一般人是不想再進去的,他會長記性的,明天我會去交代一聲的,這傢伙這一次綁架強姦至少判他十年,十年後是什麼樣子?老天爺都不知道。」樂天安慰道。

夏依想了想,點了點頭。

兩個人沒有再說話,氣氛一時間變得很安靜。

「樂天……你可以抱抱我嗎?」夏依突然說道。

她是在是太無助了,這種感覺讓夏依覺得自己就像是一顆無根的浮萍,在水流中居無定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就會被打翻……

「啊?還有這種福利?」

樂天一愣。

夏依什麼也不管了,她現在能傾訴的對象只有樂天,能幫自己的只有樂天,自己不害怕的男人只有樂天,對自己沒有心思的男人只有樂天……

兩個人抱在一起,樂天倒是有點心猿意馬,他使勁的壓制自己的意念,可是一直效果不太好,夏依剛剛洗過澡的身體很熱、很燙、很香、很滑……

夏依滿足的將小臉依偎在樂天的懷裡,這一刻她偷偷地將樂天想象成自己的男人……

「今晚不要走……好嗎?」她在樂天的耳邊喃喃低語。

樂天吸了口冷氣。

這……這沒法拒絕啊!

如果自己走了,夏依一定會大受打擊,她現在正是心裡脆弱期,如果她的性情發生了變化,對於孩子可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這不拒絕也不行啊!

趁人之危可不是他樂天的性格。

「我只想抱著你睡一夜……可以嗎?」夏依微微抬起頭。

她的眼中滿是哀求,樂天鬼使神差的點點頭。

他去浴室洗了個澡……心情極度的複雜!

來到夏依的卧室,夏依好像在寫什麼東西,樂天偷偷看了一眼,日記?

這種東西居然還有人會寫?

夏依看到樂天來了,她急忙收起自己的日記,臉色有些微紅。

「唔……給我看一眼。」樂天伸著手。

夏依的眼神晃了晃。

樂天爬上了床,坐在夏依的旁邊,夏依看了看這個男人,她的心跳也有點莫名的加快,他們今晚不會發生一些什麼吧?

這本日記記錄的時間跨度還是比較大的,從夏依和她老公談戀愛的時候就開始了,裡面記錄了一些瑣事。

樂天倒是看得蠻有意思的,一直到後面……

樂天看到的都是一些絕望的話語,看得出來,那段時間的夏依是生無可戀的。

「我好想跟著你們一起去……我好累,如果我走了,我很怕小晗會變成孤兒,她比我更可憐……」

樂天看著這一段話,久久無語。

夏依看了看樂天。

「那段時間我的確挺低迷的,幸好有你幫我……」她輕聲說道。

樂天看了一眼夏依,這個女人太溫柔了,溫柔的就像是一汪清澈的水。

他又繼續往下看,好在後面的一些日記就好了許多,上面還特意提到了自己,樂天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也放鬆了已許多。 一直看到剛剛夏依寫下的東西。

「我很想將自己給他……但是我知道他不會要我的,他是一個奇怪的男人,如果沒有他,我可能已經撐不下去了,今晚他又救了我……」

後面的一些樂天沒有再看,他合上了日記。

夏依的大眼睛看著樂天,時間已經馬上要到午夜了……

「睡覺!」

樂天啪的一下關上燈,他麻溜的躺在床上。

夏依看了看樂天,也慢慢的躺在他身邊。

樂天有點坐卧不安,自己又不是沒和女人在一起躺過,自己和蘇紫萱在一張床上躺過好多次了,像這樣心緒不寧的情況還是第一次。

樂天可以感覺得出夏依就躺在自己的身邊,她小心的將自己的身體窩在樂天的懷裡。

「樂天……謝謝你。」夏依輕聲說道。

樂天扭過頭,雖然卧室是黑暗的,但是樂天依舊可以看的清楚夏依的眼眸。

「你和我還客氣什麼……」他回道。

「我只是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夏依伸出手臂,她試探性的抱住了樂天。

樂天沒什麼反應。

「報答我做什麼?我和你也算是半個親人了吧?小晗可是我干閨女。」他無所謂的說道。

夏依的身材還是很好的,兩個人的身上都沒有多少衣服,相互依偎在一起樂天不起反應都不正常。

夏依不經意的碰到了什麼東西,她的臉微微的有些發燙。

「你如果想要……」她輕聲的問樂天。

「我沒事……我就是正常反應,睡覺,睡覺……」樂天尷尬的不行。

他就知道自己不該挑戰自己的承受力,夏依那可是頂級的美女,即使結過婚生活孩子,但是她的品質半點不會下降。

夏依撐起身體看了看樂天。

「你不要我,就讓我幫幫你好嗎?」她看著樂天。

樂天感覺夏依的氣息緩緩地噴在自己的臉上,他有些疑惑,夏依在說什麼?

夏依慢慢的順著樂天的身體往下挪去,樂天突然打了個哆嗦。

他猛地坐了起來,驚詫的看著夏依。

「就當是我對你的報答……否則我這一輩子心裡都不會安穩。」夏依抬眼看著樂天。

她模糊的說道。

樂天吸了口冷氣,黑暗中也不知道發生什麼……

第二天一早,夏依一大早就醒了,孩子要上幼兒園,她要準備早餐。

樂天慢慢地睜開眼。

「你醒啦?」夏依打了個招呼。

樂天看了看夏依,他看到夏依自己倒是有一些尷尬,可是夏依看起來反倒是沒有一絲異樣。

「我去做早飯,你看看小晗醒沒醒?」夏依從床上下來。

兩個人其實昨晚什麼都沒發生,在夏依看來……兩個人就是什麼都沒發生。

樂天看著夏依離開卧室,他低頭看了看自己。

麻溜的穿上衣服,從床上蹦了下來,看了看自己的干閨女,小丫頭還在呼呼大睡。

「喂!太陽曬屁股了,起床。」

樂天掀起小丫頭的被子,撓她的痒痒。

小丫頭笑呵呵的睜開眼,看到是樂天就要抱抱。

樂天將她抱起來。

「起床尿尿……」他喊了一聲,就這麼抱著小丫頭去了廁所。

「媽媽……」

杜小晗看到廚房裡的夏依,大聲喊道。

「媽媽在做飯,讓你乾爸給你穿衣服。」夏依在廚房說道。

小丫頭看了看樂天。

如果有外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認為這是一個幸福的一家三口。

夏依去上班了,樂天送小丫頭去幼兒園,園長看到樂天馬上親自跑過來迎接。

「這幾天園裡沒有出什麼事吧?」樂天隨口問了一句。

「沒事,孩子很正常。」園長回答。

樂天點點頭,他看了一眼這個女人,將孩子交給了她。

「爸爸再見……」

杜小晗大喊。

樂天點點頭,上車離開了。

「寶寶……為什麼你叫杜小晗,你爸爸卻叫樂天呢?」園長奇怪的問杜小晗。

杜小晗眨了眨眼睛。

「爸爸就叫樂天啊……」她天真的回答。

園長有點莫名其妙難道這還是隨母姓?

樂天直接去了警局,蘇紫萱精神飽滿的看著他。

「咦?你昨晚去哪了……」她隨口問道。

「我哪都沒去,我什麼都沒做……」樂天下意識的解釋。

蘇紫萱一愣,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這麼緊張兮兮的做什麼?

重啟全盛時代 「什麼都沒做?那幾個綁架犯不是你的手筆?你可真是厲害……隨隨便便就破了一個這麼大的案子?對了,那個受害者的筆錄你做了沒有?」她問道。

樂天一愣,自己早就忘到腦瓜國去了。

「忘了,不過我來做也是一樣的。」他說道。

蘇紫萱挑了挑眉。

「這樣是違反程序的。」她看著樂天。

「你幫我做,不就不違反了?你問我答。」樂天挑了挑眉。

蘇紫萱無語,她只好幫樂天做了這個筆錄。

「什麼?那個受害者就是你乾女兒的媽媽?」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以為呢,大半夜的我乾女兒打電話給我,告訴她媽媽還沒回家,我這才到處找人,對了……一個好心的市民為我提供了極其重要的線索,還幫助警方抓住了犯罪嫌疑人,我們是不是要給他頒發一個好市民獎?」樂天問。

「這個可以有……」蘇紫萱點點頭。

兩個人忙活了好一會才搞定了這份口供證明。

審訊室內,鄭海昌耷拉著腦袋坐在椅子上,他知道……這一次自己是徹底完了。

「鄭海昌……你因為懷恨夏依,所以策劃了這一起綁架案,我說的沒錯吧?」樂天看著他。

鄭海昌抬起頭,他看到樂天微微一愣。

「你到底是什麼人?」他疑惑的問。

這個傢伙在錢小楠的公司和錢小楠走的非常近,可是這傢伙居然還是個警察?

「我是什麼人你還看不出來嗎?老實交代你的問題。」樂天哼了一聲。

鄭海昌點了點頭。

「沒錯,她害的我丟掉了工作,所以我報復她。」

「你潛規則不成,反倒是記恨別人?而且你這還是第二次下手,情節更加嚴重,雖然強姦沒有成功,但是你依然是犯了強姦罪!你的那幾個朋友也跟著你沾了大光,一個個都等著坐牢呢。」樂天冷冷的說道。 “聽說是當地非常出名的風水大師修建的,至於到底是誰我也不太清楚。張倩要是在的話。她倒是知道一些。”林萌搖了搖頭。朝着我說道。

就在林萌說這話的時候,張倩和顧子藝竟然也上來了。她們兩個是聽說我們三個人正在樓頂。所以上來看看情況。主要是顧子藝想來看看,又不太敢一個人走樓梯,上次那事兒也給她留下了陰影。 老公不壞,嬌妻不愛 所以就拉着張倩一起過來了。

張倩對於這事兒也只是聽說過,畢竟學校建這八個亭子的時候她還小。只記得那時候全城都在討論這事情,還請了著名的楊半仙楊大師去幫忙指點。

那個時候。當張倩聽到楊半仙楊大師這個稱號的時候,就想起來電視裏面那些算命瞎子,她覺得楊半仙估計也就是那算命的瞎子。只不過自從那次以後。就再也沒有聽說過楊半仙的消息,這都好多年過去了,估摸着已經死了。

對於張倩的話。我也只能聽聽而已。關於那個楊半仙,我相信張叔通過組織的力量,肯定能夠把他給找出來,到時候,就能夠弄清楚這所學校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必須用這八卦亭來壓陣。

我們在樓頂上並沒有站多久就下來了,畢竟之前潘曉瑩的遭遇,讓她們對這樓頂都有些發怵。

安慰了潘曉瑩幾句,讓她有事兒就打電話給我之後,我立刻就出了校門趕往市區,張叔他們那邊已經在等着了,下午就要去見羊駝子的爺爺。

回到市區,張叔已經在等着我了。從酒店出來之後,我們直接去了白雪家樓下,之前跟羊駝子就約在了這邊。當我們過來的時候,羊駝子已近來了,而且白雪也從棺材裏面出來,這次羊駝子爺爺不光是要見我們,白雪也要一起帶着過去。

本來我以爲,能在這兒遇見羊駝子,他家裏這兒應該不是很遠。可是當我們跟着羊駝子上了車之後才發現還真不是一般的遠。

出租車一直朝南開,到了郊區還沒有停下來,外面的建築物越來越低,到最後滿眼都是枯黃的玉米杆,有很多莊稼人在收玉米。這時候,羊駝子才指着前面的那個村子說,他家就住在那邊。

“葉子,你彆着急,那位可是非常值得一見的,就算再跑兩百里都值得。要知道,當年的楊半仙楊大師,不光是在這個省出名,就在全國都算是算得上號的,我們在他面前,只能算晚輩,就連老方來了,都得恭恭敬敬的喊聲師叔。”張叔看到我等的有些焦急,笑呵呵的朝着我說道。

我發現這次看到張叔之後,和之前有了明顯的變化,就是笑容增加了。

聽完張叔的話之後我倒是吃驚不小,尤其是聽到楊半仙楊大師,立刻就想到了之前在學校聽張倩說的話,於是趕緊朝着羊駝子問道:

“財經學院的那八卦亭,就是出自你爺爺的手筆?”

“那是當然了,不過從那兒以後,爺爺就不過問那些事情,就連這回的事情也不過問。不過我說起你們的時候,他倒是想見見,也讓我有些意外。” 重生之榮寵嫡妃 羊駝子測過神來朝着我說道。

關於八卦亭的事情,我還沒有來得及跟張叔細說,就被他拉了出來,現在正好在車上跟他也說個清楚。我把早上去潘曉瑩她們學校的見聞全部說給了張叔之後,張叔也搖了搖頭,不知道那個八卦亭的作用。不過立刻就要見到那位傳說中的楊半仙楊大師,他肯定知道那八卦亭是幹什麼用的。

汽車往前開了四五百米,就進入了那個小村子裏。

在村子裏下車,就有好多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們幾個,然後纔跟羊駝子打招呼。羊駝子很自然的笑着迴應,時不時的還開幾句玩笑,那畫面讓人覺得十分的溫馨。

越往村子裏走,就有了越來越多的人看到我們,甚至有些人就躲在門縫裏面看,也不敢把門開着。接下來我才知道,這些村民好像把和張叔當成了來找楊半仙兒辦事兒多,那些年來找的人也是絡繹不絕,最近都從來沒有看過有這麼熱鬧了。

尤其是,那些村民在問我是誰的時候,羊駝子總歸回答說是他爺爺的客人,聽到這些也難免讓那些人覺得疑惑。

進村子之後不久,就到了羊駝子家。和我想象當中那些高人的住處不一樣,羊駝子他家住的房子在村子裏算是中等不好不壞的紅磚平房,在門外院子裏,有個老頭眯着眼睛靠在椅背上,顯得格外的安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