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啵……

拳影砸在防護罩上,一陣陣悶響連環不斷。與此同時,唐宋瞄準了最強的那兩個人,奮勇壓迫過去。

「打他,盡量先損耗他的元氣,他跟我們差距太大!」

誰都清楚,唐宋之前爆發出來的戰鬥力太強,只有先將他消磨,其他人才有機會登頂。而且,只有對戰最強者,才是最好的表現……

當然了,至於出多少力,那就有得衡量了,這時候如果真竭盡全力,回頭就只剩下修復,那也是悲劇。

嘭,嘭!

一個個拳影依舊朝著唐宋的防護罩攻擊,也跟著他挪動。唐宋依舊朝著對面兩個靈尊壓迫,可那兩人聰明得很,沒有跟他硬拼的後退。

心頭一橫,唐宋猛地停下腳步,暴怒大喝:「哈!」

咻咻……

金光從他的身體迸發,防護罩迅速往外蔓延,好多人被震得往後倒飛。剩下人紛紛雙手往前推,用力壓制唐宋的防護罩。

二十幾個壓迫一個,雖然唐宋是二段靈尊,可這幫人的實力可不弱。

這不,擴散的防護罩很快被壓迫收縮,唐宋心頭暗暗苦笑。看來自己的元氣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強,本來想著強行壓制他們,現在看來自己想多了。

二十幾個人啊,雖然有不少是靈師,可因為這種硬碰硬的壓迫需要的本來就是元氣的濃厚,他的元氣根本不足以跟這些人強硬對碰!

眼見著防護罩壓縮越來越小,唐宋也漸漸感覺有些難受。緊咬著牙,不得不撤掉防護罩快速閃身。

「小心,他要攻……靠!」

嘭!

沒等對方說完,唐宋已經衝到跟前,一拳砸在對方的防護上。那人都還沒倒飛,唐宋就已經消失,繼續朝著另一個人強攻。干一個是一個,先把那幾個比較強的幹掉,剩下的都好辦。

嘭嘭嘭……

唐宋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轉眼轟了好幾個。那幾人飛出去之後,舞台旁邊的護衛會將他們拉回來。不過,只要飛出去超過舞台範圍就算輸一次。

「攻啊,殺呀!」

舞台上一陣混亂,唐宋又被包圍起來了,飛出去的人又回來,就盯准了他攻擊。

唐宋那個哭啊,要不要臉,說好的亂戰,怎麼現在都變成了攻擊他?就算幹掉他也得不到分數啊!

他哪裡知道,在場都是傲氣十足的天才,骨子裡本來就強橫,再加上這樣的環境下,誰還有腦子好好考慮什麼策略……

一時間,舞台上一個金光跟一群白光和幾個銀光互相碰撞,不時有人倒飛又衝上去,場面相當混亂。

台下熱鬧非凡,好多人不停的吶喊叫好,也有人驚嘆。

真沒想到,這唐先生如此了得,一人對抗二十九個,居然能支撐這麼久……

只是,這樣的對轟對唐宋的元氣損耗非常大,得想個辦法停頓,要不然遲早會累死。 名媛天后 唐宋很清楚,一旦自己輸一次,後面想要再次佔據優勢非常難,因為這幫人不會給自己太多恢復時間。

嗡!

唐宋再一次加大防護罩,將一幫人往外壓迫。已經有兩個靈師跑去角落恢復,還剩下二十七個,他們的損耗也不是一般的大,好多人都已經快支撐不住。

防護罩依然是慢慢被壓縮,可這回唐宋並沒有取消,反倒是不停的釋放出元氣,將防護罩慢慢往回縮。

一轉眼,二十七個人已經將他困在一個三米圓圈內,金光極為濃厚,能量罡風呼呼作響…… 這個時候黑袍人他們應該已經走了有一段距離了,我們三個從石像背後走了出來,我問劉宇現在怎麼辦,要不要跟着黑袍人他們過去那邊。劉宇皺着眉頭想了一會,說反正現在我們待在這裏也沒什麼事可做,就跟過去看看,黑袍人他們到底在找什麼東西。

於是我們三個走向了剛剛黑袍人他們走出去的方向,從那個出口出追了上去。這邊的甬道比其他地方的甬道要大上一些,而且甬道里每隔一段距離就會亮着一處火光,看樣子這邊和其他地方有所不同,那個叫卓海的黑袍人可能真的說對了,能開啓機關的重要東西很可能就在這邊。

因爲每隔一段就有火光的緣故,我和劉宇都把手上的手電筒給關掉了,這樣能防止黑袍人他們因爲手電筒光發現我們跟在他們身後。還有就是有火光的微弱光亮,我們還是勉強能看清甬道里的情況的。

走了沒一會,前面突然傳來一聲巨響,甬道里劇烈的搖晃了起來,特別是地面震得尤爲厲害,就像是要塌陷下去一樣。我們三個都有些慌了,緊張的望着四周,站穩腳步。

土灰因爲震動不停的從甬道頂部落下,心裏有些隱隱不安,心想該不會是發生地震,墓穴要倒塌了吧?

不過很快的震動就消失了,一切恢復如常,墓穴沒有倒塌,地面也沒有塌陷下去,我稍稍鬆了口氣,總之不是那兩樣最壞的的結果就行。

“剛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李慕顏臉色凝重,疑惑問道。

劉宇搖了搖頭,說不知道,可能是前面出了什麼事,我們三個還是趕緊加快速度追上去看看。就這樣,我們三個加快了步伐,很快的就到了一間墓室裏,這間墓室很暗,沒有火光。

墓室裏十分昏暗,基本上看不太清楚是什麼情況,也沒有一點身影。我心裏有些奇怪,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黑袍人他們到哪裏去了?

“這裏好像沒人,我們打開手電筒看看墓室的裏是什麼情況。”劉宇往四周望了望,開口說道,然後打開了手中的手電筒光。

我也打開手中的手電,墓室裏稍微亮了一些,往四周照了照,發現這件墓室比較簡單,基本上什麼都沒有,空蕩蕩的。除了我們走進來的這個入口之外,墓室四面沒有其他可以出去或者進來的地方了。我心裏更是奇怪了,要是沒有其他可以出去的出口,那黑袍人他們去哪了?

“你倆來看看,那裏是什麼?”這時候,劉宇的聲音響起,我和李慕顏趕緊走了過去。

只見劉宇的手電筒光照在了墓室的中央,那裏有一個比較低矮的石臺面,石臺還挺大的,看上去那裏之前應該擺放過棺槨之類的東西,可是現在去什麼都沒有。倒是石臺中間好像有一道可以通往地下的入口,黑袍人他們應該已經從這個入口下去了,難怪墓室裏沒了他們的蹤影。

劉宇照着那裏,領着我和李慕顏慢慢的走向石臺上的那個入口,走近一看,入口有通往地下的石臺階,裏面黑漆漆的,用手電光照進去也照不到底。

“剛剛那動靜應該就是黑袍人他們發現了打開這個入口的機關造成的,這座石臺上入口處的位置之前應該放着什麼東西,只不過機關被打開,放在這裏的東西往下沉了下去,露出了通往地下的石臺階。”劉宇仔細的盯着石臺階看了一會,說道。

“這座墓也太奇怪了,機關這麼多,倒是像藏東西的迷宮。”李慕顏皺着眉頭,臉色凝重。

其實她說的沒錯,這裏的確像是一座迷宮,不像是埋人讓死者安息的地方,反倒是像藏着寶物的迷宮,難怪天羽閣的人會來這裏找東西,看來這裏的確藏着不一般的東西,而且還不止一個。

“他們下去應該有點時間了,我們也趕緊下去吧。”說着,劉宇到頭走了進去。

沿着石臺階走了大概五六分鐘,終於是走完了石階,來到了通道里。其實更準確的來說,這裏不像甬道,更像是隨便挖鑿出來的臨時地道。一般的甬道不管是地面還是兩邊的石壁都會開鑿的十分平整,不像這裏地面坑坑窪窪,兩邊的洞壁也凹凸不平,有些地方是凸出來的泥土或者凹陷進去的,有些地方則是露出埋在土地裏的石塊,總之就像是隨便挖出來一個地道一樣。

“這裏好奇怪。”我開口說道。

劉宇在一旁沒有說話,皺着眉頭觀察情況,他說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先追上前面的黑袍人他們再說。我們三個邁着步子匆匆往前走,通道的空間時大時小,果然像是臨時挖出來的地道一樣,不過很快的就豁然開朗起來,我們走到了一個很大很寬敞的地底空間,還聽到了不知哪裏傳來的流水聲,估計是這裏有一條地下河。

一走到這裏,我就感覺到空氣很潮溼,而且很悶熱。我們三個繼續往前走,目光不停的往四周望,心裏感嘆不已,沒想到這座墓穴地下,竟然還有這麼寬闊的地下空間。

忽然這時候,我們聽到不遠處有說話的聲音,我和劉宇慌忙關掉了手電筒,小心翼翼的躲到一塊巨石後面。前面應該是黑袍人他們,他們走到這裏之後做了簡單的休整,現在不知道討論着什麼。

“卓海,你說的東西到底在哪裏?”是女黑袍人童玲雨的聲音。

“我怎麼知道,不過肯定就在這裏,一會好好找找不就行了。”過了一會,是卓海不太耐煩的聲音,他回了一句。

他的回答明顯讓童玲雨有些不滿,冷冷的說道:“卓海,一會要是沒找到我們想要的東西,那你最好小心一點,我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卓海只是冷哼一聲,沒有回答她的話。

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了,在這巨大空曠的地底空間裏,腳步聲顯得很大。

“桌頭,我到那邊上廁所的時候,發現了一棵會發光的樹,很奇怪。”腳步聲停下來後,一個男人氣喘吁吁的說道。 防護罩停止了壓縮,二十七個人沒有絲毫放鬆的繼續壓著。唐宋站在裡邊,頭髮都給炸起來。

「好,厲害!」

舞台下一陣叫喊,不停的有人鼓掌。儘管不是預想中的單打獨鬥,可這群攻也太精彩了,二十幾個對一個愣是沒能拿下。

裁判席內,皇帝微眯著眼,沖著身旁的南宮老人輕聲道:「這小子怕是有麻煩了。」

南宮老人卻凝重的搖頭:「未必,是他們有麻煩了。他要爆,用防護罩爆開,然後再拼修復速度……」

「破!」

還沒等南宮老人把話說完,唐宋已經大聲嘶吼,壓縮的金色防護罩順勢炸開,強大的能量衝擊將周圍二十幾個人震飛出去,就連那兩個靈尊也不停的往後踉蹌。

台下驚呆了,看著一個個被護衛接住的天才,一雙雙眼珠子瞪大。一個對二十幾個,居然還能震飛?

金光散去,唐宋站在舞台中央,雙眸凜然的凝視著前方。前後正好一個靈尊,後退出去后馬上折返回來,又一次對他攻擊。兩人其實已經沒有太多元氣,可他們堅信,唐宋也不會剩下太多元氣。

「哈!」

前後兩人同時怒喝,竭盡全力的轟出拳影。拳影都已經稀薄,速度也變得很慢。唐宋沒有再釋放防護罩,而是咬著牙用拳頭迎接。

嘭嘭……

直接近戰對戰,彼此都沒剩下多少元氣,這時候就看格鬥能力了!

剛才的爆發可以說將唐宋丹田內的元氣全都給爆出去,現在只能依靠身體經脈里的元氣維持戰鬥。好在他本身就是格鬥高手,近戰優勢。

嘭,啪啪……

打了一會,一個男子的速度果然慢了下來,破綻暴露。唐宋抓准了機會,右手忽然拍在他的胸前,掌印嘭的將他拍飛。只是如此一來後邊那人就抓准了機會拍在他的後背上,可唐宋只是踉蹌一步,轉身就拍。

麻煩就麻煩在這,不能傷人,所以出招的時候必須確保是掌印,而且力道一定要控制得當,只能讓對方飛出去,不能殺傷……

嘭!

後邊那人也飛了出去,可他只是滑行幾米又停下來,臉色極為蒼白的喘著氣,猶豫著要不要繼續強攻。

唐宋吐了口氣,收了招式站直,傲氣凜然的掃視著四周。除了對面的靈尊,其他全都在盤腿恢復,打得相當慘烈。

對面那人咬了咬牙,終究還是選擇盤腿坐下修復。只要盤腿就算是中斷,任何人都沒辦法攻擊。但是,一次修復不能超過半個時辰!

「呵,這小子,一次性拿下所有分數!」裁判席內,皇帝玩味的笑起來,「只是這才剛開始,要堅持八個時辰可不容易。」

白館主忍不住插過話:「只怕這小子另有打算,他應該是想用修復速度取勝。」

「是啊,彼此損耗都非常大,這時候就看誰能最快修復。」南宮先生點著頭附和,「現在全都坐下,拼的就是這半個時辰。」

呼呼……

舞台上,唐宋死命的運轉著丹田,因為封鎖三叉跟世界的緣故,丹田極度饑渴。沒有丹藥作為補充,只能瘋狂的吸收空氣中的靈氣,他的周身竟然形成了一縷縷柔和的元氣。

舞台下人群又炸了,台上的唐宋著實誇張,一縷縷金色不停的在他周身環繞了,看起來特迷人。

「我的天,這修復速度,肉眼可見啊!」

「決定天才,唐先生果真異類,竟然有如此可怕的修復速度……」

裁判席內,皇帝幾人相互對望,均是露出了苦笑。果然猜對了,這小子就是要拼修復速度。

不過,即便是這樣的修復速度,半個時辰根本沒辦法將丹田重新填滿,最多也就能恢復個七成而已。

時間很快就到了,唐宋不得不睜開眼站起來。一群人還是將他團團包圍起來,雖然也都沒有完全恢復,可一個個都綳著神色盯著他。

唐宋哭喪著臉:「你們別這樣,打我有啥用啊,互相打啊。」

「哈,唐宋,你錯了。」對面一個青年爽朗笑道,「你現在擁有的分數最高,我們都沒拿到分。你想想,就算我們班彼此互相殘殺,有什麼用,到頭來還是會被你收割。相反,我們集體打敗你,分數重新分配,之後又是一個新的開始。換句話說,你贏得越多,我們就越是只能攻擊你,否則必輸!」

道理唐宋當然都懂,可這也太憋悶了……

沒等多想,一幫人又開始進攻了。還是二十九個對一個,第一輪的時候還有點捨不得出力,這次就更加瘋狂了。

唐宋憋屈的釋放防護罩跟他們對抗,可真是有種想哭的衝動。贏得越多,他們就越要打,因為除了第一名,後邊的排名都顯得沒那麼重要。何況,本來排名就是次要,真正關鍵的是表現!

於是乎,舞台上又是一陣瘋狂的攻擊,唐宋依然被圍攻,依然只能硬著頭皮突圍,然後反擊……

不能再這樣下去,得讓他們的時間錯開,這樣一來才會有可能出現其他對戰。

心頭盤算著,唐宋忽然瞄準了那些靈君攻擊。 罪後難寵 先把中層打出去,讓他們提前去修復,反正每次修復只能半個時辰。利用時間錯位,讓他們多冒出一點想法,然後互相攻擊……

打了接近一柱香的時間,對面還剩下五個,唐宋也累得氣喘吁吁往後退,滿頭大汗。剩下的都是最強的五個,不過一個個也都虛得很。

媽的,這才剛開始,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關鍵他沒輸就不能停下來修復,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攻擊……

這不,打倒後邊,都變成了直接肉搏摔跤,半點元氣都沒剩下。好在,唐宋還是能把對方打趴下,又贏了一輪。

趁著最開始修復的那些人還沒醒來,唐宋趕緊盤腿坐下。得虧這幫人死腦筋,其實這時候完全可以實行車輪戰,不給唐宋任何休息的機會。只不過,每個人都還有自己的想法,終究還是想著留點力氣到最後,畢竟這才一個多時辰…… “發光的樹?”卓海語氣裏充滿了疑惑。

“對沒錯,我覺得很奇怪,所以趕緊回來告訴你們。”那個跑回來的男人回道。

卓海沉默了一會,然後說着可能和他們要找的東西有關,叫那個跑回來的黑袍人趕緊帶着他們過去看看具體是什麼情況。就這樣,躲在巨石後面的我們聽到了他們離開的腳步聲。

等他們的腳步聲聽起來有段距離之後,我們三個纔敢從巨石後面走了出來。我心裏很驚訝,問劉宇知不知道那棵發光的樹是怎麼回事,會不會和青銅門外那一大堆人頭骨堆中的妖樹一樣。在這沒有陽光的地底能長出樹木來已經很不可思議了,更別說什麼會發光的樹了,這也太奇怪了。

劉宇似乎也不太清楚,搖了搖頭說不知道。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 一旁的李慕顏開口了,說我們跟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省得在這裏瞎想那麼多。

“跟上去可以,只不過這裏太過空曠,一點聲音就會被放大聽得很清楚,所以我們三個跟上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謹慎一些,不能弄出聲響。”劉宇提醒說道。

在八零年代做富婆 我和李慕顏都點頭說明白,就這樣我們三個跟在黑袍人他們後面,也想看看這棵會發光的樹到底長什麼樣子。我們三個跟在後面儘量踮着腳尖走,這樣能讓走路的聲響小一些。

走了一會,我們聽到水流的聲音越來越大,看來我們已經走到地下河附近了。這時候,我們果然在前面不遠處的地方看到了幽幽的亮光。

“你們看,就在那邊。”那個黑袍人指着前面發亮的地方說道。

於是他們有往那邊走了一段距離,我們也走了過去,很快就看清楚了漆黑的環境裏一棵發着幽幽淡藍色光芒的大樹。大樹的樹枝上就像是長滿了淡藍火焰的葉子一樣,而且還在隨着微風慢慢的搖曳着,這樣子看過去那棵大樹就像是地底世界中的一棵聖神之樹。

“哇,沒想到還真有會發光的樹,太奇怪了,我們走進一些看吧。”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語氣有些興奮。

“等等,我們還是不要走太近爲好,那棵樹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還不清楚,別忘了先前在墓裏遇到的那些事,這墓裏危險的很,小心走過去了有危險。”童玲雨急忙開口說道,制止了有人想要走過去的想法。

我也在暗處一直盯着遠處的那棵發着淡藍光的大樹看,心裏震撼不已,這也太神奇了。一旁的劉宇和李慕顏神情也和我差不多,眼中帶着驚訝之色。

“呵,那裏可能有我要找的東西,既然你這麼害怕,那就一個人留在這裏好了,我們幾個過去。”這時候,卓海冷笑一聲,嘲諷一般的說道,然後就準備領着另外兩個黑袍人和我父親李子凡過去。

“我能不能也待在這裏不過去,反正我過去了也沒用。”我父親李子凡這時候說道,站在原地不願意過去。

卓海想了想,最後還是同意了,正好他們三個也不用分心去管我父親李子凡。卓海他們三個走過去的時候,童玲雨還在警告他們,讓他們別去冒險,可卓海沒聽她的話,依舊帶着那兩個黑袍人過去了,沒辦法,童玲雨只能放棄,搖着頭嘆了口氣。

我覺得那個叫卓海的確太自以爲是了,做事衝動冒失,一點也沒有做領頭的睿智。難怪這個叫童玲雨的這麼不服他,情有可原。

等卓海他們走了之後,那裏只剩下童玲雨和我父親李子凡兩個人。“好機會。”突然,身旁的劉宇說了一句。

我納悶,問他什麼好機會。他說現在有三個黑袍人離開了,只剩下那個女的和我父親李子凡在一起,是我們救人的好機會,我們三個一起出手的話,肯定能瞬間把我父親李子凡給救回來。

雖然我們原本打算等天羽閣的黑袍人他們拿到了要拿的東西之後我們在出手搶過來,在把我父親李子凡也救回來,但到時候未必有現在這樣好的時機,就像劉宇剛剛說的一樣,這是個救人的好機會。

於是我們三個慢慢的往童玲雨和我父親那裏靠近,打算趁童玲雨還沒發現的時候,出其不意救下人再製服住她。只是童玲雨竟然察覺到了我們的動靜,猛的回頭朝我們這邊看過來,冷冷喊道。“誰在哪裏,還不趕緊出來?”

我們三個大驚,嚇了一跳,明明我們三個的動作都很小心,沒有發出任何可以的聲響,爲什麼還是被童玲雨給察覺到了。

劉宇示意我和李慕顏先不要動,看看童玲雨接下來的反應再說。我們三個各自藏身在一塊石頭背後,沒有出去。

“不想死就趕緊出來。”童玲雨繼續喊道。

走開的卓海他們也被她的喊聲給驚動了,回過頭來問她怎麼回事。“有人一直跟在我們後面,我不會感覺錯的。”她十分有信心,冷冷的說道。

“什麼!?”卓海他們驚愕萬分,十分意外。

沒在繼續等下去,童玲雨直接從兜裏掏出幾顆黑色的圓形小球,揮手向我們這裏飛射過來。劉宇臉色大變,說了句小心,讓我們趕緊躲開。

於是我們三個慌忙離開藏身的地方,翻身在地上滾了幾下,瞬間就聽到幾聲爆炸聲,我們三個剛剛藏身的地方被那幾個圓形的黑球給炸了。

這時候,我們三個已經暴露在童玲雨的視野中了,不過有個黑袍人突然叫喊起來。“你們看,那棵樹上的發光的東西開始動了。”

不僅是童玲雨他們,我們三個也看向了那棵樹那邊,只見那棵樹樹枝上發着淡藍光的亮光的確開始有了動靜,就像是活過來了一樣。活過來的亮光突然從樹枝上四散,在漆黑的空中散開成星星點點狀況,看上去好像是一隻只會發光的生物,現狀有點像蝴蝶。

卓海他們離得最近,都愣在了原地,呆呆的看着那些蝴蝶一樣發着淡藍光的東西,朝他們飛去。

突然,那淡藍色蝴蝶一樣的東西落到了一個黑袍人的身上,頓時那黑袍人就瞬間被一層淡藍色的火焰給包裹出了,嘴裏發出悽慘的慘叫聲。

“不好,趕緊走,那些是傳說中能把一切燒成黑炭的蟲蠱:鬼蝶。”童玲雨臉色蒼白,不敢相信的大聲喊道。 果然不出唐宋所料,第一批恢復的那些人終究按捺不住,還是對彼此出手了。雖然戰鬥不是很猛烈,也就一兩人對戰,可對於唐宋來說是好事。

然而,還沒等他來得及高興,戰鬥忽然又沒了。規則說不能修復超過一個時辰,沒說不能等啊!

於是乎,一群人居然就這麼乾巴巴等著他修復,可真是讓唐宋想哭。有點腦子行不行,為毛非要針對自己?

依然是半個時辰醒來,唐宋的丹田也就恢復了六成左右。這回對面一群人聰明了,竟然還商定好了對策,四個人為一組,採用車輪戰!

得,今天是沒完沒了……

唐宋能怎麼辦,只能硬抗。他現在佔據的優勢太大,人家當然要針對他,要不然今天根本沒法打。

還好,車輪戰其實對唐宋來說反而減小損耗,只要不是短暫爆發,對他的元氣影響沒那麼嚴重。

「哎呀,這些人幹嘛老是攻擊唐大哥啊!」舞台下,雲藝非常不滿抱怨著,「這樣好無聊,都在打一個人,說好的參加選拔,這樣一點都不精彩。」

楊叔苦澀嘆道:「但你也要想到,唐宋現在就像是個雪球,越滾越大。不能把他打倒的話,其他人的分數根本不夠看。而且,本來排名就沒有太大意義,重要的是場上表現。這樣的戰術,然而更容易給他們加分。」

雲藝鼓著嘴,其實她清楚得很,可就是看不慣他們這樣針對唐大哥,就連林朗哥哥也這樣,氣死了!

根本沒有任何休息的機會,這幫人就是在耗,死命的耗唐宋的元氣。只要第四組堅持到第一組修復醒來,第一組堅持到第二組醒來,這樣就能一直滾球,沒有絲毫間隙的攻打唐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