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沒說什麼,跟著三人一塊往東邊方向飛梭。三人沒再說話,氣氛有點怪異。

唐宋很想詢問,可想到彼此間的猜疑和提防,他到底還是沒開口。按照現在的局勢,就算詢問對方也未必會回答。

飛了好長一段路也沒見到有什麼動靜,唐宋實在按捺不住問道:「前輩,還有多久?」

中年人皺著眉頭,右手抬起,卻是一塊白色紙張,上邊出現幾個亮點。唐宋楞了一下,不禁問道:「這是,地圖?」

「是星雲。」中年人應了一聲,「他們在往南邊飛行,我們抄近路。」

眼見他將星雲收起來,唐宋著實好奇:「前輩,星雲是什麼?怎麼我看好像,星雲能看到其他人所在的位置?」

旁邊較為年輕的男子忍不住解釋:「星雲是一種能力,只有開了天眼才能擁有。看樣子,你實力還不行,需要開天眼看透天道,算是一種預判吧。不過,並非每個天主都能做到,只有大天主才行。黃大哥他是大天主,掌控五個世界,在這天空之境內也算是一等一高手。」

唐宋愣了,自己也有開天眼啊,怎麼沒聽說過什麼星雲?

吞咽著口水,唐宋又問道:「星雲,具體是怎麼做到的?」

黃大哥沉聲道:「你若是開了天眼,配合你的星圖,自然就能預測敵人的位置。不過,需要損耗很大的精神力,你可要注意些。」

星圖,是指自己所掌控世界的布局圖嗎,那不就是星標?

沒忍住,唐宋伸出手,星標飄飛在掌心:「這個可以嗎?」

話沒說完,黃大哥三人頓時停下來,一個個兩眼瞪大的盯著他手中的星標,滿是不可置信。

看他們那震驚的樣子,唐宋尤為奇怪:「怎麼,不行?」

好久好久沒用過星標,在唐宋看來,星標不過是用來跳躍空間,而且最多只能在自己掌管的世界內跳躍,其他作用相對來說有點雞肋。

黃大哥兩眼瞪大,死死盯著他:「你,你竟然有星標?!」

唐宋頗為尷尬:「你們不是也有嗎,剛才不是說,有星圖嗎,跟這個應該差不多?」

這話說得三人獃滯了,三雙眼珠都快飛出來,看得唐宋直發毛。極為尷尬的將星標抓在手中,唐宋一副茫然地樣子:「原來你們沒有啊,我以為……黃大哥,能不能教教我,怎麼用這玩意?」

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黃大哥深吸了口氣,道:「你將天眼打開,天眼之力注入星標,然後再看穿天道,預測,就可以了。不過,需要消耗很大的精神力,而且……你我萍水相逢,在這裡只怕不太合適。」

唐宋卻不以為然,天眼順勢就打開,兩道光芒直接照射到星標上。三人又是嚇了一跳,紛紛往後邊退開。

這人不但擁有星標,還擁有真正的天眼,怎麼可能?!

天眼滲透進入星標,看到的是星標內有無數個世界串聯。可是,唐宋不懂怎麼預測敵人的位置,只能是不停的輸入。

嗡!

星標顫動迸發出一道光芒,隨後漸漸在星標周圍凝聚成一個能量圓球,上邊有好多亮點,就好像是霓虹燈。奇怪的是,每個兩點都在一個小坑之中。

唐宋愣了,仔細打量著能量圓球上的亮點。 玫瑰小姐槍殺迷案 跟星標內的世界結構不同,這些亮點似乎在活動,難道是這個世界的地圖?

不多會唐宋就確認了,因為他看到了自己的位置。他是紅色的點,其他全都是白色點,旁邊三位也都很清楚。

唐宋面露喜色的回頭:「嘿,這星標還真有意思……額,你們怎麼了?」

後邊三人早已經是目瞪口呆,一個個就跟木頭一樣僵硬在那兒。

星雲能預測一個人的活動點,那已經算是很厲害。這人倒好,竟然能看透所有人的活動點,要不要這麼誇張!

頭皮發麻,黃大哥拉長脖子咽下口水,低聲道:「你,你已經不是天主了吧?」

天主怎麼可能這麼厲害,這簡直是作弊!

唐宋微微聳肩:「也不算吧,不過我既然能進來,應該也算是天主。黃大哥,怎麼鎖定想要找的人?」

「你需要更多的信息,比如現在我們要找的那人,他也有星雲,而且拿到了關於天丹的寶物。你通過天眼,損耗精神力進行預測……」

話都沒等說完,唐宋已經滾動能量圓球,指著上邊一個活動點:「這,哈,這東西還真好用。」

我滴媽呀,真是天主嗎,看穿天道不需要損耗精神力?! 四個人繼續往前飛行,依然保持著沉默。只不過,氣氛已經不是壓抑,而是一直都在震驚之中。

黃大哥三人依舊是滿臉的震撼,一副不敢置信的盯著唐宋,恨不得將他看穿。

唐宋已經將星標收起來了,看他們那怪異的眼神,心頭暗暗苦笑。他哪裡知道星標這麼誇張,還以為他們都能這樣,誰知道是自己太變態。

話又說回來,這星標還真有意思,天眼的力量灌輸進去之後,他就能看到所有人的活動軌跡,當真是個作弊利器。

有了星標,想要跟蹤一個人那還真是簡單得很,而且對天空之境內的動向也一清二楚。

奇怪的是,他並不需要消耗精神力,很隨意的就能打開星標了。

一邊飛行,唐宋一邊將心神沉入到世界內,繼續研究著星標。如果說亮點代表每個人,那為什麼亮點有個坑?

還是說,活著的就是坑,只有死了才會被填平?

沒等細想,遠處已經傳來悶響,隔著大老遠都能嗅到對轟的氣息。

黃大哥三人放慢速度,沉聲道:「小心些,附近應該有不少人。」

唐宋也停下來,星標展露在手中一看,前方好多星星點點,中間有兩個點正在互相碰撞然後又分開,不停的碰撞。

這東西可真是太恐怖了,根本沒辦法躲!

黃大哥三人看著可真是後背發涼,感覺就是,整個世界就掌控在唐宋的手中。

看了一會,唐宋不由得皺起眉頭。星標上有個亮點消失了,應該是被人殺死。可是,坑並沒有被填平。

沒有細想,唐宋快速往前飛掠。遠處兩個人還在對轟,周圍好多人在圍觀,似乎都想等著撿便宜。

那些人雖然圍在周圍,卻也都保持著警惕,彼此間都拉開一定的距離。

落到山林里,唐宋眉頭緊鎖的繼續往前飛掠,對天空中的人毫不理會。星標上那個滅掉的亮點就在前方,他更感興趣的是,人死了為什麼不會把坑填平。

翻過山嶺,很快唐宋看到了一個中年人變成屍體躺在地上,一個黑衣男子正在旁邊吸收中年人的力量,手裡還握著中年人的白靈。

黑衣男子很快就感應到唐宋的到來,停下吸收力量,警惕的往後倒退。唐宋停在百米開外,皺著眉頭打量對方。

奇怪,中年人應該已經死透,力量也基本釋放完全,怎麼坑還是沒填平?

黑衣男子陰沉大喝:「怎麼,閣下也要搶?」

說話間,黑衣男子將白靈舉起來,臉上帶著不屑,「這白靈,是我的。」

啵!

隔著大老遠都能看到對方把白靈捏碎,形成一團能量進入到對方的體內。

唐宋沒有過去,靜靜地看著。星標上的凹坑居然漸漸填平,著實讓他不可思議。

原來,白靈代表著坑,亮點代表著生命!

那如果這樣,有沒有可能把所有的白靈拿過,然後星標就會被徹底填平?

轉念唐宋又想,就算星標填平好像也沒什麼用……

趁著他愣神,對面的黑衣男子快速閃身離開了。唐宋甩開思緒,轉身往戰鬥現場飛掠而去。

空中飄著很多人,都在保持著警惕。唐宋沒理會他們,目光鎖定到遠處打鬥的兩人。實力都很強,轟得山林一直在顫動,可真是山崩地裂天昏地暗。

飄在空中凝望一會,唐宋還是選擇往前飛身而去。再打下去真沒什麼意義,周圍這麼多人,只要他們兩個停止戰鬥,肯定會有人乘虛而入。最主要的是,他現在對天丹一點線索都沒有,得主動出擊。

眼見他衝過去,一個老人忽然沉聲大喝:「爾等休要放肆!人家正在對打,爾等竟敢插手……」

沒等把話說完,唐宋周身順勢釋放濃厚的創世之力。停下來,回頭看著對方:「我可沒說要殺人,不讓他們打架,不行嗎?」

周圍一幫人卻是真驚了,看著他身上涌動的創世之力,頓時驚駭的拉開距離。那老人顫聲道:「你,你是創世神?你不是天主,怎麼可以進入這裡?」

唐宋撇著嘴:「你管我,反正我很不爽你們這種互相殘殺。都是天主,而且你們大多都是給別人辦事,何必要打打殺殺?」

沒等老人回答,唐宋繼續往前飛梭。前方正好形成對轟,強大的能量罡風洶湧而來。唐宋將防禦放到最大,強勢的衝進去。

後邊愣是沒人敢跟上,誰都知道,創世神那是可以輕易滅殺天主,根本不是一個力量級別……

裡邊還真有兩個人在對轟,一黑一白,兩人都已經是傷痕纍纍,卻依舊在釋放著強大的力量。好在,這些力量對於唐宋來說不算什麼,他的創世之力可以輕易的消磨掉。

飄在五十米開外,看著對面對峙的兩人,唐宋輕聲喊道:「兩位,停下吧。再打下去也沒意義,反而惹來殺身之禍。外邊那麼多人盯著,就等著你們兩敗俱傷呢。」

然而,兩人根本沒有聽他的,繼續釋放力量互相泯滅。唐宋頗為無奈,創世之力放到最大,飛身壓迫過去。

不是他向多管閑事,而是他忽然意識到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也許混沌界的動亂,就是因為這些天主的對轟造成的!

這個天空之境正好就是混沌界的中心,他們在這裡對轟,很有可能帶來的就是混沌界的崩塌。

之前可是答應過不南天他們,要解決混沌界的問題。如今既然有所懷疑,當然得出手。

強行撕裂兩人的能量,唐宋竟然飛到兩人中間。雙手打開,一手接一個掌印。

兩人隔著有二十米左右,看到唐宋出現在中間,兩人直接給驚呆了。

創世之力吞噬周圍的力量,唐宋平淡道:「我說了,結束吧,再打下去也沒什麼用。」

兩人這才反應過來,將力量撤掉,不敢置信的往後倒退。唐宋漫不經心的將中央的力量全部吞噬,眉頭緊鎖的看著下方的廢墟山林。真懷疑猜想是對的,這些人破壞力這麼大,對混沌界肯定有影響。

深吸了口氣,唐宋大聲道:「關於天丹,有什麼消息就分享出來吧。天丹既然是寶物,想來也不是隨便就能拿到。你們爭奪這麼多年,死了多少天主,還不夠嗎?」

聲音層層疊疊的散發,遠處保持警惕的所有天主都聽得清楚…… 陳柏他們終於趕來了,鉉衣也不再再繼續冒然攻上來,他退回到了那個天羽閣女人那邊,眼中帶着凝重之色,看了看陳柏,又看了一眼我。

那具乾屍現在已經被陳柏用束縛之法給束縛住了,在原定動彈不得,不過嘴裏依舊發出怒吼,呼出腥臭的屍氣。它掙扎着想要掙脫陳柏的束縛之法,嘴裏的怒吼聲聽着十分刺耳。

最後陳柏實在是忍不住了,轉頭對冰窟窿說道:“龍天,這乾屍也太吵了,趕緊解決掉。”陳柏一臉嫌棄的看着那具乾屍,露出厭惡的表情。

冰窟窿點頭,二話不說揮起手中的斬鬼刀一刀斬在了乾屍的脖脛上,頓時那具乾屍的頭顱就被他一刀給斬了下來,滾落到地上。滾落到底上的頭顱依舊還長着嘴叫着,它沒有頭顱的身體還直挺挺的站着沒有倒下。

“煩人!”陳柏罵了一句,然後拿出黃符,跑到了那個地上的乾屍頭顱上。黃符落到乾屍的頭顱上,那顆頭顱立馬發出痛苦的慘叫聲,沒一會變化成一灘血水。

頭顱化成一灘血水之後,乾屍沒有頭顱的屍體猛的抽搐了幾下,然後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沒了動靜。

“你們……”天羽閣那個召喚出乾屍的男人,一臉氣憤看着我們,看起來十分心疼自己死去的乾屍,不過他只能是氣憤,根本就不敢過來對付我們。

他目光落到了地上那具沒有頭顱的乾屍身上,臉上慢慢的都是痛心之色,這乾屍一看等級就不低,肯定沒少花心思培養,但卻被陳柏和冰窟窿這麼簡單的就解決掉了,他心裏肯定不少受。

“鉉衣,這次是你們天羽閣太自信了,自以爲有了你上次的情報,就能成功的襲擊我們,你也太小看我們了。”陳柏沒有理會天羽閣養屍一派的那個男人,目光轉向鉉衣,說道。

現在估計天羽閣來襲擊的人中,就只剩下他們四個了,而且剛剛我已經一拳打趴下了一個,到現在那個男人都還躺在地上沒有起來。

就像之前鉉衣所說的那樣,天羽閣現在護法以下的人對我根本沒什麼威脅,所以他纔會讓林申親手來對付我,只是他沒想到,護法中修爲最弱的林申也不是我的對手,甚至還死在了我的手上。

“啓明,你沒事吧?”這時,身旁的秦筱筱一臉擔憂的看着我,關切的問道。

我搖頭說沒事,自己剛剛還爲我父親和陳雅琪報仇了,親手殺了林申那個傢伙。

秦筱筱點了點頭,說知道了,來的時候他已經看到了林申的屍體。不過讓他能感覺得到我體內內力的消耗也很巨大,現在只是在強撐着。

“你還是先解除掉身上金光吧,既然我們來了,就不用你再出手了,我們會對付剩下的這幾個人的。”她對我說道,眼中帶着柔色。

我搖頭說沒事,自己還撐得住。但其實她說得對,我的身體現在很疲倦,內力也消耗巨大,就算有金蠶蠱的力量我也堅持不了多久了,所以我纔想着快點把鉉衣他們給解決掉。

鉉衣在我眼中是個很可怕的人,對付他,我也想出一份力。

秦筱筱似乎已經看出了我的心思,勸道:“你不用擔心,來襲擊的天羽閣人差不多都已經被解決掉了,除了我們之外,一會術士界的其他人也會趕過來,鉉衣他們是走不掉的。”

“老三你就不用在堅持了,如果你還撐得住的話,你剛剛爲什麼不直接使用獸璽來對付他們?”陳柏也回過頭來說了一句。

他說的話還真是一針見血,的確,我不用獸璽的原因就是因爲獸璽對內力的消耗實在是太巨大了,使用獸璽的話我現在體內的內力肯定已經被榨乾了。

於是我不在堅持,解除了自己現在的狀態,小翅膀消散了,金光也消失了。解除了狀態,我身體的疲憊感更強烈了,感覺自己的身子都有些輕飄飄的。

陳柏讓秦筱筱留在我身旁照看我,就和冰窟窿一起衝向了鉉衣他們。鉉衣眼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大喊一聲,讓那女人和男人從旁輔助自己,然後也攻向了陳柏和冰窟窿。

不得不說鉉衣對自己的實力十分的自信,竟然就這樣獨自一人對付陳柏他們兩個人,而且沒有絲毫的猶豫。

天羽閣那女人似乎已經拜託了一點慌張,穩住了情緒,和那個養屍一派的男人也跟在鉉衣後面衝了出去。那個男人又召喚出了幾具屍體,不過那幾具屍體的等級明顯沒有剛剛那具乾屍高,只能算是普通級別的屍體。

而那個女的這時擡手,一大羣蟲子便從她的衣袖中飛了出來,我愣住了,沒想到那個女人竟然是蠱人。

我急忙聯繫上體內的金蠶蠱,讓它趕緊出來幫忙,去對付那個使用蟲蠱的女人。

“你還真是想累死我啊。”金蠶蠱不滿的抱怨了一句,明顯是有些不太願意。

“你可是大名鼎鼎的金蠶蠱,對付那女人的蟲蠱還不跟玩似的,我相信你一會就能輕鬆解決掉她。”沒辦法,我只能對它說好話,誇獎它。

這一招對金蠶蠱十分受用,它立馬上套,得意起來。“那是自然,這女人的蠱術修爲我根本不放在眼裏,她那些蟲蠱更是垃圾,本大爺出手,她只能跪地求饒。”

說完,金蠶蠱邊化作一道金光從我嘴裏飛了出來,接着便飛向那個用蟲蠱的女人。金蠶蠱可是萬蠱之王,那些蟲蠱一感應到金蠶蠱的氣息頓時就都嚇得四處逃散,根本不再聽那個女人的控制。

見到金蠶蠱那女人也嚇了一跳,一臉震驚的看着飛向自己的金蠶蠱。

“龍天,那個養屍一派的人就交給你了,鉉衣我來對付。”陳柏瞟了一眼金蠶蠱,然後對身旁的冰窟窿說道。

冰窟窿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廢話,提着斬鬼刀就攻向了那個養屍一派的男人。養屍一派的男人控制着自己剛剛召出來的那幾具屍體,圍住衝向自己的冰窟窿。

就這樣,陳柏和鉉衣變成了一對一,陳柏沉着臉,一臉嚴肅。鉉衣眼中也帶着凝重之色,不過還是沒有一絲退縮,對陳柏出手了。 四周一片死靜,一幫天主震撼的看著飄在空中的唐宋。那強大的創世之力洶湧,讓人羨慕不已。

在場的都是天主,來天空之境找天丹,無非也就是想要得到晉陞成為創世神的機會而已……

唐宋面色平淡的掃視眾人,目光鎖定在方才打鬥的兩人身上,平淡道:「聽說你得到了關於天丹的下落,拿出來吧。」

黑衣中年人喘著氣,沉聲道:「是我得到的,為何要拿出來?」

唐宋平靜回答:「你若拿出,我可以讓你實力恢復。你很清楚,這些人都想讓你死。」

黑衣中年人嘴角微微一抽,頓時猶豫不決了。其實他不傻,被這麼多人圍著,就註定沒希望獨吞。

一咬牙,黑衣中年人抬起頭:「給你可以,但你不能私吞。」

「我說了,你們為了天丹已經瘋太久,這讓我很不爽。」唐宋一邊說著一邊往上飄飛,星標出現在右手中,能量圓球自主擴張,上邊的星星點點格外明亮,「我,要結束這場爭鬥。至於天丹最後是誰的,命運說了算!」

「星標,那是星標!」

下方有人不自主驚叫起來,一個個臉色又是大變。上邊的星星點點,不正是自己的位置?

人群頓時又炸了,不自主倒吸了一口涼氣。有星標,還有超強的創世之力,這人在這裡就是主宰!

唐宋繼續沉聲大喝:「結束無意義的爭鬥吧,你們不過是他人的跑腿,即便拿到天丹,他們又真的會讓你們成為創世神嗎?不,拿到天丹之後,他們會霸佔,而你們有可能被滅殺。我在,你們沒有任何希望。現在,我給你們機會,信息共享,最後靠運氣,如何?」

眾人沉默了,這擺明了是要搶奪,誰甘心?可就算不甘心又能怎樣,對方實力強悍,還有星標,能跟他對轟?

黑衣中年人沉了口氣,猛地飄飛起來:「好,我給你。其實就是一個羅盤,說是可以指出天丹的位置,但我還沒來得及查明。另外,我把白靈也給你。」

說話間,一個小小的羅盤飄飛上去,白靈跟在後邊。

笑看君心似我心 眾人看著頓時議論起來,蠢蠢欲動的想要衝上去搶奪,卻始終不敢出手。實在是唐宋那涌動的創世之力,讓人感到害怕。

唐宋慢慢往下落,握住飛上來的羅盤跟白靈,天眼順勢打開,兩道金光激射在羅盤上。

眾人又是一驚,不少人本能的往後倒退,後背更是發涼。那是真正的天眼,可以看穿天道,看穿輪迴!

嘭!

羅盤居然破碎,形成一個綠色能量球。唐宋瞳孔驟然緊縮,死死盯著跟前的能量球。怎麼好像,跟星標差不多?

尋思了一下,唐宋將星標再次拿出,放入到綠色能量球內。

嗡,星標釋放出來的能量球與綠色能量球重疊,光芒順勢擴散。與此同時,周圍山林順勢翻騰,地面轟隆隆崩塌。

上百號人頓時驚慌的釋放出防護,保持著警惕。唐宋低頭看了一眼,額頭頓時飄過幾道黑線,鬱悶的大聲道:「你們蠢不蠢,這個世界,是個幻境!」

這話一出,眾人傻眼了,不敢相信的四處張望。 陌上行1 這不,周圍山林在消退,變成了荒漠,風沙翻騰。隨後,又變成海洋,浪花奔騰。

「真,真是幻境?!」

「不,這,這怎麼可能,我們在這上百年,怎麼可能是幻境?」

人群頓時沸騰了,好多人慘烈的大叫,那可不是一般的悲切。也有很多人目瞪口呆,就像是木樁一樣飄在空中,腦子一片空白。

他們找了上百年,卻是在一個幻境之中掙扎,這可真是,讓人信仰崩塌!

絲毫不顧下方眾人的反應,唐宋眉頭緊鎖的打量著重疊的能量球。這裡確實是幻境沒錯,靠的就是這個圓球控制。可奇怪的是,為什麼星標能跟這個綠色能量球重疊?

而且重疊之後,上邊的星星點點並沒有消失,亮點上的小坑依然還在。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