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啊!”蘭科痛呼一聲。渾身繚繞着深紅的劫火,掙脫了密涅瓦轉頭看着身後的人影。

米歇爾面無表情。只是手上的虎爪帶着鮮血,證實着蘭科背後的傷口。

不過因爲蘭科還保持着警惕。所以傷口並不算深。

但是蘭科已經不在乎傷口的疼痛了,此時蘭科滿腦子都是一個問題。

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進入了幻覺?

第一次看到密涅瓦?

不對,那時候自己沒有任何感覺,而且周圍還有正常的路人。直到自己離開旅館之前,似乎周圍都是正常的。

可是……爲什麼這對兄妹的行動跟之前那麼像?

蘭科覺得自己需要冷靜。

忍着不動用龍形態,蘭科突然注意到了米歇爾的虎爪。

完好無損的虎爪。

蘭科之前絕對已經把米歇爾的虎爪燒掉,露出了森森白骨。

銀龍之瞳瞬間出現,在看破一切幻覺的銀龍之瞳面前,米歇爾的手掌仍然是獸化形態的虎爪。

到底是怎麼回事!

蘭科覺得自己要瘋了。

好像自己之前做的一切都是幻覺一樣,但蘭科的理智又告訴自己,現在的纔是幻覺。

不過蘭科懂得一個道理,那就是實踐出真知。

既然有些分不清幻覺,那就去破壞去擾亂秩序,才能察覺現實和幻想的界限。

蘭科渾身繚繞起深紅的火焰,火焰燒的很安靜,卻帶着可怕的溫度。

米歇爾看到蘭科渾身的劫火,神色明顯一變。

還沒等米歇爾反應過來,蘭科嘴角上翹,深紅的火焰飛出,密涅瓦渾身已經佈滿了劫火。

再次無聲無息的撲向蘭科,米歇爾看到自己妹妹有危險,毫不猶豫的出手。

但蘭科等的就是這個機會,蘭科看似對密涅瓦動手,實際就是想要讓米歇爾衝動。

……

半個小時後。

蘭科再次跳出了窗戶離開旅館,這次周圍沒有了眼神驚詫的路人。

而且這一次的蘭科,身上已經帶着五處大小不一的傷口,渾身染滿鮮血,看上去非常悽慘。

但是比起表面的傷口,蘭科的內心卻更加混亂。

到底他媽的是怎麼回事!

剛纔,蘭科靠着實力打敗了米歇爾兄妹,並且這次下了死手,打碎了兩人的心臟。

還沒等蘭科走出去,只是一個轉身的時間,房間裏變的無比干淨,而門口也在一起響起了敲門聲。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

每次這對兄妹都有不同的進攻方式,讓蘭科防不勝防,最後第五次的時候,蘭科一開門就砸斷了密涅瓦的脖子,於是第六次開門迎接蘭科的就是一張鱷魚類生物的血盆大口。

蘭科在這半個小時的功夫,幾乎完成了一個殺人狂的畢生心願。

嘗試了各種手段毀屍滅跡不說,而且連續殺了十幾個人……雖然都是相同的兩人。

最後就算蘭科用劫火把兩個人燒成渣,這對兄妹也能完好如初的襲擊自己。

蘭科非常肯定,這裏絕對不是真實的世界!

可是這裏也不是幻覺…… 蘭科感覺自己滿頭漿糊,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這裏肯定不是西納普斯的真實世界,因爲那對獸化兄妹死而復生的情況,不管怎麼看都不科學,也不魔法。

現在蘭科覺得自己需要冷靜一下,因爲蘭科甚至已經弄不清自己究竟是什麼時候被拉進這個世界的了。

是從密涅瓦開始色誘自己?還是從進入這座城市?又或者是自己進入旅館?

蘭科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非常危險,就算這裏不是幻覺,但很多方面也可以相互印證。

在幻術中,一旦喪失了最初對真實和幻想的界定,那就徹底喪失了分辨現實與幻想的能力,從而徹底淪陷在幻術中。

蘭科已經開始混亂了,所以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冷靜,絕對不能失去理智。

儘管蘭科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的智商,畢竟已經無數次在西納普斯的原住民手上吃癟了,總讓蘭科覺得自己的智商不夠用。

雖然從來沒有表現出來,但是蘭科確實有着穿越者的驕傲,按照蘭科的想法,擁有着開闊的眼界和豐富信息量的穿越者,在很多方面都是超越原住民的。

特別是寧遙讓蘭科知道了曾經西納普斯的英雄人物,以人類之身成就神之名的龍使之神,就是一名穿越者的時候,蘭科覺得自己也一定能夠活出自己的傳說。

但是接二連三的被人算計,就算是蘭科也沒辦法對自己繼續保持着莫名的信心啊。

總要承認,在智商方面……或者說在計謀方面,蘭科只有被算計的份。

或許憑藉蘭科的頭腦。在冷靜客觀的情況下,是能夠分析出很多問題的。可是現在的蘭科自持王階的實力,已經很難去認真的分析問題了。

蘭科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智商絕對不是那種碾壓衆人的,雖然可能有點小聰明,但絕對不是什麼多智近妖級別的。連一點邊都摸不到。

只是,蘭科也一直相信,冷靜、理智、客觀的頭腦能在很大程度上彌補這些。

依稀還記得在紫晶自由領的時候,那個刺客少女的刺殺計劃被自己算到了每一步,之後古堡的計劃也被自己推算出了目的。

過去的幾年裏遇到的那些龍使,也一樣被蘭科耍的團團轉。當蘭科想走的時候,沒有幾個人能夠留下蘭科,不管是智商驚人的天才少女,還是精通計算的公爵之女,都會被蘭科找到漏洞……不是那個女性特有的漏洞。是思考方式的漏洞。

那時候的蘭科因爲實力弱小,每一步都走得非常謹慎,遇事總會思考之後再思考,雖然也曾張狂過,但卻都是在小心翼翼的謀劃之後,冷靜之中的瘋狂。

就這麼站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蘭科摸了摸手臂上的細長傷口,看着自己的雙手。感到了一絲迷茫。

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已經變得不像自己了……大概就是突然擁有了地龍王的王階實力吧。

蘭科自己都沒有察覺,自己被突如其來的王階力量衝昏了頭腦。迷醉在了力量之中,而放棄了自己的一個優勢。

龍家、格里森公爵、寧遙、還有這次,如果回想起來,其實每一次都有破綻,只不過當時的自己太過自大,認爲王階的實力總歸可以保命。都沒有去在意。

僅僅擁有了王階的實力就變得自大了,蘭科只能感嘆自己還是太年輕。

力量。果然都是某種意義上的毒品。

實際上自己還是這麼渺小,在強者如雲的西納普斯。還有太多的東西自己沒見識過,無法破解……就比如面前的這個空間。

這麼醒悟過來,蘭科突然覺得還應該感謝寧遙。

寧遙讓自己封印王階的境界,從傳奇階重新摸索世界之力,未嘗沒有這方面的意思。

讓自己不斷跟救贖者的聖徒接觸,感到自己力量的不足,並且給自己指出了方向,腳踏實地的走上王階。

這麼想起來,儘管做法非常粗暴,但是寧遙這個傢伙……確實在爲自己着想啊。

只不過再溫柔一點就好了,不溫柔的女孩子可沒人喜歡啊。

自己的力量,自己的道路,全都與寧遙有關,蘭科突然非常感謝寧遙。

只是……還是那句話,道不同不相爲謀,最多以後多幫幫救贖者。

這次事情過去,真的要封印王階的境界,靠着自己的力量遊歷大陸,體會一下傳奇階的境界了。

感覺到心態的變化,蘭科心情也不再緊張。

這大概就是稍微成熟了?

認真起來,仔細思考就一定可以找到關於這個空間的信息了。

心境徹底變化的蘭科,邊走着邊思考起來。

首先這裏不是幻覺空間,也不是現實空間……那可不可能是某種傳奇半位面?

很多半位面都有自己的規則,蘭科雖然沒有見過,但是也聽說過一些。

如果這裏是傳奇半位面,甚至是王之殿,那之前發生的事情就不奇怪了。

這麼想着,蘭科手掌平舉,呼喚自己的王之殿。

半位面與半位面之間是不能兼容的,一般來說會發生碰撞,如果兩方差距太大,甚至會造成創傷。

而不是半位面的話,蘭科就可以通過自己的王之殿暫時離開這個空間,從而慢慢發現這個空間的不同之處。

但是讓蘭科感到無奈的是,王之殿確實出現了。

不是平時的淡金色漣漪,而是一片灰白色的漣漪。

蘭科想要進入自己的王之殿,也感覺到了一股阻力不讓自己進入。

這讓蘭科皺起了眉頭,連自己的王之殿居然都進不去,這個空間比自己想象中更加詭異了。

要知道,王之殿可是王階強者延伸而出的世界,幾乎就是王階強者的第二生命,居然無法進入!

有點厲害的……

蘭科看着面前灰白色的漣漪,無奈放棄了利用王之殿破局的打算。

就在蘭科愁眉不展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

“喂,你看到其他人了嗎?”

這個聲音讓蘭科愣在了原地,蘭科覺得自己是第一次聽到男人的聲音,還會這麼激動。

猛的回頭看向對方,蘭科神色激動的說道:

“終於看到其他人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進入這個空間之後,蘭科除了那對獸化兄妹,還沒有遇到過其他人。

而現在終於聽到其他人的聲音,蘭科當然非常激動。

但很快蘭科又想到,這可能是一個陷阱。

面前這個男人看上去大概二十出頭,鬍鬚並不是很茂盛,眼神中並沒有太多恐懼,可能是還沒發現這個空間的異常之處。

畢竟沒有經歷蘭科無限虐殺米歇爾兩人的經歷,沒有發現這個空間可以屏蔽王之殿,對於其他人來說,這個空間可能只是單純的有些怪異。

突然看不到任何人,確實感覺很奇怪,但也只是奇怪而已。

加里斯果然一臉古怪的看着蘭科說道:

“你怎麼了?今天晚上科爾城怎麼人這麼少?”

這個男人果然沒有發現更多的異常,所以蘭科的反應在對方眼裏,可能太過誇張了。

儘管對方可能是一種欺騙自己的陷阱,但是沒有其他線索的蘭科,也只能從加里斯身上入手。

讓自己看上去不那麼激動,蘭科也奇怪的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看不到其他人的?”

“什麼時候?就剛剛沒一會兒啊,一個轉角所有人就消失了。”加里斯撓了撓頭,顯然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剛剛?自己進入這裏至少已經半個小時了,那說明這個人是在自己之後進入的。

還想繼續套話的蘭科,被打斷了。

“喂,你是什麼人啊?”加里斯狐疑的看着蘭科,“你知道發生了什麼嗎?”

“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就進到這裏了。”蘭科搖了搖頭,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

不過加里斯卻敏銳的抓到了蘭科話裏的漏洞,突然警惕起來:

“進到這裏?這不就是科爾城嗎?你果然知道什麼!”

我日!光顧着想線索了,撒謊居然都有破綻了。

蘭科一邊暗叫糟糕,一邊感覺路人智商太高了啊。

怎麼隨便來個人都能讓自己覺得智商不夠用。

“啊。我也……”臉上毫不變色,還打算繼續扯謊的蘭科,看到加里斯的動作,放棄了無謂的掙扎。

因爲這個男人居然不知道從哪抽出了兩把短刀,直奔着蘭科衝了過來。

更重要的是那兩把短刀上居然閃起了淡淡的光輝。

血脈鬥氣!

儘管非常微弱,那這絕對是血脈鬥氣。

而且看加里斯的速度絕對有五階以上的實力。出手冷靜果斷,也不是普通的血氣武者。

不過蘭科畢竟是達到了傳奇的身體,加里斯的速度雖然不錯,但蘭科也只是稍微驚訝而已。

看這位的行事方式,很明顯也不是易與之輩。發現蘭科隱瞞了信息,就果斷出手打算拷問出信息……只可惜實在是對自己的實力太自信了。

這也就是小地方的侷限性了。

加里斯在科爾城絕對可以算得上是強者了,畢竟是五階以上的血氣武者,在紫晶自由領那種地方已經可以勝任一城之主了。

但莫提歐南是不缺強者的地方,那些龍使稍加培養就是可以獨當一面的強者,比起理想聯邦和星佑帝國,莫提歐南的強者層次是最強大的。

就算是曾經還未分裂出理想聯邦的星佑帝國,在強者階級也無法追趕莫提歐南。

畢竟莫提歐南可以培養龍使這一點完全可以達到戰略型的祕密。

不過就算如此。科爾城只是莫提歐南的一個邊緣城市,眼界沒有那些大城市開闊,加里斯自然認爲科爾城沒有自己的對手。試探都不試探就對蘭科出手。

蘭科看着直衝而來的加里斯,微微一側身躲過兩把短刀的封鎖,之後雙手抓住加里斯的肩膀,雙手中火焰突然涌出。

就在轉瞬之間,深紅的火焰遍佈了加里斯全身,瞬間把這個男人燒成了黑炭。

這是上古紅龍的火焰。別說是脆弱的人類身體,就算是現在的紅龍都不一定能承受的住。

蘭科當然不是一言不合就大開殺戒的人。之所以殺死加里斯,是因爲蘭科要做一個實驗。

放下加里斯的屍體也不去多看。蘭科默默的轉身等待了大概三十秒,回頭看了一眼,就發現……

屍體已經不再了。

“呵呵,真是有趣的地方。”蘭科看着曾經留下焦黑屍體的地方,已經變回了原樣,不禁搖頭笑了起來。

現在的蘭科,大概已經摸出這個地方的一些規律了。

不再去檢查痕跡,蘭科轉頭繼續向前走。

……

一路上蘭科大概遇上了不到十個人,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還有正在戰鬥的仇家,總之似乎看不出太多規律。

不過靠着自身過硬的實力,在觀察可以穩吃下對方後,蘭科詢問了幾個人瞭解的信息。

可以確定的就是,這些人都是在蘭科進入之後才進入到這個空間的。

而且這些傢伙,都是五階以上的強者。

至於在這個空間‘不會真正死亡’這件事,蘭科沒有再去驗證,既然已經得出結論了,更多的確認只會讓更多人知道這個消息,那樣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多餘的事情。

靠在牆邊的蘭科整理着得到的信息。

遇到的所有人幾乎都比蘭科玩進入這裏,說明蘭科是第一個進入這個空間的。

回想起米歇爾和密涅瓦悍不畏死的樣子,可以猜測到這對兄妹肯定早就知道了‘不會真正死亡’的事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