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宋德華的銀槍對上白光的時候,原本溫柔迷人的“白光”頓時猛然一震發出“嗆”的撞擊聲。也就在這個時候白光變慢卻是成了千刀萬剮一般的刀勢,對上九曲銀槍互相纏鬥起來。

一時“嗆嗆嗆”聲充斥了整個四周,讓黑夜城市成爲刀光血影的江湖,此時正有千軍萬馬交戰在一起,萬把兵器相擊,嗆嗆嗆的格擋和攻擊聲讓大地血流成河!

只是,這種如千軍萬馬的陣勢只是宋德華和那紅色帽子青年發出來的而已。只見兩人快槍快刀,嗆嗆嗆……

“龍飛鳳舞!”這種狀態一直進行了三五分鐘,一個站在地面用銀槍,一個身子飛空以各種角度對着銀槍攻擊過去。只是一直沒有勝負,站在地上的宋德華腳下沒有挪動一點。天空裏不斷變幻攻擊角度的紅帽子鬼魅也沒傷到宋德華半點。一直到最後,宋德華突然猛然發力用九曲將紅帽子鬼魅雙刀震開,同時九曲砸向地面,一時塵土飛濺,沙石全拋飛出去。也就在這個時候,宋德華雙手帶着九曲身子猛然橫掃,舞花,直刺……崩、撥、壓、蓋、挑、扎……

一時將四面攻來的紅帽子鬼魅弄的是氣急敗壞,哇哇大叫。隨着他哇哇出聲吼叫的時候,只見宋德華手中九曲子猛然一改原先的攻擊套路,雙手用力抖動槍桿,使槍頭上下左右盤旋成旋風一般“呼呼”作響。同時九曲靈活而動,將紅帽子雙刀攻擊全部抵擋在外,並且猛然用力直刺遂不及防甚至有些傻眼的紅帽子鬼魅。

“啊!!”

一直高傲的紅帽子怎麼也想不到眼前的宋德華那麼厲害,此時他右手肩膀被刺傷,黑氣嫋嫋上空在流逝着。

而他人也爆退距離宋德華有五米餘,就這樣冷眼看着宋德華,心有餘悸。

“好、好厲害……”王同一直看着眼前的打鬥,看到最後的時候早已經是目瞪口呆。尤其是宋德華手中長槍如活過來一般舞動的時候,那招式凌厲,那招式兇猛如野獸。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看的他冷汗直冒。

“恩……”安然也是越看越驚,心道自己要是對上紅帽子那樣厲害的人,只怕現在已經死了。

“可惡!可惡!!”紅帽子憤怒出聲,眼睛看着四周。不說他自己慘敗受傷,眼前他們的同伴也都被那些猛虎之類的纏着脫不了身。

所以他氣急敗壞,從沒有過的失敗感覺竄遍他的全身讓他身子發抖,憤怒但又無可奈何。

“好了,是時候了。”宋德華收槍看着眼前的紅帽子,手中多出一塊沒有任何圖案的玉佩,正對着紅帽子。

紅帽子鬼魅驚恐,身子後退一步。之前宋德華就這樣拿着玉佩,然後就多出了那些猛虎之類的東西,現在宋德華又這樣對着他,難道也要釋放什麼東西要攻擊他了嗎?

而且,到現在才釋放,那麼一定是個比那些猛虎雄獅還要強大的傢伙!

想到這裏,紅帽子身子緊了緊,做好隨時逃離的準備。

ωωω ●тт κan ●℃o

眼前的宋德華,太強大了。所以這次奈何不了這個人,而他也只能離開。

離婚無效:前妻快到碗裏來 “收!”

紅帽子心中思索失神,突然聽到一個收字立馬回神並看着眼前的宋德華。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吸力出現在他身體四周,身子也開始被這吸力逐漸吸過去。

“怎、怎麼……”

紅帽子心中驚恐,同時反應過來並做出反抗狀態,只是他的反抗是那麼的無力,只見他身子突然飛了起來,接着被那吸力直接吸了過去容不下他半點抵抗。

一直到他身體被玉佩吸收,紅帽子才知道,眼前的人是要封印他!用玉佩封印!!

只是紅帽子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在他沒來得及反抗的時候身體已經被玉佩吸收進去。

其餘十八子成員看到這一幕頓時心驚,這個人……

安然和王同也是看的驚愕。安然驚愕宋德華居然使用玉佩收鬼,而王同則是看到那麼大一個人被收入玉佩裏面這個過程讓他難以相信。

“吼!”猛虎咆哮,聲音震天把衆人思緒拉了回來。送葬十八子眼看着紅帽子被收一時也是心驚膽顫,沒有了再戰鬥的意思。

他們想逃,可是現在被這些奇怪的動物纏身,根本就讓他們逃不了!

“到你們了!”宋德華將手中原本沒圖案但此時多了個人形在裏面的玉佩放好,重新拿出幾個沒有圖案的玉佩對着其他送葬十八子成員道。

宋德華的話讓他們無不是魂飛天外,一時十五人瞬間閃爍準備逃離,只是他們的去勢卻被各自的動物纏上。宋德華也在這個時候將手中九曲緊緊捉住,對着那些四下逃竄的十八子成員衝了過去。

小黑站在高樓,低頭看着眼前一幕。 謀愛上癮:腹黑老公別太壞 雙眼有神,凝視着宋德華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種情況一直到它的雙眼光芒突然漸漸消散,接着恢復普通的光澤,和一般眼睛沒區別。

安然和王同重新踏上返回的路是在宋德華將所有鬼魅收入玉佩之後的事情。

兩個人有些失魂落魄一般走着,主要是今天他們看到的讓他們驚訝了。尤其是王同,回來的路上還看到了各種穿扮,不同時代的鬼魅。這種情況一直到他眼睛不再流淚才恢復,他的眼睛才恢復成正常的,再也看不到那些讓他感覺到恐怖的情景。

“王同,今天的事不要說出去……”安然只是不想引起大家擔心。

王同微微一愣,隨即點頭。 兩人就這樣走着,漸漸遠去。

宋德華重新回到白棺位置的時候劉仁才也將黑高帽制服在地。至於白高帽,正哇哇叫着,似乎被餓死鬼弄的發瘋一般。最後黑白高帽也被收進了玉佩內,十八個玉佩,十八個不同的人形圖案就如十八般武藝一般在玉佩內擺出各自不同的姿勢。

“先生,白棺怎麼辦?”劉仁才詢問。

他對付黑高帽算是用盡招式,渾身解數。此刻也算是一身輕,只不過這白色棺材總不能就這樣放置的。那是鬼氣所成,如果沒妥善處理而有活人經過的話,只怕人吸收了白棺鬼氣,接着重病或者死亡。

宋德華看了眼,皺眉後右手對着白棺一扇。頓時強風颳起,直接將白棺吹散。吹的一乾二淨,半點不留。

劉仁纔看到這裏,一時無語。心道這樣也可以?

不過事實上這樣真的可以,只要將鬼氣吹散,到時候飛散在天地之間,自然也就不存在吸收了鬼氣會受傷等等的情況出現了。

“先生,那……”事情總算告一段落,劉仁才眼睛餘光看到了站在後面一直不敢說話的餓死鬼。

這次要不是有餓死鬼幫忙,劉仁才肯定不會像現在那樣輕鬆,還能好好的。

“你自由了。”宋德華也明白劉仁才所指,隨即看着餓死鬼道。

餓死鬼激動,感激看着宋德華連忙道:“謝謝先生,謝謝先生……”

當時他剛好遊蕩到這裏,也正好看到劉仁才被黑白高帽圍攻,所以出手了。不過現在看來,自己出手是對的。

宋德華衝着餓死鬼點頭,然後才向之前李靜跑去的方向走去。前面有沒有自助店不一定,但是李靜肯定要找回來的。

劉仁才也對着餓死鬼微笑表示感謝,接着離開,跟在宋德華的身後。

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是一念之間,所以善心得善果,這就是因果。

餓死鬼現在別提自己內心多愉快了,現在他終於恢復自由了,之前被當成誘餌的可惡感覺終於沒了!

“啊哈!找個地方好好飽一頓再說!”餓死鬼沒別的願望,有也就只有填飽肚子就是了。每每他開心愉快的時候總會找個地方飽餐一頓。

身子飛馳向着身後的地方遠去,只是餓死鬼沒走多遠卻是看到一出住房樓頂卻有個女人正看着宋德華和劉仁才遠去的背影。

這讓餓死鬼很好奇,這個女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而且看着宋德華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樣子。

“難道之前的打鬥她看也得到?”餓死鬼突然驚訝起來。如果說這個女人不是看到一切別的東西,她不可能看着別人的背影發呆還做出思考的樣子吧?

就好比誰也不會無聊隨便找一個人的背影來看,除非這個背影還有些東西是讓自己感興趣的,所以纔會看着背影做出深思的樣子。

不管怎麼樣,走近去看看就知道了。

餓死鬼純碎是好奇,再說他也想知道這個女人是不是真的可以看到鬼魅。

在餓死鬼來到女人身邊的時候女人並沒有任何反應,最後餓死鬼知道自己多想了。隨即轉身準備繼續離開,可也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女人突然看着他。

女人看來的時候讓餓死鬼身子變的僵硬,因爲這讓他感覺到了恐怖。而且……眼前的女人能看到他?

沒等餓死鬼再猜測,只見女人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在餓死鬼驚恐和準備反抗的時候聽女人道:“你該死!”

三個字剛說完,餓死鬼只感覺自己魂魄開始快速流逝,死亡的感覺瞬間遍佈他的全身。

隨着女人手上的力道再次增加,餓死鬼瞬間砰然化爲虛無。黑氣四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餓死鬼身子消散後女人收回之前殺死餓死鬼的右手,從地上揹包裏拿出一本古書低頭看起來。樣子文靜,詩人頓生好感。

可是就在剛剛,這個女人才狠毒的將餓死鬼殺死,如今卻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前後對比之下,女人給人更爲恐怖的感覺。

“這,只是開始……”女人還認真看着古書,不過嘴角卻是帶着笑意,並且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

宋德華再次看到李靜的時候她還在路上走着,走的不快,彷彿就是在等宋德華一般慢慢走着。

直到宋德華出現,李靜才鬆了口氣。

“我以爲、以爲你……”李靜以爲自己再也看不到宋德華了。當時她是那麼的害怕。

還好,事情並沒有她想象的那麼糟糕,如今宋德華就在她的面前。

宋德華看着李靜,很認真看着她的眼睛。李靜也沒有躲閃的意思,就這樣任由宋德華看着。一時兩人情況有些微妙起來,似乎能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至於劉仁纔則是手指摸了摸鼻子,接着消失在原地。

宋德華在看李可欣,通過李靜的眼睛,宋德華能看到李可欣。

因爲李靜在擔心他,在傷心,所以宋德華想看看李可欣。那個不論宋德華在任何情況下都會微笑的女人。

事實上李可欣依舊在笑,當宋德華通過眼睛看到眼睛裏面那個長的和李靜一模一樣,只是更添幾分文靜和仙氣的李可欣後,宋德華看到她在笑。

和過去一樣帶給宋德華更多的安慰和舒心,李可欣依舊沒變,還是和過去一般模樣。

李靜眼看着宋德華對上他的眼睛,表面上宋德華在看着她的眼睛,事實上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宋德華在看她眼睛裏面的東西,但不是看她。

朕的皇后誰敢動 上次宋德華也是這樣看着她,讓她心理凌亂。如今也是,同樣李靜心如小鹿在跳,亂竄。

好在這個過程並沒有維持多久,宋德華收回眼睛後才讓李靜的心安靜下來,呼吸也變的和緩起來。

“你、你在看什麼?”李靜哈是開口詢問宋德華了。她想知道宋德華到底在看什麼,因爲這樣,她有些失落。

“沒,就是想看看你的眼睛……”宋德華撒謊了。

事情不能直接告訴李靜的,要是讓她知道,恐怕以後也無法過上原來的平靜日子了。誰想自己的身體裏面還住着另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魂魄?

沒人喜歡!

所以宋德華不打算告訴李靜關於李可欣的任何事情。

“哦。”李靜低聲迴應。即便知道宋德華在迴避她的問題,李靜也只能選擇沉默。

宋德華不想告訴她,她問多了反而會遭人嫌。女人就該知道進退,不然沒人喜歡的。李靜深知這一點,所以從沒想過知道一些別人不想告訴她的事情。

也許因爲知道宋德華有事瞞着她,所以接下來兩人走着的時候顯得很安靜。沒有說話,只是走路。

夜空有星,點綴如希望一般讓人充滿着期翼。

回到家中的李靜雙手託着下巴仰頭看着星空,腦海全是之前和宋德華走在夜路上的情景。

如果不是因爲感受到宋德華有什麼事情瞞着她,那麼今晚她會感覺到幸福。

可是……

可是這種感覺沒有了,因爲宋德華有事瞞着她。

“到底在看什麼?”李靜詢問自己,她怎麼想都想不通。

“不行!我自己看看!”李靜說到做到,說完人已經奔跑到鏡子前面看着自己。

張開眼睛,李靜就這樣看着,只是她眼睛能看到的只是眼睛,並沒有什麼特殊的。

黑白分明,很正常的眼睛。

可是,要真的是這樣宋德華不可能會這看着自己的,除非自己眼睛裏有什麼。

倔強的她沒有放棄看自己眼睛,但是半個小時後,她還是放棄了這種有些幼稚的做法。

“嘀嘀……”

在李靜躺在牀上鬱悶的時候手機響了,這也算是解決了李靜的困惑吧。

“什麼?”接通電話並且聽到李慶發的話後,李靜驚駭。

李慶發說,宋德華可能殺人了!!

這能不讓李靜驚訝嗎?宋德華殺人?可能?

只是李慶發手上有有證據,宋德華和被害人起衝突的證據。

“好,我就過來。”

沒有到現場,李靜也沒有辦法證明不是宋德華做的。雖然她知道,宋德華不可能殺人。

所以她掛了電話並且重新穿上警服準備向案發現場趕去。

臨走的時候她突然想給個電話給宋德華,畢竟現在牽扯到宋德華,讓他早一點知道也好有個準備。只是這樣的話,萬一宋德華真的是兇手……

“不可能!”最後李靜道。拿着電話撥通宋德華的手機……

案發現場是瑪麗亞醫院,死者是院長助理。名字王雅軒,是個漂亮的女人。樣子和身材都很不錯。只是死法就不怎麼好看了,整個人五官扭曲,死之前似乎受到什麼慘不忍睹的折磨。

而且現在樣子也是慘不忍睹,除了五官,她渾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好的。都有不同的瘀傷。並且嘴角帶着唾液,舌頭伸出。如果不是人多的話甚至讓人想到炸屍之類的。 “師兄,死者和宋德華怎麼起衝突的?”看過王雅軒的死狀後,李靜來到李慶身邊開口詢問。

她已經將大概的事情通過電話告訴宋德華,他也應該在趕來的路上。趁宋德華來之前,李靜還是想尋找有關的資料,同時證明宋德華的清白。

死者的死狀和被虐殺很像,所以要說這是宋德華殺的人,李靜是打死都丕相信的。

首先,她知道宋德華的爲人,然後她也相信,宋德華殺什麼人也不會殺女人。而且在女人生前百般折磨,接近變態。

“我們找過瑪麗亞醫院的院長,當時他說小黑是不詳的狗,然後曾委託死者,也就是他的助理出高價將小黑買下來。接着宋德華和他們起衝突了。”李慶發皺眉道。

事實上,李慶發也感覺宋德華是被冤枉的。別的不說,單單對方殺小黑這樣的事情就讓李慶發對這個院長和助理就沒有好感了。

小黑在兩個月時間裏沒少到他們警局幫忙,所以嚴格點講大家都喜歡小黑。所以當聽到院長提供證詞的時候說到他們曾出錢想買下小黑,然後殺死這樣的話時,大家都皺眉並帶着敵意看着眼前的院長。

但是,私人的感情終究是私人的。他們是警察,來這裏是爲了處理案件。最後大家也都用公平公正的態度忙碌各自的事情,同時他們也想還宋德華一個清白。

對於宋德華,大家就更是熟悉,不少解決不了的難題都是宋德華幫忙處理的。所以,整一件事情都讓李慶發他們感覺到詭祕,也知道肯定是有人想加害宋德華。尤其是眼前的院長,直接一口咬定是宋德華做的,這讓李慶發他們覺得,這個院長是在公報私仇。

也因爲對宋德華的信任,所以李慶發給李靜電話,爲就是間接通知到宋德華,讓宋德華知道消息後能趕緊還自己一個清白。

“這樣的呀……”李靜聽到這裏鬆了口氣。心道只是那個院長指認宋德華爲兇手,只因爲之前他們有衝突,所以宋德華“被”指認爲兇手,而不是真的是兇手!

“恩。”李慶發回應,眼睛看着院長洪德龍在和隊長弓長張口沫飛濺的說着事情經過,並且時不時音調變高,說什麼惡魔、兇手之類的話。

“身上有兇手留下的指紋或者其他東西如頭髮什麼的嗎?”聽了李慶發的話,李靜現在一點也不擔心宋德華了,因爲院長的話只能作爲“可能”,而不是有鐵證去證明宋德華就是兇手。

這也就讓李靜可以全身心直接尋找更多的線索去證明宋德華不是兇手,兇手另有其人。

“沒有。夥計們在知道事情關係到宋德華的時候已經很努力在找證據了,可惜一無所獲。”

李慶發道,臉色表情不太好。這也就證實案件如果沒有進一步的發現,那麼宋德華還有可能被當成嫌疑人逮捕的。

“既然是被人殺的,那麼一定會有兇手。有兇手就一定會留下線索!我倒是不相信對方能做到滴水不漏!”

李靜滿懷信心道。而李慶發看到這裏卻不見得有多樂觀了。反正按照正常的取證流程,他們已經進行了五遍,可是沒有半點進展。所以即便現在李靜表現的自信滿滿,可是他卻不看好。

“估計對方還真的能做到滴水不漏!”驀然,就在李靜自信滿滿的時候傳來宋德華的聲音。

這讓李慶發和李靜都感覺到詫異,宋德華來的也太快了點吧?而且他現在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剛剛看過屍體了,這個女人確實令人討厭,但不是我殺的,殺她的人也許你們都不陌生。”宋德華說這話的時候讓李靜和李慶發頓時咽口水,背後冷汗直冒心道不會又來吧?

宋德華的不陌生自然指的是前面發生的那些命案,一些用常理根本就解釋不了的命案。所以宋德華纔會說不陌生,但同時讓他們兩人感覺到了恐懼。

這種感覺永遠不會是好的,換成任何一個人也不會說這感覺良好。

“這……”李慶發聽到這裏後心裏反應過來,也知道他們取證就該按照常理來取了。畢竟前面發生不過下十起這樣的案件了,所以他們也有總結一套應付這樣案件的手法。

所以在李慶發說話的同時歉意的看着宋德華和李靜,然後離開並且將事情轉達到其他夥計知道,也好讓大夥少走彎路。

“你怎麼知道的?”李靜明知故問,其實她的意思是想讓宋德華來處理這件事。

終究這種事情不是正常的事情,對李靜他們來講是負擔,真的。要頂着外界的壓力和上頭的壓力,這種事情不論是對外界還是上頭就只能用謊言去欺騙,所以這種情況下時間越短越好,時間長了,他們就受不了了。正確的說外界的人會說他們警察辦事不力,一個死人案件查了那麼久連一點可公佈的消息都沒有,這讓大家怎麼相信警察能保護他們安全等等。

上面的壓力就更簡單了,不是三天就是五天,必須破案或者給外界一個交代。接着就是不管他們死活,上面只要結果。

“既然牽扯到我,那麼我來處理也是應該的。”

宋德華哪裏還不知道李靜的心思?兩個月相處時間裏,你來我往的,彼此都已經熟悉,這樣的案件也參加過不少,所以宋德華可謂是輕車熟路。

李靜甜甜一笑,不再說話。宋德華是聰明的,她就是喜歡和聰明的宋德華打交道。每當她心理有個小九九的時候總是瞞不過宋德華。不過也因爲這樣,她感覺和宋德華聊天就是輕鬆,宋德華也很能幫她的忙,甚至李靜已經開始以來這個男人了。

“兇手!你這個兇手居然還敢回來這裏?!”

宋德華和李靜相處的曖昧氣氛被一道帶着憤怒的厲聲打碎。是洪德龍,瑪麗亞醫院的院長。此時他在看到宋德華的時候可謂是火冒三丈,疾惡如仇般滿臉鐵青,右手食指指着宋德華的鼻樑就罵。

那樣子似乎是恨不得撲到宋德華身上,然後把宋德華撕成一塊塊似的。宋德華還看到洪德龍因爲憤怒而微微顫抖的身體。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