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踹他的時候,分明就沒有絲毫留手,純粹是奔着他的命去的!

約莫等了半個小時。

一大羣警員就趕了過來,然後將整個茶樓封鎖。

饒是那些警員,在看到現場後,一個個也變了臉色,差點吐出來。

緊跟着,就是冗長繁雜的現場調查和筆錄時間了。

好在這家茶樓有監控,警員們調看了監控後,雖然懷疑白小鳳和蘭姐,畢竟男人死之前,他倆是唯一和男人對過話的。

不過,沒有任何實質性接觸,男人就直接切腹了,讓警員們雖然疑惑,但還是沒法直接將事情牽扯到白小鳳和蘭姐身上。

“白先生,蘭小姐,請你們最近保持通訊,以便我們隨時向你們調查覈實。”筆錄完後,一個約莫五十多歲的中年老警員對白小鳳和蘭姐說道。

白小鳳和蘭姐點點頭。

話音剛落,之前被白小鳳揍了那個年輕男人忙跑了過來,指着白小鳳對老警員說:“警員先生,就是他,他剛纔打了我,還,還把我手機砸碎了。”

“他拍了視頻,想發上網。”白小鳳淡然地說。

砰!

話音剛落,這老警員轉身一腳踹翻了年輕男人,喝罵道:“沒打夠,我再補一腳。”

“你……”年輕男人捂着肚子,不敢相信地瞪着老警員,然後就哀嚎了起來:“天啊,警員打人了,警員打人了啊。”

老警員也光棍,轉身喝道:“誰看到我打人了?”

“頭兒,我看到這小子自己摔地上的。”一個年輕警員說道,然後對着年輕男人吐了一口口水:“沒人性的東西。”

豪門獨寵之千金冷妻 年輕男人一臉茫然絕望地癱在地上,我特麼到底幹什麼了?

老警員轉身對着白小鳳一抱拳:“多謝了。”

白小鳳擺擺手,笑道:“沒事的話,我們可以走了吧?”

說完,他也不管老警員答應不答應,就拉着蘭姐離開了茶樓。

這件事明擺着是無頭懸案了,只要有些經歷的,應該都能明擺是怎麼回事,他也不怕查,反正又沒自己什麼事。

離開了茶樓後。

蘭姐忽然問道:“白,白大師,剛纔,你應該能救他的吧?”

經歷了剛纔的一幕,男人切腹的樣子恍若夢魘一樣在她的腦海中回放着,拋開所謂的“利益”聯繫,光是一個人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切腹,就讓蘭姐怎麼也沒法釋懷。

她剛纔就一直在想,以白小鳳的實力,既然一早就看出來了,怎麼就不出手相救呢?

然而。

“我說過了,你們這次攤上大事了。”

白小鳳目光深邃了起來,揉了揉鼻子:“那男人早就死了,被小鬼害死了,是小鬼控制着他來這裏的,切腹之前,他就已經死了,能讓小鬼做到這種程度的,對方至少也是五品天師的實力呢,就和馬家島嶼上那個醉天師差不多的實力。”

本章完 轟隆!

蘭姐如遭雷擊,白小鳳的話,讓她感覺像是一隻無形大手扼住了她的喉嚨,讓她有些窒息。

她回憶起馬家島嶼上,那個酒鬼天師的強大,登時像是掉進深淵一般,無比絕望。

“怎麼會這樣?謝傲不是死了嗎?那個醉天師不也死了嗎?”蘭姐緊握着雙拳,手心裏全是汗漬。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死了,就不能有別人了嗎?不然,你以爲謝傲手下的三大金剛憑什麼聯合在一起?在謝傲死後,依舊敢和張嶺東對抗?”

他之前聽蘭姐說張嶺東想擴張金陵地盤,卻壓根擴張不進來的時候,就有些疑惑。

張嶺東可是濱海的活閻王,真正的地下王,扳倒了謝傲後,金陵對他而言,無異於是盤中餐,張口就能吃掉的那種。

偏偏,這盤中餐,愣是成了口中刺,含在嘴裏,就是咽不進去。

經歷了剛纔的一幕,他的疑惑也全都解開了。

正是因爲背後還有高人撐腰,所以謝傲手下的三大金剛纔能繼續團結在一起,才能和張嶺東繼續對抗。

不然,三大金剛憑什麼和張嶺東扳手腕?

謝傲活着的時候,和張嶺東扳手腕,可都扳的開始找天師玩陰狠的招數了,更何況是他的手下了。

聞言,蘭姐的臉色越發的蒼白,美目中光芒閃爍,緊張地說道:“這樣的話,那boss豈不是根本沒機會擴張到金陵了?”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蘭姐,現在你該擔心的是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金陵。”

什麼?!

蘭姐嬌軀一震,忽然想起剛纔那男人死的時候說的話。

雖然是那男人口中說的,但白大師既然說是小鬼操控那個男人,那話,肯定就是小鬼說的了,也就是操控小鬼的那個高人說的了。

想到這,蘭姐登時感覺如墜冰庫,渾身徹骨的冰寒。

完了!

這次真的要完!

她是見過醉天師的強大的,普通人在那樣的高人面前,和螻蟻沒有絲毫區別。

而現在,金陵暗中又有了一個和醉天師同樣強大的高人,如果想殺她,易如反掌!

“白,白大師……”蘭姐忽然擡手抓住了白小鳳的胳膊,仿若垂死之人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這個關頭,也只有白大師能救她了。

沒等她話說完,白小鳳彷彿早有所料似的,笑着說道:“想請我救你的命?”

蘭姐覺得喉嚨發緊發乾,說不出話,只能用力地點點頭。

白小鳳得意的笑了笑,眯着眼睛,目光深邃的看着蘭姐:“那就得看你會不會做了。”

話音剛落。

蘭姐眼中精芒一閃。

她挽着白小鳳胳膊就朝奔馳車走去。

一上車,蘭姐就對司機說:“去五星級大酒店,總統套房。”

白小鳳虎軀一震,愕然地看着蘭姐,咦!怎麼有些不對勁?

“蘭姐,大中午這麼早就要休息了嗎?酒店我們不是都定好了嗎?”司機有些疑惑的問。

蘭姐銀牙狠狠地咬了咬紅脣,道:“**一刻值千金,你懂啥?第一次當然得要最好的了,再廢話,把你丟海里餵魚去。”

司機嚇得一哆嗦,忙發動車子,就準備開起來。

白小鳳猛地一激靈,反應過來,他急忙擡手按住了司機的肩膀:“等等!”

“等什麼?蘭姐都說了,**一刻值千金!”司機一副鐵頭娃的架勢,“你個大男人,虛什麼虛?”

“……”白小鳳。

他好方哦。

真的很過分了。

蘭姐腦子裏到底想的什麼呀?

他深吸了一口氣,扭頭對蘭姐說:“蘭姐,你怕是有什麼誤會?”

“誤會?”蘭姐柳眉一蹙,疑惑道:“白大師,我有什麼誤會?”

啪!

白小鳳一巴掌拍在腦門上,心好累呀。

師父說的真的很對,男人優秀了,真的很累,腰子都沒法放假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擠出一絲笑容,擡起右手搓了搓,對蘭姐說道:“我說的做,是好處,好處呀。”

“咦! 廣州不相信愛情 弄啥嘞!”話音剛落,前排的司機就驚呼了起來:“蘭姐都給你了,這麼大的好處,你還嫌不夠呀?”

“滾蛋!”白小鳳氣的罵了一句,“人醜話還多,閉嘴。”

他覺得很有必要把這件事跟蘭姐解釋清楚,不然誤會就大了呀。

這件事本來和他沒啥關係,幫忙,完全是看在和蘭姐是熟人的情分上,要是再來點好處,幫一幫倒是沒什麼。

可關鍵是,這好處,不能是蘭姐呀。

要真想讓蘭姐自己動的話,之前白小鳳還折騰個矜持什麼勁呀?

鬼知道蘭姐爲什麼會把腦回路轉到自動擋這事上來呀?

想着,白小鳳繼續對蘭姐說:“好處,懂吧?比如,錢吶?”

開玩笑!

泡妞真的很費錢的,得努力多賺點經費才行。

蘭姐神情一下子黯然起來,低着頭,雙手糾纏在一起,無奈地說道:“果然,我在你心裏,真的比不上錢重要麼?”

白小鳳愣了一下,恍惚間又想起遊輪上蘭姐嚎啕大哭的樣子。

他一陣慌神,蘭姐該不會又要哭吧?

可這事完全不知道咋安慰呀。

總不能說,嗯,錢就是比你重要的話吧?

這時,面前的蘭姐深吸了一口氣,擡頭看着白小鳳嫣然一笑:“那好,姐姐我給你錢,兩千萬,怎麼樣?”

“兩千萬?”司機驚呼了一聲,“蘭姐,警員都來了,裏邊到底出啥事了?要給這白大師兩千萬?”

“買命錢。”蘭姐說道,“買我倆的命的錢,沒有白大師,我倆今天就走不出金陵了。”

“什麼?!”司機身子一下繃的筆直。

白小鳳也沒猶豫,點點頭:“成交,不過兩千萬是買你的命,這話多的傢伙,是附贈的。”

正驚恐着的司機登時嘴角抽搐了起來,好恥辱,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緊跟着,蘭姐就彷彿剛纔的事情沒發生過一樣,神情恢復平靜,問白小鳳:“那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道:“那傢伙不是說晚上十點找個地方較量一下手段嗎?那就等晚上他來找我們。”

蘭姐點點頭,又問道:“需要我們準備什麼嗎?”

白小鳳皺眉思索了一下,道:“準備棺材。”

話剛出口,蘭姐和司機就全都愕然起來。

緊跟着,白小鳳傲然一笑:“給他們送葬!” “嘶!好強烈的裝比氣息!”

話音剛落,前排的司機就倒吸了一口涼氣。

白小鳳一陣無語,目光深邃地看了一眼蘭姐:“你手下,都是這麼皮的嗎?”

皇家娛樂的領班中年人皮就算了,現在蘭姐手下一個司機都這麼皮,簡直沒法忍啊!

靳先生的心尖寶 蘭姐俏臉緋紅,責怪的瞪了一眼司機,道:“瞎說什麼大實話?”

“……”白小鳳。

上樑不正下樑歪啊。

車子發動,在馬路上開了起來。

一個小時後,奔馳車開進了一家三星級酒店的停車場。

白小鳳有些詫異:“蘭姐,你的身份居然住這種酒店?”

這酒店實在太偏僻了,說是三星級酒店,可白小鳳一眼掃去,滿滿的都是上世紀九十年代風格。

甚至就連酒店廣告牌都有些發黃了。

蘭姐撩動了一下長髮,淡然地看了白小鳳一眼,笑道:“我的出生,連橋洞都睡過,這酒店已經不錯了,畢竟來金陵有風險,小心爲好。”

白小鳳想到蘭姐童年時的遭遇,有些感慨,雖說自己無父無母,可好歹有個師父,雖然不靠譜,可從小到大,還沒淪落到混跡街頭,三餐不飽的地步。

跟着蘭姐走進酒店,白小鳳謝絕了和蘭姐同住一屋的好意,讓前臺又開了一間。

沒辦法,要是換成陳靈兒或者宋楠楠、小妖女秦司音,他肯定十萬個願意,但蘭姐……還是算了。

只不過在開房的時候,那個司機總是用一種極其詭異的眼神看着他。

這讓白小鳳極爲不爽,他決定抽個時間好好教教這司機做人。

連青瞳大妖的蛟龍都不敢在本大爺面前皮。

你個普通人,還能皮炸了不成?

回到房間,白小鳳躺在牀上,擺弄着從天師聯盟碰瓷來的玄階下品法寶劍。

師父給他留在萬人英靈坑裏的那柄黃階中品法寶劍上次斬殺皮皮鱔的時候,已經承受不住他的力量,崩裂出無數細紋。

以那柄劍的現狀,完全經不起第二次戰鬥。

所以白小鳳才決定碰瓷天師聯盟一柄法寶劍的。

畢竟,馬上就要參加“真龍天驕令”了,雖然他有十足的把握,但盲目自大十有**是要遭雷劈的。

陰陽界這麼大,天才數不勝數,這次天師聯盟又下了血本,拿出了《黃泉寶藏圖》殘片作爲第一名的獎勵之一,即便是吸引的那些世家弟子出來參加,白小鳳也毫不意外。

指不定其中參賽者就有能和他抗衡的呢?

有一柄玄階下品的法寶劍在手裏,必要的時候也能將他的戰力發揮到巔峯狀態。

這玄階下品的法寶劍通體青綠,晶瑩剔透,宛若玉石打造,恍若水波流動,和師父留下的那柄法寶劍的外形截然不同。

師父留下的那柄法寶劍是經過萬人英靈坑中的萬人英靈的陰煞之氣孕養,才最終成型法寶。

而面前這柄劍,則是聚集天地之氣,正兒八經祭煉成的玄階下品,因爲成寶的情況不一樣,所以也導致了這劍的外形有很大的詫異。

仔細一感應,這劍身冰冰涼涼的,時不時地還會有一股冰寒滲透出來。

“嘖嘖……不愧是天師聯盟,這玄階下品的法寶劍,竟然將陰力發揮到瞭如此地步,如果擅長劍術的天師拿到手,劍術威力都能提高兩成左右。”白小鳳驚歎道。

旋即,他右手握着法寶劍,意念一動,一股磅礴的陰力宛若泄洪一般,轟然順着手臂傳遞到劍身。

嗡!

剎那間,劍身綻放起妖異的青芒,一團團青氣席捲而出。

幾乎同時,整個屋子裏的氣溫驟降,一粒粒冰渣憑空結成,嘩啦啦掉落在地上。

不過,僅僅持續了三秒鐘,白小鳳就收回了陰力。

他無奈地搖搖頭:“玄階下品的法寶劍確實不錯了,不過用來承載我的陰力和劍道之力,還遠遠不夠。”

白小鳳擡手揉了揉太陽穴,嘆了一口氣:“只能先將就着用了,把這次的比賽應付過去,然後收集一下鑄劍材料,等材料足夠後,再自己親手鑄造一把。”

龍鳳寶寶-爹地別惹我媽咪 有了決定後,白小鳳便收起了法寶長劍。

剛纔他只是隨意爆發陰力,試了試這劍的承載極限,和預期的差的實在太遠,雖說是玄階下品的法寶劍,不過也就比師父留下的那柄好一點而已。

不說的他劍道威力,光是磅礴的陰力傾數爆發進劍身,都有崩裂的危險。

倒不是天師聯盟沒有更好的法寶劍,但關鍵是,他碰瓷敢要,天師聯盟也肯定不會給的。

選玄階下品的法寶劍,雖然會讓天師聯盟肉痛,但還不至於不肯給。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