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初騙我是爲了讓我活下來?然後好利用我?”趙小川問道。

穆皇后眉頭一皺,道:“沒錯,可惜被你實現了!”

“也就是說你一直在騙我?包括怎麼讓若曦復活?”趙小川道:“陌雨辰說在鬼城中有復活若曦的方法,是真是假?你是否知情?”

“鬼城哪怕在當年也是威名赫赫的,說不定其中確實有方法也說不定!至於你口中的李若曦,我正在想辦法?”

失火的愛情 “有方法?那爲什麼不早說?還是依然還想欺騙我?”趙小川滿臉痛苦道。

那黑色乾枯的手爪再次從趙小川眉心

“騙你?哼!”穆皇后冷笑道:“你是在侮辱我麼?”

說完,穆皇后喝不等趙小川反應,伸出自己的胳膊,指甲在上面劃過,一道血痕顯現。

穆皇后伸手撫過,血痕消失不見,但是她的掌心中卻漂浮着一團蠕動着的紅色血液,如同紅寶石般散發着妖冶的瑰紅。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瀰漫在空中,飄蕩在趙小川的鼻翼中,讓趙小川微微皺起眉頭。

“你這是什麼意思?”趙小川沉聲說道:“想要耍什麼花招?”

“耍花招?”穆皇后氣急敗壞道:“趙小川,你難道不認識這是什麼東西麼?”

趙小川皺眉,注視了那團血液半天,確定那就是一團血液,但是穆皇后的表情卻讓他有些懷疑自己的判斷,語氣不確定地說道:“那是一團血液。”

“對,沒錯!這就是一團血液!”原本生氣的穆皇后聽到趙小川的答案,哈哈笑道。

趙小川心中常舒一口氣,但隨即一陣惱火。

“你在耍我!”趙小川怒道。

“耍你?這話怎麼說?”穆皇后驚訝道,但看到趙小川一張漲紅的臉之後,頓時反應過來,黑着臉道:“趙小川,你難道不好奇我爲什麼會流血麼?”

“是人都會流血,有什麼好好奇的!”趙小川語氣不善道。

然而當他說完後,頓時一愣,驚訝道:“等等,你說你身上留的是血?怎麼可能?你不是九龍印的器靈麼?爲什麼?”

“爲什麼我會流血?原因很簡單,我正在嘗試着由鬼體轉化爲人身,而且已經有些頭緒了。”穆皇后笑道:“現在知道我剛纔說的正在想辦法是怎麼回事了吧?”

“鬼體轉化爲人身?起死回生?你有辦法讓若曦和耗子復活?”趙小川激動道。

“沒錯!”穆皇后道:“不過還在實驗階段,會不會成功……還要看我能不能完全變成人。”

“你現在還沒有成功?”趙小川反問道。

“自然,否則之前的那馬臉青年豈是我的對手?還有你,我至少可以和你戰成平手。”穆皇后道。

趙小川微微皺眉,之前自己發狂的事情他還隱約有些印象,現在想想確實覺得當時的穆皇后似乎有些弱了。

“其實我在之前和你說的如何復活李若曦時,確實打算欺騙你,但是到了後來,我發現這其實是很有可能實現的,然後我在那段時間用各種鬼物和人體進行實驗,終於發現了一絲可以融合的跡象。”

趙小川聽到穆皇后的話,想起了當初的穆皇后確實有些忙,甚至有些無暇過問自己。

這也是當初爲什麼趙小川他們可以制定逃跑計劃的主要原因。

“不過我發現融合並不是那麼簡單,除了需要靈魂和容器的契合度要高以外,還需要靈魂必須要保證很強大,否則會存在靈魂崩摧的可能性。所以最後我決定用自己來做實驗。”

穆皇后笑道:“身爲輪迴境的我想必應該是當今世界中靈魂強度最爲強大了了。”

趙小川心頭微沉,覺得有些對不起穆皇后,對方爲了尋找方法甚至不惜以自己爲試驗品,而他卻差點殺了對方。

穆皇后似乎知道趙小川的想法,不屑道:“不要自作多情了,我拿自己做實驗也並不是完全爲了你,我也是爲了我自己的。”

趙小川滿臉漲紅,怒道:“我纔沒有想這個。”

穆皇后冷笑一聲,道:“你想不想管我什麼事情!”

趙小川冷哼一聲,扭過頭去,怒道:“後來呢?”

“後來就如同你所見的這樣,我掉了整整一個境界,靈魂受創從輪迴境跌落到了涅槃境,修爲也忽長忽落。有時會是輪迴境,但有時候卻又和生死境的御鬼師一樣。”穆皇后淡淡的說道。 看著莫哈里血淋淋的斷肢,野豬眉頭愁雲不展,目光中透出滔天殺氣。

格林娛樂城建立至今,還沒有誰敢如此猖狂。

「野豬哥,你一定要給我報仇,這個東方人扭斷了我一條胳膊……」

莫哈里捂著斷臂,啊啊慘叫,撕心裂肺說道。

野豬的目光,冷冷看向了秦穆然。

「東方人,看來,你也是一個老江湖,這一次,我替我的兄弟,再陪你賭一把,如何?」

野豬冷聲說道。

「啊呦,說吧,你是想賭一條胳膊,還是想賭一條腿呢?」

秦穆然笑道。

「哼哼……那太沒意思了,我賭命,賭他的命!」

野豬目光,瞥了眼莫哈里。

秦穆然不禁一笑。

「你可真會算賬,拿別人的命,賭自己的局,嘖嘖……這樣不大好吧!」

秦穆然笑道。

對於野豬而言,斷了一條胳膊的莫哈里,已經是個廢物了,留著也沒用,當做賭博籌碼,算是最大程度利用他的殘餘價值。

西方地下世家,就是這麼殘忍,不像東方江湖講究義氣。

「如果他一條命不夠,我再加上一個億的籌碼!」

野豬冷聲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一個億,雖然不算什麼大錢兒,也夠自己在西方開支了。

送到口袋邊兒的錢,不要白不要。

「好。」

秦穆然爽快答應。

站在身後的萊恩臉色陰沉,低聲提醒道:「然哥,適可而止,野豬可是野豬黨的大佬,他的賭術,在格蘭賽堡城都是數一數二的……」

陳雅玲也面色擔憂。

「穆然,咱們已經贏的夠多了,沒必要再玩兒下去了,這裡可是西方。」

陳雅玲心情忐忑,儘管秦穆然在夏國實力顯赫,但那是在東方!

秦穆然愜意靠在座椅上,悠然點上一根香煙,神情淡然。

「無妨,剛好我手頭兒最近緊,人家非要給送錢,我也沒辦法,哈哈……」

秦穆然毫不謙虛笑道。

祭煉山河 野豬冷冷一笑,從容入座。

「東方人,我輸了,他的命,一個億的籌碼,歸你,你輸了,只要你留下命就可以了。」

野豬笑道。

「放心,我不會輸的,哥就是這麼自信,哈哈……」

秦穆然的得意,愈發讓野豬感覺滿心不爽。

此刻,四周已經圍滿了客人,所有人都在注視著這一場生死局的對決。

莫哈里輸了!

但野豬的賭術水平,遠高於莫哈里不知多少個境界,而這裡又是野豬的主場,秦穆然即便有些手段,也沒人認為他有取勝的機會。

「野豬黨的老大,親自出手,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一人說道。

「我看這個東方人,是被勝利沖昏頭腦了,在格林娛樂城跟野豬對局,呵呵……即便是西方賭王都未必有勝算。」

另一人回道。

野豬黨作為格林娛樂城最大的地下保護組織,可謂佔據了所有天時地利人和,這種情況,確實想輸都難。

「說吧,賭什麼?」

野豬冷聲說道。

「隨便,我這個人,什麼都略懂一點兒。」

秦穆然笑道。

說話間,已經有服務生,將一億的籌碼,擺在了秦穆然面前。

野豬抽了口雪茄,嘴角吐出一口淡淡的煙圈兒。

「那就賭個簡單點兒的,我們都省時間,猜輪盤如何?」

野豬說道。

「沒問題,輪盤這個遊戲,我好多年沒玩兒了,你可得讓讓我。」

秦穆然笑道。

話音落下,兩名服務生將一個賭博輪盤擺在了賭桌上,這個輪盤,猶如錶盤一般,被均勻化成十二個區域,每個區域寫一個數字,奇數是紅色區域,偶數是藍色區域,均勻散開。

「遊戲很簡單,轉動指針,我們猜單雙數定輸贏就可以。」

律政嬌妻:墨少,你被捕了! 野豬解釋說道。

「我懂,那咱們就開始吧,你押什麼?」

秦穆然笑道。

野豬起身,目光打量著賭桌上的輪盤,嘴角掛著一絲冷笑。

「我押奇數!」

野豬笑道。

「可以,那我只能押偶數了?」

「不過,這樣不刺激,我不僅押偶數,我押2,指針不落2,都算我輸。」

秦穆然笑道。

帝少寵妻有點甜 所有人都投來了驚愕的目光!

「哇靠,這個東方人是瘋掉了嗎?別人押奇他押數字,這樣輸的概率,足足大了六倍呀!」

「瘋子,真是個瘋子啊!」

……

在一片驚呼聲中,就連莫哈里和野豬都一臉懵逼!

能把敵人喊到一臉懵逼,在格林娛樂城開創以來,秦穆然算是頭一號。

「東方人,你很自信嘛!」

野豬說道。

「哈哈……玩兒嘛,就要玩兒個刺激的,不然多沒意思?」

秦穆然笑道。

野豬也冷冷一笑,不過,對他而言,裝逼厲害有毛用?待會兒他就會讓秦穆然知道,裝逼一時爽,完事火葬場!

一名服務生走到轉盤拳,用力一甩指針,輪盤指針,快速旋轉!

於此同時,秦穆然隱隱感覺到,在輪盤四周,隱約有一股勁氣暗中控制指針。

秦穆然嘴角一揚,絲毫沒有放在心上,稍微運轉體內勁氣,和這股勁氣在隔空對峙。

他心裡很清楚,野豬絕不會老老實實跟自己玩兒。

輪盤,看似公平的遊戲,背後也充滿了人為的花招。

十賭九詐!

整個格林娛樂城,哪項遊戲背後沒有認為操控?

下一刻,輪盤上的指針,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開始在2和3之間左右徘徊,搖擺不定。

秦穆然面帶笑意,目光看向野豬。

原來還是個勁氣強悍的異能者,想靠勁氣無形控制輪盤指針,真是可笑,論勁氣,在他秦穆然化勁大圓滿面前,古往今來,又有幾個能與之匹敵?

區區一頭野豬,算什麼東西?

「好奇怪,這個指針,怎麼定不下來?」

一人驚訝道。

這種現象,對於他們這些老客人,都是頭一次見到。

在圍觀者眼裡,秦穆然和野豬,相對靜坐,風平浪靜,可他們並不知道,兩人在無形中,已各自使用勁氣暗中對抗。

此刻,秦穆然神情從容,面帶笑意,而野豬卻臉色鐵青,汗流浹背,顯然,他已經撐不住。

噗!

下一秒,野豬一口鮮血吐出,輪盤上的指針,穩穩轉到2的中央。

「哇靠!」

「這個東方人,居然真的贏了!」

……

萊恩臉上寫滿了崇拜,現在,秦穆然已經成了他心目中神祗一般的存在。

不僅醫術了得,連賭術都強大到沒朋友啊! 涅槃境,御鬼師參悟生死後,精神力到達一種奇妙的境界。

強時堪比輪迴境強者,弱時卻只是生死境強者,甚至又是身體機能會處於一種死亡反覆的狀態。

這個時期可以說是御鬼師最難度過的時期,穆皇后樹敵不少,也難怪會尋求盟友。

趙小川自然無法拒絕,雖然說穆皇后口中說着不讓自己在意,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讓自己撒手不管?

先不說穆皇后現在和李若曦的生死息息相關,單單是內疚的這道坎他都過不去。

“哎~說說吧!怎麼進入鬼城?”趙小川幽幽的嘆息一聲。

剛纔還是敵人,現在卻又要和對方在一起,真的讓趙小川感到有些世事無常。

穆皇后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咳嗽一聲,說道:“很簡單,首先我們需要一些準備。”

“準備什麼?”趙小川好奇道:“莫非鬼城有大凶險?”

“鬼城自然有大凶險,不過和我們無關,我們要準備的是怎麼應對外面的勢力。”穆皇后笑道:“畢竟有時候人比鬼更加的可怕。”

趙小川微微皺眉,有些搞不懂穆皇后這話是什麼意思,但還是點點頭。

趙小川就是這樣一個人,如果他選擇相信了對方,就會百分之一百二的相信對方,至少在和穆皇后結盟之間事情上是這樣的。

然而當他聽了穆皇后的打算後,不可思議地看着穆皇后,驚訝道:“天啊!你瘋了麼?竟然想要和妖結盟?如果我沒記錯,你們前不久還大戰過吧?”

穆皇后眨了眨眼睛,笑道:“這你就不懂了,不過先容我賣個關子,到時候你就會明白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