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對家族權勢並不是多感興趣,所以肆意生活,劣跡斑斑。

但是其他北野家族的成員,均是活的很累,他們一生都是爺爺手中的棋,為他鞏固北野家族地位。

眼下,北野霧看爺爺心情糟糕,準備明天再來問問爺爺。

但是北野泊聽到外面說話聲音,於是開口說道:「既然來書房也是找我,進來吧。」

北野霧只能不情不願的進入書房。

「前段時間安排你在顧凝凝的身邊,有沒有打探到什麼消息?」

「知道一點,應該是松本莓給他們下毒,目前找不到解藥,所以他們過來找她算賬。」北野霧如實說道。

「找到以後他們準備怎麼做,還有那個陸三的真實身份問到沒有?」

「這個暫時還沒有。」

「真是奇怪拿著陸三的照片到處找關係,但是根本沒人見過。」北野泊憂心忡忡的說。

「這件事情爺爺放心,只要和顧凝凝感情持續升溫下去,知道陸三真實身份,這是早晚的事。」

「這回還是你最聽話,不像你的妹妹,到底還是年輕,以前看著懂事,但是實際上缺個心眼。」

「爺爺,其實有件事情,我是一直都想問問你的。」

「什麼事情?」北野泊端起一盞青花瓷茶杯,微抿一口問道。

「爺爺到底知不知道松本莓的下落,這個松本莓究竟藏在什麼地方?」

北野泊聽到北野霧這麼問,嘴角微微抖動。

他還以為北野霧是個懂事的,但是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和北野檀打的是同個心思。

他們都想知道松本莓的下落,至於為什麼想要知道,已經非常明顯,無非就是在不知不覺當中,忘記自己的使命。

明明是他派去監督陸三的,但是結果卻讓陸三收買,背叛自己的家族。

「砰!」氣到極點,北野泊直接一盞茶杯狠狠砸在北野霧的旁邊,茶杯立刻碎的四分五裂。

「你們真是一個比一個不長志氣,怎麼我們北野家族盡出你們這種廢物!」

「想要知道聖女的下落,除非當我是死的,現在通通給我出去!」

那盞茶杯是北野泊非常喜歡的,眼下碎成這樣,可見北野泊有多生氣。

北野霧不敢再說,只能灰溜溜的逃出書房。

書房內,只剩下北野泊一人,北野泊撥出一個電話。

電話接通以後,裡面傳來一道年邁聲音。

「找我是有什麼事情?」

「黑川君,這次是的事情真是變得難以收拾。」

「那個陸三到底什麼來路,不知道給檀和霧灌得什麼迷魂湯,他們個個都想知道莓的下落,想要投靠陸三。」北野泊皺眉說道。

「一旦莓讓他們抓住,莓的身上掌握不少我們家族間的醜聞。」

「流露出去以後,家族將來該以什麼臉面見世。」

「依照現在這個局勢,不如直接就將那個陸三解決,這樣什麼都能輕鬆點。」黑川當家淡淡的說。

「不行,目前我們還不知道這個陸三究竟是什麼身份。」

「不知道什麼身份,不就說明根本不重要,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莓是我們R國的,就算犯錯都該由我們R國處置,他們A國插什麼手。」

「可是應該怎麼處理掉?」

「他們可是盛家介紹來的,要是在我庭院出事,盛家一定找我麻煩。」到底和黑川當家關係更加深厚些,北野泊開始順著他的思維,思考問題。

「在R國解決他們,不是非常簡單嗎?」

「說他們死在尋找松本莓的路上,就能遮掩過去。」

黑川與北野泊絮絮叨叨說半天,終於敲定一個計劃。

雲暮房間裡面,一名侍女站在她的面前,將剛在北野泊與北野霧在書房裡面說的話,一字不落傳到雲暮耳中。

「就知道這個北野霧沒安好心,果然接近顧凝凝只是因為想要知道陸司寒的身份。」

「只是怎麼感覺事情只說一半,他們後面說些什麼,怎麼沒有聽清楚?」雲暮不解的問。

侍女和自己說的,只說到北野泊發火,後面的一切都無從得知。

「後面老爺和少爺吵架,老爺非常生氣,摔碎一盞茶杯,那我怎麼還敢繼續聽下去。」

「還有很快霧少爺就從書房出來,那我根本不能繼續偷聽。」侍女解釋道。

「可以,這件事情,做的很好,這是給你的報酬。」雲暮將一個厚厚的信封交給侍女。

侍女很快離開雲暮房間,免得呆下去引起可疑。

雖然嘴上一直都說以後再也不管顧凝凝的事,但是顧凝凝是因為雲暮來到R國的,雲暮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顧凝凝往火坑裡跳。

趁著北野霧現在沒有纏著顧凝凝,雲暮敲響顧凝凝的房門。

「來了,來了。」敲門聲整整持續幾十秒,顧凝凝匆匆忙忙的跑出來。

房門打開,雲暮終於看清楚顧凝凝在做什麼。

剛剛顧凝凝應該就在洗澡,現在穿著一件寬鬆的浴袍,濕漉漉的頭髮由浴巾包裹著。

顧凝凝看到雲暮過來有些驚訝。

原本以為是北野霧,沒有想到有天雲暮居然主動過來找自己。 紛紛有人@鬼夫大大。

“哇,這口井好漂亮啊,還會發光!”嫦娥仙子@鬼夫大大。

此時的嫦娥仙子剛剛沐浴完畢,泡了一個香花熱水澡,裹着半透明的白色紗袍,露出迷人香肩和鎖骨,白色紗袍屬於短款的,白色紗袍纔剛剛遮住她的香臀,半透明的白紗居然能夠隱隱約約的看見她淡藍色的小***往下完全露出了她的一雙又長又直的大白腿。

沒有搞錯吧?廣寒宮裏面不是很寒冷嗎?怎麼穿這麼薄,不怕被凍成冰凍美人嗎?

噢,原來如此,什麼時候,廣寒宮裏面都可以如此先進了,居然還有空調?!而且她的牀鋪居然有電熱毯?!這神仙當的,什麼時候也可以這麼舒服了?

迴歸正傳,嫦娥仙子她正抱着一隻白白胖胖的玉兔,兔耳朵還挺長,屬於眼睛長得又大又卡哇伊的那種特別精明的玉兔,這性別嘛,有待商榷,這玉兔鼻子前兩行長長的鼻血是怎麼來的?

嫦娥仙子抱着玉兔趴在被窩上面,看着枕頭上玉做的ipad,一會兒哭一會兒笑一會兒唱歌,一會兒跳舞,不知道的還以爲她發神經病,仔細觀察才發現,原來她是在ipad上看直播。

直到她進入了郝健的直播,眼睛就再也離不開了。當然,她並不是覺得郝健很帥,關鍵是裏面沒有郝健的正臉啊!而且對着直播間裏面那顆會發光的井流露出,讚歎的眼光。

簡直就是對它情有獨鍾啊,一見鍾情啊!身爲做口井,真是有福氣!不得不讓人羨慕乃至嫉妒!

哇!嫦娥奔月那個美麗的嫦娥仙子耶!她居然也在看我們的直播,雖然關注點只在井上!可郝健怎麼會錯過這麼一個,對美女搭訕的機會呢?!

鬼夫大大@嫦娥仙子:“美麗的嫦娥姐姐,你對這個發光的井很感興趣嗎?要不然咱加個微信,我多拍幾張照片發給你,呵呵,對美女是不收錢的喔。”

郝健果然夠狡猾,又夸人家是美女,又給人家送順水人情,而且還順理成章的要她的聯繫方式。誰叫人家美女天真啊,被他一兩句話就哄到了聯繫方式。

嫦娥仙子@鬼夫大大:“好啊,我等會兒私發一張照片給你,上面有我微信的二維碼,你掃描一下就可以加上了。你可一定要多給我拍幾張照片哦!那井可真好看!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會發光的井。”

簡直不可思議!“照片啊,是自拍嗎?”鬼夫大大@嫦娥仙子。

“對啊!我們這裏的微信二維碼都是自拍噢!想要加好友,隨便自拍一張,輕輕一掃,很方便快捷的。”嫦娥仙子說着已經自拍了幾張,存在了相冊裏面。

“太好了,我居然可以要到美女姐姐的自拍照,羞澀。”鬼夫大大@嫦娥仙子。郝健心裏是沸騰的,是激動的,要發了,要發了,那可是嫦娥姐姐的自拍照。恐怕很多人都搶着要吧!

“你想要,早說啊,我等會兒可以多拍幾張給你,微笑。”嫦娥仙子@鬼夫大大。

郝健被驚呆了,這居然誤打誤撞的,還要到了嫦娥仙子的照片。真是太太太爽了!

此時的吳剛正在廣寒宮外,一個人孤寂的坐在,寒風凜凜的大樹下,一邊使用法術,指揮着一把開山斧,掛機砍樹,砍得不亦樂乎。

然而此時他卻因爲嫦娥老是不理他,所以他一個人失魂落魄的,愁眉苦臉的坐在石桌前,喝着寡酒,看着直播,看着直播的那些大美腿,看得不亦樂乎。結果他看着看着,突然他的小弟給他發了一條短信,和分享了一個鏈接。說着:“老大,你在幹啥?有人在直播間調戲嫂子,又要微信又要照片的,你快去收拾他。這是直播鏈接。”

看到這條短信,吳剛原本喝得醉醺醺的,瞬間就沒有醉意了,他點開鏈接,就翻到了一個火燒大蟒蛇的直播,裏面的人已經有兩三萬了,這麼火熱的直播?!

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個,不要命的小子,竟敢跟我吳剛做對?簡直就是找死!

誰知他一進去就看到,有個傢伙正在調戲他心愛的嫦娥妹子。貌似嫦娥妹子對那傢伙的態度還挺好,吳剛坐不住了!兩頭一瓶啤酒一吹,咕嚕下肚,然後一砸,就開始在直播間和郝健較起了勁。

現場火藥味極濃!

吳剛@鬼夫大大:“我說臭小子,你這搭訕方式也太老土了吧!信不信我打斷你的手,拔了你的舌頭?鄙視。”

嫦娥仙子@吳剛:“你來這幹嘛?不許你這樣對我朋友。你再這樣無禮,這裏不歡迎你。”嫦娥仙子氣得胸線都起伏了。懷裏的玉兔,兩行鼻血流得更加的明顯了。一旁的抽紙,光擦擦鼻血,都快用完了。666。

鬼夫大大@吳剛:“對,這裏不歡迎你,你從哪來滾哪去?我的直播間不歡迎噴子。鬼臉。”

吳剛@鬼夫大大:“臭小子,別特麼跟我裝蒜,一上來就要我媳婦兒的微信和照片,你是不是找死啊?!憤怒。”

嫦娥仙子@吳剛,怒道:“吳剛,請你嘴巴放乾淨點。誰是你媳婦兒,你腦殼有屎啊?!信不信我叫我的后羿哥哥拿大皮鞭抽死你,噢,不對,是拿大弓箭射死你。哼哼。”

嫦娥仙子被這個大嘴巴吳剛的話弄得差點噴血,什麼叫做他的媳婦兒的微信和照片?!這話要是讓她的後裔歐巴聽見了,那可就不只是射下,九個太陽了那麼簡單了!估計得射瞎他的臭嘴才行!!!

吳剛的內心獨白,哦買噶啊,聽見了心碎了一地的聲音。

郝健的內心獨白,哇噻,傳說中的嫦娥仙子居然也會罵人,果然也是一個狠角色呀!估計是被這些自作多情的小兔崽子給硬生生逼的。

鬼夫大大@吳剛:“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勒,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計較。你每天砍樹砍得腦袋都糊塗了,神經病啊你。”

“臭小子,你…”郝健幾句話就懟得吳剛說不出話來。 第1043章庭院進賊

雲暮看到顧凝凝這個裝扮,臉立刻拉下來。

這個女人真是沒有半點防備意識。

這裡是在北野庭院,不是在自己家中,怎麼可以穿成這樣出去!

穿著這樣,萬一讓北野霧看見,有沒有想過是件多麼危險的事。

「雲暮,過來是有什麼事情——」

顧凝凝話音剛剛落下,雲暮直接闖進顧凝凝的房間,然後拿起薄被直接披在顧凝凝的身上。

「身為女孩子可不可以矜持些,白天穿成這樣亂晃,簡直不知羞恥。」

顧凝凝聽到雲暮這樣的話,臉頰微微有些發紅。

果然雲暮真的討厭自己到一個境界,討厭到不管自己做什麼,他都覺得不滿意。

「那就請你現在出去。」

「還來這邊做什麼,自找不自然嗎?」顧凝凝嘟唇氣鼓鼓的說。

剛剛洗過澡的顧凝凝,臉上未施粉黛,她是生的一張娃娃臉,原本看起來就是比較顯小,現在這樣一看,要說她是高中生,說不定都有人信。

雲暮莫名的覺得喉頭有些緊。

那天晚上,其實他一直以為是場夢,是場格外香艷的夢。

沒有想到一切都是真實的,夢中那個銷魂感覺,全是眼前這個女人帶給自己的。

雲暮刻意的將目光轉到其他方向,然後冷冷開口道:「看在南初和你關係不錯,所以我才將知道的事告訴給你,就是怕你受騙。」

「什麼騙不騙的,最大的騙局,不就是以為你會一直保護我,不就是我自作多情以為你想和我在一起嗎?」

「聽聽這段錄音,再來和我說話。」雲暮說完將剛才和侍女的對話,一字不差放給顧凝凝聽。

顧凝凝的表情,從一開始的生氣,到現在變的逐漸嚴肅,最後失望。

她還想著,北野霧這樣不凡的出身怎麼看上自己的,或許自己有些特殊。

但是原來這些都是假的,北野霧只是覺得自己在這個團隊中最好騙,所以利用自己潛入這個團隊。

雲暮想要顧凝凝知道真相以後,離北野霧那個變態遠點,可是現在看到顧凝凝這副傷心模樣,雲暮有些於心不忍。

忍不住的想要安慰安慰顧凝凝,於是情不自禁開口說道:「北野霧這個混蛋簡直就是找打,居然利用這種事情,沒有看上你是他沒有眼光。」

「滾。」

「什麼?」

「顧凝凝有沒有搞錯,剛剛是在說安慰的話,而你居然讓我滾?」

「沒錯,滾!」

「立刻給我滾,滾出這間房間!」顧凝凝提高音量喊道。

這樣狼狽的真相,是讓雲暮揭穿的,顧凝凝更加覺得沒有臉面面對雲暮。

要是眼前有個洞,顧凝凝都想直接埋臉進去。

雲暮見顧凝凝情緒這樣激動,沒法再說什麼,只能離開客房。

他的目的已經達成,但是他的心情居然因為顧凝凝這樣而跟著失落起來。

顧凝凝為什麼要這樣難受,是不是因為顧凝凝已經愛上北野霧。

這個問題,讓雲暮整整思考一個晚上,可是雲暮完全沒有思考,為什麼自己要這樣緊張顧凝凝的心情。

另外的房間內,北野檀正在房間哭泣,氣爺爺的偏心,氣爺爺說出剛剛那樣的話,氣爺爺心中只有自己,只有北野家族,甚至只有松本莓,完全不為孫女幸福考慮。

正想著,房間外面傳來敲門的聲音。

北野檀以為是陸司寒,正準備投近他的懷抱好好哭泣,可是開門以後看到的居然是北野霧。

北野檀立刻收起委屈兮兮的表情,質問起來:「北野霧,難道你很空閑嗎?來我房間想做什麼?」

「親愛的妹妹,我們不是仇敵,這次或許可以成為合作夥伴。」北野霧一邊說,一邊看向周圍的侍女。

確定沒有侍女看到,北野霧直接閃身進入北野檀的房間。

「北野霧,是誰准許可以讓你進來的,立刻給我出去!」

「檀是想要松本莓的下落,對嗎?」北野霧淡淡的問。

北野檀聽到這段時間一直揪心自己的話題,立刻止住哭鬧,有些狐疑的看向北野霧。

「什麼意思,松本莓的下落你知道?」北野檀激動的說。

北野霧一貫喜歡在外面交些狐朋狗友,說不定真能知道一些消息。

「不知道。」

「那你過來幹什麼,出去!」北野檀的希望破碎,語氣立刻變得不好起來。」

「嘖嘖,對待自己哥哥真是不客氣,雖然不知道,但是我們目標是一樣的,我們都想知道松本莓下落,而爺爺不肯。」

「可是我們齊心協力,不信找不到松本莓下落。」

「有什麼辦法,早上求的只差跪下,爺爺都不肯。」

「爺爺不肯,這是正常的,求的不行,我們就來騙的。」北野霧幽幽的說。

「聽你這樣說,看來是有計劃,說來聽聽。」

這一下午,北野霧都在北野檀的房間裡面,兩人秘密商議著什麼。

直到傍晚,他們一起下樓陪著北野泊吃飯,吃飯時候都沒再提起松本莓的事,這餐飯都是吃的還算安逸。

等到晚飯結束,眾人回到自己房間,北野檀則前往爺爺房間。

「現在來這是有什麼事情,要是因為早上的事,立刻出去。」北野泊不耐煩的說。

「不是的,不是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