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倒是嫺熟的脫光了自己,因爲身材很好,又是在做夢,所以……我沒有阻止!

等他來脫我的衣服時,我才反應過來他要幹什麼。

我刷的坐起來:“你幹什麼?”

“娘子!”男人一臉的委屈:“我們成親了呀,自然是要洞房的!”

洞你個頭,我本想這麼說,可是這男人的身材怎麼說呢……

我只感覺一股腥熱的液體流了出來。

摸了摸鼻子,居然是鼻血……

還好是做夢,否則老臉都丟盡了。

男人見我如此,有點無奈的下牀,不知道從哪拿來一塊手帕給我擦了擦。

害的我又看到他完美的身體……鼻血流的更加洶涌了點。

“我上火了……”我解釋。

男人好看的桃花眼,笑眯眯的看着我:“無妨,我們繼續!”

繼續什麼?

我一下子反應過來,臉又紅了!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着,男人不能長的太好看,太好看的男人容易……讓女人失去原則。

比如,現在,這個好看的男人來脫我衣服時我盡然很順從!

好吧,做夢,現實我不會這樣,絕對不會!

衣服很快就被脫了,我有點害羞,卻覺得反正是個夢!不如盡興!

男人輕輕的吻上我的脣,慢慢的,我開始呼吸急促,甚至有些燥熱。

而古裝美男的情緒也完全的調動起來,他開始不滿足接吻,慢慢的吻着我的脖子,慢慢往下……

就在最後的時刻,古裝美男卻失敗了,原因是試了幾次都沒有找到地方……

我睜開眼睛看着他,他有點窘迫,臉都紅了,這一紅卻更加的好看了。

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這傢伙居然是個處男!

哈哈!

我的笑聲還沒發出來,卻突然聽到外面傳來公雞打鳴的聲音。

古裝美男遺憾又有點懊惱的開始穿衣服,邊穿嘴裏還邊唸叨:“娘子,爲夫要走了,你等着爲夫,爲夫明日一定成功!”說完還朝我眨了眨好看的眼睛。

那樣子簡直是迷死人的節奏。 他一走我就醒了過來,一看天已經矇矇亮,桌上的蠟燭也快燃盡了。

我打了個哈欠,其實是有點一欣慰的,畢竟能夢到和那麼帥的男人……這種福利可不是天天有的!

可惜沒有成功!

咦,我爲什麼還有點遺憾?

“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再夢到他!”我對手裏捧着的娃娃說。

天大亮後,門被打開。

王婆子走進來,招呼那兩個女孩給我卸了妝,換了衣服。

“你可以走了!”王婆子說。

what?

我沒聽錯吧?

我不是要嫁給祁總的傻兒子嗎?

王婆子見我疑惑,古怪的問道:“怎麼?不想走?”

“想!”我急忙說。生怕下一秒王婆子反悔。

“對了,走之前把這個帶上,記住千萬不能弄丟了!”王婆子把那個仿真的古裝娃娃遞到我手上。

我趕緊接過來,寶貝一樣的捧在懷裏。

王婆子滿意的看了我一眼。卻什麼都沒說。

今天我的待遇顯然比昨天好多了,而且沒發生祁總傻兒子的事,後來想想我怎麼就天真的以爲祁總會有個傻兒子?明顯電視劇看多了。

祁總出來送了我,客氣的給我道歉,臨走還給了我一張名片,說我以後有什麼困難可以去找他。

我接過名片,心中冷哼,我這輩子都不想在看見你。

祁總派人把我送回住處,這裏是我和爺爺老家的房子。本來就是暑假沒地方去,打算回來窩幾天,卻沒想到遇到這樣的事。

想到這我不禁暗暗把爺爺又怪了一遍,好在沒出什麼事情。

可是……我卻怎麼也想不通,既然祁總沒有什麼傻兒子他抓我幹什麼?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

平白得了這麼好個娃娃。也算是給我的補償,我把娃娃放在自己的牀上,越看越喜歡。

“這小睫毛真長真濃!”我用手撥了撥娃娃的眼睛,娃娃的嘴角彎了彎,似乎衝我笑了!

我嚇得一個哆嗦就把娃娃扔在了牀上。

再去看時,娃娃卻沒有什麼變化。

總裁的蜜寵嬌妻 “嚇死我了!”我捂了捂自己撲撲亂跳的小心臟:“真是眼花了!”

……

白天沒什麼事,我就窩在家裏看了一天的小說,晚上簡單的吃了飯,就要上牀睡覺時,就聽見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聲音很大,幾乎要把門都拍爛了。

“開門……快開門……”

“誰呀?”我一聽是男人的聲音本能的多了幾分警惕。

“快開門,不開我揣門了!”

門外的聲音聽着耳熟。

“別踹,來了!”我不情願的打開門。

外面站着的是經常和爺爺一起賭錢的賭徒叫張喜發。

四十多歲,油光滿面,長相自帶幾分猥瑣。

“你爺爺呢?”張喜發扯着嗓子問,一雙眼睛還不停的往裏看。

“你找我爺爺幹什麼?”我對他印象不好,自然沒有什麼口氣。

“他欠了我的錢,我來找他要錢的!”張喜發說着就要進屋,我趕緊攔在他面前:“我爺爺不在,你改天再過來!”

“改天?”張喜發顯然不高興:“他這錢都欠了一個多月了,不行,他今天必須還錢!”

“我爺爺真的不在!”

“真的不在?”張喜發突然換了一種語氣,然後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因爲是夏天,我上身穿了件白t恤,下身穿的是短褲。被他這麼一看渾身都有點不自在。

“不還錢也行!”他說着嘿嘿一笑,伸出黑乎乎的手就要捏我的下巴,我一側頭躲開了。

“你幹什麼?別動手動腳的!”我不悅的瞪了他一眼。

張喜發看我的眼神裏透了幾分貪婪和猥瑣:“要不你陪我一晚上,我就不跟你爺爺要錢了!”

“流氓,趕緊給我走,不然我喊人了啊!”我大聲道。

“喊人?”張喜發突然上來就捂着我的嘴,把我推進了屋裏:“喊人?你喊呀!”說完就朝我撲了上來。

女王駕到暗夜黑帝請抓牢 “救……”我的話還沒喊出聲,張喜發又一次捂住了我的嘴,手上的煙味和汗臭味讓人噁心。

我拼命的掙扎,雙腳亂蹬,一腳踢在了張喜發的襠部。

“救命……救命啊……”我乘機喊道。

可張喜發卻已經從地上爬起來,一臉憤怒的瞪着我:“好你個小賤人,非逼這老子來硬的是不是?”說完上來直接按住了我,雙腿緊緊的壓着我,雙手按着我的手,嘴脣湊近了就要親我。

我甚至都聞到了他嘴裏難聞的味道。

“救命……救命……”我側頭躲過拼命的喊。

“張喜發,你幹什麼?”一個聲音突然傳來,隨即張喜發被拉了下去。

我趕緊爬起來,縮在一邊,眼淚都快要掉下來。

“小顏,沒事吧!”隔壁的張嬸子推開張喜發後過來問我。

“沒事!”我雖然這麼說,可眼淚卻在眼眶裏打着轉。

張嬸子拍了拍我,然後站起來指着張喜發就開罵:“張喜發你個沒人性的,居然幹出這種不要臉的事來,你還是個人嗎?”

張喜發起先還發懵,現在回過神來了,舔着臉問:“我……我幹什麼了?”

“還裝蒜?”張嬸子怒了:“我都看見了,你說你也是有老婆孩子的,也不嫌自己丟人!”

張喜發被罵的沒臉,垂着頭就要往出走。

可是村子畢竟小,經過這一鬧騰院子裏早就來了不少看熱鬧的人。

張喜發一出門就覺得大家看他的眼光都變了。農村是很重名聲的,張喜發雖然渾,可卻不想以後在村裏擡不起頭來,於是扯着脖子道:“明明是她勾引我的,還說要陪我睡一覺,讓我不要追究她爺爺欠我錢的事!”

院子裏的人本來就不明所以,聽張喜發這麼一說瞬間就開始議論起來。

“小顏這娃看着不像那種人啊!”

“也說不準,她爺爺欠了錢她沒辦法,做出這種事也是有可能的!”

“就是啊,現在的小姑娘爲了錢什麼都能做!”

“可不是,村裏李老三家閨女還不是在外地當小姐,這小顏平時看着挺老實的誰知道在外面什麼樣?”

“也不能這麼說,我覺得小顏這孩子是個好孩子!”

“你對她瞭解多少?你知道她真的上大學還是在外面幹別的了?”

“……”

張喜發一聽有人站在他這邊,更加的囂張:“就是她勾引,我一個大老爺們能受的住這勾引?現在被人知道了想倒打一耙,沒門!”

外面的聲音越來越大,我縮在角落裏,委屈眼淚不停的落,身子也在發抖!兩天來受了兩次驚嚇,感覺自己的神經都快崩潰了。

“張喜發你個王八羔子,你是什麼人村裏誰不知道,少把髒水往人家姑娘身上潑!”張嬸子氣急了,指着院裏的人說:“剛剛小顏叫的那麼大聲你們沒聽見?都裝聾作啞的當不知道,現在擠過來一個個的裝好人了?把髒水往孩子身上潑,小顏是什麼人你們不知道?孩子受了委屈,你們還要落井下石,還是不是人?”

衆人被張嬸子一通罵了個沒臉,紛紛指責了幾下張喜發就走了。

張喜發唾了一口唾沫道:“小賤人,老子跟你沒完!”說完也走了。

院子很快又安靜了,張嬸子把我扶上牀,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小顏,別哭了,好在沒發生什麼事,想開點啊!”

“謝謝你,嬸子!”我哽咽道。

張嬸子嘆了口氣說:“那張喜發不是個好東西,明天你收拾收拾回學校去吧啊!”

我心頭一暖,然後點了點頭!

“哎!都怪那挨千刀的蘇伯達!”張嬸子罵了幾句又說了些寬慰的話。然後就離開了。

臨走時安頓我一定要把門鎖好。

我點點頭。鎖好門後,從廚房拿了把菜刀放在身邊,自己則縮在角落裏,眼淚又一次不自覺的落了下來。

哭了一會兒,感覺心情好多了,躺在牀上,看着牀上的娃娃,就順手拿起娃娃,把娃娃抱在了懷裏!

懷裏抱一件東西會多些安全感。

不知怎的,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夢裏我又看見了那個古裝美男,這一次他似乎很生氣又很心疼的樣子。

“娘子……”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他我盡然莫名的有點心安。

他把我抱在懷裏,輕輕的擦着我臉上的眼淚:“娘子放心,爲夫給你報仇!”

“嗯!”我點頭,輕輕的抓着他的手,他的手指修長,指節分明,十分好看。

“別哭了!都怪爲夫沒有保護好你!”又說了一句。 養獸成妃 然後忽的站起來。

“你去哪?”我看他朝外走。

“爲夫去給你報仇!”

雖然他這麼說我很感動,可是畢竟這是在做夢,我害怕他一走就不回來,至於報仇……怎麼可能?

“留下來陪我!”

古裝男猶豫了一下,眉頭皺了皺,似乎很認真的想了想,說:“好,爲夫陪你一會兒,然後再去找他報仇!”

“嗯!”

我靠在古裝男的胸上,感覺不到他的心跳,卻很安心。

…… “蘇顏,你個騷狐狸,你給我出來!”

我一聽這聲音就知道是誰了。

張喜發的媳婦!

我也沒着急開門,張喜發的媳婦是村裏出了名的潑婦。罵起人來誰也沒她厲害。

“小狐狸精還學會勾引男人了,你給我出來,看我不撕爛你的嘴!”張喜發媳婦罵的越發兇了。

我長舒了口氣,打開門。

張喜發媳婦正手插肥腰,一臉兇惡的等着我。那樣子活脫脫就是一個潑婦。

“明明是張喜發的錯,你居然跑到這來罵我?”我簡直無語了,真是什麼奇葩都有。

張喜發媳婦登時怒了:“騷狐狸,我男人是什麼人我最清楚,一定是你勾引的他。”

“你最好自己撒泡尿回去照照你男人是個什麼東西,我告訴你,你再敢罵我一句,我就報警,叫警察把張喜發抓走。”

我也是氣急了,居然跑到這來和一個潑婦對罵?

張喜發媳婦勃然大怒。上來就要打,還好被看熱鬧的人拉住了。嘴裏卻還是不依不饒的罵。

“張喜發媳婦你別太過分,昨天的事大夥都看見了,小顏要是報警我第一個站出來給她作證!”說話的是張嬸子。

張嬸子住我家隔壁,從小就可憐我沒爹沒孃,爺爺又是個不靠譜的,沒少照顧我。今天她能爲了我跟張喜發媳婦撕破臉皮,我心裏真的十分感動。

“張翠芬,你跟她什麼關係要幫着她?”張喜發媳婦怒了。扯着破鑼嗓子大喊起來。

“我這是幫理,你男人是個什麼東西你清楚,真的鬧到警察那他還得坐牢,你可想清楚了!”

張喜發媳婦一愣,似乎也想明白點,可是她哪是容易吃虧的主。正要開口又罵,就聽一個孩子突然跑來說:“媽,你快回去看看吧,我爹生病了!”

“什麼病?他要得也是花柳病!”張喜發媳婦不耐煩的說。

人羣頓時傳來一陣鬨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