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說它奇怪,是因爲整個中心國,恐怕沒人知道這到底是哪裏,但是它切切實實就在中心國的範圍內。

一個蒼老的不像樣子的老人,坐在輪椅上。

頭頂的頭髮幾乎快掉光了,只有稀疏的幾根雜亂的趴在頭頂上。

在他的面前,有一個半透明的光屏,上面顯示的正是金陵和楚櫃櫃的身體數據。

老人喃喃自語:

“這裏的時間走得太快了,太快!這些混蛋,竟然留下了如此奇怪的引力場,改變了時間,改變了生物進化的速度。

嘎嘎!那又如何呢?2012遲到了,那麼就讓我的奴僕們去打開潘多拉的魔盒吧!”

說着,也不見他動彈,那半透明的屏幕上就顯示了其他的內容。

正是江子涯和壬晴兒倆人正在遊艇上模擬着海上可能遇到的各種情況,進行鍼對訓練。

老人眼睛眯縫着,就像是兩根尖利的冰針,寒冷而鋒利。

“我竟然無法接觸到你的靈魂,是誰在保護你?他又是誰?劫後的人類嗎……”

………………………

國外,終極晉級賽馬上就要開始。

江子涯和壬晴兒此次則成了輕鬆愉快的看客。

爲了更好的觀察各國選手的高低,他們不惜連買帶借的弄來了幾十個平板電腦,每個屏幕上面,都有不同國家的比賽。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知道爲什麼,江子涯和壬晴兒都覺得自己可以走進世界大賽的大門,沒有哪怕一絲的懷疑。

豪門蜜婚:拒愛億萬首席 這種自信來的不可名狀,甚至沒有什麼根據。

比理論,楚安然可謂是中心國第一人,比體力,寇靖昊是出了名的人形野獸,比運氣,誰又能拼得過金陵,眼看着落選,都能因爲別人的意外而晉級。

但是,他們就是很自信,似乎這種自信並不是由內而外,而是由外而內,某種莫名的賜予。

紅顏看着比賽屏幕,對着旁邊幾個人說道:

“看到沒,那個就是北田龍一,別看頭髮花白,但是其實才三十多歲,他的刀很厲害,上次比賽,活吃兔子腿的就是他,現在是兇名遠播。”

“現在跳下車的是安北尊子,據說是古R國大陰陽師安北晴明的後代,能望山知地脈,觀星明路途,也不知真假。”

“看,看那面大熊國的比賽,看到那個肌肉男沒,他叫格羅姆夫斯基,在第一場比賽就震撼全球,和黑熊進行了一場肉搏戰,最後他把熊吃了……”

“那個性感漂亮的女孩子叫加西亞,比賽一路來都沒有什麼亮點,除了長得漂亮,但是她總是能進入下一輪,估計是運氣好! 定製愛妻 不過她的人氣好高哎!”

江子涯突然聽到R國比賽的手機傳來一陣很不和諧的聲音,那不是歡迎的歡呼,而是怒罵,不由得看過去。

就見一個長得猥瑣,不高個子,奇胖無比的傢伙,扭着大屁股跳下車,進入比賽現場,於是驚訝道:

“我去,這是誰啊?這身材體格,還能參加極限荒野大賽?還有,我怎麼覺着現場觀衆都在罵他?”

紅顏是選手通,基本上只要有點亮點的,她都能叫出名字來,這就是自小追星的好處。

“哈哈,那個人是八重雲,外號八.九……” “這八重雲是R國的草根選手,本身是個廚師,我看過他的一段尋找食物的比賽視頻,很會設計捕獸的陷阱。”

“可是,爲什麼現場觀衆都在罵他?”

“因爲上一場比賽,他竟然在晉級之後的直播之中,向着天皇的女兒,R國的公主示愛!很直接很猥瑣那種!”

“嘩嘩譁!”

另一個平板電腦裏傳來熱烈的掌聲,那是鷹國的比賽直播現場,這時候下車進入比賽場地的人,幾乎所有熱愛探險的人都熟悉。

“是貝爺!所有探險愛好者的偶像啊!他上次晉級賽是第幾名?”

江子涯看着熟悉的面孔,問紅顏道。

“鷹國五十進三十的第二名!想知道第一名是誰嗎?”

紅顏神祕兮兮的說道。

江子涯略一思索,笑道:“那肯定是埃德埃爺了!”

“哇!你一下就猜到了!哼!”紅顏並不知道,埃德埃爺在探險者們心中的地位,一點也不比貝爺差。

這倆人都是鷹國的選手,又都是馳名世界的探險家。

從倆人的風格來看,按理說貝爺似乎更有優勢,畢竟貝爺擅長的就是逃生,選擇路線。

而埃德埃爺更擅長的是生存,在極艱難的環境下,健康的生存下去。

對比下,埃德最大的優勢可能就是無工具探險,這爺們從來都是光溜溜的去荒野裏,內褲鞋子都沒有,然後生存下去,還要生活的很好纔算成功。

而貝爺對工具的應用爐火存青,同樣的,對工具的依賴性也比較大。

所以,在江子涯看來,第二若是貝爺,那麼第一就一定是埃爺,沒跑的事情。

這就好像中心國的選手,評論第一人是誰,幾乎沒有懷疑,所有人都會指向楚安然。

“怎麼樣,是不是壓力山大啊?”

胡圖翹着二郎腿,吃着花生米問道。

江子涯搖了搖頭,笑道:

“不出意外,這兩位肯定會進入世界大賽的,陸戰隊出來的人物,就沒有幾個水貨。真的和他們相比,我唯一的優勢可能就是耐力。”

這是實事求是的來評價,在場的幾個人都點了點頭。

“哎喲喂!這是哪國的選手?好大的肚皮!”

江子涯似乎看到了新鮮事,忙指着一個屏幕喊道。

“哈哈,那是埃塞俄比國一個部落的國王,叫班納·庫爾瓦,因爲部落圖騰是一隻蟲子,所以觀衆都稱呼他爲蛀蟲。他們部落的風俗就是肚子越大越爲美!據說每年都會舉辦肚子比拼大賽,肚子最大的獲勝者,就能隨意挑選一個部落的年輕女子過夜!”

“嘖嘖嘖!這肚皮,趕上懷胎九個月了!還能走路嗎?”

“別小瞧他,雨林部落的人,對於荒野比文明城市的人要有着先天的優勢。”

“對,那大肚皮就能保證他比別人抗餓!”

“知道嗎?他們部落選人蔘加荒野大賽的時候,比的就是肚子大小,哈哈!肚子最大的前三名,進入了埃塞俄比國的全國晉級賽!現在就剩下年輕國王一個人了,另外兩個都淘汰掉了。”

這一圈看下來,江子涯對各國的選手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

冷女郎逆轉花心大少 用強者如雲來形容,一點也不爲過。雖然也有濫竽充數的,比如那位大肚子酋長!

也正因爲如此,江子涯越發的興奮,全身的血液都有些沸騰。

能和全世界的探險高手一較長短,是何其幸運的一件事情。

他自己不知道的是,國外那些比較強悍的探險選手,也把江子涯列爲強者的行列,等同高度的審視。

各國選擇的地圖都不是很大,可能有的兩三天就可以完成比賽。

難度也中平下的程度,與中心國的比賽地圖難度沒法比。

用連着的兩片大沙漠做晉級賽,這樣的事情,也只有中心國幹得出來。

觀察了兩天,江子涯得出結論就是:

R國選手的體力都很好,耐力十足,有着一股子狠勁。

M國選手思維多變,善於嘗試,往往匪夷所思,但是成果非凡。

Y國選手最專業,當然,畢竟兩個王牌探險家都在那裏。

E國選手最強壯,無論男女,遇到野獸基本都選擇硬鋼,所以淘汰速度很快,剩下的自然就是更強壯的選手。

……

每個國家,都因爲風土熱情和思維方式的差異,有着不同的個性,孰強孰弱很難說。

作爲一個探險運動員,看比賽而自己不能加入進去,那是非常難受的一件事情。

現在的江子涯和壬晴兒就很無聊,很難受,很難耐。

胡婷和紅顏天天還要堅持直播,只不過這次只能聊國外的比賽,所以直播間的收入很一般,倆人也是懶懶的經常間歇性罷工。

就在江子涯閒極無聊的時候,胡圖卻有了很好地建議:

“大江,我要去R國辦點事,自己去也無聊,你和我一起溜達一圈怎麼樣?費用哥們全包!”

聽到胡圖前面的話,江子涯已經蠢蠢欲動,聽到費用全包的時候,他已經飛奔向臥室,一邊跑還一邊喊道:

“我去收拾行李,出發之前告訴我!”

江子涯一邊收拾行李,一邊在網上訂購了三盒套套。

R國是什麼地方?那是啞州最大的青澀王國。

A.V女郎,女.體.盛,合法的澀情服務……想着想着,江子涯又加購了兩盒套套。

“瀨亞美,偶像,我來了,等着我!”

這貨拿着一個美女的照片,一臉猥瑣。

胡圖倒不是瞎扯,他去R國是真的有事,不是去玩。

因爲那個讓細胞暈針的李楠在R國某生物研究所有了很大的發現,但是他不方便回來,那麼就只能胡圖過去。

當天傍晚,倆人乘飛機,飛向那一海之隔的另類國度。

胡圖帶着工作和使命,江子涯帶着美麗的憧憬。

飛機降落在D京這座絕對現代化的大城市之中,然而胡圖也沒有選擇在這裏駐足,而是租了一輛車,與江子涯輪班開了兩個小時的車程,來到了一個略偏的小城市。

R國的人口密度堪稱世界前茅,所以即便是一個小城,也依舊非常熱鬧。

作爲發達國家,居民的基礎設施非常完備,酒吧,超市,商場,市場,賓館酒樓應有盡有,其發達程度可以媲美中心國的三四線城市。

倆人在小城落腳。

胡圖訂好了賓館,讓江子涯自己去吃東西,然後自己急匆匆的跑出去,也不知道去了哪裏。

江子涯拿出七個套套放進口袋,梳洗打扮一番,還噴了點香水,然後漫步出賓館,來到閃爍着霓虹的街上,開始了他進入R國的第一個夜生活…… 要轟炸D京,那就要有好的體力,勢必把七次郎的名號留在D京的羣姬之中口口相傳。

所以,江子涯選擇先去填飽肚子。

鑑於胡圖答應報銷所有的消費,那麼吃飯不吃女.體.盛,可就太對不起自己的眼睛和腸胃了。

語言不通沒關係,咱有手機翻譯軟件。

走到前臺小美女的面前,把手機一晃,小丫頭很有禮貌,屋裏哇啦的說了一通,一句沒聽懂。

無奈之下,小丫頭也開始用手機翻譯軟件,倆人打字聊了三分鐘,江子涯已經知道了吃飯的地方在何處。

然後又在手機上面打上“紅燈區”三個字,小妞含羞而不失禮貌的表示,自己就可以提供這個服務。

江子涯看着這個胸肌貌似還沒自己大的小妞,委婉而含蓄的表示自己只是想去逛逛紅燈區。

不得不說,禮貌這種表面功夫,R國人還是做得很好的,小妞很詳細的打了一堆字,江子涯記不下,就用手機直接拍照,到時候慢慢找就是。

肚子餓的咕咕叫,丹田亦如火燒。

江子涯急匆匆直奔吃食。

作爲曾經R國代表着盛大壽司宴席的女.體.盛,現代在一家中型的餐廳就可以享受得到。

畢竟這是這個城裏最好的餐廳,而這裏很近的地方,就是M國坐落在R國的一個軍事基地,有着不少的常駐大兵。

想來這些高檔服務,就是爲了給那些在R國人很崇拜的大兵準備的。

坐在一個不大的木質包廂內,江子涯耐心的等待着這道世界名菜。

畢竟是小地方,這些女.體.盛大多是兼職,不像D京大餐廳那樣,隨用隨有。

這個服務員也用翻譯軟件同江子涯解釋過,不過江子涯強烈表示自己可以等,等多久都沒關係。

當然,這是個漫長的等待。

要知道,女.體.盛在上菜前,需要進行將近一個小時的極爲細緻的淨身過程。

首先要將腿部,腋下的體毛除淨。用溫水淋遍全身,使用無味肥皂擦在一塊海綿上,輕柔擦拭,直到全身附滿飽滿的肥皂泡。

接着用一個裝滿麥麩的小棉麻袋子揉搓每一寸皮膚,徹底祛除老化的角質層,然後用熱水沖泡,用絲瓜內筋再揉一邊。

最後用冰水沖刷全身,避免上菜的時候出汗。

整個過程,其實就是在視覺上做到乾淨,在氣味上做到自然。

因爲無論是汗味還是香皂香水的味道,都會影響壽司的純正味道,而少女身上的天然香氣則可以和壽司的味道相得益彰。

江子涯的“餐盤”終於來了。

花花綠綠的壽司擺成了美女的泳裝,看那露在外面的皮膚,果真是皮膚光澤白皙,身材勻稱。

江子涯感慨這少女發育的真是太好了,爲什麼說少女呢,因爲這道菜在R國是必須CHU女纔有資格擔任餐盤的。

看着眼前的葫蘆形身材,江子涯腎火大動。

以土克水,江子涯夾了一塊女子腹部的旗魚扔進嘴裏,旗魚有助於腸胃消化,屬土性。

這也是這道大菜的講究。

不同的人體位置放着的食物,代表着不同的能力。

吃乾淨了腹部的旗魚,露出了深深的肚臍和明顯的馬甲線,這是江子涯最喜歡欣賞的地方。

他拿着筷子,看着一動不動的女子,在胸部和下面的食物之間做着選擇。

不消多久,江子涯把筷子伸向了餐盤胸部的蛙魚。

蛙魚有活血壯力的作用,所以放在心臟的位置。

幾乎所有第一次吃這道菜的人都會有迷箸的過程,所謂迷箸,就是拿着筷子不知道從哪下手,江子涯剛纔便是迷箸。

吃完了心臟以及其周圍的蛙魚,江子涯大呼糟糕,特麼肚子吃飽了。

但是,最主要的地方還沒看到。

只是看着那一堆玉山,便不覺的想要知道某處的模樣。

於是乎,這貨鬆了鬆褲腰帶。

這個小動作讓他身前的餐盤不覺的緊張,身體微微抖動了一下,估計是以爲前面的客人喝酒太猛,此時喝多了要做壞事。

這種現象,是絕對不可以出現的,江子涯只因這個抖動,讓壽司跑偏了位置,就可以退貨。

因爲作爲餐盤的她,必須完全服務,娛樂和服從。當然,這個前提是江子涯沒有獸性大發的情況下。

鬆開了腰帶,江子涯放開大嘴,把最下面的扇貝統統幹掉,然後他傻眼了。扇貝補腎,嘿嘿嘿!

因爲,那下面蓋着一片很大的樹葉,把自己想看的地方遮擋的嚴嚴實實。

很明顯,那不是蔬菜,江子涯撫摸着自己鼓脹的肚皮,凝視着那片樹葉,猶豫着要不要把它拿下來。

他看着臉上帶着半邊面具的女餐盤,那雙眼睛盯着天花板一動不動。

江子涯很清楚,自己拿下那片樹葉,這個女餐盤也只能忍着,這是她的工作,甚至於那張面具,他也可以摘下來。

思想鬥爭了良久,江子涯最後選擇做一個規矩的食客,記住了玉山蜂腰葫蘆屯兒,記住了那半邊瓜子臉,還有蘋果肌下面的小痦子。

然後宣佈自己用餐完畢。

這只是自己今晚的開胃菜,便留下一絲神祕好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