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檢驗還分了新加入人士和已是天龍基地人士兩個不同區位。後者有身份卡標識,前者需要辦理一系列的身份證明才能在基地生存下去。

陳君儀現在開始有些擔心了,她當初扛過t病毒,狗子有很大的功勞。她和純粹依靠自身進化出異能力的人不同,不知道身體裏面的血液有沒有留下什麼隱患。

向來都是賭徒,她不介意再賭一把。

排隊輪到陳君儀的時候,她任由專業人員抽血,當着她的面檢測。

“叮——未發現異常,過關。請登記您的詳細信息。”

電子機械女音讓陳君儀鬆了一口氣,她按照專業人員的指導填寫表格。

姓名:陳君儀

性別:女

年齡:18

出生日期:1997年9月27日

有無異能力:有

異能力類型——陳君儀看着衆多勾選的框框,有金木水火土風雷冰空間精神力速度力量視覺嗅覺聽力……下面還有一排空格,顯然是讓選項上沒有的異能力者自己填寫。

想的還真周全。

陳君儀想了想,在風系和精神力上面都畫了勾。雖說有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話,但是藏拙也要分場合。

在諾大的基地裏,想要出人頭地就要充分展示你自己的用處。況且她陳君儀的最終目的就是征服,期間不可躲避的要拉攏衆多的人藉助他們的力量,如果她自身只是一個普普通通沒有任何出挑的平凡人,又憑什麼讓他們和自己結盟?

填寫完畢之後,那人公式化地接過單子輸入電子儀器,電子儀器將已經掃描到的陳君儀的臉部樣貌和指紋打印到單子上,並且自動在電腦中複製儲存。

辦公人員不經意掃一眼,眼皮子一跳,雙系異能者?!他目露驚訝看了看陳君儀,很好地掩飾住了自己的吃驚,說話不由得帶了幾分恭敬:“請您於三日後到公辦處領取身份卡。”

陳君儀點點頭:“謝謝。”便離開讓下一個人辦理。

賀梅選的木系,溫若筠只選擇了一個冰系,並沒有暴露她也是雙系異能者的事實。這是陳君儀提前交代的,總歸還是要有些隱藏底牌不是?

明夕填寫的御獸,精神力沒有勾選。不過辦理的女人盯着他臉看的驚豔目光卻讓陳君儀十分不爽。

輪到秦明昊的時候,陳君儀還特意站在他身邊看他怎麼填寫。

年齡:22

出生日期:1993年5月14日

22歲?陳君儀撇嘴,她可沒有忘記當初狗子檢測說他骨;齡上千年了,他自己在破廟的時候也說他等了幾千年了。現在還填寫什麼22,不是擺明了裝嫩麼。

要真是填寫個千年的……估計會被別人當神經病吧。她胡亂想着,見他在有異能力上勾選,趕緊湊過去看。

這傢伙向來神神祕祕,陳君儀實在看不出來他的異能力到底是什麼,他自己也從來沒有說過。

嗅到她身上熟悉的氣息,秦明昊無奈笑笑,擡頭,果然看見她一張小臉好奇地緊巴巴湊過來,可愛的小模樣直戳他的心臟,讓他手癢忍不住擰她粉嫩的臉。

“快寫啊!”他不着急陳君儀看的都着急了,催促到。

搖搖頭,對這個愛煞了的小妖精言聽計從,當即不再停留下筆。

異能力類型:風

“請先生三日之後到公辦處領取身份卡。”

直到他弄玩陳君儀還是呆愣的,張大嘴巴,“風?”她壓低嗓子,“唬誰呢你,我怎麼看不出來你的異能者是風?”

秦明昊終於忍不住捏捏她的臉,寵溺:“只要別人相信就成了。”

並不是你在紙上勾選異能者你就是異能者了,還要到異能者工會進行評測,進一步評定異能力的屬性和等級。

隨着陳君儀他們來的三個少年填寫的都是無異能力,看着這些人一個個填的基本上都是異能者,幾人掩飾不住的震驚。

路上來的時候根本沒有將見過任何人出手,因爲無論他們的車子行駛到什麼地方,喪屍永遠都在三米之外近不了身。

從一開始的驚駭到後來的習慣,他們根本不知道具體是哪個人出手的。直到現在才明白,原來這個強大的小隊每個人幾乎都是尊貴的異能者!

異能者的稀有是舉世皆知的,可他們一個小小的隊伍居然幾乎每個人都是異能者,可見震撼程度。

他們的車子可以直接賣給基地,換成糧食或者晶核,也可以自己留下來使用,陳君儀他們毫不猶豫選擇賣掉。那個破車實在沒有什麼用處,再出去執行任務可以租車使用。

進入天龍基地並不是沒有條件的,要上繳一定量的食物才能進入。沒有食物就上繳晶核,反正不會讓你白白進來。

陳君儀進來的時候就親眼看見某個隊伍中抱孩子的女人沒有晶核和食物,拒絕進入的現象。女人哭的撕心裂肺,但是周圍沒有一個人幫助她。陳君儀也不會。

龐大的基地運轉需要許多東西,總不能任意接受吧?就連國家還要納稅支撐運轉呢。何況,天龍基地要繳納的實在不多,比許多小基地都要便宜很多,沒有人認爲不合理。

就在女人絕望的時候,男子溫潤的聲音響起:“我替她把晶核出了。”

前夫,你好渣 聳聳肩,陳君儀就知道會是這樣子。

看那人,修長的身體,帥氣的臉龐,優雅的貴族氣質,溫潤如玉,朗朗如星,不是他們的校草帥哥又是誰?

有人行善當然是好事,世界上的善人真的快滅絕了。

“謝謝!謝謝!謝謝!”女人激動的滿臉淚水,不知道如何表達,只能抱着孩子一個勁兒的鞠躬。

“不用客氣。”方嘯歌溫和笑笑,掏出口袋裏的巧克力遞給看上去兩歲多的小傢伙,誘哄:“哥哥給你巧克力。”

“謝謝哥哥。”小孩子很懂禮貌,脆生生道謝便迫不及待撕扯包裝紙。從母子面黃肌瘦的樣貌上看,兩人絕對又很久很久沒吃到這麼好的東西了。

周圍人紛紛露出嫉妒母子的目光,還有一些小孩兒嚥着口水眼巴巴望着他手裏的巧克力。更多人用怪異的目光看着方嘯歌,善良人比大雄貓還珍稀。

嘆口氣,搖搖頭,陳君儀複雜地望着方嘯歌。只怕他們這些人中間,心地最乾淨的就是方嘯歌了。

明夕不通世事,可正因爲這樣,他本質上是個極度冷漠的人。

秦明昊不用說了。

鳳健伊那個小傢伙,看着乖巧,實際上聰明極了。一路上有見他幫助過任何人嗎?沒有。只怕連陳君儀幫助的人都比他多。

溫若筠鬼畜性質,賀梅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算來算去,真的只有方嘯歌一個人,只有他一個人纔是最最乾淨的,他一直保持着內心的那份善良,即便是殘酷的末世都沒有辦法消磨半分。

面對他,陳君儀陡然生出慚愧。就連秦明昊望着他的目光都十分複雜。

方嘯歌不嫌棄小孩兒滿是污漬生油的髒頭髮,伸手溫柔摸摸。看着她陳君儀腦中閃過兩個金光閃閃大大的字眼:慈、父。

擦,這小子平時對自己都沒有這麼溫柔過!

默默吐槽,她腳下不動。

方嘯歌也不是笨人,他非常清楚自己給小孩兒的巧克力極有可能前腳走後腳就被別人搶去,所以他乾脆就等着小孩兒吃完。

他等了,不死鳥小隊的人自然也等。已經到天龍基地,大家也不用趕時間,乾脆觀看四周的風景建築。

天龍基地內部依舊是原來首度城市的模樣,只不過在其中加入了許多保護性建築設施。和當初小河村基地滿街都是破爛帳篷不同,小河村基地顯然有足夠的地方供住戶居住,連最底層的普通人都能夠分到屋子。

但是他們的屋子可不是一人一間,而是許多人住的。只有尊貴的異能者或者大家族、軍部的人才有可能獲得自己房子,洋房別墅之類的高檔房子。

基地還有明文規定,每個異能者可以擁有一間獨自居住的屋子,依照異能力的高低朝上排。同一個小隊許多異能者的還可以共同領取一棟房子。

這只是針對異能者。

三個跟隨而來的男孩兒們不在範圍內。

陳君儀他們現在要做的,先要到異能者工會測異能力,然後根據異能力領取自己的房子。

登記的時候每人必須多繳納一顆晶核,用來購買《基地須知條例》。門口有專門各種賣《基地旅行導航》書的,還有無數爭相恐後介紹自己爲他們帶路導航的人。 看着眼前的一幕,默默跟在衆人身後的程璐菲眼眶溼潤。熟悉的場景讓她想起當初在小河村基地的時候,當時的自己威風八面,還是尊貴的異能者,而現在呢?異能力被廢、臉蛋被毀,就連嗓子也壞了幾乎不能發聲,就算勉強說話也是金屬摩擦般難聽的嘶啞。

對於向來愛美如命的程璐菲來說,這無異於最大的打擊!

可是她能怎麼辦?當初的她就是太天真了,她不應該招惹陳君儀那個魔鬼。沒錯,她就是魔鬼!不折不扣的、沒有人性的魔鬼!

甚至於現在程璐菲僅僅看到陳君儀的背影、聽見她的聲音全身都忍不住哆嗦!

後遺症,絕對是後遺症,嚴重的心理陰影!明明知道,可是她一點兒辦法都沒有。程璐菲現在最後悔的事情就是當初喪屍圍城的時候,沒能將陳君儀背後偷襲殺死再推下城牆,她最最最最後悔的是,不應該惹上陳君儀這個人!

如果、如果當初在學校裏沒有遇上陳君儀,沒有想到要算計她,是不是就不會有今天?她是不是還是一如既往的驕傲,一如既往享受衆星捧月?

思緒萬千,心中百般不是滋味,難受之際。

三個男孩兒和他們這羣人相處了十幾天,多多少少看出些東西,對說每個人的性格大致有幾分瞭解。最好奇的當屬車最後面那個滿臉傷痕的女人。

她臉上的傷痕實在慘不忍睹,皮開肉綻隱約能看見翻卷出來的粉紅肉色,能清晰看出來是新傷。因爲沒有藥物包紮,就那麼裸露在衆人眼皮子地下。她沉默之極,偶爾說一兩句話便暴露出嘶啞難聽的嗓子。

說實話,第一次看見這麼個人着實嚇了他們一大跳!儘管在電視上見過許多被人毀容的女孩兒照片,但是在現實中還從來沒有碰見。冷不防遇上一個,震撼力度可不是嘴上說說的,心肝都顫抖。

即便十幾天的相處,他們仍舊沒有辦法適應。再加上那個人向來沉默,就像不起眼的石頭,三個年輕氣壯的男孩兒們便下意識忽視她的存在。

還是多看看陳君儀吧,美女總比醜女養眼多了。相處時間長了,他們一發覺,陳君儀平常性格很好,懶懶散散的時不時調戲誰兩句,不小心犯錯她也不會責怪,只要不是什麼大事。

對於末世中強烈的身份尊卑等級差距來說,她絕對是個大善人。不擺架子不拿喬,這樣好脾氣隨性的強者他們也是第一次見,不由得對自己能夠遇見她興奮不已,同時心中對她更加敬畏了。

陳君儀在四周隨意望,發現來往的人基本上都滿身煞氣,用比較文藝的詞來說,就是氣度不凡。果然大地方連人物都不一樣。

隨手點了一個小孩兒讓他帶路,別的導航人看了只能悻悻離開。

小孩兒一邊給他們解說現在基地的現狀,一邊帶領他們到異能者工會測量異能力。

每個人都仔細傾聽他的介紹,從中間知道許多關於天龍基地現狀的事情。

天龍基地分不同的區域層,各個區域層等級不同,最大的板塊還是兩個:普通窮人、異能者或者富人。

現在的世界不是末世前,有錢就裝逼的不得了,在強大的異能者眼中,或許他們連個屁都不是。異能者的尊貴不容置疑,便是再有錢看見異能者也得禮讓三分,搞不好小命丟了都沒人理會。

路上,他們看別人,也有很多人看他們。主要是像他們這樣俊男美女排排站的團隊太少了,別說是末世了,就是末世前也不多見,自然稀罕。

“好帥氣的和尚!”女人小聲尖叫。

明夕長的的確妖孽了,驚心動魄的美不是任何人都能hold住的。

“那個溫柔的帥哥最好看!”癡迷的目光緊緊盯着方校草,陳君儀懷疑她們哈喇子都要流出來了。

果然啊,有人的地方就有花癡。

“還是那個帥,酷酷的氣質男,太合胃口了!”

她敏銳的聽力將來來往往人們小聲尖叫聽的清清楚楚,嘖嘖嘆兩聲,驕傲地揚起頭顱,作爲美男環伺中的某女表示十分拽。看吧看吧,這麼多帥哥還不是隻能看不能吃。

“媳婦兒,他們老是盯着你看,肯定意圖不軌,你千萬不要被迷惑。”耳邊傳來和尚小聲的嘀咕,帶着不滿和警惕,護犢子似的不容許一丁點危機出現。

嬰兒般純淨的眸子警惕地來回掃蕩,不管男的女的只要看他家媳婦兒的都要防備。

秦明好臉色沉的要死,一道道色迷迷盯着陳君儀的視線讓他無比憤怒,強烈忍住殺人的*和衝動,強大的威壓釋放,人們紛紛驚恐地低頭。

車馬繁華的大街上,一輛不起眼的小轎車安靜行駛在路上。

車裏,駕駛座後面的男人恭敬對着旁邊的青年人道:“首長,這隊人不簡單,要不要提前拉攏他們?”

年輕人風清雲淡、不喜不怒,沉吟片刻,緩緩開口,聲音醇厚低沉,雍容華貴,氣度非凡:“先派人監視一段時間。他們等級不低,監視要多加註意,不要暴露。”

“是。”男人應到,往車窗外看去。連首長都說等級的不低的人,絕非泛泛之輩。

就在他肆意打量衆人的時候,忽然走在最前頭的女人朝這個方向瞟了一眼。那目光,看似漫不經心,可是依他長年來的經驗,那人肯定發現他們了!

男人心頭一顫,對上她冷漠的眼睛居然心生恐慌。即便中間還隔着黑色的玻璃窗。

壓在他身上的目光仿若千金巨鼎,龐大的氣場鎮壓之下他像是螻蟻般無處遁形,只能顫顫巍巍着雙腿滿頭冷汗。

一個人,僅僅目光就恐怖到這種地步。

他大汗淋漓,心中翻起驚濤駭浪!

只有短短几秒,可是他卻覺得有好幾個世界那麼那麼的漫長,終於,針扎似的目光移開,他剛剛鬆一口氣,赫然發現那道視線落在了身邊的青年人身上!

“首長……”他脫口而出,語氣擔心。等說完才警醒,自己竟然會因爲那個女人而擔心首長,可見方纔那一眼在他心中留下了多大的驚慌。

青年人沒有說話,風清雲淡的雙眼靜靜和那人對視。

兩雙眼瞳,一雙淡漠高雅,一雙冰冷詭譎。

隔着玻璃窗,男人依舊能感受到雙方對峙的氣勢。一時間似乎天地之間靜默,大街上所有的喧囂都消失不見,至於下兩雙強勢的眼,誰都不肯退讓一步。

男人腦中忽然蹦出三個大字:王、見、王。

他忍不住側臉看青年。眉如利劍,目似霜雪,儒雅中帶着清冷,高貴優雅,那張臉帥到讓女人瘋狂男人嫉妒。

宋邵書,天龍基地第一任、也是最年輕有爲的基地長,天龍基地衆人心中天神般神威的存在。

看似漫長的對峙,其實只有短短的兩秒鐘。

陳君儀似是漫不經心扭頭張望一下,又漫不經心回頭,隨意的動作在外人看來沒有任何不對勁。只有當事人才知道,方纔,這裏進行了無硝煙的戰爭。

壓下眸中深邃的光,陳君儀依舊散漫地跟着頭前小孩兒,暗暗琢磨。車裏的肯定不是等閒貨色,只怕他們一進入基地就被盯上了。以後要小心防範。

其實陳君儀並不知道,這只是一個巧合。

宋邵書今天來祕密處理一件事情,偶然間看見他們。他這個人眼睛毒辣,等級高低立見分曉,因此纔會對這行人感興趣。

不料女人也是厲害角色,分毫不輸給他。

兩人都收回目光,什麼都沒有發生似的。車子繼續行駛自己的,陳君儀繼續走自己,各不相干。

小轎車中很靜,男人大氣不敢喘一口。

半晌,矜貴優雅的青年才緩緩張口,精緻的脣瓣開合,吐出兩個動聽的字眼:“有趣。”

到了異能者工會,溫若筠拋給小男孩兒一塊一級晶核:“乾的不錯。”

小男孩兒張大嘴巴愣愣看着懷裏的美麗晶核,半晌纔回過神,而那些人早就走遠了。他稚嫩的臉上熱淚盈眶,深深朝他們一拜,小心收起晶核飛快跑了。

異能者工會不止一個,他們來的是基地裏數一數二的地方。

“歡迎光臨。”漂亮的迎賓小姐90°標準鞠躬。

在這裏服務工作的都是普通人,但是他們接待的可是尊貴的異能者,哪裏有膽子敢怠慢。

“尊貴的客人們,請隨我來。”幾人剛剛進入大廳,立即有一名身姿妖嬈、美豔動人的妙齡女郎邁着貓步走過來,清脆的聲音鈴鐺似的動聽。

服務還真周到。陳君儀看看周圍,每進來一隊人或者一個人,都立即有一位妙齡女郎過去引路,一路指導他們該怎麼做。

瞅瞅前頭美女纖細的小蠻腰和驚人的波濤洶涌,她略微慚愧地掃掃自己的平板身材。美女啊,怎麼沒有美男呢?遺憾地想着,認爲待會兒一定要和主管反應反應。

“請客人們排隊。沒有異能力的客人們請到觀衆席等待。”美女畢恭畢敬地說完便退下了。

他們被帶領穿越大廳和走廊,進入一個巨大的場地。裏面已經有許多人了,每個人都非常安靜,並且有秩序地保持排隊。

陳君儀他們站好隊伍,從大屏幕中可以看見最前頭檢測的情況。

潔白的大理石鋪成的地面纖毫不染,空曠的場地上除了黑壓壓長龍似的人,剩下都是乾淨的大片大片空白的地方。

大屏幕上顯示出前排坐着十名嚴肅的檢測人,還有一系列檢測用的工具。

陳君儀和其他人一樣揚起頭看着大屏幕中正在檢測的人。

只見那人先把手放在一個儀器上,輸入自己的異能力,儀器電子機械音隨機響起:“水系。”

儀器中有很多不同顏色的光柱,都是空的,只有異能力注入的時候沉澱在最底層的各色光源纔會上升。

男人檢測的時候,大屏幕中明顯顯示藍色的光柱立即上升,隨即才響起電子音報備。

第一輪過關,攔截到半腰的狹窄電子門放行。陳君儀看見他走進後面另一個區域,第二個大屏幕中展示他的現狀:

檢測的人讓他當場表演,然後再次朝儀器力用盡全力輸送最大的異能力。

男人指尖冒出一注水花,用盡全力把異能力注入儀器中,電子音再次報備:“水系,一級初階異能者。”

“恭喜你。”檢測人員給他頒發了水系一級的勳章,並讓他登記,輸入電腦。這些信息會直接輸入身份卡中。

懂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