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既然沒吃過,為何不叫暮暮做給您吃呢?」

「因為朕還在等。」

皇上說完這句話,便沒有下文了。這句話聽得李雙希一頭霧水。原來吃發糕還要等著嗎?

就連皇上也要等?

「是暮暮失察了。」李雙希以為這句話是在斥責她,「以後暮暮一定會好好觀察皇上的喜好。」

皇上看著眼前的小姑娘,神色又黯淡下去,心裡是又好氣又好笑,原以為這姑娘已經變得開朗活潑了,沒想到說幾句話便又回去了,這姑娘怎麼這麼愛想多。

「你這孩子啊。」皇上拍了拍她的腦袋,「不關你的事,你上趕著擔什麼責任?」

「不是我的……責任嗎?」

李雙希還以為皇上這是在訓自己呢。原來並不是嗎?

「當然不是你的責任,不如說你今天做得很好。」

醫騎絕塵 李雙希聽到這裡她終於不再害怕。還嘴角彎彎笑了起來,皇上看著這樣的李雙希,心裡也覺得歡喜。 奉旨不婚 姑娘孩子們還是笑起來,玩起來可愛。整天愁眉苦臉,戰戰兢兢的真太不可愛了。

「嗯,願意聽朕一言嗎?」

「暮暮聽訓。」

「你笑起來很可愛,以後要多笑笑。」

這算是被皇上誇獎了嗎?李雙希的心情不由得雀躍。今天可真是個好天氣啊,李雙希掀開馬車上的簾往外望了望。

然後李雙希終於敢正視著皇上了。以前她都是低著頭,不敢看皇上的。

原本是害怕皇上喜怒無常的性子,沒想到雖然以前被他打過,但現在的皇上還真挺不錯呢。

看來只要不觸到皇上的點,她應該會很安全的,不過皇上的點還真是很難琢磨呢。

「暮暮知道。」

李雙希說完,她看向皇上眼睛也多了幾分笑意,皇上也回了她一個微笑,拍了拍他的頭。

這姑娘還是能變得可愛的。

「暮暮,你去看看他們在磨蹭什麼,怎麼還沒來?」

這也是李雙希想要問的。他們怎麼還沒來啊!若是往日,她也只能把這種焦急和不耐煩藏在心裡。但今天可是不同了,因為皇上他也煩著呢。

今天李雙希可是要狐假虎威一番了。只是他跳下車去,還沒走幾步呢,就看見九皇子和安公主在不遠處了。

她只好悻悻的又爬上了車,因為現在她還不想和九皇子見面,自己不知道該和他說什麼啊。

「誒,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皇上正津津有味的吃著發糕,「朕不是叫你去叫他們嗎?」

李雙希坐定后才回到皇上的話。

「九皇子和公主……」

李雙希話還沒說完,就只見一個姑娘上了馬車。那正是安公主。皇上一見也明白了,秦暮暮之所以很快就回來了。只是因為他們已經來了。

「子安啊,又睡懶覺了吧。」

公主把李雙希擠到了一邊,然後坐到了皇上身邊,手挽著皇上,頭靠在皇上的肩上。一副還沒有睡醒的樣子。

「嗯……嗯……父皇為什麼要這麼早啊?」周子安的眼睛還真睜不開,「要不是九哥哥扶著我,我還真來不了呢。」

「可不早了,朕可等了你很久了。」

「那父皇豈不是還沒有吃早膳。」

皇上給安公主看了看手裡的發糕。安公主把那個拿了過來,撕了一點,放進了嘴裡。

「呃……好難吃。」安公主艱難的把嘴裡的那一點咽了下去,眼睛又看向了李雙希,「秦暮暮,你居然這麼敷衍我父皇。」

「皇上著急嘛。我只做了這個來著。」

「這不是你不盡心的理由。」

眼看著李雙希被安公主責難,皇上出來說了幾句話。

「好了,子安。這是朕想吃的,不關她的事。」

「幾日未見,父皇你竟這般護著她。」周子安見秦暮暮未被皇上責罵,「不要跟父皇一起坐了,我要和九哥哥去坐。」

李雙希本來想追下去,但皇上用眼神制止了她。看來雖然再怎麼寵愛這位公主,他還是有底線的。 當晚的上海體育館裏,歡聲笑聲雷動,幾乎達到了自一九七五年建成使用以來最沸騰的一夜,並且,爲了回報現場的球迷對此次nba中國賽的鼎力支持,以及爲了滿足球迷們想要親身接觸山貓隊和張若寒的渴望,大賽組委會按照賽前定好的,開始在比賽結束後,進行通過球票上的序列號,抽出十名非常幸運球迷,走進球場和獲勝得隊伍進行合影留念的互動活動。

於是,當落敗的隊伍鷹隊姍姍離場後,在美國黑人dj和一位中國女dj的雙雙主持下,全場觀衆們一起摒住呼吸,靜靜的注視着山貓隊教練伯尼,通過一個無線遙控器,在上體館內的大慢屏幕上,輪番滾動的一萬多張球票序列號中,隨意的點擊停止,和開始滾動,當場選出了在座的一萬多名觀衆裏,十名被幸運之神寵幸的幸運兒。

接着,兩名dj用先後中英文盛情相邀,十名幸運兒們便在全場觀衆們,又是恭賀,又羨慕的掌聲中,一個接一個的走進球場上。非常有趣的是,他們每個人,走進球場上的第一件事,便是不約而的乘着合影留念前的一點空隙時間,走到山貓隊球員和張若寒的面前,向他們索要簽名!

甚至更有一名手中除了球票,什麼都沒有的女球迷,在向張若寒索要簽名時,張若寒不知往哪裏籤,便向女球迷尋問了一下,結果那個女球迷,驟然轉過身子,指着自己身上穿着的白色襯衫,背後那雪白的一大片,非常激動的向張若寒說:

“籤這兒吧,就籤這兒!”

大約三四分鐘後,共有九名球迷走進球場上,然後,打量一眼時間的兩名dj,開始促催起第五輪被選中,但卻遲遲沒有進場的觀衆,

“00198號觀衆請快點入場,山貓隊球員們的時間可是非常寶貴的,你再遲遲不進場,可別怪我們,不給你一次和偶象零距離留影的機會,而在暗地裏,在以後對我們懷恨在心哦,呵呵…..“

兩名dj的幽默的促催話音,在上體館內迴盪着,但是,十幾秒過後,卻仍然沒有球迷向球場上跑來,於是,兩名dj開始和大賽組季會的工作人員低聲商量,正準備取消這名幸運觀衆的資格時,一名穿着黑色動服套裝的女孩,一邊用略帶顫抖的聲音,高喊,“來了,來了!”,一邊從座位上站起,擠到看臺上直接通往球場的樓梯後,順着樓梯向球場飛奔而來。

三界淘寶店 既然,第十名幸運觀衆已經出現,兩名dj便和工作人員停止了有關於取消資格的討論。

但是,中方的女dj還是向這名通過進場檢查,證實確爲幸運觀衆的女孩開玩笑道:

”呵,原來這位姍姍來遲的觀衆,是一名如花似玉的漂亮妹妹啊,難怪這麼半天方纔遲遲出現,按我的估計,八成是在看臺上,只顧打量着我們山貓隊的某位帥哥,而忘記查看自己票數序列號了,呵呵!”

女dj開玩笑的話語,引起全場一片鬨笑,但是當對面球場邊上某間包廂內的爸爸媽媽和小娜、小云等衆人,看清那個眼女孩非常甜美的樣相貌時,卻被集體震立於當場,他們每個人的眼中,都滿是不敢置信的目光。

因爲,那個姍姍方纔入場的幸運觀衆,竟然是那個和張若寒的生命,第一個產生上交集的女孩,林思語。

所以,包廂內的衆人都在爲之震驚,他們實在無法相信,更無法想象會在此時此刻此地見到林思語,並且,林思語還是那個被伯尼以千分一之機率選中的幸運觀衆,這也實在太令他們覺得不可思議了!

但是,他們又不得不接受現實,因爲那個女孩正是孤身一人,前往上海看張若寒打比賽的林思語。

至於林思語爲什麼這麼晚才進到球場上,那是因爲,林思語根本沒有想過,自己會有幸,成爲能夠和山貓隊球員們,合影留念的十名幸運觀衆之一。

所以,當dj念號碼的時候,林思語一眼都沒有去打量,從比賽開始前便被她緊握在手中的球票,只是在那裏淚眼朦朧的默默注視着球場上,身上彷彿披着萬千光芒的張若寒。

直到dj不斷催促的話音,在上體館內來回飄蕩,以及林思語身邊的觀衆們,都在一遍再一遍的查看着手中球票時,心下略微掠過一絲衝動和幻想的林思語,終於不經意的向手中的球票望去,本想自己在看球票後,會讓心中的衝動和幻想徹底死心,但卻怎麼也想不到,她手中那張已經皺巴巴的球票上,赫然寫着xxx00198。

於是,心下欣喜若狂的林思語,順手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站起身向自己的命運跑去。

…..

“您好,可以幫我籤個名嗎?”走進場上的林思語,第一時間向站立於一羣黑人球員中間的張若寒走去,站在張若寒的面前,仔細端詳着那張讓她再熟悉不過的堅毅面孔,非常艱難的以一個普通球迷的身份向張若寒說道,但她的臉上還是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恩,好的!“

張若寒不經意的打量一眼,面前這名身材高挑、面容嬌好的女孩之後,突然發現這名孩臉上的笑容竟是如此的甜美,但卻讓自己的心中,涌起一種莫名的酸澀

??

我這是怎麼了?

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心下非常不解的張若寒,輕輕搖搖頭,然後向手中除球票外,什麼也沒有的林思語微笑道,“可以,但是,簽在那裏?”

“太謝謝您你了,幫我簽在這裏吧,我會好好珍藏的!”林思語將手中的球票展開,鋪平,然後置於自己後背上,以方便張若寒簽名。

“好的,要籤什麼,說吧!”張若寒一隻手按在林思語的後背和球票上,一隻手拿着水筆,探頭向林思語問道。

“籤什麼呢?”

林思語發出類似於夢囈的聲音,然後突然心中一熱,向張若寒脫口而出道,“你好,你怎麼一個人坐着?我叫林思語,你呢?”

短短的一句話,爲數不多的十六個字,卻讓張若寒在心中本能的重複一句後,正準備按照林思語的要求籤下字時,卻突然驚恐的發現,從心靈最深處的某道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裂縫中,猛然涌起一股刻骨銘心的巨痛!

那種彷彿已經深入骨髓的痛,痛得張若寒全身一陣巨顫、更在瞬間內差點爲之窒息時,張若寒手中的水筆早已滑落出不斷顫抖的手指,“啪”一聲砸落在地板上!

全身每一個細胞裏、神經內,都佈滿痛意的張若寒,萬分痛苦的緊抱着自己的腦袋,他的精神已經承受不住這般巨痛,不禁一陣頭暈目眩後,向身後的的貓隊隊友們突然倒去,更在全場觀衆們驚叫聲中,林思語和江娜等人恐慌的喊聲中,陷入一片無窮無盡的黑暗裏。

……

於上海體育館內昏迷過去的張若寒,被心急如焚的爸爸媽媽等所有關心張若寒的人,第一時間內送到了上海最好的腦外科醫院華山醫院,他們知道張若寒曾經受過腦外傷,所以猜想張若寒是不是舊病恢發了,但是經過華山醫院的神經外科主任、博士生導師、著名神經外科專家周良輔教授,通過各種核磁共振議等各種精微儀器的詳細檢查後,得出的結論卻是張若寒身體一切正常,非常的健康,沒有絲毫毛病,並且,張若寒目前的這鐘不省人事的狀態,只是一種非常熟的睡眠,睡幾個小時就會醒來,醒後便可以立即出院,方纔讓爸爸媽媽等所有關心張若寒的人們,那一顆顆高懸在嗓子眼裏的心,緩緩落回原處!

他們滿臉無奈和微笑,靜靜的看着躺在病牀上,時不時發出若有若無鼾聲的張若寒,等候着張若寒醒來。

爸爸和伯尼爲了讓關心張若寒的球迷和媒體們放心,便一起走到攝象機前,告知圍堵在華山醫院外的大批記者和球迷們,張若寒只是因爲打球累了,需要好好睡一會,方纔令那些球迷們和記者們鬆了一口氣,但是,仍然有一些好事之徒,某些小報和小型網站的記者們,將手中早已胡亂編造好張若寒舊傷復發等小道消息,向各自的總部發去

於是,剎時間引起了很多心繫張若寒的外地球迷,美國球迷們心中巨烈的不安,他們紛紛以各種途徑向山貓隊,向nba中國官方,向中國籃協以及上海華山醫院打來電話,發來傳真,訊聞張若寒的病情到底怎樣,最後,直至整個網絡上各種消息層出不窮,鬧得以上幾個組織和部門的負責人頭腦發賬時,什麼也不知曉的張若寒,正在爸爸媽媽和幾名女孩的關注下,非常恬靜的睡着,還時不時的翻翻身子。

“張xx先生,我們明天還有一場對新澤西網隊的季前賽,因此,我們一時便要先坐飛機飛回美國,等張醒來後,你們暫時陪他休息幾天,反正我的戰術演練已經算是基本成功,季前賽裏張參不參加,都無所謂,並且,按照nba的慣例,張要重新上場,難免還要前往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檢測一番,獲得可以重新參加nba比賽的健康證後,方能重新上場!不過,看張睡覺時非常不老實的樣子,就知道他一點事都沒有,所以,請你在他醒來後,跟他說,休息的這幾天,也要練練球,一定要保持良好的競技狀態,我還等着他,帶我和山貓隊在正式的nba比賽裏一起飛呢? 艱難愛情ii:神祕總裁的真假新娘 呵”

坐在沙發上的伯尼,向爸爸叮囑道,爸爸轉頭打量一眼,用腳踹了被子一腳的張若寒後,笑道,

“好的,伯尼先先,我會和他說的,那就先祝你一路平安吧!再見,”爸爸向站起身,準備告辭的伯尼說道。

“呵,好的,那就先這樣說了,張xx先生,再見”伯尼和爸爸握握手,然後一把拉住趴在病房門口的奧卡福,向外走去,後者非常不甘的尖叫一聲

“張你這個大騙子,說好今晚比賽後,要帶我去吃大餐,結果卻跑到這裏睡大覺,實在太可惡了…..”

奧卡福的聲音越來越遠,直到完全消失,張若寒的病房內在伯尼等人離去後,恢復了一片寧靜,只有幾個女孩時不時輕輕發出的聊天聲,還在空氣裏飄蕩着。

■■■■■■■■■■■

讓人永遠說不清,永遠道不盡的還是初戀,一個人到底能夠用多少時間,忘記他(她)的初戀?

也是許是某些人口中的三天,也許是某些人心中的一年!

但是,更也許是一生一世的永遠再永遠,即使是你自己都忘了你的初戀的電話號碼,忘了你的初戀最喜歡什麼,但是,在的你心靈最深處,卻永遠有那麼一段被身體記住的記憶,會讓你在一個不經意間,會讓你在一個偶爾之間,發現原來,

什麼的什麼,都還在你的心中!

在無盡的黑暗中不斷向前奔跑的張若寒,終於尋覓到一處閃爍着光亮的缺口,不顧一切的他向着缺口衝去,縱身跳進缺口裏。然後,驟然順着記憶的夾層,向下不斷的滑落,

他的眼前閃過一幕幕也許是痛苦,也許是歡笑的逝去畫面,

有林思語讓他心痛的笑臉,有小云讓他着迷的清純,有夜沫昕子讓他感動的執着,更有江娜讓他至愛一生的心。

原來,我什麼都沒忘。

眼角邊滑過一滴淚水的張若寒,緩緩睜開雙眼,靜靜打量着四名在沙發上睡得東倒西歪的女孩,以及靠在一起睡着的爸媽,還有那個獨自一人趴在桌上的江文。

微微的整理一下大腦中的所有記憶後,張若寒不禁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從小到大,也沒有想過會失憶吧,可是,卻偏偏失憶了,並且,忘記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些人,但是卻非常巧合的當上了小時候,便幻想可以成爲的nba職業籃球運動員!

這倒底是失,還是得呢?

哎!

輕輕嘆出一口氣後,張若寒搖搖頭,不管怎樣,他還是那個遇到想不通的事情,便不願在想的普通男生。

所以,他決定不想這些,既然都已經發生,再想,又能有什麼用?

張若寒坐起身,朝天伸個懶腰後,輕輕的掀開蓋在身上的被子,向那些對他最重要的人們走去,然後,在他們的身邊,來回走了幾遍,竟然沒有一人注意到的他已經醒來,看來,昨晚他在上體館內昏迷後,害得他們都是很晚才睡的。

張若寒擡起頭,打量一眼牆上的掛鐘,現在以是早上六半點鐘,不禁心下涌出一個主意,想去幫這些對他最重要的人們買些早餐,因此,他輕手輕腳的穿好衣物,繫好鞋帶,向病房門口走去,拉開房門,縱身走出。

病房外是一條狹長的走廊,由於不知道要嚮往哪個方向走,張若寒便向不遠處,值班櫃檯裏,一名不斷打着哈欠的護士走去,向其尋問道:

”護士小姐,打擾一下,請問這個醫院的出口,在哪個方向?“

坐在值班櫃檯後面的護士,擡起頭,不經意的打量張若寒一眼,隨口指着走廊右邊,

“往那邊走一二十米,便可以看到下樓的電梯,出電梯後,便可按牆上標示的路標,走出醫院!”

“好的,謝謝!”

張若寒向護士致謝一句,轉身走開,卻在走到電梯跟前,按下按扭,等待電梯進,聽到了護士邊跑邊發出的喊聲,

“張先生,您是什麼時候醒來的,我去通知你的家人,你現在還不能出去,出去會。。。。。。!”

“沒事,我去去就來!”電剃門打開了,張若寒縱身走進,然後,順着電梯到了一樓。

走出電梯後,張若寒按照牆上的路標,快步走了幾分鐘後,終於找到了出口,於是,張若寒在醫院保安人院防外不防裏的不經意間,走出大門,然後,卻被一羣鋒涌而上的人們給包圍住,

”張先生,您醒了嗎您的身體怎麼樣,沒事了嗎?”,“您昨晚到底是哪裏不舒服,爲什麼會突然昏迷,外界風傳是你因爲舊傷復發,而昏迷的,是嗎?……”

面對瞬間將自己完全包圍的人羣,以及轟亂吵雜的聲音,張若寒的臉頓時拉長了,此時的他,終於知道那個護士暫進不讓自己出去的理由,但是,但是

已經遲了…..

花了半天工費,方纔在家人和醫院的保安幫忙下,重新回到病房內的張若寒,不但沒有買成早點,反而滿臉悔意的接受着爸爸媽媽的訓斥,

說他怎麼睡醒後,就想往外跑,這麼大的人了幹事還不分輕重,醒來也不知道叫醒他們等話語,直到張若寒虛心接受了一切訓斥後,並且,告訴爸媽,他身上,沒有一點不適後,爸爸媽媽這才放過他,讓他在病房裏好好待着,然後,一起走出病房外,替衆人買張落早餐去了!

爸爸媽媽走出病房時,將房門順手帶上,於是,整個病房內,只剩下一起來到上海的江娜,小云,夜沫昕子,江文四人,還獨自來到上海,換醒張若寒心靈最深處所有記憶的林思語。

不過衆人,都以爲張若寒還是處於失憶中,不認識他們,所以,他們只能靜靜的坐在沙發上,時不時偷偷的打量着,像個小妻子般,主動替張若寒梳洗的江娜。直到,心下受不了這種安靜氣氛的江文,開口像向張若寒大聲說道;

”老大,我知道你已經不認識我了,但是,這次請你記好了,我叫江文,是江娜的弟弟,更是你的兄弟,你可不要再把我忘了啊!”

張若寒強忍住心中的笑意,表面上看上去非常冷漠的隨意打量着江文,彷彿對江文的話一點也無動於衷!

“哎!”

江文見到張若寒對自己的那副陌生表情,不禁滿臉失落的坐在沙發上,不再吱聲,那一臉幽怨的表情,像極了一名被男友拋棄的女孩,頓時讓忍俊不禁的張若寒笑出聲道

“呵呵,小文,是不是曾經和你以情侶的名意,上過報紙的老三不要你了,所以,你纔會這麼幽怨啊,呵!”

“誰清楚他啊,他早都飛國外了!”】

江文隨口答道,卻在片刻後,猛然從沙發上跳起,衝到張若寒身邊,拉着張若寒的手,追問道:

“老大,你怎麼還記得這事,不可能啊,沒有理由,爲什麼會這樣?!“

”因爲,我已經回來了!“

張若寒在衆人驚喜,狂喜的目光中,微笑着說:

”娜,小云,昕子,思語,你們歡迎我回來嗎?呵“

ps:星期六的這章準時奉上,再次伸明本書的公衆版更新時間爲每週二,週六。請多多支持本書,謝謝^_^~~ 周子安氣沖沖的跳下馬車。李雙希有些不安,她掀起車上的帘子往下望去,只見周子安走上了另外一輛馬車,而馬車就是九皇子所坐的那輛。

「皇上,公主到九皇子那兒去了。」

自安公主下車后,皇上就坐在那裡,一直閉目養神。李雙希不知道應不應該跟皇上說,他剛剛也不讓她下車去追周子安。也許就是想給她一個教訓?但說了也沒什麼吧。萬一皇上想聽呢?

「朕知道,她剛剛說過了。」皇上也掀起帘子看了一眼,「子安自小就是如此,被朕說一兩句就要跑到她哥哥那去。」

「公主和9皇子兄妹情深也是好事啊。」

李雙希以前是獨生女,所以並不知曉兄弟姐妹之間是如何相處的,如何看待對方的。但後來她入了宮,有了秦少嶺這個名義上的哥哥。

他們雖然不比親生兄妹,但是也讓李雙希有了新的感受。

所謂兄妹,有時候可能是一種比情人更親密,比父母更寵愛的存在。哥哥總是對妹妹好的,妹妹也總是依賴哥哥的。

也許李雙希對於秦少嶺也是這樣一種感覺吧?但尷尬的是,他們不是親生兄妹,她好像也沒有……把他當成哥哥。

「你和少嶺不也是如此嗎?」

「是啊。」

她和秦少嶺或許只能如此吧。皇上看李雙希在聽完這話后陷入了沉,心想是自己說錯了什麼?為什麼這姑娘開始一言不發了?

不過兄妹之情有時候也的確很難判斷頂多。有時候在一些姑娘看來,哥哥對妹妹的好也是很令人嫉妒的。不過哥哥本來就需要對妹妹好呀。

先不論兄妹的問題吧。反正個人有個人的看法。 大夏紀 而馬車終於駛出了皇宮。李雙希所期待的南遊終於開始了。

「皇上。」李雙希興奮看著外面的集市,雖然以前採買也出來過,但以純粹遊樂的心思還是第一次,「不知道,我們這迴路線是啥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