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

戰材昱一口答應下來,南初眼神開始發亮,想不到這樣輕鬆就能解決所有事情。

「但是大嫂必須陪我去個地方。」

「什麼地方?」

「放心,不會離開議長府,就在這裡。」

「好吧,不過剛才答應我的事情,你可一定要做到。」南初說完起身,想要早點解決這件事情。

因為越和戰材昱相處,南初越是覺得戰材昱有些陰沉沉的。

戰材昱淡笑,南初這個時候失憶,絕不可能是意外,一定是傅自橫故意為之。

所以戰材昱想要試試,想要試試當南初看到戰錚樺,能不能想出一點什麼事情來,畢竟她的心中一定恨慘戰錚樺。

街道上面,一輛黑色轎車開的飛快,陸司寒以最快速度抵達議長府。

陳管家正在門口心神不寧,看到陸司寒過來,連忙跑到他的身邊。

「先生,剛才姜南初過來,現在正和戰三少在裡面講話,還說不準讓我進去。」

「所以,你就這樣乖乖聽話站在外面。」

「陳叔!是不是年紀一大,你都分不清到底應該站在哪頭!」

陸司寒說完一把扯開陳管家,進入客廳。

客廳裡面非常安靜,只有茶几上面放著兩杯熱茶,可以確定,剛才他們就在這裡談話。 “這麼久了都沒有調戲調戲妞妞,心裏癢癢的。這不是哥的風格啊!哈哈。”

郝健突然想到,他好久都沒和妞妞聊天了。於是掏出手機,在手上搖個不停,他就把妞妞叫了出來。

“嗨,妞妞,你在幹啥?最近咋都不出來玩了?”郝健好奇道。

蘋果妞妞得意道:“哥哥,妞妞最近有在苦練技能,感覺又變厲害了,你要不要試試?”

“別,別了,哥哥相信你,妞妞真棒。”郝健一想起上次,心裏還有點後怕,連連稱讚妞妞道。

“對了,哥哥,上次你說的要送我的禮物呢?”誰知蘋果妞妞,那小妮子突然想起了這個梗,“哥哥你可不要賴賬喲,我可是有錄音喲!”

“知道了,你這小調皮,瞧好了。”郝健瞬間又在腦意識裏面進行交換,又花掉了他100冥幣。

他早就想好了,給妞妞這小妮子,買個漂亮的手機殼,只是苦於沒有時間去買罷了。這下好了,隔空買東西,方便快捷,這種高級待遇,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喲。

叮!

冥幣扣除成功!交易成功!

——期待您的再次使用,積分值+20!

“咻”的一下,一個漂亮的粉紅色手機殼子瞬間就套在了蘋果妞妞的身上,宛如穿了一個小粉裙一樣,特別的萌噠噠。

“新衣服!太棒了,謝謝郝健哥哥。”妞妞的機身頓時變成了大紅色,這是喜悅了。

“好了,妞妞。 天芳 咱說點正事了。”郝健見她喜悅了,就開始提要求了。

“問吧,哥哥,妞妞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妞妞一高興,果然是什麼都答應。

“哥哥最近手頭有點緊,你能告訴我除了向閻王借錢,還能有什麼更快的辦法掙到冥幣嗎?”

“有啊哥哥,就是趕緊在地府找個工作幹唄!”誰知妞妞這小妮子瞬間澆了他一盆冷水,還特別得瑟的說道:“以前喬布斯大人說了,在地府沒有工作,就等於沒有生存下去的能力。所以不僅是哥哥你,就連妞妞也要工作喲。 極品妖孽養成系統 我最近拼命的練習技能,就是發現每完成一個技能,就能獲得系統相應的冥幣獎勵,我很開心。”

“可哥哥到地府來這麼久了,也沒有找到工作,怎麼辦?”郝健特別憂愁道,“妞妞,你知不知道有什麼好去處?給哥哥推薦一個唄!”

郝健不由得想起來,王胖子上次說過的話,被那閻異瞳黑金卡懸賞的人就找不到工作,關鍵是地府裏沒人敢要。

當然叫妞妞推薦工作,郝健也是無奈之舉,他也是狗急跳牆了,順口一說罷了。其實他只是想找個人安慰。畢竟人有時有很多憂愁,埋在心裏,找不到突破口,會很累。

“對了,哥哥,妞妞想起來了。還真有一個工作,挺適合你去幹的。”蘋果妞妞突然驚喜地大叫了起來。

“啥?你說來給哥哥聽。”郝健也充滿了期待。畢竟在地府找個工作不容易,他也就不挑了。

“哥哥有兩個選擇,一是地府急缺個地宮裝修工,二是喬布斯冥界網缺個網絡維護員。你選哪一個?我好提前幫你申請!”

地府的地宮裝修工?切,不去,閻王老頭又想騙人,我纔不上當。

“不過這喬布斯,網絡維護員嘛?這是個什麼東東?妞妞,你給我解釋解釋吧!”郝健瞬間否定了到地府去工作,反倒是對這喬布斯冥界網網絡維護員挺感興趣。

“哥哥你可能不知道,這冥界嘛和人間一樣,都是使用互聯網和手機的信息時代。所以人鬼也常常要通信,關於人鬼通信這方面的事情,就歸我們偉大的喬布斯大人所管。”

“這個,哥哥還真不知道,妞妞你繼續。”聽她這樣一說,郝健也來了興趣。

“喬布斯大人一手創辦了喬布斯冥界網,替地獄開發了蘋果手機。近幾年通信越來越發達,所以需要的網絡通訊員也就越多。所以,哥哥,你如果急需掙錢的話,那妞妞就建議你去試試看。這可是一筆不小的高收入哦。”

於是,妞妞對他津津樂道起來,畢竟這喬布斯冥界網是她的老家,手機生產地嘛!她怎能不盡情地大肆宣揚一番呢!

“不過,妞妞,哥哥有個嚴肅的問題。”郝健突然想起了一個更嚴重的問題,自己若是到地府去上班,那他在人間的事情怎麼辦?真是世事不能兩全啊!

“恩,你問。”妞妞也變得嚴肅起來。“只要不是什麼疑難雜症,我都知道。”

“我要是到地府去上班了,人間的事怎麼辦?閻王老頭交給我的任務怎麼辦?”

古武女特工 “哥哥,這個你完全不用擔心。你可以身兼數職啊!”誰知妞妞說出來一個讓他大跌眼鏡的話。“你放心,到時候妞妞我會着手爲你操辦的。”

身兼數職?那我不得累成狗啊!

果然,不管人間還是地獄,想成爲有錢人,就得累死累活靠自己的雙手去打拼。萬變不離其宗,每個人都很無奈。

“好的,妞妞,那你着手去辦吧!不過切記哥哥要高收入高回報喲。”郝健一臉賊笑,妞妞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不過郝健想的是,怎樣才能儘快一夜暴富,發家致富,當上ceo,一人一機,打遍天下無敵手,美女擁入懷,數錢數到手抽筋,吃喝拉撒睡,全不用愁?

強!

快打住,妞妞她要是知道自己是這樣想的,不得甩他幾萬個鄙視纔怪。

“好的哥哥,妞妞這就着手去辦。向喬布斯大人申請。晚上的時候我會發你一份簡歷書。你在腦海裏填寫完畢,再點ok就可以了。”

“好的,真乖,妞妞你去吧!”郝健想着趕快結束,待會兒好叫上王胖子他們出去吃個午飯。

“一夜暴富?當ceo?坐擁美女?數錢數到手抽筋?睡覺睡到自然醒?”妞妞走的時候嘴裏喃喃自語道。“原來哥哥他對工作的要求就只有這麼點呀!”

“soeasy!哥哥,你瞧我的啦!”蘋果機身瞬間就不動了。

其實,那蘋果妞妞說完,就着手去辦正事了。郝健打死也不會知道,接下來他面臨着的工作會是什麼?嘎嘎。

於是郝健到樓下叫上了王胖子和苟蛋子,他倆睡得迷迷糊糊的,特別的沉,差點叫都叫不醒。

“喂,兩隻大懶蟲,快起牀啦,出去吃飯了,肚子不餓嗎?睡這麼久了。”

“不行健哥,你再讓我睡一會兒,我好睏啊!”這是苟蛋子那小子。

“郝子,我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你讓我繼續睡。”這是王胖子。

“不行,快起牀!!!”郝健發了瘋似的猛搖,才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倆叫醒。

他逼着頂着兩個黑眼圈的王胖子和苟蛋子洗洗漱漱、穿上衣服、準備出門了。

從一出門到現在,郝健心裏一陣鬱悶。。。

不是說沒有後遺症嗎?他怎麼覺得王胖子他倆像是患了嗜睡症了?

靠!不靠譜的臭老頭,你們居然在騙我!?

(葉子求支持,麼啊。) 第869章易醒醒流過產

陸司寒可以肯定戰材昱絕對不能離開議長府,所以他們現在肯定還在這裡,只是他們會去哪裡。

略一思索,陸司寒心中已經存在答案。

「這是哪裡,怎麼這樣偏僻?」南初有些擔心,怎麼走著走著,來到後花園的一處二層樓洋房這裡。

「帶你去看我的父親。」

「你的父親,這樣不就也是司寒父親?」

「他是前任議長,怎麼住在這裡?」南初心中產生好多問號。

「等到裡面,就可以全部知道。」

說話間,他們來到洋房門口,洋房裡面突然傳出幾聲咳嗽。

「咳咳,咳咳,是誰站在外面?」戰錚樺虛弱的聲音傳來。

明明南初第一次聽到這個聲音,但是還是感覺似有一道驚雷劈在心尖,讓她靈魂都在顫抖。

「父親,我帶大嫂過來看您。」

「大嫂只要進去,待會我就立刻去趟發布會,澄清一切。」戰材昱沖著南初,幽幽笑著說道。

南初想要拒絕,但是想到只要推開這門,所有事情都能解決。

這段時間一直都是陸司寒在幫自己善後,現在南初想要幫忙。

這樣想著,南初握住門把手。

就在微微用力,即將見到戰錚樺時候,一隻骨節分明的手,牢牢握住南初。

「我們回家。」陸司寒沉著聲音說道。

「什麼,現在?」南初有些不想回去,明明只差一點就能成功。

「大哥是在害怕,害怕大嫂見到爸爸,害怕大嫂想起從前的事!」

「或者是在害怕大嫂再次離開你的身邊!」

聽到戰材昱這番話語,陸司寒直接一把扯過他的衣領。

「想要繼續被狠狠揍一頓,是嗎?」

「這次揍你之前,一定是要事先搜搜你的身體!」陸司寒狠狠瞪著戰材昱說道。

「不要吵架,材昱沒有對我做出什麼事情,只是想要讓我進去而已。」

「司寒,材昱已經答應,只要進去裡面看看他的爸爸,就能出面為你解釋。」南初扯著陸司寒手臂,討好說道。

「不用他來假好心,我們,回家!」

陸司寒用種強硬語氣說完,直接扯過南初,半秒都不想留在議長府。

「司寒,等等,等等!」儘管南初一直都在拒絕,但還是被塞進車內。

「明明只差一點,所有事情都能解決,幹嘛不要讓我進去!」

「知不知道沒有進去,所有事情都變得複雜起來!」南初氣呼呼的說。

陸司寒俯身為她系好安全帶,然後開口說道:「別人怎麼想的,根本不用在意,只要你能認為我是值得託付的人,就好。」

霸寵嬌妻 「怎麼不重要,可我就是不想別人誤會你啊!」

「而且看到別人這樣罵你,我就會生氣,就會難過!」南初說著說著,眼眶隱隱有淚光浮現。

但是想到自己已經二十四歲,老是哭多不好,所以倔強著轉身。

因為南初,導致陸司寒沒有參加發布會,原本已經生氣,應該發火,但是現在看到這個場面,什麼氣都沒有,只想好好哄她。

「不哭不哭。」

「其實事情遠遠沒有這樣糟糕,不用你去道歉,靠我自己同樣能夠解決所有事情。」陸司寒耐心說著。

「真的沒有關係嗎,可是群眾——」

「群眾記憶有限,等出一個明星緋聞,這件事情就能忘記,放寬心吧,陸太太。」

「什麼嘛,就知道亂叫,如果哥哥聽到,肯定生氣。」南初嘴上硬的不行,但是心底已經柔軟一片。

這件事情就這樣擱淺下來。

檀香苑內,權離亭心情已經非常糟糕。

那天在醫院,權離亭陪著易醒醒一起做過檢查以後,想要問問孩子究竟什麼意思。

但是等到權離亭找到易醒醒所在檢查科室時候,護士說易醒醒身體沒有問題,然後已經離開。

所以易醒醒再次給權離亭留下一個謎團,權離亭想過去趟易氏問問情況,但是易醒醒獲得比賽冠軍以後,忙的腳不沾地,根本沒空去見自己。

正想著,權家老太太火急火燎闖入檀香苑。

「權離亭,奶奶現在正式通知你,以後不準再和易醒醒存在任何瓜葛!」

「為什麼,奶奶怎麼可以說話不算數,明明前段時間還說什麼都是隨我!」權離亭原本坐在沙發,但是聽到老太太這話,立刻就從沙發起來,不解問道。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

「以前可真的完全看不出來,這個丫頭兒,這樣不檢點!」

「前段時間知道你們去過醫院,所以奶奶動了點心思,想要查查易醒醒身體情況怎麼樣,免得以後不能生孩子。」

「可是就是這樣一查,查出問題來!」

「易醒醒,從前懷過孕!」

「離亭,聽奶奶的,這個女人真是不簡單吶,年紀輕輕懷孕,流產,肚子死過孩子,真是晦氣!」

老太太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權離亭已經完全懵住。

自己捧在心尖整整二十多年的人,自己如珠似寶般護著哄著的人,居然懷孕流產?

權離亭搖搖頭,絕對不可能這樣!

「搖什麼頭,奶奶怎麼可能騙你?」

「真相明明白白就是這樣寫著,不信你就看看檢查報告!」

「還有奶奶自從知道易醒醒流產,就去查過時間。」

「離亭,這個丫頭,就在四年前,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那個時候她才只有二十歲!」老太太說完,直接就將報告放在權離亭掌心。

權離亭看著報告,看著上面日期,感覺腦海嗡嗡的響,他的嘴唇不住顫抖,想要說話,卻又感覺話被堵住,半句說不出來。

權老太太看著權離亭這樣,有些於心不忍。

「奶奶也是不想看你繼續受騙,所以告訴你這件事情。」

「離亭,我們振作起來,一定能夠遇到更好的。」

「不是,不是這樣的,是我的,孩子是我的。」權離亭喃喃自語。

如果易醒醒四年前懷過孕,這個孩子絕對是他的!

沒人敢動他的東西,是被包養的三個月,一定是那三個月。

權離亭一定要去問個清楚,四年前究竟發生事情!為什麼她的孩子流產! 王胖子和苟蛋子一副沒睡醒的樣子,軟綿綿地走在郝健的身後。

這兩個懶東西,平時一聽到哥請吃飯,跑得比兔子還快。今天是咋了?咋感覺有點行屍走肉一般!

“你倆跟緊點,別走丟了。”郝健納悶的衝他倆招呼了一聲,卻沒人應。

驟然,身後竟然傳來一串詭異的笑聲。

咯咯咯的,聽得郝健感覺頭皮發麻,寒毛根根立起,雞皮疙瘩起了一地。

“胖子,你們聽見什麼聲音沒有?”郝健心驚膽戰的回過頭,恍然間看見了兩嗖黑影“咻”的一下插入了他們的身體。

郝健還以爲是自己晃神出現了幻覺,眼睛一閉一睜,王胖子和苟蛋子居然都消失了!!!

“咋回事?”正當郝健心裏納悶的時候。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