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委屈就全部涌上心頭,我吸了吸鼻子,雖然不想讓眼淚流出來,可就是這麼的不爭氣。

“千年古屍,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等我回來的時候就莫名其妙的被一羣是要圍攻,之後所有人我都找不見了。”

千年古屍伸手幫我擦乾了眼淚,然後展開雙臂將我抱了起來。我下意識地摟住了他的脖子,隨後又有些臉紅,想要放開卻被他一個眼神給制止了。

爲了掩飾我的尷尬,我將頭低低的埋在他的胸前。

並沒有注意到他臉上的笑更深了。

而周圍跪着的那些鬼魂,依舊還在顫抖着沒有一個敢擡起頭。千年古屍的目光淡淡掃了過去,低頭看着我,輕聲的問:“沐顏,這些不長眼的東西冒犯了你,你想要怎麼處置?”

聞言,我將頭從千年古屍的胸前擡了起

來。很快就感覺到了千年古屍的不樂意,便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又很快將頭埋了回去。

我在他的懷裏,悶聲說道:“我不想讓他們死!”

高鬼和矮鬼聞言都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就差沒直接從地上跳起來了。他感恩戴子的話才說了一半:“多謝姑娘!多謝大人!多……”

“他們都已經死過一次了,再死一次注意他們來說也沒有多大作用!我想要他們生不如死!” 傲嬌總裁追妻記 我的頭來在千年古屍的胸前,森冷的目光並沒有讓他們看到,我的聲音卻能夠讓人感覺到冰冷。

千年古屍對此似乎很是滿意,他嘴角帶着笑低頭在我的額頭上吻了一下。

高鬼和矮鬼卻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分別向兩個不同的方向跑去。

就在我擡起頭看了一眼,卻已經早早的就沒了他們的身影。我用食指戳了戳千年古屍的胸口。

可他卻渾然不在意,就好像沒有發現那兩個鬼已經逃跑,反倒是騰出了一隻手,將我出他胸口的那隻手拿了起來,然後放在嘴裏含着。

我直接羞紅了臉,掙扎起來,結果他單手抱着我並不是那麼穩,差一點點我就直接從他的懷裏摔了下來。

好在他的反應極快,將我重新抱住,不然很難想象從他的懷裏掉下去我的屁股會摔得多疼。

他有些嗔怪的看着我, 然後又看向高鬼和矮鬼逃走的方向,手指在兩邊分別劃了個圈。

那個先帶着紫色的光,是那種深紫的顏色,很深,幾乎要融進這夜色之中。

隨着紫色的圓圈消失不見,兩聲淒厲的慘叫同時在不同的方向響起。

對周圍跪着的那些鬼,他只是輕輕地一揮手,他們就全部都消失不見了。

“他們都去哪兒了?魂飛魄散了嗎?”我有些好奇的問。

千年古屍寵溺的一笑,遠山黛眉也染上了笑意:“地獄底層了惡鬼很久沒有玩伴,我送他們過去玩了。”

我很是開心地笑了。最後我又想到了之前在古宅裏面得到的永生的力量。

“千年古屍,你當初和無牙做過交易?”

其實問的時候我是有些緊張的,好在千年古屍點頭了,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如果他們並沒有做交易,我先幫了無牙, 還收了他的東西…… 要是會給千年古屍添麻煩怎麼辦?

“沐顏,萬事自有註定!你只要順其自然就好。”

“那永……”我本來想說永生的力量既然是你和無牙的交易,就不應該放在我這裏。話纔剛開了個頭兒就被他打斷了:“你我夫妻不分彼此。”

“你愛的是夜媚!”不是我!我突然就有些抗拒他的懷抱。

“也是你。”

“不!不是我,我是韓沐顏,你愛的是夜媚!”我推開他,大聲地吼道。

“沐顏,別鬧。”似乎我的反應讓他有些受傷,他飽含深情的眼在一次染上了憂傷。

“我沒有鬧! 軍婚蜜愛:高冷老公,壞壞寵 如果夜媚不能取代我,我依舊

只是韓沐顏,你不會愛我! 甚至我換一張臉,你不會記得韓沐顏是誰!”我想到了追魂令和我說的,我越來越想夜媚了。

如果我不能夠強大過夜媚,我就會成爲夜媚的一部分,我會消失的!

千年古屍的遠山黛眉微微蹙起:“沐顏,是不是有人和你說了什麼?你不要聽別人的胡說八道!”

“我沒有聽誰說!這些都是我自己發現的!你和宮洛能共用一個身體,那我和夜媚呢,我們一樣也能夠共用一個身體,對吧?”我有些自嘲的笑。

如果千年古屍真的想讓我成爲夜媚的話,恐怕我也根本沒辦法阻擋吧。他可以那樣輕鬆的,就讓那些鬼魂灰飛煙滅。

那也可以輕易的捏死我吧?

莫名的,我整個人身上沾染了哀傷。

千年古屍將我緊緊的摟在懷中,那樣子像是恨不得將我揉進他的身體裏:“沐顏,我不知道誰和你說了什麼,但你要記得,我在喊你沐顏。”

我被他這句話說的有些愣住,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爲,千年古屍愛上了我呢?

不不,韓沐顏,你別再傻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只要將對他的愛埋在心裏,好好的和紅依過日子就好了呀。

“主人。”就在我還在陷入掙扎的時候,追魂令的聲音卻將我的思緒拉了回來。他稚嫩的聲音在看到千年古屍之後,帶着一些想要親近卻又飽含委屈的感覺。

“是你和沐顏說了什麼?”但他的任何情緒,都沒辦法觸動千年古屍,他面無表情的問:“你還不死心嗎?”

“我……”追魂令委屈的快要哭了的樣子,讓我看着就心疼。

我將他拉了過來摟在懷裏:“他沒有跟我說什麼,是我自己發現的。”

可即便是我這樣說,千年古屍依舊不相信,質問的目光落在了追魂令身上。

“你就算看他也沒用。” 女人,我不愛你了 我將追魂令擋在身後:“我最近覺醒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但每一次覺醒之後我都變得不再像我。雖然時間很短暫,但我還是發現了!”

“所以你,纔會有這樣的想法?”千年古屍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一如之前那樣,深情而炙熱。

我點點頭。 千年古屍卻笑了:“沐顏,你說的這些的確很有可能。”他的話讓我整個人一僵。

說不失落的話那是不可能的,任憑是誰知道了自己有一天會被另一個靈魂所吞噬,都會不安都會不舒服的吧。

哪怕從一開始的時候你就知道那個靈魂是你的前世。

千年古屍將我拉了過去,摟在懷裏,我想到了之前追魂令發瘋,不由得擔心地向他看了過去,又想要推開千年古屍,結果卻被他摟得越來越緊。

“這樣的事情,他以前沒少看。”像是對我解釋,又像是在說給追魂令聽。

但我卻知道,如果我再反抗下去的話,搞不好千年古屍就做出了更駭人的事情,比如在古墓中那次……“沐顏,其實你完全不必擔心,你想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本章完) “沐顏,其實你根本就不必擔心。你寫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會發生。”千年古屍的話在我頭頂響起,讓我完全忽略了追魂令還在旁邊。

“爲什麼?你和宮洛不就是……”我追問道。

“不,你的情況有些特殊。你在輪迴之前,分出了一魄。”千年古屍聲音溫潤:“這也是爲什麼,你的覺醒這麼波折,每一次都只能回憶起一點。”

“我當初爲什麼要分出去一魄?”我很是疑惑,哪有人會讓自己魂魄不算的?

三魂七魄,各司其職,缺一不可。

七魄,分別代表着人的喜怒哀懼愛惡欲,缺了一個,不就代表,我失去了一種情緒?

可我沒覺得哪裏缺失。

我有些不信的看着千年古屍,對他說的表示質疑。

千年古屍有些無奈的笑了,便指了指不遠處站着,一臉受傷的追魂令:“不信的話你可以問他。”

我的目光落在追魂令身上,他一臉的不情願,但在目光觸及千年古屍之後,還是乖乖的開口了:“你的確是因爲七魄不全,所以纔沒辦法一次性覺醒。”

“你不是告訴我,是夜媚想要佔據我的身體麼!”我從千年古屍的懷中離開,有些生氣的看着追魂令。

這些天我還以爲他真的變好,我甚至相信,他只是還沒長大,所以情緒纔會不受控制?卻沒想到他居然還是會騙我!

“我……”追魂令看看我,又看看千年古屍,低聲說:“我就只是不想夜媚回來!我說的事情又不是不可能發生,總有一天你要把那一魄找回來的。不然你永遠沒辦法完全的繼承夜媚的能力。”

“你……”我倒是不知道該說追魂令什麼好了,他說的似乎還有那麼一些道理。

但他的那句不想夜媚回來,卻是惹怒了千年古屍。

我感覺到千年古屍身上的冷氣越來越濃,他的眼神也和之前的不同,目光從我的身上移走,原本飽含深情變成了狠毒凌厲。

追魂令小臉兒慘白起來,小步子不斷的往後退,聲音低低的帶着委屈:“主人……我……不是你想的那樣。”

“千年古屍,你別……他還是個孩子……”可是我的話並沒有改變什麼,反倒是收到一個凌厲的眼神。

我的心涼了半截,果然我不是夜媚,所以我得不到千年古屍全心全意的愛。甚至連一點點都分不到。

追魂令跌坐在地上,毫無顧忌的哭了起來,卻也沒能夠阻擋千年古屍。

不知道爲什麼,這次我就是想要保護追魂令!我毫不猶豫的站在追魂令的身前:“這根本就不是他的錯!”

“讓開!”

我自嘲的笑了:“我就知道,我韓沐顏根本就阻擋不了你。如果今天站在你面前的是夜媚,你還會如此嗎?”

不知道是我的哪句話起了作用,千年古屍果然停了下來,只是眼神中的警告依舊還在。

這一次最後了倒是沒有發脾氣,也沒有魔化,像上一次那樣不管不顧地發起瘋,恨不得與所有

人同歸於盡?

“你走吧。”第一次,我不想看到千年古屍。

“沐顏!”千年古屍卻沒有動,站在原地喊着我的名字。

“我現在不想看到你。”我儘量讓自己聲音平靜,微微的擡起頭不讓眼淚流出來。

“沐顏。一千年前的事情,你還要在重演一次嗎?”千年古屍眼底濃烈的哀傷不斷的奔涌出來。

“我不知道千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只知道現在我不想看見你。”我轉過身背對着他。

“那宮洛呢,你是不是也不想見到?”千年古屍追問。我直覺我要是答了不是,他可能會馬上毀了宮洛這具身體。

我沉默。

三個人就站在那裏誰也不先和誰說話,氣氛一下子就凝固下來。

“宮洛哥哥,你們怎麼都在下面呀?”電梯打開,裏面走出來幾個人,說話的是高小悸。

隨後跟着出來的是高小一週小小他們。

我這才知道原來宮洛他們一直在找我,而這一次誤打誤撞,恰好和他們住在了一個酒店。

之前打電話之所以會出現那樣的情況,就是因爲那些鬼魂的聚集,擾亂了這棟酒店裏面的磁場?

我拉着高小悸的手,親切地和她說着話,問了她許多最近的情況。

一時之間並沒有注意到,周曉曉看向我時不善的目光。

從高小悸的話中,我知道自己已經消失了一年多。

這一年多裏面發生了許多事情,先是百鬼叢生,似乎是地獄打開了大門一樣,許多惡鬼厲鬼從裏面跑了出來爲禍人間。

更不要說那些小鬼和遺留在人間沒有去投胎的鬼,差一點就造成了整個國家人心惶惶。

好在出現比較嚴重的, 只有幾個比較發達的城市。

他們這一次一是爲了過來找我,二就是爲了解決這座城市裏面橫行的百鬼,而這座酒店就是白鬼的聚集地。

“地獄裏面的鬼全部都跑了出來,難道下面的陰司就不管嗎?” 我想不明白秦安究竟打的什麼主意,百鬼橫行出來作亂,最後被追究責任的是他這個代理的鬼王吧。

“秦安雖然負責陰間事務,但是能夠做主的事情並不大。前面加了代理兩個字,和真正意義上的鬼王就差了很多。最重要的就是,他的能力沒有辦法約束下面的鬼差。”高小一解釋道。

這一年多以來,他們明裏暗裏的和秦安也打過不少次交道,彼此之間也算的上是熟悉了。

“秦安的能力現在也就是在鬼君的水平,這樣的能力在人間雖然很厲害,在陰間雖然也能夠說的上話,可是在陰間裏鬼君說多不多,說少卻也不少。”劉嘉明補充道,並且爲我解釋一下陰間等級分佈。

最高的統治者是鬼王,下面分管着十殿閻王,閻王之上還有四大鬼君。閻王之下還有八大鬼將,黑白無常就屬於鬼將。鬼將之下還有無數個鬼差, 比如牛頭馬面。

陰間掌刑人,也就是夜媚,也就是四大鬼君之首。

安曾經只是一殿閻王,因爲一些特殊的機緣成了鬼君,繼而又成了代理鬼王。

也從那兒之後,鬼君就多了起來,如今被人所知道的就有十個之多,只不過能力照之前的四大鬼君比起來,卻是差了許多。

“所以他就放任百鬼出來作惡?他究竟想要做什麼?”

“他究竟想做什麼我們尚不得知,我們唯一能夠知道的,就是他現在想要殺了上一屆鬼王,好名正言順的成爲真正的鬼王。”

我被驚駭到了,殺了上一屆鬼王…… 那不就是要殺了千年古屍?

我有些擔心的看向他,這個時候才發現千年古屍已經不在了。

周曉曉冷冰冰的插了一句,看上去很不開心的樣子:“剛剛離開了,說過段時間會回來。”

我心裏面有些失落,但是很快就要投入到了和高小一她們的談話之中,將這份失落掩藏起來。

“沐顏,我們現在需要你感快的覺醒。”劉嘉明看着我,語氣沉重的說。

“我……我的確是覺醒了一部分,但是我究竟什麼時候會覺醒,會覺醒多少,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將最近的事情說了出來。

高小一皺着眉:“你之所以會出現這樣子的情況, 應該是因爲你缺少了一魄。”

嬌寵嫡女:王爺,太腹黑! 這話剛剛千年古屍也說過,我還質疑過。 沒想到高小一居然也會這樣說,加上追魂令……就不由得我不信了。

難不成我真的缺少了一魄?

“可是我並沒有覺得哪裏不對啊?如果缺少了一魄,我應該少了一種情緒纔對。”我又仔細的回憶了一下自己情緒,確實沒發現哪裏有異常。

高小一想了一下,眉頭皺的更深了:“你這一魄應該是已經輪迴,裏面應該封存中你很重要的記憶。”

劉嘉明也是面色沉重:“那一魄如果投胎了的話,想要再將沐顏的魂魄補全,就不容易了。除非那個人肯心甘情願地就死。”

我有些驚駭,沒想到補全我的魂魄居然是要犧牲另外一個人的生命。我下意識的就拒絕了:“既然我現在可以覺醒,那我就算是沒有那一魄,我也一樣可以!讓我犧牲另外一個人來成全自己,這樣子事情我做不到!”

劉嘉明還想開口再說什麼,卻被我直接打斷了:“不管你們怎麼說,這件事情我絕對不會同意的。你們也不會花心思去尋找我那一魄究竟輪迴成了誰。”

“但你確實了很重要的一部分記憶,即便能夠全部覺醒,也會經歷異常的痛苦。”高小一也不大讚同:“更何況情人現在居心叵測,我們並沒有太多的時間。”

“總會有辦法的!”不管他們怎麼說,我都沒辦法接受,剝奪了別人的生命,取出我那缺失的一魄。

這樣子未免太過於殘忍!哪怕那個人本身就是我的一部分,但是在輪迴之後她也已經是一個獨立的人。

就像我,我雖然知道自己是夜媚的轉世,但我始終記得我是韓沐顏!

夜媚的一切於我來說只不過是前生的一場回憶而已。

(本章完) 這個話題沒有再繼續討論下去,倒不是因爲有了結果,而是有的新的情況!

“東西巷子那邊有動靜了,這件事先不要再想了,解決眼前的事情纔是最重要的。” 木仙傳 宮洛沉穩的聲音響了起來。

千年古屍已經離開了,我卻還是控制不住有一點失落。

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是一臉沉重的樣子。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更何況,既然已經回來了,那麼我自然是要繼續和他們並肩戰鬥的。所以也是要把情況給瞭解清楚才行。

於是我問道:“怎麼了?你們的臉色怎麼都這麼嚴肅,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麼?”

衆人擡頭看我,沒有人開口,神色莫名。最後還是宮洛走過來,輕聲說:“你剛剛纔回來,這件事情就不要管了,先回去好好休息。”

說完,就推着我,打算讓我去休息。

我掙扎了幾下,終是推開了他。嚴肅的說:“我不!這件事情,和我並不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吧!秦安……畢竟是我的前 ……”剩下的話,我並沒有說,但我相信宮洛一定是懂我的意思的。

秦安不會那樣子輕易的放過我。這是我直覺。

不管他究竟出於一個什麼樣子的目的,就憑着之前,誤上了鬼車,結果遇見了秦安,他的態度就足以讓我清楚,秦安是不亞於之前追魂令的威脅。

“告訴我,或許會解決的快一點。”畢竟我現在已經收服了追魂令:“畢竟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經過了一番思索之後宮洛沒有在強求我去休息,但卻沒有立刻和我解釋這次事情。

他們依舊還是如之前那般面色沉重,只不過上車之後宮洛終於開口和我說起了這次事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