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暴風城展開了全面清查,一些散佈針對聯盟上層傳言的冒險者被投入暴風城監獄,而組織之前騷亂的核心成員業已被查清。目前,他們已被聯盟通緝,並被永久驅逐出聯盟。

在此本刊提醒廣大讀者,小心謹慎,遵守聯盟法律。屢次犯罪、惡意殺死聯盟公民以及損害聯盟利益的行爲,可能會被處以最嚴厲的懲罰——驅逐。對於被驅逐出聯盟的冒險者來說,他們只能在野外四處遊蕩,繼續犯罪或者離開這個世界——不要指望部落和中立城市,他們同樣不歡迎犯罪者。’

這羣人真是有勇氣啊,在一個封建王國裏,以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小冒險者身份去質疑王國的實際統治者。雖然大家都知道怎麼回事,但至少也要把人類元帥那樣級別的存在弄出來做人證吧,幸好這只是遊戲,用不着爲自己的魯莽付出生命的代價。

就在羅恩打算繼續往下看時,舒克走了過來。羅恩合上手中的聯盟週刊,用手舉起向舒克示意,舒克則拿出一本《冒險家》,示意他是冒險家派的,不看週刊。

…….

亡靈城鎮布瑞爾

奧卡莉亞看着一名冒險者按照藥劑師的吩咐,將一瓶綠色藥劑混入啤酒之中,接着端起啤酒,向旅館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中傳來矮人俘虜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奧卡莉亞有些想吐,儘管她已經死了,大概是吐不出來的。她走出打工的旅館,想去鎮外散散心。

看着自己幾乎只剩下骨頭的手臂,奧卡莉亞回憶着作爲人類最後的記憶。記憶有些模糊不清,只記得那天似乎是自己的婚禮。當時是怎樣的心情?不記得了,但應該是幸福而滿懷憧憬的吧…….婚禮在鎮裏的小教堂舉行,就在自己待在教堂一側的禮拜間,等待着父親還是別的什麼長輩來接引自己時,聽到了外面賓客們傳來的慘叫聲。

重生之六界尊主 打開門的自己看到了一副怎樣的場景?人們互相推擠着,踩過那些倒在地上的人,一些人似乎是瘋了,他們到處襲擊其他人——用牙齒撕咬,地上不斷有滿身是血,本該死去的人雙眼無神的重新站起,繼而撲向那些活人……胸口被刺穿,喉嚨被咬開,最後看到的,是自己染滿鮮血的潔白婚紗一角。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被一名亡靈告知‘你已經脫離了嗚喵王的掌控,從今天開始你將成爲被遺忘者的一員,爲黑暗女王陛下效忠。’

……

“聽老兵們說,這裏曾經出產全大陸最好的蘋果。過去在莊園後面的小山上載滿了蘋果樹,蘋果成熟的時候,附近的孩子總是流連在果林周圍,想趁護林人打盹兒的機會偷吃幾個。”清理掉爐灰莊園四周的亡靈後,阿倫對洛麗亞介紹着。

看着焦黑破損的房屋、乾裂泛綠的土地以及四周詭異的枯木,洛麗亞很難想象這裏曾經是和艾爾文森林一樣富足安寧的地方。看着阿倫向一個破舊的郵箱走去,從裏面取出一封信件。洛麗亞頗爲奇怪的問道

“這裏怎麼會有信?”

“洛麗亞不知道麼,艾澤拉斯的郵件系統並不需要遞送,在任何一個郵箱都能取到寫給自己的郵件。”阿倫一副這很正常的樣子,回答着洛麗亞的提問。

“哎?爲什麼爲什麼?”洛麗亞很好奇。

“據說郵箱都連結着一個特殊空間,寄信人把信送出後,郵件或包裹就到了這個空間裏面。而收信人總能在不久後從郵箱裏取出寄給自己的東西。有人說這是某個上古高等精靈魔法師創造的魔法系統,也有人說這是神的恩賜。我比較傾向前一種,畢竟寄信是要收取一定費用的。”阿倫耐心回答着洛麗亞的疑問。

疑惑得到解答的洛麗亞好奇的走到郵箱前,想看看有沒有人寫信給自己。打開郵箱後,數封信件從其中滑落。

頗爲詫異的洛麗亞從地上撿起信件查看起來。朵莉安一封、貝塔一封,連葛朗臺都有一封。剩下的郵件都只有發信時間而沒有署名。

洛麗亞按時間順序一封封拆閱起來。

洛麗亞:

你死到哪裏去了?最近到你的店裏只有一個奇葩老頭,活着的話就回信給老孃。

朵莉安

嘖,還是一副讓人不爽的口吻。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大家:

最近在旅行中撿到了漂亮的石頭,寄給大家分享一下。

貝塔

洛麗亞用手指輕觸下面寫着‘附件’的地方,一道魔法陣突兀出現在身前的地面上,幾秒後消失不見,地上則多了一塊鵝暖石。洛麗亞撿起鵝暖石看了看,隨手丟進揹包裏,心想外表粗線條的貝塔說不定有着一顆少女心?

r:

最近的生意似乎不太好,我擅自擴大了營業範圍。

英靈葛朗臺

原來道具店沒有被查封麼,是計算機君的關照,還是聯盟懶得理會我這樣的小魚小蝦?洛麗亞如此想着,繼續拆剩下的那些沒有署名的信件。

‘最近看了偵探小說,覺得這樣的聯繫方式比較有趣。第一次寫信給女孩子,有些緊張。呵呵…..’落款是‘神’。莫名其妙的洛麗亞繼續看下一封‘以後就用信件發佈任務了,記得看完後要銷燬哦daze。’落款依然是‘神’。

原來是計算機君麼……話說行文風格一點都不符合神祕黑袍人的形象啊。接下來還有‘請你回信好嗎?’‘借我20個金幣怎麼樣,有款新上市的遊戲很想要。’‘求求你回信吧,我們是筆友對吧?’以及最後一封‘其實你不會用郵箱吧,發佈任務了喂,升到13級,獎勵一點天賦點。完成任務後獎勵自動到賬。’

……雖然有點遲,但還是寄20個金幣給他吧。世界第一粗的大腿,還是牢牢抱緊的好。洛麗亞這麼想着,準備回信。 “要回信嗎?郵費20銅幣,寄送物品的話每件1個銀幣。”在洛麗亞向阿倫討要信紙後,他提醒道,或許是想到多年來洛麗亞獨自生活而沒多少錢的緣故,阿倫取出錢袋,從中拿出3個金幣後遞給洛麗亞,自豪的說道

“給洛麗亞的零花錢,哥哥現在每個月都有3個金幣薪水哦。”

血色十字軍很窮,至少提瑞斯法林地的血色十字軍很窮。佔據着貧瘠的山地,還有數萬難民要保護,缺乏糧食和金屬礦藏。北面是大海,西面是天災,南面被幽暗城壓制,東面溝通西瘟疫之地中部血色十字軍的道路也被亡靈們構建的壁壘所阻斷……還真是前途多難。

看着阿倫遞出的3個金幣,洛麗亞糾結了,這個時候應該怎麼做?

a.“哥哥你好窮,去死吧。”

b.把無盡的錢袋打開,蹂躪他的自尊心

c.“沒關係,我會養你的。”

d.實在是不忍直視,轉過頭去不看他。

“不用不好意思,照顧妹妹是哥哥的職責!”誤把洛麗亞猶豫表情當做害羞的阿倫義正詞嚴地催促道。

你這麼說我更糾結了……猶豫半晌,作爲一隻好蘿莉的洛麗亞低頭從阿倫手上搶過一個金幣,小聲說道

“一個……一個就好了。”

擡頭看看一臉被治癒表情的阿倫,洛麗亞轉過身用力搖晃腦袋,把尷尬的情緒驅逐出去,拿起紙筆,趴在郵箱上開始回信。

“親愛的朵莉安姐姐,很久不見,洛麗亞十分十分想念你(的錢,小聲嘀咕道),現在的洛麗亞爲了保護孩子們純真的笑臉,每天都在和亡靈殊死奮戰着。如果有空的話,請多多光顧洛麗亞道具屋。愛你的洛麗亞。”搞定一封,洛麗亞將20銅幣和信一起扔進郵箱,一陣光芒後,信件消失不見。

“貝塔,謝謝你的禮物,我很喜歡。隨信附上在旅途中撿到的人骨,希望你能喜歡。洛麗亞。”洛麗亞隨手從地上撿起一截骷髏的骨頭,和信件以及1銀幣20銅幣一起扔進郵箱。

“葛朗臺,聽說祖爾格拉布的巨魔們不使用金銀貨幣,如果不想和美麗可愛迷人燦爛的金幣說再見,就拼死賺錢吧。”

“神大人,洛麗亞剛剛學會使用郵箱就立刻給您回信了,隨信附上20金幣的小小敬意。最虔誠的洛麗亞。”轉身確認阿倫的注意力不在自己這邊,洛麗亞飛快的取出21金幣和信件一起扔進郵箱。光芒閃過後,居然還找零了……

……

自從和某個倒黴的亡靈法師一戰之後,洛麗亞終於瞭解到自己在普遍只有1到10級怪物的提瑞斯法林地基本上能橫着走——只要不去亡靈城鎮布瑞爾和主城幽暗城找死的話。

再加上漸漸習慣野外的奇葩怪物,洛麗亞的戰鬥風格越來越奔放。往往在阿狸衝向怪物之後,洛麗亞就緊跟而上,或者近距離使用魔法投擲,或者直接用狼牙棒亂砸一通。

穿越噩夢谷的小徑後,二人一狐來到了銀鬆森林北部。看着沒有亡靈天幕籠罩、真實的天空;雖然有些陰森、但好歹能劃歸正常範圍的森林,心情一直有些壓抑的洛麗亞終於放鬆下來。

夜晚,藏身於隱蔽山谷中的二人終於可以放心點燃篝火。

好想回家……望着篝火發呆的洛麗亞在經歷過精神緊繃到放鬆的過程後,早已積累的情緒爆發了。

可是回不去了…….

想到這裏的洛麗亞鼻子一酸,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下。

注意到洛麗亞流淚的阿倫來到洛麗亞身邊,緊張地問道

“怎麼了洛麗亞?”

“哇……”需要宣泄鬱結情緒的洛麗亞一頭撞到阿倫懷中,嚎啕大哭起來。

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缺乏經驗的阿倫手足無措的試圖安慰哭泣的妹妹,一會拍拍背一會摸摸頭,良久,大哭變成抽泣,抽泣變成斷斷續續的吸氣聲。

鬆了一口氣的阿倫摸着洛麗亞的腦袋,語氣輕柔的問道

“發生什麼事了?”

“想回家。”拱了拱腦袋,找到更舒服姿勢的洛麗亞小聲說道。

“想回暴風城嗎?”洛麗亞的家是在暴風城還是閃金鎮,阿倫不確定的問道

“……大概。”沉吟片刻,洛麗亞小聲嘟囔道。

“那麼回修道院?”

“……”

就在阿倫思考着不說話究竟是默認還是否定時,洛麗亞小聲說道。

“肚子餓了……”

……一夜無話。

清晨,阿倫正在清理營地,做返回修道院的準備時,從帳篷裏鑽出的洛麗亞奇怪的問道

“要更換紮營地點嗎?這裏挺好的說,又偏僻又隱蔽。”

“不是要回修道院麼?”昨晚說想回家的是誰,阿倫疑惑問道。

“誰說要回去了,說好的銀鬆森林那鮮嫩的狼肋排呢?”不待阿倫回答,洛麗亞滿臉興奮的跑過來推着他說道

“快出發啊,唔……香辣狼肋排,想想就覺得很好吃的樣子。”

“好吧。”放下手中的雜物,搞不懂自己妹妹想法的阿倫無奈應道。

…….

在暴風城和鐵爐堡之間,有着一片迸發着火焰的大地——灼熱峽谷。由於地表溫度非常高的緣故,整個灼熱峽谷都被一層濃濃的紅霧所籠罩。這裏地形複雜、佈滿丘陵和深谷,常年有灼熱的岩漿流淌在裸露的地表之上。灼熱峽谷的最南端,矗立着由矮人大工匠設計建造的黑石塔。

黑龍奈法利安——黑龍死亡之翼的長子,黑龍軍團的現任首領。他在黑石塔頂端的巢穴中統領着黑石氏族及多個食人魔氏族。

“大師,我一定會完成你的遺願,找到純愛妹控界新的傳承者並將之消滅。”將手中名爲《快要壞掉的妹妹》的書籍珍重的放入奧金製成的小匣子後貼身放好。黑暗妹控界的傳承者,奈法利安喃喃自語道。 洛麗亞努力地試圖閃開12級座狼的臨死撲擊,雙手壓住裙子跳向一邊的她成功的進行了閃避,力竭的座狼癱倒不起,而洛麗亞卻因爲用力過猛而栽倒在地,看着遠處擡頭望天的阿狸和拼命忍笑的阿倫,惱羞成怒的洛麗亞凝聚起魔法球,早已升到2級的魔法球在出手後分裂爲兩個較小的魔法球,狠狠砸在座狼身上。

【系統信息】:魔法投擲升到等級3

等級3魔法投擲(鬼畜系)(0/10000):向前投擲一個直徑五釐米的魔法球,魔法球會在離手後分裂爲三個較小的,呈三十度扇面向前飛行的魔法球。施放時間3秒,不可打斷。

【系統信息】:祝賀你升到13級,獲得1點天賦點。

【系統信息】:完成郵件發佈任務,獲得1點天賦點。

洛麗亞從地上站起來,無視嘲笑自己的一人一隻,呼出系統,將剛剛獲得的兩點天賦投入到惡作劇中。

惡作劇(4/5)對玩家造成傷害提高12%

加上腹黑蘿莉姿態的一點,腹黑系滿足了5點天賦投入,開啓了第二排天賦。

躡手躡腳(0/3):減輕/大幅減輕/消除行走時的腳步聲。

強化腹黑蘿莉姿態(0/5):在腹黑蘿莉姿態下,提升所有腹黑系技能成功率。

“總覺得這兩個天賦都在暗示着下一個腹黑系技能是什麼的樣子。”洛麗亞拍着衣服上的塵土,自言自語道。

洛麗亞一行來到銀鬆森林已經三天,每天都躲在遠離大路的偏僻森林中重複着打座狼,收集狼肉的行動——當然這種工作是阿倫來做。算上不能提供經驗的11級座狼,洛麗亞早已數不清到底放倒了多少隻狼,至少狼肉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都吃不完了。

說起來,附近的座狼越來越稀少,就像完全沒有刷新的樣子。究竟是怎麼回事?

想到某種可怕的可能性,洛麗亞在心裏焦急的詢問起系統。

腦海中傳來機械的提示聲

‘在沒有冒險者相關任務關聯的情況下,凡在地下城之外被npc殺死的野怪和其它所有npc將視作劇情發展而不被刷新,意即真正意義上的死亡。你被認定爲主要npc,另請注意,如果在地下城外被其它npc殺死,你也無法被刷新。’

原來npc也不是完全的不死麼…….

“老哥,我們回去吧。”洛麗亞低頭對着正在用小刀切割狼肉,挑取可食用部分的阿倫說道。

“哎?這麼早就回營地嗎?”阿倫停下手中的工作,暗想着別加那個老字該多好,擡頭看向洛麗亞問道。

“是回修道院,狼肉什麼的已經夠吃很久了吧。”洛麗亞糾正着阿倫錯誤的理解。

“可是你的戰鬥訓練……”剛想說‘你的戰鬥訓練還沒什麼起色’的阿倫被洛麗亞凌厲的目光打斷了話語。

“走啦走啦。阿狸說它想回去了。”就像害羞的小朋友在要東西吃時總說‘誰誰誰想吃什麼什麼’。洛麗亞代表阿狸表態道。

“喵。”跑向主人的阿狸停下腳步辯白着。

“阿狸你在說什麼?我真的不懂喵星語。”喵星語專業8級的洛麗亞將腦袋撇向一邊。

……

不同於提瑞斯法林地別的地方——總是一片死寂,噩夢谷的夜晚並不寧靜。 邪王狼妃 被亡靈瘟疫污染的野獸喜歡聚集於噩夢谷中,數量多到甚至連亡靈也會繞開此地的程度。雖然噩夢谷裏都是些八到九級的黑暗獵犬或者夜行蝙蝠,但總是七八成羣的它們甚至能殺死比自己高5級的生物。

作爲三十五級的精英,噩夢谷的野獸對於阿倫來說沒有絲毫威脅可言。但此刻他依然努力集中精神,警惕着黑暗中的威脅。這裏不同於北部銀鬆森林——座狼的個體實力雖然更強,但卻詭異的沒有狼類羣居的習性,而噩夢谷扎堆的夜行蝙蝠對洛麗亞有着致命威脅。

再次身處於亡靈天幕之下,以人類的視力在夜晚幾乎不能視物。緊貼帳篷、席地而坐的阿倫雙眼緊閉,通過聽覺來分辨野獸是否靠近。

阿狸鑽出帳篷,黑暗獵犬此起彼伏的吠叫聲讓它無法入睡。不同於人類,野獸的眼睛依然能捕捉到黑暗中物體反射的極其微弱月光,是以阿狸依然能看清四周。在帳篷前蹲坐一會後,似乎覺得無聊的阿狸開始在四周遛起了彎兒,漸漸越走越遠。

阿倫頗爲羨慕的看着黑暗中兩點越來越遠的幽綠光芒,也不知是羨慕阿狸夜視的能力,還是羨慕它能和洛麗亞一起睡、一起睡和一起睡。

深夜谷地的冷風讓阿倫縮了縮身體,決定站起來活動一下身體的他卻在動作進行到一半時停住了,詭異的維持着半蹲的姿勢。

……

風停下了。

野獸的吠叫聲像被突然掐斷一樣,四周突然變得沒有絲毫聲音。

遠處的阿狸緊緊伏在地上,連恐懼的嗚嗚聲也不敢發出,野獸的直覺讓它發現附近有絕對不能反抗的強大存在。

一片死寂……

就在阿倫維持着半站半蹲的詭異姿態,開始留下冷汗的時候。

他忽然聽到前方無法視物的黑暗中似乎有什麼在呼喚着自己的名字,不,並非聽到,耳朵並沒有捕捉到任何聲音。一定要形容的話,應該說是靈魂被什麼東西強行召喚着。

只有向前了,即使前面是能夠輕易殺死自己的恐怖存在……

至少讓自己帶着危險一起遠離洛麗亞,哪怕一分一毫的距離也好……

憑藉着心中堅定的信念,阿倫克服了恐懼,向前邁出了步伐……

當走過阿狸身邊時,巨大的白色狐狸掙扎着想咬住阿倫的長袍。

似乎是讓他不要再向前走了。

阿倫停下腳步,張口幾次才終於發出聲音。

“不…要管我,快帶着洛麗亞離開,快。”

看着阿狸顫抖着站起,緩慢的向帳篷走去,阿倫稍稍鬆了口氣,在黑暗中露出釋然的微笑。

轉身。

向前。

……

……

……

睡眼朦朧的洛麗亞被阿狸舔醒,低血糖使她一時間看着焦急的阿狸發呆。

……

恐怖的氣息彷彿凝成實質,壓迫着阿倫的靈魂,就在他快要承受不住時,感覺到前方有什麼存在。

強壓下恐懼,阿倫開口問道。

“你究竟是誰?”

沒有任何回答,就在阿倫想再次開口詢問時。

“你妹妹呢?”前方黑暗中傳來的低沉男聲答非所問

沒有焦急、也沒有憤怒和咆哮,阿倫只是用着理所當然的平靜語氣說道

“即使死去,我也一定會變成亡靈,爬起來繼續保護她的。來吧。”

……

……

……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