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真的是太難爲我了,從小到大,我連一隻貓都沒有養過,卻要在這樣一個說不清是什麼的動物頭上親一下,而且它長得又醜,一點都不可愛。

但是既然答應了,我也不能食言啊,所以我硬着頭皮閉着眼睛,快速的在該死的額頭上啄了一下。

該死歡快的嘰嘰叫起來。

“別吵,我媽醒來看到你,肯定把你從窗戶丟出去! 魔神狂后 我爸會宰了你的!”我趕緊睜開眼,想要捂住該死的嘴巴。

可是我看到的一幕卻很是讓人吃驚。

該死的額頭上有一個模模糊糊的脣印,我想那就是我剛纔留下的。

脣印發出淡紫色的光,溫溫柔柔的覆蓋在了該死的頭上,然後是它的全身。

我看到該死的樣子正在慢慢發生改變,那些皺巴巴的皮膚變得緊繃,稀疏的毛髮也漸漸濃密。

很快,該死的全部造型都天翻地覆了。

毛髮變成了銀灰色,跟月光比起來也毫不遜色,圓圓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小巧溼潤的黑鼻頭,嘴巴微微上翹,一看就是一副笑臉。

它的身上更是水銀一般光彩奪目,耗子尾巴重新變得蓬鬆柔軟,仔細一看,這就是一隻銀狐嘛!

不過該死沒有狐狸的腥臊味,而是散發着淡淡的藥香。

“你竟然是這樣美麗的一隻動物!可是之前怎麼那麼醜?”我目瞪口呆。

該死輕輕點點頭:“謝謝主人。”

“別別別,先別急着叫我主人,既然你能開口說話了,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其實也很喜歡小動物的,尤其是可愛漂亮的小動物。

但是我對該死一點都不瞭解,怎麼能這樣輕易就收下它!

“我本來是一隻銀狐,跟隨病多年,幫她煉丹熬藥,一直都過着簡單的生活。”

該死的眼眸中突然出現了一絲恐懼。

“就在不久前,病讓我趕緊離開,說她將要面臨一場大的劫難,如果我不走遠一點,恐怕也很難保全性命。”

我想病說的劫難就是指我懷孕的事情。

“那你怎麼變得那麼狼狽?”我覺得,既然該死逃走了,就應該跑到什麼深山老林裏去繼續修煉,爲什麼到我家來了呢?

“說來話長,病在跟我分別的時候讓我來找你,說讓我帶你去天水,那裏有一羣邪惡的力量正在蠢蠢欲動。”

又是天水,我一聽就有些頭疼。

“只有你去了之後,才能徹底制服它們,讓世界恢復清平!可是,我還沒有找到你就被它們發現了,所以我纔會變成那個樣子!”該死說着說着,露出羞愧的表情。

“然後呢?你沒有躲起來?”

“不,我沒有完成病交給我的任務之前是不敢爲了自保逃避的!我守在你家附近,就是爲了等待你的出現。”

我心想,萬一我不出現你該怎麼辦?本來回家也是路一鳴勸我之後纔會發生的。

“在我等你的期間,我發現你的母親頸椎有些問題,醫治這種小毛病對我來說易如反掌,所以我就想先解除她的痛苦。”

“那我媽怎麼沒有發現你的存在?她可是雲家的後人,是具備天眼功能的!”我還是覺得有些奇怪。

銀狐嘆了一口氣說:“那是因爲,我跟隨病這麼多年,身上的邪氣都被磨光了,我介於神與動物之間,所以普通的驅魔師很難發現我,除非我願意自己暴露。”

“那你爲什麼總是該死該死的叫,多難聽!”我皺了皺眉,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我媽渾然不覺呢。

“那不是該死,是開始的意思。”

“開始?”

“被邪魅打傷之後,我暫時失去了語言能力,只能說開始兩個字,也就是說每一件事情都有開始,也該有結果。”

我搖着頭:“太深奧了,這個就別說了吧!你現在叫我主人也是病的意思嗎?”

“對,病囑咐我,一定要聽主人的話,這樣我才能輔助主人打敗邪惡,也能有個善終。”

“那我該叫你什麼?” 蠱仙奶爸 我終於不用叫它該死了,聽起來也很不像話,隨時都像在罵人。

“叫我小狐也就是了。”

我點點頭:“小狐,如果我不想你出現,你會藏在哪裏?我有一條巴蛇,她就躲在鱗片裏。”

小狐笑着說:“我感應到了她的存在,只不過她是靈獸,而我是半神,所以我的級別還要高一點。”

“是嗎?那她不是應該跟你行禮?”

“不用,大家和睦共處吧!”小狐的確比巴蛇更有教養一些,說話斯斯文文,彬彬有禮。

那好吧,既然是病介紹給我的,我就接受她的好意。

“主人,那片翡翠葉子就可以做我的棲身之處,平時我藏在裏面,若是你有需要,我就會自動現身的。”小狐指了指我的衣服口袋。

我摸出翡翠葉子對它說:“好,你現在就可以進去了。”

小狐彎腰鞠了一躬,化作一股青煙飛到了翡翠葉子裏面。

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把葉子放好。

莫名其妙的,我又多了一隻靈獸,這其實也還是件好事,因爲我又多了一個幫手。

看來去天水是必須的了,小狐被打得那麼慘,可見那羣邪魅的力量還是不容小覷的。

再說了,病也曾經說過,他們就是爲了我的子宮而來,如果不消滅乾淨,若是再次懷孕,肯定又要經歷一場大劫。

想到再次懷孕,我不禁嘲諷的對自己說:“如今劉尊都棄我而去了,我跟誰懷孕啊?難道學聖母瑪利亞,無性繁殖?”

後來想想我這話似乎對耶穌不尊敬,所以我趕緊行了一個十字禮,表示了歉意。

西方的神雖然跟我沒什麼關係,但是也不能去隨意得罪人家。

媽媽翻了一個身,伸手在我的枕頭上摸了一下,我怕她醒過來,趕緊趴在上面,讓她可以摸到我的頭髮。

我看到我媽緊張的表情立刻放鬆了,露出一個溫柔滿足的笑容,然後又睡了過去。

心裏這個酸澀啊,我覺得自己簡直枉爲人女,總是要父母操心。

“小冰,起來吃核桃粥。”當我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太陽都曬到眼睛上了。

“幾點了?”我坐起來揉眼睛。

我媽笑着說:“快要十點了,今天是週末,我和你爸爸都不上班,所以也就沒有叫醒你。”

“媽,你的脖子還疼嗎?”我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是不是我在做夢。

因爲最近我老是會把夢和現實混在一起。

我媽轉動了一下頭,驚喜的說:“你不提醒我,我都忘了這事,真的一點都不痛了!”

爺本紅妝 “要不要去拍個片子看看?”我還是不放心。

我媽笑着說:“不用,我自己是醫生,感覺得到!奇怪了,昨晚都還覺得很不舒服呢!”

“可能是我回家之後,你一高興就恢復了健康!”我高興的跳下牀,抱着她的脖子說。

“是是是,你就是我的靈丹妙藥!真是的,鞋子都沒有穿,小心寒從腳下起!”

我笑着穿好鞋,伸手摸了摸口袋裏的翡翠葉子,小狐還真的治好了我媽多年的老毛病,這就算是它的功德吧!

接下來的幾天我在家裏輕輕鬆鬆愉快的度過了,吃得好睡得好,臉色很快就紅潤起來。

期間路一鳴和杜冰也來過,我和他們之間已經沒有了尷尬的感覺,關係修復得比以前還好。

家裏的一切都很平靜,我覺得既然後院安穩,那我也應該出發去甘肅天水了。

只不過這一去,吉凶未卜,等待我的或者是一場大災難。

我還是很想念劉尊,也想要跟他好好道個別,說不定我走了就回不來了呢!

可是我又怎麼好意思去見他?說分手的人是我,說絕情話的人也是我,我深深的傷害了他。

“算了,如果有緣,我會回來的。” 一想到我就要走了,心裏還是有些忐忑不安的。

首先,我從來都沒有去過甘肅,二來,這次我是單獨行動,沒有劉尊在我身邊。

我仔細的清點了一下身上的東西,一萬塊錢是路一鳴借給我的,然後就是至陽線,清心石,翡翠葉子,還有兩個活物,巴蛇和小狐,這些就是我的全部家當。

要怎麼去?

我本來想要踩着翡翠葉子去的,可是小狐說,如果使用過度,到了關鍵時刻怕後續不足,想要逃跑都找不到交通工具什麼的。

氣得我直跺腳,這算什麼寶物,居然還有限額。

幸好清心石沒有這樣的規矩,這一點讓巴蛇十分自豪,覺得自己比小狐多了幾分驕傲的資本。

本來她就覺得自己級別不如小狐,有點自卑來着。

清心石讓她重新找回了一些自信。

只不過小狐沒有她那麼狹隘,一直都不卑不亢,保持着紳士風度。對了,我忘記說了,小狐是個雄性銀狐,所以以後我會稱呼它爲他。

因爲不能使用翡翠葉子,所以我就得去買票,機票還是火車票我也得好好考慮清楚,因爲預算有限嘛。

“飛機好,快!”巴蛇是個急性子。

不過小狐卻說:“還是火車好,火車經過的地方多,我們可以一步步的接近中心點,也許沿途會有可用的情報和信息。”

我想了想,覺得火車還是可以的,雖然慢一點,但是如小狐所說,可以多看看途中的風土人情,或者真的可以找到什麼線索。

因爲我們目前只知道目的地是甘肅天水,但是究竟在天水什麼地方藏着那些邪魅,我真是一點眉目都沒有。

“好,那就火車票!”我打定了主意,就在網上查看火車時刻表,想着到底哪一天出發比較合適。

因爲是在我自己的家裏,自己的臥室,所以我真的很放鬆,就把巴蛇和小狐都召喚了出來,讓他們在我的房間裏自由活動。

巴蛇很三八的翻看着我的相冊,對我容貌的變化指指點點,還諂媚的說我越長越好看了。

但是小狐就不一樣,他安靜的坐在我旁邊,看我瀏覽網站,時不時的問我一些簡單的問題。

“出發之前還要不要準備什麼特殊的東西?”我問小狐。

“符咒。”

“符咒?我不會畫啊!”

“主人你的母親應該懂得這方面的知識,畢竟她也得到過雲姥姥的真傳。”小狐對我的身世還是有些瞭解的,應該是病以前告訴過他。

我爲難的說:“這次我們去甘肅,我是想要瞞着我媽的,讓她幫忙不是露陷了嗎?”

“這倒也是,那麼不如讓我演一齣戲,讓主人的母親誤以爲這裏有邪魅入侵,她就會幫你畫符咒了。”

“不行,萬一真的傷了你怎麼辦?”我不同意,這樣太冒險了一點。

“不會的,我是靈獸,符咒對我起不了作用。”小狐微微一笑很驕傲。

我懷疑的看着他:“真的假的?到時候出事了你可不能怪我!”

“放心,我知道分寸。”

巴蛇扭到我們面前,很嬌俏的說:“我也來幫忙!”

“我媽認識你,你一出現她就知道怎麼回事了,還是算了吧!”我知道巴蛇很想要表現自己,可是她這次真的不能被我媽看到。

巴蛇的尾巴一甩:“哼,那我什麼時候出場嘛!”

“離開我家之後,你想做什麼都可以。”我只好安撫她的情緒,免得她不高興跟我使小性子。

看到巴蛇又跑去看我的時尚雜誌去了,我纔跟小狐說:“你想什麼時候開始?”

“越早越好,以免耽誤我們出發的時間。”

“好,那就今天晚上好了,你也不要太出格,被鄰居發現就不太好了,會引起恐慌的。”

小狐點點頭:“遵命。”

商量好之後,我又在購物網站上買了一些野外生存的裝備,因爲不知道到時候我們要找的那些邪魅是在城市裏還是在山野中,考慮周全一點比較好。

到了傍晚,我媽和我爸下班回來了,兩個人都顯得挺疲憊。

“晚飯我都做好了,今天讓我來好好盡點孝心!”我使出渾身解術做了一桌子的好菜。

在劉尊家的時候我看到過董小宛做飯的全過程,當時一時興起就跟着學了幾招,沒想到效果還真是好,吃得我爸我媽連連叫好。

“好吃吧?吃完了我們出去散散步吧!”我按照跟小狐商量好的,要把我父母帶到室外去,那樣就更方便小狐裝神弄鬼了。

我媽點點頭:“好,你想去哪裏?”

“我們家不遠不是有個公園嗎,哪裏前段時間在打圍施工,現在好像都弄好了,我們去看看新增加了一些什麼設施吧!”我裝作興致勃勃的樣子。

爸爸皺了皺眉:“我下班回來路過那裏,看到還沒有正式重新開放呢,黑漆漆的。”

“那樣纔好啊,多清淨!”我想要的就是那種效果,黑燈瞎火的,很有氛圍。

“小冰想去我們就去吧,反正”我媽沒有說完,她知道我爸討厭那些所謂迷信的東西。

就算我爸爸知道我姥姥和我媽的本事,可是他也是能夠避免看到那些場面就儘量避免。

唯物主義還是我爸爸的核心思想。

“那就去吧。”沒想到這次我爸竟然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很輕易的就答應了。

我想他是愛我的,希望我快樂。

從前我爸對我很嚴厲,也不會遷就我,現在我長大了,他反而變得柔軟了很多。

我很感動。

收拾完了碗筷,天色也黑了下來,我一手挽着我媽,一手挽着我爸,高高興興的就出了門。

走到那個公園門口,果然如我爸所說的一樣,門雖然大敞開,但是裏面卻黑燈瞎火的,施工的警示牌也沒有拆除。

“看吧。”我爸指了指公園。

“沒事沒事,就進去轉轉,呼吸呼吸新鮮空氣就出來!”我耍賴,拖着他們就走了進去。

公園裏遊人很少,看來大部分市民還是很遵守公共規則的,我可敬的雙親,爲了我竟然破例做了這樣的事情。

雖然沒有路燈,但是月亮還是很好的,所以公園裏的道路還是看得很清楚,新鋪的十字路走上去還有按摩的功能,我覺得世間依然是美好的,最好是可以一直保持下去。

就是因爲這樣,所以我必須要負起責任來,解決那些想要搞破壞的邪魅力量。

“這陣風吹得好舒服啊!”我很愜意的深呼吸,桂花香味很濃郁,聞着令人心曠神怡。

可是我媽卻皺起眉:“不對,我覺得這風有點怪。”

“爲什麼?”我假裝不懂,其實我知道這是小狐故意弄出來的。

我爸指着公園中間的那個人工湖泊說:“因爲湖水竟然紋絲不動,我都看出來不對勁了。”

“真的!哎呀,這可怎麼辦,我的至陽線都沒有帶出來!”我驚慌的看着我媽。

“太可惡了,居然在我眼皮子底下作祟!”我媽看到周圍沒有什麼人,從隨身帶着的一個包裏拿出一疊黃色的紙,還有一隻浸透了硃砂的毛筆。

我心想,看來小狐的猜測還是很正確的,像我媽這樣充滿了正義感且有能力的人,果然是對不平之事有着義不容辭的責任。

“媽,你想幹什麼?”我低聲問道。

我媽嚴肅的說:“你跟你爸爸退到後面去。”

“也許是你看錯了吧?現在湖水不是正在蕩起漣漪嗎?”我還欲擒故縱。

“那是假象,我感覺得到周圍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我媽的鼻子輕輕的翕動着。

我知道那是巴蛇在幫忙,散發出另類生物特有的氣味,讓我媽迷惑不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