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幫的我都幫,你要是想到能對付惡人惡婆孃的方法,儘管跟我說,不違反法律的情況下我會盡最大努力幫你打惡魔!”

“靈女,真好,要麼他們都說遇上靈女比中彩票還幸運。”

自己的人氣這麼高?這麼菜,口碑還這麼好,怪了。

“靈女?”

“啊?”

“想什麼呢?”

“沒,你接着說。”

“剛說到哪兒了?對被他下藥,我卻蒙在骨子裏什麼都不知道,醒來後以爲只是喝醉了,他留下鑰匙就離開了,我以爲沒什麼事兒,就那麼搬進了別墅。”

“可沒過多久問題就來了,上官嘉怡本來就對我恨之入骨,她一直覺得是我搶走了明主,有一日,她拿着那些照片出現在我的面前。”

“你卻不知道照片從何而來?”晨曦認真的問道。

“嗯,她拿着照片對我說,我要是繼續見明主的話,她會把照片公佈於公,我自己無所謂,可明主怎麼辦,前些日子不知哪家媒體還傳了我和他的緋聞,我的那些照片要是發到網上,肯定影響到明主的聲譽!”

“上官嘉怡簡直太可惡!”晨曦都覺得氣氛。

“是啊,她知道我不會做對不起明主的事兒,正好痛擊了我的弱點。”千小惠飄進了明主家的院子。

“那年逃出人渣的魔掌也多虧了明主,要不是他出手相助我可能兩年前就自殺了,我的命是明主撿的,有生之年我只想爲他而活,所以絕不會做出對他有任何傷害的事情。”

“所以你就接納了她的條件,所以那一日朱家創立紀念日那一天,上官嘉怡又一次拿這些相片威脅了你?”

“你怎麼知道?”千小惠望着晨曦感嘆。

“我是靈女,當然知道了。”

“太好了,我以爲世上無人會相信我,終於有人相信了,如果明主也能瞭解那一日發生的真像就好了。”

“會了解的,事實終有一天會揭曉。”晨曦帶着明亮的微笑鼓舞道。

“希望吧。”千小惠無力的應答。

這語氣明顯是不報什麼希望的意思嗎,讓明主看清事實有那麼難嗎?晨曦就不信,事實會被歪理埋沒。

“剛說到上官嘉怡了是吧。”千小惠接着說。

“上官嘉怡脅迫我後,我儘量不讓自己出現在明主面前,可情感這東西經常會失控,之後說不清的緣由之下我又見了幾回明主。”

“那惡婆娘沒再找你?”

“沒有,惡婆娘沒出現,那人渣卻出現在了別墅,他讓我搬家,合同還沒到期爲什麼要搬,他說公司遇到了危機,需要賣掉這棟別墅換現金,我怎麼可能聽從他的建議,合同在着呢,憑什麼他讓搬就搬!”

“所以你沒搬家,繼續住在那裏。”

“嗯,我拒絕了搬家,可誰知,之後沒幾日開始經常出現幻覺,我以爲自己的抑鬱症犯了,去醫院就診,開了些藥,可不知爲什麼症狀沒有絲毫的改善,越發越厲害,失眠弄得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本來工作壓力就大,身體吃不消,更加崩盤,生活全部亂了,沒有了絲毫的生存意願。”

“你沒換其他醫院?”

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爲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換了好幾家,都不管用,上官嘉怡還不停地脅迫我,說我的存在就是定時炸彈,隨時都能毀掉明主的聲譽,提醒我最好自己找個無人的地方引爆。

“哇靠,無心的女人還間接性的引導你自殺!”晨曦爲千小惠打抱不平。

“爲了明主,爲了躲避那可怕的噩夢和幻覺,我確實想到了死亡,本來就輕生過,要是我的死亡能維護到明主的聲譽,那就更值了。”

“傻!你太傻了!”

“現在想想,他們倆估計換了我的藥,我說怎麼會出現那麼多的幻覺,現在都清楚了。人渣想用這種方式把我趕走,臭婆娘想用這種方式把我逼死!換藥,相片,有可能都是上官嘉怡在背後搞得鬼?”

“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女人太可怕了。”

“是啊,你以後得當心惡婆娘,這女人什麼事兒都做的出來。”

當心?她已經接受了賭,還能怎麼當心,如今只能硬着頭皮見招猜招,拼下去,拼了她的老命都要打贏這場賭!要麼後果難以想象。

“你打算怎麼收拾他們倆?”晨曦聽明白了千小惠的遭遇,可不知道千小惠希望她怎麼幫她,只好問一問。

“不知道…”千小惠望着牀上的明主搖了搖頭。

這麼柔弱當然被人欺了,晨曦看不下去了。

“讓我想想,咱先一個個來,實施作案的人是人渣,那先從他入手,他闖入你的屋子換藥,肯定留下了什麼線索。”晨曦邊飄移邊分析。

“對了,我裝了監控的,數據是同步到雲端的,我把id和密碼告訴你,你幫我看看有沒拍到他闖入別墅的影像?”

“有這東西不找說,要是能找到這影像的話,事情會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會嗎?”

千小惠竟然比自己還法盲。

“我明天就去網吧查查看,要是有異常立馬發給警局,對了你的身份證號是什麼?”

“要身份證號幹嘛?”

“上網用啊,用你的身份證上網,這樣更詭異,同時也保護我自己。”

千小惠把身份證告訴了晨曦,晨曦發現不知怎麼的,上次出現過記憶碎片事情以後記憶力明顯變強,這次記身份證號她竟然一下就給記下來了,18歲了腦子還能變聰明?詭異的事情越來越多了。

好想收集第六滴眼淚,看看會發生什麼異狀,可已經答應幫助千小惠,她不能中途撤走。

這一晚千小惠把她的助理小劉的聯繫方式也一同給了她,叫她有什麼需要就去找他。

第二天,晨曦發現腿已經好了很多,有那麼一點點瘸而已,她試着下牀,走了走,果然沒什麼事,夏易也夠厲害的,說休息幾日就好,果真好了很多。

對了夏易怎麼樣了?昨天只惦記着自己的事兒都沒問問紫萱。

晨曦撥通了電話,“喂,晨曦啊。”紫萱像是嘴裏含着吃的似的說道。

“你在吃早飯嗎?”

“嗯,正吃我哥做的三明治呢,幾日沒吃好美味,下次你來我家,讓我哥也給你也做一個。”

晨曦微笑了,夏易回來了,失靈者走了,呼~那一日果真沒白折騰。

聽着紫萱明朗的聲音忽然覺得,當靈女挺好的!

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爲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這一天明主帶她去了醫院,晨曦沒坐他的車回家,獨自一人在馬路中央下了車。

一向喜歡安排她的生活的明主竟然沒阻攔。

晨曦想,他不會以爲她的壓力太大所以想透透氣什麼的,不管什麼原因,誤會就誤會吧,話說她確實感到了壓力了的。

晨曦走進附近的麥當勞的衛生間特意把頭髮弄亂,從書包裏找出了鴨舌帽帶上,看着鏡子給自己畫了個煙燻妝,多虧思琪,要麼都不知道怎麼化妝了。

這一畫完妝,在把衣領立起來更看不出是她了。

晨曦微微低着頭走進了網吧,網吧兼職小夥子要身份證,晨曦說沒帶,就報了身份證號,成功拿到開機密碼後,登錄千小惠的郵箱和雲硬盤。

折騰了數個小時,晨曦終於找到了壞蛋闖入千小惠別墅的影響,鐵證在這兒,看他還怎麼逃出法網。

晨曦把影視片段放到了小惠的空間裏,方便大家查看,同時把接近現實的敘事文寫在了空間裏,足以讓人疑心。

隨後把影視鏈接發到了公安局投訴信箱,看着這一切她滿意的笑了,這些足以扣留壞蛋了吧,狗急跳牆,越急越亂,就讓他亂了陣腳。

晨曦用千小惠的賬號,發了某位女官員庇護混蛋的消息,她就不信這消息引起不了轟動,讓混蛋和某位女官員也上一上搜索榜。

晨曦關掉郵箱時,無意間注意到了慈善機構發來的郵件,晨曦挨個點擊查閱。

叫人意外的事,千小惠竟然做了這麼多善事,捐了好幾千萬,她手上的那戒指也捐出去了?她不會把身上的錢全部捐了吧?

晨曦關上電腦,離開了網吧,收起鴨舌帽,卸完妝,去見了小劉。

小劉披着外套從小區跑了出來。

“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了。”晨曦看着穿着一身居家服的小劉說道。

“天天休息,沒有打擾不打擾,你和小惠姐很熟嗎?以前沒見到過你。”

小劉帶着疑慮細細打量眼前的這女孩兒,長得這麼顯小,怎麼會認識小惠姐?

“小惠姐是什麼人,怎麼可能什麼事兒都會告訴你?我今天來是看不慣那些網上說千小惠的報道,想和你商量看怎麼樣能讓大家知道小惠姐做過的善事。”

小劉想,這小女孩兒竟然知道小惠姐做過善事的事兒,看樣子這個小姑娘和小惠姐不是一般的熟悉。

“小惠姐不讓,所以一直沒公開。”小劉如實說道。

“小惠姐不讓你就不做了,這種事兒本人能願意嗎,當然是旁邊的親人要替她對外宣佈,你這助理當得也太不夠稱職了。”

這些日子小劉也替小惠姐委屈,雖然小惠姐脾氣不好,但一直沒虧待過他,他也想爲小惠姐做些什麼。

“發這些能挽回小惠姐的聲譽嗎?”

“必須的必,你快準備準備資料,丟個大一點的媒體公司,能炒的多厲害就炒的多厲害,信息費什麼的你自己看着辦,我一份也不要,我只希望小惠能聽到大家的贊。”

小劉機械式的點頭,他是千萬個願意這麼做,一直顧忌死去的小惠姐不敢獨自亂來,現在有人出面做了決定,那小惠姐也不能怪他,而且提供這麼重要的信息,還能拿得到錢。

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爲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晨曦忙完一切回到別墅的時候天都黑了下來,淒冷的小路顯得很是孤單,晨曦沒讓司機開進裏面,而是提前下了車。

她獨自一人走在小路上,細想今日的所作所爲,做的已經夠嚴密了應該不會被發現吧,她貌似好在乎被別人知道,是怕嫌麻煩,還是怕招來禍端?

不管怎樣,整整折騰了一天,希望能幫到千小惠…

想着想着就走到了大門口,晨曦正要推開大門時,看到明主站在草地上走來走去。

外面挺冷的,他出來幹嘛?散步?不太像?不會是等她的吧?

晨曦裝着若無其事地推開了門,可她還沒走到門口就被他噴了一通。

婚意綿綿:總裁的過期情人 “這麼晚了去哪兒了?”

他擔心她了?

“手機呢?怎麼關機了?”

沒電了唄,他是不是打了好幾個電話?明主什麼時候開始這麼關心她了?

“契約是張破紙是嗎?都忘了自己是誰!”

不經誇的混球,讓她一直誤會下去多好,非得提醒她,他關心的人不是孟晨曦,而是朱爺爺的幹孫女!

“手機關機了,打不着車,就晚了,契約歸契約,外面好冷,我先進屋了。”

dong,聲響。

朱明獨自一人站在月光下動了動嘴脣。

野蠻女越來越過分!現在連他說的話都當空氣了!

“你腳沒事嗎?打不着車,打電話。”明明是擔心卻怎麼也說不出關心的調調。

“沒電!”晨曦掏出手機晃了晃。

“餓不餓?”朱明已經盡最大努力壓低了聲音。

“吃過了,我先回屋了。”晨曦略瘸着腿慢慢地上了樓。

朱明遺憾地望向樓梯,她的腿怎麼這麼快就好了,好的慢一點他還能多抱抱她…

朱明無力地回到了餐桌,看着一桌吃的一點食慾也沒有,沒有晨曦一同進餐的晚飯,沒有半點興趣。

話說,晨曦是怎麼了?感覺有心事的樣子,難道是他對她太兇了?朱明不解的動了動鼻子。

一回到臥室,晨曦急忙連上充電器,上網,搜索千小惠的消息。

千小惠死亡的疑點已經引起了關注,雖然尚未爬到榜單上,但已經有了一定的氣勢,就這個速度,估計明日時分應該能爬榜了。

今日,她能做的都做了,結果怎樣只能等到明日了。

晨曦疲憊的把身體扔進牀鋪。

那一晚,千小惠對晨曦可是百般的感謝。

經過了解,晨曦對千小惠也有了不少改觀。

原來千小惠是個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憑着顏值和身材闖進了文藝圈,飽受了無法想象的苦難,好不容易纔爬到了國民女星的位置,可惜,年紀輕輕就離開了這個世界。

晨曦最佩服她的地方不是她的成就,是她的胸襟。

可能是她的獨特的經歷讓她看透了金錢,或者她想用她僅有的力量幫助那些底層中努力掙扎的人羣?

千小惠死的時候,竟然把身上的所有的金錢全部匿名捐了出去,連自己的器官都捐了出去。

晨曦覺得這就是千小惠比任何人都偉大的地方。

死了也有尊嚴!

晨曦沒想到的是,她帶給她的意外不僅僅是這些,千小惠亡靈竟然還給她帶來了第六滴眼淚!

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爲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晨曦離開了千小惠,急忙飄回了別墅,她可不想輸給惡婆娘,睡前已經都做好了準備,回去就能學習了。

可前腳剛飄進院子,就看見明主的屋子還亮着燈。

他不會還沒入睡吧?都凌晨兩點了還不睡!

晨曦飄進了明主的臥室,發現明主又獨自一人喝悶酒,晨曦有些不懂了,他不會還在爲千小惠的事兒自責吧,用情這麼深?可是,記得他看千小惠時眼睛也沒發光啊,明明不是男女的喜歡,難道都到了親情的程度?

不管怎樣,她不能讓他這麼自生自滅。

晨曦回到軀體,拿着手機衝進了明主的臥室。

明主穿着睡衣,迷糊中看着穿着熊貓睡衣的熊貓女在他面前晃盪着手機嘰裏咕嚕了一通。

“朱明,你是明主嗎?千小惠的死那麼讓你內疚?看見了吧,千小惠的死和你半毛關係都沒有,看見了嗎?”

“叫你看手機呢,看我幹嘛?”

晨曦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又一次夜闖了明主的屋,而且是特理直氣壯的大聲嚷嚷…

她,在做什麼?

晨曦急忙扭過頭,試着逃走,可還沒邁出一步,後脖頸的衣領就被明主逮住了。

艾瑪,腫麼辦? 一介書蟲 她怎麼又一次做了件沒頭腦的事情,怎麼就這麼不會忍!到了明天不用她特意告訴他,他也會曉得,自己是顯得無聊,沒事找事是不是,這下好了,現場被抓還怎麼抵賴。

明主把她的身子整個兒給轉了過來,“你,那麼瞭解我?”

那語氣那氣場足以吞掉一個人,晨曦慌張地搖着頭向後退了一步。

“我這裏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晨曦又退了兩步搖了搖頭。

“你確定我是因內疚喝酒?警告你,以後千萬別瞎判斷別人的情感!”

晨曦連着退了好幾步,搖了搖頭,又急忙點了點頭…忽然發現後背已經緊貼着牆壁,無路可退,他的身體緊緊地貼了過來,貼得她氣虛紊亂。

“我早知道千小惠的死是間接性的自殺,不用你告訴我!”明主趴在她的身上喘了喘氣接着說,“晨曦,你知道我現在有多後悔嗎,我後悔爲什麼要認你爲乾妹妹!”

晨曦苦笑,是啊,你不認我多好,我還能正大光明的追求你。

“你要不是我的乾妹妹該多好,我怎麼就自找苦吃了!”

明主是不是嫌她煩了呀,認她爲妹妹,現在後悔了?別啊,要是當不了他的妹妹,以後連見他一面都難了。

“晨曦,你知道嗎,我有多希望躺在我身邊的人是你,你卻三番五次主動送上門,這一次我不會再放手…不會!”

等等,等等,這話是啥意思?他希望和她一起睡覺覺?明主你能不能再說一遍啊?

“明主,你,你剛說什麼?”晨曦紅着臉,微微低着頭斜着眼望向他處。

“我,不會放…”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