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鷂親自擔綱,手持環鈴不斷的搖動着,跳着,嘴裏唱着,一股很古老的音律從他口中發出,有點像草原上的馬頭琴的聲音,悠揚而又低沉。

我和胖子完全看不懂,感覺就像是在跳大神。巫文化都有一個共通的地方,那就是舞。

巫和舞的音很類似,其實在遙遠的古代是一個字,也是一個意思。

巫舞不分家,所有的巫術儀式,都必然伴隨着各種形式的舞蹈,薩滿教作爲巫門的一個分支,自然也不例外。

老鷂這一跳,就跳了足足一刻鐘。

忽然,一陣陰風從遠處樺樹林襲來,格外寒冷。

錦堂歸燕 我心中一凜,來了!

“呼……”香案上的蠟燭被吹眼看就要滅掉,卻偏偏能剩下一丁點火星,附近灰塵亂舞,都快睜不開眼了。

緊接着,一陣恐怖的威壓從老鷂身上散發出來。

我和胖子對視一眼,暗自心驚,好強!

這威壓堪比奇門總目,五百年道行,甚至更高。

陰風過後,香案中的蠟燭滅了一根,只剩下一根,又幽幽的亮了起來。照出來

老鷂的影子在地上,赫然是一隻狐狸的樣子!而且,足足五條尾巴!

腹黑狂妃太凶猛 狐狸和黃鼠狼,都是一樣,尾巴越多,實力越強,據說七尾狐狸就可以化成人形,狐媚衆生。遙遠的商王朝,就是被狐妖魅惑了商紂王才滅國的!

而九尾狐狸就是傳說中的仙狐了,當然,那只是傳說,奇門歷史上從未有仙的記載。

這時,背對我們的老鷂緩緩轉過身,露出來的一雙眼瞳赫然是狐狸的豎瞳!綠瑩瑩鎖定在我身上,眸光中帶着高高在上的審視感。

我嚥了口唾沫,這就是仙降中的開天眼,說明仙降非常成功,現在的老鷂已經不是老鷂了,而是此地的狐三太奶,出馬仙。

這雙眼睛給我的第一感覺便是年輕,和老鷂略顯老邁的身體格格不入。

幾十上百年對人也許是非常漫長的,但對出馬仙來說不過的很短的歲月,它們修煉成精,壽命往往長的嚇人。

這出馬仙還很年輕!

“轟!”

下一刻,令我吃驚的事情發生了,除了我以外,整個寨子的人全部軟了下去,遠在寨門那裏的守衛,近在近處的胖子,鷂戈,全部昏倒在地上。

我頭皮發麻,這個出馬仙,真的很強!五百年道行恐怕還低估了它,或許接近千年都說不定。

難怪鷂戈和鷂爺的實力很不錯,原來是出馬仙夠強大。出馬一行和法事行類似,很難出實力很強的存在,而這個寨子明顯例外。

“上……上仙。”我有些緊繃的說了一句,並不是害怕,而是那股威壓本能的讓我出現抵抗反應。

“你就是遞水龍珠給獸王的那個人?”

狐三太奶說話了,聲音貼近於一個女性,但卻過於奸細,聽着讓我起一身雞皮疙瘩,並不好聽。

“是我!”

我點頭,它弄暈了那麼多人,顯然是不想讓旁人聽到我們的對話。

狐三太奶盯着我,目光中充滿了審視,頗爲冷淡的說:“你可以問三個問題,只限於獸王。”

我點頭,實力懸殊太大,完全是它說了算;想了想,我問出了第一個問題,道:“您和獸王是什麼關係?”

“它曾經幫助過我。”狐三太奶回答。

這答案讓我微微皺眉,因爲太簡潔太籠統了,只能理解爲它感念於獸王的恩情,派出馬弟子守護龍脈,其它的一概不知。

無奈,我又問出了第二個問題:“獸王和雛龍脈是什麼關係?”

“獸王脫胎於雛龍脈,是一體的。”狐三太奶道,總算多了幾個字,但也太簡潔。

我震驚了,鷂爺的話是真的,獸王竟然就是雛龍脈成精了?!

這簡直突破了三觀,因爲我曾經好奇的問過苗苗,說龍脈如果真成了龍,是不是就可以翱翔於九天之上了。

可苗苗告訴我不會,地脈之龍永遠是地脈之龍,是變不成真龍的,奇門史冊上從來沒有這方面的記載。

這一下我遲疑起來了,只剩最後一個問題了。

我很想問鬼王殿從何而來,擾亂陰陽兩界的最終目的何在,但狐三太奶也不知道是早有防備還是無意,點明瞭只回答關於獸王的問題。

這問題只能放棄。

權衡片刻,我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獸王是如何脫胎於龍脈,據我所知,龍脈是成不了精的。”

“因爲一個人幫了它。”它回答。

“誰?”我本能的追問。

狐三太奶看了我一眼,似乎對這個超額的問題不滿,頓了頓才道:“半步多的創界人。”

……

(本章完) “就是與獸王簽訂契約的奇門大能?”我本能的脫口而出。

可回答我的,卻是狐三太奶一閃而逝,消失在白樺林的殘影,老鷂悶哼一聲,癱軟在地上。

它竟然連招呼都不打就離開了。

我愣在原地,半步多的創界人?

這麼牛逼的人物,爲什麼奇門歷史上會沒有記載?

難道真是禁忌的緣故?

這禁忌,到底是一股怎樣的力量,代表了什麼?

就算再禁忌,那也是悠悠衆生之口,如何會隻言片語都沒有留下?就連苗苗這等大家世族出生的人不知曉。

我直覺他說的那個人,肯定和火山煉獄守護棺守護者說的那個人是同一個,陰陽兩界的禁忌。

婚色動人:早安,小甜妻 這問題沒有任何頭緒,但知道了雛龍脈就是陰水獸王就行了,其他的再說。

接着我甩甩頭,蹲下來把躺在腳下的胖子拍醒。胖子幽幽的醒來,頓時一驚:“什麼情況?”

“狐三太奶想要和我單獨說話,把你們都迷暈了。”我把他拉了起來。胖子一看旁邊的人都躺在地上,又見自己沒有大礙,才鬆了一口氣。

很快,老鷂和鷂戈也緩緩甦醒過來,兩人看着我,神情都有些吃驚,顯然他們也猜到了狐三太奶和我說的話,連他們這些最親密的出馬弟子都不讓旁聽。

“我想去看看獸王。”頓了頓,我對老鷂說道。

老鷂微微色變,道:“可以,不過我想提醒你的是,下天池有風險。”

“你們守護雛龍脈,也就是守護獸王,難不成獸王還會攻擊你們不成?”

我一陣奇怪,這點在第一次來的時候也是如此,他們對下天池很緊張,尤其是月圓之夜,更是說絕對不能下去,否則就回不來。

鷂戈搖頭,解釋道:“我們怕的不是獸王,而是其他的陰獸,天池連接禁忌之海,航路非常寬闊,有些陰獸也會跟着竄進來,尤其是月圓之時航路完全貫通,更是危險。”

我恍然,原來是這麼一回事,能夠供獸王進出的航道,想來確實小不了。

“這事既然是我提出來的,風險自然由我一力承擔。”我道,陰水獸王既然在天池,那自己就應該安全。

上一次下天池的時候和它打過照面了,禁忌之海我又助了它一臂之力,依它的實力階層不可能不認得我。

它手下的陰獸盯上別人,獸王可能懶得管,因爲再強勢的老大也不能讓小弟不吃飯,但我應該例外。

鷂戈說好,然後扶着老鷂回去了,仙降顯然對身體有些傷害,老鷂的氣色

差了許多。

妖屬陰,而人屬陽,陰陽兩衝。

接着,鷂戈便帶上我和胖子去天池了,就三人,沒帶手下。

寨子雖說是在天池腳下,但走起來其實還有一段距離的,我們走了將近一個小時纔算到了地方。

此刻的天池風平浪靜,殘月高掛,水面平整的就像一面鏡子,天地間彷彿出現了兩個月亮。

這也是天池由來,不叫湖,不叫海,偏偏叫池。因爲池子裏的水安靜下來是沒有浪的,靜謐、幽深。

我們三人都被這美景吸引住了一瞬,誰能想到,這麼平靜的水面下,其實潛伏了一頭無邊巨獸,偌大的天池對它來說,只是個並不算太大的“游泳池”。

看着水面,我問鷂戈:“它沉在哪?”

皇子殿下悠着點 “應該在中間最深的地方。”鷂戈說,快步走向天池。

我和胖子跟上,沒多久便到了水邊,那裏有一艘小船。

“需要等風來嗎?”

我又問,上次來的時候,就是靠風力把小船吹過去的,因爲用划槳會發出聲音,容易驚動水下的陰獸,很危險。

鷂戈搖頭:“今天不是月圓,不用,走。”

我們上了船,鷂戈很小心的拿起划槳,划動小船朝天池中央行去。雪山融化形成的誰非常的清澈,透亮,乾淨,淡淡的月影下,可以看見很深的地方。

大約半個多小時我們終於接近了湖中央,鷂戈緩緩停住小船,道:“到地方了,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它應該在下面。”

說完,他又遞給我們一人一個小型的呼吸器和上浮用的壓縮氣球,呼吸器只有拳頭那麼大一點,說裏面的氧氣只夠普通人用二十分鐘。

我說夠了,普通人用二十分鐘,奇門之人至少能用一個小時。壓縮氣球更小,只有乒乓球那麼大。

接着,我和胖子帶上呼吸器小心翼翼的下水,儘可能不發出太大的響聲。鷂戈又搬給我們一塊長條形的石頭,我和胖子抓着,在重力的作用下朝天池深處沉去。

天池很深,但也清澈,月光可以照射到很深的位置。

我和盤子密切的注意周圍,雖然獸王應該認得我,但架不住萬一,鷂戈和鷂爺他們都小心翼翼,不能不防。

“唰!”

有些事就是經不起唸叨,前側的方向,忽然有一個黑影一閃而過,消失了。

我和胖子同時被嚇了一跳,急忙鎖定那處位置。

同時我分明感覺到,一股陰冷的目光鎖定了我,就在周圍看不到的地方,那種如刀刮一般的森寒讓我後脊背生寒

我立刻拔出了重刀,胖子也丟了石塊拔出青劍,這裏好歹有一點月光能透進來,要是沉到底部的黑暗中,就更危險了。

可之後好幾分鐘都沒有任何異樣,那個東西盯上我們,卻沒有急於出手。

無奈,我和胖子只能再度向下潛去,它等得起我們等不起。可剛移動,側邊某處位置,又是一個黑影竄了過去。

這回看清楚了,確實是頭陰獸,因爲我看到了鱗甲的反光。

“靠!”我暗罵一句,心說有能耐就過來單挑,盯着我們又不動手,幾個意思。

又僵持了片刻,我和胖子再次潛游,結果它又出現了,我和胖子對視了一眼,選擇不理它。

這一下,我們似乎激怒了它,黑影猛的從遠處飛快的從小變大,朝我們衝了過來。

我和胖子大驚,這時纔看清楚了,是一頭類似於鮎魚的怪獸,滿嘴利齒,蛇尾,魚身,長達數丈,張開的森然巨口,完全可以將我和胖子一口給吞了。

它的速度很快,一瞬間朝我們咬過來。

我猛的一把推開胖子,同時借力往後移動了數米,重刀狠狠的朝陰獸的嘴口斬過去。

重刀雖然有水阻,但速度依然快如閃電,比陰獸衝擊的速度要快得多。

“噗!”重刀狠狠的切進去一拉,頓時把陰獸的半拉嘴給切開了。

陰獸的實力顯然遠沒達到百年道行,吃了大虧,頓時慘嚎一聲,血不要秒的狂飆,頓時將周圍的水域都給染紅了。

胖子拼命的向我打手勢,要我上浮。

我心頭一跳,這才反應過來,見血了!血腥味會把周圍的陰獸全部招過來,先離開爲妙!

我立刻聽從胖子的建議上浮。但爲時已晚,還不等我們捏碎上浮用的氣球,周圍很快便唰唰唰的閃過去好幾道巨大的黑影。

被包圍了!

於此同時,四周的朦朧的可見不可見的地方,亮起了星星點點的紅光,圍着我們一圈。

我頓時從頭涼到腳,你二大爺的,這是碰上陰獸羣了!

剛纔那一刀算是捅了馬蜂窩。

很快,那些紅光就朝我們快速靠近,森冷的殺機讓我們兩渾身僵硬。

可就在這時,“彭!彭!”

忽然兩聲輕響我們正前方傳來,聽着像火油爆燃的聲音,一對巨大的眸子忽然從黑暗中睜開,像兩個巨大的火輪,又像是即將落入海面下的夕陽。

一瞬間,讓整個周圍的一切彷彿都定格了。眸光如注,照亮了我們的前面。

……

(本章完) 陰水獸王!

怦然心動:總裁的獨家祕愛 雛龍!

儘管已經見過這頭無邊巨獸兩次,在禁忌之海更是好好的欣賞過它令人震驚的龐大體型。

但再次見到它,卻依然感覺到震撼!

感嘆這世間真是無奇不有,竟然有這麼大的生物,那雙眼睛,比一丈多高的車輪還大,跟電影院的幕布似的。

下一刻,那些陰獸便“譁”的一下做鳥獸散,很快就竄的沒了影,有幾頭從巨獸和我之間竄過,龐大的身軀竟然都無法遮掩那雙巨瞳。

這還是隔着比較遠去看;很快,隨着巨瞳越來越大,陰獸在朝着我們靠近。

我心提到了嗓子眼,這股子威勢排山倒海,要不是懸浮在水中,真有一股頂禮膜拜的衝動。

更加詭異的是,獸王如此巨大的身軀在水中游動,竟然無聲無息的,甚至都感受不到水壓的變化,匪夷所謂。

不愧爲水中之王!

靠近了一段,巨獸又停下了,巨大的豎瞳鎖定在我的身上,我胸口開始發燙。

那裏是龍印所在,是雛龍在我身上打下的標記;我不知道它意味着什麼,但肯定和自己身上的祕密有關聯。

獸王盯着我,我也眯着眼和它對視。

不知道爲什麼,此刻場景讓我感覺那麼的似曾相似,就好像在那裏經歷過一般。

但我確定以及肯定,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東西,別說見了,洪村的時候自己就是隻旱鴨子,連水都不會。

“吼!”

互相凝視片刻,陰水獸王忽然低吼了一聲,然後緩緩下沉。

巨大的身軀如同烏雲一般緩緩游到了我們腳下,再緩緩上浮,我和胖子正好踩到了它的頭頂,朝着水面升去。

說是緩緩的,但那是相對於陰水獸王的身軀,對我們來說就很快了,巨大的水壓甚至壓的我喘不過氣來。

我和胖子急忙抱住頭頂上珊瑚龍角,即使這樣也不容易,因爲龍角實在太大了,跟大樹似得,一個人還環抱不過來。

很快我們就上浮到了水面,這時我看見鷂戈的小船,被水浪衝的急速朝岸邊的疾馳而去,就像狂風暴雨中的樹葉。

而他更是抓着船舷,瞪圓了一雙眼睛看着偌大的陰水獸王探出水面的獸頭,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臉上驚駭到無以復加。

我敢肯定,他絕對是第一次見到獸王的真容。

別說他,我和胖子一樣被嚇的不輕,因爲不知道這龐然大物到底要做什麼,不過看它的樣子,似乎要帶我們去一個地方。

老話說龍有逆鱗,觸之必怒,這腦袋也是一樣的,陰水獸王如果不是有什麼目的,絕對不可能讓我們踩着它的腦袋。

要知道,頭乃天靈之位,事關尊嚴!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