祠堂靈位?祠堂靈位又在什麼地方?

胡七七說,胡家上中下分三門。

每一門裏,又分有九個小門。

胡八太爺,就是胡家上門第六小門的門主。

小門之類,會有一個祠堂,供奉着這一門曾經的歷代門主。

胡七七說,這次胡八太爺的屍體,運回了胡門後,靈位供奉上了祠堂牌位。

她當時也跟着其他的胡門弟子,一起進了祠堂,要給胡八爺守靈。

守靈的過程中,她發現了一些問題。

“等等,先別說。”我伸手,讓胡七七千萬不要說話。

我站起了身,打開了房門,往門外看了一眼,什麼都沒有。

接着我又關上了門,在房間裏面到處檢查了一下,沒有發現任何的監控設備後,我纔對胡七七說:我們中間,有一個內鬼。

那內鬼,到底是誰,我現在也不知道。

我把賊僵的事情,也跟胡七七講了一陣。

胡七七聽完了,狐疑道:真的存在?

“真的存在。”我對胡七七說:我還沒跟弟兄們說……我告訴你,我接到了老風的紙鳶飛鴿,他現在落在了鬼戲師的手上……他也告訴我……的確,我們兄弟裏,有一個內鬼。

“老風也出事了?”胡七七問我。

我讓胡七七千萬不要出去說……一旦風影給過我紙鳶飛鴿的消息,被我們之中的內鬼,知道的話……那完蛋了,老風的命,保不住。

“放心,莫口不提。”胡七七對我說。

我又問胡七七:那祠堂裏,有什麼古怪的嗎?

胡七七說:祠堂裏面的靈位,被人動過,有一些靈位上,多了一個紅色的指紋,小翠看出了那些指紋。

“指紋都是胡八叔的。”胡七七說。

我看向了胡七七,問到:那指紋,確認是胡八太爺的?

“確認。”胡七七說:狐族在出生之前,都有一個印記,叫心印,心印,是傳承的一種。

胡七七說狐族的人,出生的時候,長輩會在小孩的心口上,按下一個指印,兒子的指印是黑色的,女兒的指印是紅色的。

所以,小翠清楚的認出了那祠堂靈位上面的指印,都是胡八太爺的。

胡七七說靈位是不能亂動的,胡八太爺如果不是爲了什麼特殊的事情,那必然不會在靈位上,按上指紋的。

“那些指紋,就是崑崙仙宮鑰匙的線索?”我的心頭,有些火熱。

鬼戲師,破解了人皮吊墜的祕密,他估計知道崑崙仙宮的入口位置了。

而我們,即將要掌握到崑崙仙宮的鑰匙……現在,等於我們又和鬼戲師……進入了一個平等的位置。

我們兩個人合起來,纔有機會,進入崑崙仙宮。

胡七七說:我也感覺那些指紋,絕對是崑崙仙宮鑰匙的祕密所在,等於胡八叔渡江,不過是一個障眼法,迷惑了那些想盜取崑崙仙宮鑰匙的人。

我點點頭。

這時候,胡七七在我的寫字桌子上,按了按。

桌子上,憑空出現了一張張圖片。

那些圖片,都是那些有指印的靈牌。

“胡家之胡雪峯牌位。”這個牌位的“雪”字的中間,有一個指印。

“胡家之胡慶峯牌位。”這個牌位的“家”字的中間,有一個指印。

有指印的牌位,一共是七個。

我仔仔細細的看過了每一個牌位,“雪”“家”“胡”“之”……這都是什麼意思啊?

我絲毫沒感覺到這些指紋之間,有什麼必然的聯繫,也沒有什麼“規律”可言。

“這些是你們胡門的語言嗎?”我問胡七七。

胡七七搖頭,說她壓根也不知道胡門有這麼一種語言啊。

我對胡七七說:這可能是一種密.碼吧。

“需要破譯這種密.碼,我們才能夠知道胡八爺,到底想說什麼。”我對胡七七說。

胡七七攤了攤手,說:我是個粗人,搞不懂這玩意兒,你自己慢慢破譯吧……你腦子好使。

說完,胡七七出了門,同時,桌子上面那些靈位的圖片,全部自動消失了。

我也跟着胡七七出門。

召集了所有的弟兄。

我對兄弟們說道:兄弟們,準備一下,上山、下地、入水、挖墓、倒鬥……這些工具全部準備齊全,三天之後,我們出去辦一趟大事……這一次,我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辦。

“什麼事啊?還得挖墓倒鬥?”大金牙曾經當過盜墓團伙的掌鍋,聽我說到倒鬥,那屁.眼子都在往外面使勁呢。

我苦笑一聲,說:老金,你別一提到倒鬥,就感覺渾身都是勁……倒鬥只是一個預備選項……因爲我現在,也不知道具體的地點到底是在哪兒,反正咱們提前準備工具……心裏不慌嘛。

“那包在我身上了,你們金爺別的不行,採購這些裝備,那絕對是小母牛就坐飛機……牛逼上天了。”大金牙哈哈大笑。

帝子歸也在一旁感嘆:奶奶個熊哦……我就是出來搞搞論文的靈感的,結果,這下子變成“考古”的了?

“要回去寫論文,還是出去見識一下?”我問了帝子歸一句。

帝子歸說:當然是出去見識一下啊,學校裏面多無聊,一點也不刺激,嘴裏味道淡,手上更淡!

“那成。”

我對兄弟們說:那現在開始準備吧,裝備的錢,我來報銷!

“行!”

這下子,所有的人都開始行動了,我一個人留在了家裏……破譯胡八太爺留下來的密.碼。

鳳逆驚天:特工王妃很囂張 三天之後,我們能不能出發,就看我破譯密.碼的進度了。

我在破譯密.碼之前,反鎖了房間門,偷偷給黃馨發了一條短信:鬼謀第一步,完成……計劃還在繼續推進,勿念。

我刪掉了短信,開始破譯胡八太爺留下來的密.碼。

我在腦海裏面,不停的回憶着那靈牌上面的指紋,我想:這些東西,到底代表什麼玩意兒?

指紋……漢字、靈牌。

代表什麼呢?

我開始在電腦上面搜索,搜索密.碼的規則。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密.碼,種類還挺多,什麼摩斯密.碼,什麼雪人密.碼,什麼明滅密.碼,看得我是一陣頭大。

我也懶得看了,關上了網頁,繼續想着胡八太爺當時處於什麼“規律”,留下的那些指紋呢?

我腦子裏面,出現了一排排靈位,我在試圖猜測靈位裏的祕密。

人這一思考,時間過得飛快,我腦子裏面全是漿糊,攪來攪去的時候,大金牙已經開始喊我吃飯了。

“小李爺,吃晚飯了,累死老金了,採購了一天的裝備。”

我讓大金牙他們先吃,我的事情還沒有辦完呢。

大金牙說我是魔怔了,把自己關在房子裏一天,也不知道鼓搗個啥。

說完,他走了。

接着,喬拉、帝子歸、鄭子強幾人,都來喊我吃飯,我依然都沒去。

我繼續破譯着密.碼。

至尊狂妃:毒王心尖寵 一直到了晚上十二點,轉鐘的時候,夜已經很靜了。

我的腦海裏面,突然蹦出了一個念頭。

“沒準,這些漢字,沒表達什麼,胡八太爺主要是通過漢字,轉化成數字?”

我立馬拿起了筆和紙,開始推演。

我在紙上,寫下了頭一個字“雪”。

“胡家之牌位胡雪峯”

這個“雪”字,是這一行裏的第“七”個數字。

我在紙上,寫下了一個“七”字。

在仔細分析,那個胡八太爺的指紋印,印在了“雪”字寶蓋頭的那一豎上,按照筆畫……那一豎是第三筆。

我又寫下了一個“三”字。

接着我又開始不停的總結出這樣的“數字”排列。“七,三”

“八,九。”

“三,三。”

“四,十。”

“六,四。”

“二,十二。”

“二,十一。”

我把那七個牌位上面的數字排列,全部寫了出來。

但是,這一對零散的數字,代表什麼意思?

我去胡七七和喬拉的房間裏,敲了敲門。

胡七七開的門,喬拉在裏面睡得像頭死豬一樣,人家女孩子睡覺,抱一個娃娃,她睡覺,抱着一對啞鈴……果然是標準的女漢子。

我對胡七七說:有眉目了。

“真的?”胡七七問我。

胡七七點頭,說:的確有眉目了,來我的房間。

我和胡七七進了房間,我把那些數字,遞給了胡七七看。

胡七七看完了,問我:這些數字是什麼?

“也許涉及到什麼密.碼。”我對胡七七說:但是,這些數字,好像沒有什麼規律……唉……有規律。

我跟胡七七聊了兩句,又有了新的想法,問胡七七:那些靈位,是一代代傳下來的啊!你告訴我,那個牌位的輩分大,那些牌位的輩分小……有用!

胡八爺一家,乘棺渡江,爲的是什麼?不就爲的是隱藏崑崙仙宮的鑰匙嗎?

鬼戲師五人,爲什麼要殘忍的滅了胡八爺一家,不也爲了崑崙仙宮的鑰匙嗎?

想不到……這次胡七七回了一趟胡門,竟然找到了崑崙仙宮的鑰匙? 接着,她又說:胡雪峯是胡八叔的爹,已經仙逝了……在這些牌位裏面,輩分最小。

就這樣,胡七七按照牌位的輩分大小,把那些靈牌,全部給排好了順序。

我在重新,審視了一下那些數字,重新排列了一個組合。

“二,十二”

“二,十一”

……

“七,三。”

數字排列出來之後,我對胡七七說道:這……像是一個座標圖的地址!”

“關於地圖嗎?”胡七七問我。

我搖搖頭,說:這些數字,都不夠大,如果座標指的是地圖的話,那鐵定不能精確定位。

“那能是什麼?”

我用手抓着腦袋,想了很久。

忽然,我的腦子裏面,閃過了一個念頭……那就是“書頁”。

可是,普通的書頁,那字跡也密密麻麻的,靠這麼“小”的數字,依然無法定位。

不過,我想到了一個東西——族譜!

我激動得站起了身,問胡七七:七七……你家的族譜,能不能給我看?

“當然可以了。”胡七七直接在桌子上,顯現出了族譜。

胡家第六門的族譜,一行四個人名。

從上往下,有十六排,一共有二十四頁。

這麼多人名,怎麼着?橫着是一個數字,豎着是一個數字,那還差一個數字,就是頁面的數字唄?

三個數字都有,就能準確定位了。

我連忙問:就那個輩分最大的玄祖太爺,是第幾代胡門第六門的門主。

“第三代。”胡七七說。

好!

我看向了第三頁的族譜,按照那玄祖太爺的數字組合“一,十二。”

橫着第二行,豎着第十二排,我找到了一個字——“夾”。

按照這種排列,我繼續找。

又找到了第二個字——“金”。

第三個字“山”。

第四個字“一”。

“線”“天”“頂”。

一共七個字——夾金山一線天頂。

這就是一個地名啊。

我立馬開始搜索夾金山。

查了一下,發現,叫夾金山的山,還真不少。

可是,再搜“一線天”,只有一個地方有。

廣州市,白雲區,郊外十二公里處的一座野山,海拔八百米,典型的延綿山脈。

我一把坐了起來:原來,崑崙仙宮的鑰匙,就藏在廣州?

胡七七也是一幅奇怪的模樣,說:中國地大物博,不知名的山脈,數萬條,爲什麼胡八叔,挑選了廣州夾金山,藏那崑崙仙宮的鑰匙?

    Leave Your Comment Here